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列表
穿越小说
  • 刘丽是文娱行业的老人,各家公司的资料在她脑中很清楚,罗列各家公司的优势长处和目前现状,她很轻松的确定叶文应该和哪家公司接洽,“华远成娱。”华远成娱是向叶文抛出橄榄枝的经纪公司里最大牌的一个,也是最让刘丽意外的,她没有想过叶文已经进入华远成娱的视野。这其实是个偶然。林县影视基地《加油吧练习生》节目拍摄
  • 看着犬跟千种的表情,六道骸表示非常愉悦:“kuhahaha~开玩笑的,不要一副天塌了的表情,你们两个待命就行了~库洛姆现在的身体还不能支持我在外面太长时间,你们先搬到我说的地方去吧。”犬跟千种松了口气:“是,我们马上收拾东西!”六道骸从库洛姆的精神世界回到了自己被关在复仇者监狱水牢内的身体。[kuf
  •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林小昭悲壮地站在门外仰望天空,两手紧握成拳,心中反复念叨着这一句名人名言给自己壮胆!请大家不要问她为什么会叫小昭,这是她一生中最痛恨的问题之一!一切都得归罪于她那无限痴迷于某部武侠小说中某位女性角色的老爸!太阳那烈啊,汗水那个流啊,心里依然……那个不安啊。其实恐惧的感觉
  • 客栈二楼的众位将军一惊,向天空看去。“那小子是谁?”“胆子真大!”“还有那坐骑,也特么太拉风了吧!”程咬金的关注点非常神奇,一眼就盯住了那庞大怪兽。“呜呜呜!”天空中,界灵鲲发出低吼,大风霎时席卷而出,吹得整条街的人都睁不开眼睛。同一时间,那红披风少年,手持方天画戟,已经一跃而下,几乎是瞬间,便已经
  • 林月醒过来的时候,感到自己的后脑勺头痛欲裂,闻着不知从哪里飘来的气味,难以忍受的邹起了眉头。这种腐朽的霉味,熏的人仿佛快要窒息,头顶挂着灰白暗沉的蚊帐,打着一块堆叠着一块的补丁,显得十分的破旧。汗……这究竟是什么地方?还不等林月细细思来,门,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伴随着一道粗糙嘶哑的声音,骂骂咧咧
  • “武徒锻体魄、武师练战技、武宗修意志、通神握乾坤。”“古语有云:法不轻传。今日为我扈从,当传你无上法门虎魔练体术。”“宁心静神,以意驭气。破关阳,入神风,走天璇……”石进满脸凝重的盘坐在牛山身后,赤红色的双手如烈焰焚烧,十指指尖徒然爆开,猩红的血珠化作一条条灵蛇在牛山后背蠕动,一个如牛似虎的诡异图案
  • “灵儿。”房间中,古月灵端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一本书,这时,莫叹离来到她房门前,敲了敲门:“我可以进来吗?”听到敲门声,古月灵抬起头来,向门的方向回道:“是阿离啊,进来吧。”“嗯。”莫叹离进来了,走到古月灵身边,问:“灵儿你在干什么呢?”“我吗?我正在看学校的那个手册。”古月灵扬了扬手中的书本。“哦
  • 我看着身边坐着的伤痕累累的老者,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劝慰他。尽管我自己也是披伤挂彩,但我毕竟是半机器人,受伤的地方只要有适当的处理和合适的零件来替换的话,基本可以说是无伤大雅。但是似乎什么样的语言都无法劝慰一位刚刚在同一时间失去了自己的家乡、村庄、同胞和**的老人。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我们大意了
  • 父子突现、纵奴夺子,着屋子之所以突然发生了这一幕,那还要从半个时辰前说起。就在刚刚,原来正准备约上几个好友晚上到兰香阁戏耍的王文,听到下人来说孩子生了,母子平安。儿女降世,这件原本该高兴的事情,可却让升级为父亲的王文一下没了精神,本来还幻想如果妻子难产死了,或者生个女儿,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纳妾。天
  • 向宰相和向夫人一脸的笑意盅然,站在门口迎贵客的上门,这可是堂堂的四皇子观王爷,最得先皇宠爱的四皇子,和皇上也正好是同胞亲兄弟,地位自然非同一般了,他的女儿现在贵为姬妃,但是,他还不断地拉拢着自已的势力,为以后向家打下不倒的根基。他的女儿,向仪和向琳也衣鲜光艳地站在一边,本就不俗的容貌更是大大地打扮了
  • 《黄泉志》有言“人死入冥界,过黄泉,后魂魄分离互不相识。渡忘川,魂往泰山府,魄归酆都城。魂魄永不相见……”相传,人死后魂魄会去往冥界,渡过忘川河后,魂与魄会分离,然后便会失去记忆。魂会去往泰山府,经泰山府君安排轮回;魄则归酆都城,在酆都城主的审判后留在地府偿还阴债,不得再入阳间。那是一座很高很高的山
  • 第4章张蒙蒙打开门,她看了看天色,然后转身从屋里拿了把伞。别看现在太阳初升,到中午必有大暴雨。因为时间早,张蒙蒙也就没有如以前一样地铁出行,而是买了油条包子,慢悠悠地准备走去公司。早上有太阳紫气出没,虽然难遇,但谁知道今日是不是福泽深厚,便只是一缕,也低得上她七八日苦修了。张蒙蒙的心情极好,听着地球
  • 今天是新历三月十五号星期一。也是普玉龙继续上班的日子。因为三月十三那天,是普玉龙生日,但因为融合宇宙本源与丹田,让普玉龙昏迷了一天多,所以如今,周末结束了,也还好是周末!普玉龙只用了三分钟,上厕所洗脸打扮,全部搞定出门了,路过一个早点摊,正准备买个包子吃吃,可是。“八路公交准备进站,请各位乘客做好上
  • “哦呀,真是吓了我一跳啊!在这里居然能看到彼岸花海。”“这种闹市里出现的彼岸花海怎么看怎么诡异吧!”“如果是来自三途河的幽灵,就让我砍了她!”清江表示他经验很足。看到刀男们对于伤人的彼岸花斗志激昂,安小逸连忙提醒,“赶快离花海远一些,如果碰到了千万千万不要动,动次打次!”引发混乱的彼岸花现在也很苦恼
  • “不是,那只是凡人对他们加上的称呼,若是日后你也步入仙位,你会明白,他们无人敢在仙字前面加上神字。神是浑圆天成的,天之初,神就已经存在。而仙则是后修而成的。”初代的话让云涯认知到了一种对于现在的他太过遥远的事情,但仿佛又让他迈入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那世界太过浩渺无尽。“我现在跟你说这些,只是为了让你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