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列表
古代言情
  • 方士谦回去和林杰八一八。说林杰你那儿搞来的小姑娘。我从没见过王杰希那么稳不住的。他之前还以为他两相亲失败就没下文了呢:「我跟你说啊林队,我真没见过王杰希看人走神的样子。」「没,很多人私下都问我要她电话号码,我都没给。」方士谦表示小王同志是真看上蔺一星小姐姐了。都会跟这妹子斗嘴。林杰倒是看的挺开的,搞
  • 这种污秽之气谁能受得了?还是喜宴时刻?宾朋纷纷掩鼻而走,那管事也是又怕又恼,早知道也就给他二两银子打发了算了,此刻只能雷霆处理,迅速抹平了!“找死!”他扑了上来,一掌挥出,连人带狗再次被打飞丈外,这还是在人群密集之所不便下杀手,不然李敬和大黄当场就没命了!钱鸣大急,想要接住大黄,却赶不及了。一股臭气
  • “你就是洛奇吧,你好!我是黑鹰,我收到消息有一些宵小之辈会对你不利,由于你之前和我们有生意上的往来,所以我来给你镇场子。”“如果以后有人在你这里捣乱,你报我黑鹰的名字,我保证你的安全!”就在洛奇由于要不要先离开的时候,早就已经发现了洛奇的黑鹰已经带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黑鹰带着爽朗的笑容,拍了拍洛奇的
  • 轰!轰隆隆!散发着无量神光的神斧在此刻轰然落下,灭绝万物之力量,更是瞬间扫遍整个混沌!遁逃至亿万里之外的诸多神魔,随着神斧落下的瞬间,瞬间被一股极致的毁灭气息摧毁了体内的一切生机!无数量劫苦修所铸造的道行,在这一斧之下通通化为飞灰,唯有少数强大几人,在关键时刻燃烧了所有能够燃烧的一切,消耗了无数量劫
  • (新书上传第二天,继续求收藏、求红票,求一切支持!)“原来他这么厉害!”杨鼎此时算是彻底明白,自己请来的这个名叫刘风的年轻人,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人物了。甚至此时杨鼎回忆起上个月,他联系上那们老神仙时,那位说过的一句话,“我争取让我师侄去帮帮你,只要小风去了,你的一切麻烦都不在是麻烦了。”想到这里,杨
  • 林星痕迫不及待的来到了冰儿的意识空间,可却没有发现冰儿的那团黑色虚影。“哗哗哗”意识空间内出现一丝细微声响,一道人影突兀的出现在林星痕面前。印入林星痕眼帘的人影是一位看起来约有十八岁的少女。少女一袭白色薄裙包裹着窈窕纤弱的身躯,她浓密乌黑的长发此刻正散发着点点星光,宛若九天之上的星河。大大的眼睛清澈
  • 轰……,一阵撞击声过后,何岩看着那被自己拍飞的人影也是心情缓和了不少:“哦,原来中看不中用,看吓我一跳”,没错现在看清楚了,这是一个人而且跟自己一样是一个中年样貌的男子,“难道是强盗,他怎么不动了,不会是死了吧”何岩看着被自己撞爬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男子如是想到。“哦,天呐,可疼死了虽然不会死但他妈真疼
  • 电视剧香蜜沉沉烬如霜要大结局了。作为润玉的脑残粉,连翘每天都在为陛下的绝世美颜尖叫一百遍。不仅如此,她还带领一众天妃和男主粉撕,撕的那叫一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不仅如此,她还自发地上豆瓣写千字影评,剪辑b站小视频上传,带动小天妃们写小万字短文。身为脑残粉中的战斗机,她可谓是呕心沥血,任重道远。然而除
  • 苏牧廷第一次来神宫,新月花所在也是问了神宫侍者,侍者说的清楚,问题是……苏牧廷方向感不大好,带姬元瓒绕来绕去,直到姬元瓒一把揪住他后领伸手一指远处:“可是那个?”那边是用竹篱围起来的小小花圃,里面搭着架子,架上缠缠绕绕着藤一样的植物,比藤纤细许多,看起来弱不禁风的,走近了细瞧,果然找到几朵花,由细细
  • “阿晏,你不要我了……”“阿晏不要我了……”突然她脸色一变,长发也变得黯淡,一口深紫色的鲜血喷出,整个人直直的向后倒去。鲜血一部分落在伸出的袖子上,雪白的广袖上,白蓝紫渐变色宛如坚冰的刺绣在鲜血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的冰冷。银莙倒地不起,陷入了昏迷。她喷洒在地上的血留下的痕迹也渐渐消失不见。黑色的轮回台周
  • 系统刚说完,一股庞大的力量突然在公孙无名的身体内爆发出来,接着,公孙无名的身体就发生了变化,皮肤明显变白了,身高变高了,身体变的强壮了好多,接着,额头上长出了一对黑色的角,原本黑色的眼珠变成了紫色,耳朵也变尖了,嘴里出现了四颗锋利的牙齿,双手的指甲也变长变尖,背后还出现了一对恶魔标配的蝙蝠翅膀。虽然
  • 一望无际的高空中,入眼皆是厚重的云层,突然,云层中出现了一架线条流畅的战斗机。只见整个机身呈浅灰色,而在左右两翼处各有两个红色的星星,尾部的喷射器此刻正微微喷出蓝色的火焰。两侧装备的数枚导弹显然不是徒有其表,彰显了战斗机的攻击性。“检测目标葛小伦与检测目标刘闯于昨夜十点左右在高地大街发生冲突,却被身
  • 薛洛璃醒来之时脑子仍是混沌,身体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撕扯他,疼的他动不了,张口微微喘着气。他记得自己已经死透了。魂魄离体那一刻还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蜷缩成团,满身血污,头发半黑半白,整一个倒霉鬼的模样。若是自己在路上遇到这样晦气的东西,准是要啐一口的。“总算醒了。“清冷的声音,幽幽的撩拨他的思绪,轻
  • “路夏还没出来啊”黄靖纯属于那记吃不记打的人,这刚缓过来没几天这又想着欺负一年级的学员“学长好,我可以进去练会儿球吗”啊穆指里面的球场说道“可以可以你跟我走”修文拉着啊穆来到球场上“你想练球啊?想在非训练期间练球,得先通过测试”“什么测试啊”“就是在十球之内打倒那个罐子就可以得到十瓶饮料”“好划算啊
  • 清晨的薄雾尚在林中氤氲的时候,几名千手一族的忍者已经浇灭篝火,放下碗筷,起身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虽然族长的木遁忍术十分强大,即便要给所有到场的忍者都提供一个精致的住处也绰绰有余,但这当然不合时宜。除了双方的高层,所有忍者都需要露宿林间,而紧张的忍者生涯也令他们早已习惯这种艰苦朴素的生活。何况现在已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