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鬼医生第7章在线阅读

作者:鬼策 来源:晋江文学城

风和日丽,阳光明媚。

莳幽破晓依旧穿着一身白衣,在主殿前摆放一张摇椅,神色慵懒的躺在上面晒太阳。明媚的阳光照射在她的脸上,投下几分光影,衬得她肤色如玉,一头墨色的长发随意披散着,垂落在摇椅两侧,随风飘舞,甚是飘逸。她的双眸紧闭,面色柔和,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享受着这大好春光。

绿漪站在她的身侧,望着摇椅上躺着的女子,神色恭敬。

她是三天前被司白大人派遣到这位姑娘身边来伺候她的。当然,不仅仅是伺候,更是监视。

然而,几天下来后,她发现这位新主子的举止行为并无任何不妥之处,甚至带着一种浑然天成的优雅与贵气。她每日只是按时进餐,在庭院中晒晒太阳,捧着一些书卷看,从日升到日落,生活作息极有规律,不娇纵,不多言。

绿漪曾经伺候过很多个主子,但是,如她这般的女子,她确实看不透。而她一贯以来的经验告诉她,对于看不透的人,心底到底需要保持一丝敬意,正如摄政王殿下这般的人物。

躺在摇椅上的女子动了动身,慢慢的从摇椅上站起,伸开双手,伸了伸懒腰。她望着自己头顶的太阳,觉得时间到了,向着前方走去,和往常一样,她需要散步。

绿漪看着她,马上跟了过去。

莳幽破晓和绿漪在花园的小径上慢悠悠的走着,两旁栽种着精心打理的花,或红或紫,争先恐后的怒放着,色彩鲜艳。

莳幽破晓慢慢的走着,眼睛时不时看向两侧的花,似乎是在欣赏着这些娇艳的花儿。

迎面走来一堆人,为首的是一位穿着金色宫装的女子,她的身侧跟随着两个穿着桃红色衣裳的婢女,后面更是跟随着一大群的侍卫和婢女。

只见那女子容貌艳丽。是的,不同于其他女子,她的五官生得十分艳丽,轮廓分明,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此刻的她,眼神倨傲,薄唇微微翘起,浑身散发着一股皇家威仪,不容轻视。

不过,她的那张脸,似乎在哪里见过,有些眼熟,可是,她却想不起来。

某个碎片在莳幽破晓的脑海里划过,稍纵即逝。

正当莳幽破晓打量着她的同时,昭阳也在打量着站在她面前的女子。

这女子,似乎让她感受到了一股危机感。她望着她介于清纯与妩媚之间完美无暇的面庞,眸中划过一丝狠厉。至于危机什么的,还是尽快清除较好,否则,后患无穷。

她的眼神扫过她身旁的婢女,婢女立刻会意,向前一步。

“大胆,看见昭阳公主在此,还不下跪行礼。”婢女气势凌人,眼底带着蔑视。

莳幽破晓沉默着,未曾答话,婢女的话似乎对她并没有什么影响,只是看了一眼身侧的绿漪。

绿漪会意,向前一步,对着昭阳公主行了个礼。

“启禀公主殿下,这位姑娘是王的贵客,王吩咐过,整个行宫的人,必须以礼相待。而公主殿下您,无权要求这位姑娘行礼。”绿漪低着头,恭敬的答道。虽是恭敬,气势上却没有任何卑躬屈膝之意。

昭阳公主闻言,嘴角的笑意僵住了,脸上慢慢浮起起了怒意。

“哦,是“皇兄”的吩咐吗?即然如此,那昭阳似乎只能遵从了。”她恢复了笑意,神色变回了之前倨傲的模样,好似一切都是错觉一般。

只是,说到“皇兄”二字时,她的语气里带着难以察觉的温柔与迷恋。

她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的婢女退下。

而那婢女见自家主子退让了,似乎心有不甘。

“公主,……”她望着自家主子,想挽回点什么。

“蓝绫,退下,不要我说第二遍。”

婢女无奈,只得默默退回她身后,眼底带着浓浓的不甘。

昭阳公主向前几步,走到莳幽破晓的身旁,面带微笑,似乎带着几分歉意。

“这位姑娘,真是对不住,本宫御下不严,让你看笑话了。”她笑着,神色柔和,看上去单纯无害,顷刻间从盛气凌人的公主殿下变为和蔼可亲的邻家妹妹。

说话的同时,她拉起莳幽破晓的手,以示亲近。

莳幽破晓不着痕迹的避开她的手,对她轻声说道:“无碍,再见。”

她直接越过她,向前走去,绿漪也尾随她而去。

待他们离开过后,站在昭阳公主旁的婢女望着自家公主,又看了看直接离去的莳幽破晓和绿漪,心中很是气愤。

公主,您看看那个女人,完全没有把您放在眼里,您是何等身份,她又是何等身份……。”

“够了,蓝绫,本宫觉得你应当多学学蓝若。”昭阳公主打破了她的碎碎念,望着莳幽破晓和绿漪消失的背影,她缓缓笑了,向前走去。

呵呵,“再见”吗?那个女子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昭阳身侧另一个穿着桃红色衣裳的婢女,看了眼还在碎碎念的蓝若,跟了上去。

莳幽破晓在回主殿的路上,依旧和之前一样,眼睛望着道路两旁,旁若无人的欣赏着风景。

她的嘴角微微翘起,昭示着她不错的心情。

这几天,她一直都在看一些关于司空皇朝的书籍。对这个皇朝有了大致的了解。

司空皇朝建立的时间不长,不过只是十几年的光景而已。它是取代前朝建立的新王朝,可奇怪的是,关于前朝的记载,少之又少,似乎是刻意被抹去一般。

现在的史书记载的情况大致是这样的。前朝末帝昏庸,不理政事,反而整日沉溺于儿女情长之中。对他的皇后,阿房独宠,而那皇后,一直未曾生出皇子来,只生下了一双女儿。大臣们纷纷劝谏末帝纳妃,未遂,末帝甚至杀了好几个肱骨之臣,以达到震慑的效果。

由于末帝未曾纳妃,朝堂势力也一直未曾平衡,几大家族内斗不断,帝国统治根基动摇。而敌国的皇帝司空昭野心勃勃,一直想攻入上京,成就他一统天下的霸业。

内忧外患的情况下,前朝朝不保夕,面临亡国之灾。最后,司空昭寻了一个契机,兵临城下,率领五十万大军,攻破上京,取缔了前朝,完成了自己一统天下的霸业。

而前朝末帝,在城门攻破的那一刻,与他深爱的皇后一起自焚于皇宫,精美雅致的宫殿,在顷刻之间,灰飞烟灭。司空皇朝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建立起来的。

占领上京之后,昭帝雷厉风行,以极其残忍狠绝的手段肃清了前朝势力,建立了司空皇朝。其后才用了一些缓和点的安抚手段,去镇压一些前朝遗民。

十几年过去了,司空王朝这个新生的皇朝依旧十分的繁荣强大。昭帝毫无疑问是位有本事的皇帝,在他的治理之下,司空皇朝繁荣昌盛,政治,军事,经济实力都十分的发达与强大。朝堂被昭帝以铁血手段制衡着,同时又采取怀柔政策,均衡各方势力,司空皇朝的朝堂井然有序,没有内乱发生。在后宫,昭帝似乎借鉴了前朝的教训,广纳妃子,充实后宫,平衡着各方势力。

昭帝膝下有三子,司空烬宸,司空澜清,司空陆离,还有一位收养的女儿——司空昭阳。昭帝本来有七位皇子,但是,真正活下来的,就只有三个。分别是正宫皇后所出的嫡子——司空澜清,曾经宠贯后宫的莲妃的儿子,司空烬宸,还有一位生母不详的皇子——司空陆离。

三位皇子,皆是人中之龙,相貌姣好,又各有本事,深得昭帝喜爱。

而司空昭阳则是一个特例,她并非皇家正统所出的公主,而是被昭帝领养回来的。昭帝对于这个女儿,极尽宠爱,荣宠四方,甚至盖过了皇子们。她的封号“昭阳”,足以体现昭帝对她的宠爱。

有人纷纷猜测,这昭阳公主会不会是昭帝的亲生女儿,所以才如此的受宠。而且,昭阳公主的相貌,似乎和那早逝的“莲妃”,至少有七分相似。

对于这些八卦消息,莳幽破晓从不在意,她在意的是自己的计划。

前几天她一直在思索离开的方式,却一直找不到突破口。这座行宫,看似简单,布局却是十分巧妙,贸然行动,只会适得其反,所以,她一直在等待时机。

呵呵,昭阳公主吗?机会,似乎来了。

她之前一直在观察着昭阳公主的神色,自然也发现了她眼底一闪而过的敌意,以及那份对司空烬宸不同寻常的迷恋。

她收回目光,不再看着两旁的景物,快步走回了主殿。

主殿。

莳幽破晓端坐在凳子上,手里拿着一杯茶,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绿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绿漪被她盯得有些发毛,正打算行礼退下之时,莳幽破晓的声音在她的耳旁响起。

“绿漪,今天的事,谢谢你!”她笑意盈盈的望着她,眼底里含着真诚。

绿漪有些征楞,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眼底闪过一丝复杂。

“这本就是奴婢的分内之事,主子你无需言谢。”说完,她便行了个礼,慢慢退出了主殿。

莳幽破晓望着她的身影,眸底幽深一片。

与此同时,深山的某间草屋内。

一个女子端坐在屋内,即使坐在简陋的茅舍里,也不损她的优雅贵气。不再年轻的脸庞,却保养的极好,依旧看不出半点老态,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反而使她少女感十足,反而更有韵味。然而,她肩上垂落的青丝,混杂着几缕银丝,出卖了她的年龄。

她缓缓睁开双眼,眼中带着几丝凌厉,似乎与她尊贵优雅的气场有几分不合。

她的背后站着一个老嬷嬷,气质沉稳,明白人一看便知道,这是常年行走于宫中的女官。

“阿笙,你说,本宫是不是把那孩子逼得太紧了。”女子叹了口气,眉头紧皱,似乎在考量着什么。

“主子,这是你们姑侄之间的事,老奴不好说什么。不过,您似乎太急了。”阿笙望着自家主子紧皱的眉头,叹了口气。

“我知道,阿笙。可是,阿笙,我恨,我真的好恨,如果不是他,我们又怎会落得如此下场。那孩子,我知道,她以前也遭受了很多苦难,所幸,这孩子坚强,不然,我真的,真的没有脸面去见……去见……。”她的声音渐渐呜咽了,泪水顺着她的脸庞而下,脸上交织着恨意与悔意。

阿笙望着自家主子,心底心酸一片。十几年的光阴,足以改变太多东西,主子她所背负实在太多,她也很苦。她看着她从懵懂天真的小公主,在国破家亡的那刻起,变成独当一面的皇室支柱,她带领着忠于前朝的遗民与臣子,四处辗转,流亡奔波,只为光复皇室。她看着她将所有的天真善良掩藏,伪装出冷漠心狠的模样,只为更好的统领残余的势力。十多年来,她日夜操劳,忧思成疾,若不是心底的那一丝执念支撑着,她千疮百孔的身体,早已倒下。

“阿笙,让那孩子去吧。她与我不同,只是缺一个契机而已。”她收起脸上的泪水,用手上的帕子擦了擦,又恢复了之前冷漠凌厉的模样。

阿笙看着自家主子这幅模样,心底复杂一片。

主子啊,那孩子经历过黑暗的阴影,却依旧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可恰恰正是因为如此,这心底的伤最难痊愈,看似有情,却最是无情,游走在神魔的边界之间,退一步,便是万丈深渊。您的选择,真的对吗?

延伸阅读

固兹加盟  http://www.actos-protocolo.com/nog5.shtml
固兹胸花总部经销批发的饰品、手工饰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久爱珠宝加盟  http://www.actos-protocolo.com/b04e.shtml
久爱珠宝加盟详情久爱珠宝由来自阿联酋迪拜的投资商和业内资深钻石批发商共同投资组建,目

帅强加盟  http://www.actos-protocolo.com/y8aj.shtml
帅强包装盒总部是各种二至七层瓦楞纸板、瓦楞纸箱、纸盒、纸箱、瓦楞纸箱、纸盒、彩箱等产

龙福加盟  http://www.actos-protocolo.com/xs6v.shtml
龙福家具总部是对外加工/定制:实木木脚、实木衣柜/橱柜、实木餐桌/餐椅、实木家具等等

怡美宜家加盟  http://www.actos-protocolo.com/p374.shtml
怡美宜家集成墙饰以强大的研发实力为基础,怡美宜家集成墙面实现了家装行业环保以及时尚的

东合成加盟  http://www.actos-protocolo.com/pj4m.shtml
东合成手机壳总部主要生产各种手机保护套,彩绘皮套。可以开发模具及产品设计,承接内销和

盖伦国际教育加盟  http://www.actos-protocolo.com/s4kj.shtml
盖伦国内外教育的课程体系包括盖伦英语和盖伦文化辅导两大产品线,不仅拥有包含英语网考网

意大利优尼干洗加盟  http://www.actos-protocolo.com/yzrb.shtml
意大利优尼干洗创建于1976年并在其后几年中迅速成长为行业出众品牌,当时其他各类干洗

黄金搭档护眼冰贴加盟  http://www.actos-protocolo.com/syek.shtml
专注于健康产品湛江市众心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主导产品黄金搭档护眼冰贴“脑白金”、“黄金搭

维可陶卫浴加盟  http://www.actos-protocolo.com/u5ks.shtml
佛山市三水维可陶陶瓷有限公司位于广东经济发达的珠江三角洲腹地广东佛山三水白坭镇白金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初吻日记第9章在线阅读

    “阿姨,筱慕在吗?”“佳佳,这么早就来了啊,筱慕在房间。”“好嘞。”“筱,筱,你好了没啊?”“佳佳,快给我看看穿哪件?是紫色的呢,还是这个蓝色的?还是那件?”林筱慕见田佳佳进来,拿着几套衣服在她面前比划着。“嗯……”田佳佳看了看这几套衣服思考了一会儿。“这个这个吧,这个颜色好看一些,和我穿的正好也很

  • 我遇见的遇见我的之义薄云天的老谢(3)

    楚红在小护士的帮助下,绕过了狗仔们的眼线,从医院的偏门悄悄的将马乐带了出去。汽车一直开公司楼下,楚红深吸一口气,然后神色凝重的对马乐说道:“一会儿见了谢总,你什么话都不要说,公司里的事交给我来处理就行了。还有,无论其他人说了多难听的话,记得一定要忍!今时不同往日,小不忍则乱大谋!记住,如果过不了今天

  • 问事在线阅读虬龙武馆

    穆涛若是能够直接让苏阳和龚少明成为‘虬龙武馆’的正式学员,这倒是省下不少的事。两人目光交融了一下,皆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到欣喜的眼色,正欲答应,这时,一道浑厚的声音传到两人的耳中。“小兄弟,若是你们能够加入我们‘铁甲武馆’,我们馆主说了,将会允诺你们最丰厚的条件。”“等下,我们馆主也说了,若是你们加入我

  • 我不当学霸好多年第四章在线阅读

    林医生送陆凉走出x射线室,点头道别。“医生怎么说?”“不知道,医生没说什么,现在也下不了什么结论吧。”反正他会被各种检查,结果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陆荨并不会轻易放过他,她说过这是为了他好。没人知道关于臣医生的事,包括陆凉,就算是监控录像也凭空消失了。“唉呀,这是要给谁的,臣医生?是谁……”一个护士

  • 学生图我年纪大,不刷牙第6章在线阅读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宜家…”。静谧的后堂内似有铮铮古调悠悠传来。东行不知何时闭上了眼睛,少觅看了看他,眉头却因歌声而轻蹙,墨黑静谧的眼眸里似有久远的记忆铺呈开来。这记忆不算美好,结果也不甚圆满。论起此事还须得追溯到三千年前,少觅擅离魔界说起。这世间人人都有自己想要追求的东西,要说身为

  • 斗鱼直播之我为曹植“阴谋”得逞

    亚历斯的到来,引起了他们不小的骚动。虽然只是个小小孩,可他们任不敢掉以轻心,在场的人感觉到来自眼前这孩子,身上蕴含的巨大气势,都无不心惊,那种强大令他们不敢置信,瞪大眼睛看着他。过去半个月亚历斯都没好好修炼,自认为浪费了太多时间。这时赛亚星还在,弗利萨以及他的父兄都没死亡,这位宇宙暴君依然在星球间游

  • 洪荒:我有一卷无字天书社会人餐桌上二三事

    吴凉说道,如果是这件事的话,可能有些抱歉,念念是不可能去当模特的吴先生,我们是很有诚意的请求合作,如果是价格上的问题,我们也不是不可以商量,念念气质很好,以后若是出名了也可以出道成为明星,我想这个问题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和她父母谈谈朱小姐,并不是这个原因,找她父母也没有用,她是不可能抛头露面的,这件

  • 庶房媳妇在线阅读第十节

    “没什么。”苏颖笑了笑说道,此时小意走了过来,把苏颖也叫过去一起欢乐去了。这场持续了四个小时的聚会,随着十二点钟声的响起才慢慢结束,这是之前就已经订好的时间,因为明天还有课程安排,所以不能再晚了,虽然有些人还沉浸在这场比较欢乐的生日晚宴中,但也只能在不舍中选择离开这里。“走吧,我送你们回去。”冠西起

  • 武器种族:御花学园第3章在线阅读

    离开了凯莎她们的住处,这几天苏玛利一直愁怎么去反抗!要知道天使很讨厌叛徒的,就算最后成功打败了华烨王,其他天使会怎么看他?如果还是按照原来的剧情走的话,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他已经告诉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如果凯莎她们把这事情反应给华烨王,无论华烨王相不相信,肯定心里会有所怀疑。我去……早知道就不去通风报

  • 拽校草 别跑之第七章

    回家?回哪个家?那个家里没有人关心你,爱护你,终有一日你会对他们失望透顶,毅然决然选择离开。别回去。拜托。让我给你一个家好不好。我欠你一条命,让我还一个家给你,好不好。岑亚差一点,差一点就将这些话脱口而出了。她用力摇了摇头,果然酒精作用下,人难免会不清醒。岑亚的反常,乔禾都看在眼里,她太奇怪了,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