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从黑暗动乱开始无敌第七章在线阅读

作者:橘子橙子 来源:飞卢小说网

打到第十七分钟的时候,老李的黑皇杖做出来了,虽然这时流浪还没有把假腿做完,但在这种局面下,这般发育的速度已经很不错了。

但近卫一方仍然很吃力,此时三路六个外塔只剩下了上路那一座孤立着,随时有不保的可能,野区的视野也被反掉,全队的活动范围基本上被压在二塔以内,相当于半场之内又被压一半;如果说视野方面的压制只是心理层面的,影魔这时亮出的装备则是实实在在的优势证据:

草鞋、魔瓶、回城卷轴,然后居然是先锋盾、挑战头巾和一把暗灭刀!358完全没有出跳刀的意思,这一套出装虽然诡异,但无论是价钱还是质量都远远抛开了老李的流浪剑客,这当然不是他一时兴起要搞怪才这么出,而是沟通后的结果。而且由于其收钱之快,这身装备出来之后已经完全把影魔变成一个生存和爆发能力都全面领先的推土机了。而最让人觉得肉紧的地方,是影魔这套装备透露出来的意图:天灾追求的并不是后期的神装大战,而是在大优之下寻求决战迅速结束这场比赛。

不久,最后一座外塔告破。天灾方并没有趁着三路兵线全部推进到近卫高地的时机急于发动总攻,而是后撤休整。大量的真假眼马上布在了近卫高地附近,秀逗魔法师刚刚做的野区和中路眼被排掉,近卫方几乎只剩下了高地视野。

虽然这种场合不存在开图报点一说,但所有人都知道天灾必定是抱团干肉山去了,但近卫方也只能听之任之,因为他们已经腾不出余力进行干扰了。且不说把三路兵线稳住需要人力,即便此时五人孤注一掷抱团也难干过天灾,更何况天灾此时等的就是近卫出来跟他们打,这样他们在视野、站位、火力预备方面都会占据先手的明显优势。

干,就是找死;而不干,则意味着等死。势力失衡之下,强者为所欲为,而弱者只能陷于两难、尽受其苦。在训练赛中打到这样的局面,各个队伍通常的做法往往是放松开来,顺着局势把这一场打完算了,他们宁愿把情绪放平、多做些队内的沟通准备后面的比赛,而很少选择集中全部精力在逆境中艰苦地挣扎。从队伍训练的角度来说,这种做法本身无可厚非,并不一定牵扯到态度问题,但asura的队员们并不喜欢这样,他们还在认真地继续打好每一个细节,因为他们实在是太需要一场胜利了。

对于目前的近卫方来说,他们需要四件兵器:流浪的黑皇、流浪的跳刀、兽王的死灵书、神牛的跳刀。这四件兵器做齐的那一刻,将是他们和天灾差距最接近的时刻、决战时刻。

Solution估算了一下各人的装备状况,大概还需要十分钟,本方能否比较安稳地渡过这十分钟,是能否翻盘的关键。天灾方在收掉肉山之后依然没有出现在本方的视野里,他们也许是在近卫野区里埋伏着、预备着、发育着,等着有本方关键英雄落单,让他们得以各个击破、或者干脆直接趁势破掉一两路高地。

近卫方神经紧绷,没有轻易脱离视野掩护,尽管影魔在线上旁若无人地收钱,大家按捺住冲动,等着兵线被推到安全地带时才在牛的掩护下,上线打钱。虽然双方也有小范围的接触,但由于近卫方的站位实在是太谨慎了,天灾也没有轻率地一涌而上,打到此时,双方的人头数竟然停滞了好几分钟。

拖到快三十分钟的时候,就只剩下兽王的第三级死灵书还没做完了。“差500,300,200,100,50……”队员们不停地在ts中交流着死灵书卷轴的进度。战斗准备即将全部达成,计划中的决战也即将到来,再也不能有任何一刻的拖延和犹豫了。

终于兽王打出了最后的卷轴钱,飞行信使从基地里带着卷轴和又一组眼飞向了中路高地前方兵线上的兽王,solution也在语音频道中做着集结布署,近卫全员开始向兽王靠拢,预备着再一次打开视野之后发动突击。

但就在飞行信使及身的瞬间,影魔和山岭突然贴身靠住了兽王,天灾方已经抢到了先手,要打这一次探头!比赛进入了子弹时间:山崩、流浪双开、魂之挽歌、跳锤、回音击、梅肯、光击阵、龙破斩、神灭斩、幽冥爆轰、蛇棒、冰火、原始咆哮、野性之斧……在同一个屏幕内,由于双方几乎在同一时间打出了所有技能而显得眩目缤纷,但对于每个队员来说,这短短的一瞬就像永恒一样漫长、每一个动作都显得缓慢而清晰。

团战很快就打成残局,近卫方的秀逗、毒龙、天灾方的山岭、遗忘法师第一时间同时阵亡,随后神牛与对手的暗影萨满也相继倒下,形成兽王与流浪对砍影魔加双头龙的局面。由于被先手集中火力,重伤的兽王再没能换掉双头龙,一对二,战局的走向已经明朗了。而只到这时,老李才注意到影魔身上不仅多了一把跳刀,还多了一件强袭。显然近卫众人也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这个细节,虽然这个发现只是晚了不到三秒钟,但也已经无法挽回败局了,即便是大家第一时间放弃兽王退开,也难有更好的结果。

一股苦水从胃里涌到喉头,老李是真心不想就这么输了,他想哪怕这时能多打出一把疯狂面具也好啊,但就连这个机会也不会有了。影魔做出强袭,又拿到一个隐身符,到了这个地步,天灾方怎么可能再等待下一次先手的机会?流浪剑客此时唯一的想法是拼掉影魔的不朽,但在双头龙和残余蛇棒的牵制下他注定没有机会打出最后两刀的伤害了。

重伤的影魔和双头龙终于结束了这场团战,两人带着后续过来的兵线攻入了近卫中路高地。

近卫方只能接受这个GG的理由,纷纷认输退出了**。

随后的训练赛更加艰难,双方几乎穷尽了这个版本中每一个出现过的阵容组合与思路:虚空战幽鬼,暗牧保刚背,猛玛配影魔,蚂蚁全图,睡箭压制,圣堂,月骑,渔人,灵魂守卫,法师速推,全球gank,aoe团战流……唯一不变的一点是index始终占据着上风,asura终于在接着打了近二十场之后赢下了无关紧要的一把,但index的强势地位已经再没有争议了。

虽然由于赞助的原因,全队上下军心不稳影响了发挥,但抛开这一点而言,两支队伍的实力也确实拉开了差距,不是本方变弱了,而是对手变强了,虽然只是强了这么一点点:对线过硬了一些,风格更细腻了一些,思路更开阔了一些,执行力更强了一些。而这么点微弱的优势,已经足够把index推向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了,老李不知道是该为他们感到高兴,还是该为solution担忧难过。虽然只是露出了一些苗头,但他已经感到asura的衰落甚至解散已经是无法挽回了,也许这也正是其他人所想的,但是谁也没有说出来,谁也不想挠乱这最后的时光,只是在沉默中静静地等待。

时隔半个月之后,国内的几家dota主题网站纷纷发布了一条重磅新闻:acg首届冠军队伍、为中国赢得第一个国际赛事桂冠的asura,由于人事变动导致阵容空缺,即日起宣布解散。

延伸阅读

全城热恋钻石加盟  http://www.rosencentereast.com/ghyu.shtml
加盟全城热恋钻石品牌,实现人生流水飞跃!全城热恋品牌钻饰是各省市的量贩式专职钻石少售

同乐岛加盟  http://www.rosencentereast.com/xbx3.shtml
同乐岛玩具是集卡通人偶,卡通玩具,毛绒玩具,毛绒玩偶的生产厂家,设计、生产、销售卡通

添香加盟  http://www.rosencentereast.com/sj1w.shtml
防辐射行业市场前景随着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各种家用电器普遍进入家庭,电脑、手机、微波

嘉琳加盟  http://www.rosencentereast.com/pg3b.shtml
嘉琳饰品是以生产银铜饰、银铜材料加工以及饰材料附料采购、包装材料采购等产品生产加工的

益加益加盟  http://www.rosencentereast.com/g071.shtml
益加益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供应益加益发酵床菌种,饲料发酵剂,粪便发酵剂,秸秆发酵剂,圈舍

信德缘珠宝加盟  http://www.rosencentereast.com/b1hc.shtml
信德缘珠宝加盟_公司简介深圳市信德缘珠宝首饰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首饰设计、生产、加工和批

久康航空餐具加盟  http://www.rosencentereast.com/n5k8.shtml
服务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我们认为:精细化服务的目标就是永远追求为客户提供更加圆满的

地磅加盟  http://www.rosencentereast.com/g349.shtml
暂无

新悦加盟  http://www.rosencentereast.com/pjjs.shtml
新悦工艺礼品是一家集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生产贸易型企业,位于中国印刷城--温州龙港,主

萧萍萍加盟  http://www.rosencentereast.com/x2kf.shtml
萧萍萍服饰一个针对国内市场开发的以中重量级唐装,旗袍,小礼服,民族风,为主的品牌设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负荣光,不负你在线阅读第2章

    “你再说一遍?”封宴脸色立即阴沉了下来,眼中聚集着风暴,仿佛只要司机说错了一个字,他眼中的风暴就会将司机搅碎。司机擦拭着额头冒出的冷汗,小心翼翼的解释着。“老爷没给我陈小姐的照片,只告诉我陈小姐会在民政局前的十字路口等着我们。留着到肩膀的黑头发,穿着白色裙子,谁知道这位小姐的装扮,和老爷说的一模一样

  • 嫁给男主的隐富哥哥在线阅读第2章

    ‘今天真是诸事不顺。’希欧维尔想道。先是在国会演说时被民主党的小子打断,然后女王往他的庄园送了一个奴隶,紧接着他当场逮住自己两个儿子对黑奴下手……希欧维尔很勉强地压低视线。地上的小奴隶有着乌云般的可怕黑发,短,乱,比鸟窝还糟糕。她肌肤苍白,骨瘦伶仃,比同龄的黑发种族还更弱小,一双黑眼睛像是被人用钢笔

  • 师弟,我劝你善良在线阅读第三节

    “啊!好漂亮”优姬感叹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冰蝶的神情十分的无奈。“你今天好奇怪啊?”优姬说道,“好像你摘也见不到我们了难。”“冰蝶,你真的想好了吗?”零问道,“这可是与你的家族为敌的事情啊!”“我已经事家族的敌人了。”“好吧,你是在不行我和优姬会出手的。”“你们两个再说什么?为什吗我听

  • 【奋斗吧少年】醉眠在线阅读第4节

    姬念被这小白团子萌到了,她眼波温柔,纤纤玉指对着白团团柔软的腹部一戳:“你这小家伙倒有几分灵性,孤要去出使其他诸侯的封地,你可愿意跟着孤?”她轻轻往旁边一瞥,指着青莲宫的几个宫女说道:“还是,你愿意留在宫中被她们精心照料?”被戳到痒痒肉的小白团可委屈了,眼泪汪汪地看着姬念,却发现这个无情无义的少女居

  • 晚风和你最温柔在线阅读惊天之变

    “龙骁?谁是龙骁?还有刑公子现在在哪里?在京府里的沧海书院吗?”“当然不会了,当一个凡人突破到开境期后,他就不再是凡人了。自古仙凡不同路,所以刑公子肯定是不能呆在你我所处的这个世界了。至于龙骁老前辈,他本是天池山养火宗之人,因其触犯了宗规,被量刑过重,他不服所判,就只身脱出了养火宗。养火宗在天池山是

  • 在真理中与你同行之三鬼临门1

    春天,是黎山最美的季节,峰峦叠翠,青山绿水之间,处处鸟语花香,莺飞草长,坐落于群山环抱之间的黎山草堂,也因遍野新绿的掩映而散发着焕丽的气息。“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与啾啁鸟语相映成趣的,是从草堂中传出的琅琅读书声,声音稚嫩,像是来自两名幼童。诵读结束后,屋里又响起了一个成年男子清朗的笑

  • LOL:求求你别秀了小织女的生日

    什么啊!神神秘秘的”唐清秋跟着苏芸走了(等等!咱是不是忘了一个人…)“咳咳!”在后边的萧羑笙咳了咳“看在刚才安慰我还算温柔的份上就亲自去牵你吧!”唐清秋走回去牵起他的手跟上了苏芸“这位公子是?”苏芸看着唐清秋问唐清秋看了看萧羑笙,示意他该怎么回答,萧羑笙期待她的回答“我夫君!”唐清秋回答“啊?清秋你

  • 灌篮同人之觅爱在线阅读第4节

    若铭浩回到玄宗后就去了后山,玄宗的历代宗主都埋在这里,对于若尚龙的突然离世,不少人都接受不了,明天就要下葬了,路过走廊时,都是披麻戴孝的,这几天因为妖族进犯,大家都无暇顾及,刚刚结束,就来若家为若尚龙追悼。包括紫檀山在内的五个宗门,都派了人前来追悼,在后山,若铭浩看着父亲的棺椁。三日之后,为若尚龙追

  • 穿成团宠后我躺赢在线阅读第8节

    按照祖制,未亲政的皇帝处置政务,是全权委托辅政大臣的,每日会奏其实都是官样文章,听一听就罢。现在方元白却要查问这件事,遏必隆觉得有些意外,先是一怔,磕头答道:“启奏皇上,倭赫、西住、者克图、觉罗塞尔弼擅自乘骑御马,在御苑里使用御用弓箭射鹿,大不敬!”方元白却知道这是陷害之词,这四人在宫中都活了大半辈

  • 我罩你啊第六章在线阅读

    时光悠悠,岁月流淌。距离无天来到洪荒天地,已经有了十年的时间,这十年中,他印证了很多事情。也证实了很多猜测。比如说,时间长河真的被诸圣封印了。以他亚圣巅峰的修为,最强一击竟然轰不开,无比的坚固。再比如说,无天去了地府,发现后土娘娘也已经不在,离开了这一界。众所周知,在上古巫妖量劫之时,后土化轮回,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