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陈玄传在线阅读第四章

作者:陈元宝 来源:纵横中文网

少年仓促收剑,自己反而受到的反噬最大,踉跄间勉强吞下喉间的腥气。未待自己站稳,就立刻去扶因他一剑而受伤的姑娘。

“姑娘,你没事吧。”

落后片刻的闺秀少女才将将飞来,立刻蹲下查看急切道:“阿铮,你怎么这么冲动?女孩子的脸何其重要,这下可……”

看清受伤之人的样貌,她半响竟哑然失语。若是长成这样,别说脸上多了一道剑痕了,便是多一块疤,好像也轮不到别人来同情吧。

“她不醒,茯神你帮我看看,是不是还伤到了别的。”少年单膝跪地,脸色苍白继而潮红。

叫茯神的少女却忽然柳眉一蹙:“比起这个,你不觉得她很奇怪吗?你看她的穿着,这服饰倒有些先秦时候的味道,图案配饰又是阴阳星相,此人很可能是诸子**里的阴阳家一脉。这里明显才死了许多人,她就出现在这里……未免也太巧太邪了。”

少年正要说什么,耳边一动:“又有人来了。先带她回去。”

瓜田李下,他们若不走,说不得这杀人的黑锅就落到他们头上了。

奇林山庄可以不在意地在烈焰鸦九的地盘妄为,他们可不行。

然而怕什么来什么,眨眼间竟然四面火光冲起,到处都布满穿着黑底红焰服的人。

少年神情冷峻,一手抱住昏迷的人,一手按在漆黑长剑上,毫无畏惧,当战则战。

“拿下他们!”

混战一触即发,突然一声断喝自后方传来:“且慢!”

奔驰的骏马仓促住蹄,仰天长嘶,令行禁止。

人群分开一道豁口,信马由缰走出一个白衣鸦羽的翩翩俊美贵公子。

他启唇一笑雍容闲适,不似江湖客,倒似高台之上晏饮宾客的王侯卿相:“司徒铮,果然又是你。茯神姑娘好久不见。”

叫茯神的闺秀少女嫣然一笑,落落大方欠身福礼:“见过沐君侯,早知君侯知交遍天下,不想连鸦九爷都将君侯奉为上宾。”

司徒铮苍白的唇边都不禁一丝笑意:“什么时候,官和贼的关系这么近了?”

沐君侯横他一眼,懒懒地说:“你真该像茯神姑娘多学学怎么说话,不然下次见到你,恐怕又是得罪了人一身伤。”

真是小孩子,当着烈焰庄诸人,映射人家老大是贼,就算是实话,这不是找打是什么?

沐君侯的目光自然落到司徒铮怀里,从方才起就一直昏迷不醒的人身上,见他少见的保护者的姿态,不禁戏谑道:“几日不见,你哪里多出这么一位红颜知己,这位……”

里世界里。

摸到脸上那道伤口,按神龙所想,顾矜霄应该要大开杀戒的。奈何顾矜霄的神情本来就危险阴郁,是个隐怒不发的暴君了,实在看不出有没有更多一点怒意叠加。

就见他思忖了片刻,却是继续赶路不停:“入定时间快到了,继续走。”

神龙呆呆的,不敢置信:【可、可……有人伤了你的脸啊,这都没反应?!】

却听顾矜霄淡定地说:“我没有切换体型,外面是琴娘小姐姐。”

里世界本来就是灵魂状态,哪里还需要浪费成就点切换体型?

神龙立刻觉得头顶轰隆一声:【天啦!琴娘小姐姐这么美,他们竟敢毁琴娘小姐姐的脸?!是不是人?顾矜霄,我们去打死他们……】

顾矜霄已经进了一处村寨,尾音极轻的语气华丽又危险:“好啊。”

外面三位故人叙旧的时候,顾矜霄正找到几个还不知道自己已死,正窃窃私语的游魂野鬼。

外面,沐君侯终于注意到司徒铮怀里的顾矜霄了,说到:“……这位姑娘是……”

司徒铮正想说什么,却见怀里的人微微一动,似是要醒。

出神入定时限已到,顾矜霄被迫归位,天地之间闭合了一只瞳眸。

众人只见明月烛火夜色下,忽然凭空亮起一只发着幽蓝光泽的灯笼。

司徒铮怀里的女子,推开他双手结印,原本一身奇门异术的星象古服,瞬间变作一身青白垂坠风雅端丽,翩然若仙的服饰。

周边诸君都非常人,却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如此神异之术。

茯神微微睁大眼睛:“果真是阴阳家的人。沐君侯见多识广可见过这般手段?”

沐君侯摇了摇头,只一眨不眨地看着白光阴阳卦阵湮灭处。

连名满天下的沐君侯都没见过,何况其他人?

大多数江湖人都是不相信世间有鬼神的,否则打打杀杀的时候岂不后怕?

这一幕眼见为实,简直比任何花样百出的神鬼异术都叫人震撼,一时就算不信也找不出纰漏,不由心神一凛。

这人总不至于是知道他们两方要来还都认识,故意准备好了戏法等着他们齐了,来当面演一出吧!要真能算到这种地步,那比眼前这一幕都要神了。

“阴阳方士,果然神奇。”

顾矜霄睁眼,就听到这声赞叹,如金玉相击的贵公子的声音,悦耳动听,不像是会一言不合偷袭美人的人。

他一眼扫过诸场多人,下意识抬手摸了一下右侧脸颊的伤口。

好快的剑。

立刻就锁定了凶器,那把悬挂在一个冷峻如顽石的少年腰侧的黑剑。

琴娘小姐姐的美貌连神龙都触动了,何况这些人。

被顾矜霄清冷平静的眼眸注视,司徒铮又一次感觉到浑身的血都热起来,额头不禁渗出汗意。平生第一次感觉手足无措,就算是和决定高手交手,他都没有乱过一丝呼吸。

他抿了抿唇,倔强的嘴唇线条冷硬,叫人看不出丝毫真实的情感,眸光毫不躲闪。

“是我误伤姑娘,我会负责。”

【他负责……他赔的起吗?】戏参北斗激动地飘过来,简直想降一道天雷,给他添一道闪电标志,叫他去拯救世界。

那幽冥鬼火似得灯笼无风自动,茯神和沐君候当然立刻注意到了,以为顾矜霄要动手。

茯神立刻道:“姑娘息怒,这呆子年少行事冲动,我们一定延请名医治好姑娘的脸。只是,请问姑娘是何人,为何深更半夜在此,这里死了许多人你可看见凶手了?”

沐君侯看了眼茯神,下马温声道:“姑娘不必紧张,这里是烈焰庄鸦九爷的地界,在下是九爷的兄弟鸦七,我们断不会随意冤枉了路人。你若看见了什么自然好,没有也无所谓,我们总会查出来的。姑娘的伤是我朋友所为,在下也定会负责医治。”

神龙又气又心虚:【顾矜霄,天地灵气在这两个人身上好耀眼,他们应该是传说中的主角团。人虽然是那个小豺狼杀的,可是琴娘小姐姐助战了……早知道我们换琴爹来,直接干!】

它忘了,要是换顾矜霄本体来,那不用问了,见第一眼就可以认定,凶手是这魔头没错了。毕竟那种时刻散发着,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气度的脸,也是没谁了。

顾矜霄并没有理会这两人,直直地看着那跟容辰差不多大,性格却截然相反的少年。

然后,顾矜霄径直走了过去。

茯神本想制止,在顾矜霄目下无尘生人勿近的气场下,不知怎的却住了脚步。

不为什么,她直觉她挡不住,这么做反倒像是弱了对方一头似得。

司徒铮没有躲,胸口微微起伏,黑白分明的眼睛固执地看着顾矜霄朝他走来。

就算对方气急打他一耳光也没关系,就是要还他一刀,也可以的。

顾矜霄走到他面前,伸手抓住他的手腕。

身后茯神和沐君侯神情都微微一凛,司徒铮却半点挣扎也无。

顾矜霄垂下眼眸,只一瞬就放开,淡淡地说:“收剑太急,气劲震伤心脉,你伤得不轻。”

实际当然是,司徒铮头顶的血条一直持续掉血,头顶一个明显的內伤debuff。

众人便见,顾矜霄张开手,手中忽然出现一架做工精致的古琴。

一手抱琴,一手轻抚琴弦,妙曼的琴音流水一般倾斜而出,轻声念白:“弦动曲长潇,绕梁引知音。”

不动声色下了个一指回鸾,驱散负面。宫商角徵来一套,再用一个鸣鸾之羽收尾,基本就差不多了。

神龙想咬着灯笼纸委屈地哭:【呜呜他毁琴娘小姐姐的容,你还救他!】

顾矜霄:因为琴娘小姐姐美。武林天骄人设圣母白莲花,有问题吗?不过……我用的是90级杂货铺不收的琴。

神龙一秒泪干:【懂!治疗得慢但能弹半曲刷完逼格,一百分一百分!哎,你别忘了套个梅花盾呀。】

一个现在没什么用,但是好看的梅花盾当然是必不可少的。

司徒铮感觉到琴音流入耳中,他胸口的闷痛滞涩一扫而空,连之前决战时候的隐疾似乎都好了。

他不由睁大眼睛,目不转睛地望着面前抚琴的人,看到那张皎洁完美的容颜上触目惊心的瑕疵,不由心口一刺。

众人见琴音响起后,司徒铮苍白的脸色肉眼可见的红润起来,再有那光华流转的梅花气盾,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阴阳一脉,自古巫医不分家。但以琴音救人,只做传闻罢了,今日有幸大开眼界。”

顾矜霄收了琴,顺手负在背上,这才把目光投注于身后的沐君侯和茯神。

他轻轻颌首:“方才我入定见了几个往生者,他们说有人曾出重金,要他们于此地劫杀一位白衣病弱的公子。在下初来此地,并不清楚各方势力,只能你们自己查了。”

交代完琐事,最重要的事情来了。

沐君侯道谢,笑道:“在下沐天疏,久居江湖身份虽繁多,姓名却不会变更。请问朋友如何称呼?”

延伸阅读

信越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pqw9.shtml
信越厨具是潮州市潮安区沙溪镇信越五金配件厂经销商品,总部是不锈钢包头铆钉、螺丝固紧件

悠乐汉堡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66a1.shtml
悠乐汉堡是集食品研究与技术开发、策划服务为一体的综合性餐饮,以倡导传统与时尚,美味与

太子珠宝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b51d.shtml
太子珠宝钟表于1984年由邓巨明博士MH太平绅士集团主席及行政总裁创立,至今屹立香港

佳善干燥设备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n56v.shtml
常州市佳善干燥设备有限公司是中国干燥行业制造商,位于风景秀丽、交通便利的江南水乡——

多睿诗家居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uszh.shtml
品牌简介:多睿诗(DorisCasa),佛山睿诗达家居用品有限公司旗下高端定制家居品

卡伊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p19x.shtml
卡伊床上用品是床上用品、四件套、婚庆、毛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

U酷坊牛仔裤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xid3.shtml
U酷坊牛仔裤总部主要经营牛仔系列产品,以生产加工中牛仔为主,U酷坊牛仔裤总部一直致力

博尚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a0t5.shtml
1、投资资金少,适合中小投资者创业。2、博尚风险低,在经营中,当天营业当天即有回报。

英科凡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n8gr.shtml
英科凡油漆致力于环保型印刷油墨的研发,尤其是在水性油墨领域多有建树、先后研发成功并投

金莎丽彩装膜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uz0n.shtml
金莎丽彩装膜已成为中国彩晶膜业内具影响力和知名度的品牌,追求时尚、完美,金莎丽彩装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明虎在线阅读小*局

    “工部右侍郎?王介?”一听到这个永贵的话,和珅脑海本能的就跳出了这个词。工部右侍郎,从二品的实权大官啊,要放到在现代社会就等于是国家建设总部副部长,权力滔天。王介这个名字和珅很早就听说过,当年也是一个传奇人物,年轻时科举考试一举考得排行老三的探花之位,博学多才,而且为人聪明,手段颇多。自从进京为官开

  • 红楼之养包子在线阅读缘起

    沈潇第一次遇见宋逯昭的时候,他还是只小蛇。那一年人们又寻了个新得赚钱养家的法子——卖蛇皮,卖蛇胆。总而言之,也不知是谁开始兴起来的,一向畏惧害怕蛇的人们开始上山大肆捕蛇。沈潇那时候刚成年不久,一家老小连同自己,全都被人们逮了过去,装进了蛇篓子里,准备扒皮叉骨,为人类可以填饱肚子做出贡献。就在这时,一

  • 三国之我喜欢碾压之商议时间

    有人踏上了她这座孤岛。当脑海清晰形成这个认知的那一刻,这座岛屿的时间便停止了流动。海浪停止了摇摆,海鸥定格在了空中,连耳边的风声都静止了,一切都像是屏幕前掉帧的定格画面。直到猩红不祥的颜色再次覆盖上了这片天空,那荒凉得仿若死物的景色落入眼中,才让霜叶重新涌现出了短暂的意识,去回想起曾经被彻底尘封在箱

  • 恶魔冷少:呆萌娇妻难掌控之食人鱼(3)

    路小悠对着惨不忍睹的菊花鞠了个躬,奔虹撅了撅屁股表示给她勇气,她才狠下心上药。“我太残忍了,要知道这是一匹多么正直无畏的好马啊……”路小悠知道对方通人性,边上药边道歉,“真的很后悔,希望你能早日康复。”奔虹扭过头来看她,湿湿的鼻息喷在她放在马身上安抚着的手,异常温顺。上完药,用干净的手将药瓶塞好,路

  • 惹火娇妻:火爆大少太凶猛我不会输

    财大气粗!在场的所有人都被燕萌萌拿钱砸人的举动给惊呆了!刘海梦她们四个女生,也呆呆的看着桌上的两沓钱,显然没想到,这个年代了,还有人会将这么多钱带在身上。这两沓钱算起来,差不多有五万左右吧。这些钱对于刘海梦来说,其实不算什么,可是明晃晃的钱放在眼前,别是个傻子吧!刘海梦正要抬手去拿,燕萌萌却先一步将

  • 海贼之我的系统失忆了在线阅读一拳败蕾娜

    蔷薇强忍着怒气,对着下面的人说道:“接下来,各自介绍一下自己。”“嗯……就从蕾娜开始。”蔷薇看着蕾娜说道。“唉……”蕾娜甩了甩手站起来,手一挥,对着众人说道:“我是你们的女神,太阳之光,蕾娜。”说完就继续保持刚刚的姿势。凯特:“我叫凯特,目前是一个警察。”欧阳锋:“我是欧阳锋。”瑞萌萌:“额……大家

  • 在港黑下属不可以啵上司的嘴之第 3三章(3)

    顾煜回忆起长云跑的姿势,就像一个滚动的黑球“嗖嗖”的就跌破了黑黝黝的竹林,消失不见,速度之快,令人惊讶。巡院还在骂,指着顾煜的鼻子骂,让他不得不被巡院的唾沫星子拉了回来。顾煜叹气:“抱歉,我以后会知道规矩的。”巡院感慨道:“你知道个屁,你娘的才来几天,净他娘的听见你名字了,你真是个人才啊。”巡院其实

  • 钧天图第五章在线阅读

    张潇转身望过去,只见一个相貌十分俊朗的少年,但脸上那邪气的笑容,还有眼中那种不能容人的姿态,却将这分俊朗显得格外的刺眼。“啪!”张潇一巴掌打在少年脸上,张潇这一巴掌顿时将少年打飞出去,没等那少年起身,张潇便一脚踏在少年身上,任凭他怎么使劲也挣扎不起来,“你太舌燥了”张潇说罢不等那少年再说什么手起刀落

  • 百战为圣她穿越了?变成废物?

    “我们走吧。”中年男人面无表情的望了眼倒在血泊中的少女和抱着少女冰冷的身体痛哭的少女,那冷酷的神情就好像对方于他来说不过是一个陌生人而已。天风也微微一怔,做父亲做到这个地步,他确实很无情。但谁让扶疏是无阶废物,而且还下了那么重的诅咒。拥有娇儿这般天才人物,那个女人注定连陪衬的资格都没有……却在这时,

  • 血魔寻情在线阅读第二节

    陈锦江愣愣的听完了导演的话。但是导演的话,让他差点惊掉了下巴。这番话,说的他一愣一愣的。“可是导演,你这......这样......”陈锦江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说,不知道从何说起。导演早就不是什么初入社会的雏鸟,自然看出了陈锦江脸上的推脱之意。但是他听见陈锦江,没有第一句话就直接拒绝时,便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