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列表
都市小说
  • 天空漫天星斗,如同满目银珠,绚烂夺目。烛火闪烁下的梧桐树下不是响起阵阵蝉鸣。微风拂过,邵从湛突然觉得,炎热的夏日也不是那般难熬。自从跟寿安宫的小宫女杠上后,皇帝的日常从批折子、炼丹变成了批折子、炼丹,夜探小宫女。跟往常一样,他熟练的避开寿安宫的宫女太监,径直跳进了耳房的窗户。庭月正坐在桌前纳着鞋底,
  • 越王听到了那些传言后,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似乎跟他无关。不过,这也的确与他无关。这一天,某女在府中呆不住了,就出了府,当她刚刚出府,就见街上的几个百姓纷纷像见了鬼似得,立即逃开了。我满脸疑问,望着身后的紫烟,“紫烟,他们都怎么了?为何见了我就跑啊!”这几天她都被关着,今日才被父亲放了出来,所以外面的流
  • 系统的到来激起了龙哲对以后生活的向往,期待着精彩的异世界之旅,他的心态也不再是咸鱼的心态,至少有拼搏的动力。龙哲低头一边慢慢的吃面一边思考着该去哪个世界,不能去太高级的世界,不然自己这战斗力连5都不到渣渣去了没用。该去那啊?龙哲真是绞尽脑汁想着符合他现在情况的世界。一碗面下肚,龙哲擦了擦嘴。想了20
  • 逝者如斯夫。一个转眼又是二十年,华厦年号由天顺改为了嘉禾,当今皇帝取这个年号也不是没有用意,嘉禾谐音家和嘛,就是希望家家户户和和睦睦,天下和平。而那个“禾”字更是别有用意,民以食为天,禾表示庄家嘛,庄家好了,人民才能有饭吃,只有人民吃饱了才有气力为国家服务,经过这几年不断的改造,效果也还不错,人民的
  • Z国。金都大酒店门前。来来往往的人群。今日是余家太子爷余嘉烁和沈氏集团千金沈菲菲结婚的日子,余家,算是Z国的地头蛇之一,所以,但凡能扯上一点关系的人都得来庆贺一下。在这些穿梭人群中,一个小身影在这座建筑的后面,四处张望着,女孩儿咬了咬下唇,颤了颤睫羽,不一会儿,滴溜溜的黑眼珠锁定了头顶上的窗户。“切
  • 江寒和卫宫切嗣这边结盟了,此时江寒已经踏入了爱因兹贝伦的城堡里,在进入后江寒不由得感叹起了爱因兹贝伦的资金雄厚,因为这里这么大还不是主城,真正的主城在国外呢。想到以后爱因兹贝伦家财万贯,间桐家也资金较足,而远坂凛则是为了钱而急的焦头烂额因为需要很珍贵的宝石才能发动魔术,江寒就忍不住笑出了声。“你在笑
  • “你呀,是谁批准你随便回来的?”说是不会这么说的,只有原著的犬夜叉才会这么说,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五十年前的那个犬夜叉了。他的灵魂是曹天,未来是要草破天的男人。看着站起来的日暮戈薇,他说道:“我是过来看看你,顺道看看有没有什么漏网之鱼,依靠了什么奇异的能力穿过食古井来到这里。”听到了重点,日暮戈薇惊愕的
  • 第4章……新班级的融入比乔甜想象的轻松,可能因为是艺术班,所以大家没有那种学习的紧张氛围,一个个顾着学习,反而就像来玩闹一样。唯一不满足的是,每天过了九点钟她肚子就饿了。仔细翻了翻书包,想从里面找出点饼干糖果,可惜她的书包不是潘多拉宝盒,只有一个她哥早上允许她放的苹果。苹果也好,至少能填填肚子。沈煜
  • 猛地一下被抱了起来,苗慧只好紧紧地抓住压切长谷部的脖子,“啊啊啊啊啊!”距离太近,直接受到音波的冲击,压切长谷部痛苦地皱了皱眉,脸上却隐隐有一种怀念的感觉,“想起来第一次抱姬君的时候,姬君也是这个反应呢,不过,姬君,你怀里的那个东西要掉下去了,不扶一下吗?”怀里的那个东西?蛋!苗慧赶紧空出一只手来扶
  • 夜入三更,整个京都好像都陷入寂静,只剩虚空中一轮清月还独自散发着光华。天武侯府,小侯爷的屋子中,一道月光透过朱窗照射在正静静打坐的李阳清身上。只见李阳清微闭双目,虚灵顶劲,双手交叉似一个神秘的太极手印,轻轻按在小腹丹田处,周身正直,两肩虚沉,双腿盘起,似一道古钟般,进入入定的状态。突然李阳清睁开明亮
  • 宏宇刚把装着混沌方鞭的盒子带出尘凝宫的同时,尘世间的天空突然阴云密布,狂风雷电骤雨具下,此时的尘世,仿佛在经历着硕大的浩劫。倾盆大雨就在不到一个时辰,就把终南山山脚下的一座小村庄给淹没掉了。千年古树和山上巨石全被劈碎,再加上平安村的地势较低,多少正在熟睡中的村民,被大雨淹死,被石头砸死。而就在此时,
  • 玄冥皇殿恢复平静之后,玄冥皇帝发现自己已经被冷汗浸透了内衫。那可是地地道道的化古境强者,跺一跺脚这片大陆就要颤三颤的主儿。玄冥帝国虽然强大,但是没有一个化古境的强者。唯一有可能是化古境的强者那就是已经云游四海的太上皇冥风云,也就是玄冥皇帝的父亲。如今太上皇不在,面对化古境强者的玄冥皇帝,也有一些底虚
  • 我模模糊糊的感觉到有一个声音在叫我。“小伙伴,醒醒!醒醒!”今天有什么重要的事吗?哦,今天开服,再睡一会。恩?今天开服?卧槽!我直愣愣的做了起来,看见神兽正坐在我旁边,赶紧问道:“还有多长时间开服?”神兽撇撇嘴:“还有10分钟”“你怎么不早点叫我!”“大哥!我都喊了你半小时了!”“咳咳,算你有理。”
  • 青琅轩看向那几名黑衣人勾唇一笑,冷冽的绽开一地霜花。她扬扬洒洒挥舞了几下水袖,带落了密林中一层青翠的枝叶落下。那几名黑衣人持剑有序的向她靠近,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杀手。他们只字未语,目标却共同的只有一个。他们要女子的性命。青琅轩一人对战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持剑向她袭来的几名黑衣人。一招一式之间全无犹豫,
  • 谢雨打了个“追”的手势,两人贴着墙一路寻找姜子牙。又是一道光束刮过,孙尚香倒地,兰凌王大怒,向着光束刮来的方向加速冲去,但没看见姜子牙的影子。陈琦控制的程咬金从后面探路,终于在一片草丛中发现了姜子牙。得到消息的兰凌王隐身向前,悄悄潜入草丛中,对着紧张张望的姜子牙一顿猛砍,在砍到最后一刀就能击杀时,被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