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超能都市之觉醒时代我追你吧!

作者:半夜三更 来源:飞卢小说网

祖祖谈了新的男朋友,林秀元打电话来让我劝劝祖祖,他说虽然他不是因为爱祖祖才和祖祖在一起,却从来不是因为不爱才分的手,祖祖太在意他们开始的方式,太介意他当初答应和她在一起的初衷,才会选择这么极端的方式刺激他,他跟我说了很多祖祖新男友的黑历史,说就算祖祖不听他解释,就算她想重新开始的对象不是他,他也不希望她为了气他选择和一个败类在一起。

我十分能理解他的心情,或许他是真的喜欢上了祖祖,可他不能怪祖祖在意当初他答应和她在一起的初衷,因为他不知道祖祖就是因为太在乎他,才会介意他对她的感情到底纯不纯粹,更何况他现在连让祖祖相信他已经喜欢上她的决心都没有。我听他的话苦口婆心的劝祖祖先认清她现男友的本质,还劝她试着去听听前男友的解释,我说:“祖祖,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如果失去让林秀元发现原来他也不是不爱你,如果你们不是到此为止,那真的是很幸运了!”

以朋友的立场表达了我的观点之后多余的我就没有再说什么了,我想他们的事大约卡在了别人不能帮的关口,我始终相信最可悲莫过于一个人爱,最幸运莫过于彼此相爱,只要相爱,无论磨合的过程再怎么误解,再怎磕磕碰碰,总会有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时候!

我和徐莫何已经冷战两个星期了,我本来气也消得差不多了,可是周末何阿姨忽然跑来学校找我,说她跟徐莫何说了好几次让我去家里吃饭,我一次都不去,她今天特地去超市买了好多我爱吃的菜,让我一定要去,末了还特地叮嘱我,今天是徐莫何的生日!

我心里那叫一个火大啊,徐莫何他至于吗,屁大一丁点事,居然连何阿姨让我去家里吃饭的话都不转达,实在太小人儿气了!

放学后我怒气冲冲的将早就备下的生日礼物往书包里一扔,抢在徐莫何之前出了教室。

我和徐莫何在校门口遇上了,我很不争气的瞥了一眼徐莫何的后车座,心想,这厮该不会想让我自己去他家吧?

就在我对他载我一起回家这件事存着一丝幻想的时候,他骑着小电毛驴从我身边一阵风似的飘走了,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

他就那么不想见到我?我想我也真是够了,人家都这么不待见了,我还死乞白赖的上赶着往人家家里凑!这样的想法在我迫于无奈之际不得不自掏腰包打了一张车坐上去报出徐莫何家地址的时候彻底刺激了我,我烦躁的捶了捶一旁的座垫,只觉得胸口闷闷的,吸了好几口气才将想要叫师傅往回走的冲动压下。

徐莫何的生日宴如果不是他自己提议要自己出去找同学聚,几乎每年都是何阿姨拉上我和我爸妈两家人一起给他庆祝,今年我爸妈因为工作原因没有赶来,我就成了我们家的代表。

何阿姨见我一个人后来,而且还是打的士来的,十分生气,狠狠的训了徐莫何一顿,徐莫何气哼哼的一句话也不反驳。席间我们三个人有说有笑的,徐莫何也没有插过一句嘴,起初我还有些沾沾自喜,到了后来不觉有些意兴阑珊,生日宴是他的,他都不高兴了,我还留在这里有什么意思

徐叔叔送了一本书给徐莫何作生日礼物,何阿姨就很霸气了,直接支付宝转账了一个大红包!我手伸在书包里,心想赶紧送了礼物闪人!

何阿姨起哄:“下面轮到我们小云音了,让我来猜猜,音音会给我们的小恶魔送什么生日礼物啊?”

鉴于我和徐莫何一直在冷战,我全程一直紧张的盯着他,犹豫着要怎样才能顺理成章的把礼物送到他手里,却发现他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我这里,只专心的在切蛋糕,我登时来了气,将凳子一拉,唰的一下站起来道:“对不起阿姨,我来得太匆忙了,忘了给徐莫何准备生日礼物了!”

实际上徐莫何的生日礼物我早一个月前就在准备了,他这个人从小锦衣玉食,什么都不缺,我每次送他生日礼物都被他嫌弃,因此,为了能让他不再挑剔我的品味,我渐渐养成了提早为他的生日礼物精心筹谋的习惯,也正是因为这样,久而久之,我送他的生日礼物就成了所有的生日礼物中最特别最有意义的,尽管他一直不知死活的挑剔。这次也是,马上冬天就要来了,我早在一个月前就亲自动手给他织好了围巾,高贵典雅的紫色,放在他那高高昂起的高贵的脖颈上再适合不过了!可是我精心为好朋友准备的生日礼物,凭什么要给一脸漠不关心,毫不在乎的人!他又怎么知道从来做不了针线活的我为此花了多少心血?

何阿姨尴尬的安慰我说“没事没事,人来了就好了,我想莫何也不会介意的!”说着忙招呼我吃蛋糕,我如坐针毡,坐下随意咬了几口蛋糕,意思到了便起身要告辞:“徐叔叔,何阿姨,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学校了,你们慢慢吃。”

何阿姨表示不解:“音音,你现在可是大学生啊,大学生周末回什么宿舍啊?留下来住吧,星期一和莫何一起回学校!”

我瞥了一眼徐莫何没再说话,徐莫何忽然从凳子上站起来,提起凳子往旁边“碰”的一放,直接回了房间。

我看了一眼被他摔得巨响的门,眼泪水直在眼睛里打转,连忙转身道:“徐叔叔,何阿姨,我学校里还有事,就不留了,我先走了!”

何阿姨追出来,“音音,别急啊,天色已这么晚了就算要走,也要等阿姨送你啊!”

我闷着头冲出徐莫何家,抬头看了一眼有些近黄昏的天色,一下子没忍住眼泪便落了下来。

我*气对何阿姨说了句“不用了阿姨!”转身要走,徐莫何抢在何阿姨前面追了出来,一把抓住我就往回拖,“云音,你他妈矫情病又犯了是不是?”

他要拖我回去我更要跑了,我努力的想要挣脱他的手,一边挣一边往门外挪,我说:“徐莫何你他妈的放开我,你不是也挺不待见我,挺希望我走的吗,你这个神经病,王八蛋,你放开我!我才懒得跟你在同一个屋檐下呢!”

徐莫何忽然松手,我一个踉仓就摔在了地上。我红着眼眶恶狠狠的瞪着徐莫何,他似乎这才发现我的异样,赶在何阿姨出来之前将我连扶带拖的拉了起来,“云音,到我房间谈谈!”

我一把甩开他:“凭什么?”顿了顿却似乎怎么也找不到合适的措辞,只能支支吾吾的道:“凭,凭什么,去你房间?”

徐莫何这会儿似乎倒消气了,揶揄我:“那去你房间?”

“你……”我一时无语。

何阿姨出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我说:“好了,去莫何房间谈谈吧!”

我大囧,连他们也看出来我和徐莫何吵架了!

我跟着徐莫何进了他的房间,徐莫何看着我笑。

我问他:“你笑什么?”

徐莫何噙着笑向我走过来,二话不说便直接动手抢我的包,“生日礼物,拿来!”

我眼疾手快一把护住,“没有,都说了忘记准备了!”

徐莫何闻言不怒反笑:“别逞强了,我知道我的生日礼物你都是提前好几个月准备的,不可能忘了!”

说着又要来抢,我赶紧抱着书包跑了几步,“你少自恋了,没有就是没有!”

徐莫何见我不乖乖就范,眉头一扬就直接开枪:“算了,我自己看吧,看看究竟是我自恋还是你逞强?”

于是我为了书包里徐莫何的生日礼物我们又是一场大战。

徐莫何将我的书包扔到他床上,我二话不说穿着鞋子就上床去抢,徐莫何当然也不甘示弱,最后以他上我下的姿势我被他尴尬的压倒在床上,我忽然感觉有一点无所适从,眼睛上看看下看看刻意不去看他,徐莫何却大大咧咧的捏着我的下巴逼我与他对视,“你哭过?”

我,我要怎么说呢?

想了想我如是回答:“嗯。”

徐莫何显然十分好奇,“为我?”

我被他压得有些喘不过起来了,我伸手戳了戳他的喉结,“莫莫,额,那个,咋们先起来说话好不啦!”

徐莫何忽然脸色一沉,很是严肃的看着我:“云音,你还爱着枫景吗?”

我摇头:“不知道,大约不爱了,很久了。”

徐莫何又问:“那如果现在他回头来找你,说愿意和你在一起,你会和他在一起吗?”

我摇头:“不会了!”

徐莫何忽然显得有些开心:“这么肯定?”

我有些难掩失落:“你不懂,如果换做其他人,只要我们想在一起,我不介意他以前有过几个女朋友,爱过多少人,可枫景不一样,且不说时间太久了,我也该放下了,就算我还爱他,我也不可能和他在一起了,因为我很介意我最好的年纪最爱他,而他最好的年纪爱着别人。”

徐莫何认真的审视了一遍我的表情,忽然低头很认真的吻上了我的唇,我就这么瞪大眼睛看着他紧闭的双眼,摩擦着我鼻尖的鼻翼和长长的睫毛,心砰嗵砰嗵的直跳,连呼吸都忘了该怎么呼吸了。

徐莫何吻完后问我:“怎么样,我这样对你,你反感吗?”

我认真的回想了一下,如实回答:“还好,就是有点紧张,话说,你这次吻我的理由是什么?”

徐莫何似乎是被我认真评价他的吻的模样逗笑了:“我就是想说,尽管我们互不喜欢,但我们也并不互相反感,而且算算也有好几年的感情了,我们在一起也做了不少情侣间的事,比如说肢体接触,比如说接吻,嗯,我想来想去,要不我追你吧?”

我一直以为徐莫何在恶作剧,忽然听到他这么说吓得我一个轱辘就翻了起来,我气喘吁吁的看着他:“徐莫何你神经病吧?”

徐莫何四仰八叉的往满是我的小黑脚印的床上一倒,特别镇定的道:“我认真的,云音,既然我们互不反感,就在一起吧,你帮我挡桃花,挡很多很多像许淼屏一样的桃花,我帮你忘记枫景,人们不是说爱上另一个人是忘记一个人最好的方法吗?”

听他这么一说,我忽然有些能理解了,同时还有一点心动,如果能忘记一个不爱我的人,那真的是,再好不过了,可是,不对啊,万一我真的瞎了狗眼看上这个小恶魔了,到时候他也像枫景一样不爱我,那我岂不是才出虎口又入狼窝?

想了想,我如是道:“莫莫,不行啊,我下不了口啊?”

徐莫何闻言拉起我的手又是吧唧吧唧的两口,我赶紧离他远点,道:“得了啊,得了,咋们俩都是初吻,试验试验尝尝滋味就好了,名不正言不顺的不好!”

徐莫何又笑了,笑完之后特别认真的劝我,“云音,我觉得就这样吧,我们从情侣的第一步开始做起,让我追你吧,你放心,如果有一天你真的爱上我了,我就和你结婚,反正我现在谁也不爱,将来也未必爱谁,还是那句老话,你知根知底的,方便!”

我,我真的觉得很荒唐,很幼稚啊,徐莫何这个想法!

转念一想,我一脸警惕的问:“徐莫何,你不会真的像李大仁爱程又青一样爱着我吧?你说,你是不是每次都把‘我爱你’说成‘我可能不会爱你啊’?”

徐莫何特别冷漠的给了我一个白眼,“拜托,姑娘,我连‘我可能不会爱你都没跟你说过吧’?”

他继续说服我:“云音,你要相信我,真的!我只是太烦了,我这个魅力总有很多人对我痴情错付,还有我很惶恐啊,我这么优秀居然到现在还没有谈恋爱,既然我爸妈都喜欢你,我就跟你试试吧,多方便!”

方便,又是方便,我,我坚决不能同意!

于是,随后的日子里,徐莫何便自作主张的对我展开了猛烈的追求。

延伸阅读

一统加盟  http://www.philippe-gammaire.com/p0eo.shtml
一统家居主要生产木门、楼梯、家具等木制品。一统家居在国内外范围内批量采购,在各地建立

草舍名院加盟  http://www.philippe-gammaire.com/pput.shtml
草舍名院面膜,有机天然,对肌肤为任何刺激,即使是敏感皮肤也可以放心使用!出众国内外的

赛飞亚加盟  http://www.philippe-gammaire.com/634n.shtml
北京塞飞亚餐饮管理公司隶属于内蒙古塞飞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自新千年成立以来,在全体员

奥泰加盟  http://www.philippe-gammaire.com/nhmn.shtml
奥泰电器是一家专门从事各类微电机、异步电机、永磁直流电机、交流伺服电机研发、生产、销

瑞麦地产加盟  http://www.philippe-gammaire.com/gzsf.shtml
暂无

可人美容保健品加盟  http://www.philippe-gammaire.com/anbu.shtml
可人美容保健品秉承”务实奋进、很越创新”的企业宗旨,始终贯彻以国内外精心打造生物技术

正方网栏加盟  http://www.philippe-gammaire.com/gjjg.shtml
我公司位于中国丝网之乡河北省安平县,我们这里聚集着上万家生产丝网线材及深加工产品的工

广利机械加盟  http://www.philippe-gammaire.com/nyug.shtml
广利机械主要产品有:西门子电动调节阀、自力式温控阀、高频电子水处理器、减温减压器、旋

泽锋加盟  http://www.philippe-gammaire.com/n4ph.shtml
泽锋渔具总部是串钩、对(双)钩、爆炸钩、高中低档线组、套漂、饵料桶、重量级鱼护、快速

安全三宝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philippe-gammaire.com/sah6.shtml
安全三宝的产品生产与技术,来自于国外著名汽车用品生产巨头,在国外已经畅销多年,其产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之女主不当炮灰之墨家地宫

    “我腿受伤了,走不了。”萧沫笑着说道,那中年男子只是把手一挥。一个人便去找了一俩由两个大大的木质前轮与后面单一小轮,中间配上一张有着扶手的椅子推了了过来,让萧沫坐了上去。“这是什么东西?我还是第一次见呢”萧沫问到,“它叫四轮车。”那名中年男子回答道。萧沫做了上去说“哦,我想起来就是三国时期诸葛亮的所

  • 七言刀歌之第六章(6)

    夏川寻找住处未果,却误入贫民窟,见识到了他从未见到的这个小镇的另一面。等到夏川从贫民窟中出来之后,天已经完全黑了,无奈之下,夏川只能就近选择了一家旅舍。因为靠近贫民窟的关系,附近仅仅只有一家旅舍可供夏川入住。所以夏川哪怕在不满意这家旅宿的住宿环境也只能暂时居住下来。在踏入旅宿的第一步夏川就隐隐感觉后

  • 古代丫鬟守则在线阅读第九章

    这一趟宏州之行非常匆忙,荆渭开车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换了身衣服又匆匆出门,等到地方的时候荆筠还在门口等他。聚会是荆筠的朋友在自己家别墅里开的,这些朋友各个都是富二代官二代,别墅门口停了一排豪车,荆渭一下车就见荆筠走过来,高跟鞋在地面上踩的“当当”地响,气势凌人。荆筠从上到下地把他看了一遍,确定他

  • 一醉定风流之第七章(7)

    当晚十一点左右,季彦下了飞机。回到家里时,房间里一片漆黑,静悄悄的。季彦蹑手蹑脚打开灯,桌上的茶水还冒着热气,说明父亲刚睡下不久。他放下背包,来到父亲卧室门口向内张望,当看到床上熟睡的人时,竟有落泪的冲动。他太久没回家了,太久太久了。季彦揉揉发酸的眼睛,走到自己卧室。房间里几年没住过人,却还是十分整

  • 我家电脑通末日在线阅读第3节

    山洞还是刚才的山洞,但杨子晨一进来就感到有点怪怪的。如果在白天,洞中有些许的光亮是正常的,可是现在已经是晚上了,洞外如果没有火把的话都是漆黑一片了,可是洞中还是和刚才一样,总是有点微微的光亮。杨子晨不禁心想,难道洞中某处藏着一颗夜明珠或一把可以遇黑就发亮的绝世宝剑?杨子晨因为看得书多,自然想象力也就

  • 公主同盟之紫色神珠(7)

    微信提示音响起,原来是前些日子加的女侠得到了通过。@bobgirl:大叔,你好。@正义少年:你好,终于加上你了。敢问女侠尊姓大名呀?@bobgirl:我叫十十,你呢?@正义少年:你好加加,我叫扬子。@bobgirl:喂,是十,八九十的十,不是加号的“+”,笨!就这样我认识了十十,关于她身上那块写着“

  • 凤归隋在线阅读第九章

    然后。我没吃到香肠,反而被她咬了我的嘴唇一口,她咬得相当用力,我怀疑我疼到流了眼泪,我怔怔地看着她,我摸了摸极有可能被她咬破皮的嘴唇,在心里暗想,你这是把我的嘴唇当香肠了吗:“您您您您您您……”骂她吗?不舍得。她戏谑地看着我,她没有保持清贵的样子,反而有点腹黑:“要给你咬回来么?”我还在怔愣间,她已

  • 嫔妃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第十章

    “史蒂夫回来啦。”希娜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根棒棒糖,舔得十分满足,于是也就不吝啬自己囤了几天的笑容,眼眸弯了起来。史蒂夫微愣了一下,将手里的口袋放了下来,把门带了过来,一边理出口袋里的东西,一边说,“希娜今天看起来精神很好。”“啊,因为——”她眼尖地瞧见了口袋里的雪糕,原本懒洋洋坐在沙发忽然像是点了

  • 大唐之咸鱼驸马爷第九章在线阅读

    “是啊!你该不会不欢迎吧?”封无双故意这么说,就是想看看江雨柔,结果没想到,对方这种激动的心情已经溢于言表了。他再看看旁边的保安,那脸上的表情可难看了。“哎!真的是小的有眼无珠啊!”旁边的保安现在已经不知所措,这样的一份工作如果直接被抹掉了可就麻烦了,他是真没想到眼前的这个男的,居然和这栋楼的老板关

  • 穿越后的淑女生活之第九章

    苏子默一上午不知道在哪都没有出现,难道和那乞丐就有那么多共同话题?温蕊懒得去管,既然好不容易找到了“知心朋友”,就由他去吧。可就连碧玉都不知道跑哪去了,温蕊就有些无聊了。无聊起来的温蕊决定去街上转转,一个人也乐得清闲。这会儿天色还早,街上的人也不算多,她继续“面无表情”地在街上转悠,买了些小玩意。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