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列表
仙侠小说
  • “对不起啊王泽,要不是我他们几个也不会动手打你了。”苏沐雨赶忙跑过来查看王泽的伤势,看看他有没有大碍。“没大事,这都小伤。”王泽虽然脸上挂了彩是有些疼,但是怎么着也不能在女生面前表现出来啊。“还没事呢,刚才你被揍的那么惨,那一拳打在脸上我看着都痛。”唐舒也觉得生气,那伙人像强盗一样,上来就开始打人。
  • 西之国中部,这里有一个巨大的山谷,名为希谷。以前这里是一群妖怪的聚居地,但是自从犬妖和豹猫两族爆发了战争以来,西之国境内能打的妖怪基本上都加入到了两族的阵营之中,剩下的不愿参加战争的也基本上都隐藏起来了,避免被战争波及。所以这个山谷已经萧条了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今天这里的平静是注定要被打破了,密密麻麻
  • 回村的路上,经过了一片红高粱地,简萌看见一个女人在地里没了命似的地疯跑,后头还有七八个小伙子在一边追一边叫“别跑”、“抓住她”。简萌正看着,就听见“叮”地提示音,系统说:支线任务触发,请救出被拐的都市白领许琪。这时女人正好跑到了简萌的身旁,她的五官妍丽,嘴角、脸上带有淤青,她投来了一瞥绝望、惊惶、无
  • 陆离初尝生死离别之痛,却连为母安葬的机会都没有,颜真随他一起收拾了平日使用的被褥,下葬在陆承之墓的旁边,墓碑上写着:医者陆承之妻柳月姬之墓。陆离向着两座坟头重重地磕着头,额间都已起了血痕,颜真实在看不过去,却又不好阻拦,只是道:“逝者安息,只有活着的人好好生活,才是对他们最好的祭奠。”陆离闻言,没有
  • 第二天,秦宇还是如同往常一般先做个晨练,舒展了一下筋骨,通畅了血液。然后他就朝柳诗诗所在的客厅前去。“姐,你那个综艺节目什么时候开始?”秦宇是个直爽痛快的人,上来就直接询问。“还有几天吧。最近在做准备锻炼,因为这是个很耗体力的**节目。”柳诗诗微微斟酌了一下,后道。说实话,她不是很喜欢这类的真人秀,
  • 他们这边的阵容五个人里,爆发有物理伤害的鬼使黑、九命猫和法术伤害的判官、鬼使白,就算是持续输出还有个白狼。就算你出魔抗物抗都不一定能扛得住五个人的伤害,更别提这个鬼使黑和鬼使白都还是半肉半输出。逆风局与其死命堆防御,然后一直挨打,还不如直接狂出输出装和对面拼了,野区、线上能抓一个是一个,总还会有翻盘
  • 不知道君季同是怎么让君家其他人不来闹事,君予安倒是在小院里过了几天安静日子。练习了几天轮纹术和其他功法,境界也快到运灵境了,她决定去落神之森历练,一举冲破!君予安穿着一身天蚕羽衣,衣身上光华流转。袖口用金玉线绣着北辰俩字,腰间挂着金色流苏,流苏尾部点缀着几颗玲珑骰子安红豆。内心小人暗戳戳的自己高兴,
  • 待走的近了,谈栤玠才发现,叶赋正在看的,居然……是他的试卷。叶赋为什么要看他的试卷?!难道,她认出……他了?这个念头刚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就听坐在叶赋对面的叶诗头也不抬道:“算了,赋赋,别找了,找不出问题的,这次月考都是电脑阅卷,出错的可能性很小,而且谈栤玠的答案,很多比标准答案还要标准,就算想扣分,也
  • “小****就算了吧。”这时白泽才看着留下的**资料慎重得筛选着,第一时间就把那些小**PASS掉了。因为只是那种小**,没什么特殊的限制,只要知道简单的规则就够了,白泽完全不需要系统提供的资料,以他现在已经拥有的入门级虚拟**设计能力就足够做出来了。那些以后玩玩倒还可以,当成自己的第一个作品就差了
  • 自泣血宗建立,冯天出门寻找新弟子已经有两个月了,但冯天还是一无所获,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冯天想了很多,觉得如果仅为焱宗发展弟子未免太过稀少,于是决定多收几个弟子,真正的传道,而不是仅为自己的宗派着想。这两个月,唯一让冯天省心的就是戮了,自从建立了泣血宗,好消息不断,冯天走在各个城镇里都会听到泣血宗,
  • “接受。”“第一个问题,靖康之耻,是哪个皇帝在位?”这么简单?在前世,错过答题的叶天,曾经无聊地刷了一下有关的回答,对答案一听了然。“宋微宗赵佶,在位时间**-1135.0605,是宋神宗的第十一子,宋哲宗之弟,宋朝的第八位皇帝,向太后立他为帝,第二年改国号为建中靖国。”靖康之耻,凡是看过武侠《射雕
  • 天渐渐的变黑,我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小路上,一边走一边烦闷的想:“最近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多事!自从兴同薛来了之后总是感觉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说完我扭头看了看身后空空荡荡我叹了口气说:“哎!我刚才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兴同薛来了之后总感觉自己很多虑,每天不是出现幻觉就是幻听,难道真的是我出
  • 洛道,李渡城内瘟疫的源头就是这里,断壁残垣,荒草丛生,昔日的繁荣不在,满地的创痍,控诉着施毒者的罪行。“几位远道而来,想必也是为了解决这儿的事情吧?”为首的毒人对着碎星一行人说道。这个毒人和其他毒人一样,满身的腐烂的气味,暴露的皮肤上还能看到腐烂的痕迹。“正是,不知道阁下怎么称呼,这儿又是为什么会变
  • 一个穿着蓝白色的外套,头上戴着草帽,脸上两个Z,浅蓝色裤子的小男孩在河边专注地钓着鱼。不用多说,肯定是猪脚小智。突然,鱼漂动了动,小智一脸兴奋地起身,“阿!诶有了有了!”用力拉起鱼竿,一只鲤鱼王从水里冲出!“哇,鲤鱼王!”小智还没有高兴多久,只见鲤鱼王的死鱼眼瞥向小智,鲤鱼王抬起自己的尾巴,使用手足
  • “哼!牙尖嘴利的小鬼!被关在推进城里都这么嚣张,有本事,你继续打我啊!拿刀捅我啊!!”莫斯秀可圣狂傲跋扈的声音响彻在无限地狱中,很是刺耳。旋即,他便大摇大摆,目无一切的走了进去。“大人....”两个狱卒跟在身后,快速小跑上来。“大人....这里关押的都是重犯,请大人小心一些!”一名狱卒好心提醒,将姿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