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CM犯罪心理]侧写结论是爱情在线阅读第八章

作者:平胸的正义 来源:晋江文学城

钟泽早上出门前,看了看窗外阴沉沉的天色,最终还是放弃了涂防晒霜这一行为。

天公不作美,他也无法。

没有太阳虽然导致他找不到涂防晒霜的机会,但是这种凉爽的天气适合练车。钟泽今天早上活力满满,一扫昨日感冒的疲倦,不用再去输液了,所以练车格外认真。

陆漾起没说让钟泽练什么项目,但是钟泽自己选了直线和左倒库,目的是为了把基础夯实。

练到大概11点,阴沉的天空突然响起雷鸣,一阵一阵“轰隆隆”地响。很快,豆大的雨滴倾盆而下,溅在挡风玻璃和后视镜上,视线一片模糊。

钟泽来不及下车,倒库倒得一半就停在路上了。挂空挡、松离合,钟泽打开雨刷,玻璃上的雨水被刮走又立刻浇下来。在这短暂的清晰中,钟泽看见一个男人在暴雨中缓慢地移动。

是陆漾起。

刚刚天气灰暗,陆漾起决定暂停坡道定点项目,谁知就是在他摆雪糕桶那会儿,突然暴雨如注,跑都没来得及跑就被浇得湿透......

反正浑身湿了个透,干脆也懒得管,于是陆漾起不紧不慢地摆完了最后一个雪糕桶才往回走。

雨中漫步这事儿,钟泽也干过,不过他那是刚刚读初中时,整一个叛逆的中二病患者,现在回头想想,真的挺智障的。陆漾起这么一个正儿八经的成年男人,搞什么雨中漫步这一套......太土了吧?钟泽诽腹。

雨势愈演愈烈,成片的雨滴顺着车前窗流下来,哪怕是最大档的雨刷都来不及扫。车顶有哗啦啦的雨声,伴随着雷鸣。

钟泽看着雨中的陆漾起,按了两声喇叭,想让他上车来避一避。不料,车外那人无动于衷,只瞥了这边一眼,就继续往前走。钟泽以为是雷声太大,对方没听清,稍一思忖,摇下半截车窗,冲着陆漾起喊:“陆教!上车来躲躲。”

陆漾起这回反应比较明显,他对钟泽说了句什么,但是雷声太响,钟泽没听清。雨丝吹了他满头满脸,太狼狈了,为了不把新车浇湿,钟泽又把窗户关上了......

暴雨大概持续了十几分钟,中途短暂停了一会儿,钟泽就是趁着这会儿下车进屋。

经过前台,陆丽芝看着头发被打湿的钟泽,关切地交代他进屋冲个澡。

屋里开了空调,恒温状态下还算舒服。钟泽看了看厨房,没人,陆漾起应该是洗澡去了。

没一会儿,陆漾起就擦着滴水的头发从楼梯上下来了。他穿着家居短袖和灰色运动长裤,白色的棉质T恤看起来质感很好,发梢上落下来的水滴洇湿后留下了深色的痕迹。

钟泽看见他,站起来,说想借一下吹风机吹头发。

陆漾起看了看他半湿的发,指了指楼梯:“我建议你还是洗一下。”

确实,被雨水打湿之后半干不湿的头发很不舒服,于是钟泽没忸怩,依着陆漾起的指示上楼冲头发去了。

卫生间里头的水声停了,陆漾起敲敲门:“给你找了条新毛巾。”

钟泽将门拉开一条缝,伸出手将毛巾拎走,留下一句“谢谢”,然后又利索关了门。

吹完头发下楼,钟泽闻到一股方便面味儿,是陆漾起在厨房煮面条。他挪过去看,锅里虽然是方便面,但是面上加了鸡蛋、火腿肠和青菜,看着倒是挺像那么回事的。

喝汤试味,关火捞面,陆漾起盛了整整两大碗。

钟泽觉得自己成了专业蹭饭的,而且蹭的还是陆教的,要是周羽他们知道估计会觉得不可思议。

午休的时候雨停了,甚至出了太阳,将训练场的沥青路面晒干了。钟泽睡醒,温柔的阳光笼着他,晒得整个人浑身懒洋洋的。

铁皮棚下,陆漾起正在清扫积水,明明很大的竹枝扫把拿在他手里仿佛变小了许多。

偌大一个驾校,此时只剩钟泽和陆漾起两人,其他人都被暴雨劝退了。

钟泽走过去和他打招呼:“陆教。”

陆漾起把最后一块区域扫干净,回头对钟泽说:“睡够了?”这人是带着揶揄的语气问的。

钟泽没在怕的,点点头,然后想起上午下雨那会儿,陆漾起对自己说了句什么但是没听清,于是问:“对了陆教,你上午雨中漫步那会儿对我说了句什么来着?”

陆漾起边挂扫把边回:“叫你把车窗关上。”

钟泽想起自己被雨水浇湿头发那瞬间,只觉得确实有点愚蠢,于是没再接话。下午只有钟泽一个人练车,于是陆漾起全程坐在副驾驶跟车,并且主动教他右倒库。

由于驾驶位在左,所以左右倒库的方法不太一样,其中右倒库偏难。钟泽上午把左倒库练得很稳了,但是遇到右倒库却不太如意,练了好几次都没能完全入库。

车内空间逼仄,尤其这两人的个子都比较高,更显得窄。钟泽一直倒不进,从一开始的游刃有余慢慢变成了第一天上车时紧绷的状态。

陆漾起坐在副驾驶玩手机,为了不让他紧张,甚至把消消乐的音效声放出来了,可谓是用心良苦。

听着**里时不时的“great” “amazing” “unbelievable” “bonus time”,钟泽终于慢慢放松下来,点亮了他的第一次右倒库成就。

陆漾起看向右后视镜,车身与库线的距离恰到好处,车轮定点也很正。

“很完美。”他给予肯定。

钟泽笑笑,挂档重新出发。找到状态之后,他有如神助,每逢倒库必定稳进。只可惜,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眼看着太阳还在天的那一边,驾校上空却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太阳雨,蒸腾起地上的热气。

雨不大,车前挡风玻璃可以用雨刷,但是车窗和左右后视镜上也净是水渍,不适合练习倒库。陆漾起希望钟泽劳逸结合,于是趁着这个空挡,两人下车进铁皮棚底躲雨。

原本以为很快就会停雨,谁知下着下着,太阳就完全不见了,天变的灰色浓云很快就移到了驾校上空。雨势转大,浇在铁皮棚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吵得两人连话都说不了。雨水很快汇聚起来,顺着倾斜处成股地往棚底流。

钟泽无法,站在一块砖头上保护鞋子。陆漾起脚上穿着新出的断勾鞋,反倒不太在意。

“刚刚,是不是你说来棚底躲雨的?”钟泽为了让陆漾起能听清自己的声音,不得不大声说话,尽管如此,他的问题还是被铁皮棚的“鸣奏曲”干扰了。

陆漾起倚着柱子,目不转睛地看着地上溅落的水花。听到钟泽的声音,他稍稍偏过头,问:“你说什么?”

钟泽叹口气,重复了一遍:“我说,刚才是不是你要来棚底躲雨!”

这回,陆漾起头都懒得偏,继续自己的问题:“你说什么?”

钟泽懂了,这人根本就是在敷衍自己。要不是怕脏了鞋,他真想跳下去给他胖揍一顿。

两人交流不下去,安静了一会儿。雨没见停,可是钟泽的腿已经酸了,他用纸巾把角落淋湿的两张塑料板凳擦干净,招呼陆漾起一起坐。

隔着一米远,两人并排坐在铁皮棚底看雨。是真的无聊,陆漾起又玩消消乐,而钟泽的手机丢在车里的,这会儿只能看陆漾起玩。

慢慢的,一米远变成了半米远,半米远又变成了肩并肩。陆漾起垂眸睨了一眼某位不断拖动板凳的家伙,成功收获一个假装无事发生的假笑。

钟泽不看还好,一看,简直不能忍受。陆漾起玩消消乐只是为消而消,有时候,明明有个5连在面前,他却非要点3连。

钟泽看他玩,早就按捺不住、跃跃欲试了,于是他问:“能不能让我玩一局啊?”

陆漾起手上动作不停,完美避开一个十字特效,点了一个三连,在“good”的音效声中,他故技重施:“你说什么?”

钟泽揉揉太阳穴,答:“我说,你到底会不会玩?”

陆漾起语气懒懒地回:“我会。”

钟泽好气,真的好气。

报复似的,钟泽凑到陆漾起耳边,来一声钟泽版河东狮吼:“不,你不会!”

这一凑,来得太突然了。

陆漾起完全没有准备,手忙脚乱间,手机屏幕被按熄,那句“bonus time”只来得及说了一半就被扼杀。

太阳穴突突地跳了几下,陆漾起抬眸看向钟泽,眼神幽深得像是黑洞。心里也跳,一下一下有力地冲撞着。

钟泽也被他这反应吓了一跳,关于陆漾起“暴躁”的传闻又跳出脑海。钟泽顾不得脚上的白色帆布鞋,他一脚踩下去,站起来给陆漾起道歉:“陆教,对不起......”

这声音也就刚才那声河东狮吼的五分之一大,怂得不行,偏偏是处于雷鸣声将响未响之前的短暂安静,陆漾起听清了。

“没关系。”陆漾起面色平静,他按亮手机继续玩消消乐,好似刚才的一切只是钟泽的错觉。

有了这意外的插曲,钟泽再也没有企图和陆漾起交流了。后来雨停了,地上到处湿哒哒的,身上也透着一股潮气,于是钟泽打算不练了早点回家。

陆漾起像平时一样送他,除了车上少了几个爱聊天的大学生,以及,抿着唇各自沉默的两人,其它还算正常。毕竟,钟泽还是坐了副驾。

此后,一连几天都是暴雨,整座城市被雨水反复冲刷。驾校客服007在朋友圈发布了“停练通知”,钟泽默默地点了个赞。

夏季的城市内涝尤其严重,尤其是这座处于暴雨重灾区的城市,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交通拥堵、出行不便,钟清源学校也停课了,于是三个人整日待在家里。

刷到城市内涝严重的推文时,钟泽正靠在沙发上无所事事。第一反应,就是驾校的车有没有被淹。

钟泽权衡了好一会儿,觉得自己该发条消息关怀一下陆教,于是他改改删删,最终发出去一条——陆教,驾校的车还好吗?

驾校客服007:不知道

对方回得很快,就是有点敷衍。

钟泽斟酌着该怎么回,这时,对话框又弹出一条。

驾校客服007: 我这两天有事出省了,驾校的车有人负责,你不用担心

钟泽: 哦哦,好的[微笑]

聊天界面再次归于平静。淇河抱着画本跑过来,要钟泽教她画白雪公主,于是钟泽放下手机,陪小姑娘玩了会儿。

陆陆续续下了一周多的雨,驾校才重新开张。钟泽特意带了钟清源给他买的胖大海,想拿去给陆教赔罪。当教练的用嗓子多,很多时候,陆漾起到了下半天说话声都很嘶哑。

下楼的时候,钟泽还在想,如果一上车就当着全车人的面给教练递东西会不会不太好。尤其是教练和学员,这种行为肯定会有争议,哪怕钟泽送的是不值钱的小玩意儿。

想了那么多,结果到了小区门口一看,熟悉的8座教练车根本没在。

坐公交车去驾校的路上,钟泽脑袋抵在车窗玻璃水,随着车身的颠簸轻磕。他叹口气,心想: 我把教练得罪了,以后的日子应该不太好过......

到了驾校,钟泽直奔陆教那屋,结果却被告知陆漾起人在省外还没回来。

驾校最近急缺教练,整个科目二考训场只剩一个科目二教练,带都带不过来。钟泽是在休息的时候听说的——张教,就是之前被学员气到去医院的那位教练,他的检查结果出来了,是一堆毛病的心脑血管疾病和肝炎。好在发现得早,及时治疗应该没有大问题。

大家纷纷感叹驾校教练是个高危行业,钟泽听着,就不觉间想到了陆漾起。那么年轻,却沉默寡言,不爱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当教练,才消磨掉了属于年轻人独有的热情。

报着少气一点陆教的想法,钟泽练车特别认真,哪怕是四个人轮着开破旧的老捷达车,钟泽也学得飞快。他悟性高,动手能力也强,短短一天就吃透了侧方停车项目,成为王阿姨羡慕的对象。

据王阿姨自己说,她其实已经是第3次考科目二了,感觉自己在一帮年轻孩子中格格不入。不过,3次科二不是重点,重点是,王阿姨的老公是交警。

上次陆漾起被王阿姨逗笑就是因为这件事。

陆教没回的第四天,钟泽早上出门时直奔公交站,他嘴里咬着一片吐司面包,手里还拎着保温杯,青春活力的样子特别像上课快迟到的高中生。

“滴滴——滴滴——”身后喇叭声连按,钟泽转过头去,那辆熟悉的接送车入眼。

钟泽下意识张口,想叫一声“陆教”,结果牙一松,缺了个角的吐司就往下掉,钟泽忙不迭去接,一阵兵荒马乱。

钟泽直奔副驾,上了车和陆漾起打招呼,假装刚才无事发生。陆漾起也配合,什么都没提,就是嘴角含着笑。

今天天气明朗,万里无云。钟泽跟着交通电台的音乐节奏轻轻踮脚,偶尔,偷偷模仿陆漾起换挡的动作,算是将学习精神贯彻到底。

陆漾起一回来,钟泽的好日子就正式回归,不用再去跟几个小姑娘一起排老旧的捷达车,一个人坐拥宽敞又舒适的卡罗拉。

陆漾起坐驾驶位,他将车从库里提出来,然后停在倒库区域。正要空挡下车和钟泽换位时,钟泽来一句:“陆教,我今天练曲线.......”

陆漾起一副“你敢不敢再说再说一遍”的表情看过来:“前面4个项目都稳了?”

虽然有自恋的嫌疑,但是钟泽还是点了点头:“陆阿姨说还行。”

说还行其实是谦虚了,陆丽芝把他夸得天上有地下无,一度让钟泽觉得坐上车他就拥有全世界了。

为了证明自己确实不用再练倒库了,钟泽给陆漾起走了一遍左右倒库和侧方停车,期间,还自如地换了一次挡位。

换挡动作同陆漾起如出一辙,非常标准。偷师太快,陆漾起不太适应,他点点头,含蓄地评价:“还行。”

还行。陆漾起能这样说,那就是很好的意思。钟泽也挺开心,他觉得自己之前的努力都很有意义。

陆漾起坐在副驾,给钟泽讲了一些他不知道的看点技巧。成效很显著,因为钟泽凭着感觉开,曲线行驶都没有压线。

有些人天生就适合开车,比如陆漾起,比如钟泽。

11点多,日头太猛了,钟泽和陆漾起下车休息。陆漾起本来打算就在铁皮棚底坐会儿,结果钟泽神神秘秘地喊他进屋去。

顶着陆丽芝热切的关爱眼神,两人进了屋。钟泽每天都把胖大海茶罐带来驾校,陆漾起不在,他又带回。这么几天折腾下来,茶罐外包装都被磨出划痕了。

钟泽取出胖大海递给陆漾起,开玩笑道:“给,陆教,孝敬您老人家的。”

陆漾起挑眉:“我不喝茶。”

“喝了对嗓子好。”钟泽不遗余力地劝。

陆漾起懒得和他贫,去沙发上坐着玩**去了,这回是七龙珠.......

钟泽自己有手机,但就是喜欢看别人玩。他挤在陆漾起旁边,看得比玩**那位还认真,语气非常惋惜:“你看嘛,又弹歪了......”

眼看着龙珠渐渐满了,陆漾起忙着抢救,冷着脸丢下一句:“这局看完你就去练车。”

钟泽看看外面的大太阳,拿出钟清源给他买的防晒开始往胳膊上倒:“陆教,你要涂吗?”

“我不涂。”陆漾起抽空应付他。

“真不涂?”钟泽又说:“我弟说这个挺有用的。”

“涂。”陆漾起一个字就解决掉钟泽。

“现在涂?”钟泽问。

“嗯。”陆漾起想的是这局马上就打完了,正好可以涂。

钟泽想的却是: 现在涂?可他没空啊?

于是,本着为人民服务的宗旨,钟泽往自己手心挤了一大坨防晒霜,然后往陆漾起脸上招呼去。

冰冰凉凉的防晒霜,已经温热的手心触感,二者同时碰上陆漾起的脸,微妙的触感让他一怔。

电光火石间,陆漾起眼神扫过来。在GAME OVER的**音效中,两人的视线对上,彼此脸上都是大写加粗的问号。

陆漾起是——你疯了?

钟泽是——又怎么了?

钟泽后知后觉地想收回手,结果手一抖,“啪嗒”一下,一大坨防晒就这样掉在了陆漾起的裤子上......

“还可以用。”钟泽的手指爱上陆漾起的大腿。

钟泽试图挽救他珍贵的防晒霜,却忽视了在不知不觉中,脸色逐渐僵硬的陆漾起。

延伸阅读

香港诺贝儿(国际)幼儿园加盟  http://www.gsxrpaddock.com/gyrl.shtml
做正确的教育我是谁?你是谁?——我们是一群做幼教的人,从家长手中接过一个“人”的小单

辛氏名品加盟  http://www.gsxrpaddock.com/d1i2.shtml
辛氏名品床上用品总部是四件套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崇川

鱼特工铁板烤鱼加盟  http://www.gsxrpaddock.com/shpl.shtml
鱼特工烤鱼取自湖北恩施神农架地区的岩石土壤,含有硒、钙、镁等微量元素,经特色工艺烤涮

玉之魂珠宝加盟  http://www.gsxrpaddock.com/gata.shtml
的影响力企业、中国十大影响力品牌、连锁品牌、CCTV影响力对话特约嘉宾。是一家集翡翠

高拉利湿巾加盟  http://www.gsxrpaddock.com/6o31.shtml
高拉利湿巾隶属于南六企业股份有限公司,采购欧洲先进高科技水针不织布设备并引进日本专利

纽加素加盟  http://www.gsxrpaddock.com/di4j.shtml
纽加素奶粉是鲜宝营养品推出的新一代营养健康食品。主要包括蛋白质粉系列和婴幼儿米粉系列

重庆斐讯广告加盟  http://www.gsxrpaddock.com/gfj1.shtml
暂无

点点爱洗衣加盟  http://www.gsxrpaddock.com/un71.shtml
点点爱洗衣高品质的O20洗衣工厂,当你需要洗衣时,只需要简单的用手指在手机上轻轻击一

贝特尔加盟  http://www.gsxrpaddock.com/gkc7.shtml
贝特尔洗涤科技有限公司是专职从事各种新型环保洗涤设备、水处理设备、新型节能设备的研制

灵创优品生活馆加盟  http://www.gsxrpaddock.com/jnn.shtml
灵创优品生活馆,韩国具代表性生活用品企业,在韩国已有300余家加盟店,占据韩国40%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日归来之僵尸奶爸在线阅读第3节

    “奶奶,我能干很多活,洗衣做饭,喂猪喂鸡,什么我都能干!我还……还可以吃很少的饭……“喜宝突然开口,奶声奶气的说道。听到这话,宋老太先是愣了一下,继而明白过来,她这是担心自己不要她了,所以才这么说的,唉,可怜的孩子,这是在赵铁柱家被欺负的怕了。宋老太低头看着她道,“喜宝,你放心好了,奶奶既然说了要收

  • [鬼灭之刃]花朝奈之刃之美名天下闻

    半月后,科举发榜,郑参军奉诏进京,高中状元,皇上亲自将其提为太子少师,赐居前功勋侯府,留任京中,贵及一时,可谓是风光无限。恭邑一身红袍坐在马上,昂首俯瞰着四周,身后除了随行的官兵还有大批争相观望老百姓,放眼望去,人山人海,新科状元郑卿,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恭邑这一路走来,旗鼓开路,欢声震动,喜炮震

  • 无心法师:开局继承九叔第3章在线阅读

    今天已经是楚凝若来到这个世界的第八天了,这几天一直忙着宗主的生辰宴,虽然趁着没人偷偷锻炼了下身体,但也没逮着什么机会补补身子。不过前些天跟阿沁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这个世界有一些有着灵气的动物和草药,据说吃上一口便可以增加功力呢,就像那个杀千刀的三长老就养了一条灵物,黑金凤尾鱼,说是要留着晋升地级初阶时用

  • 灵气复苏:我,开挂神仙第9章在线阅读

    “怎么又是炖白菜啊,这个周我都吃了八次炖白菜了……”嬴政舀起碗里的一块白菜,软弱无力地抱怨道。自从无常们回了阎罗殿,大锅饭又开始搞了起来,无常和小鬼们每天要在阎罗大食堂就餐,只可惜因为资金短缺的原因,这里的饭总是不尽人意。大多数无常一点也不想吃这些东西,但是一想到现在处于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局面,只得想

  • 思美人在线阅读第10节

    怎么说呢,感觉有点惊喜,又不知道为什么惊喜。又有点想笑。祁安阳和林清寰商量了一下去他家吃饭。林清寰没有异议,祁安阳就将车开到了超市先买菜。在祁安阳专心挑菜的功夫,林清寰去零食区收割零食。实不相瞒,这家超市的老板跟林清寰也是老熟人了。原因是林清寰那一屋子的存货。想当年林清寰刚刚买了房自己住的时候,特别

  • 玄幻:我能从尸体上掠夺本源在线阅读第四章

    夏瑶的闺蜜吴薇,和夏瑶是高中同班同学,成绩优异,高考考上了对外经贸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上海的一家外企做外贸。外表冷艳让人觉得难以接近可又给所有男性甚至女性一种摄魂的魅力,高中的时候她俩总走在一起,学校同学大多都会看吴薇而不是夏瑶。如果高中时候的夏瑶给人感觉是好看、漂亮,那么吴薇给人的感觉一定是“女神”

  • 锁灵坠第五章在线阅读

    …………昼夜交替,大地上的人们也沉入了梦乡之中。而有一群人………………病房中。“什么!死士?!”白发矮小的美丽的修女少女看着眼前的各自缠着纱布的三人,惊讶的的喊道。“嗯嗯嗯!对啊大姨妈!而且那个死士好厉害,还会说话!虽然本小姐一定能打败那个可恶的家伙就是了!嘶!好痛!”琪亚娜重重的点了点头,又骄傲的

  • 不算诗第一章在线阅读

    “简,我所说的,只能说绝大部分是真的,毕竟是预知到的东西,并不是完全准确。”陈博笑了笑,说道。“既然如此,暴风女,我们加快任务进程吧。”简点点头,看向暴风女。身为变种人学院的教授级人物,简和暴风女都明白事情的轻重缓急。甚至于,她都已经准备好,即便不去抓捕刺客变种人,也要回到学院,守卫学院的尊严,不被

  • 酒万里之得魔龙诀(6)

    看着白色龙骨背后的山谷,三人不禁同时停下了。飘荡着淡淡的血腥味道的山谷深处,幽静的有点慎人!“阳,感觉好像不一样到了。”黑色光团悠悠的说到。“恩,是不一样了。它的咆哮声好像消失了。”白色光团复合道。“我们不要进去吗?”凌风皱着眉头,轻声的问道,好像生怕打扰幽静的深处。没有理会凌风的疑问,黑白两色光团

  • 终极永生第五章

    学校超市人很多。每逢下课,超市里总是人山人海,没点功夫的学生还挤不进来。楚奚看着眼前水泄不通的景象,犹豫地停下脚步:“你要买什么?”江驰毫无所觉,“买几支笔。”“哦。”楚奚放心了。超市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零食专区,此时此刻,这块区域人多得仿佛早上六点钟的菜市场。另一部分则是文具用品区,除非考试临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