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列表
都市言情
  • 云浮岛,藏书阁。楼阁古雅,日影横窗,碧树筛下点点光斑,通透的灵气令人心旷神怡。临窗之人手执玉简,修长手指通透宛如玉石。黑衣普普通通,银发随意披散,极不起眼的装束,却掩不去遍身风华。他唇色极淡,眸色极浓,眉间血痕宛然,华美仿若朱砂。容色殊绝,摄人心魄。容咎神识扫过,玉简中事了然于心,微微沉吟,又换上另
  • 第三章小树许念上午和一帮王公贵族的小孩上了早课,过了晌午自己一个人在花园的凉亭中拿着根毛笔画画,两个贴身侍女候在身旁,几个年龄不大的小侍女在那里踢鸡毛毽子。许王宫只有许王、许王妃和太子念,霍诗韵总嫌没个人气,就喜欢让一些小侍女自由些,可以在花园里扑蝶玩乐,她看着也开心。朝雾是许念的贴身侍女之一,自小
  • 就在此时,世子夫人扶着差点喘不过气的世子,坐了刘内监之下的两把椅子。她现在没空跟赵花锦理论座位的问题,赵花锦说得没错,此时应该养精蓄锐,一会儿房婆子被提来才好为自己辩解。赵花玉一直跟在世子夫人身后,见状也想在左边最下首坐下,屁股还没着地,就看到了二房、三房等人冒火的目光。她在府里再得宠,也不敢明目张
  • 第二天早晨陆眠穿好衣服走出屋子,便看见齐染一人手里捧着一叠等着他查看的批折,陆眠看了一圈也没见到梦九的人影,便问道:“梦九呢?”“梦九姑娘清晨就出了门,说是要去给人结缘,我也没敢拦她。”出门了?陆眠皱了一下眉头,就要抬脚往外走。齐染看他要出门急忙挡在他身前:“上神,昨日的军务您就没看,今日可一定要看
  • 夏日里一个闷热的午后,灰蒙蒙的天空,在人们烦躁的情绪中悄悄的聚起了乌云,接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天色慢慢的暗了下来。轰隆隆,一阵紧似一阵的雷声吵醒了趴在电脑桌前酣睡的秦雅芙,她茫然的抬起头来。楼外的大树被风吹得“唰唰唰”作响,隐隐地,雨点落地的声音也由远及近,由缓到急的传来,仿佛急切的想要冲刷掉这世界
  • 老人很难忘记十四年的那个雪夜。大夏王城里的一个叫做耳靥的戏子抱着一个才出生不久的婴孩到了澜山宗山门口。星月皎洁,雪覆万里。“我师弟。”耳靥这么说了一句,然后将婴孩递到了老人手里,转身离开了。老人看着怀里的这名孩童,眼神如梦如幻,有雪花不慎飘落在了他洁白细嫩的额头处,化为乌有。耳靥走后,那澜山宗西山下
  • 五年前刚到这个城市的第一份工作是餐厅服务员,那个时候年纪还很小也比较内向,因为餐厅老板也是一个军官的原因,所以来吃饭的顾客很多都是部队里边的,让简依依印象很深刻的是一个身穿空军服的男生,个头特别的高,长得也很壮,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跟在他爸的身后,总是傻笑,后来在老板的口中得知,他脑子有点智障,智商停留
  • 刘磊醒来的时候天还是黑蒙蒙的,月亮好像是下班了,天边有一丝亮光,开灯,刘磊看看家里唯一的计时工具“闹钟”,才四点五十,想到,往常这个时间还在蒙头大睡,今天怎么就醒了,继续睡吧,这时肚子里传来咕噜声,他妈的,我这是饿醒的啊,算了,我起来做饭吧。轻脚轻手的来到厨房,看了一眼,自己就傻了,铁炉灶,大铁锅,
  •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她都想骂人了。如果可以不必嫁,那之前的苏锦瑟所遭受的一切……见到锦瑟脸色不对,苏夫人有些尴尬的别开脸。说起来这件事,她也是不赞同的,可是因为丈夫的原因,始终是亏欠女儿了,所以他们夫妻俩才会加倍的对锦瑟好。锦瑟想了想,忍不住道:“妈妈,我可以退婚嘛?”没想到锦瑟会突然这样说,苏夫人吓
  • 又痛又痒,就好像小时候摔跤摔出来的伤口愈合的过程,这种感觉充满了全身。做了鬼,不是应该再没有感觉了么?迦陵睁开眼睛,一个鸡蛋正在她眼前发着光,看上去相当之庄严肃穆。一个庄严肃穆的鸡蛋?她揉揉头发,差点笑出来。她居然没死。怎么可能?第五波鬼魂也已经让她遍体鳞伤,浑身满是青紫伤痕,几乎失去了所有战力。托
  • 宗夏身后抵着冰凉的墙壁,身前的沈月苍却越发靠近,她处境窘迫,无处可逃!“没意见的话,过几天跟我去把证领了。”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身前的女人,倨傲的眼神像是万物的主宰,淡然自若的宣布了她的命运。“……”宗夏目光闪烁不定,咬着下嘴唇沉默。此刻还能再说什么?不答应就逼着她答应,哪有这样的。“你……难道就不考
  • “爹爹,我现在十八岁了,我也想出去外面的世界闯荡闯荡,您看怎么样?”听完向云勇的回答之后,向泽凡拍拍胸口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老在清风寨里呆着也没意思,爹爹您不总是说男人志在四方,应要有鸿鹄之志吗?”“难得你有这种想法,我支持你。”“男儿志在四方确实需要出去外面闯荡闯荡,开阔眼界锻炼胆识。”随
  • 第四章锋利的刀刃轻而易举划破皮肤,艳红的鲜血于呼吸之间涌出伤口。伤口不止一处。刀刃划破岁闻脖颈的同时,时千饮脖颈上的同一位置也出现一模一样的伤口,血液濡湿两人的衣领。情况有点出乎岁闻的意料。原来“不能伤害”的契约是这样表现的,由他加在我身上的伤口也会同时出现在他自己的身上?原本我还以为“不能伤害”就
  • 这一次的旅行,李学文可是盼了好久。按照他们公司的传统惯例,在每一位经历即将退位的前夕,都会组织手下的一些小领导干部去进行一次旅行,但是公司出钱。就在一个月以前,李学文刚刚升到了部门副主管的位置,算是勉强进入了小领导干部这个行列了。所以冥冥之中,李学文觉得这似乎注定是老天爷送给他的升迁贺礼。这一次,目
  • 一周过去了,叶恒每天跟随师傅炼器,笔录早已倒背如流,自己现在已经能熟练炼制出人阶法器了,虽然还未参加过考核,但也算是个人阶炼器师了。体内的星辰之力也比刚入聚灵境的时候要强上很多,只是还不清楚什么时候踏入淬魂境。到了傍晚的时候叶恒就去看望一下钟素素,顺便在内门之中打探一下情报。这些时间里,叶恒也认识了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