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狐妖:开局入赘涂山之第七章

作者:吼吼吼吼 来源:飞卢小说网

第7章代嫁

被盖上盖头,柳涵就跟个瞎子似的,入目一片刺眼的红。牵着他往外走的是大伯么,大伯么这会儿倒是“柔情万千”。从跨出房门开始,眼泪就没有停过。

柳涵被他哭得烦了,就想挣扎开,大伯么一用力,他手就一阵吃痛,最后干脆自我催眠,选择性屏蔽掉大伯么的哭声。

婚礼很简单,大伯么家连酒席都没有摆,对外宣称是什么太伤心了,眼不见为净。柳涵对此嗤之以鼻。

“新郎官来接新夫郎啦!”

红么子一路喊到迎亲的人走到大伯门前,才作罢。然后柳涵就察觉到牵着自己的人变了,那是一双充满力量的手,却让柳涵从中察觉到了温柔。

郑文韬其实从搭上自己新夫郎手的这一刻起,心下就生了怀疑。他见过柳青的手,虽然很远,但很细滑也没有这么干瘦。

柳涵倒是大方,只要不是被大伯么拽着,谁牵都一样。不就是牵手么?又不会怀孕。

因为大伯么家没有摆酒席,所以柳涵直接被接走了。如果排除掉屁股下面颠簸的牛车,柳涵会更高兴。

察觉到柳涵的难受,郑文韬压低声音安抚道:“你忍着点。”说着,竟然把手掌移到柳涵屁股下面垫着。

柳涵一僵,什么难受不难受都顾不得了,赶紧往旁边移开。

郑文韬倒也没强求。

柳涵这才松了口气。

走了大半天,牛车才停下来。柳涵脚还没有沾地,就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抱了起来。这种感觉很不爽!因为郑文韬用的是公主抱……

柳涵自我安慰,反正他现在是哥儿,被人这么抱着也不算啥。

接下来的流程不外乎就是拜天地入洞房,郑文韬把柳涵送到新房后就出去了,他今天可得陪酒。遇上些闹洞房的,还得多喝几杯才能讨饶。

郑文韬一走,柳涵就自己掀了盖头,扑到矮桌前猛吃糕点。昨天晚上那片干饼子早就被消化掉了,刚刚被郑文韬从外面抱到屋里,席上飘着的肉香可把他肚子里的馋虫给勾了起来。

等吃得差不多了,柳涵才有心思打量这个房间。

一张矮桌,四条凳子,算是标配。靠窗边摆了张书桌,上面还有笔砚书籍,柳涵诧异,据他所知,这村里可没有几个识字的。这郑文韬竟然还读书?

柳涵上窗前翻了翻,都是些杂记,不过上面做的笔记倒是工整细致。这还是他第一次在这个世界看到文字,没想到跟繁体字一样。

说起来柳涵对繁体字还比简体字熟悉,因为在现世他唯一的爱好就是听歌,手机里电脑里成百上千首的粤语,粤语歌的歌词用繁体字写的居多,他又是个学小语种的,对简体字看得反倒是少了些。

看完书籍,柳涵又走到床边的小桌上瞅了瞅,上面摆了一面铜镜,还有个暗红色盒子。别人的东西不好动,柳涵也就没有打开看里面是什么。

不过这些家具做工都挺细致的,边边角角都打磨得甚是圆滑。

等柳涵把屋里的东西都研究得差不多时,天色也渐渐暗了。成亲的酒席约莫是在下午一点左右开始的,外面的劝酒声音就没有停过。现在估计六点左右,似乎又要准备开晚上的席面了。

柳涵摸了摸扁哒哒的肚皮,叹了口气,回到床上坐了小会儿,最后干脆把鞋子脱了,爬上床睡觉。睡着了也就不会这么饿了。

所以等郑文韬在外面忙活完送完客,又打发掉想要闹洞房的友人,听完阿么的叮嘱,然后进屋时,看到的就是自己的新夫郎趴在床上睡得吐泡泡的情形。

他酒量虽好,今天也喝得有些高,晃荡着走到床边,在看到床上之人近貌的瞬间,笑容僵直在脸上。

郑文韬的拳头紧了紧,又松开。脑子也清醒过来。这人他倒是还有映像,当天和阿么阿爹上柳忠强家讨说法时见到过,他对柳涵的映像还是挺深的。毕竟有个哥儿看你看得目不转睛,是个小伙儿都会把这哥儿牢牢记住。

但郑文韬可不认为柳涵是因为喜欢自己才嫁过来的,如今堂也拜了洞房也入了,哪怕还没有实名,也断没有当即悔婚的说法。不然这哥儿以后怕是就见不得人了。

郑文韬给柳涵掖了掖被角,又从矮脚柜里重新拿出一床旧棉被,一条床单,扑在地上打了地铺。

本该是新婚洞房的夜里,一个睡得云里雾里,一个对灯难眠。

柳涵是被饿醒的,一天两夜只吃了些许糕点和一张薄饼,饶是啥活儿都没有干,也会饿。除了饿,柳涵还华丽丽的病倒了。

脑子烧得跟浆糊似的,眼睛也灰蒙蒙一片。

柳涵张了张嘴想出声,才发现自己竟然失声了!这得是有多严重才能这样……

他倒是想立马进空间,却也知道时机不对,这大红色的窗帘可提醒着他现在在别人家里,是新夫郎呢。如果有人进来发现他不在,一会儿又突然出现,他找谁哭诉自己的清白?

挣扎着爬起来,咕噜咕噜把桌上纯白的小瓶嘴对着嘴巴就喝了起来。按照柳涵的理解,这瓶里应该放的是茶水才对,可事实是里面全是酒!

“咳咳……”柳涵呛得眼泪直往外飙。他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郑文韬听到屋里的声音,想了想还是放下手里的活儿进了屋,这事儿肯定瞒不过家里的人,得把人带出来给阿么阿爹看看。

一进屋就看到柳涵要死不活的趴在矮桌上,眼泪汪汪的模样配上因发烧而红扑扑的脸颊,却莫名的挑动了他心底的暗弦。

郑文韬掩饰性移开视线,走上前问:“你是谁?”

柳涵:“啊啊啊啊(我叫柳涵),啊啊啊啊啊哒。(我不是故意的)”一句话没一个字发出声来。

柳涵急忙跑到窗边,拿起毛笔翻开书卷就往上戳,结果发现毛笔是干的,书卷也被郑文韬抢手了。

没蘸墨的毛笔能写字么?不能。这里的书籍珍贵,能让他当草稿纸么?显然也不能。

郑文韬手握着书,剑眉微蹙:“你是哑巴?”不应该啊,上次还听到他说话来着。

柳涵是真的有苦说不出,指着自己的喉咙,见郑文韬还是不明白,干脆一把拉起郑文韬的手覆在自己额头上。这么烫的额头,应该能知道他这是生病了,说不出话来吧。

郑文韬的确是明白了,他放下书,示意柳涵回床上躺着,“我去请大夫,你等会儿。”

其实柳涵更想先喝口水。

大夫来得很快,根本没有号脉就看出来柳涵的情况。

“小夫郎这是受了寒气,身子骨又弱,开几贴药吃了就好了。不过这身子骨可得好好补补,不然不好生娃。”

郑文韬忙送上备好的诊金:“麻烦吴叔了。”

这吴叔是郑家村唯一的大夫,医术却在周围几个村子都出名。对郑文韬奉上的诊金他也没推辞,只笑道:“小子是个有福的,我瞧新夫郎的胎斑形貌不错,身子养好了定能生几个大胖伙儿。”

郑文韬和吴大夫寒暄,柳涵就把自己卷吧卷吧,滚到床里边靠着墙,只留了一个后脑勺在外面。

生娃什么的,让一个现代男人听着太为难了。

送走大夫,郑文韬二话不说伺候着柳涵喝了水,又送了粥熬了药。

柳涵都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不但帮着柳大伯一家子骗婚,还让人又付诊金又伺候。

眼看郑文韬又要出去忙活,柳涵忙拉住他衣袖,张了张嘴又说不出话来,本来就消瘦的脸蛋儿皱巴成一团。

郑文韬说:“有什么时候等你好了再说,我阿么他们还不知道,你也先别出门。要叫我就敲门。”

柳涵点点头。

又在房里窝了一天,到天黑柳涵的烧也退了,就是嗓子还不利索。用完郑文韬送来的晚饭,洗漱好,穿上郑文韬给的新衣服,滚上床,就见郑文韬从柜子里拿了棉被出来准备打地铺。

柳涵又愧疚了一把。

“啊(诶),啊啊啊啊。(你睡这儿)”柳涵指了指床。

郑文韬手上动作稍顿,回道:“你睡吧,我打地铺。”

两人一夜无话。

柳涵这病特别是嗓子,足足在屋里养了三天,连回门的时间都错过了。郑文韬倒是记得,可他娶的又不是青哥儿,回哪门子的门?

整个郑家在柳涵看不到的地方一片阴沉,郑老爹和郑文韬的四个哥哥都是直性子,从郑文韬口中知道了这事儿后,恨不得立马上柳大伯家问罪。

郑家阿么说:“这事儿要是当时咱发现了,找上去自然是柳家的错,但眼下堂也拜了洞房也入了,再找回去错的只能是文韬屋里那哥儿。”

几人也就不说话了。

屋里的哥儿郑家阿么都遣到旁屋刺绣去了,这种事怕教坏了几个哥儿。

最后郑文韬开口了:“阿么,既然已经娶了,他就是我夫郎。”

郑家阿么叹了口气,他们家怎么就摊上这种事了呢?

“当家的,当初听说柳家把青哥儿许给了秀才公,我就说了这家人不靠谱,要不是你坚持,文韬他怎么能受这种气啊。”说着便看也不愿看自家夫君。

郑老爹依旧摆着那张气势十足的脸,却也无话可说。他怎么会不知道那家子是什么人?他坚持的理由自家夫郎其实也清楚,不过是到了伤心处,发点脾气罢了。唉……

郑家老大郑文宇安慰自己阿么,“阿么,你也是过来人了,这事儿咱说了都不算,得老五和他夫郎说了算,咱还是去问问那哥儿的意思。”

郑家阿么一听是这个理,于是一大家子人赶到郑文韬新房前。

延伸阅读

竹马在别家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cpsjk.cn/yx85.shtml
灯火通明的村落中,巨大的三个人首俯视着这一繁华村落。而天宇就在古色古香的日系风格街道

大人时代变了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cpsjk.cn/gv3o.shtml
“璃儿.......”罗玉娘吓疯了,飞一般扑过来,将安青璃扶了起来,心疼得心头直发颤

全自动神级系统之第二章  http://www.cpsjk.cn/gl23.shtml
这小家伙真的好可爱。水蓝色眼睛,粉嫩鼻尖,通身雪白,还会歪头眨眼撒娇!宫女们的心霎时

仙侠之吞天蛇妖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cpsjk.cn/u9f0.shtml
“住手!”突然一道冷喝响起。而听到这声音的裘球也把攻向林雨的攻击硬生生的停了下来。林

异世白鑫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cpsjk.cn/aert.shtml
安家别墅。巨大的落地窗关闭着,阻隔了外面天地里铺天盖地的热气,以及聒噪的蝉鸣。浅褐色

口是心非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cpsjk.cn/d7ws.shtml
第六章纪维希动作机械地给时瑶打电话,没人接,她不死心又打了几遍,这次那头直接提示“您

[网王]幸村君,请多指教围棋对弈  http://www.cpsjk.cn/adl5.shtml
棋局就地摆开,先是围棋,后为象棋。倒不是韩胜齐占着**优势就有理选择,而是林海觉在一

江湖泪沧海情之当玛丽苏穿越到家庭教师……(1)  http://www.cpsjk.cn/a6od.shtml
牧心樱坐在床上,抱着膝盖,回顾着星野心樱的一生。“你是个多余的孩子!”“不要脸,和你

女将叶央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cpsjk.cn/a9yt.shtml
云飞扬坐在某摊位处“李姨和以前的一样”云飞扬吃的很平淡啊——油条加豆浆,被叫作李姨的

射雕之新蘅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cpsjk.cn/n12w.shtml
非常准确地,在和成聊挂了分手电话之后,何犀把手伸向尤叙脑后。不料他敏捷地把头闪开,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明月悍刀行不配合你咬我?(求收藏!)

    王玲、程婷婷三人看着这一幕惊呆了,有些难以置信。这还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男生吗?随随便便便将一个人踢飞,得多大的力气?完全跟昨天被人一拳撂翻的模样对不上啊!而此时,李承风也是微微发愣,他抬起自己的双手反复的看着,眉头紧皱,被保安袭击那一刹那他几乎是本能的反应,脑海里瞬间做出相应的动作,眼疾手快仿佛

  • 万界美食系统在线阅读第1节

    这天晚上八点左右,刚写完一份部门活动策划方案的苏靳,听到自己的手机忽然响起一道消息提示音。低头看一眼屏幕,他发觉自己收到了一条新的微信好友验证。苏靳点开这人的头像仔细看了一眼,发觉好像是个粉粉嫩嫩的小熊软糖。看头像倒像是个……女生?苏靳再看眼这人的昵称,像是串自己瞎打的英文,叫什么【Gxlooo】。

  • 歌手的自我修养之第九章

    陆玄和叶瑶今天也早早地来到了后山,准备开始学习刻画灵纹。“刻画灵纹,需要精神高度集中,同时也需要对元灵之力有着精妙的掌控。灵纹的品级越高,所花费的精力和元灵之力也就越大。”叶瑶又扮演起了老师的角色“那之前你给克鲁拍卖场的灵纹阵,和灵纹有着什么联系”陆玄也是个认真的学生,不仅认真听讲,还提出了问题“灵

  • 啸荡诸天在线阅读第7章

    老头笑呵呵的,丝毫没有被拆穿的模样,道:“小友说笑了,老夫本就这幅模样,那还有特意装作的意思。”“这样啊!”邓十二拉长声音,道:“我不是很喜欢和老头子待在一起,再见。”说罢,邓十二起身就要离开。老头苦笑一声,摇摇头道:“罢了罢了,我说就是了,”随着他的妥协。老头原本沙哑的声音也变得清朗起来,脸上的皱

  • 雒城赋在线阅读第2节

    午后的阳光映着男人出众的身姿。陆斐言没敢吭声。倒是咨询处的小哥哥,一秒狗腿,毕恭毕敬地对顾北琛道:“四爷。早知道你亲自过来考核保镖,我们也好提前准备准备。”站在陆斐言的后方的顾北琛,高挺的鼻梁,深邃的五官,浑身上下透着不让生人靠近的冰冷:“若是每一个考核都提前打好招呼,那选出来的人还有什么意义。”—

  • 混在意大利的我第四章在线阅读

    “砰~”两者狠狠地撞击在一起,周河立刻被土黄色的光芒所淹没,随着一声闷哼传出,整片天地似乎都安静了下来。待到尘埃落定,只见土遁熊庞大的尸体躺在一旁,胸口处有一个大洞流血鲜血,周河右手扶着左臂瘫坐在地上,整个左肩膀都耷拉着,鲜血染红了雪白的长衫。“这次玩大了,没想到这土遁熊的本命技能如此厉害,竟让我受

  • 我骗校草说他失忆了!第四章在线阅读

    我和老者有说有笑的走出了木屋,只见赵老和张老在那急的团团转,我心里也很感动,见我出来,他们一瞬间出现在我的身旁,张老对我问道;怎么样,没事?啊,剑士,最后见赵老震惊道;因为张老没查看我的修为所以不知道,现在仔细一看,也是大震道;剑士,怎么可能。他们是知道,提升到剑士是需要多么大的能量的,见陈天达到剑

  • [综]抱歉,安娜.在线阅读第8节

    在幻魔大陆,魔法师可以利用自己的法力施展出各种魔法。但若想要这些魔法威力更加强劲,释放速度更加快速,消耗魔法力更少的话,那么就必须要有魔法装备帮助。而在魔法装备中,除了几件举世闻名的加成变态的神装是用领主级别的魔兽身上的材料加工而成之外,大部分都是以镶嵌魔兽晶核来增加威力的。一般的晶核有手指般大小,

  • 卸下的封印第八章在线阅读

    求仙问道难成真,几人驾鹤可通神从来十事九如梦,不若三杯两盏深一家饱暖千家苦,半世如意百世困仙有凡心仙亦老,解铃还须系铃人——重阳小楼和师姐站在半山腰绝壁下方,一条瀑布飞流而下,在身侧落入潭水,轰然有声,激起雾气一片。半空中道道彩虹,仙气弥漫,恍如仙境。“师姐,这就是你说的神迹?”小楼指着前方光滑的绝

  • 独家浪漫在线阅读第4节

    少年看着瘦弱,实际力道却很大,夏煜觉得他轻轻一推,自己便迅速飞出了窗户。原先还能结结实实碰触的窗户竟形同虚设。夏煜身体径直穿透玻璃,笔直摔到公交外的地面。坠地之前,夏煜没忘紧攥着音乐盒,又隔着玻璃看到少年朝他笑了笑,接着迅速张嘴说了几句话。公交里的鬼见夏煜逃跑,纷纷要拼命追过来,却不知少年使了什么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