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男主又弯了 [参赛作品]第四章在线阅读

作者:青色的鱼 来源:晋江文学城

魁召消失不待片刻,地上便出现了一道道奇异的符咒。随着符咒所指的方向,前方的圆形冰屋竟出现了一道浅浅的光晕。

“哇!是密室诶!还有这地上的好像是道家的符咒,看来刚才那个是用法力驱使的符灵!!嘻嘻!!我就知道剑仙的传说是真的!!”韩菱纱倒是非常的高兴,看她兴高采烈的样子,云天河愣是没明白什么。

“剑……仙?”挠了挠后脑勺,云天河眼底是疑虑和不解。

“是啊,就是仙人嘛,会很多法术,飞来飞去的那种!!你爹说不定也是剑仙的有缘之人,他不许别人进这个山洞,想必是担心泄露剑仙的行踪吧!!”看了眼云天河,韩菱纱眼里尽是希冀,她似乎非常想知道剑仙。

“这世上真能飞升成仙之人有几个?单凭御剑而行便是仙嘛?修习仙道之人御剑飞行是入门之术。以凡胎□□飞升成仙本就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不是普通人就能做到的。修仙也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以及所谓的造化……”就好比以前她还是韩星玄的时候就碰到过妄想飞升成仙的愚人,以为拿人来炼制所谓的长生不老秘药便能成仙?当真是可笑至极,一团腐臭烂肉妄想飞升简直痴人说梦。

云星玄的话让韩菱纱惊讶,她凑到星玄的面前连忙问道:“星玄姑娘懂得这么多?难道你爹娘教过你修习仙法之术?”

“未曾,我爹娘只是一介隐居之人,何来修仙。”即便是又如何呢?若不是想要过安稳日子,爹娘又怎会来到此处安度余生呢?

“原来星玄姑娘也不知道啊!!不过看你手上的这把剑如此古怪,想来该是剑仙之物吧!!”盯着韩星玄手中的那把通体水蓝色的剑,韩菱纱摸了摸下巴估量着这把剑该是怎样一个宝贝。

“你怎么知道这是剑仙之物?连我爹都没有交代过。”云天河听了韩菱纱的话,心里特别好奇,他觉得韩菱纱懂好多他不知道的事情。而且今天星玄也说了他不知道的事情?飞升成仙好玩吗?

“嘻嘻,果然是个傻瓜。若这把剑不厉害,那只符灵干嘛怕它啊?再说了一般的剑长不过三尺左右,你这把剑却是超出了许多,最怪异的是,剑柄和剑身之间没有剑格,这要怎么握啊?江湖规矩,文剑挂剑穗,武剑不挂,要说你这把剑是“武剑”,偏又不像……”

“剑不是只分砍和射吗?可听你讲却觉得好麻烦哦!!”

“菱纱姑娘似乎懂得很多。”瞥了眼韩菱纱,云星玄发现韩菱纱年纪轻轻,可懂得东西却非常的多。

“还好啦,毕竟行走江湖该懂的总是要懂的。”手指下意识的蹭了下自己的鼻子,韩菱纱有点不好意思。

“既然现已无碍,我们也该离开这里了。”

“啊?离开?”听云星玄这么说,韩菱纱愣了一下。她好不容易来到这里,又碰上这么奇特又有线索的事情,哪有离开的道理。“喂,我们来都来了,入了宝山哪有空手而回的道理啊?嘻嘻,走啦,反正你们不也好奇自己爹娘的墓室吗?”

话刚说完,未等云星玄和云天河反应过来,韩菱纱便一个箭步随着符咒入了墓室。

见她闯入,云星玄一惊,而云天河在后面喊道:“等一下,你不能乱闯!!”

这人都闯入了,星玄心里甚为无奈。和云天河一起跟着韩菱纱入了墓室,却见里面流光运转非常的美丽。两座冰棺前放着的一块碧色玉石好生漂亮,它发着淡淡的光晕照亮着这间墓室。

抬眼,云星玄看到那冰壁上似乎用剑锋刻印了一首诗。“涛山阻绝秦帝船,汉宫彻夜捧金盘;玉肌枉然生白骨,不如剑啸易水寒。”

她识得这上面的字迹,是爹爹用剑锋刻印上去的。

“你们爹娘的墓室还真是不一般啊。”瞧着这里的风水真不是一般的差,而且看他们的爹娘修墓的位置果真是大大的外行。

此处洞外就有瀑布河流,穴前去水可是大忌,俗话说“穴前水去不忌,则生气外泄”呢!!况且这里的冰太古怪了,他们的爹娘一定不是什么普通人。唉,真是的,若不是出门前没准备,那些宝贝没带身上,她肯定将这冰层破了,好好在这冰棺内一探究竟。

“星玄你在看什么?”见云星玄一直不说话,只是盯着冰壁猛瞧,云天河也抬眼望了过去。

随着星玄所看的方向望去,只见那冰壁上用剑锋刻着一首诗词。完全不懂上面所写的云天河丈二摸不着头脑。“咦!?这冰壁上似乎刻着什么?可是……写的是啥意思??”

听了云天河的话,韩菱纱也望过来并且解答道:“前面两句……说的是秦始皇、汉武帝求仙问道的事,后面两句嘛,我也不太明白……”

“秦始皇?汉武帝?又是什么人?”

“他们都是历史上有名的帝王。”许久不开口的云星玄听了云天河的话回答了他这个问题宝宝的奇怪问题。

“帝王又是什么?”

“哥不需要知道,反正与我们无关。”

“哦。”挠挠头,云天河点点头。既然星玄说不用知道,那他就不需要去明白什么了,反正和他们没关系。

听了他们二人的话,韩菱纱突然明白为什么这个云天河什么都不懂了,因为云星玄这做妹妹的从来没有让他明白过什么啊。“星玄姑娘,某些该懂的常识也是该让你哥哥明白的。”

“可秦始皇和汉武帝都死了这么久?知道了又有何用呢?哥又不去参加科举考试,不知也罢。”

“……”叹口气,韩菱纱默默的转移话题了。“星玄姑娘,这里真没有剑仙?你爹娘都未曾提过吗?”

“不曾提过。娘在我们生下不久之后便去世了,至于爹身体非常不好,经常咳血又惧寒冷。”

“呀?这么重的病!?”听了云星玄的话,韩菱纱非常惊讶。“也许我弄错了吧。如果你爹娘真与剑仙有缘,怎会生病早逝呢?看来这里果然没有我要寻的剑仙,不过这块玉石倒是奇特?里面的光似乎会动诶!!”

指着那玉石,韩菱纱眼里尽是喜爱之色。

“咦!?”突然云天河指着云星玄的手叫出了声。

“怎么了?”回头望去。

“这把剑?”举起手中之剑,星玄突然觉得自己无法控制它了,未等她明白过来,云天河突然上前将这把剑夺去,待他要对这把剑做什么时,他突然不受控制的被这把剑拉扯,只听‘轰——’的一声,眼前一切尽数崩塌。

等他们三人再度反应过来,眼前的墓室已经被自己给毁掉了。见到自己的杰作,云天河抓着自己的头发哀叫了起来。“惨了!惨了!!我把爹娘的墓室给毁了!!这下爹会骂死我的!!”

跌坐在地上,云星玄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好好的墓室,竟然就这么被一剑给毁了。“爹……娘……”

起身,云星玄扑过去,用手将石块和冰块搬开。见她如此,韩菱纱眼里闪过一丝歉意,若不是她闯进去,也不会害得人家爹娘的墓室坍塌了。

“对不起,星玄姑娘……”

“与你无关。”手被石块割破,韩星玄仍不觉疼痛,若用仙术毁去这里的阻碍自是容易,可也会伤到爹娘遗体安置的冰棺,因此她只能用一双手去搬。

“我也来帮忙。”见星玄如此,韩菱纱也走过来陪云星玄一起搬开这些大石头和那些个冰块碎石的。

星玄手上的血一滴滴的落在石头上,见她受伤了,冷静下来的云天河走过去抓住星玄的手道:“星玄够了!!别在搬了!!这么大的石头压下来,周围还都是些大石块、冰块碎石之类的,里面也不晓得变成什么样了!!如果我们再贸贸然进去,爹肯定会打死我们的!!还是等他出现骂我们好了,你瞧,你的手都流血了!!”

“呀!!星玄姑娘,你的手……”从包包里掏出一个瓶子,韩菱纱立马就往云星玄的手上倒去。

粉末状的药洒在星玄的手上,为云星玄减轻了一丝痛楚。“爹……娘……在里面,若不搬出来……”

“搬出来就更糟糕!!我们答应过爹不会踏进这里的,现在我们都违背了诺言,爹肯定会生气。如果我们还继续进去打扰,那不就惹爹更加生气吗?别进去了,就这样吧!!”撕下自己的衣服,云天河将云星玄的手细细的包扎了一下。

望着里面,云星玄的贝齿紧咬下唇。如云天河所说,他们已经拂逆了爹娘的意思,若在进去打扰,就更加的不对了。

良久,云星玄的眼里闪过一丝浅浅的伤感。“我知道了。”

“你们俩别这样责怪自己,这墓室被毁我也有份,若你们怕被爹娘责骂,最多我帮你们担一份好了,本就我也有错在先。”

“错在我们,若我们及时阻止你进入,也不会如此……”

“是啊,是我们不好。”

“……”瞧着他们的样子,韩菱纱的心里也非常的难受。唉……其实本来就是她的错,可这对兄妹竟然没有丝毫要责怪她的意思,反倒是认为自己不好。

话说,刚刚顺手摸了那块古玉一起出来。这玉看着蹊跷,既然是他们爹娘之物,想来与他们也是有所关联的。再者……那把剑……

“喂,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啊?”

“回去反省。”

“等爹跳出来责骂我。”两人同时开口,却说着不同的话。

叹口气,韩菱纱觉得该把他们两人也带下山,说不定会找到一些意想不到的线索。“要不要和我下山?”

“为什么?山上和山下都是一样过日子?又没不一样。”

“傻瓜,当然大大的不一样!我呢!从小立誓要寻遍天下的宝物和传说,山脚下有人告诉我,十几年前这附近出现过一男一女两位剑仙,扶危济困、仗义助人,所以我才不辞劳苦爬上这青鸾峰,想要拜见传说中的剑仙。最后剑仙没找着,倒是……哎呀,和你也说不清。”对云天河吐了吐舌头,韩菱纱转向发愣的云星玄道:“星玄姑娘,你都没想过下山了解你爹娘的过去吗?”

“爹和娘的过去?”其实从进入这里开始,自己就已经非常好奇了。

“是啊。你瞧,看这把剑和这墓室,就足以说明你爹绝对不寻常,更何况一般人过世,说穿就是挖个坑埋了,除非有权有势才弄得这般神神秘秘,你爹娘的来历肯定不简单!”

“不就是这样吗?”云天河依旧什么都不明白,倒是云星玄一直在沉默。

“什么这样啊!!果然和你没有沟通!!”

“下山真能知晓爹娘的过去?”

“我也不清楚,不过天大地大,巧合之事如此之多,总比你们呆在山上机会大吧。放心啦,我会一直一直陪你们找的!!”蹲到云星玄的面前,韩菱纱淡淡一笑。

“那就一起下山吧!!”云天河开口了,他非常好奇关于爹娘的过去,他想下山去寻找。

抬头看了眼天河,星玄不知道下山是对还是错。心里的好奇已经被勾起,对于爹娘的过去有太多太多的谜团要去解开,既然如此……那就下山吧。

早已经历过生死悲欢,她除了云天河外早已孑然一身,即是如此,下山走这一遭又有何惧呢?

“好,我们和你一起走!这就回去准备准备下山!!”

见云星玄也同意了,韩菱纱嘴角弯起的笑弧拉大。“那就离开这里,去准备准备!对了,带上这把剑一起!!”

“嗯。”

“太好了,一起下山,走!!”云天河似乎很兴奋,毕竟他从未下过山,对山下未知的一切,他竟是好奇。

这一次下山会有如何的经历,云星玄已经不在乎了。她现在除了云天河外,已经没什么好失去的了。

再次转生是为了什么?她不清楚,也不想去清楚。

只要天河开开心心的,她也就安心了。

延伸阅读

航天加盟  http://www.mortgagesbyjay.com/xopb.shtml
航天家用电器主营的是茶吧机、饮水机、干衣机、取暖器、电风扇、洗衣机、脱水机、冰箱、家

酷芭啦加盟  http://www.mortgagesbyjay.com/s473.shtml
酷芭啦不仅仅是一个品牌,更是一种观念;酷芭啦自创立伊始,即确立了打造中国新奇特女性时

爱果束水果店加盟  http://www.mortgagesbyjay.com/uej0.shtml
爱果束在国外,因其特殊的营养性,制作工艺的精美性,对身体的健康等众多优点,已被市场认

奔际加盟  http://www.mortgagesbyjay.com/d94n.shtml
奔际不锈钢总部是一家生产木工机械厂家。奔际不锈钢主要产品有:贴纸机、包覆机、分切机等

咏威亚太体智能教育加盟  http://www.mortgagesbyjay.com/bzab.shtml
林永哲先生,台湾宜兰人,毕业于台湾辅仁大学体育系,著名幼儿体育教育专家,儿童节目主持

刘立新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mortgagesbyjay.com/65e5.shtml
刘立新皮具护理是隶属于黑龙江省尚品国际奢华品皮具护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20

户派电子加盟  http://www.mortgagesbyjay.com/ycum.shtml
有声各地,更胜一筹精彩!户派,带您享受科技生活之美。户派(HOOPAI)为:自然、年

盛景除尘设备加盟  http://www.mortgagesbyjay.com/xke3.shtml
盛景除尘设备位于中国节能环保设备之乡—泊头市。泊头市位于河北省东南部,北依京津,东临

平湖新生有包装器材加盟  http://www.mortgagesbyjay.com/a0hr.shtml
从事贴体(密着)真空包装设备、线路板包装机的生产研发,系列产品更是出众同行业,生产包

意派卫浴加盟  http://www.mortgagesbyjay.com/yd85.shtml
佛山市南海意派卫浴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以集生产、研发、销售为一体的中型卫浴企业.所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蛊妃有毒在线阅读第2章

    梅子是秦梅的小名,秦梅也就是秦昼的妈妈,是吴芬的好姐妹,也是秦昼的妈妈。蒋甜淑只见过秦梅两次,一次把秦昼送来,另外一次是把秦昼接走。梅子的娃?秦梅只有一个孩子,那就是秦昼,难道现在秦昼也住在这个村子里?是了,她突然想起来,秦梅的娘家和外婆家挨的很近,秦昼住在这儿也是正常的。她想起母亲曾提起过关于秦梅

  • 基因融合大师在线阅读第九节

    云雨晨出了宾馆看了下时间,八点十二分,便急急的赶往车站。到了车站,也没太多人。云雨晨便上前去对售票员说到“你好,我想退下票””没看见我感冒在吃药吗?等会”里面的售票员阿姨,端着水杯看都没看一眼就吼到。“我靠,这么凶,你感冒请假不会,来这发什么火,八成是你家那啥亲戚来了吧”云雨晨心里暗想着,其实云雨晨

  • 大明帝师在线阅读第七章

    “项总,您过来,怎么也没通知一声,我好下去接您一下。”刚刚面试安忻的总经理在安忻刚进电梯之后从办公室走了出来,带着几分恭敬的说道。“最近这边接了几个比较重要的项目,今天正好顺路,上来看一下进展如何了。”项瑾祈的语气总是能这样保持的刚刚好,明明是普通的话,会不自觉的让人生出一种尊敬的感觉。“好,刚好要

  • 追求者帝尊在线阅读解穴的窍门便是屁

    夜很静,没有猫头鹰阴森的双眼,没有蝙蝠悉悉索索的振翅声……它就是静,静得呼吸都能听到,更何况无休止地抽刀拔刀的声音。我本睡得轻,所以容易醒,起身不敢往外走,这屋里的灯是我哀求半天才一直点着,若是离了微弱的煤油灯,我想我会被吓死。“该歇了!”是老头的声音。我望着窗外,黑,无法形容的黑,让我情不自禁想融

  • 我!逆袭全靠舔在线阅读第四章

    一觉醒来已是日上三竿,白君赫环顾四周夫子正在蒲团上运功修炼。听到动静夫子睁开眼,看见起来的白君赫说到:“你这孩子,武道急于求成是大忌,身体是本钱啊。桌子上让丫头给你熬了粥快喝了吧。”白君赫挠了挠脑袋不知该如何解释,只能低着头应和道:“知道啦夫子,以后我会注意的。”三下五除二解决掉早餐,白君赫急匆匆的

  • 行走在末路之中后山奇遇

    第九章后山奇遇灵儿大惊,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对咱们凝碧派这么熟悉?”那小孩子一本正经地道:“你怎么老是丢三忘四,我先前不是说了么?我是瞧人家练得多了,自然而然地就明白了。”灵儿见他说得头头是道,收起小觑之心,问道:“胎息期我早就过了,可是丹鼎期我为什么老是达不到呢?”那小孩赞许道:“你

  • 茶染第2章在线阅读

    太阳很大,今天不是个出门游玩的好天气。木子躺在床上安静的发呆。屋外的阳光已经突破云层,并且快要突破门窗的防线。纸门防线已经被残忍的攻破,只有蓝色门帘还在负隅顽抗,薄薄的布料被晒得亮亮的,光线从细缝中透进来,雷声干巴巴的嘶吼着,一点都不清脆,即使过了这么久木子依然无法适应这光打雷不下雨的天气。前几天,

  • 我的男友是男主[穿书]在线阅读第8章

    “所以你们签订了契约?”达芙妮沉默一会儿,还是没忍住确认般的问。她一直以为尤尼卡会是奥尔瑟雅的契约兽。没想到啊没想到,大祭司感觉受到了欺骗。奥尔瑟雅没理她,信步上前走到了尤尼卡面前。契约之下有许多东西是共享的,比如她手里这东西。“这是什么?”伊墨嘴角一抽,略显嫌弃地瞅了眼奥尔瑟雅两指虚虚拈起的黑线。

  • 成魔[快穿]在线阅读第9节

    “太强了!这就是天王级精灵的实力吗,洛远到底是怎么培养出这只天王级大比鸟的,难道,洛远他其实是一位天王级的训练家吗?”望着空地上方飞翔的大比鸟,李紫曦低声喃喃自语。虽然卡卡被大比鸟用烈暴风吹飞,但实际上,大比鸟的烈暴风,并没有伤害到卡卡。对于战斗的胜负,李紫曦现在已经不怎么关心了,如果双方差距不大,

  • 超级皇帝之天空学院

    天空学院在卡罗城是比较有名的,里面的学生出类拔萃,院校分为魔法学院和武士学院两个校区,在卡罗帝国里,武士分为初级武士、中级武士、高级武士、终极武士、骑士、大地骑士、天空骑士、神圣骑士。魔法师分为初级魔法师、中级魔法师、高级魔法师、大魔法师、大魔导师、神圣魔法师这些等级。我拉着黑妹的手走在大街上,顺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