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几世灵狐第六章在线阅读

作者:旧章 来源:17K小说网

君兆自顾自地继续说,从君青炎小时候开始絮叨,竟让他说出几分惆怅来。

“爹,我知道了。”

君青炎声音微弱喑哑,君丞相说得正入神,突然被打断,见小崽子眼里闪着得意,登时窘迫起来,含糊不清道。

“你听到了多少?”

“您坐这儿的时候我就醒了,您猜我听到了多少。”

君丞相不想说话了,目光幽幽地看着他。

君青炎想撑着胳膊起身,牵动了身后的伤,眉头紧蹙,又趴了回去。

“你就别乱动了。”君丞相觉得心累,还是上手帮了一把。

“爹,”君青炎声音添了几分幽怨,“您闲着也是闲着,给儿子倒杯水可好?”

君兆:“……”他没照顾过人,现在倒杯水,也能让他整出手忙脚乱的架势,水洒到桌子上,也顾不得擦。

君青炎就着他的手喝了,缓解了嗓子的干哑,他刚醒的时候还恍惚着,分不清自己在王府别院还是在自己的长天阁,直到听到他爹掏心窝的那番话,才有了真实的感觉。

“有没有哪不舒服?”君丞相终于找到了照顾人的感觉。

“哪都不舒服,”君青炎此刻恹恹的,脸上挂着不正常的红,“头晕、嗓子疼,还有……”

他顿了顿,面露难色,半夭才吱吱唔唔道:“屁、屁股疼。”

这算什么难言之隐,君丞相心想,“没打烂,过几天就好了。”

“爹,”君青炎音调陡然提高,头也不晕了,“你趁我睡着干了什么。”

“该看的都看了,”君丞相没想到他这么大反应,有心逗他,“我是你爹,你害羞什么!”

君青炎上辈子活到二十五岁,若是不出意外,孩子都该有了,如今被他爹看光了,还真有点无地自容。

君兆只当他正是闹别扭的年纪,“你小时候还吵闹着跟爹一起洗澡呢,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爹,求您别说了。”

“呵,早干嘛去了,来,跟爹说说吧,怎么回事?”君丞相双手交叠放在腿上,换了个随意的姿势。

“您这不是戳我痛处吗?”君青炎脸正埋在臂弯里,顾而声音闷闷的,上辈子的事他怎么可能每天的事都记得一丝不差,第一次打架就被抓个正着,若是学监也就罢了,不会罚这么重,可是他偏偏遇上了赵成蹊。

“痛个屁,人家陈大人的儿子门牙都被你打掉了,你还说自己不是故意的。”

君青炎很少在外面惹事,好不容易有那么一次,还被君丞相揪着不放。

“我这不是……用力过猛嘛。”

见他爹没反应,君青炎又补充了一句,“而且,我是真的疼。”

他上辈子早熟的厉害,懂事了之后很少与君丞相撒娇,后来想撒娇,也找不到可以由着撒娇的人了。

可惜君丞相并不买账,佯装嗔怒道:“说实话。”

“好吧,”君青炎见他爹不好糊弄,如实道,“我听见他说要向君家提亲,攀附上君家,将来不用考取功名也能平步青云,我就把给他破了个相,看他拿什么追求坛云。 ”

君兆听完冷笑一声,“当我君家成什么了,我一直告诫你们要千方百计地对云儿好,知道为什么吗?”

君青炎:“还能以为什么,她最小呗,说起来,爹你真偏心,小时候给什么好吃的还玩的都先给坛云,明明我俩一样大。”

君兆:“你能和云儿比吗?我怕我不对她好,将来任何一个男人对她稍微好一点儿,她就把那个男人视为了天。”

君青炎忽然哑口无言,他第一次知道原来他爹还藏着这么柔软的一颗心。

“你怎么就不怕我……”君青炎本想再反驳两句,不料脱口成灾,想收回也来不及了。

君丞相果然顿时横眉竖眼,“你能怎样?还能跟别的男人跑了?”

君青炎:“……”气氛一时略微有那么一定儿尴尬,君青炎把自己嘴瓢归咎于脑子烧坏了。

门被推开,阿才端着药碗进来。

“少爷,喝药了,老爷也在。”

君兆冲他微微点头算是回应,君青炎第一次觉得阿才这么会有眼力见,捏着鼻子,端起药碗一饮而尽。

这个话题算是揭过去了,君丞相也觉得刚才的话题不甚愉快,父子俩不约而同地聊起了别的。

中途秦悦来过一次,自然是带了君青炎最爱的莲子羹,勾起了君青炎的食欲。

过了一会儿,君兆又试了试君青炎的体温,和开始无甚区别,“怎么还没退热。”

君青炎倒是没觉得太难受,宽慰道:“没那么快,兴许明天早上就好了,时候不早了,爹您快去歇息,别让娘等着了。”

君兆见他看起来不像有事的,何况明日还有早朝,交代了阿才几句才离开。

“少爷,你渴不渴,要不要喝水。”君兆走后,阿才在君青炎面前晃悠起来。

后者被他晃得心烦,“不需要。”

阿才:“那少爷你饿不饿。”

君青炎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刚吃过了,不饿。”

阿才想了想,道:“少爷需要唠嗑服务吗。”

君青炎终于忍无可忍,想揍他一顿,抬起胳膊却只能锤了床头,只能道:“你闭嘴。”

阿才看出他生气了,可是他也委屈,“老爷说让我多陪陪你。”

君青炎气结,没被打伤肺腑,险些被他气的吐出血来,自己这么轴的脑子,怎么当自己书童的。

为了不被阿才气死,君青炎把他赶了出去,终于安静了。

晋王府书房的烛火快到丑时才熄掉,赵成蹊这才捏着眉心走出来,玄色的衣裳衬得他身段挺拔,投在青砖上的影子格外清冷。

现在闲下来,赵成蹊莫名想起了马车里的迤逦,被国事缠身的疲惫竟散了大半。

或许是日有所思,赵成蹊又梦到了君青炎,这次的他更加安静,躺在床上睡着很沉。他的手上还戴着那副铁链,赵成蹊直觉和自己有关。

屋里忙乱的婢子和焦头烂额的太医突然消散,不知为什么,在赵成蹊眼里,周围是暗淡的,唯独君青炎,他像是聚集了所有的光,等赵成蹊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床边了。

赵成蹊发现这次他可以控制自己,像是感觉到什么,摘下脖子上的红绳——末尾吊着不是什么明贵的什物,只是一把钥匙罢了。

“咔哒”两声,镣铐终于被取下来,镣铐下面,是一层厚厚的茧,破坏了凝脂的肌/肤。

赵成蹊把君青炎的手翻过来,内侧赫然几道更加丑陋的疤,歪歪扭扭的像几条虫子。

赵成蹊拇指在上面轻轻摩挲,他想起以前君青炎做太子伴读的时候,和赵恒一样,叫他皇叔。

白天见他时,他似乎叫的王爷。

赵成蹊捧着君青炎的手,慢慢觉得掌心的温度烫手,迟钝的感官让他这才发觉不对劲,伸手探上君青炎的额头。

触感一片滚烫,难不成?顾不得其他,赵成蹊掀开被子验证了自己的猜想,那处已经上了药。

他莫名生出几分好笑来,做梦还能连上,自己到底是有多变/态。

赵成蹊摇了摇头,笨拙地打湿帕子盖在他额头上,没多久上面的水汽就被蒸干,赵成蹊又换了一块,这种事做起来十分不顺手。

摄政王第一次体验了什么叫笨手笨脚。

“冷。”像是梦中呓语,君青炎猛的偏了头,身子缩成一团,发起抖来,帕子再也待不住,掉在地上,君青炎脸上同火烧一般。

赵成蹊拉过旁边的一床被子给他盖上,君青炎非但没安静下来,反而抖得更厉害了。

赵成蹊一时间束手无策,这些年练就的铁石心肠好像碎了那么一块,让出里面最柔嫩的地方给了君青炎。

“慕之哥哥,”君青炎甚至开始说起来胡话,“好疼,我好冷。”

像是有什么东西滴在赵成蹊心头,摄政王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心被揪住了,内心狂喜起来,泛起一种说不明的情绪来。

赵成蹊,字慕之。

思前想后,赵成蹊脱了鞋,撩开被子躺了进去,抱住了那个明明浑身火热却一直喊冷的人。

“我觉得自己不是在做梦,”赵成蹊低头嗅了嗅君青炎的头发,继续自语道,“可是我真的在做梦。”

君青炎永远都会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就连发丝上,都沾着猪苓的香气。

不知过了多久,怀里的人终于安分下来,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睡了过去,手里还扯着他的一片衣角。

借着夜色的掩映,赵成蹊扯了扯嘴角,嘴角勾起,这个动作他常做,大多是不屑一顾的,很少能像现在这样,带着浅浅的能化开寒冰的笑意。

梦醒后,赵成蹊觉得枕边空落落的,难得生出一丝惘然来。

丞相府长天阁里熟睡中的君青炎,忽然觉得周身轻松。

君青炎清早醒来,烧已经完全退了,自己都没搞清楚这场来势汹汹走的也快的病热是怎么回事。

阿才帮君青炎去国子监请了假,后者难得几日请闲,开始梳理上辈子的事。

“哟,听说你被打了。”君晔进来便坐下吃君青炎桌上的糕点,他不爱甜食,因为并着水吞下去,勉强填了肚子。

君青炎懒得和他犟嘴,“军营你可是少了你的伙食,来我这蹭吃蹭喝。”

君晔把嘴里的东西吞个干净,才道:“我和爹话说不到第三句准吵起来,就不给他老人家添堵了。”

君青炎:“所以您就夜不归宿了。”

君晔吃的差不多了,拍了拍手,“你别想帮爹劝我,我意已决,秋后就走。”

君青炎想起什么,问:“可是跟着镇远将军之子?”

“对啊,”君晔见他难得对此事感兴趣,兀自道,“他虽然不及他爹,可兵书看过不少,我同他交谈过,算个能人。”

不料君青炎摇头,手指在被角上轻捻,若有所思道:“他未上过战场,委以副将之任,只怕到头来是纸上谈兵。”

君晔却不以为意,“你怕什么,有裴将军在,我还能回不来是怎么着。”

“呸!”君青炎眉间染上愠色“乌鸦嘴,你赶紧吐掉。”

“呸呸呸,”君晔学着他的样子连呸三声,也在这待不下去了,“行了吧,跟爹一样古板。”

君青炎不语,看着被关上的门,眼里渐渐染了冰霜,上辈子不知道这位镇远将军的公子是如何从裴将穿手里夺过兵权的,主张出兵狼牙,他的这位哥哥又去无回。

狼牙是北齐的重要关口,易守难攻,那一役西楚折了十万大军。

延伸阅读

晓梦长生(重生)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ksweihao.cn/avu1.shtml
“怎么,你是怕不受新总裁待见吗?”“额,我只是想了解一下情况!”叶清溪尴尬微笑。人事

思辨中的超忆者[综英美]下马威  http://www.ksweihao.cn/nhfi.shtml
白慕一路向内门走去,门内之中弟子众多、高手如云,亭宇楼阁数不胜数皆隐藏于山峦霞雾之中

万界之暴走之神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ksweihao.cn/din6.shtml
第七章季微阳和殷春昊并没有休息很久,等到殷春昊的内伤稍微好一点之后,他们又启程了。殷

穿成女配闺蜜的小绿茶之高处(6)  http://www.ksweihao.cn/xlai.shtml
2024年6月。肖战要去爬雪山,工作室几乎要炸了。没一个人同意的,包括哥哥。肖战很是

雄主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ksweihao.cn/dcai.shtml
“走吧,你这破地方也没什么好收拾的,我给你介绍两个朋友认识一下!”哪吒这次之所以来找

狐妖之月红无月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ksweihao.cn/gznd.shtml
“叮叮叮叮--”“旅客们,开往A市方向去的特63次列车已经剪票进站了.请乘坐特63次

都市靓色人生之败事有余盛秋月  http://www.ksweihao.cn/x5xq.shtml
吃过饭,陆三金要带着八斗向万永商号出发。盛秋月这时候走了上来“你干嘛不是说,不找他们

网游之极品教师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ksweihao.cn/yxbd.shtml
陆悦容讪讪地笑了笑。钟磬摆了摆手,无奈地说道,“老夫明白了,姑娘家爱漂亮就会节食保持

异尸崛起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ksweihao.cn/skk3.shtml
当纪嘉辰再次来到医院的时候,早已经将手机关机,目的就是想带着自己的诚心,也是不想受任

锦绣美人[快穿]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ksweihao.cn/2so.shtml
“哥哥今天真的太帅了,个人solo太炸了!”“主持人也太懂我们了,还让他撒娇,天,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枪擎天之第九章

    009崽真温柔聊一聊?路薇宁抬头看了眼身侧的小青年,作为有灵处的一员,秦毅的特助,她出外勤的次数很多,见识过的灵物也不计其数。通常任务之外的事情,不归他们有灵处管辖,她基本不会插手。眼下,窦思婕被校园霸凌的事,她原本也不打算管,顶多看在小姑娘可怜的份上,任务结束离开之前,知会一声玉海高中的高层,让他

  • 玄幻从斩赤瞳开始在线阅读初入**

    “峰哥,峰哥!”黎锋缓缓睁开双眼,顿时看见一个硕大的脑袋。黎锋菊花一紧,猛然坐起身来,看清人脑袋后没好气道:“猴子,大早上的你干嘛?”“早上?峰哥现在都9点过了啊!还有半个小时星战就开服了。平常你也起得挺早啊!今天是怎么啦?”嗯?9点过了?黎锋一惊:“今天怎么没早起锻炼和读书?”猴子疑惑的看着黎锋:

  • 云收雨过江添景在线阅读解决冬季存量问题(二)

    听到敲门声,正坐在灶台旁拨弄火堆的露西扶着腰艰难地站起身:“谁呀?”一开门,发现是隔壁的阿瑟妮。“阿瑟妮,你怎么还没去准备晚饭?”露西很疑惑,阿瑟妮的勤劳可是传遍了整个小镇。阿瑟妮神情兴奋,就像是守财奴见到了金子:“昨天新领主住进庄园后,镇长今天就发布了新工作。”“工作?是庄园招女仆吗?”露西有点心

  • 万古恒尊第4章在线阅读

    苏洁正将围巾一圈圈的裹在脖子上,想到衬衣的领子还湿着,忙又取下握在手里,蓦然听他这样说不觉一愣,下意识的便要推辞,“怎么好麻烦你,住的不远,我搭一趟公交也到了”。“外面冷的很,你这样出门,脸上的水都要冻成冰了”,李牧卿一面说着,径自上前按了电梯键,“反正也用不了多少时间,我正嫌公司闷得很,趁着出去透

  • 侯府后院是非多在线阅读同游

    沈津在老太太一脸“我心知肚明,看你平时表现好,所以我不说”的白眼里,羞惭惭的下课了。上课时悄么么问他,要和他组学习搭子的女生锲而不舍的追上来。“沈,人人都需要小组学习,为什么只有作业需要的时候,你才和大家组队?”英国人的食物热量似乎有点高,拦住他追问的女生,椭圆的脸,身材丰满,很符合腐国人的审美。不

  • 三公主闯校园之白安·课程

    大千世界虽有无数小界,但从未听说过存在这样的文明,它和修者体系没有一毛钱关系,完全是另一条发展套路。人类的主流不是修炼己身而是研发外物,通过机械之物改天换地。可到底是谁创造出这种幻境呢?我陷入沉思。幻境创造基于幻术,而任何幻术都要求施术者对幻境本身有深刻的理解,比如说**幻境的施术者肯定妩媚无双,举

  • 盛恩之腹黑医女找上门在线阅读第4章

    御天隆,是比翼岛中无人不知的人物,他是跟随在啓悟身边最久的人,在十年前就离开了比翼岛,处理啓悟和比翼岛在外的事物,所以,唐唐并没有见过这个人,但是对这个人却是一点也不陌生。他的授课笔记啓悟都找人专门给她备份了一份,就放在她的房间里,很长一段时间里,唐唐临睡前都会拿出来温习,但直到现在,也还是对那些文

  • 不归天在线阅读第4节

    杉本月白当晚是被迹部景吾送回神奈川的,还打包了一堆迹部家厨师做的点心。幸村精市站在自己房间的落地窗前,借着外面路灯的光,正好可以看到杉本月白和迹部景吾有说有笑地从车上下来,跟过来的女佣尽职尽责地拎着点心等迹部景吾和杉本月白细细告别。深红色西装和深红色大衣,幸村精市玩味地勾了勾唇角,不知道是觉得这幅场

  • 大叔三十初长成在线阅读第五节

    第五章妖怪?!到了目的地,汉子们分开放哨,哥儿们三三俩俩的分开采集自己需要的物资。然而,就在大部队即将分开行动之时,五叔姆携着同行的自家哥嬷匆匆跑来,絮絮叨叨的跟两人叮嘱着。“米乐啊,你们俩既然是一起来的,那就一起行动,可别落了单儿啊。后山可不比别的地方,危险着呢。”“放心吧叔姆,我们俩肯定一起,绝

  • 并土春秋之月蚀

    五千年高贵血统的女子,眼睛嗜血一般的妖艳诡异,苍白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她活了五千年,从未吸过人血,有谁能想到在美丽恢弘的宫殿里几步就能看到圈养的鸡鸭——那是她最喜欢的口粮!“哎!你这里味道可有点大啊。别说吃了,闻着都没胃口了!”璞梵不停地嚷嚷着,一边嫌弃地躲避脚边的鸡和鸭!走在前面的少女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