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武侠之神级逆天在线阅读第2节

作者:只手遮天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为了证实这一切,戒律拿起卷轴悄悄进了释然的禅房。释然以为这么迟了不会再有人来找自己,也未来得及将瓷盆中的鱼藏好,就放在书案上。

戒律一进门便直奔主题,倒是没有去细看书案上的东西,问道:“你那日所见的可是这画中之鱼?”说着,戒律将画卷在释然面前展开,指着画中的鱼。

释然看着画中栩栩如生的鱼,竟和自己瓷盆中游着的一模一样,当下点点头。

果然如此。戒律收起卷轴刚要转身离开,无意中瞥见瓷盆中的鱼,定了定。他径直走了过去,惊讶道:“这是冰鲤!”

释然赶忙冲上去将它抱在怀里,辩解说:“它不是……”

“把它给我!”戒律目带凶光,长生不老是世人梦寐以求的,如今他只要得到冰鲤,食得它的肉便可长生,就算是不择手段也要将它弄到手。硬的不行,那就来软的,戒律忽的转变态度,对释然说道:“你早就知道冰鲤的存在,对吧?所以才偷偷带了回来。现在就你我二人,我们共同分享这冰鲤之肉,只要吃了它的肉,我们便可以长生不死了。快把冰鲤给我……”

若真要动起手来,释然绝对不是年长的戒律的对手。戒律一步步靠近,释然已退到墙角,正手足无措之际,云空方丈推门而入。他在门外听得清清楚楚,愤怒道:“孽障,佛门清净之地岂容你胡来!”

“师父。”戒律低着头唤了一声突然出现的云空方丈。

“孽障,你敢私闯禁地盗取画卷,还想破戒开荤毁我佛门清誉,还不速速给我滚出安福寺!”云空虽为安福寺方丈,却一直慈颜善目、和蔼近人,不曾对谁发过火、动过怒,而这一次他是真的满腔怒火,情绪激动。他恨自己没能教出一个好弟子,愧对佛祖。

戒律甩下卷轴绕过云空,可云空怎么也没想到,戒律竟趁着自己没有戒备,从书桌上拿起一个烛台,将尖锐的一端刺入云空的后脑。云空慢慢倒下,殷红的血液逐渐染透了他的袈裟,他痴痴地凝望着释然,似是放心不下自己的爱徒,嘴角隐隐抽动,含糊不清地只说了三个字:“千佛洞……”

释然自知,若是再不逃离,自己也难逃一死,于是猛然冲出禅房,戒律紧追上去。

正当此时,安福圣泉发出一声巨响,一股滚烫的岩浆向着四周喷泻而出。片刻之后,安福寺顿时火光四射。

慌乱中释然躲进了后院禁地千佛洞之中,一不留神触发洞中机关,洞口立刻被封死。戒律因慢了一步,生生被挡在了洞口石门外。说也奇怪,原本密闭的石洞应该光线阴暗才对,但石壁上却散发着丝丝荧光,笼罩着那些雕刻在石壁上的千余尊佛像。释然余悸未定,靠着石壁坐了下来。

起初戒律还在洞外叫嚣着,后来只听得一声惨叫就再无声响。

释然在洞中也不知呆了多久,只觉饥饿难耐,在洞中找来找去就只有一些古旧经卷,根本没有可以填充肚子的食物。释然也听说过冰鲤的传说,知道吃了它的肉便能长生不老,可他却没有丝毫邪念。

“真不知当时把你带回寺院是救了你还是害了你。”看着瓷盆中的水慢慢见底,释然叹了一口气,他拾起脚边的一块锋利的碎石,在自己的手腕上轻轻划出一道伤口,鲜红的血一滴滴地落在瓷盆中,冰鲤不停地吸吮着这新鲜的液体。

释然将生命中最后一滴血也给了它,一具枯骨竟化成一颗红色舍利,散发出奇异玄光笼罩着冰鲤。

不知洞中已过多少年月,冰鲤因得释然血液滋养,又有舍利庇荫,竟逐渐脱得人形,名唤“染香”。

…………

祖父讲到此处停了半晌,从旧式窗台侧壁上的一个凹槽取出一盒火柴,划了一根,对着细长的烟斗点燃搓好的烟丝,悠然地抽了两口,吐出几个烟圈。窄小的房间里顿时烟味弥漫,他看了一眼焦急地等着他继续往下讲的我,抿嘴一笑,“要来一口吗?”

那时候祖父的收入不多,还买不起香烟这种名贵的东西,事实上,在村子里也很少有人能抽得起香烟,淳朴的种田人都喜欢自己买些烟丝,搓吧搓吧放到烟斗里抽,一盒烟丝能抽好一阵子。我一直都觉得祖父身上那股烟味和别人的不一样,闭着眼睛都能闻出哪种烟味是来自祖父的,祖父说我鼻子灵,跟狗似的,有时候连我自己也觉得是,常常对一些气味特别敏感。祖父已经不是第一次问我要不要尝尝旱烟的味道,我总说我未成年,不能抽烟,然后他就咧开嘴笑,这次也不例外,我摆摆手,催促道:“冰鲤化**形之后怎么样了?”

“不急,不急,等我抽完这一斗烟。”

…………

十二月深夜,微寒,窗外漫天飞雪,犹似轻柔的柳絮。

她纤长的手指在琴弦间游走,曼妙的琴音流转在凄清月色里。

百年前圣泉喷涌的岩浆竟覆灭了大半个枫门岭,城内百姓死的死,伤的伤,大都迁居异地。

但不久,在废墟上又建起了新城。于她而言,比起昏暗阴凉的泉底,倒是更喜欢这歌舞升平的陆地。

倘若不是那小和尚用性命相救,以血滋养,即便不成为那蛇腹中的秽物、滚烫岩浆下的亡魂,她也已经脱水而死,又岂能离开幽泉见识这世间的繁华景象。而这一意念,让她不知不觉间爱上那虚空的男子,游离于现实肉体的爱。染香一心要寻找他,只为还他前世那份恩情。红色的血舍利牵引着她一直向东,让她找到了那苦苦寻觅的人。

然而当日的小和尚历经六道轮回,竟投身成了女子……

染香所有的幻想瞬间破灭,心如刀绞。

那女子名孟瑶,眉目清秀,皓齿樱唇,极致风韵,却身染怪疾,令人怜惜。她见了染香也不害怕,恬然笑道:“我认得你!”

染香一惊,疑惑地望着眼前的瘦弱女子,“我们不曾见过,你如何认得?”

孟瑶咳了两声,走进屋子,取出一副卷轴,指着画上一身白衣、翩然飘逸的女子。

染香定睛一看,画中人可不就是自己!染香忙问道:“这画从何而得?”

孟瑶伸手指向东面的小径,说道:“方才一位僧人留下的,说是画中人自会来取,我还当是他浑说的,本想还他,只是追赶不上,于是不得不暂时收了起来,没想你真就出现了。”

染香接过她手中的卷轴,无意中看到她手臂上的一道细痕,灼眼的疤让她再次忆起小和尚在石洞中割腕滴血喂养她的情景。孟瑶的咳嗽声打断了染香的沉思,她看到孟瑶手中的娟帕上沾染着一丝血痕,便问道:“你的病可请大夫看过?”

“大夫说……怕是很难熬过这个冬天。”孟瑶收了收娟帕,失落地说,随后又勉强地挤出一个笑容,“不打紧,反正我无牵无挂的,走了倒也解脱了。”

染香没再说话,而是攥紧卷轴向着僧人离开的方向紧追,一盏茶的功夫便赶上了他。未等染香开口,僧人就回转头说道:“一切的情始于执念,一切的爱皆是虚妄,你又何必强求。”

“如何才能救她?”

“以血养鱼,佛门禁忌,即使轮回,九死一生。除了你,无人能救她。”那僧人从腰间取下一枚洁白无瑕的美玉,递给染香,“以你之血,染红此玉,可解前世因缘,助其脱离苦海。”

…………

雪下得更紧更骤了,起初还似大片柔软的鹅黄,轻盈落下,此刻却如盐粒一般纷纷撒下。窗外倏然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似是有人从雪地里走过。

孟瑶缓缓走至窗前,推开窗环顾四周,月光下的雪地分外明亮,那些深浅不一的脚印应该是方才什么人经过留下的,尚未被这大雪覆盖。

会是谁还在这夜深人静之时出没在这呢?孟瑶暗暗想着。

视线所及处一副卷轴斜放在窗台,她小心翼翼地握着,正要摊开,一股冷风骤然袭来,她不由得咳了起来,吐出的痰中夹杂着血丝,随即眼前一闪,竟瘫倒在地。她手中的卷轴缓缓铺开,一尾长须金鳞、鳍似飘带的奇异鲤鱼跃然纸上。

孟瑶长眠于那个寂静的雪夜。

一日后,邻人发现其遗体,怜其孤苦无依,遂将其尸身装入木棺。正要封棺入土之时,一僧人飘然而至,他解下腰间一枚剔透红玉,玉石上镌刻着精致的图纹,那是一条形貌奇异的鲤鱼,嘴角生有两根长须,背鳍宛若飘带。僧人将玲珑美玉塞入死者口中,邻人不解,他淡然一笑:“此玉可保其遗体不腐。”就在说话间,木棺中的女子手臂上的那条疤痕竟奇迹般褪去,而僧人的手腕却多了一条疮疤……

…………

祖父又停了下来,猛吸了两口旱烟,我焦急地看着他,期盼着祖父能够将故事完完整整地讲完,可他似乎并没有要继续的模样,敲掉烟斗里燃尽的焦黑烟灰,“时间也不早了,明儿再说。”说着起身走向卧房,打了个哈欠,熄了灯就上床睡下了。

然而让人无法预料的是祖父竟然一睡不起,就像之前祖母去世时一样,嘴角微微上扬,没有一丝遗憾。直到祖父的遗体入殓时,我才发现他的手臂上也有一道浅浅的疤痕。而在许多年后的一天,我在祖父的遗物中找到了一块通透血红的玉石,那玉面上雕刻着他故事中提到过的灵物——冰鲤!

延伸阅读

黑心女主爱上我[快穿]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jiuhongliyuan.cn/a1o5.shtml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最近没有人过来这边,没想到这个小水池竟然满是死老鼠,这种现象自然不

我被妖王大佬带着跑之第八章(8)  http://www.jiuhongliyuan.cn/xxy3.shtml
周末的时间实在是短暂,两天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周日休息完便又得去学校上课了。早上陈嫣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jiuhongliyuan.cn/6zla.shtml
金碧辉煌的南清宫里,赵贤哲穿着月白色丝绸睡衣,逗着一只红嘴绿鹦鹉,“叫千岁。”“千岁

清扬婉兮(综)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jiuhongliyuan.cn/6dyt.shtml
“承让。”高长恭丢掉只剩下一截的枪杆,抱拳笑道。通过一双慧眼,他能够察觉到,赵子龙对

木偶太子是病娇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jiuhongliyuan.cn/uodz.shtml
火神还在石化当中,而那个黄毛早就被青峰的气势吓到了,半天没说话,这让青峰有些不耐,说

网游之守护法神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jiuhongliyuan.cn/gqbo.shtml
一中放学一向要早,很多走读生会选择留在教室里自习,许清如这种好学生很少会早早离开学校

八零好后娘[穿书]周乔的初恋  http://www.jiuhongliyuan.cn/d7rh.shtml
进入大学之后的第一个假期就这么过了,感觉大学生活这才正式开始,大一新生大多还保留着高

隐婚歌神是妻奴在线阅读天纵之才  http://www.jiuhongliyuan.cn/gj0j.shtml
金地莲,炎草,雪莲,以及一些常用的草药,也就差不多了,何月放下篮子,撑着浴桶边缘叹气

鸩羽钗GL之序(上)  http://www.jiuhongliyuan.cn/6l7h.shtml
天都苑花园别墅小区。沈奕站在距离小区门口不远处的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里。他的嘴上叼着一

网游:塔防之王之有病就吃药(1)  http://www.jiuhongliyuan.cn/40m.shtml
言焉看见田明把黑猫粗鲁地塞进铁笼子里。这只黑猫本性温顺,它缩在狭小的笼子中,乖得就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有万界淘宝店在线阅读第8节

    马车上何邵又开始激动得快要哭出来,周翩若只能和白芷一起苦笑,随机继续安抚着他的情绪。马车刚驶出林子没多久,马车外就传来一阵马蹄声,像是被包围住。只听见一个浑厚的男声问道“三弟许久不出门了,这是从哪儿回来呢?”“二哥不是在兵部观政吗,怎么今天有空来城郊盘问行人了?”三爷清冷的声音传来。“城里有个身手极

  • 都市之永无止境在线阅读触发任务 北冥劫难

    很快北冥寒就平复了下来,“虽然看起来很强了,不过,比我强的多的是,那些山中的野兽不知道有多强,就山谷中的那只天狼,全盛时我就不是他的对手,”北冥寒看着一地的野兽,突然想到:它们来这触怒啸月天狼王,不就是为了洗髓灵草吗?灵草呢?山洞?”对,就是山洞,北冥寒心中想道,他依着山洞洞口走了进去,山洞不是很大

  • 诸葛大力是我老婆见闻

    叶然百无聊赖的在医院病床躺了三天后,终于完全恢复可以出院了。今天她的父母和好友林秋来接她出院,宁彧因为学校有事而没能到场。父母在后面办理一些手续,林秋和叶然先往家里走去。叶然能够理解,但还是有些失落,于是心里免不了对宁彧吐槽一番,觉得他还是如小时候般,说话不算数。又想到现在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不再是那

  • [综+我英]人间失格之结盟

    古族议事厅里,一片寂静。古啸安静地坐在下座,目光中透出一抹热切的光芒。作为古族族长,这个世上能够令他甘心居于下,能令他露出如此热切神色的,已经不多了,而如今上座的二人,正好都是。一个是他的父亲,执掌古族数十年、叱咤风云的一代枭雄;一个是曾经横扫中州,威震天下的天下第一强者!这两个老人,足以令整个大陆

  • 终极系列之霸王在线阅读力量觉醒

    司马伤这一击之下觉得就算他再厉害,喉骨断裂的伤害足以让它饮恨,可事情往往不会那么简单,兽人虽然有些木讷,不知变通,但战斗经验却很丰富,只见它右爪握拳,像司马伤心脏奔来,兽人出手虽然慢于他,但速度却比他更快三分,拳头带起呼呼风声,让司马伤觉得自己会被打个对穿,他被这种悍不畏死,两败俱伤的打法弄得有些不

  • 重生顶流经纪人之运动会(二)(8)

    十班参赛的选手是陈元朗,逸锋,子豪,阿力以及另一位叫王正刚的同学。子豪和王正刚负责捡球,其它三人负责投篮。由于前面二班恐怖的成绩摆在那里,因此就十班的整体实力而言,想要夺得第一,就得超水平发挥。这个心思自己人都知道,所以比赛一开始大家就显得很急躁,甚至紧张,慌乱。阿力甚至都紧张投出三不沾来。“别急,

  • 都市:我能贩卖情绪之rose

    心神不宁地写完其中两本作业后,夏莱捧着英语练习册表情异常凝重,手中的笔在上面戳了好几个点,迟疑半天都没有下笔。说起来明明这个世界所有英文在她眼里都能翻译成中文,为什么这个作业就不行呢?对英语废一点都不友好。坐得稍微有点久,夏莱干脆在咨询室里走动一下,巡视一圈后还是忍不住咂舌,几乎都是关于眼睛的图片还

  • 重生之天堂系统在线阅读且论战斗力

    院子里,宁家老妖婆撑着那一对让人喜欢不起来的倒梢的三角眼,眼里满是厌恶的,宁老太盯些眼前哭得跟死了亲娘一样伤心的儿媳妇,心里的厌恶满满的,要说她最是不中意这个面团似的只会哭唧唧的媳妇,当年要不是儿子死活要娶,不然要跟她翻脸,加上对方家里陪嫁的东西挺值钱,她怎么可能会让她进门。更不用说这女人嫁进来以后

  • [综英美]格温在线阅读揽月宗

    看见寒坼收下兽卵,柳檠也是松了一口气,柳檠虽然看起来比较粗壮,但为人爱憎分明,有恩必报,也是难得的豪爽之人。然而就在寒坼几人交谈之时,魔兽之森外猎魔镇的某个小山谷中的一石洞里却见一中年阴厉男子,脸色极其难看,因为他感应到自己唯一的儿子的灵魂精魄渐渐地消失了,很显然是遇到了不测,顿时,中年男子一阵暴怒

  • 梦化苍穹前篇第2章在线阅读

    第六章对于,沉醉之人,皆是美梦。迪恩醒来,发觉自己躺在无双的腿上,又恨不得一觉睡去。“殿下不要再睡,您已经睡两日了。”“啊?有这么久?”迪恩揉揉双眼勉强撑着身子坐起来,他这才回忆起,被海帕王那个怪头老头关到了永生室,不过无双怎么进来的。“殿下,”“殿下醒了?”“殿下……”一直躲在墙角的其他五位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