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契妖客栈在线阅读第三章

作者:_吾涯 来源:晋江文学城

束简莫名其妙的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他身边的虞锦。

危季的身份他可是掌握整个帝国军权的元帅,连他的父皇都得给他几分面子。这家伙居然大言不愧的在这里睁眼说瞎话。

不过,倒是挺对他胃口的。

束简对小时候的记忆特别的模糊,他只记得自己在很小的时候,虞锦就跟在他的身边了,无论他做多么令人诟病的事情,虞锦总是像护犊子一般把他护在身后,虞锦从未离开过他半步,除了上一世的一场意外之后虞锦消失不见了。

从束简这个方向看过去,虞锦被劣质化妆品遮盖住的五官其实还能看的过去,但偏偏被那惨白的粉底和血红的口红弄成了这样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虞锦一甩手将危季对手打开,他还极为嫌弃的用口袋离的手帕擦了擦手,“哼,危季你别以为你是元帅就可以随便欺负我们家殿下了。”

“危季就你还想指染殿下,”他家殿下心大没有看到,可他却清清楚楚的看到危季眼中对他的殿下的贪念了。

虞锦伸着纤纤玉指,“再这样的话,我就告诉陛下,治你的罪。”

虞锦不让危季摸,自己倒是在束简身上肆无忌惮,“殿下,快给我看看,有没有伤到。”

束简抓住虞锦不安分的手,“别碰本殿下的大胸肌。”一边又害怕虞锦担心我,“本殿下没事,你放心。”

在风中凌乱的宪兵看着束简单薄的小身板,眼角抽了两下。

大胸肌?

抱歉,实在没看出来。

虞锦委屈巴巴的收回手,“殿下都快要吓死我了,要是殿下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虞锦摸了摸根本不存在的眼泪,看向宪兵,想变脸一般的嗤笑着,“狗叫嚣算什么,咬到我才算真本事。”

“还有,”虞锦扫了一眼危季身后的宪兵,最后抬起妖冶的凤眸,对上危季沉寂的视线,“我的殿下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帝国的确养了一群废物,让殿下在这里受了这么长时间的苦,要是殿下有个三长两短你们都得陪葬。”

束简嘴角微微抽了一下。

咋着?现在那些宪兵还能好好站着这里是不是应该谢谢他没死在反叛军到手里?

束简本来以为危季不会和虞锦这样的人一般见识,因为危季最瞧不上他以及他身边的人了,但是束简悄咪咪的瞄了了一眼后,发现危季看向虞锦的目光越来越危险,尤其是在看到虞锦拉着他的手的时候,绿色的眼眸森然冷戾。

虞锦还在嘚吧嘚说个没完,束简悄悄的瞥了危季一眼,见他脸色有些暗沉,束简咽了咽口水,立马给虞锦使眼色。

过了,过了。

他只是想要惹怒危季,不是想死在危季的手里啊!

可偏偏虞锦像是没有看到一般,继续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行越远。

束简快速吧虞锦拉了过来,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包装精美的糖,束简撕开包装,一口气捣在了虞锦喋喋不休的嘴里。

束简舒了一口气,安抚般的拍了拍虞锦的后背,“吃糖。”

少说话。

他还想多活几年呢!

甜腻的味道瞬间充斥这整个口腔,虞锦微微愣了一下,刚刚有些冰冷的指尖似乎碰到了他的嘴唇,比糖还甜的感觉在心尖晕染开来。

淡淡的柔意在虞锦的凤眸中晕染开。

束简见到虞锦终于闭上了他那张“血盆大口”,松了一口气,抬眸间刚想冲危季不太好意思的笑笑,但转念一想,他现在正是因为危季是他的情敌而故意刁难危季,怎么可以笑呢?

危季目光敏锐的捕捉到束简嘴角微微扬起却又很快消失弧度,他心中了然,他想刚才束简说的那些尖酸的话一定不是出于他的本意,束简可以为了帝国而忍受那样的剧痛,甚至为了救下自己曾忍受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如此善良的少年又怎么发自真心说出这样刁钻的话。

危季柔和的扬了扬嘴角,说实话,少年和他梦中的很不一样,眼前的少年更像一束光,有着自己的色彩。

他忽然想起来之前少年还曾因为自己和大皇子走的太近而吃醋,危季的心情瞬间变好了许多。

少年还是在乎自己的,只是在闹别扭罢了。

危季装作不经意发看了一眼从虞锦身上褪下的铁链,端口处平整,就算是用蛮力也不会出现这样的端口。危季敛下眼眸中的异光。

一旁看守着反叛军的宪兵们倒是有些诧异的看着虞锦,刚才还在“口吐芬芳”的虞锦,现在就像一只被顺了毛的“凶犬”安静的护在主人的身边。

束简漫不经心的弹了弹衣袖上的灰尘,十足的傲慢,“本殿下受够这里了,我现在要立刻回帝星。”

危季看向他的下属,下属立马领会到,护在束简的身边,一同走出了这栋摇摇欲坠的高楼。

还未走出多远,束简就看到不远处有一艘极为豪华的飞船,看模样不像是军用的,因为军用飞船不会像眼前这搜这么花里胡哨的。

这是一艘皇室飞船,只有身份高贵的皇室才可以使用。

奢淫华丽的飞船和周围满目疮痍的建筑格格不入。

束简大概知道会开着骚包的皇室飞船来这颗荒星上的人是谁了。

束简看了危季一眼,见危季也微微有些诧异。

看来危季也不知道。

束简无奈的扬了扬嘴角,眼中有了一丝的笑意。

那人还真是和以前一模一样。

束简离飞船还有些距离的时候,一道身影从飞船上走了下来,他的身后跟着不少人,但那道身影急不可耐的冲着束简跑了过来,完全不顾身后跟随着他的侍从。

束简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他也快步迎了过去,“父皇。”

斐然眼角带着些皱纹,虽然已经不在年轻了,但仍能从他的五官中看出他从前英俊时候的模样。

斐然一听说束简被反叛军的人给抓了,他顾不上正在开的会议,立马赶到了这里。即便他已经知道危季带人救下了束简,但他仍然是放心不下。

虽然在其他人的眼中,束简一直都是一个扶不上墙的皇子,但在斐然这里,束简只是一个偶尔会任性的孩子。

斐然抱住束简,苍老却又不失精明的眼中满是宠溺,他像哄小孩一般哄着束简,“没事了,没事了,简儿不要害怕,父皇来了。”

“父皇……”

斐然听着束简软糯无力的声音,看到少年氤氲着水汽的眼眸,都快皱到一起了,“怎么了?简儿,是不是伤到哪里了快给父皇看看!”

简儿从小到大都没有吃过什么苦,这次一定是吓坏了。

束简虽然不是他的亲生孩子,但是他十分疼爱束简,不单单只是因为束简是他故友的孩子,还因为他本来就很喜欢简儿这个孩子,精灵古怪,小时候就懂事的让人心疼。

斐然一边轻柔的拍打这束简衣服上的灰尘,一边检查着束简身上的伤痕,那些伤痕虽然不深,但斐然还是心疼极了。

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打过束简,就算束简闯了天大的祸,他也不忍心打骂束简。

可现在那些丧心病狂的反叛军为了区区的基因激发剂就如此对待简儿,斐然暗下决定,他本来还想着看那些反叛军再蹦跶几天的,但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

束简睁着湿漉漉的眼眸,声音哽咽,“父皇……”

斐然虽然不是他的亲生父亲,但是却待他极好,就算他被全帝星的人厌恶,斐然还是毫无条件的选择相信他。

甚至最后,为了他不被驱逐出帝星,斐然让出了皇位。

束简从来没有怨过恨过自己只是个别人笔下的人物,只是在斐然退位的那一刻,他心中的无助被无限扩大,几近要吞没他。

要说束简在这个世界最留恋的人是谁,那一定就是斐然了。

不论他做什么,斐然总会守在他的身旁,帮他挡下枪林弹雨。

束简从斐然的怀里抬起头,可怜兮兮的吸吮着下唇,琥珀般的眼眸中还有泪光在打转,“父皇,我的衣服脏了……还破了。”

斐然知道束简是因为害怕自己担心,才会故意让自己注意力放到衣服上。

“我看看,”斐然笑了笑,耐心的将束简衣袖处的灰尘拍去,确实在衣摆处有小小的磨口。

束简噘着嘴,握着衣摆,“这件衣服是父皇送我的,我最喜欢的一件。”好看的眉眼皱到了一起。

斐然看到束简可怜兮兮的模样,感觉瞬间就被束简给治愈了,之前在国会上受的气消去了大半。

斐然乐呵呵的笑着,有着薄茧的手握着束简的手,“没事,父皇再送你一件就好了,反正皇宫里多的是。”

姗姗来迟的仆从听到斐然这句话,差一点一口气没有上来。

这件衣服可是由虫族的蚕丝制成的,一小块布料就价值连城。

束简身上的可以说是半个帝国的财富了。

他的陛下从哪里再弄一件呢?

仆从欲言又止的样子,“陛下……那个……”

危季元帅还在这里呢?

您一个目光都不给人家元帅,似乎不太好吧!

毕竟整个帝国的军权都握在人家的手里。

稍有不慎,陛下您这皇位就不稳了啊!

“吵死了!”斐然目光不移到说。

“……”仆从眨了眨眼,乖乖的闭上了嘴。心想着,他要赶紧辞职了,不然那天危季元帅真的把陛下给踢下台,也不至于牵连他。

斐然此时眼中只有束简一人,他没有理会仆从,而是拉着束简的手走回了飞船,边走还边和束简说一些贵族的囧事。

斐然趁束简不注意的时候,侧眸看了一下不远处的危季。

危季冷眸微眯,冷峻的脸庞被帽檐的阴影笼罩住,他停在了原地,一直望着少年登上了飞船。

副官踩着军靴走了过来,行着军礼,“元帅,抓住的反叛军怎么处置?”

“杀了。”危季绷紧着下颚线,沉寂的眼中没有任何的波澜。

副官有些惊讶,但他没有提出质疑,他还以为元帅会拷问反叛军。

危季敛下眼眸,刚刚斐然看过来,就是让他原地处置了那些反叛军,反正她本来也没想要放过那些反叛军,要怪,就怪他们碰了不该招惹的人。

倒是陛下的命令让他有些疑惑,陛下从前对反叛军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说什么内忧外患才能使帝国快速发展。

看来,陛下是打算出手了。

副官弯了一下腰,压低声音,“元帅大人,大皇子殿下那边?”

“找个理由回绝了。”危季抿了一下唇,毫不犹豫的说。

经过今天,危季大概明白了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他不愿再看到束简一个承受痛苦,他要帮助少年。

副官愣了一下,元帅不是向来很欣赏大皇子吗?对于大皇子的请求向来不会拒绝,怎么这次?

在副官愣神之间,危季已经走远了。

束简换上了一件红色的上衣,袖口处金线勾勒着玫瑰花纹,娇艳的红色衬得少年肤白胜雪,精致绝美。

束简坐在餐桌前,斐然已经吩咐佣人做了一些精致又令人充满食欲的饭菜端了上来。

斐然接过仆人手中的瓷碗,亲自给束简盛了一碗汤,放到束简的面前。

束简扬起嘴角笑了笑,浅茶色的发丝有几根不□□分的竖了起来,束简看起来就像是涉世未深的无知少年。

斐然直愣愣的看着束简。

啊啊啊啊啊,他家简儿实在是太可爱了!

斐然放下餐具,他宠溺的看着正在举着一个鸡腿啃的正香的束简,“简儿啊!听说你前一阵子想给你皇兄下药,然后欲行……”

斐然点到即止,并没有说破,他知道束简脸皮薄,容易害羞,所以这件事还不知道束简下了多么大的决心在去做的。

唉~好好的一朵小娇花怎么就被自己那个木头死的傻儿子给拱了呢!

束简瞬间觉得手中的鸡腿不香了,他想着作者给他挖下的坑,让他故意羞辱主角。束简恋恋不舍的舔了舔嘴唇,“父皇,我保证下次不会……”

斐然一副悲痛不已的样子,他摆了摆手,“算了,儿大不中留,你说说你怎么看上斐迟那个臭小子了,不过肥水不流外人田。”

束简:黑人问号脸.jpg

这好像不是来兴师问罪的节奏啊!

斐然恨铁不成钢的说,“简儿你要下药的话,就得下春l药啊!”

束简有些摸不着头脑,一脸呆萌,“我下了啊。”

斐然啧了一声,“普通的春l药管什么用?你父皇我这有一瓶秘制春l药,保准用了之后,脑子里只想着颠龙倒凤,饶是他再怎么禁欲,也得给我乖乖的升旗。”

束简不明觉厉的点点头,“厉害厉害……”后来才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

父皇他这是什么意思?

似乎巴不得自己指染他的亲儿子

这又是什么反向操作?

延伸阅读

启德加盟  http://www.5minutemac.com/d705.shtml
启德玩具,主营木制儿童玩具等。公司秉承“顾客至上,锐意进取”的经营理念,坚持“客户”

海曙儿童安全椅加盟  http://www.5minutemac.com/xxy0.shtml
海曙儿童安全椅是玻璃用剂、化工用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多多乐加盟  http://www.5minutemac.com/plxq.shtml
多多乐玩具有三個自有品牌“Doh-Dough”,“Juz-Doh”和“WizBao”

百仕加办公用品加盟  http://www.5minutemac.com/s7ph.shtml
山东百仕加办公用品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百仕加办公)是一家以探索现代办公需求并为之提供

佳韵作文加盟  http://www.5minutemac.com/6csl.shtml
“佳韵作文”是一个独具特色的项目,是全国率先采用融动画、图片、视频、音乐、文字于一体

tna美白抗糖饮加盟  http://www.5minutemac.com/gul0.shtml
暂无

汽车二次进气系统加盟  http://www.5minutemac.com/xgu0.shtml
汽车二次进气系统作为汽车改装的热门被不少人关注着,汽车二次进气系统改装可以提升车辆动

欧迪生加盟  http://www.5minutemac.com/a6s9.shtml
欧迪生灯饰总部是灯饰及配件、材料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聚格加盟  http://www.5minutemac.com/a7f8.shtml
聚格平衡车是移动电源、电池、电子产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伊颜诗堂化妆品加盟  http://www.5minutemac.com/prck.shtml
伊颜诗堂化妆品源自瑞士世出名门秉持传统凝炼阿尔比斯的纯净汲取莱茵之源的芬芳构建人与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昨天不小心死掉了[综]在线阅读操心

    五年了,真的是过了五年了,我们竟然有这么久没见面了,这五年的他变成了一个怎样的人呢?恨我吗?结婚了吗?在没有我的日子里是不是过得比以前快乐?他……是否在这五年里想过我,哪怕是一瞬间,一秒的不由自主,有吗?我想问的很多,这种情绪犹如烧得沸腾的滚水,不断在往上激动跳跃着,恰巧此时的我又是如此的脆弱到不堪

  • 练笔文在线阅读第10节

    “大哥,据查探,最近这段时间城主府和张家还有白家似乎来往得有些密切。”萧天远房中,萧天明正皱着眉头汇报着信息,萧天远闻言叹了口气说道:“看来他们对于我们萧家的地阶武技还是贼心不死啊。”“大哥,那我们该如何做?”萧天明开口问道。“明天,我会让小凡进入藏书阁参悟武技,希望小凡能够参透那本武技的奥秘吧,如

  • 明月照谁心第9章在线阅读

    风,呼呼地吹著,无情地吹著,吹折漫山遍野的野草,吹断那些树叶落尽的枯枝。萧陌的身躯潜伏在黑暗中,如同一头隐形的猎豹,躬著身子不断地前进,专找家族那些黑暗偏僻的地方而行。所幸他住的地方本就在家族外围,再加上荒凉偏僻,基本没住什么人。此时又是夜色最为浓重的时侯,所有萧家人都进入了梦乡,短时内根本不虞被人

  • [综]全知全能的少年在线阅读第6章

    大年三十一过,便是民国十一年了。对于齐府上下而言,也不过如此。照旧历,齐家应该聚在一起。奈何齐家妯娌叔伯素来不和,只是祠堂祭了灶神,吃了年夜饭。放了鞭炮,给小孩子散完压岁钱,就各自回屋唱戏的唱戏,打牌的打牌。过年这天是不许嘴上零碎或吵嘴的,否则一年不吉利。大媳妇秋砚池自然也守规矩许多。齐家东屋和西屋

  • 最终男主第三章

    如果你穿越了,你会选择跟主角对着干吗?这问题就像穿越到历史上跟秦始皇对着干一样,纯粹逆天找死,除非的确惨到穿在最终反派身上且局面已经无可挽回的地步,那属于天都逼着你跟它亲儿子亲闺女对着干的例外情况,否则绝大多数情况下,抱紧主角大腿是较为明智的决定。那么再来一个前提,在主角给你戴绿帽子的情况下,你还会

  • [综英美]我的学生不太对第2章在线阅读

    这个时候,提莫问道:“造物主大人,您是否要接受本任务?”凌云点了点头:“是的。”系统提示:任务接受成功。系统提示:获得一个新手大礼包!提莫对着凌云说到:“造物主殿下,是否要打开新手大礼包?”“当然打开啦!”凌云舔了舔zui唇,内心有点不自觉的加速起来,虽然他现在贵为造物主,但他前世只是地球上的一个普

  • 暗恋不如明恋之视频(2)

    QQ竟然99+了...我点开一看,这么多消息,而且还都是“马德智障”一个人发的...我皱了皱眉,“马德智障”不是我们班主任么,怎么会给我发了这么多消息?而且这些消息还都是今天发的,看发送时间,这个时候班主任不是有事吗,难不成还把要和我说的事都用QQ告诉我了,那明天还说什么?说起来,“马德智障”这个名

  • 短篇集试炼之地

    欧阳宇怄怄看到眼前陌生的树林,又想到是青天大帝把他送在这里助他突破“焚天境”心里就感到非常高兴。这是哪里绝不像普通的“试炼之地”不过也正常毕竟直接跳啦那么多级,我一定要突破,一定要突破。修炼系统:“这是“深渊圣地”只要你运气好突破“焚天境”不是大问题,这里什么“武器”、“功法”、“资源”,得到它们不

  • 路灯下(现代女尊)在线阅读第4章

    “就凭你们也配知道我家小姐是谁!”苍仓一身剑气,肃杀而来。“小姐受伤了?你们敢伤我家小姐,简直是找死!”苍仓捡起地上的剑,那是被青羽打伤黑衣人壹的剑。苍仓双剑相交,当即在剑上运足了内力。寒光闪动,还来不急看,黑衣人已倒下一半有余。为首黑衣人看他们不敌苍仓,如若再打下去一定非死即伤,随即下令“撤”。剩

  • 想要妻子的我却多了个女儿像某个人

    东土,人群熙熙囔囔,在这上元大陆的繁华的地带里,过往的修士络绎不绝,哪怕是最偏的地方,也是热闹非凡,无他,只因上元大比。“百年争霸,一个叫星辰门的宗门凭空崛起,并扬言要成为上元门的第四分宗,不知能在上元大比上撑住几轮。”“星辰门,听都没听过,名不经传的门派有啥好说的?”“听说这百年来天耀宗拉拢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