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综英美]某齐塔瑞人的一天在线阅读参见泰山大人

作者:残星余辉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金龙镖局离齐宅并不远,大概一炷香的时间,便到了。

一路上,李如男都没有和齐墨书讲话。当然了,他们一个人坐轿子,一个人骑马,确实也不方便讲话。倒是知了和鸣蝉两个叽叽喳喳讲个不停,是以,李如男于半路之上将他两个轰了下去。

知了与鸣蝉说所说的内容很简单,好的坏的,皆是关于齐墨书。知了觉得齐墨书忽然答应和李如男归宁定有蹊跷,鸣蝉则觉得此乃二人心结打开,和谐恩爱的开始。

无论是哪一种,李如男都不想听。

都说近乡情更怯,这出嫁三日的姑娘归宁之时,心底也是恐慌的很。虽已到了金龙镖局的门外,李如男却没有急着去见他父亲,她特意在马车上多坐了一会,这才掀开车帘,将身子探了出去。

结果,一抬眼看到了站在马车外的齐墨书。

齐墨书负手而立,朗月般明亮的眸子盈盈有光,他伸出手温声道:“我扶你下来。”

李如男没敢动弹。

“你干嘛?”

齐墨书上前一步,将手架在李如男面前,“若是我没有猜错,门口站着的那位,便是令尊吧。”

李如男闻言抬头一望,果见她的父亲和几位镖头正站在大门外,朝她这里张望。

她一下子明白了齐墨书的意思。

“你不必这样。”

齐墨书不知哪来的勇气,愣是攥住了她的指尖尖,“我只是不愿意亏欠别人而已。”掌心传来一阵硬硬的触感,不解问道:“你一个女子,指尖怎么这么多……”

茧子两个字还没说出口,便被李如男狠狠掐住了掌心的肉,痛到失声。

“爹,张叔,乔叔。”李如男走到李天盛身前,乖巧行礼。

齐墨书有些紧张的打量着岳父大人,只见对方身形魁梧,正气天成,生的高鼻阔目,浓眉方口,站在那里不怒自威,很有镖师的气派。

他忙拜道:“泰山大人安好,两位叔叔安好。”

李天盛已默默观察了齐墨书好一会,见他态度恭敬,对女儿尚算体贴,便缓了缓神色道:“好,好,快进来说话吧。”

齐墨书跟在李天盛身后,走进了大名鼎鼎的金龙镖局。

若说齐家世代书香,那么李家便是世代行武。这金龙镖局在龙云镇历史悠久,颇负盛名。齐墨书本觉得自家的院子就够大够敞亮了,来到金龙镖局一看,方知何为小巫见大巫。入院后先见一黑玉影壁,壁上龙飞凤舞的写着几个大字:尚武、正直、正义、扶弱、助人。影壁一左一右各立着一面黑底镖旗,上绘金龙,栩栩如生。进入内院,首先看到的是多的数不过来的梅花桩和各种把式,其次便是靠在东西两面墙上的兵器架,架上斧钺钩钗,刀枪棍棒,十八般武器是应有尽有。

这便是镖局啊!

李天盛带着齐墨书和李如男直接进了离大门最近的佑安堂,堂内挂满了红色的彩头,很是喜气洋洋。

“坐。”李天盛率先坐下后道:“看茶。”

家丁立刻将茶奉了上来,齐墨书本以为是客套一下,却见李天盛和李如男两个立刻端起茶来喝了。他不敢反着来,便也端起茶来抿了一口。

“这茶还喝的惯吗?”

茶水还没滚入肚,李天盛便问道。

“喝的惯,喝的惯。”齐墨书忙答,他瞄了李如男一眼,见她神色淡淡的,似有一丢丢紧张。怎么,这父女两个关系不好吗?

“喝的惯便好。”李天盛凝望着他道:“可是快要乡试了?”

齐墨书恭恭敬敬道:“是。”

李天盛点了点头,感叹道:“真快啊,还记得那一年你父亲做了解元,镇上敲锣打鼓的好不热闹,眼下你也要去乡试了。”

提及父亲往事,齐墨书也颇有感念,他重重点了下头:“是。”

李天盛瞧了一言不发的女儿一眼,神态微滞,“我们李家都是粗人,没一个识文断字的,没想到能与齐解元做亲家,真是做梦都想不到。”

齐墨书闻言忙道:“岳父大人这话可严重了,我幼时便常听爹爹说,金龙镖局的李天盛镖师,是个响当当的大人物,他所执掌的金龙镖局是最厉害的镖局,所保之镖从来没出过事,便是京城的达官贵人,也不远万里来请岳父大人……”

“咳咳!”齐墨书话未说完,便被李如男的咳嗽声打断了。

齐墨书眨眨眼睛,怎么,他说的不对吗?

他转眸看向李天盛,只见李天盛神色如常,唇角含笑,并没有什么不悦之态。

这李如男什么意思啊?

堂中瞬间安静了下来,三个人都很尴尬。李天盛看了小两口一眼,抹了把胡子道:“如男,你可不能欺负墨书啊。”

齐墨书闻言干笑了两声。

岳父大人干嘛忽然说这个?

李如男抬起头忙道:“怎么会。”

“是曦儿回来了吗?”正说着,一鹤发苍苍的老人家手执拐杖,颤颤巍巍的走了进来。

老人家约摸七十上下,面色不佳,眼睛却是精亮。她虽然撑着拐杖,腿脚却十分利索,迈着大步走到了李如男年前。

“祖母?”李如男起身相迎,扑进了老人的怀里,老人家一把将她揽住,上上下下的打量个不停。

“娘?”李天盛忙也站了起来,“您不在屋里歇着,出来做什么?”

老人家怒哼哼的瞪了李天盛一眼,“歇着歇着!我好端端的身子,愣是快歇出毛病来了。”忽地看到了站在李天盛下首的齐墨书,便松开李如男朝他走了过去。

“呀,这是……”

齐墨书微微一愣,但见老人家慈眉善目,观之可亲,便笑着作揖道:“孙婿墨书,见过祖母。”

老人家宠溺的望着齐墨书,紧紧攥住他的手道:“是煦儿啊。”又拍了拍他的小脸,“祖母想你想的很呐!”

齐墨书瞬间懵逼,这老太太可是老糊涂了,错把他当成了别人?

他迷茫的望向了李如男。

李如男见状忙走过来隔在他二人中间,僵笑着解释道:“祖母,你认错人了,他不是煦儿。”

“你个小东西又想诓我!”老人家毫不客气的将李如男推到了一边,只拉着齐墨书道:“煦儿,饿了吧,咱们用晚膳好不好?”

齐墨书呆了一呆,他看了看高悬于空中的太阳,汗道:“好、好!”

回头,只见李天盛父女两个也是一脸的无奈。

鸡鸭鱼肉熊掌燕窝迅速收拾上桌。

李天盛朝南而坐,李如男齐墨书两个坐在西边,李老太太执意坐在他二人对面,望着他两个不住发笑。直笑的齐墨书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

“天盛,你看他们两个坐在一起多好,多般配。”老太太道。

李如男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夹了些菜在她碗里道:“祖母,快吃吧,再不吃菜该凉了。”

然老太太却始终目光灼灼的望着齐墨书,“不急,好不容易见到了,总要说说话啊。”她朝前探了探脖子,指着李如男说:“煦儿,你还记得你小时候便指天发誓说,长大了要去曦儿为妻吗?”

齐墨书和李如男两个皆是一懵。

难道这李如男除了死去的两个未婚夫以外,还有个青梅竹马?好笑的是,这个糊里糊涂的老太太,把他当成了竹马,并娶了李如男这颗青梅?

怎么有种当乌龟的感觉?

“呵呵,这转眼间,你们就长大啦,真好,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李老太太念叨起来没完没了。

李如男忙又夹了个鸡大腿过去,“祖母,你快吃吧。”

她手下不停,陆陆续续给老太太夹了许多东西过去,生怕堵不上老人家的嘴。被李如男不断塞食的老太太忽然间红了眼,将拐杖一横道:“贼妇!你想毒死我?”

齐墨书双目大睁。

这又是闹得哪一出?

李如男无奈的望着祖母,心知她犯了疯病,错将齐墨书认成何煦之后,又将她认成旧时仇人,她按下横在自己颈前的拐杖,温声解释着:“祖母,我是曦儿!您看清楚!我是曦儿啊!”

“还敢冒充我孙女!当我老糊涂了吗?”老太太夺回拐杖朝她掷了过去,“看杖!”

“祖母!”李如男再一次将拐杖按下,脸上有了愠色,老太太见状阴恻恻一笑:“贼妇!当我老了打不过你了吗?看我的无影脚!”

齐墨书登时觉得自身下传来一阵凉风,他没敢多看,只风雨不动安如山的坐着。李如男则用手肘压着桌子,两条腿在桌下上下翻飞,抵挡着祖母的进攻,一时间,桌上盘盏像被碰触了机关一般,有节奏的颤动起来。

他彻底惊呆,望着摇摇晃晃的桌子不知所措。李天盛则十分淡定的招呼他道:“没事,吃菜,吃菜。”

齐墨书张了张嘴,好半天才道:“哦,好。”

他犹犹豫豫的拿起筷子,胆战心惊的望向李天盛,只见他的泰山大人忽的一下夹住了朝他飞去的鹌鹑蛋,又忽的一下夹住了冲向房梁的酱猪肝。他被震撼的无以复加,手上一松,筷子掉在了地上。

李天盛见状,体贴的递了双新筷子给他,“没事,吃菜。”

齐墨书:“……”

这家里有个正常人吗?

饭桌之下,激战正酣,李如男本只想压制住祖母,让她不要再闹,没想到已经八十岁的老人家腿上功夫依旧这么好,缠的她无法脱身。她用求助的目光看向父亲,却见父亲正兴致勃勃的在空中夹菜,再看齐墨书,只见那厮绷着脸,手中筷子一戳一戳的,竟是在和碗中的一颗水晶丸子较劲。

那水晶丸子是用糯米所制,晶莹剔透,弹性甚好。齐墨书一夹没夹住,丸子跳出来,落在了桌子上,再夹,还没夹住,再夹,依旧没夹住。齐墨书瞬间来了脾气:它一小小丸子,也敢来捉弄人?他豁地站起来,伸长了胳膊对着丸子一顿乱追乱夹,终于在盛着糖醋鲤鱼的盘子边上将它夹了住。

“哼!看你往哪跑!”他张开嘴正欲将丸子吞下,忽觉身子猛地朝前一仰,筷子间的丸子趁机飞溜而出,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之后,落入了李老太太的口中。李老太太只顾着和李如男打架,哪里发觉得了这天边飞来的暗器,一个不小心中了招,两眼一翻摔下了地上。

延伸阅读

末世求生之法第一章 初入宫廷 第一节 多情江南  http://www.xienang.cn/gr1x.shtml
烟花三月下扬州!自古江南就是个令人神往的地方,不仅文人墨客,甚至连王宫贵族都对这富庶

[综漫]如此喧哗绽放在线阅读妄自  http://www.xienang.cn/sgby.shtml
苏宛跟着木未忆下了楼,餐桌上的都是些简单的家常菜,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这是他做的。那个

西游:我是一只猴第九章  http://www.xienang.cn/gxk0.shtml
战场上,一俊逸青年御剑飞行,淡蓝色衣衫之上沾染了片片血污,正是当年其师以命成就的季不

重生日常 [获奖作品]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xienang.cn/y8lx.shtml
按下心头思绪,陆启抬眼便问那赤发老妖:“避息珠是什么东西?”“这说来可就话长了,避息

(综+刀剑乱舞)乌祭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xienang.cn/gc0u.shtml
第一章:死也不会放过你唐家大小姐,人美路子野,人长的漂亮不说,还有能力。唯一值得诟病

剋石恒久远[综]是夜  http://www.xienang.cn/dksi.shtml
第九章“我只是一介小厮,怎麽可能知道二位主子的来意啊。”庄简喘著气,微微苦笑。庄简本

问道之阴阳无极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xienang.cn/gs8a.shtml
“碰”。四周鸦雀无声。一把紫黑色的长鞭撞击在地上,发出“轰鸣”之音,紫色的罡火在地上

给您跪下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xienang.cn/xfnf.shtml
“叮咚!恭喜宿主打开新手礼包……”“恭喜宿主获得100万元。”“恭喜宿主获得物品:塑

海贼:开局打爆正义之门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xienang.cn/n08v.shtml
第二天。早早地起了床,谣卿二人洗漱后就前往食堂。此时甚早,一眼望去大厅是空荡荡的,也

洪荒:开局吞了遁去一第六章  http://www.xienang.cn/f7c.shtml
林烨住了很长时间才出院,他出院的时候森哥有事没来,是阿盛和小凌来接的他。其实林烨东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阿卡汉姆粉丝□□统之第二章(2)

    斋藤一对着木桩在练习拔刀术,总司则靠在走廊的柱子上用棉球反复擦拭昨晚被鲜血洗涤过的刀。“你在干什么?总司?”盛载冰霜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而来。总司抬头望去,只见一个身材修长冷俊孤削的男子走过来,这张脸能有表情一点,说不定隔壁食肆的女儿就能大着胆子过来告白了吧。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嘴上却一本正经的唤道,

  • 超神学院之中华剑修在线阅读魔界生死局 中

    丝丝寒意,笼罩在心头。在场的所有人,终于感受到死亡的气息。这里到底是什么好地方,为什么视人命如草芥?惩罚?说好的惩罚!竟然是要自己的命?死亡的恐惧,让陈宇轩瑟瑟发抖!“下一个,下一个!”冰冷刺骨的声音,把陈宇轩从空白中惊醒。他抬头望了一眼,此刻,凉亭似乎化作了阴恻恻的恶魔,在对着在场的人发出死亡邀请

  • 七年(GL)在线阅读赐婚

    三福战战兢兢的走进去,却忍不住偷偷瞄向顾林风,嗯,没有痕迹,也看不出什么来,也不知道是昨晚影卫太克制还是殿下隐藏的好?唉,这白果莲子粥怕是白准备了。“殿下,昨晚……”三福还是没忍住,小心的试探。顾林风听见昨晚二字,再想想今早,略微觉得有些尴尬,耳根红了起来,但还是尽力吩咐。“昨晚那些东西别再给他用了

  • 梦中男神入我怀在线阅读第一节

    2019年5月,青河市。许晨站在窗前,望着夜空之中的点点繁星,思绪万千。八年之前,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夜里,年仅十岁的小许晨经历了从天堂到地狱的转变。家族企业破产,父母双双跳楼,只留下他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个世界上。许家仅剩的一点家业,也被族内给瓜分,而年龄还小的许晨,则是被扫地出门,流浪街头。也是在

  • 直男竹马不配有青梅!在线阅读第十章

    宁暮有点懵,长公主府的桃园里,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野猫野狗?且看着一个比一个凶恶,甚至还有他从未见过的品种,这样多的野猫野狗进入到桃园里,竟然没有发出一丝声响,这是不是太过诡异了些?但相比于这些事情,他更吃惊的是江晚的态度,面对这么多凶残的动物,连他都有几分忌惮,但她倒像是完全不怕,跟他们竟然有几分

  • 网游之覆灭危机之回到塔拉(8)

    “妈妈,还没到吗?”埃拉睡得迷迷糊糊,睁开眼睛问她,语气里充满了疲倦。“快到了,再睡一会就好。”斯佳丽心不在焉地安慰她,眼睛却看着韦德的方向。自从上次和他谈过关于瑞特的事以后,斯佳丽就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态度面对他。这孩子现在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完全不像他这个年纪的小孩应该有的那种天真活泼,无忧无

  • 我扯淡的中学时代之还珠格格(六)(6)

    景阳宫里大清早就吵吵嚷嚷的,永琪对自己的院子管得又不严,很快,永琪后院两名侍妾为争宠大打出手的事就传遍了皇宫。太后趁乾隆来请安的时候提了几句,见乾隆也对永琪很是不满,便说道:“永琪也大了,你看重他让他住在景阳宫,可他这一年来真是办事一件比一件糊涂,不好好读书,也不用心办差,整日里陪着小燕子胡闹,现在

  • 其实我超有钱[星际]之家庭会议

    时间过的飞快,眨眼太阳落山了。申天奇从躺椅上起来伸了个懒腰。经过一下午,除了理清楚自身各方面的具体数值,也没有落下念力的锻炼。其实现在很多影视剧中都有关于念力的描述,有的方面完全可以借鉴,有的方面就完全是误导了。很简单的例子,国外就有一部纪录片形式的念力电影,里面主角后期念力都那么强大了,身体还是比

  • 这只是少女前线谁才是蝼蚁?

    此刻,那小猴子并没害怕和离开的意思,反而依然立在二人面前,用手一指云逆,然后往身后比划了一番。云逆不由得好奇,想了半天,试探的问道“小猴子,你是叫我跟你走吗?”只见那小猴子点了点头,似乎很高兴云逆听懂了他的手语。云逆见小猴子竟然能听懂人话,也忍不住吃惊,要知道他可从没听说过会听人话的妖兽。云逆觉得这

  • [综]迦勒底学园在线阅读第九节

    幽暗的丛林是如此的寂静,树木像个巨人一样守护在这片土地上,秋日临近,树木的叶子也逐渐金黄,这里有一颗转轮树,古木参天,雪白的叶子是如此的纯洁,那树木似有光辉闪耀,接引着亡魂去往极乐之土。一个小坟堆正坐落于树旁,旁边是一巨石,一个容貌极美的女子正把一根白绫挂在上方树枝上,身体此时踩在那巨石上,离地三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