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我,阎王第六章在线阅读

作者:小川 来源:飞卢小说网

周六,小雨

一夜的蓄势待发,终于在今日落下了几点雨。

“下雨了。”袁可打开窗,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打开手机,刷着热搜。“果然,不愧是我的大神。”

“什么事这么开心?”方羽将早餐端上桌,笑看着从二楼蹦蹦跳跳下来的人。

“我的大神上热搜了。”晃晃手机,袁可看着桌子上的早餐道,“好香啊。嫂子,我哥又走了。”

听着这句肯定的话,方羽摇了摇头,“在书房。”

“什么?哥竟然在书房?”袁可诧异道,“一日之计在于晨,怎么不吃早饭在书房?”拍拍手,袁可道,

“我去叫他。”

“别去。”拉住冒失的某人,方羽将一碗粥放下,“袁霆肯定在忙,别去打扰他。等会我给他送点过去。”

“好吧。”袁可耸耸肩,吃了一口粥,“还是嫂子贴心。”

“袁霆。”

“哥,你结束了?我刚还和嫂子聊起你呢。嫂子做的粥可好吃了,哥你快来尝尝。”袁可顺着方羽的视线望过去,放下碗筷跑过去,“哥,快点。”

“我给你盛。”方羽笑笑,撩了撩耳边的发。

“谢谢。”

“不客气。”

“哎呀,你们夫妻俩用得着这么客气吗?”袁可撇撇嘴,“这里可还有一只单身狗哦。”

“食不言。”

“知道了。”

“晚上回来吃饭吗?”大门口,方羽替袁霆披上衣服问道。

“晚上约了人,不用等我。”

“好。”

袁霆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看了眼方羽,道,“上个月我们做过,也许已经有结果了。”

方羽一瞬间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红了脸低着头,“我忘了,这两天事比较多,还没来得及检查。”是啊,上个月他们也做过,只是这几日的幸福让她忘了那曾经的稀有。

“找个时间检查一下吧。”

“好。”就这么不耐烦吗?就这么想要早点摆脱吗?方羽环住双臂,突觉得有些冷。

“哥走了。”袁可带着耳机从身后凑上来,“怎么了,嫂子?”

“没事。可可,今天有事吗?没事的话陪我去一下医院吧。”忘了吗?只是不想记得罢了。事实是,她的经期确实推迟了一周,也许已经成真了吧。

“怎么了嫂子?哪里不舒服吗?”

“没事,就是去做个身体检查。”

“好,那我去收拾一下。”

“好。”

“老板,出版社那边想邀请您作为肖缘书迷见面会的特邀嘉宾。”

“他的书迷见面会让我去做什么。”

“估计是想增加点话题度吧,毕竟这次是他的第一本将要被影视化的书。”胡严瞅了瞅没有说话的人继续道,“时间是下个月25号。”

“今天什么安排。”

闻言,胡严识趣的将话题转移,“十点视频会议,中午和出版社王总一起吃饭,下午两点是季度会议。”

“嗯。”袁霆点点头。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可可虽然任性了点,但是个好女孩,好好待她。”

听着这话的胡严后背一阵发凉,颤颤巍巍的看着面无表情的人,想要开口但是却不知道说什么。

“没事了,出去吧。”

“是,老板。”

“胡严。”

“怎么了?”看着某人咬牙切齿的样子,方羽问道,视线放到袁可递过来的手机上,‘噗嗤’笑了。

“嫂子。”袁可娇嗔着鼓起了嘴巴。

“可可,胡严挺好的不是吗?而且对你也很上心。”

“他哪里好了?”

“不好吗?学历高,身材好,个子高,长相不错,关键是对你百依百顺。”

“他哪有对我百依百顺。”拖着下巴,袁可嘟囔着,“他只是对我哥唯命是从罢了。”

“可可,眼睛是骗不了人的。”方羽看了看眼前走过的人,笑道,“他看着你时的眼神和看别人不一样,看你的时候是满满的深情,而且你对他不是也很有好感吗?”

“我哪有。”

“傻丫头,你是当局者迷。”

“我。”

“方羽。”袁可的话被护士的声音打断。

“到我了。”

“嫂子,我陪你。”

“嗯。”

“嫂子,我们要怎么告诉哥?老天一定是听到我的祈祷了,这么快就愿望成真了,太棒了。”

“可可,你慢点。”方羽捂着肚子,小声道。

“小心小心。”袁可停下脚步,笑眯眯地扶着方羽,“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让黄嫂给你做。要不我们去给宝宝买点东西吧,现在准备衣服会不会有点早呀。”

“可可,不用。”看着袁可一脸期待的样子,方羽的眼眸也染上了一层温柔。竟然真的怀孕了,没想到,这么快。可这就是她期待的不是吗?有了这个孩子,不管以后她和袁霆会怎样,他们都是一家人,她都是袁夫人。

“我要做姑姑了,真的好奇妙呀,这里竟然有一个孩子。”孩子气的指摸了摸方羽的肚子,袁可傻笑道,“哥知道了一定很开心。嫂子,你想好怎么和哥说了吗?要不我们去公司找哥吧。”

“别去打扰他了,等他晚上回来我再说。”

“那也行。”袁可点点头,挽住了方羽的胳膊,“嫂子,小心台阶。”

“袁总,肖缘这一次的新书已经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我想到时一定会畅销的。”

“借王总吉言。”

“袁总,下个月25号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肖缘的粉丝见面会若是有您作为特邀嘉宾出现,我想一定会为这本书造就更大的声势的。”

“不好意思王总,25号我不在国内。”

“啊,这样啊。”那人明显一怔,半晌尴尬地笑道,“没关系没关系,能和袁总合作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了。袁总,祝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袁霆的视线不自觉的望向某处,是偶然吗?为什么刚才好像看见他了?袁霆皱皱眉。

“袁总,怎么了?”

“没事。”袁霆摇头,看来是最近太累了吧,找个时间该休息休息了。

“怎么约在这里?”

“朋友推荐这里挺好的。”

“是挺不错的。”说话人点点头,点了餐。

“这次回来打算呆多久?”

“明天就走,我只是回来看看你,你好我就放心了。”

“多谢挂念。”

“和我客气?”那人笑笑,“说起来我小时候可是一直以为长大后会嫁给你,没想到夫妻没做成,倒成了闺蜜。”

“不也挺好的吗?”

“是呀,挺好的。你的腿怎么样了?”

肖缘看了看左腿,“除了下雨天有点疼,其他都还好。不说这个,叔叔阿姨还好吗?”

“都挺好的,他们让我告诉你,要是想去旅游,随时联系他们,我家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替我谢谢叔叔阿姨。”

“刚才那人你认识吗?我看你总往那边看。”

“新书的投资商。”

“那要不要打个招呼,他好像看到我们了。”

“不用,他不喜欢被人打扰。”

“这样啊。不过,这么年轻的投资商,也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

“人家已经结婚了。”

“什么,已经结婚了?哎,又是一个英年早婚的。”

“你这话不怕你老公听见?”

“哎呀,你不说我都忘了,我已经结婚了。”

“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

“要是能回到小时候就好了。”

“回去干嘛,现在就挺好的。”对面的人听着这样的话也便不再开口,一顿饭很快就结束了。

“我送你吧。”

“不用了。”肖缘摆摆手,“我还有事,先不回去。”

“那我陪你。”

“丫丫,真的不用。”肖缘无奈道,“我自己可以的。”

名唤丫丫者看着肖缘良久,点头,“好,那你小心点,注意安全。有事给我打电话。”

“嗯。”

一眼便看到了外面某人,原来不是错觉。

“袁总,采访问题稍后就发给胡助理。”

“好。”

“老板,那是肖缘,他怎么在这?”胡严自然是看见了轮椅上的某人,即便是坐在轮椅上,但也给人一种淡然于世的感觉。光是凭书就让袁可不可自控,这要是见到真人可怎么着。袁可不知道,这一刻开始,胡严已经将肖缘视为第一大情敌了。

袁霆看着那人,半晌道,“走吧。”

“袁总。”显然,某人没打算放过他。

“肖作。”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更别说是这张堆满笑的脸。袁霆看着这张脸,想到他的文章,心一瞬间收紧。“肖作有事?”

“无事。只是刚才看见袁总,想着怎么也该打声招呼,所以就过来了。”

“王总对肖作的书很是期待,还望肖作抓紧。”

“自然。”肖缘点点头,推着轮椅向前。这还是第一次见他这般坐在轮椅上,这样居高临下的望着他,袁霆心里很不舒服。

“我还有事。”袁霆说着拉开车门,看了看那人将视线放到胡严身上,“胡严,送肖作回去。”

“多谢袁总。”

“是,老板。”

“我们以前见过?”

“没有。”

“那我怎么感觉你对我好像有些敌意。”

“肖作的感觉还真的是挺准的。”胡严也不含糊,既然已经做了决定,那自然是不可以怂。

“说来听听。”

“我女朋友挺喜欢你的书的,我这不是看肖作长相俊美,一时没忍住。”

“看来是红颜祸水。”

“我倒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说自己的。”

“是吗?”

胡严有些冷,怎么听这人说话竟然有比老板还要冷的感觉?明明是在笑,但偏偏却如冬日一样料峭。

“多谢袁总。这是新一章的内容,还望袁总提点。”袁霆看着手机,顺手点开文件。

“妈的。”一句脏话,一个暴起,余玉的拳头毫不留情的落在那几个人的身上。一拳又一拳,我的眼中有鲜红出现。

“余玉,别打了,别打了。”我跑过去,抱住处于盛怒中的余玉,“会出人命的。”

“林畅,你放开,你放开。”

一拳打在我的肩膀处,很疼,但是我依然抱着那人,因为我害怕,我真怕一放手他就会把那些人杀了。

“林畅,放开,你听到没有。”

余玉真的生气了,我听出了他语音中的压制,可是我不能放。拳头一拳一拳地落在身上,余光中那些人被旁人拉走,余玉的拳头终于停止了。

“余玉。”

“林畅,我去你妈的。”我一个踉跄倒地,嘴巴中有鲜血的味道,很腥。但是我却是对着余玉笑了。

“余玉,我们回家吧。”没有人回答我,余玉看了我一眼,那一眼深沉,那一眼破碎,那一眼让人心疼。我的余玉,拖着孤单的背影在我的目光中消失。

再次见到余玉是第二天的晚上。晚自习的放学路上,有人跟着我。我知道是昨日被余玉打的那群人,看来,他们是来报仇来了。

“老大,就是他,那天就是他和余玉在一起的。”

“小子,给你个机会,告诉我们余玉在哪,我们保证你不会受多少苦的,不然。”

“不然你妈的。”熟悉的声音从对面传来,是余玉。黑暗中,少年拼命地和那几人搏斗,一脚又一脚,一拳又一拳,毫不含糊。

这一次我没有再阻拦,因为是他们自找的。

“还不走?”我看着倒在地上的人,看着身上带着伤的余玉,握紧拳头,缓缓走过去。我不知道我竟然那么会打人,原来,打人是这样的感觉。

“你疯了吧。”我听到有人这样说,是余玉。我抬头看着他,可是看着他青紫的脸,看着流血的唇角,我的喉咙有些干涩。

“余玉。”

“快走。”那天,他握着我的手,在拥挤的街头奔跑,晚风轻轻地吹着,我的眼角分明有泪滑过。

“没想到你还挺能打的。”

“你这一天去哪了。”异口同声,我们望着对方笑了出来。

“没去哪,在网吧待着呗。”余玉将脸上的血擦干净,开了一瓶可乐。“来一瓶。”

“好。”

“你怎么在那里?”

“当然是去救你了,怎么样,我是不是有半仙的潜质。”

“阿姨很担心你,给她打个电话吧。”

“已经发过信息了。”余玉从厨房里走出,嫌弃的拿着一个水煮蛋,“只有一个,你吃吗?”

“去我家,我给你做。”

“叔叔阿姨会不会不高兴。”

“他们回老家了。”

“快点快点,今晚我要在你家睡。”

“还不睡觉?”

“这才几点?我说林畅,这夜茫茫,你就不打算放松一下吗?教你玩**怎么样,再不然教你几招,免得下次你被人欺负也只会抱头。”

“不用。”

“怎么不用,来,我教你。”余玉拉住我的手臂,向前一拉,我整个身体便贴了上去。“抱歉,力大了。”

余玉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中亮亮的光,也许是因为刚刚吃光黄瓜的原因吧,他的嘴巴里有股淡淡的黄瓜的清香。“我不学。”

“男子汉就该会些拳脚,我不会每一次都及时出现的。”这般说着,他已经一掌推在我的胸口。我毫无预防的向后退了两步,倒在床上。

“没事吧,我可没用多大劲。”他走过来,向我伸出手。我握住他的手,却是顺手一拉,将他拉了下来,一个翻身,将他压在了身下。

“哟,林畅,不错呀,兵不厌诈都学会了。”

他在说什么?我看见他的唇一张一合,可是耳边却什么也听不见。这样的姿势,这么近的距离,我甚至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前段时间的画面再一次在脑海中出现,那个午后,他的唇,我盯着他的唇,呼吸有些急促。

“林畅,你怎么了?”身下的人猛地起身,扶住了我,“怎么回事?林畅,你没事吧。”

“没事。”我昂起头,擦了擦鼻血。

“你可吓死我了。”余玉坐在一旁拍拍胸口,“行了,我就不勉强你了,你休息吧。”

“你干嘛去?”

“我去尿尿。”

“哦。”

袁霆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内心的感受,晦涩难懂的情感刚萌发时,他是否也有这样的不安,也有这样的悸动?一切都不可知了,只是此刻看着这些,就好像是回到了他的曾经。

“袁总看完了吗?”

“看完了。”袁霆想,为什么要回这个消息呢?半晌他归结为礼貌。是的,袁霆是个知礼的人,别人敬他一尺,他自然也要敬别人一尺。

“有何感想?”

“没有什么感想。”

“是嘛。”

是嘛?这是什么意思?袁霆看着这两个字,久久才放下手机。

“嫂子,你坐着,我来。”袁可扶着方羽,小心翼翼地让她坐在沙发上,“你现在可是我们家的重点保护对象,你只要歇着就好,其他的我们来。”

“没事的。”

“嫂子,你不懂,怀孕前三个月很重要的,一定要慎重。”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我上网查的。”得意的晃晃手机,袁可道,“喝牛奶吗?还是看书?”

“都不用,你坐下,我们聊聊天。”

“聊天,好呀。嫂子,你有没有想宝宝叫什么?我看书上说小孩子有一个小名比较好养,这小名我给他取可以吗?”

“可以。”

“不如就叫毛毛,男生女生都可以叫这个名字。”

“毛毛,挺可爱的。”方羽摸着肚子,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宝宝,以后你就叫毛毛了。”

“哥怎么还没回来?嫂子,你猜哥知道你怀孕了会是什么表情?我真的好期待呀。”

他的表情吗?方羽想,应该是如释重负吧,毕竟他的任务完成了。

晚上八点,袁霆回来了。方羽坐在客厅,看着那个向她投来询问目光的人。果然,就是这样。

“袁霆,我怀孕了。”方羽站起来,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明明是让人开心的事,但是她的语音中却分明带着一丝颤抖。

袁霆看着那个女人,清淡的目光稍稍晃动了几分,随即在她的肚子上停留了几秒,脸上依旧是旁人不可窥探的神情。

“辛苦你了,注意身体。”

“哥,恭喜。”‘砰’的一声,袁可拿着礼花从楼梯下走出,“哥,我给宝宝取了一个小名,叫毛毛。怎么样,好听吗?”

“好听。”

“哥,现在嫂子怀孕了,以后你可不能这么迟回来,书上说了,妈妈怀孕期间,爸爸要多多陪伴。”

“可可。”方羽拉着还要说什么的人,“你哥忙了一天了,让他先去洗漱吧。”

“对,我太高兴了,竟然都忘了。哥,你看看,还是嫂子对你好,我这个妹妹可是自愧不如了。”

“地上收拾了。”

“还真是没有一点人情味。”袁可吐吐舌头,拉着方羽,将手机里的视频放出来,“你看,我哥都傻了,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他有这样的表情,一定要保存。”

看着视频中的人,方羽笑出了泪,原来,他也是有震惊的,却偏偏没有半分欣喜。

“嫂子,你怎么了?”

“没事。”方羽擦了擦眼角的泪,“只是有点感慨罢了,没想到,我竟然有了孩子。”

“是啊,我都要当姑姑了,这种感觉真奇妙。”摸着肚子,袁可笑着,“再过九个月,他就要和我们见面了。”

“你去哪?”方羽看着从浴室走出的男人,不解的问道。

“我去客房睡。”

“袁霆。”方羽试探性的拉住了袁霆的衣袖,“宝宝的照片你要不要看看。”

“不用了。”毫不犹豫的开口,袁霆看了女人一眼,“有什么需要的刷这张卡。”顿了顿,袁霆继续道,“方羽,要是你后悔了,这个孩子你也可以不要。”

“什么?”方羽一愣,显然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看着他的眼眸,她知道,他没有说谎,“袁霆,遇见你,我不曾后悔,嫁给你,我不曾后悔,有了这个孩子,我也不会后悔。这是上天给我的礼物,不管你怎么想,我都会好好保护他。”

“好。”点点头,袁霆走出房间。方羽擦了擦眼角的泪,摸着肚子,一言不发。

延伸阅读

极优异教育加盟  http://www.ncda13.com/rty.shtml
极优异是国内首家家庭集合教育机构。就是我们对家庭的每个成员都进行培训,目的是实现整个

会员宝POS机加盟  http://www.ncda13.com/gqa6.shtml

雪芙莱干洗加盟  http://www.ncda13.com/s7we.shtml
想投资做洗衣店而又缺乏这方面的经验时,选择加盟无疑是一条方便的捷径。中国消费市场巨大

婴盾加盟  http://www.ncda13.com/drif.shtml
婴盾奶粉是一家经相关部门批准注册的企业。我们是《婴盾》原装进口奶粉的代理商,乳香飘系

银盈饰品加盟  http://www.ncda13.com/bhz8.shtml
银盈饰品加盟_公司简介丹蓝饰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厂房面积3000多平方米,员

索酷加盟  http://www.ncda13.com/yrql.shtml
索酷平衡车生产的钻头、丝锥量具、带锯大卖消费者市场。杭州百事得工具有限公司的产品在消

文都教育加盟  http://www.ncda13.com/pd3k.shtml
文都教育是一家各省市性的教育科技产业机构,始创于1996年,现已拥有20家成员公司,

韩氏加盟  http://www.ncda13.com/anan.shtml
韩氏玉镯是玉器工艺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东海县韩氏珠

哈巴谷早教加盟  http://www.ncda13.com/nk6.shtml
哈巴谷早教有着丰富教育经验,贴近学员个性,互动式教学收到很好的效果。随着社会的进步,

明熙加盟  http://www.ncda13.com/y2mg.shtml
明熙礼品箱总部位于浙江东阳江北工业园区,临近中国小商品城“义乌”。本厂主营三、五、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帅爆全地球[星际]在线阅读第7章

    “她不仅能够站起,还能把你踢倒!”萧晨的声音就像洪钟一般回荡在电影院里。秦倚天此时美目之中泛着流光,原本近乎死寂的内心突然被激起一丝波澜。“我…真的还能站起来吗?”秦倚天喃喃地说道,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小心翼翼地向萧晨询问。洛风痛苦地躺在地上**着,恶狠狠地盯着萧晨,他实在没想到,一个穿着随便的普通

  • 我的英雄学院之神级创造第八章

    等人走近,马智郁才逐渐认出了他:“是李正信吧。”“好像是。”李正信拿着钓鱼的工具,勾好鱼饵后,作出抛掷的动作,让车治浩的视野一下子放大了不少。马智郁拉着车治浩,“那过去打个招呼吧。”【喂,这也太有导向性了吧。】尽管车治浩心里这么想着,他们还是来到了李正信面前。“哇,真是惊奇的巧遇。”李正信收起了钓鱼

  • 肉食系恶审第八章在线阅读

    接着是岛屿供电问题。商店里可选电站有很多,从常规的煤电站,到风力电站、水电站、核电站,应有尽有。还有处于研究阶段的聚变型核电站!煤电站首先PASS,一是不环保,其次是不可再生。水电站的话,天堂岛只有一个地下泉形成的河流,流量大概能带动一架水磨坊,电站就算了。地热电站,潮汐电站,核电站……通通不行,要

  • 从超神学院开始修炼在线阅读第五章

    三日后,花魁评选正式开始,由于是临时起意,其他姑娘多半没做准备,参赛之人只有沈青萝和现任花魁牡丹,在西楼其他姑娘的眼里,这场评选俨然是属于牡丹和沈青萝的夺魁之战。花妈妈到底是个生意人,打出个“夺魁”的噱头,吸引力不少青年才俊老少爷们过来,天刚暗,西楼大堂已人满为患。虽说是为了博得恩客欢喜,但到底是大

  • 两栋教学楼的间距第十章在线阅读

    中原中也正在批阅文件,身为干部,每天都有上面分派下来的任务等待指令,而这些文件待会儿都要统一放到森鸥外的桌前。神乐对文字类的工作不感兴趣,只有在中原中也或者太宰治安排她出去剿灭某基地或者镇压某组织时,才会带着她的伞行动。进入黑手党短短半个月,神乐的实力就收到了所有人的肯定,就连中原中也都惊叹一下神乐

  • 不搞玄学的天师第九章在线阅读

    空间破碎,几个人回到了风凌一中四楼。林白白不由放松下来,靠着墙呼哧呼哧喘着粗气,风凌一中和他们刚刚进来的时候一样,外面一个人都没有,四周静的可怕。“一点障眼法,如果让人看到你们凭空出现,你们会觉得很困扰吧。”少年清悦的声音响起,他重新出现在了楼梯口。“而且我也有些话想和你们说。”黎雪叹了口气,只觉得

  • 网游之丑角传奇第六章在线阅读

    考试题的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中的阅读理解、作品分析和黎乐生在地球上做的语文题很像,只不过循规蹈矩、按照规则做出来的答案只能得低分,所以这两部分,黎乐生是能让自己的想象飞多远就飞多远,阅读理解要让考官想咦还能这样理解,作品分析要让作者想咦这说的是我?三个作文里,一个作文是命题作文,一个是时事作文,另外一

  • 妹子别跑在线阅读第六章

    不知过了多久,随着一道重物砸到地上的声音响起后提示音再次响起“胜利者李青玄。”“这已经是第九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种最多挨我两脚的对手是真的没劲。”李青玄走下擂台的时候还一脸无奈地说道,说的时候还往刚刚被踢下擂台的那个人那看了一眼。而此时,那个人刚刚缓过神来准备站起来,站到一半了听到了李青

  • 守护重生后的苏小姐之学习礼仪

    林嘉夕来到北越也大半个月了,前些日子感冒发烧,这几日终于见好。一大早,阳光明媚,林嘉夕起来伸了个懒腰:“啊!这么好的天气,乐心!我们去逛街吧!“除了想逛街打发一下无聊的时光,她更想去街上找找顾婷她们。“小姐,这得让夫人同意才行!”乐心拿过外衣帮林嘉夕穿上!“那我们现在就去申请吧!”说着林嘉夕便拉着乐

  • 火影:开局召唤平行世界之历史真相(8)

    李轩坐在满是古玩的长桌前,手中握着刚到好热茶的杯子,他对面的是一身黑衣的会长,会长满脸微笑的看着他说:“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疑惑,你先挑一个最想问的问题问我吧。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沈言,现在是近法俱乐部中国分会的负责人。””约翰说他是这里的对外负责人,所有新人的查找与入会工作都将在他那里进行审核,那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