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有机会一起约饭在线阅读第三章

作者:奶茶蛋 来源:晋江文学城

“泥土还是新的,周边的草地有碾压的痕迹,看这脚印,显然是刚离开不久。追!”

“诺!”

随着蒙恬的话声落地,三万秦军兵分六路,各路五千兵马,随着脚印离开的方向,包抄过去。

张良二人正在丛林之间穿梭,在他二人行走之间,大铁锤耳尖,猛的停下脚步,趴在地上。片刻之后,大铁锤站了起来,转身对张良说道:

“公子,后面有几路追兵追来,每路兵马,大约有几千人吧。”

张良闻言,眉头一紧,低身往地下一看,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他附身在大铁锤耳边,说道如此如此。大铁锤顿时恍然。

听完张良的话以后,大铁锤便拿了一些树枝,往地上边走边往后面撒着尘土,将落叶在他们行走的道路之上,使劲的扫了几遍,边扫边走,虽然速度慢了些,可是痕迹却少了大半。

“这里的痕迹,虽然比之以前淡了许多,但是也更是可疑。显然对方已经知道我们追过来了,你们迅速分开,以百人为一队,每队间隔半里,如有发现,以号箭为准。你们都听明白了吗。”

“诺,将军!”

不到半个时辰,三万秦兵迅速分开,以百人为一队,相隔半里,在丛林中,进行拉网式搜索。

张良二人,一边消除痕迹,一边走,行程上面就快不了了。

在他们边走的时候,张良便不时的让大铁锤趴在地上,以声音来判断秦军追击他们的距离。

张良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便四处查看了四周的地势之后,心中一阵大喜。遂问大铁锤道:

“我以前一直听你说什么亡韩故地,就是不知道此处却为何地啊?”

“哦,你说这个啊,此地乃是韩、楚交接之处,西北靠近陈蔡,东南百十里处便是淮河,只因为此地靠近大河的缘故吧,也给此地带来了充沛的水源和植被。

此次西南九百里处,就是长江,所以此地也多产竹子,每日早晨和傍晚时分,则会有半个时辰的水汽凝聚,至天光大开之时方才散去。”

张良闻言,转身奇怪的看向大铁锤,当即问道:“你个榆木疙瘩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啊。”

大铁锤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说道:

“这些都是沧海君告诉我的,他说你年轻气盛,一心只想着报仇,所以在行事方面,还不够成熟,难免会有些错漏。

在我们临行之前的半个多月的时间里面,沧海君把秦军的编制,我们沿途要经过的地方的地势,还有各处接应所在,诸如此类,一一叫我死背下来的。

我脑袋笨,直直的花了十二天才全部背完,沧海君怕我忘记,在之后的几天里面。

他要我每天吃饭的时候默背,上厕所的时候要背,走路的时候背,就连我练武打铁的时候,也在背。到我们出发的时候,我才终于把这些东西给背的滚瓜烂熟,死记在了脑子里。”

张良拍了拍他的肩膀,微微笑道:

“也多亏了有你,或许我们能够依靠此地的地势逃出生天呢。”

又走了半晌,天光接近傍晚时分了,张良见到前方有两条岔路,侧有大片的竹林,左侧是一片被水汽蒸腾起来,所掩盖的一片樟木丛。

张良见状,转身对大铁锤道:“你随身有什么兵器吗?”

大铁锤听到张良说的话以后,在身上掏了半天,掏出来了两个大布兜。拿出这些东西之后,大铁锤道:

“这里面,一个里面装的是沧海君从墨家采购来的一些霹雳珠,杀伤力虽然有限,可是此物在爆烈之后,能够产生刺鼻的气味,靠的近的人,不仅皮肉会被此物灼伤,还很可能被熏了眼睛。

至于另一个布兜里面,则是一些在进行之前,沧海君给我们准备的一些小型的暗器。说是在路上,以备不时之需。”

张良见之大喜,转身对大铁锤说道:

“铁锤你过来。”

大铁锤闻言,靠近张良的身边,张良附在大铁锤的耳边,说道如此如此。

说完以后,张良说道:

“按照此地的地势,秦军不利骑马,只得步行。再加上搜寻的时间,至少要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才能够到达此地。

只要我们安排得当,便可多支持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两个时辰以后,天色便全部都黑了下来。以我们先前的布置,再加上蒙恬身为大将的觉悟。

他绝不会行险冒黑前进的,这不仅是对他蒙家军旗号的不尊重,也是对手下将士的不负责任。”

大铁锤闻言,再不复多言,遂到那边竹林里面砍伐一些竹子去了,而张良则从大铁锤那里要来了装有暗器和霹雳珠的布兜。在右侧树林里面暗中布置去了。

半个时辰以后,秦军临时驻扎地。

“报~将军,北方方圆数十里内,没有发现可疑人员的行踪!”

“报~将军,东方方圆数十里内,也没有发现可疑人员。”

蒙恬接着手下将士接二连三的报信之后,雄毅的脸上露出了沉思的神情,双眉紧皱。半晌之后,蒙恬猛的双手握拳,捶了一下面前的书案。

转身对左侧站立一员身着秦军将军服的人说道:

“蒙放,将我的行军图取来。”

那员名叫蒙放的秦将闻言,转身离去了,片刻之后蒙放手中拿着一块七乘五寸的简易行军图本进来,而蒙放身后还跟着两员蒙恬的亲兵。

三人到来以后,蒙放将地图交给亲兵,两名亲兵见状,从他的手中接了过来,将地图缓缓拉开,斜举着,靠近蒙恬的面前。

蒙恬用手缓缓的抚摸着地图上的山川河流,半晌之后,蒙恬转身对蒙放说道:

“蒙放,你去把李贺、贾平、季严、王峥四人叫来。”

蒙放右手伸开搭在左手手背上面,两根拇指紧扣,低身回道:

“诺!”

片刻之后,四人到来,蒙恬见几人已到,便指着地图上标注的位置一一询问起来。待蒙恬问完之后,手指从他们起初来的地方,顺着地图缓缓的滑行着。

正此时,他猛的停止了手中的动作,眉头紧皱了起来,看着地图上那浅浅的指甲痕迹,蒙恬猛的眼神一怔,指着地图上的一处位置说道:

“你们可有谁知道此地为何处,地势如何?”

四将闻言,上前看向蒙恬指着的位置,时有李贺言道:

“将军,要说此地,我倒是知道一些,我们在来追捕刺客之前,我曾找过当地的向导官,问了一些此处的地势。将军你指着的这个地方,被当地人称为‘竹瘴岭’,绵延一百五十余里。

此处左侧是一片常年被瘴气环绕的樟树林,每天有四个多时辰,都被笼罩在烟瘴之中。

右侧则是一片竹子林,只因为此地竹子生长的不规则,林间多有怪石挡道,人兽难行。

不过穿过此地以后,在望南行走大约三十里左右,便到了淮河岸界。”

蒙恬闻言,吩咐四人以及蒙放道:

“李贺、贾平、蒙放,你三人各自带领三千人马,往‘竹瘴岭’而去,作为探路先锋。

季严、王峥,你们二人,各自带领三千人马,先行绕过这片丛林,到达淮河边上等候。我亲领大军,随后便来,我们务必要将刺秦反贼,全部击杀于此。”

四将闻言,身姿一整,向蒙恬肃立施礼道:

“末将等人,定不负将军所托,如不成功,请将军斩我等项上人头!”

“好了,我不是要听你们这些虚头巴脑的保证的,抓不到刺客,别说你们,就是我,恐怕也将要受到陛下的责罚。

好了,不说这些事情了,你们赶紧去办事吧。”

“诺!”四将闻言称道,转身离去了。

正此时,张良二人的布置也大致的安排好了。张良让大铁锤在竹林那边,故意踩了些凌乱的脚步。

然后又在樟木林旁边,与张良并排走了大约数里的路程之后,张良二人,便沿着原先的脚步,再重新折返回来。往竹林间走去。

竹林虽没有瘴气的困扰,可是其中地形太难走了,走了几里地,他们二人便被山石绊倒了好几次,身上也被竹子的枝干刮出了好多道的血丝。

大铁锤问道:

“公子,你刚才到底在竹林里面布置了什么东西啊?”

“不要多嘴,赶紧走路。”

大铁锤用手挠了挠后脑勺,也不再多问了。

就在张良二人离开的两刻钟以后,蒙恬派来的三员将领也已经到达此地,李贺几人到达此地以后,樟木丛那边的瘴气已经开始升腾了起来。

而且竹林和樟木丛中,皆有脚印,只不过是竹林边的脚印比较凌乱,樟木丛那边比较整齐而已。可以明显看出,那是两个人的行迹,一人脚重,一人脚浅,显然是其中必定有一名武者。

三人不敢擅专,连忙派人将此地的消息回报蒙恬知晓,三人分兵驻扎在竹林、樟木丛的左中右三个方位,等候蒙恬本部兵马的到来。

蒙恬正在行军途中,也接到了三人的消息,思索片刻之后,他的嘴角挂起了冷笑:

“《孙子兵法》云:兵者,诡道也。实者虚之,虚者实之。看来此番前来的刺客有些本事啊。不过这些,些许伎俩,本将还不放在眼里。”

蒙恬吩咐前来报信的秦兵小卒道:

“你可令李贺、贾平二人,进入竹林搜索,令蒙放进入樟木丛中搜索。一定小心从事。若谁敢怠慢,就不要怪本将军法行事了。”

那小卒闻言,唱“诺”之后,便急冲冲的转身离去了。

一刻钟之后,李贺三人,从这名小卒的身上,接到了蒙恬的将令。不敢耽搁,便依蒙恬的将令,分兵进入两片丛林之中。

且不说蒙放那边,只说李贺二人,领着数千兵马,在竹林之中行走,如果只是千余人在此间行走的话,还算勉强,可是几千人都挤在一起,此地的地势,又很是难行。

即便是性情坚定的李贺二人,心中难免也有了一些抱怨。行走数里以后,李贺二人派去的侦察兵前来回报,说是前方已经见不到刺客的行迹了。

李贺二人闻言,心中陡然放松了一些,小声嘀咕道:

“看来那几名刺客,不是从此地过了,想想也是,蒙放那人,也真是好运。这次如果抓到刺客的话,除了大将军,恐怕就是他蒙放的功劳最大了吧。”

贾平闻言,回身说道:“谁叫人家蒙放是蒙恬将军的本宗族内大将呢,有功劳,人家肯定会先想着自家人了。”

李贺闻言,慌忙用手堵住了贾平的嘴,小声说道:

“这些话,你在我这里说说也就罢了,切莫再与其他人说了,免得被有心人听到,将此消息说与蒙将军听了。给你穿小鞋。”

“瞎说,我秦军治军严明,蒙将军更是刚正不阿之辈,岂会行此小人行径。”

“俗话说:‘知人知面难知心’,你怎么知道人家怎么想的啊。再说了,即便是蒙将军自己不做,也难免有那些趋炎附势之辈去做。

好了,别说其他的了,我们赶紧搜查了此地,去与蒙放汇合吧。”

贾平闻言,耷拉着脑袋,心里面还是有些顾忌。正在二人攀谈行走的时候,前方的侦察兵,突然传来几声惨叫。

贾平、李贺二人听到声音之后,顿时觉得不对劲,相互对视一眼,紧握了握手中的兵器,用了军中今日的行军口号,下令极速前进。

刚走了半里地,再次从旁处传来几声惨叫,这次离他们倒是近了些。

正当李贺二人带兵,朝着惨叫声音跑过去的时候,贾平突然也是惨叫一声,李贺急忙过去看时,原来是贾平脚底下被一根尖锐的小型暗器给扎穿了脚底板。汩汩的鲜血直流。

李贺见状,急忙扶着贾平往一处稍显平整的地方走了过去。李贺举着手中的兵器,准备将这块地方的杂草给扒拉干净,好让贾平坐下。

正在李贺处理杂草的时候,异变斗升,一根弯曲的竹竿好像断了弦一般,向着他的额头扫了过来。

延伸阅读

中华小当家:我是一哥之毁灭(5)  http://www.shoucanghe.cn/u9so.shtml
蓝珈其实并没有走远,他躲在一处礁石旁,想要听清他们的对话。过了一会他明白过来,这是一

一粒沙尘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shoucanghe.cn/yg0p.shtml
“疼……”路云头疼欲裂,此时月上中天,银色的清辉洒在他的身上。只见他本来缠绕上身的猩

从小欢喜开始的都市生活之暴雨夜,杀人夜(1)  http://www.shoucanghe.cn/bv7c.shtml
济南府往南,便是闻名天下的五岳之首东岳泰山。泰山山脉连绵数百里,峰峦叠嶂,巍峨峻秀。

仙侠:开局成为魔尊重楼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oucanghe.cn/gmrr.shtml
我跟踪肃亲王到了一个宫殿,这后宫不都是娘娘们住的吗,肃亲王怎么到这了,这皇家都好这口

九白第十章  http://www.shoucanghe.cn/63zn.shtml
雍正信步走进亭子。二人起身起安:“嫔妾参见皇上,皇上万福金安。”“起吧。”雍正坐下,

清穿之宁妃升职记窦平菇  http://www.shoucanghe.cn/gkxv.shtml
香港历史博物馆创立于1975年,它是整个香港的历史文化中心,迄今为止已经有四十多年的

混元修真诀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shoucanghe.cn/gg0q.shtml
一向能言的罗旭被这个突然抛出的炸弹问得傻了眼,有那么几分钟的时间,车内只有车载音乐的

Our Story in Rikkai ~For Yukimura~试炼石…碎了…【求收藏,求鲜花】  http://www.shoucanghe.cn/sbhv.shtml
有一名同学走近试炼石,一些同学认出了他。“是萧炎,是萧炎。”萧炎,可谓是学校的风云人

[网王]重临王座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shoucanghe.cn/sv4p.shtml
系统的形成很复杂,它的来源也极其的不科学。姬曼盘着修长的两条腿,左手托腮,歪着脑袋,

混沌星尊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oucanghe.cn/u8sf.shtml
纪右:“胖,你在那边怎么样?”程胖深吸一口气,对着手腕上的表,道:“还好。”纪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骄傲笔记第四季在线阅读第9章

    江湖上的传说很多,其中一个就是“七杀剑鸣,百鬼夜行”。杀破狼原本就行事诡秘,而大多数被其猎杀的对象都是死在破军灵羽和贪狼鬼爪之下,真正听到过七杀剑鸣的,只有寥寥数人。传说,七杀的神兵会破风而鸣,剑鸣不断,杀人不止,直到宝剑归鞘,曲终人亡,才会停止。灵剑出鞘,鸣阳必饮血百人不止,而收割太快,所有人都是

  • 田园名门之一品农女在线阅读第9节

    *中也出来还要一段时间,先将就一下看个小甜饼番外吧,正文还是会更新的*******中原中也背着双肩包,左右手各拖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吭哧吭哧的行走在校园之中。今天是他开学的第一天,按理说要亲自送他上学的尾崎红叶,最后还是没有抵挡住**的诱惑,带着全副武装奔向了她的麻友们。中原中也严重怀疑再过一个月,

  • 渺渺不知归路异变初始

    新历2699年当脚步从黑暗中走出来,当黎明重回大地这一刻!人类重生了!历时近一个世纪的黑暗时代终于彻底结束了!然而当天空中那许久不见的阳光,重新照耀而下的瞬间,那个正站在所有人前方,接受人们欢呼的男人,却在所有人的欢呼声中突兀的一头栽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了能力爬起来!‘终于结束了么?终于可以放下了啊

  • 荒岳纪第五章

    《韵事》原书作者的确是女主盛月姬的亲妈,但也实在是众女配的后妈。这位作者似乎对正常女性有着难以名状的恶意,虽将女配们刻画得生动鲜活,各有不同,但毁起她们来也毫不手软。且用词间不见半分怜悯,多是讽刺,笑话她们活该。作者有意挑战普通人的道德观念,故意将一切美好女子毁了个遍,以此衬托出盛月姬不受道德枷锁的

  • 倾城护卫女神的莫名嫉妒

    “紫金龙女,本尊不是有意袒护他,只不过这小子实在是有趣的很,况且他也不是诚心偷看你们沐浴,我这几个时辰里一直在幻境前看着,他应该是饥饿难耐想抓观月池里的锦鲤来煮食!”“尊上你看了他几个时辰?这未免也太有闲暇了吧!”昊天被问的一时语塞,也感觉自己行事太荒唐了,作为统领数十万魔族休士的日月宫宫主竟然无聊

  • 胜券在手在线阅读第8章

    这是在哪?衣筱诗揉了揉倦意的眸子,环顾了四周,发现自己竟只身在偌大的殿中,床头刻着龙凤双嬉图,头顶挂满了金黄色的幔帐,厅中伫立着四根柱子,上面也镶刻满了金龙玉凤,内殿的屏风上,亦是镌刻着龙凤,忽然想起了前日的赐婚...难道...这里是皇宫?“爱妃醒了?”衣筱诗戒备的看着白褚奚,难道自己真的跟这个人,

  • 六朝长歌第十章在线阅读

    团藏确实是做好了一切准备的,他审问鸣人的密所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封印牢笼。付出一些牺牲争取来时间,激活封印,就会向内绞杀,可以重创九尾,并使之沉睡过去。虽然这样做必然杀死人柱力,但一个在村内完全解放九尾的人柱力比之敌人还要更加可恶,团藏并不吝惜。皱起眉看着自己所计划的“一些”牺牲超过限度,而三代火影那

  • 玄幻:开局宅了二十年第八章在线阅读

    陈雪停止了手中的笔,低着头,细致乌黑的长发披于双肩,遮挡住了她的容貌,似是不情愿的说道:“对不起,我笔记还没做完,你们去玩吧。”陈雪知道,这群人又要捉弄自己了,所以她不能跟他们出去。张秀丽脸色一变,冷冽的说道:“走吧陈雪,是不是不给面子。”姜启明微微侧目看向陈雪,这小妮子的头已经埋在了胸前,两只精致

  • 老子带着三国杀系统虐爆火影在线阅读第二节

    洛溪外出经过龙族时,遇见了三个身穿怪异铠甲的龙族,铠甲怪异颜色不纯不是纯种龙族是合族,合族还有能量锁一定不简单。洛溪瞪大了瞳孔看着他们,仿佛要把他们的铠甲看穿。本来想上前打招呼,但是看到他们的能量想到他们可能是龙族的士兵,就摇摇头走掉了很有潜力的人“要是可以带回冥界就好了”洛溪小声说道,那边的龙建凡

  • 我在大唐做判官之过戏(10)

    等唐栀抬头时,纪斐已经在听宋导讲戏了。《录君祭》讲的主要是九州一统后,老君主宋伧惨遭奸人陷害,重病于寝殿。诸侯伺机并起,尽揽天下能人异士,上书夔城逼旧皇以命为祭,生献九天,平息天怒,推举新皇为保最后的皇脉,君后饮鸩之时托钦天监天女燕知茗将小皇子宋衍之送出宫,宋野背负皇命,斩诸侯,断叛首,结盟军,与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