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浅水西柚镇之临界在线阅读风云再起

作者:呐呐敲可爱 来源:纵横中文网

时值八月,天高气爽,四处林木的树叶都已渐渐转黄,映目一片萧索秋景。这太行山的山道上,由于已是黄昏,并没有人踪经过,更是分外静谧。忽然,一阵马蹄声打破了这份寂静。山道上,忽然出现了一骑,直奔太行山上。

马上乘着身着黄衣,黄巾包头,约莫三十来岁,看来似是已赶了很久的路,神情间颇见疲倦。他稍微勒了勒健马,打量了四周的环境,只见前方隐隐露出青色屋角。他舒了口气,打马飞奔,直向那屋处奔去。

一阵奔驰,那马上乘者终于到了一座青色石堡前,石堡檐上赫然是三个大字“柳家堡” 。黄衣人上前向守门的两位青衫背剑的年轻人抱拳道:“在下川东三义门弟子,有要事求见贵堡堡主,烦请两位通报一声。”

两个青衫年轻人互望了一眼,抱拳回礼道:“请稍候。”

不久,其中一个青衫年轻人就带了一个身着儒衫,像是管家一样的中年男子匆匆迎了出来。那管家抱了抱拳, 笑道:“原来是川东三义的高足,失敬了,敝堡主有请!”

那管家带着那黄衣人行进大厅,厅中站着一个年约四十上下,身着褐色长衫,面容平和中带有威严,正是武林中人称“踏雪无痕”的柳家堡主柳文青。

那黄衣人微一打量,立即抱拳道:“在下祝坤,见过柳堡主!”柳文青回了一礼:“祝兄不必多礼,请坐!”话音刚落,早有丫环奉上了香茗茶点。

祝坤似是很急,甫一落座,立即从怀中取出一份帖子,对柳文青道:“柳堡主,在下奉师父之命,请柳堡主重阳到川东三义门一聚,有要事相商。”

柳文青接过帖子,只见帖面上有两个金字“请帖”。略略一翻,柳文青眉头忽然一皱,不由自主脱口道:“虬龙录?”

祝坤怔了怔,似是对柳文青过激的反应有些疑惑,正待开口,柳文青已清了清嗓子,正色道:“请转告令师,柳某重阳日必到贵门叨扰。”

祝坤站起身子,抱拳道:“多谢柳堡主赏光!”

柳文青淡淡一笑:“祝兄远来辛苦,容柳某一尽**之谊如何?”

祝坤道:“多谢柳堡主,只是家师尚待在下回去覆命,盛情心领。”

柳文青也不挽留:“那祝兄好走,恕柳某不远送了。”“不敢有劳,告辞!”

送走了祝坤,柳文青又展开了那张请帖,再三阅读,眉头紧紧锁着,似乎陷入了什么痛苦回忆中,长长叹了口气。

刚送客回来的管家谢万海见状,赶紧趋前问道:“堡主,发生什么事情了?”

柳文青默然半晌,才缓缓道:“虬龙录似乎重新在武林中出现了。”

“虬龙录?”谢万海吃了一惊,“虬龙录已在江湖上消失了十七年,难道……”

“不错,川东三义发帖邀请武林同道重阳齐聚三义门,正是因为三义门中的几个弟子伤在了虬龙掌下……”柳文青闭了闭眼,长叹了一声,“十七年前,虬龙录被神秘人物劫走,十七年后,虬龙录重出江湖,只怕这一次,又要引起无边的杀劫了……”

谢万海神情黯然,缓缓道:“堡主请自重一些,当年……当年的事固然令人遗憾,但也不能完全归咎于堡主呀!”

柳文青张开眼睛,肃容道:“当年的事我难辞其咎,但这一次,我却绝不能让悲剧再次重演了。”

柳家堡练武场。

只见场上一袭粉影飘飘,却是一个妙龄女子,身着粉红劲装,专心地练习鞭法。只见那鞭子宛如活的一般,轻巧灵动,又快又准,真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一团鞭影,将妙龄女子娇小身影衬得宛如下凡仙子。大约有一盏茶的时间,鞭影渐渐消去,妙龄女子取出帕子揩拭了香汗,转过身来。

只见这女子只十六、七岁的年纪,脸上稚气犹存,但那弯弯柳眉,玲珑的嘴唇,再加上那双清亮如水,明丽如星的眼睛,虽称不上绝美,但却绝对是一个聪慧机灵的可人儿。

这女子正是柳文青与“凌波仙子”舒月明的独生爱女,名唤柳倚云,自幼秉承家学,虽是女子,手底也自不弱。

这会儿她刚练完鞭法,就见管家谢万海匆匆行到练武场,将大师兄赵明跃唤至大厅。她一念好奇,就叫住了谢万海,脆声道:“谢叔叔,你看起来好像很急,发生了什么事了?”

柳倚云是柳文青的独生爱女,自幼极受宠爱,谢万海哪儿敢怠慢,忙躬身一礼,答道:“回小姐的话,是堡主接到一份请帖,要跟你赵师兄商量一下赴约的事。”

“请帖?”柳倚云听了,忽然心生兴趣,想了想,却只说了句,“那谢叔叔快带大师兄去吧,别让我爹久等了。”

“师父!”赵明跃站在柳文青身前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

柳文青挥挥手,道:“坐下吧!”待赵明跃谢过后坐下,柳文青便将川东三义的请帖取过给他。

赵明跃展开读过,双手奉还师父,才道:“川东三义约在重阳,这也约的太急了些,想是有什么要事。”赵明跃是柳文青的大弟子,虽然只有二十五、六,但却尽得柳文青真传,心思细密,是柳文青的得力帮手,极得柳文青重视。

“不错,这件事可不简单,为师已答应赴约了。为师要你一起去,另外再想想还应该带谁去。”

赵明跃沉思了半晌,道:“约会定在重阳,距今还有一月时光。宗师叔大约半月之后方可回山。弟子觉得,师叔远途才回,实不宜再劳师叔,不如请师叔镇守堡内,师父也可免了后顾之忧。”

柳文青赞许地点了点头。赵明跃接道:“另外,葛岚师弟机智聪颖,方平师弟又是川东人氏,地形熟悉,弟子认为,带着两位师弟足矣。”

柳文青沉思了半晌,正待开口,忽然厅门外有人娇声道:“爹,我也要去!”随着声音一个人影飞闯而入,正是柳文青的爱女,柳倚云。

柳文青眉头一皱,道:“倚云,你越来越没规矩了,怎么随随便便就闯了进来?”

柳倚云顽皮地笑笑:“爹别生气,女儿知错了。”

柳文青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柳倚云趁机道:“爹,女儿练了这么久武功,从来就没有试试所学的机会,这次您就带女儿一起去赴约,让女儿见见世面,好不好啊?”

柳文青脸色一整:“不行,别的约会可以带你去,这次的事却非同小可。带你去,只怕误事。”

柳倚云急道:“爹,您从来都没有带我出去过,怎么断定我会误事呢,这不公平!”

“倚云,别闹孩子气了,事关重大!”

“我……”柳倚云撇撇嘴,“您不带我去,那我自己去!”

“倚云!”柳文青脸一板,“你这是在威胁爹吗?”

旁边的赵明跃眼见师父师妹父女俩已快成僵局,不得不开口了:“师父,既然师妹如此坚持,不如就带师妹见见世面吧,只要师妹一直跟在师父身边,料来也不至于有什么岔子。”

柳文青沉吟不语。

柳倚云赶紧补了几句:“爹,了不起我穿个男装,一路上都听您的吩咐,寸步不离您左右,这还不行吗?”

柳文青“哼”了一声,心想这小妮子任性得很,若不带她去,只怕她真会自己一个人跑出去,与其让她自己乱跑,还不如带在身边来得安全。思及此,只好咳了一声,道:“你要敢不听话,我马上撵你回来,听到了吗?”

柳倚云高兴地行了一礼:“是!多谢爹,多谢师兄!”

延伸阅读

小龙宫婴儿游泳馆加盟  http://www.charlottephilharmonic.com/6cqo.shtml
小龙宫婴儿游泳馆简介:深圳小龙宫实业有限公司,为香港小龙宫有限公司股东所投资,并打造

比好玩具加盟  http://www.charlottephilharmonic.com/umwb.shtml
比好品牌系列主要是针对0~6岁儿童,是在深入了解该年龄段儿童生长发育期感、观、触等各

怡口净水器加盟  http://www.charlottephilharmonic.com/6aee.shtml
1925年,美国怡口净水诞生,发明并专利注册了家用全自动软水机,总部位于美国明尼苏达

钱包王十字绣加盟  http://www.charlottephilharmonic.com/6ng1.shtml
钱包王十字绣集团公司于2004年在中国上海成立上海天雅服饰有限公司,进军中国服饰品牌

晁立橡胶加盟  http://www.charlottephilharmonic.com/aoc7.shtml
晁立橡胶位于河北衡水市景县。主营输水胶管、橡胶密封件、橡胶板带、大口径胶管、输油胶管

竹婷雅家纺加盟  http://www.charlottephilharmonic.com/u5vc.shtml
福鼎市竹婷雅家纺有限公司是一家集产品研发、销售、招商于一体的综合性纺织企业。公司坐落

鼎博通科技加盟  http://www.charlottephilharmonic.com/br3m.shtml
鼎博通科技加盟详情北京鼎博通科技有限公司鼎博通系列产品涉及的领域包括印前数码打样,短

千浔加盟  http://www.charlottephilharmonic.com/pzqt.shtml
千浔工艺品总部坚持“品质至上、信誉为本”的原则,坚持“质量,用户至上”的经营方针以可

华迈净水器加盟  http://www.charlottephilharmonic.com/ugfb.shtml
华迈是一家集净水设备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净水企业。2010年11月正式向工商总局

金钻KTV加盟  http://www.charlottephilharmonic.com/yasm.shtml
我们将以贯彻始终的经营方针,不断作国内外化、多元化的发展,开拓更多更广的海外市场,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夏日情诗第9章在线阅读

    兑换了格斗术,居然连其它属性都有增加,战斗力也还差五点就达到50,初步超脱普通人。战斗力达到50,便称得上一级生命。没过多久,沈桦看着已经沐浴完的三女,也停了下来。“小男人就是精力旺盛。”裹着浴巾的灵狐者摇曳着曼妙的身姿走到身旁。“体力好而已。”沈桦目不斜视道。“是吗?不知道那方面会不会一样好呢?”

  • 重山烟雨诺在线阅读第5章

    傍晚,飞云门前殿。曹元基眼神中带着好奇和敬畏,看着前殿大门上方那方匾额,上头以署书写着三个大字:“飞云殿”。他走到阶上站着的一名飞云门弟子身边,拱手说道:“师兄好。”对方也很有礼貌地回了一礼,同样道:“师兄好。”见对方似乎挺好说话的样子,曹元基立刻凑近了一些,十分自来熟地说道:“师兄,你叫我曹元基就

  • 旧世日记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四章旅雁乍至忽如归冬夜里,不时有人打面摊前经过,要上一碗的牛肉牛杂汤,站着喝下去,滚热而腥膻的味道仿佛很容易驱散寒冷,与路人交谈几句,再赶去别的店铺采买年节的用品。他们都听闻豆腐坊有两个小女娃娃生得极好,于是不论远近,也不管是顺道还是特意绕了远路,既然出来了就要来看看。不懂品赏的,只能模样猥琐地啧

  • 风起大唐第七章在线阅读

    “行了行了,少得瑟了。我现在有时候想到他,还是会难过。”余夕儿收起了笑容,反倒严肃起来,“我懂你的心情,前阵子我和黄昆闹过分手,后来真的分了,反倒是我一连几天哭的跟个泪人儿似的,实在受不了没有他的生活,就自己死乞白赖地又去找他复合了……那死鬼一开始竟然还不答应,问我现在这么卑微地求他有意思么,那绝情

  • 延禧攻略人生几度秋凉糊涂重生

    “唔…这是什么地方”郑玄睁开眼睛望着天空,浑身说不出的酸痛。此时郑玄躺在地上,这里到处布满了碎石屑,一把古剑插在离郑玄头不远的地上。就连周围的树也歪斜的倒了几颗。“难道还没睡醒,做梦了”郑玄叹了口气,重新闭上了双眼。“不对,身上的痛楚是那么清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仔细回忆一下此时我应该是在网吧玩网络

  • 人生的最后15天之金盆

    第三章:金盆说起来也是我九岁那年!是一个夏天,我特别讨厌夏天,说到夏天我好像很多怪事都是夏天经历的。那年暑假,大家也是刚收完麦子,收完麦子就要放到空地来晒,一天又晒不干,七八亩地的麦子装起来太多又太麻烦,所以就放在那里,但是又怕别人偷,我和我奶奶晚上拿这凉席和薄被单,就去那睡看着麦子。我从小也是爱听

  • 那些风花雪月在线阅读第6节

    “还有谁想要上来送死?”云天看着周围的那些堂众,眼神里发出狠厉的光来。那些堂众吓得连连后退。面对地上的那些尸体,还有自己的人上去不到几秒就被秒杀的场景,他们还想要上去送死的话,那只能说真的是出了奇迹了。“叮!使用威慑力吓到了不下十个人,获得两万点罪恶值,共计十二万点罪恶值。”正在房间里商量事情的黑虎

  • 逝去再见之发家致富

    “嗯……所以它到底为什么而抑郁?”秦沅坐在一个牛圈的栅栏上,尾巴无聊地在身后晃来晃去,与圈中的大黄牛大眼瞪小眼,瞪了快一个小时了,也没瞪出个所以然来。“谁知道呢?老鬼比较好奇的是,都是动物,为什么咱们和它不能交流?”这个问题,在老鬼还在秦沅大学寝室,想和他室友的小螃蟹唠嗑的时候,便很想知道了。“嗯~

  • 养了四年的儿子成精了之禇总害羞了

    “今天晚上怎么办?”禇红娇突然开口,“这地上有点脏,还有虫子,最最关键的是,地上有点硬,我怕我睡不着。”“毕竟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啊。”叶辰心里叹了口气,不过转而心里又高兴了起来,这种时候,不正是他证明自己的时候吗,只要他表现得越可靠,等回去的时候,升职加薪的可能性也就越高。于是宋洋拍了拍挺起的胸膛,

  • 蛮横的屠夫在线阅读第六章

    季念冷冷的吐出了两个字,“有病。”她根本无法理解言默离的执念在哪里,还是他向来养尊处优惯了,所以做什么事情都随心所欲。就算扯上他和那个人关系,她也没必要给言默离半点面子。言默离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很差,他死死的抓住季念的手腕,压根没有放手的意思。就在场面僵持的时候,纪陆淮沉默着上前,掰开了他的手,挡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