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在酒厂当HR那些年在线阅读吓人

作者:晚桉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尹晚儿握着指头大小的金蚕,拎着一筐水果回到尹家别墅。

她把水果仍在客厅里,把金蚕塞进厨房的柜子里,走到客厅准备喝口水压压惊。

尹向哲揉着眼睛从卧室里出来,鼻子嗅了嗅空气中弥漫着水果香,快步走到尹晚儿身边,眼里睡意全无,蹲下拿一个又大又红的苹果,放手里掂量几下:“呵,哪来这么好的水果。”

咔吱一口,汁水横流,他来不及说话,大口大口地吃着,不一会儿一个苹果就下肚了。

他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掀起眼皮喜滋滋地看一眼尹晚儿,又恋恋不舍地瞧着筐里的水果:“哪来这么好吃的水果?我长这么大,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水果呢!”

毕竟还是一个刚刚十岁的孩子,有了好吃的,把爹娘去世的事儿暂时忘掉了。

尹晚儿冷哼一声,嗤笑:“你吃过什么啊。”

她边说边走到尹向哲身边,一手伸手搂着他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一手拿着一个桃子上下抛几下:“跟着姐混,水果会有,肉也会有,怎么样?”

尹向哲撇撇嘴:“跟你混还不如去要饭呢!”

尹向哲非常了解尹晚儿,胆小怕事,被别人欺负了都不敢还手,以后还得靠自己照顾。要是天天能有好吃的话,有些事儿听她的,也不是不可以。

尹晚儿一把推开尹向哲:“你个忘恩负义的小子,刚刚吃了我的水果,现在就要拆桥?”

边说边将手中的果子抛入筐里,弯腰收拾筐子,准备走人。

尹向哲伸手拉住尹晚儿的胳膊:“别呀,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尹晚儿看着他,不发一言,似乎等着他的承诺。

尹向哲低头看了看筐子里散发着香味的水果,狠狠心,说:“我以后都听你的,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

尹晚儿抬手揉揉他的凌乱的发型,唇角微微上扬:“这就对了嘛。”

尹向哲有点不服气,想躲开尹晚儿的“毒手”,视线落在地上的一筐东西上,想了想还是忍了,等用不到她时,他再叛变,这叫兵不厌诈。

尹晚儿不知道他心里九曲十八弯,踢了踢脚下的筐子,下巴微扬:“搬进厨房。”

尹向哲只能乖乖听命,弯腰搬起筐子朝厨房走去。

他刚走进厨房,看见橱柜开了一道缝,从里面爬出一个金色的、蠕动的虫子。尹向哲瞳孔萎缩,手脚酸软浑身无力,手里的筐子落在地上,恐惧地倚在门框上,慢慢往地上滑,手指哆嗦地指着小玉儿,喊道:“啊…有虫,虫子。”

小玉儿最讨厌别人喊它虫子,仰起头,眯着鼓鼓的眼睛,不屑一顾道:“你才是虫子,你全家都是虫子。”

尹晚儿听到尹向哲的喊叫声,暗道坏了,转身跑向厨房,在厨房门口正好听见小玉儿骂人的话。

尹向哲哪里见过一只虫子会说话,白眼珠一翻,昏过去了。

尹晚儿惊慌失措,蹲下拍了拍他的脸颊,喊道:“阿哲,阿哲,你醒醒。”

“昏过去了,死不了。”小玉儿已经爬到尹向哲的胸空了。

尹晚儿把它捏起来,恶狠狠地说:“你不说话会死啊!”

对普通人来说,一只虫说话,真是见鬼了吧。

“会死。”小玉儿一本正经回答,“说话并不是人类的特权,我们有灵智的灵兽也可以开口说话。”

尹晚儿气得浑身发抖,但她无言以对,只好无奈道:“你把人吓昏了,你负责弄醒。”

“人类的身体真弱。”小玉儿念念有词说,“真是没见识。在我们修仙界,会说话的灵兽多了去了,都像你这样,我们灵兽多累啊……”

吧啦吧啦,又说了许多瞧不起人类的话。

尹晚儿双手掐腰,居高临下看着喋喋不休的“虫”。

小玉儿突然意识到周围空气变冷了,扬起粗短的小脖子,绿豆大的眼睛咕噜咕噜转了几圈,见尹晚儿面色不悦地盯着自己,缩了缩脖子,问:“你想,你想怎么样,我说的都是实话。”

“闭嘴。”尹晚儿低声厚道,“你的前主人就不嫌弃你!”

“我的前主人最好了,怎么会嫌弃我。”小玉儿摆动着肥肥的身体,骄傲地说,“你不知道我的前主人有多厉害。有多漂亮。”

又是一番长篇大论,可以描述的好的语言,都让它用到前主人身上了。

尹晚儿觉得耳边有一大群苍蝇飞,嗡嗡嗡得响个不停。

尹晚儿找了一卷胶带,把小玉儿的嘴缠上,看着摇头摆尾的小虫子,尹晚儿得意地笑了,将小玉儿捧在手心里,自豪道:“世界终于安静了。”

次日清晨,尹向哲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等恢复清醒,立刻大喊道:“晚晚,晚晚,晚晚?”

尹晚儿围着围裙在厨房做饭,听见尹向哲的叫喊,慌慌张张冲进尹向哲的房间:“怎么了,怎了么了?”

“我做了一个噩梦,梦见一个虫子会说话。”尹向哲皱眉,又觉得这一切不是梦,太真实了,怎么可能是梦。

“既然是梦,现在是白天,你该醒了。”尹晚儿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转身走出去,走到门后回头说,“起床,洗洗手,一会儿该吃饭了。”

尹向哲擦着额头的汗,似乎自言自语道:“又不像是梦。”昨天的水果,想到水果,尹向哲掀开被子,穿上脱下朝厨房走去。

昨天那一筐水果好好得堆在厨房的某个角落呢。尹向哲确定,昨天发生的一切不是梦。

尹晚儿端着一盘菜走进餐厅,见尹向哲撅着屁-股找什么东西,好奇地问:“你在做什么?”

“一只虫子。”尹向哲头也不回,继续找趴在地上找。

尹晚儿心里咯噔一下,该怎么解释昨天的一切呢:“会说话的虫子?”

尹向哲抬头:“你看见了?”

“嗯。”尹晚儿放下盘子,转身走进厨房。

尹向哲兴冲冲爬起来,快步追上尹晚儿,问:“你昨天也看见了是不是,它会说话。”

“看见什么了?”尹晚儿装傻充愣。

“一只会说话的虫子。”尹向哲急得挠了挠头,“你也看见了是不是?”他指了指厨房碗柜抽屉的位置,“当时它就在哪个位置。”

尹晚儿没搭话,心里嘀咕:幸亏那个小祖宗不在,要是听见虫子俩字,不知道会不会继续暴躁如雷。

昨天尹向哲昏迷后,她把小玉儿扔到空间去了,用到的时候再让它出来。为此师父还骂了她几句,要她时时刻刻把小玉儿带在身边。

把那个话痨带在身边,她这么想不开吗。就算带在身边,也要先堵住它的嘴再说。

尹向哲见尹晚儿没什么反应,走到橱柜前拉开抽屉:“昨天晚上就是在这里,说我全家都是虫子。”

他找来找去不见小玉儿的影子,尹向哲不信,将碗柜翻看一边,仍不见它的踪迹。

“怎么会,昨天明明在这里的。”尹向哲边找边说,碗和盘子被他翻弄的叮当响。

“行了,都说昨天是噩梦了,你还当真了。”尹晚儿脸上带着随意的表情,继续做菜,瞥眼对尹向哲说,“赶紧吃完饭写作业去。”

尹向哲听到作业,稚嫩的小脸上带着不自然:“我,我们老师没布置作业。”

尹晚儿知道这熊孩子是个不爱学习的主,冷笑两声:“他不布置作业,我布置作业。”

“你还是把自己的作业写完吧。”尹向哲走向门口不屑地说。她凭什么管他。

“汁多肥美的水果啊。”尹晚儿望着锅里的青菜说了一句。

尹向哲回头,谄媚地笑了笑:“我写,你让我写什么,我就些什么。”

尹晚儿抿唇轻笑,赞赏的眼眸看向尹向哲,这孩子不知道是真忘记了,还是故意装失忆,他的父母没了,他就一点不伤心吗,除了那天哭得像个孩子,现在跟没事儿的人似的。

她想错了,尹向哲不是忘记了,是仇恨自己的父母,觉得他们把他抛弃了,故意遗忘他们,让他们在地下不安静,也许就回来看自己了。

尹晚儿和尹向哲在别墅里过得很平静,转眼两天时间过去了。

周天下午,尹晚儿把尹向哲送回华泰嘉园,并带上了许多水果,嘱咐他在学校里好好学习,要是不好好学习,以后不仅没有水果吃,还会被关在门外面,谁家愿意要不听话的孩子,让谁家领走。

尹向哲脸上带着不以为然,还有些许的不屑:“你骗小孩子呢。”留下这句话走进自己卧室。

以后有是他一个人了。

尹晚儿望着他的背影,眸中闪过复杂的神色,她以为尹向哲忘记了父母,谁知道着孩子抱着父母的照片,在被子底下哭了一晚上。

他只是希望有个人关心他,时常陪在他身边而已。再等一年,一年后,尹向哲上初一,他们就可以在一个学校了。

尹晚儿回到别墅,准备周一早上去上学。一个初中生老是呆在家里也不是办法,何况班主任已经打电话来催了,问她什么时候去上学。

尹晚儿说周一回学校,她不能食言。

想到她要从初三重新来一遍,尹晚儿的脑壳就疼得厉害。

作为尹弯弯的时候,她在父母的压迫下,好不容易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大学四年,没有父母管束,她大学生活潇洒自在,日子过得滋润极了。

谁能想到毕业后竟然书穿了。好在尹弯弯是个乐天派,没几天便适应了这种奢侈的生活。

都说由俭入奢易,这话一点不假。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俏皮地撒在尹晚儿脸上。不等尹晚儿睁开眼睛,一阵凌乱的敲门声打断尹晚儿的美梦。

听见敲门声,尹晚儿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来了。

看来今天上学没看日子,这尹家人真是阴魂不散呢,希望过了今天他们再也不要来了。

延伸阅读

转世之无敌仙尊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bfafoto.cn/bfk2.shtml
这一天,卡卡的推特和ins几乎同时发了几张照片,有的是他在一个小足球场上踢球的照片,

穿成霸总隐形小娇妻妒火中烧  http://www.bfafoto.cn/gl3z.shtml
“砰……啪……”灵泉宫里传来阵阵瓷器碎裂的声音。“该死的白狸儿。”慕容灵珊一边愤怒地

大地雄心之爱妃现在知道规矩了?(7)  http://www.bfafoto.cn/b0gz.shtml
顺贵把冰块送进来的时候林疏锦就差把嘴角咧到耳后根了,若不是顾及着皇上还在她跟前儿,她

总是万人迷的正义之光之峻冷青山凄迷路(2)  http://www.bfafoto.cn/dxr5.shtml
心情舒畅了很多,游荡在云间的冰夕已经没有刚出家门时的气闷了。风在耳边,更加肆意的呼啸

如梦令之技能就要喊出来!(7)  http://www.bfafoto.cn/u391.shtml
看着一句话换一种姿势的赵虎,螳螂怪已经到了舌头尖的脏话硬生生地给噎了回去。“……原来

神魔陨灭之后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bfafoto.cn/et1.shtml
“哟,今天的人品还是不错的嘛!”陈险刚一打开电脑登上英雄联盟,就看见了久违的幸运召唤

午夜门诊之皇帝密使(6)  http://www.bfafoto.cn/dugm.shtml
看见那怪人刻意掩藏的装束,晏无尘也终于明白为何之前这怪人要严严实实的裹着斗篷了。但见

山海不是经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bfafoto.cn/4kj.shtml
黑夜过去,太阳升起,带着清晨的朝露,安在手里凝聚出了一块碎冰,直直的射向一头无辜的小

[综神话]养孩子的日常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bfafoto.cn/skv4.shtml
第3章江湖小楼(1)“阿沐!快给客官上茶!”“好嘞!”“阿沐!擦桌子!上菜!”“好嘞

魔斗南华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bfafoto.cn/yypb.shtml
你早上一睁眼就看见了怀里的大尾巴,和床边的玉藻前。早上的九尾狐也是美到发光,一夜没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王同人』之混混女在线阅读第三章

    尧醉醉奇怪的回头,打量着朱二二。朱二二此时正幻化**形,白白嫩嫩的脸上带着一丝绯红,说不出的古怪。“为什么?”尧醉醉不解地问道,“你不会……看上狼大王了吧?”“不不不,我怎么敢……”朱二二连连摆手,头都快摇掉了,“我不敢肖想狼大王,我只是想……在这里当一辈子的佣人,不想被吃掉。”“瞧你那点出息……”

  • 每天都在围观反派被虐[穿书]在线阅读第五章

    长安远依言留下。原本薛判也很想留下来,他是大夫,又应允给长安凛医治,其实留下也无可厚非。然而看了看长安远冷若冰霜的面孔,又瞅了瞅长安凛玩世不恭的神色。越看越觉得此二人肯定各自心怀鬼胎,于是吓得自己打了个毛骨悚然的哆嗦,向后退了一步,决心远离这两人的战争。虽然他有很多想要弄明白的事情,比如这人明明就要

  • 佳人何可栖第十章在线阅读

    寻陌陌依照店小二的指引去了瑞丰钱庄兑换灵石,因为是大客户,钱庄掌柜还亲自出来接待了她。只是临到要兑换灵石了,寻陌陌忽的又把灵石收回去了大半,只兑换了一小部分。钱庄的掌柜见寻陌陌如此操作,也不生气,只是建议道:“仙子何不把剩下的灵石一起兑换了?一次性兑换的多,手续费可以有优惠的。”“不麻烦了,等用完了

  • 都市之传奇人生在线阅读第8节

    白夕颜跟白勤聊了一会就准备离开了,白皓轩本来也想跟着走的结果被白勤叫住了。宫暄勉颓废的回到了太子府,一直在屋子里没有出来过,直到皇上派人过来叫他才出了房门。他无非想的就是要怎么面对父皇,就像白夕颜说的那么多皇子,他失败了后面还有许多人等着呢。他不能把太子之位丢了。宫暄勉去了皇宫,太监领着他去了御书房

  • 善恶轮回在线阅读第三节

    “有些事我还没法对你说,因为你还小,等你再大些,我会都告诉你。我对你较别人家父亲要严格许多,苛刻许多,就是为了一旦有一天我不在了,你能比我更好地活下去,传递我况家血脉香火。”况钟又轻轻拍拍他的肩膀,喟叹一声,然后走了出去。最重要的是安全生存。他回味着况钟的话,记忆中浮现许多场景。自小时,他们就经常迁

  • 飞升计划在线阅读负能量系统

    “……”秦洛坐在飞机靠窗户位置,看着窗外不停飘过的白云,花了二十分钟的时间,才消化了他已经穿越过来的事实。二十分钟前,他正在家里睡觉,但一觉醒来,就到了飞机上。而脑袋里属于原主的记忆告诉他,这是个跟地球有99%相似的平行世界。在这里,华夏是超级大国,一家独大,军事、经济等,都位居全球第一,唯独**匮

  • 玄幻:西游降临第4章在线阅读

    但是,身处天堂的K时刻谨记着,他只是一个交不起医药费的可怜兮兮的贫困户。但是他的伤——显然一时半会还好不了。是的,他的账户上只有足够剩下六天的贡献值了。这放在整个集中营里也算是穷的叮当响的存在。原因在于,尽管他已经很努力了,但毕竟他这个Omega始终从体力上战胜不了alpha,人头抢的少了贡献值自然

  • 太子妃她每天都在真香初探武学

    白发之人却似乎是感应到人从林中出来,回头看向安寻生。安寻生一回神,连忙说道:“感谢......感谢前辈指点,小子学艺不精,一时忘形,出了大丑。呃......”那人却不提此事,也不否认“出丑”一说,只是稍一颌首,说道:“无事,自便吧。”说是如此,安寻生还是觉得手脚不似自己,“嗯”了一声,小心翼翼往前走

  • 熊出没之万界农场第2章在线阅读

    青木国。白云城陆府。周良回头望了一眼在阳光下金光闪闪的城主门匾。还是有些不可思议。自己的第一个弟子竟然是城主的儿子?不,重点陆城主竟然同意自己的儿子加入靠山宗。没有因为自己诓骗他的孩子把他赶出城主府,反而同意了陆青想要加入靠山宗的要求。牵着陆青左手的周良还是有些无法理解。自己本来还打算费尽口舌蒙骗陆

  • 昭至夕归之律师王相庭(10)

    林湾自己去了卫生间,用水和洗漱都没需要那位护工帮忙,虽然慢了点,但她觉得经过一夜很好的休息,她的身体比昨天有力多了。回到病床上的时候就听到护工阿姨笑着道:“云太太今天看起来比昨天好多了,如此看来不用多久就能出院了。”林湾淡淡的“嗯”了声,拿过了手机。感觉到林湾的冷淡,护工阿姨也就不聊天了,林湾本就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