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余味辰砂追杀者

作者:wSalut颜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里是元京城的一个小酒吧,一qun年轻的男女载歌载舞的,带着些许醉意和迷幻药的驱使下,他们肆无忌惮地扭动着腰肢,疯狂地大喊大叫,仿佛着了魔似的。

元生独自在嘈杂昏暗的角落里喝酒,眼前的灯红酒绿、妖娆多姿的疯狂男女对他来说都丝毫没有一点感觉。

一个打扮XingGan、衣着暴露的女郎靠到他身边说:“嘿,大帅哥,赏面一起跳个舞吗?”

“美女,不是我不想跳,而是你的样子,实在勾不起我的YuWang,呵呵,如果你不介意,我请你喝杯酒吧。”元生吐着酒气,举起酒杯说道。

“什么,你以为你是谁啊,老娘才不稀罕。”

说完,女郎拿过酒杯,往元生脸上一泼,然后扬长而去。

元生笑了笑,他没有生气,慢慢抹了抹脸上的酒水,继续喝着闷酒。全然不理会周遭的红男绿女。

“呵,我都活了一百多岁的人了,什么美女没见识过。”

元生把喝完的酒吧放到吧台,跟酒保说:“伙计,再来一杯无欲无求!”

酒保拿起一瓶特基拉酒,倒入特制的调酒杯中,加入一些冰块,然后摇晃了几下,倒了一杯,递给了元生。

“先生,你一个人喝酒不闷吗?”酒保问元生。

“酒尽沙头双玉瓶,众宾皆醉我独醒。我不是没人陪,只是在等一个人。”

酒保露出一丝疑惑的神色,他问元生:“先生,多口问句,你在等什么人吗?”

“嗯,我不知道他是谁。”

“你不知道他人,那他万一不来了,你岂不是在空等?”

“呵呵,他肯定回来,因为我知道,只要我再喝下这一杯酒,他自然就会出现了。”说完,元生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酒保笑了笑,他凑近元生面前,低声跟他说:“后门出去,下楼转左直走10米再转右,上楼顶,哪里就有你想等的人。”

元生心领神会,他突然唏嘘笑道:“哈,好酒,可惜,我已经喝完了。”

他放下酒钱,离开了酒吧。这时,酒吧另一边昏暗的角落里面,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高大男子走了过来。他来到吧台,问酒保:“还有刚才那位客人点的酒吗?”

酒保有点意外,他左右观察了一番,诧异地问:“那位客人啊?”

“就是穿着灰色大衣,戴着黑框眼镜,刚刚离开的那位。”

“哦,呵呵,这位先生,那位客人没有喝酒,他只是在等人。”

“等什么人?”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个普通酒保而已。”

黑衣人从口袋掏出一叠钞票,啪的放在吧台上,跟他说:“这样,你可以告诉我了吧?”

酒保把钱放入了衣兜里,他笑容满脸地问:“哈哈,这位客人,你想知道些什么吗?”

黑衣人表情冷峻,他极其简洁地问:“刚才那人,去那了?”

元生按照酒保的指示,穿过昏暗的走廊,转右,然后顺着狭窄的楼梯一直上,来到了一个天台。他左右观看,四周一片静逸,似乎并没有人。

“奇怪,没人……难道暗号说错了?”

正当元生还在诧异之中,一个声音从头顶响起:“暗号没错,只是你来得有点晚。”元生抬头一看,一个身高一米八左右男子站在天台的霓虹灯广告牌上边,正悠闲地喝着酒。这个人喝的酒是一种带有特殊兴奋剂的酒,在几十年前,这样的成分还是严禁的,但是现在已经可以出售饮用了,只是有限制,单人每天单次最多只能买两罐。不过元生看见他脚边上摆着好几个空的酒罐,分明买了不止两罐。

“你就是樊亦天?”

樊亦天嗖地从高高的广告牌跳了下来,还拿着酒罐,他看了眼元生,就继续喝了口,然后才说:“嗯,怼天怼地,怼鬼怼神的就是我——樊亦天。”

元生噗呲地笑了下,神色中带点不屑,他说:“……我真是服了你,要不是你指定这个酒吧,还说一定要我喝完十二杯的特基拉酒,才有人会跟我接头,我才不会选这么破旧的烂酒吧呢。幸好我酒量还行,不然我早倒下了,还能来找你。我真怀疑你是不是这个酒吧的老板,串通来赚我的酒钱的。”

樊亦天脸色红润,他笑笑说:“哈哈,不好意思,我之前的确是欠了这个酒吧很多酒钱,所以,顺便给他们从你身上赚回一点,请你谅解。对了,你要我作你的贴身保镖,还说现在被人追杀,你知道追杀你的人是谁吗?”

“怎么了,如果你知道是谁追杀我的,你就不愿意干了吗?”

樊亦天啪地扔掉手中的酒罐,他从衣兜里面再拿出了一罐,噗的拉开拉环,咕咚咕咚地大口喝起来,元生见他喝得那么厉害,心里有点不满。

哼,怎么找了个烂酒鬼,真是倒霉,看他那醉醺醺的样子,能保护好我吗?

“你肯定在怀疑我能不能保护好你,是吧?”樊亦天喝了几口后,擦擦zui,笑呵呵地说。

“嘿,你还ting厉害,懂读心术?”

樊亦天笑了笑,摇头说:“没有,只是,很多雇主都这样怀疑过我,哈哈,不过,最后他们都能活着。除了……”

“怎么?你曾经保护不成功吗?”

“哪里,我保护的雇主都完好无损。”

樊亦天一脚踩扁了一个地上的酒罐,默默蹲在地上,他深深叹了口气说:“除了我最大的雇主,我的**,我却保护不了她,哼,真是讽刺,因为我的职业关系,她被人盯上了……当我发现时,已经太晚了。”

啪咧,樊亦天捏爆了还没喝完的酒罐,他内心深处似乎有点感触,眼睛突然shi润,茫然地看着远方。

“我对你的故事表示遗憾和同情。”元生压低了声音说道,他忽然觉得欲言又止,自己身上也同样有着复杂坎坷的故事啊。

“不妨告诉你,这次是我最后一次接单了,我干完你这票就彻底收山了。之后去完成我女友的遗愿,带上她的骨灰,在喜马拉雅山埋藏掉,她说,只有在那个地方,她才能感觉到宁静,以及可以俯视人间的一切痛苦和快乐。”

“你女友真是个感性的人……可惜了,看来我运气还不错,像你这么出色的保镖最后的机会却是给了我,呵呵。”

“呵,你不但是我最后的雇主,还是最便宜的那个。”

元生顿时感觉有点尴尬,他的确没出多少价,原本就想着随便找个人,帮他能渡过这一关,把命留下来再作打算的。

“谢谢你,希望我能活过这几天,而你也能完成你女友的心愿吧。”

樊亦天默默点着头,他摸了摸脖子上的心形吊坠项链,这是一款比较经典古老款式的情侣项链,里面有张女孩的照片。

“这是你女友的照片吗?她长得真漂亮,而且很有气质。”元生发自内心由衷地赞许道。的确,樊亦天的女友眉目气质之间带有一种古典美和恬雅的气质,和这个时代开放KuangYe的女孩完全不同。

“她很喜欢旧的东西,这个项链虽然款式老土,但是她坚持说喜欢,我觉得,其实是因为它比较便宜吧,她照顾着我的一切……可惜,我没有照顾好她。”樊亦天说完,紧紧握住了项链。

“对了,你想知道追杀我的人是谁是吧?”元生问。

樊亦天站了起来,脸上恢复了平静,他淡淡地说:“其实,是谁我无所谓,只要我接下单子,我一定会保护你,只不过想了解下对手的情况,作出对应的预防措施而已。”

元生神色有点犹豫,他想到底是如实告诉樊亦天好呢,还是糊弄他好呢?追杀自己的人……那可是非常可怕的人物,哪怕再厉害的人听到他的名字也会吓得魂飞魄散、胆颤心惊的。

樊亦天看出了元生的犹豫,他干脆地说:“那好,你既然忌惮,不敢说,那就不说了,管他是什么人,我樊亦天决定好的事情,没什么能阻碍我,即使是老天爷出手拦我,我也要逆天而行,这样,你放心了吧?”

“樊亦天,我佩服你。”元生用深情的眼神看着他。

樊亦天没有说话,突然,他眼神变得很凌厉,掏出了手枪,指着元生。

元生感到十分的惊讶,他瞪大双眼问道:“怎么了?你,你想干什么?”

樊亦天冷笑道:“呵呵,如果我告诉你,你才是我的目标,你会怎么想?”

“什么?你,你是杀手?你不是保镖吗?”元生恍然大悟,他似乎感觉自己被骗了。

“哈哈,出价要你死的人可是有钱的很,所以,我选择了当杀手。”

“……难道,你刚才说的那些也是假的?”

“没有,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只是,我决定在最后一单时选择当个杀手,赚票大的,才收山,呵呵。”

“可恶,原来不是我走运,是我倒霉了。”

樊亦天冷冷地用枪指着元生,元生无奈地摇着头,他默默闭上了双眼,他苦笑道:“嘿,我活了一百多岁了,也活够了,其实我并不怕死,只是,我了解了太多司古组织的秘密了,他们的罪行,我无法告诉世人,感到遗憾。”

樊亦天听完后,突然哈哈哈大笑:“好啊,你终于肯说出来了,原来是司古组织,幕后主脑就是那个臭名昭著的阿尔法是吧?”

“什么?你,你知道他们?”

樊亦天放下手枪,元生感到奇怪,他疑惑地问:“你,你这是?”

“对不起,刚才跟你开了个玩笑而已,不这样,你不会老实跟我交代司古组织的情况。”

“你,你真是把我吓了一跳。”

突然,樊亦天收起了笑容,他变得严肃和紧张,元生又感觉有点奇怪。

“出来吧,你盯我们很久了!”樊亦天盯着一处黑暗的角落喊道。

“呵呵,两位,初次见面。”

一把沙哑低沉的声音从后边响起,一个穿着黑色风衣、戴着墨镜和灰色帽子的男子从角落里面飘了出来,他的脚步声几乎听不见,动作看起来也很诡秘飘忽,要不是樊亦天察觉,元生根本不会发觉他在偷看。

“你,你是?”元生惶恐地看着他。

“元生,啊,不,应该叫裘生博士,我找你很久了,跟我回去吧,阿尔法大人需要你。”

元生知道来者何人了,他表情由惊恐变回愤怒。

“哼,你是阿尔法来杀我的吧,告诉你,我绝对不会回去司古组织的,你有本事就在这里把我干掉吧!”

“嘿嘿,嘿嘿。”黑衣人诡异地笑着。他没有回答元生的说话,转而看着樊亦天,yinyin地说:“你叫樊亦天,曾是天狼特种兵的队长,退役后转作职业保镖,职业操守非常厉害,从来没有失败过,人称‘逆天弑神’,是保镖界最响亮的名号,呵呵,今天能与你会一会,也是我荣幸。”

黑衣人继续看向元生:“还有你,我的目标,元生只是你的假名,你的原名叫唐生,是生物学专家,也是人工智能方面的佼佼者,如果资料没有gao错,你实际上已经是一百多岁的人了。”

樊亦天有点意外,他看着元生,怎么都觉得他只有30岁不到的样子。

元生说:“对,我曾经通过大脑移植手术,换回年轻的身体,所以看起来我很年轻,实际上我已经是一百多岁的老怪物,呵呵,你调查得很清楚,但是,阿尔法派你来,绝对不是查查我的资料那么简单的。”

黑衣人定定地站着,没有说话。

樊亦天这时说道:“你了解的还ting多,不过我也不是吃菜的。阿尔法,22世纪最臭名昭著、最厉害的犯罪集团的首脑,曾经也是生物学和人工智能学方面的专家。在北美曾经司职高级科技集团的首席研发专家,在40年前成立了一个名为“重生者”的秘密组织,之后就干起了很多非法和邪恶的勾当,“重生者”后来也摇身一变,成为公开的合法的组织——司古集团,实际上就是一个幌子。阿尔法最厉害的是拥有很多不同身份的分身,世界警察一直无法查探到他的本体,所以他一直逃脱法网,把司古集团越做越大,现在已经是最令人害怕和畏惧的邪恶组织。”

黑衣人冷笑道:“嘿嘿,樊亦天你了解的没错,阿尔法大人绝对不是你们两个小虫子能打败的,我劝你们还是乖乖投降,这样我也会用最不痛苦的方式了结你们,免得你们受痛苦,知道吗?”

“你gao错了,要投降的是你。”

樊亦天用枪指着黑衣人冷冷地回答。

求鲜花求打赏求月票

延伸阅读

德润墙艺漆加盟  http://www.kohtao-idc.com/elw.shtml
镇江润沛建材科技有限公司是生产为基础的企业,研制的德润墙艺漆合成墙纸和涂料的优势,用

德威尔加盟  http://www.kohtao-idc.com/n8fd.shtml
德威尔电话机堪称业内。产品以外观工艺精致和质量稳定见长,在中国及周边友邻都享有盛誉。

芭妮奥蒂加盟  http://www.kohtao-idc.com/yx7b.shtml
芭妮奥蒂小饰品是招商行业信息全、业务广、运营规范的一家招商门户网站以务实的态度、精心

英俐德化妆品加盟  http://www.kohtao-idc.com/wgh.shtml
尊贵奢华品质与科技时尚相结合,英俐德化妆品有自己的企业理念,并长期根据这一理念打造出

英果教育远程外教课堂加盟  http://www.kohtao-idc.com/u8ak.shtml
英果教育远程外教课堂的学生来自世界各地,有超过30多个的学生参加我们的课程。他们来自

华恒家纺加盟  http://www.kohtao-idc.com/uifr.shtml
南通华恒家纺有限公司是床上用品、床上套件、枕头、被子等产品专业生产加工的一人有限责任

广安达加盟  http://www.kohtao-idc.com/pw21.shtml
广安达手表是重量级手表、手表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广安达手表,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维物宝保健食品加盟  http://www.kohtao-idc.com/uro4.shtml
特维健(福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特维健(香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为香港百利宝集团有限

果爱多鲜榨果汁加盟  http://www.kohtao-idc.com/bmsk.shtml
东莞市果酷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打造集“硬件、手机支付、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大

钓匠加盟  http://www.kohtao-idc.com/y9bm.shtml
钓匠渔具是鱼竿、渔具、包装盒、台钓竿等产品生产加工的,钓匠渔具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若不死第七章在线阅读

    天苍到药院分部将等级提升了一下,虽然他这段时间已经帮助很多人解决问题了,但是距离他所渴望的那个任务还是有些差距,并不是因为他的药道能力不被认同,而是实力,无论怎么样,他如今只不过才是一个淬体二层的存在。“还有三个月!”还有三个月,天苍就满十四岁了,那么他就可以突破了,虽然如今他依旧可以突破,但是天苍

  • 蜀镇仙缘在线阅读第十节

    月色朦胧,周围雾气腾腾,如果仔细听,就会发现四周时不时传来的兽啸声,令人心惊胆寒,毛骨悚然。经过十天昼夜不停的瞬移,玄月清带着玄涟倾来到了魔鬼森林的深处,即使玄月清已经位即玄神,经过几天的灵力消耗,玄月清的灵力已经所剩无几。魔鬼森林是玄天大陆最大一个森林,传说魔鬼森林的尽头就是魔界入口。魔鬼森林里面

  • 神魔剑道之那一只萌喵(2)(2)

    依旧是风景优美的无名湖畔,韩沐的心情却算不上好。他看到了自己的任务:一、帮助主角找到天通草。二、在参加宗门大比的路上为他抵挡魔人致命一击。前一个任务搁一边先不说,后一个却是要了命了。魔人攻击这事儿将会发生在祁澜拜入青云宗之后。那时他已经一跃成为练气弟子中的佼佼者,从宗门小比中胜出之后,前去替宗门出战

  • 剑破山海月第4章在线阅读

    曾经在张启山和尹新月成婚之后,张唯安有来过一次新月饭店。再次踏入这里,故人已经不在了,连新月饭店也不是以前的样子了。“你就是新月饭店现在的老板现在的老板?到时有几分嫂嫂的风范。”看到尹南风不禁让唯安想到尹新月。打量着眼前的人,尹南风想起姑奶奶的话。当年姑奶奶临终前吩咐过,日后尹家人若是有幸见到张唯安

  • 江医生的心头宝在线阅读第五节

    第5章、馋肉的小舅李妈趁着歇工的空,把这段时间没吃完腌上的野鸡野兔装上几只,回外公家。先前分得的野猪肉太少,所以没有送,这些野鸡野兔虽然小,一天天的积少成多,正好送过去打打牙祭。李涯大舅家三个孩子正跟着他们村里的孩子在村口疯玩,看到李妈立马飞奔过来,孃孃,孃孃的叫着,叫得李妈心都快飘起来了。孩子都这

  • 犬之神[综].之来自大神的警告(9)

    苏尤鸣黑着脸抬头,林笛笙的手停在他的鼻子上方。苏尤鸣很高,踩着凳子的林笛笙也只能堪堪和他平视。他抬起头时两个人靠的很近。林笛笙咽了咽口水,手微微一偏拍在他的肩头上,“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吗?”苏尤鸣看着林笛笙欲哭无泪的表情,缓缓把头低下,声音沉沉,“把我头上的拍掉。”他是有些小洁癖的,那些粉笔灰一

  • 戮神者的悲鸣在线阅读迁居秋水阁

    妇人一番思量之后觉得只有先处罚了巧梅之后在找机会讨回这口气,才是万全之策。当下便横了一眼正哭哭啼啼乱嚷嚷的巧梅。道“小姐说的当真属实?”巧梅一边哭一边慌张的说道“不是这样的,夫人你别听她们瞎说,是她耍花招自己摔倒弄坏玉簪的,与奴婢无关。”“放肆”妇人怒喝道“小姐就是小姐,什么她她她的”见巧梅如此不长

  • 岂止钟情之血帝

    大家下山时在沙沟休息了5分钟,用来喘口气,然后就又急忙往前赶去。不一会儿就在前方看见了一群人,萧浪说道:大家赶紧每人手里拿块石头,慢慢过去藏起来,看我声音出击,说罢大家都行动了起来。原来陈家庄的学生下山后又遇见了红毛,看见他们下山后就带着十个人把他们围了起来,而且个个手里都拿着钢管,红毛手里拿着把蝴

  • 我!神级元素师告白

    丑时刚过,书房里的灯还亮着,一个来回踱步的身影投在窗纸上,那人正是意翩。此时,陈复来到书房敲响了门。意翩立即去开门,问道:“怎么样了?”陈复回道:“看上去葛府并无骚乱。”意翩眉头微蹙,吐了口气似做了个决定,拿了把剑带在身上便要出门。“公主去哪?”意翩头也未回道:“去找他。”陈复连忙赶上她,“公主,面

  • [网王]所以,和BUG在一起了?在线阅读阴阳决

    “师傅,师傅……”,沐风醒了过来,身边啥也没看到。只有他自己孤零零地躺在地上。爬了起来,甩了甩有些胀痛的脑袋。“看来师傅已经离开了,”。若不是脑海中多了一篇无名的功法,沐风还以为他做了一个真实的梦呢。“我昏迷前好像看到师傅给我鞠躬,这是为何,怎么会有师傅向徒弟鞠躬的呢?”沐风心中有点不安。“风儿,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