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我有一座冥府在线阅读第1节

作者:颜三 来源:飞卢小说网

楔子

月国盛元冬,权倾朝野的穆家发动兵变败北,皇后穆晚盈殡天,太子留下一纸“自废”手谕后不知去向。

月帝年迈,遭数重打击后病倒在床,无心朝事,至此纷乱之际,流落民间的五皇子容无缺被下诏册封,作为代太子管理朝中一切事物。

元月十八,寒风凛冽,冰雪正消融。

金色的地毯一路铺至高高的祭天坛上,面容肃穆的五皇子站在高处,看着眼底这座冰冷的皇城,看着匍匐在他脚底下的文武百官,墨黑的眼眸中没有一丝笑意。

“月国鼎盛,我皇独尊,今册封……”

有礼官尖着嗓子念着手中的诏书,在月国的传统中,只有新帝登基才有资格登上祭天坛,而这位流落民间被人们遗忘的皇子,在当今月帝深沉的宠爱下,享有太子都不曾有的殊荣。

轰隆几声,有赤色的火焰和火红的礼炮冲上天空,一身华服的五皇子目光在掠过底下的某处时,身体猛地一晃险些站不稳,在那一片璀璨中,他看到一抹红色的身影,那如血的红刺痛了他的眼。

人群最后,那个眉似远山之黛,唇似三月桃花的女子,她望着他的时候,明明是笑着的,眼眸中却泛起了一层雾气。对视的那一刻,那双盈满了泪光的双眸,清黑得好像世界尽头的深渊,将他的灵魂都吸了进去。他知道自己从此将握住这座皇城无数人的命脉,冥冥中却注定再也握不住那双柔软温暖的手。

“册封大典完成——”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祭天坛下,黑压压的人影跪倒一片,欢呼声此起彼伏,极有穿透力地穿过重重屋宇,响彻苍穹。

他的目光越过层层人海,端详着她,许久,见她眼神一变,背对着他头也不回地朝远方走去,他脸色一白,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手中却空空如也,他的眼底渐渐浮上一层如海的忧伤。

那个消失在人群中的红色身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这么多年来,刺入他的感情和生命,收刀离开的时候,撕扯开他的世界,血雨纷飞。

——他会是个好皇帝,对吧?

——他会是个好皇帝。

有谁的声音像是蒙了一层寒雾,模模糊糊地听不清楚,笼罩在黑暗的浮云中,静静地凝成了掌心的一滴水珠。

那些彼此唯一的曾经,那份嵌入骨血的深情,在长满野草的时间沟渠里逐渐软化、消融,所有他们存在过的痕迹,似乎都被冬天的寒风吹散了。

轰隆——

轰隆隆——

皇城上空的烟花炸裂开,眼前的繁华瞬间遮盖了一切寂寞沧桑。而在白墙青瓦的一个小小院落里,有一双素手掩上窗,把那些与她无关的热闹全部隔绝在窗外。

寂寥的院子,有苍老的树枝延伸至房檐角上,随着烟花的谢幕,一朵丁零的梅花正悠悠地飘下,坠入了地上一摊积雪里……

————————————一根正经的分割线——————————————

正文

月国处处气象新,琉璃宫殿歌绕城,长安繁华金遍地,青川县里出美人。

这是一首流传在洛城青川县,老少妇孺皆知的诗,小小的一个青川县,竟然能和京城相提并论,原因只有一个:青川县自古出美人。

有人要是愿意和青川县一些老人聊天,哪怕是街上一个卖花的老阿婆,也能细细地数出青川县当年的风光事儿——早逝的皇太后、以前选秀进入宫中的贵妃……她们都出自青川县,她们也一直是青川县百姓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骄傲人物。

让人纳闷的是,尽管现在在青川县的街上,一眼望去全是水灵灵的姑娘,但是近十年,青川县却再也没有出过几个大人物了。老一辈的人,没事儿聚在茶馆里喝茶谈论起这件事时,总会无奈地摇头,感叹青川县的子孙后代一代不如一代,不长进了。

青川县这十年没出过大人物,可是却发生过一件让人避讳很深的案子。五年前,青川县掌事官员容县令为官清廉,深受百姓的喜爱。有一次容县令被借调去外省办案,在回来的路上牵连进了一桩流氓斗殴事件,无意致死。容县令死后,当时上面官府来了人,警告过大家不准私自谈论这件案子,案子听说也匆匆办结了,有知情的人暗地说,容县令的死有蹊跷,容县令可能是得罪了人被杀害了,事情的真相无人清楚。当时的人们不敢多言,时间一长,大家或许渐渐把这件事淡忘了,又或者是装作忘记了。

所有人都可以忘记容县令,唯独一个人不会,那就是容无缺。容无缺是容家的独子,母亲在他幼时病逝,容县令独自抚养他长大,容县令死的那一年,容无缺十五岁,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熬过了那段悲伤的日子,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起开始振作重新生活,在那些浑浑噩噩的日子中,他好像突然就长大了,而支撑着的他全部信念就是“伸冤”。

距离容县令的案子过去五年,青川县一直相安无事,直到今年,青川县出了一件邪乎的事——城东头薛员外家的薛玥小姐失踪了。

说起薛玥,青川县无人不知,薛玥是如今青川县“第二”美女,至于这第一,自然是那青衣帮卿一刀的女儿——少帮主卿一笑。

说起薛玥和卿一笑,自然要说“拜花神”。青川县每年三月三有个“拜花神”盛会,这一天,青川县年满十六的女子会穿上盛装走过百花桥去川庙中拜青花神,给自己祈求好姻缘。青川县民风开放,无论是男子还是女子,只要看中了,就会展开热烈追求。“拜花神”这天,青川县的适婚男子会守在桥上两侧,对长相貌美的女子唱情歌、说情话,并且评选出最美的女子,称为“花神”。

今年的盛会已过,“花神”又是卿一笑,卿一笑已经连续三年夺得了这个名头。照理说,薛玥和卿一笑相貌和气质各有风华,碍于卿一笑在青衣帮的势力和威信,平时她又在青川县作威作福,人们投票时总要忌惮几分,不知不觉偏向了卿一笑,因此,薛玥输就输在“背景”上。

盛会过后,薛玥就跟着母亲去京城探亲了,至今未归。她失踪了消息,也还迟迟未传回青川县。

这天,青川县的甜水巷,早市热闹不已。

这儿的百姓生活富足,虽没有京城大省中居民的气派,却自有一番陶然宜居的悠然。说起来,这一切还得多亏了那枉丢了性命的前任县令容老爷,才让青川县十几年长治久安,百姓安居乐业。众百姓虽然有默契地不再谈起容老爷,却对容老爷仅存于世的丁点儿血脉相当关爱。

一到辰时,甜水巷四散的行人倏地聚拢,直冲西北角的菜摊子,挎着菜篮子的女人们争先恐后将菜摊子围了个结实,嘈杂声四起。

“容大公子——”

“容家哥哥今日也是如此俊朗——”

人群熙熙攘攘,里三层外三层地包裹着菜摊子,就在小姑娘大婶们快要吵起来之时,打甜水巷东边来了一行人,为首的是个穿着一身红色劲装、模样清秀俊俏的姑娘。姑娘叼着一根狗尾巴草,还没到菜摊子跟前,就有随从提前给她安置好了椅子和茶水。

姑娘纵起轻功飞身而至,稳稳当当地踩在椅子上,瞅了一眼前方围着菜摊子的人群,偏头向随从示意:“谁去?”

那脸圆得像馒头一样的随从一把拨开其他人,急吼吼道:“我来,少帮主,我来!

少女一张俏脸纹丝不动,眼睛直直穿越人群盯着菜摊子的主人,冷酷道:“动手!”她原意是想让随从把人赶开,给她让出一条直通卖菜主人的道,然而——

名叫馒头的随从引颈高喊:“女恶霸来了,女恶霸卿一笑来了,大家快跑啊——”

上好的西湖龙井才入口,气得卿一笑惊愕喷出,她转脸怒道:“馒头,你活腻歪了?”

那群叽叽喳喳的女人突然安静了,所有人僵立着,下一刻女人们像一群被惊着的鸟,四散逃开。但即使是逃跑,她们也不忘了将表露情意的手帕、香囊、玉佩精准无比地扔到菜摊子上。掷果盈车,不过如此。

“为少帮主分忧,小的死而后已,再说,这招不是挺管用吗?”任务完成,馒头神气极了,摇头晃脑地开口,“少帮主,您请吧。”

卿一笑尴尬地咳嗽两声,隔着满目狼藉的物品与菜摊子之后的翩翩公子对视。卿一笑理了理衣服,莞尔一笑,迤迤然朝他走去。

容无缺默不作声地立在菜摊子前,他是不应当在这的,与这市井街道来说,他太格格不入了。他穿着一身烟雨色的青衣,一头光滑顺垂如绸缎的墨发半束半披地垂在脑后,俊秀的剑眉下是一双幽深如寒潭的眼睛,他眼角微微上挑,薄唇总是透出一股讥诮的味道。

周围是一长线摆开的摊位,摊主的吆喝声,顾客的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容无缺的摊位底下铺着一块蓝色的棉麻布,上面油绿的蔬菜和洗干净的瓜果还沾着晶莹的露珠,摆放整齐,让人觉着舒服,但却少了点卖菜的烟火气。

熙熙攘攘的菜市场,唯有他姿态沉静清雅,看着如仙人般——但仙人又怎么会在这市井街道里卖菜呢?

一身劲装的卿一笑立在菜摊子前,左挑右选,动作看似粗鲁,却带着点儿小姑娘的小心翼翼。她偷偷瞄着一眼眼前谪仙似的容无缺,见他并没有露出不满的神色,动手将那些玉佩香囊一股脑儿丢进了旁边的木桶里。

拾掇干净了,她对着容无缺款款一笑,伸手拿出一个小盒子,清清嗓子道:“容哥哥,我又来了。”

容无缺看着眼前这只白皙的纤纤素手,皱起了眉。他的目光微微低垂,落在了卿一笑的腰间,卿一笑腰间佩戴着一枚色泽通透的玉佩。青川县的青山盛产玉石,三年前他就听闻卿帮主得到了一块珍贵的玉石,送给了卿一笑当生辰礼物。卿一笑找了上好的工匠将那玉石打造成了两块玉佩——青凤和青凰。

此时,卿一笑腰间挂着的是青凰,他自然知道盒子里的是什么。何况,卿一笑已经锲而不舍地送了三年,只是他一直没有接受而已。

容无缺不说话,卿一笑就耐心地等。看他实在没有说话的意思,卿一笑换上一副笑脸,看着眼前的容无缺:“容哥哥,你这次再不收,我就把它扔了。”

“胡闹。”容无缺话刚说完,只看见卿一笑手一挥,有影子从眼前飘过,他下意识**转身去寻那个小盒子,刚捡起来就听见卿一笑的笑声。

“对呀,可不是胡闹吗?”看到容无缺的举动,卿一笑挑了挑眉,脸上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她张开手心,挂在手指上的玉佩垂了下来。

容无缺对上她明亮清澈的眼眸和无邪的笑容,一时间看得有点出神。他看到卿一笑手中的玉佩,低头打开手上的盒子发现是空的,一时间愣住了。

看到容无缺打开了盒子,卿一笑飞快地将玉佩放了进去,对他眨眨眼睛:“不许还我。”

容无缺方明白又被她骗了,他放下盒子,低头整理凌乱的菜摊子,浓密的睫毛在眼底透出阴影,逃避着她的眼神。

卿一笑闲步绕到了他身后的竹篱笆一侧。侧边开着一簇蔷薇,粉色的花朵兀自展开,有种安静淡雅的美丽。她走到花丛前,手指从那些红绿相间的花叶间拂过,采了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她下意识地一侧身,就瞧见容无缺神色悠然地看着她。

卿一笑含笑凝眸,流露出几分小女子家的娇态,玩笑似地问他:“容哥哥既然收了我的礼物,这花儿你帮我戴上,可好?”

眼前微风细语,花下的女子语气甜糯,流露出她自己都未曾发觉的柔情,容无缺负手而立,细细地瞧着她,只觉得心中似有清溪缓缓流过,柔软静谧。他不动声色地走上前,接过她手中的花骨朵儿,将它轻轻插上了她的发间。

卿一笑有点诧异容无缺这么听话,随即对他仰头一笑。他只是看起来清清冷冷,其实骨子里善良、正直,要不然她每次来烦扰他,怎么都不见他拿笤帚赶她走?

“少帮主,曲姐姐的信!”

卿一笑还在出神地想着,冷不防听到随从的喊声。守在不远处的馒头,收到帮内的飞鸽传书,大喊一声,立刻飞奔而来递到卿一笑的手中。

卿一笑拿到信,也不避讳眼前的容无缺,大大方方地打开了。信件上只有几行字,卿一笑本来还带着玩笑的脸,在看到信上的内容时,一下子变得严肃了,她把信纸揉成一团,转身就想离开。

“卿姑娘……”容无缺本来看到她在笑,见到她脸上的笑容消失匆匆忙忙地准备走,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想也不想就开了口,开完口他又后悔了。

卿一笑走了几步就听到容无缺的声音,她回过头,看了他一会儿,似乎想到了什么,手指一弹,把那个纸团弹到了他的菜摊子上,对他朗朗一笑:“出了点事,我得回去一趟。”

容无缺征了一怔,青衣帮在青川县属于一个大帮派,帮中有不少江湖人士,涉及到的事情想必不方便让外人知道,现在,卿一笑竟然毫不犹豫地把密信给他看?

容无缺回过神,卿一笑已经带着随从走远了。他的目光落在了盒子里的青凤玉佩上,果然与卿一笑佩戴的是一对。他伸手拿到手里,发现玉佩碧绿通透成半月状,正面刻了一只凤,他手指摩挲着翻转玉佩,就看到反面雕刻一个“卿”字。

容无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收下玉佩,方又拿起那个纸团,慢慢地展开,看清楚上面的内容,他也不自觉地皱起了眉。

纸上赫然写着三句话——薛玥京城失踪,薛家来帮中求救,速归。

延伸阅读

别暗恋了,快去撩魔王?魔王!  http://www.www33333rcom.cn/saew.shtml
人界大陆。勇者家豪宅。“父亲!您刚才说的是真的吗?您真的允许我独自出门去讨伐邪恶的大

梦古仙凡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www33333rcom.cn/gq7t.shtml
对于这个所谓的队长下的命令,天神原久我表示不敢苟同。甚至激进一点来说,这个人就是个大

斗神天际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www33333rcom.cn/gvxb.shtml
兰陵国地势平坦,易攻难守,全国七分的兵力都分布在边防线上,唯一一处高地就是东南方向的

数据封神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www33333rcom.cn/sbc0.shtml
餐桌之上,一家人各怀心事,看着电视里边百艘龙船向前前进的场景,不由得一阵震撼!“这叶

你做我的喵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www33333rcom.cn/6teg.shtml
李山接了这个活儿,万没想到那得病死了的人是个貌若天仙的姑娘,那双眼睛便不受控制忍不住

踏破九重天之天地轮回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www33333rcom.cn/da5j.shtml
……………………………………“什么?5000万!你怎么不去抢?”顾不得算计,夫人先被

微光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www33333rcom.cn/sk5z.shtml
许沐梨的声音不小,谢昊阳和赵昶都听到了,都有些惊诧。虽然对于他们这些家庭几千万不算什

女配升级啦!(穿书)在线阅读疲惫  http://www.www33333rcom.cn/6u61.shtml
李茉怡一直以为,自己讲自己的信息告诉沈荣华之后,事情就会告一段落了,可是万万没有想到

古桑神树之破茧传奇子瑜,他对不起我  http://www.www33333rcom.cn/np3b.shtml
苏子瑜应了声但没去厨房,转身往阳台走了。外面夜色更深,月光清冷,远处市中心繁华处灯火

一觉醒来,媳妇不爱我了相同的修仙世界(求鲜花,求收藏)  http://www.www33333rcom.cn/xnrx.shtml
木子凝随便瞥了一眼,直接愣住了。“你确定你要那件衣服?”“那帽子可也是绿色的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越走越歪的人生路之对我笑(3)

    望着中年大叔激动的样子,我却摇了摇头,歉意道:“对不起大叔,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喊出那三个字,我实在想不起来了。”听到我这么说,中年大叔激动的神情渐渐敛去:“失忆了?”“嗯,应该是吧。”我苦笑一声,“至少我想不起来为什么不能进隧道了。”“唉……”中年大叔叹了口气,“小兄弟,你现在尽全力回忆吧,否则过

  • (综英美)世界之子秦观,你大爷的!

    “小景,我们来了。”萧老第一时间发现了安折景,朝她招手。正在和安阳说话的秦观立刻抬起头来。“老师。”安折景走近,和往常一样叫了萧老一声。安阳立刻滑动轮椅去旁边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营养剂,递了过去。安折景坐下,接过营养剂仰头喝尽,难受的口感让她苦着一张脸,安阳又立刻递上水杯。安折景接过水杯,无奈地看了一眼

  • 宿命的轮回在线阅读第5节

    走完了吃晚饭剧情设定的正璟人和壬妻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壬妻靠在他的肩膀上。说实在话,钟迩笔真的很重,他的肩膀很酸。正璟人问壬妻:“说吧,这个世界是不是随时都要崩塌?”壬妻咬着嘴角,两眼泪汪汪地躲闪着正璟人的眼睛:“我…我不是要故意隐瞒你的,我不知道你已经知道了。”正璟人被一股不可抗力抬起手,将壬妻搂在

  • 御道诸天在线阅读第3节

    张白在家足足待了一天,想出门也不可能的,一出去,那他以后一直在床上躺着了。也是张白这个宅男,没有什么好朋友,也不知这是他的幸运又或者是可怜。张白这一天都没有出门,晚上也是叫了外卖来吃,张白心中在想这种情况怕是上不了学,就连走路都很是费劲。夜晚,这张白一直是躺在床上,而且还是侧躺着,要不自己在把脑袋在

  • 隐天传奇之青箩记之回归,前往泡沫岛!(9)

    [PS:再次声明,主角是男的。只是长得跟女的一样而已,而主角的相貌请看封面。主角的衣服也是。。]而此时被众人关注的龙峰已经不知在哪片海域的空中漫步闲行了,在击败鹰眼之后..龙峰很是主动地一次邀请鹰眼吃饭,而也是第一次海军和海贼的吃饭..那时的情形让那些海军们都震撼不己,而战国也没有什么阻止..因为他

  • 品牌大师[综英美]在线阅读娘亲死亡【二】

    璃魅哭够了就坐了起来,拿袖子胡乱抹了一下脸!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这个小男孩是原身的哥哥,并不是亲生的哥哥,叫做何昊苍。何昊苍是一个阳光开朗的小男孩,他从小也很护着璃魅,听娘说,从前来了个道士,看见自己就说天煞孤星,谁知道娘也信这个,问如何破解。那道士捋捋他的八字胡,说,村内有一乞儿乃天降凶星,一

  • 黑衣组织拯救世界[综]在线阅读第一章

    第一章选择老师在一张宽大的木床上躺着一个四五岁大小男童,身边穿着白色长袍的中年男子俯身正在不断检查着那名男童的情况“族老,已经给少族长看过,只是使用忍术过度而晕倒”一名身穿白色长袍男子低着额头对着一名手持拐杖身穿白色和服老者,尊敬的说道。老者背后绣着十分对称的图标,两端像是叶子,如果是俯视图的话,更

  • 沉沦危机之天王路东

    这是最好的年代,也是最坏的年代。是个人就谋划着创业、融资、上市,千万富翁层出不穷,机遇千载难逢!然而有这么一股势力,他们只穿梭在人群当中,为人民带来欢乐,为社会带来歌声细雨。“董事长,董事长!我们公司的专辑破千万了!”一个经理,兴奋的喊道。“哦!是吗?意料之中的事情。哈哈哈,阿东这家伙果然没有让我失

  • 卦二十四式在线阅读第5节

    虚拟世界发生的事情,很快就传开了,就整个星际,精神力值超过9000的,不超过10人,至于像慕韶惜这样接近10000的,就整个联邦星际历史上也只有3人,而超过一万的,只有1人,那人的精神力值有15000,也是历史上最著名的符文师,至今整个联邦星际,有几个大家族还保留着那人制作的符文武器。而自那人离世后

  • 个性是品如之家在线阅读第1节

    明万历三十三年,时值秋末,天高云淡,阵阵秋风吹过,夹杂着些破败衰黄的叶子刮在脸上,袭来丝丝的寒意。秋收刚过,街上鲜有行人,偶尔一两个过往客商也是坐在马车里挥着鞭子驱赶马匹匆匆赶路。只是还有些个乞丐拿着缺了碗口,脏兮兮的粘着不少的灰泥的碗在向偶尔经过的行人讨着饭,也有的干脆将碗放在一边,揣着手,佝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