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掌心痣520!

作者:南山鹿 来源:晋江文学城

风,轻拂,那样的不经意,却乱了某人的心。

他,回来了……

为什么要回来?那当初又为什么要走?

柳若宁静静的站在顶楼,如此空旷,也如她内心那般。

她流露出不同寻常的寂然,就像迷途的女孩那般不知所措。

本以为已经忘了,但原来只是自己内心的假象,如果可以,她真的想抛弃那颗为他跳动的心,那样就不会疼了……

她怕疼……

“不去找她吗?”白华夜懒散的开口,她们不是姐妹情深吗?

“她现在需要冷静。”女孩的气质徒然变了,冷冽的如同刀子。

!!!

众人皆对她忽然改变的语气产生怀疑。

明明前一秒还是惹人怜爱的小白兔,这时怎么会有这样强烈的威压。

就连欧阳钥的表情也带有一瞬的松动,这是他从未见过……慕容椿洛。

“祁哲席是吗?提醒他一句,动我的人,就有可能为此接受付出性命的代价。”语气淡然的好像在说家常便饭那样,但眼底的漠然真的会有种随时丧命的感觉。

“我说的话,对她保密。”“慕容椿洛”邪肆的扬起嘴角。

再次闭眼,睁开,众人就再次撞上那湿漉漉的大眼睛,我见犹怜,带着丝丝畏惧,有些疑惑为什么大家都对她投来奇怪的目光?

“椿洛,要些茶水吗?”欧阳钥的绅士风度不带一丝虚伪,仿佛他本性如此。

“嗯……嗯。”慕容椿洛垂着头,对他过于亲密称呼有些不适应。

刚开始,欧阳钥以为“对她保密”的“她”是指柳若宁,但现在看来应该是慕容椿洛。

众人对此也是心照不宣,但还是对那个“慕容椿洛”十分感兴趣,就像遇到……同类的那种兴趣……

“不担心她吗?”对着现在的慕容椿洛,欧阳钥一边烹茶,一边隐晦的问。

所以说,长得好看的人做什么都养眼,此时的欧阳钥温柔的像邻家大哥哥,声音也像大钢琴那样低沉,却像清风那样的安抚内心。

只见他卷起衣袖口,神色专注,却带着浅浅而温润的笑,一身白衬衫,薄衫勾勒出那完美的身材,仿佛烈日也因为他的存在变得温柔。让人恍然想起四个字:

公子如玉。

“她,现在可能一个人才会安静下来,她受过伤,所以她怕疼,她疼的难受,却不想流泪,特别是在我面前……我很想告诉她,如果她累了,可以休息一下,换我来……”越说到最后,慕容椿洛的声音就带着微微的梗咽。

她其实知道柳若宁都是在保护她,才会总是笑的没心没肺,她也知道自己真的很懦弱。

不知为什么,她的潜意识总在告诉她,她就该这样懦弱。

“……”

众人不约而同的沉默了,就连可爱的舒锐逸的表情也有些冷淡。

他们见过太多玻璃友情了,就连现在他们之间也没有交付真心,太多利用在其中。

“我相信你知道她坚强的理由。”欧阳钥的笑总是温柔了人心最脆弱的一寸方田。

她微微一愣,依旧垂着头,让人看不见眼角挂着的泪珠。

过了一会,像平复了情绪。

她缓缓的拿出手机,点着特别关注的那个可爱的备注,还没想两秒就接通了。

“椿洛,我没事的,我早就忘了他了,对不起啊,一时冲动把你一个留那了!哈哈!”慕容椿洛听着甜美的声音,却感觉心疼。

“怎么了?有人欺负你吗?对不起蛤,我一会就回去……”

“未曾表露的温柔,留给下一次等候

嘴里哼出的歌,就像是倒流的沙漏

被时光,碾碎的秘密,四散宇宙

……

我多想陪着你,直到世界尽头

一个名字,落在左边胸口

慢慢变成了习惯,习惯为你守候

雨水灌进漂流瓶,流向遥远时空

……”慕容椿洛的声音温柔的仿佛让人深陷其中。

众人听着从女孩嘴里跳动的音符,如黄莺吟鸣,天籁一般,刚哭过的嗓子并没破坏音质,反而带着两分凄美,三分蛊惑,没有任何虚加的技巧,歌声动人,如潺潺流水般浅吟低唱,若露滴竹叶般泠泠作响。

即使不是专业,也知道她是有多高的唱歌天赋,其中舒锐逸小小年纪就出道当了明星,对于她的天赋异禀的唱功十分好奇。

“……椿洛,谢谢你。”听着手机对面传来的歌声,柳若宁再也装不下去了,声音带着哽咽。

因为她明白了,她的背后还有要守护的人。

“嘟嘟……”紧接着传来一阵忙音。

这样,就可以了吧……

“小姐姐,有人教过你唱歌吗?你唱歌好好听吖!”舒锐逸闪着星星眼,一副软萌的样子。

“没有。”任何一个女生都很难抵抗可爱的杀伤力,看着此刻的舒锐逸,她只感觉身心都被治愈了。

然后,场面一度尴尬……

几个人围着中间坐着的慕容椿洛,谁都没说话。

欧阳钥出神的想起女孩的曾经,南宫璃泽处理公务,其他人也找不出什么话题。

“这个……我可以看看吗?”看见手边一个学校的策划案,慕容椿洛小心询问道。

南宫璃泽淡淡瞥了一眼,点头示意,毕竟这也不是什么机密,而且最近实在想不出什么好的建议。

而且他也想看看这个说他“没资格教人”的女孩有多大本事。

……

看完后,慕容椿洛好不容易才把这个整理好,文件有些乱,然后抬头问道:“你们对于这块地是什么建议吗?”

这主要就是一块临近学校的一块地开发意向。

“我觉得高级的餐饮行业比较适合。”欧阳钥毫不掩饰对她的信任。

但尽管欧阳钥这样说,也不能取得其他人的信服,虽然这不是什么机密,但也不是小项目,毕竟这次的竞争对手是唯一一个与他们瑾学院抗衡的贵族学校——穆学院。

“我觉得,运动设施更好。”周辰看着女孩灿烂的眸子,回答道。

“**设施才好嘛!”舒锐逸不甘示弱的回答。

“我倒没什么特殊的意见。”白华夜慵慵懒懒的嗓音响起。

“……”宋君清看了慕容椿洛一眼,没有任何表示。

“哦……”女孩低头思考着。

然而不远处的一束目光短暂的停留在她身上。

对于学生会的人,南宫璃泽很了解他们每个人都有一条让他们不敢轻易相信别人的伤疤,但她身上却有令人沉醉着迷的干净。

“这个方案交给你了。”南宫璃泽语气依旧倨傲,但带着不易察觉的信任。

“……”

众人都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南宫璃泽,相对而言只有欧阳钥比较淡然。

这么重要的文件交给这个小丫头解决,会长你是认真的吗?

“不,不,我只是好奇而已……”慕容椿洛仓促的拒绝道。

“其他人有异议?”南宫璃泽并没有解释。

“没有。”欧阳钥丝毫不质疑慕容椿洛的能力。

“应该可以吧。”周辰回答的也算快。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白华夜的声音格外撩人。

“额,那好吧。”舒锐逸仙人有些犹豫,陷入沉思的表情却意外的萌。

“……”宋君清只是淡淡的点点头。

“那我也没意见……”一声低沉的男声在门外响起。

只见进门的那位风尘仆仆,却依然挡不住那孤傲的气质,俊逸的脸庞带着一丝疲倦,即使看着年纪轻,却和其他每一位一样都有着不容忽视的高贵气质。

“你是?”听着熟悉的男声,慕容椿洛微微握紧拳头。

“你还记得……容木春吗?”她的声音带着一丝低哑。

男孩的瞳孔猛的一缩:“你是……慕容椿洛?”

“嗯……”

“那她……在哪?”男孩的声音有丝颤抖。

“不劳祁少费心了。”慕容椿洛大着胆子说道,语气坚定。

“我……”想她了。

祁哲席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他会来还是因为她,本以为她只是过客,却放不下忘不掉。

既然如此,那也就只能不择手段的抢过来。

“她逃的了吗?”祁哲席邪肆的勾起嘴角,穿着风衣的他,看起来格外帅气。

“你觉得呢?”一道犹如地狱修罗的威压突然袭来,又像危险的曼陀罗华,蛊惑人心。

“你是谁?”欧阳钥再次反应过来,一身温润气息徒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犹如深陷冰窟的危险肃杀。

其他人也依旧漫不经心,但气息却带着丝丝杀气。

“你来了?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祁哲席用一种淡然的语气,仿佛两人是熟识。

“怎么,上次没被我打怕?”“慕容椿洛”懒散的像没有骨头似的斜靠到椅子上。

听到这话,众人皆是一愣,祁哲席被慕容椿洛打了?

先不说他们几个的武功个个不俗,祁哲席怎么说也不是最弱的,就算站着不动,也不至于被“打”。

恍然,众人都想起祁哲席出国前一天晚上,浑身上下都是伤,触目惊心,但是只是看着吓人,大都是皮外伤,难道是她打的?

“呵,如果我认真了,你也只能和我打个平手。”祁哲席冷笑。

但其他人都带着略鄙夷的目光看着他,他这是承认被一个女生打成那样,还跟一个女生打个平手,要不要点脸。

但只有祁哲席清楚这个女孩到底有多强……

“她在顶楼。”“慕容椿洛”依旧淡然,“如果她再受委屈,那你就准备好棺材。”

“慕容椿洛”的眼底像一片死水般深寂,仿佛生死在她面前只是玩具一样随意。

“嗯。”祁哲席在听到第一句时就迫不及待跑开了,但听到下一句还是顿了顿,他知道现在的她……说到做到。

再次回过神来的她,深深的呼吸一下,最近这种窒息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

“你还好吗?”欧阳钥有些担忧的看着女孩,第一次可能是错觉,那第二次呢?

欧阳钥突然觉得……自己离她越来越远,也越来越真实……

“呵,真是有趣。”前一秒还是性格果断杀伐的魔女,下一秒就是怯弱胆小的小白兔。

南宫璃泽饶有兴趣的看着某位。

“那我先走了……”慕容椿洛很不喜这种不受控制的情绪,因为总会给自己一种虚无缥缈的存在,

仿佛自己本就虚无……

说完,就径直走出门外,但起身间,还是拿走了那份计划书。

宋君清状似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她离开的方向。

但缘分就是悄无声息,她离开的时间与来的时间十分巧妙的停留在52.0分钟……

……

漫步于静谧的街道,女孩笑靥如花,单纯的让人不忍心打扰。

慕容椿洛特意挑了一条稍远的小道,这个时段的人很少,但是经过的路人还是不经意投来惊艳的目光。

“嗨,小学妹,你是哪个学校的?”慕容椿洛感到肩头的触感,回眸。

两人对视,时间就像静止了一般。

男生一身精致的校服,一张坏坏的笑脸,连两道弯弯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淡桃红色的嘴唇,俊美突出的五官,完美的脸型,特别是左耳闪着炫目光亮的钻石耳钉,给他的阳光帅气中加入了一丝不羁……薄薄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

看着女孩浅笑莹莹,两个小小的酒窝格外可爱,带着警惕的大眼睛水汪汪的,扑闪扑闪犹如蝴蝶羽翼的让男孩感觉如同用羽毛在心尖上挠。

看着男孩的校服,穆学院的?

女孩眼里划过一丝尴尬,其实她的升学成绩足以让这两个学校争抢,更何况这两个学校出了名的敌对,她当时也是一时兴起选择了瑾学院。

因为她的母亲叫慕容……瑾。

“你不会是瑾学院……”看着女孩出来的方向,男孩陷入沉思,接着,十分坚定的点点头“你一定是那些人的追求者!!”

那些人?学生会?!

看着女孩窘然的神情,男孩更加认定了自己的猜想。

“你好,我是单烨风~”男孩的声音也是顶好听的那种,带着丝丝蛊惑,却不同于白华夜的慵懒撩人。

“你好,我叫慕容椿洛,请多指教。”在别人报出名字,自己也要出于礼貌的回复。

听着女孩一板一眼的介绍,确是可爱。

不过,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错觉吧……

“你实在是太没眼光了,瑾学院的人只是徒有虚表而已……”单烨风一副谆谆教导的样子,不断贬低瑾学院的学生会,还理直气壮。

但陷入思考的慕容椿洛想到这两个学院之所以敌对,貌似是因为两位校长的关系,而且这两个学院一直都不相上下,但貌似上一次竞赛是穆学院险胜……

怪不得他们这么重视这份策划案……

单烨风将女孩的思考以为女孩对自己的质疑,于是二话不说就带女孩直接向穆学院走去。

“那个,您这是要去哪?”慕容椿洛终于反应过来。

“带你见识见识世面……”

!!!

什么意思?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就算路痴,她也绝对认得出校门上的几个字:

穆学院……

“那个……真的不用了吧……”

“放心,有我在,你可以进去的。”

进去是没问题,但面对这么多奇怪的目光,慕容椿洛红着脸低着头,像只不知所措的小兽。

“砰”单烨风直接踹进出了,一个背对着他们的男生,没有回头就说着:“单小二,你能不能轻点?”

“坏了再换。”单烨风没好气的说道,好歹妹子在场,也不知道有点眼色,还叫他外号!

“也对,反正和修门的工人已经是熟识了。”

单烨风:“……”

慕容椿洛:“……”

“倒是没看见你还带一妹子?新女友?”男生终于转过头,亚麻色的短发看来十分温润帅气,但最让人注意的是一双异瞳,一个是温润却不失威严的银灰色,另一个是如鹰般锐利的黑色,一双眸子就足以让人心神荡漾,精致的五官,完美的线条勾勒出一张俊俏的脸型。

慕容椿洛还是第一次见到异瞳,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但落在某人眼里就变了味道。

“我说的吧,穆学院不知比瑾学院厉害多少倍!!”单烨风十分得意的看着慕容椿洛,仿佛她进瑾学院是多么愚蠢的行为。

冷温茂“……”他一会长都不敢这么说。

这时,其他成员也陆陆续续的进来了,慕容椿洛缩着身子,尽可能的减少存在感。

但是显然没有任何作用,却没有引起多大涟漪。不过慕容椿洛很快发现有个问题:他们的相处方式……

原本冷温茂和单烨风之间的气氛很好,但随着其他人的进入,气氛直接降到冰点,他们之间比陌生人还要冷漠,就像几个机器人交流,机械,刻板。

除了最开始几个人看了她一眼,其他时间他们完全旁若无人的进行交流……也不能说是交流吧。

纯粹就是阐述自己的意见……

慕容椿洛刚开始还不适应,但发现根本没有人会注意到她后,才松口气,气氛实在太压抑了……

集中听他们讨论,渐渐又有些不知所措……

这貌似是她手里的那个方案!

这样窃取他们的成果,让慕容椿洛十分不自在,就打算趁他们不注意,偷跑出去。

“你干嘛?”某小二除意外的敏锐。

“我……该回家了……”慕容椿洛的声音细若蚊叮,但离她最近的单烨风还是听见了。

“……”这还是头一个对他们颜值不感冒的。

“那些人的魅力有那么大?!”单烨风一副受了欺骗的样子。

“她是瑾学院的?”听单烨风这语气,会长了然于心,毕竟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某小二总是喜欢“策反”瑾学院的人,来彰显自个的威风。

不过这种情况,倒是第一次……

“嗯,我可以……”走了吗?

“吵!”一声带着暗哑,却不失可爱的声音响起,不大,却让在座的人都一阵心悸。

只见一个小小个子,抱着一个熊娃娃,本该可爱的一幅景象却硬是让人一惊,小孩子的童颜,一头浅桃色的齐耳短发,一双大大的眼睛,却好像随时都会睡着,眼底下是明显的乌青,手上的熊娃娃掉了一个眼睛,另一眼睛是鲜红色的,很是惊悚,娃娃的头底的布已经残破,露出雪白的棉花,给人的感觉十分不适,周身更是围绕着地狱的恐吓。

“妈呀!他怎么醒了!!”单烨风急忙跳到会长身后。

冷温茂无奈的看了一眼单烨风,这还不明显吗?哪一次不是他吵醒的?

冷温茂自知现在他有多危险!学生会里面最可怕的莫过于柯眠了。

人如其名,柯眠从小就像一个粉雕玉琢的瓷娃娃,却因为小时候的一次变故,患有非常严重的失眠症,一旦被吵醒,犹如世界末日,记得上一次已经是几个月的事了,后果……噩梦一般的存在。

更可怕的是,柯眠的武力值与会长旗鼓相当,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延伸阅读

高侣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a3ov.shtml
高侣泡泡贴总部是墙贴、泡泡贴、组合贴、5D立体贴、纹身贴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

富鑫娜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ni1x.shtml
富鑫娜床上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三件套、四件套、床上用品、家纺、床上用品、家纺销量节节高

建艺彩瓷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y948.shtml
建艺彩瓷生产婚庆礼品,仿古青花瓷品,家居工艺品,以及网络大卖Zakka杂货和迷你小花

洛韩思智能家居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66lq.shtml
洛韩思智能家居经过迅速发展与积累,品牌形象好,知名度、美菁度高,具有较强的市场竞争力

联邦调茶局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bcoq.shtml
你不一定非得有个男人,但必须得有闺蜜;你不一定非得懂LV,但必须得试着了解一下联邦调

李善堂健康养生馆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s8j9.shtml
李善堂健康养生馆招商连锁_李善堂健康养生加盟费_公司简介西安李善堂健康养生馆有限公司

大有食品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ayo5.shtml
以“创造各省市,满足客户需求”为指导思想,针对国内外市场需要生产的一系列产品是公司基

骨脊康理疗馆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s057.shtml
骨脊康理疗馆加盟_公司简介广州永宜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位于广州市天河区广州经济文化中心,

湘都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acas.shtml
湘都酱鸭系列产品,是“湖南特产”“消费者信得过食品”。目前主要产品以酱香酱板鸭为主打

魅兰朵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xkfy.shtml
魅兰朵面膜总部是面膜、乳液、爽肤水、眼膜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美女天堂之第五章

    程心在那头哀哀的哭,抽抽噎噎,说不出个所以然,说不出自己到底想干点啥,程意在这头气急败坏的叫喊,活似程意才是那个被始乱终弃的女子,程意叫唤着:“你就不能去撒泼么?”“小意,我....”无论程意说什么,程心只有这么一句话作为回答,程意无奈,心里想着,若是此时自己在程心身边,说不定先做的事情不是领着她去

  • 都市:我能改变过去二十年第3章在线阅读

    半个时辰后,林贵子提着一大包东西从镇上回来了。此时,林灼灼也从家里拿了一床破旧的棉被回来。“一共当了二两银子,抓药买衣裳一共花了一两二钱,还剩下八钱。这是当据。”林贵子把东西全都给了林灼灼。在听到这些普通的草药竟然这么贵时,林灼灼惊讶的啧了啧舌:“怎么这么贵?”“不算贵了,前几日村长家的二狗哥生病了

  • 秦爷今天真香了吗在线阅读第五章

    那部电影叫作《白鲸》,男主角叫陆逢春,出生在一个海岛上的小渔村,十二岁时因为海难父母双亡,从此以后一人独自生活,十六岁那年因为高烧而导致又聋又哑,因为出生在一个海岛上的小渔村,几乎与世隔绝,又没有亲人,所以连手语都没有学过。这只是故事背景和基础的人物设定,具体剧本要到三天后的试镜才会给。谢颜同王宁告

  • 都市:我能拼接万物属性在线阅读第七章

    在星际时代,各种自然环境也属于稀缺资源,其中包络原始森林和海洋。海洋还比原始森林要好些,但原本占地球百分之七十的海洋如今因为迫切的科技发展和一些其他原因陆续消失,如今只剩下地球表面的百分之十二到十三左右,而且这个比率还在逐年的下降。但不管是原始森林还是宽阔的海洋,在星际时代的人眼中并不是需要保护的资

  • 大晋如此多娇之第八章

    ig最近在比赛,除了闲暇时间的训练赛,复盘,卢崛跟不要命似的疯狂的在rank。说来,两个人有将近一个月没见面了,说不想是假的,但是比赛当前,想也没办法。况且……两人的关系好像也就是个普通朋友,说起来连想都是卢崛自己偷偷的想。丁旺这种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人肯定是不能理解的,自从来了ig之后更是快成为全员酸

  • 绝代玄尊第二章

    此刻炎华洞中,滚滚和凤九白浅一边说着话,一边伸手幻化出一朵荼蘼花。在床边的石桌上,摆放着一个琉璃瓶,里面开着一朵和滚滚手里一样的荼蘼,只是时间有些久了,已然开始凋谢。滚滚正在小心的换上那朵新鲜的,他动作很轻,生怕扰了那个熟睡的人,可是滚滚又希望能够给她扰醒。换完了花,滚滚便轻轻坐在床边,抬手轻轻抚向

  • 饮酒都市在线阅读第4章

    回去趴在桌子上,绾桃杵着脑袋想了很久,觉得似乎有什么事始终是想不透。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本以为是送茶水的仙侍,绾桃开门却是清虚真人手里拿着一叠服饰站在门外。“师傅,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啊?”绾桃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顺便顺了顺自己的头发和睡服。“绾桃,明日便是天帝举办大宴之日,你素来喜欢热闹,我也不便瞒

  • 一不小心超有钱在线阅读第四节

    “王总,我和师妹还有事就先告辞了。”上官北辰的语气中隐隐透着丝急切。“上官大夫,既然你们有事,那我便不留你们了。”王世海说道,“淑琴,去送送两位大夫。”王淑琴媚眼含春地看着容貌俊美的秦爷,对王世海的话置若罔闻。王世海连叫了两遍,王淑琴这才有了反应。最后一步三回头的陪同林溪和上官北辰走出了别墅。···

  • 补天怪谈在线阅读第七节

    胖子在徐净水家呆了一下午,倒是让徐净水回忆起很多早已遗忘的初中同学,虽然马上初三分班也没几个跟他继续成为同班同学的,但是听着有些熟悉的名字在这个时候干的蠢事,真是比看连续剧有意思多了。第二天,天气依然很热,还好王佳佳同学是个守时的好姑娘,徐净水在新华书店门口没等一会,她就来了,身后跟着的妇女应该是她

  • A级通缉犯在线阅读第5节

    午餐时间其实可以算是不欢而散的,知道自己找错人之后顾桥初脸色就有些难看,特别是陆之昂还嘚瑟的给他使眼色,这让他更加受不了。最后他干脆不吃饭了,把筷子放在餐盘里,后仰靠着椅背淡淡的笑着说,“你以后别栽在我手里。”隔壁桌和他一个宿舍的都愣了,倒是余来机灵,站起来拍了一下顾桥初的肩膀就往外走,“吃好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