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有了读心术后我发现我哥是反派第10章在线阅读

作者:意知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中秋刚过,那种浓烈的节日气氛还在紫禁城中徘徊着久久不肯离去。离中秋刚过去十日,宫中又添喜事,自然是更加热闹。

八月二十五,黄道吉日,这一天天高云淡,三秋桂子的香气顺着送进了软轿中,微微安抚了谨宁有些紧张的心。谨宁的头发被金约固定住,头上戴金凤朱纬朝冠,一耳戴三钳三等东珠,领上又佩领约、朝珠,着朝服、朝褂,端坐于软轿之中。

她五更天便被叫起来梳洗打扮,几个时辰之后终于完成繁琐的装扮,她在心里强烈谴责了一遍封建社会的种种繁琐程序,此时连多说一句话的力气也没有了。谨宁本来看着这些原本只有在故宫才能见到的文物还兴奋不已,现在忍不住敬而远之了。

系统看着谨宁一脸麻木的样子甚是费解:【宿主笑一笑,你看你今天多美!这些东西放到21世纪可都是只能在博物馆见到的,你怎么一点都不激动啊?】说着,它又举起相机咔嚓咔嚓拍个不停。

“我快激动死了,”谨宁皮笑肉不笑道,“我感觉我现在是一个行走的文物架子。”

【确实,】系统故作深沉道,【那你还有什么其他的感言吗?】

“我觉得古代时颈椎病一定非常流行,”谨宁一脸冷漠,“长期穿戴朝服朝冠应该还有减肥和去双下巴的功效。”

系统:【……】

仪仗经西华门进入内廷,最后在承乾门前停下。吴良辅已经带着人在承乾门前恭候多时了,见到谨宁从软轿中下来忙行礼道:“奴才恭请贤妃娘娘万安。”

谨宁被朝冠压得头不能动,只能矜持地一颔首,和蔼道:“起来吧。”

承乾宫是新翻修过的,油漆味已经尽数散去了,留下的只有若有若无的淡淡清香萦绕在鼻尖。绕过影壁,眼前是极为宽敞疏朗的院子,院中宽阔却不设任何多余的摆件,院中连树也不见一棵。东西各有三间配殿,主殿檐下龙凤和玺彩画颜色艳丽,屋顶上的黄色琉璃瓦在阳光照射下隐隐泛着一层油光,一看便知是新翻修过的。

“这承乾宫是皇上特意留给娘娘独居,”吴良辅引着谨宁向承乾宫内走去,“这承乾宫的院子布置皇上想了几次都不满意,最后说承乾宫的院子怎么布置都听娘娘。”

“多谢皇上,”谨宁微笑道,复又念了一遍匾额上的字,“承乾宫。”

吴良辅:“是取顺承天意的意思。”

谨宁颔首不语,向殿内走去,这殿内各用两个落地罩将东西暖阁隔开,殿中布置精致大气,别有韵味。谨宁于屏风前的地平宝座坐下,她此次进宫只带了兰芷、兰汀、琳琅、碧霄四人,其余的宫人皆是十三衙门拨给她的,他们乌泱泱的跪了一地正向谨宁行礼。

礼毕,谨宁温言交代了几句,打赏了宫人们,便听吴良辅道:“皇上知道娘娘今日辛苦,特意嘱咐不必拘谨,可将朝服换为常服。”

谨宁答了句“多谢皇上”,复又转头对碧霄道:“碧霄,去送一送吴公公。”

兰汀扶着谨宁进了寝殿,谨宁坐于妆台前连忙让兰汀将自己头上的朝冠摘下来。兰芷在一旁帮忙道:“我看娘娘头都不敢动,果真辛苦的很。”

谨宁心里还是很赞同这句话的,但面上不能露出来,只道:“数你最懒,做什么都觉得辛苦。”

铜镜将身后的床榻一并照了出来,谨宁见床榻上的薄纱床幔落了下来心中不免疑惑:“兰芷,你去将床幔打开罢。”

兰芷应声去了,那薄纱床幔被拢起后,眼前的红色织锦喜被立刻显露在眼前,兰芷喜道:“娘娘快来看!”

谨宁微微侧首,见到床上的红色锦被并无意外,等走近了才发现被子四周放上了枣子、花生、桂圆、栗子,被子中间还放了一柄玉如意。

系统道:【这是满人的传统婚俗,寓意事事如意、早生贵子。】

谨宁心下一暖,这紫禁城中除了皇上皇后大婚时才有婚礼布置,其他人入宫是断没有这个待遇的。

接着,眼前突然劈头盖脸地出现了一片红色,谨宁只觉得像是有东西落在了自己的头上,她下意识地要去掀起来,手却被人轻轻握住:“别动。”

顺治将谨宁扶于床榻上坐好,掀起她头上的盖头,喜不自胜道:“你终于来了。”

谨宁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面红耳赤,抬眼看向顺治的眼角眉梢皆是笑意,也忍俊不禁“嗯”了一声。

顺治仍是笑着,只是话中带了点遗憾的意味:“朕虽为天子,但是却不能许你一个圆满婚礼,能做的事也仅是如此。”

谨宁摇头,樱唇微启,娇羞道:“臣妾已经很满足了。”

系统看着一路快到80的倾心度,连连赞叹:【恭喜宿主获得新道具:玉如意。】

谨宁被顺治撩得不好意思抬头,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织锦鞋面,顺治不再打趣她,只在她耳边轻声道:“朕前朝还有事,你好生歇着,朕晚上再来看你。”

入夜时,凤鸾春恩车叮叮当当的声音终于在承乾宫门前停下。谨宁自知成为嫔妃少不了男欢女爱这种事,因此并不抗拒。她把这里的一切都当成一场梦,告诉自己梦里什么都不作数,如此便没那么难接受了。

好在顺治待她温和,极为照顾她,但谨宁还是累得筋疲力尽,像小猫一样躺在顺治旁边一动不动地睡着了。

翌日,天空极为晴朗,顺治依例去上了早朝,谨宁则要到长春宫向皇后请安。

长春宫前早已聚满了前来请安的嫔妃们,见到谨宁到来依旧在小声议论着什么。谨宁听了两句果然是和自己昨夜侍寝后留宿乾清宫的事,心中冷笑一声,这有什么好议论的?

谨宁没在意这些眼皮子浅的人,反而从人群中寻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过去道:“晗姝?”

晗姝有些郁郁,见到谨宁微微一惊,随即喜道:“谨宁姐姐!”

谨宁自上次马场的之后再也未接触过晗姝,原主对晗姝的印象十分模糊,只在年幼时见过几面,并无太深印象。但谨宁对晗姝印象不可谓不深,单从上次的事来看,谨宁便对她没多少好印象。二人如今都已进宫,鄂硕让谨宁对晗姝进行照顾,谨宁既然已经代替了原主,就不得不承担起这份义务。

“一早听说妹妹入宫,还未来及恭喜你了,”谨宁道,“可还习惯吗?”

晗姝犹豫着开口道:“习惯是习惯的。”

这一语未了,赛罕便自远处过来道:“只是许久见不到皇上。”

谨宁看见她本能地皱了一下眉,赛罕走近又慢悠悠接上了后半句话:“晗姝妹妹别急,你姐姐来了,没准儿以后她求求皇上,能让你多见皇上几面呢。”她说罢,又装模作样地用绢子捂住嘴:“瞧我这话说的,有了贤妃娘娘,怕是以后你都见不到皇上了。”

赛罕说话着实可憎,晗姝被她气的面色发红,手里紧握着帕子。赛罕看晗姝这般样子愈发得意,反问道:“贤妃娘娘,我说得对吗?”

谨宁微微握了握晗姝的手,示意她不要生气,转而笑着对赛罕道:“早就听说赛罕妹妹天资过人,学什么都一点就透,还能无师自通,如今一看果然名不虚传。”

赛罕听着这话志骄意满:“自然如此。”

晗姝一脸茫然,只听谨宁继续道:“我听说赛罕妹妹好学,整日里闷在宫中念书,四书五经来者不拒。本宫见妹妹别的本事没涨,埋汰人的功夫倒是渐长,只是不知这埋汰人的本事是从书里学来的,还是无师自通啊。”

离得近的人已经微微发出笑声,看着赛罕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尴尬地站在原地一时说不出话。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妹妹还是善自珍重的好,” 谨宁说着眼睛扫过佳丽们看向自己的眼睛,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这帮人也不是傻子,平日里察言观色也是惯了的,当即明白谨宁这是借着赛罕的事敲打刚才议论她的人,一时也都没了声音。

石云雎的永寿宫距离长春宫较近,因此是掐着时间来的,她一进宫门便看到了这一幕,不由觉得心旷神怡。

锦瑟嗤道:“赛罕主子还没记性呢,上次便得罪了贤妃,皇上罚了她,她这次还敢去贤妃那里找没趣。”

石云雎瞥了一眼锦瑟:“我看你也没记性,在外面就敢胡说八道的,小心赛罕罚了你。”

锦绣吐了吐舌头:“娘娘才舍不得了,定会护着我呢。”

石云雎理了理身上的黄色绣菊花氅衣:“罢了,咱们去凑个热闹。”

石云雎人未到,那婉转笑声便已经先到:“数月未见,贤妃姐姐安。”

谨宁一听这笑声便知是石云雎来了,她的笑声比她的样貌更具有标志性,让人一听便记住了。谨宁与她行过平礼:“恪妃安。”

周围人向石云雎行了万福礼,只有赛罕站在原地对她恍若未见。石云雎轻笑一声:“赛罕,本宫数日未见你,怎就读书读得都傻了,连行礼都不会了?”

赛罕勉勉强强行了个万福礼道:“恪妃安。”

石云雎不以为然,用帕子挡了挡额头,看了眼太阳道:“得了。本宫看你今天气不顺,连行礼都这么难受,不如向皇后行礼后等到正午时在阳光下多练个几百次,好好长长记性,也好知道什么是尊卑。”

赛罕一听说石云雎要让她学东西就本能的哆嗦了一下,立刻记起了上次被罚的经历,恭恭敬敬对石云雎行礼道:“恪妃娘娘万福。”

“这才对啊,以后也别忘了,”石云雎嗤笑一声,又对谨宁道,“姐姐以为如何?”

谨宁勾了勾嘴角:“那么你们呢?也都记住了吗?”

众人敛声屏气答了句“是”,谨宁与石云雎对望一眼,这里毕竟是皇后所居宫殿,赛罕又是皇后亲妹,也要顾及皇后几分面子,稍稍敲打便可,于是无心多在这里纠缠,转而笑道:“估摸着皇后娘娘那边也准备好了,咱们进去吧。”

众人来到正殿中,按照位分依次坐在各自椅子上,那些无封号的福晋和格格连位子也没有只能立于殿外远远地向皇后行礼。

皇后依旧保持着无可挑剔的笑容坐在宝座之上,受过众妃行礼,才赐座又吩咐了吉雅上茶,向众人和谨宁各自介绍以后又交代了几句便各自散了。

谨宁自然是不能走的,她刚进宫要向皇后行大礼。跪地时手绢向后摆三次,磕一下头,如此循环三次方算礼成。

皇后赐了座,温言道:“如今是嫔妃了,不比从前在府中,事事都要恪守本分,方才对得起皇上给你定的封号,”皇后品了一口茶:“贤妃,你觉得呢?”

延伸阅读

彩圣毛绒玩具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ymqv.shtml
彩圣毛绒玩具历经市场竞争锤炼,始终秉承“质量至上,信誉”的企业理念,团结拼搏,求真务

名泰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bl6k.shtml
名泰装饰装潢加盟详情海南名泰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主要经营:室内外装饰装修工程,室内外

meiyinyuan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n8mf.shtml
美银缘是香港蓝雅饰品有限公司旗下一个的银饰连锁加盟品牌,度位于中国银饰品牌前三强,在

永韬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xze5.shtml
永韬设备从事国内外热熔胶及热熔胶相关上胶设备的生产与贸易。公司一直遵循“品质诚信经营

岚帝尔电器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usjh.shtml
“岚帝尔”品牌产品已通过强制性3C认证.并由太平洋保险公司承保。多年来本公司专业生产

优家洁家电清洗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s4j8.shtml
暂无

海伦多兰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sd7o.shtml
HelenDoronEarlyEnglish(海伦.多兰英语),来自英国的纯正英语教

艾康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pqmf.shtml
艾康数码防水王项目介绍:艾康数码防水王专攻数码防水舍我其谁?数码防水哪家强?艾康数码

小淘气科学家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gn18.shtml
一、NUTTYSCIENTISTS小淘气科学家简介美国儿童科技娱乐教育品牌NUTTY

铁臂阿童木精品店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6qr5.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第七神域特别

    百问生坐在事务所的办公椅上,盯着眼前人来人往的街道,她想自己是不是该出去晒晒太阳了?算了,还是等被正式委托事务后在出去吧。毕竟自己并不能随意离开这个事务所,没有理由的出门,会被发现的。A大。大二政治公共课座位上坐满了学生,女性居多。不过并不是老师有多严厉,也不是有什么传奇人物讲课或者帅哥来了。一切源

  • 一念超神在线阅读第二章

    “哗!”背后的窗户猛地被打开,一个戴着眼镜地女孩儿探进头来,“你们俩怎么这么慢?”“马上马上,别急嘛”任芷秋拽着书包一边说着一边拉着拉链,陈安安被她堵在里面寸步难行,看着她的眼神也已经彻底麻木了。“林茂你让开”转头看向窗口站着的女孩儿,陈安安踩着椅子从窗户爬了出去。“安安!你别走啊……”“自己这么慢

  • 武侠:开局假扮皇帝在线阅读第三章

    末法时代,山海经文,天地初开,宇宙纪元,所有大型画面一幅一幅的从我脑中闪过。我叫林玥,父母给我取了一个很女孩的名字,意喻让我遇事冷静,为什么会取这个名字,这一切都要从出生那天说起我出生在两千年,记得生日将近八月十五,出生那天家里人都很焦急的等我出生,可我出生的方式,奇怪的无法形容先是外面天空像是裂开

  • 辣手神医在线阅读第十节

    我们回到了陆军基地,在那里和刘司令简单的打了声招呼后,就驾驶着为我们准备的一辆六人座电磁悬浮车,出发前往赵氏母子的住地。【3G书城】“老杨,你的方法还真是有效。当着那老太太的面狠狠地收拾他儿子,果然很轻易的就打破了她的心理防线。”许皋白开着车,一路上不停地跟我们大呼痛快。我象征性的笑了笑,是不是看向

  • 网游之达摩克利斯之剑训练场争夺赛上

    中级修士院前,一位身背单肩包的蓝袍少年缓步走来,正是小石头。进入校园后,小石头顿时被学院清幽的环境,宏伟的建筑所震撼。只见学院是古典形式,没有厚重的围墙,只是用木栏围成,但不要小看这木栏,木栏上刻录阵法,小看它就是在小看阎王。整个学院有东西南北四扇木大门,没有别的出口。新生们从东门进入,与东门相连的

  • 小梧桐登神记在线阅读第07章第一位娘子【求收藏】

    “她就是萧家大小姐?”踏入大堂,苏牧白并未看向高位,而是仔细打量了一下身旁身穿新娘礼服的萧媚。此刻的萧媚,头上裹着红盖头,看不清五官。不过,华丽的新娘礼服下,姣好身材一展无余,削肩细腰,长挑身材,前凸后翘,美艳动人。“不知道这红盖头下,会是怎样的一张倾国倾城容颜。”苏牧白暗暗道。“姑爷,愣着干什么,

  • 刀剑沉浮在线阅读第1章

    石必锐一向是个细心稳重的人,今天却有点心神不宁。这次出差前他刚买了部新手机,功能还没玩透,中午干脆不睡觉,在酒店客房里边上电脑查询边在手机上尝试。了解完手机如何无线上网后,就兴冲冲地设置了一遍,马上登录QQ,成功!小臭美了一下。回头看电脑时,却有弹出框提示QQ在其他地方登陆,建议修改密码,一惊一乍:

  • 穿回现代当神龙在线阅读情伤

    三人大约玩了两个多小时,姓王的青年说道,“刘长安走啊!时间差不多了,要是去晚了,估计机器都被占了。”刘长安看了看时间,“下机,走!”两人关了电脑,刘长安对于乐说道,“乐哥,走啊!跟我一起去玩啊!”“除了玩电脑**,还有啥好玩的,打练球没兴趣!”于乐玩着**说道。“那地方老有意思了。”脑袋靠近于乐,小

  • 我在武侠世界当反派张 献宝鸿钧

    就这样在海上不知道漂泊了有多久,看厌了终日不变的日出日落,叶良见到陆地了。迫不及待的降下祥云,叶良觉得自己应该在大地上行走,这方大地自然是要比海上好的多。只见到处山清水秀,异兽奔腾,处处不同景,哪里是海上永远的一望无际的水域可以比拟的。再说现在属于洪荒初开的时候,遍地的天材地宝,数不胜数,这一路去往

  • 躺在舌尖修个仙在线阅读第九节

    第二天早上,雷月早早的起来换上了丹暗为他准备的长袍,想要出去走一走。来到前堂之后,他发现原来这里是一座丹堂,丹君就坐在离门口不远的一张长桌前,不急不缓地为前来看病的人把脉、开方,耐心地讲解病情以及忌服之物。拿到药方的人,总是对丹君千恩万谢,然后才到柜台上去拿药。雷月望着丹堂内人来人往,稍微有些嘈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