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超神学院之唐木碾压

作者:唐木 来源:飞卢小说网

林初是握着手机睡着的,她需要整理的东西太多了,以至于忙着忙着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来叫林初的换做了林爸,林初蓬头垢面的开门,愣是给林爸吓了一跳,原主从前是个十分讲究生活情调的仙女,就算在家里也要给自己收拾的妥妥帖帖,所以就算在林爸林妈面前,原主也永远是一副淑女的模样。

可林初就不同了,一个人野惯了,糙的很,她半睁着迷蒙的眼睛幽魂一样的看着林爸,“大叔,什么事啊。”

林爸:??

“初初,出来吃早饭吧。”昨天晚上的事情他也听了一耳朵,但是他对林寻寻死觅活也要把孩子生下来这件事,十分恼火,打定主意不参合到林寻的事情里。所以他在林妈昨晚安抚好林寻回去睡觉的时候,一个字也没问。

林妈怪他冷血,从早起到现在都没有和林爸说一句话。

也不知林妈昨天听林寻说了什么,今天早饭都不叫林初出来吃了,林爸看不过去,只好亲自来叫。

“啊?”林初听了林爸的问话,才有些清醒过来,她看了一眼林爸关心的眼神,心里留过一丝温暖,若是那本书里还有谁对原主好的话,除了任姚翼,林爸也算一个,不然原主最后连尸体都没人收。

林爸看林初有些晃神,一张好看的脸蛋上挂着两个明显的黑眼圈,泛起一阵心疼,“初初要不爸爸给你端到房间里去?”

林初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事,我洗漱一下出来吃,您先去吧。”

林爸很久都没有看见林初的笑容了,自从家里闹得天翻地覆以来,众人之间的气氛就像是乌云压顶,方才林初的展颜,好似一道破开阴云的亮光,让林爸悬了很久的心,终于落到了实处。

他是真的害怕林初一个想不开就出了事。

“嗳,好,爸爸先给你盛一碗粥放桌上凉着。”林爸赶紧应声道。

刷着牙,林初便听见搁在床头的手机在震动,昨个晚上她开机的时候,可没把那手机卡死,四百多条微信,一百多条短信震得她手都麻了。还没等她把短信接收完,电话又打了进来,林初扫了眼备注,是原主的好闺蜜任姚翼。

任姚翼在小说里也只有寥寥几笔,大多都是充当原主的打手,推进贺擎和林寻感情的垫脚石,知道这俩的破事之后,原主一蹶不振,任姚翼看不惯屡屡找林寻的麻烦,但是每次都刚好被贺擎救下。

简直不要太狗血,不仅促进了林寻和贺擎的感情,同时还让贺擎摆脱了对原主的心理负担,觉得有这样一个闺蜜的原主可能并非他想象中的那么完美。

林初倒觉得原主这个闺蜜是个值得一交的朋友,在原主毫无斗志的时候,每次都只有她来给原主打气,让原主振作起来,也只有她三番四次毫不放弃的为原主出头。

而原主的另一个闺蜜,不提也罢。

林初现在还捞不清楚原主的关系网,自然是不敢接电话的,把手机调成了飞行模式才敢接着翻看原主的手机。

这两天关机有很多人发了消息过来,最多的是贺擎和任姚翼,其次是安筱冉也就是原主另一个闺蜜。

任姚翼、安筱冉、林初是同一个大学毕业的,安筱冉还应着林初的举荐一起去国外读研,林初直博之后,安筱冉没有考到,但林初一直带她,连手头第一个项目也带着她一起。

林初将消息一条一条的翻看完,获得了一个小说里没有的信息,当时小说里说的是原主回国前几天并不知道林寻肚子里的孩子是贺擎的,后面她自己观察出来并且从任姚翼口中得到确认。

原主还怪任姚翼联合别人一起欺骗她,并且疏远了任姚翼亲近了安筱冉,可从任姚翼短信上的解释来看,任姚翼是从安筱冉那里得知的消息。

林初估计小说里的原主应该是气急了任姚翼的隐瞒,并没有看她发来解释的消息,而且直接删除了,所以到了最后还在误会任姚翼。

林初昨天晚上大概摸清了原主的一些交际网,方才漱口前关了飞行模式发了一条朋友圈。说要消失一个月,让大家不要担心。

这条朋友圈的用意,第一是让没事的人不要来骚扰她,第二就是给关心原主的人报个平安,虽然原主已经不知去了哪,但她既然接收了这具身体,就不能让关心原主的人无故担心了。

发完她就来洗漱了,没想到电话这么快就打进来了。

林初含着牙刷走回房里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还是任姚翼,她点了拒接,打开微信给任姚翼回了个消息:“我很好,没事了,想静静,别担心。”

然后再度,上滑——飞行模式。

林初鼓着半边腮帮子,围着一嘴牙刷沫儿回到了厕所里,迅速的洗漱完,不耐烦的梳了梳头发,原来半长的头发就已经够让她烦的了,如今原主这一头及腰的青丝更是让林初产生了立马就剪掉的欲望。

三千烦恼丝,咱绞了,从新开始。

整理得当,林初来到饭厅,林妈林爸已经在吃了,没有看见林寻。林妈看了一眼林初没有说话,她神色恹恹的,像是林初欠了她什么一样。

原主是个孝女,平日里和妈妈关系亲近,所以林妈一般一生气,原主就会哄一哄,这些母女交互的情节落在了林寻眼里,就成了林妈的偏心,可是林妈真的偏心谁,从这件事情上看来一目了然。

林初可没空搭理林妈,她在林爸为她盛好的粥前坐下,随手绞了根油条泡着吃,林妈和林父都有些惊讶,林妈也不顾摆架子,问道:“初初你不是原来不吃油条的吗?”

原主以前不吃油条觉得油条腻味,还发胖,但是林寻倒是比较喜欢吃,所以一般家里的早饭都会准备油条。

林初吃的正欢,油条泡粥是真的好吃,她吞了口里的食物随口说道,“吃油条长心眼啊,我以前就是吃的少,比不上他。”

这个他是谁,在座的三个人都心知肚明,林妈第一个变脸,筷子重重的往碗上一搁,“林初你怎么说话的,昨天的事妈妈还没怪你,妈妈是真的没想到你会去踢你弟弟的肚子。”

“你看到了?”林初反问。林爸倒有些震惊,“你胡说什么,初初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昨天小寻喊了一晚上肚子疼,我看了,肚皮上青了好一块呢。”林妈看林初嘴硬,林爸还不信她,立马提高了音量,原本温柔的嗓音也显得有些尖锐,“今天早上我叫他的时候还起不来呢。”

林初嗤笑了一声,更是给林妈火上浇油,可她下句话就堵上林妈的嘴,“那我的脚还真的厉害,一踢就能变青呢?您看他肚子的时候到底是红的还是青的您没记错吧。”

林妈昨天也是过于震惊,没想到自己女儿真的会干这种事,所以连这种常识都忽略了,而小说里,林寻是第二天早上和林初对峙的时候才露出的肚皮,在原主质疑淤青色泽的时候拿出录音笔来证明了二人的争吵,才让林妈彻底倒戈。

只是这会录音笔已经被林初摸走了,林寻不占上风,狗急跳墙把淤青露给了林妈看。

看小说的时候还觉得林寻有点智商,怎么现在觉得他这么蠢?

大抵是有了上帝视角的缘故。林初这么想着。

“这……这……”林妈嗫嚅了几句,最后还是没有开口说话,一时间饭桌上的气氛十分尴尬,而林初则吃的很香,她一贯不喜欢吃饭的时候说话。

林妈吃了两口也吃不下了,看林初吃完就想来收了碗筷,缓解一下气氛。林初看她动作也没阻拦只是开口道,“我护照和签证你知道在哪吗?”

林妈被问的一愣,平常原主和她说话的时候都会叫一声妈,此时她也知道自己刚刚伤了女儿的心,还以为她气着呢,没想到就问起护照的事情了。

“收在你房间里呢,怎么问起这个?”林妈心里隐隐有个答案。

“我回趟欧洲,那边还有工作没处理完。”原主是在英国直的博,今年27岁正好毕业,本来也没打算回国发展,毕竟在英国手头还有项目没有完成,这次回来是为了和贺擎结婚,然后带贺擎一起去英国发展。

请了一个月假回来谁知出了这档子事。

林妈尴尬的笑笑:“这不是还有很多天假吗?怎么就走了。”

“我就去一个星期就回来。”林初心里已经有了她的计划,“我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不会再看见林寻。”

林初也不是不能搬出去住,可是凭什么?

“凭什么!”林寻早就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偷听外面的人说话了,他听见林初这么理所当然的指挥起林妈来,心里更是无端窜起一片怒火,他是要去贺擎家住,但理由绝不可以是因为这个女人撵他走!

众人的视线都移动到了林寻房间,他捂着肚子脆弱的站在门口,就如一朵风中摇曳的白莲花,弱小可怜又无助。

让林初看的,糟心。

她从兜里掏出昨天晚上的那个录音笔朝林寻抛去,“凭这个。”

小巧的录音笔在林寻的面前落地,弹跳了几下滚到了林寻腿边,仿佛就像在嘲笑他的愚蠢一般。

林寻抬头将求助的视线移向林母,而林母则别过了脸去。

林初见眼前局势已定,起身揉了揉肚皮,“吃饱了,帮我找一下签证吧谢谢,我去收拾下东西。”

林妈愣愣的应了一声,看着林初离开的背影,突然觉得她的女儿,变得好陌生。

延伸阅读

庶女画棠在线阅读灾难从开学第一天开始  http://www.so98.cn/p2h6.shtml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天知道齐木楠雄有多不想起床!一年365天,除了晚上,天天不间断的

无金手指清穿指南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so98.cn/655x.shtml
嗯,铁牛哥咱们走吧。”“小晗,你的货物呢,不是把东西都丢了吧?”“怎么可能我可是把我

杀以止戈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so98.cn/d40q.shtml
(本章节提示:由于本章节会涉及多国语言,为避免不必要争论,他国语言统一使用翻译文中文

天羽之巅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so98.cn/yvw7.shtml
是夜,石白房间里,只见烛光闪烁,但见一消瘦人影正在专注为手中佩剑擦拭,神情认真,丝毫

通玄神州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so98.cn/pqlx.shtml
人类文明的发展伴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每次科技的创新,都会给人类文明带来革命。“在浩瀚

汉宫秋 南园遗爱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so98.cn/d9qh.shtml
与此同时,酒店的贵宾接待室内,女服务生们也在忙碌的做着最后的检查。这些服务生个个身材

我有个万能神鼎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so98.cn/akut.shtml
哲学课对于周遇川来说,是最好的催眠曲。只要熊猫教授那高低起伏的跟唱歌儿一样的声音一回

网王之沉眠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so98.cn/ppzp.shtml
“甲方催图啦!”“甲方催图啦!”“甲方催图啦!”……闹铃响起,陆泽一巴掌拍在手机上,

我是诸天总主角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so98.cn/aqsi.shtml
时间:20XX年9月13日地点:华夏首都北京鸟巢鸟巢外,今天格外的热闹,拥挤着从世界

轮回乐园之进化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so98.cn/bam2.shtml
被击飞的丘大师满面骇然,口中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这个时候,他终于明白,在自己面前的这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明之布玛是我女朋友(1)

    ‘嗯…………’痛苦的呢喃,从干.涩.的口中发出,也不知是精神上的痛处还是身体上的,萧逸感到十分的难受。这种感受,就跟得了绝症一般,苦不堪言,又难以用言语来形容自己所承受的压迫。痛是很痛,但是下一秒,萧逸却猛地睁开了双眼:他,不是死了吗???看清楚眼前的一切,萧逸不知自己身处何地,这是一个陌生的房间,

  • 苦难小姐有暖男在线阅读第9节

    云少时走进教室的时候,已经有一部分学生坐好了。因为时间的关系,教材还没有到位,大家手里空空的坐在那儿聊天。看到他进来,一个红头发的小姑娘热情的向他问好:“教授好!”云少时笑眯眯的回道:“你好。”然后他就敏锐的听到艾弗里轻轻的哼了一声。其实她的声音很小,但是架不住他得耳朵太灵敏。“我下课就给我爸爸写信

  • 重生神雕之小龙女在线阅读张三

    灰暗的牢房里又湿又臭又无聊,偶尔间被投放进来的新人总是可以承担起小丑的戏份供老人们****,可是今天这被投放进一胖一瘦二人牢房里的犯人似乎有那么一点……不一样?同样和王家结怨的事早就被他们抛到了脑后,瘦子和新人对峙着,似乎都认为现在谁来当这个牢房里的老大才是最先要考虑的问题。新人终于从地上站了起来,

  • 我用系统割韭菜之科尔与希望之光(7)

    第七章:科尔与希望之光在剑与魔法的世界中,有一个古老的预言。当鲜血侵蚀大地,黑暗蔓延世界,随之生命堕入愚蠢与混乱。谁也无法阻止这一切。可怜的生灵啊,你们可以恐惧,你们也可以哭泣,但不要忘记祈祷,向神祈祷。虔诚的祈祷吧,在白日里。虔诚的祈祷吧,在黑夜里。希望将化为光,降临在世界里。……维利村现在的村长

  • 武道巅峰之成神之路在线阅读第十节

    房间的门不知何时被推开了一条缝隙,一双冒着火的眼睛看向正在脱内衣的郑秀丽,雪白的背影,柔美的身躯看得侯保呼吸急促了起来。“咕咚”,没忍住发出吞口水的声音,郑秀丽吓了一跳慌忙抱起衣服盖在胸前问道:“谁啊”!侯保推开门走了进来,郑秀丽心中不由一慌:老师怎么进来了?“秀丽啊,怎么还没有穿好呢?一会冻着了,

  • 神魔命第七章在线阅读

    “这到底是什么恶魔果实呢?早知道会这样,我当初就应该好好地看看恶魔果实的图鉴,难道和艾斯一样是烧烧果实么?”梦翎心中暗暗想着。(在海贼王世界因佩鲁顿大监狱之中,刚刚和波雅·汉考克谈话完毕的艾斯,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七武海甚平:艾斯老兄,你没事吧。艾斯:没事,可能是路飞在想我了吧,真该死。他总是让人为

  • 网王:神级球员第六章

    熹微的阳光透过薄纱窗帘洒进房间。纪欢躺在床上,半梦半醒间,听见门外有一阵匆忙的脚步声,接着就听见客厅的厕所里响起了很难听的声音。好像有人在费力地低咳着,但是怕被人听见,只敢发出轻微的干呕声,听起来压抑又难捱。香甜的梦境被打断,纪欢烦躁地抓抓凌乱的发丝。可能是隔壁邻居老大爷晨起咳痰吧,纪欢这样想着。她

  • 陌离浅世之断燃香在线阅读第3章

    那中年男子披着黑色披风,咧着大大的嘴巴,看着像很吃力的样子。老者的强而有力的两个手指就像钳子一样紧紧夹着那中年男子的剑。中年男子怎么拔也无法将剑拔出来,索性便朝老者刺去。老者呵呵一笑:“凭你个小娃娃,也敢暗算老夫,简直是找死。”说罢,手指稍稍用力,那把剑就像树枝一样折断了。手指夹着断刃一下子就顶到了

  • [刀剑乱舞]结缘共此生在线阅读第一节

    颜菱还在想早知道不参与这些破事,不知道师尊会不会来救自己。没想到再次清醒的时候,是被人拍醒的。自从拜师尊为师以后,没有人敢这么对她,谁不知道颜菱仙子惹不得,年纪轻轻就已结丹,正是前途无量,谁敢对她出生手,只有今天,着了道不说,还一连两次。想到这颜菱气从心来,想要教训一下对自己动手的人,只是还没出手,

  • 穿越剑三之帝王相龙套命在线阅读第六节

    锦觅一边诽腹旭凤,一边蹲在地上兴致勃勃地看着,被亲那人也略眼熟,一身白衣,身子修长,脸被遮住了,但隐约能看出好看的线条,竟与小鱼仙倌相似,不过小鱼仙倌是凤凰的兄长,那这梦境中的会是谁呢?嗳,快点亲完可好?让人看看真容呀!终于,两人亲完,分开了些许,那人微微倚靠在凤凰的胸膛,凤凰的手轻轻揽住对方的腰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