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列表
霸道总裁
  • 翌日,天边泛白。提刑按察司的人接到报案,在第一时间赶来,将福来客栈一带进行了严密封锁,禁止任何人进出。不少人在外围观,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这一大早提刑按察司的人就把这里围得水泄不通,怕不是客栈里发生了重案。“王捕头来了,大家让一让。”伴随着衙役的声音,头戴漆布冠,冠插孔雀翎,身穿红布织带缠腰的青布衣,
  • 看着这道剑痕,Lancer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慕容羽凡在Lancer心中的危险程度不由得又提升了一个等级。远坂凛呆呆的看着若无其事挥出那道剑光的慕容羽凡,突然感觉慕容羽凡强大的有点不可思议,这还是那个不靠谱的慕容羽凡么?远坂凛都怀疑慕容羽凡是不是暗中已经将自己的宝具解放了真名,这才发挥出了强大的实力
  • 向婉摁了电话,一脸尴尬的看向江琛:“琛哥哥,等会少杰要过来。你可别跟他说我需要用钱的事,不想让他知道,你也别跟江涵说,江涵一知道,一准少杰就知道了。”江琛被她这一声“琛哥哥”叫得有些不自在,毕竟昨天她一直叫他江总,一直把他推倒在床/上扯他衣服了,才一直叫他琛哥哥,真是个变态的女人。不过相对于向婉来说
  • 越小楠很老大人地对那个老师道:“老师贵姓,怎么称呼?这个老师微微笑了笑:“我姓薛。”“薛老师,辛苦你了,它叫做……”看着小公举眼神巴巴看过来的样子,越小楠心软了一下,叹口气道:“越小树,以后还请你多多关照了。”听到这话,小公举只差一点就跳起来欢呼了。老师很热情地点点头。越小楠接着说:“我对它的要求不
  • 伊莫顿,跑到了城内的一处高塔顶处,此时的伊莫顿,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有穿戴上来黑袍和面具,伊莫顿看着眼前这刺眼的太阳说到:“我要让整个埃及永远陷入黑暗之中,让车片土地的人民成为我的奴隶,永远侍奉于我。”说完,伊莫顿高举这双手,嘴里念出了一连串的咒语,顿时,整个天地为之一颤,天空中的太阳旁边出现了一丝黑影
  • 早上廷皓早早准备好早餐他一身休闲服即使端着盘子也不减他一身的帅气,反而给人一种温暖的错感:“婷宜,起来了,快来尝尝我给你做的早饭。”“哥,真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手艺,也不知道将来便宜了那位美女。”婷宜打趣着的同时又想到了恩秀,在她心里将哥哥配给恩秀也好过戚百草,而且恩秀也是真心喜欢哥哥的,说来也不过是
  • 谢南城好不容易才叫到出租车去医院。当她到达医院的时候,已经连意识都有些不清醒了,只有肚子上的疼痛在提醒她坚持下去。她刚被送进病房,古铭扬就进来了。谢南城吓得浑身一激灵,她抱着自己的肚子往后退:“你、你要做什么……”“若星需要献血,你去给她献血。”古铭扬的声音里没有一丝温度。谢南城却莫名松了口气,原来
  • 周六,顾珉恩回来之前夏琳先到了顾家。沈洋一下楼接她见顾维坐在院子里,于是将两人介绍彼此认识。夏琳是沈洋一的大学学姐,不仅长得漂亮还懂礼貌;顾维见了欢喜将二人的关系看作不一般。沈洋一领着夏琳回二楼自己的房间。待夏琳巡视房内一圈决定今晚睡这里,沈洋一忍不住叹息。“你一个快要结婚的女人,要懂得洁身自好。”
  • “队长,怎么办?潮又涨了!我们真的下不去了!”队伍中最年幼的小A在巨浪又一次猛击楼脚时掩不住慌乱,惊恐叫起来,话才落,对面的筠筠也一声低呼,“楼又塌了!”随之而来是一阵阵重物落水的闷重声响。“房子在摇晃!大家小心!”文念大喊!及时稳住身侧摇摇欲坠的筠筠。一直未语,在观察楼房倾塌趋势的乐凝回身,迅速拉
  • 向浩溟跟着苟副局长进了公安局后,便被扔进了拘留室,预想中的关刑讯室,掐监控,来两个人揍他一顿,然后逼得他大闹公安局的剧情并没有出现,人家把他扔进来后鸟都没鸟他,难道你们还真当这是写小说啊!(向浩溟撇了撇嘴:“说得好像你自己不是在写小说一样!”)一起被关进来的还有李青,他当时只是怒火攻心,并没有伤得多
  • 二〇一六年神州大地,雉河县一个内陆三线城市,王成一个极其普通的名字,在天朝也许能找出几十万叫“王成”。三流大学毕业,毕业后平凡工作十年如一日,碌碌无为了小半生。要说唯一幸福的是父母健康,夫妻和睦,已经有一个七岁的乖儿子,名叫永康。但是平凡的工作收入实在不如人意,为了家庭能更好的和美幸福,不得不得外出
  • EDG跟RNG即将对战的话题,占满了大半个电竞讨论的版块。“今年的四强EDG有些危险了,遇上了状态神勇的RNG,看来看来春季赛的EDG要止步四强了。”“如果上厂长的话,可能还有些机会,但新人不磨练的话,EDG今年恐怕都无缘晋级赛的四个,今年的FPX太猛了。”“是啊!如果不是RNG帮忙扼杀了FPX,恐
  • 许梦琳一行人走后,萧尘见到午饭时间了,他连忙跑出图书馆,匆匆赶回家。瑞丰苑小区,第五单元303室。这间占地面积约70平米的房子是父亲在海外出差前不久买的,是萧尘的家。“哥,你回来了。”刚进门,一名花季少女便迎了上来。少女的模样可人、五官精致,留有一头阳光的齐肩短发,仅仅是豆冠年华之季,她便有了几分清
  • 就在吴锋纳闷的时候,从吴锋的身后响起一个甜美的声音:“雪慈你快来,这本书太好看了。”“小书虫让我瞧瞧是什么书给你迷住了。”杨雪慈散发一种极为迷人的笑容。吴锋见到杨雪慈离开,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不是跟自己摆手啊,吓死了。面对自己心仪的女神,吴锋还真是没有半点勇气,只有在隐身的时候才敢跟女神摆摆手而已。
  • 镜中日月如梭,一个月后,韶白低着头站着璇玑面前,手中的荆条笔直伸出,虽是一副认罪的态势,眼中的桀骜却是分毫不减。璇玑翘着二郎腿问他:“小白,你又跟人打架了?这回是为了什么事?”韶白保持递荆条的姿势,道:“三位师兄拉着我打*,以水法比试,输的人交出师傅所赐的宝物,他们输了却不肯认账,便打起来了。”璇玑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