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总有辣鸡想吓我[无限]在线阅读第七章

作者:南木北牙 来源:晋江文学城

部队的心理辅导算是到了一个结尾,顾晚回家快速的打好了报告就提交了上去,然后第二天一大早去收拾自己的行李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安静的特种部队的办公室被一个好听的女声闯入

梁早听声音就能听出来是谁的

王飞烨起身去开门,“嘿”

“队长在吗”

“里面呢”

顾晚顺着走进去,都没有看梁早一眼

顾晚穿着一身粉色的连衣裙,22岁的年纪,足够漂亮,足够年轻,整身的皮肤都很白,走路带风的裙摆飘起来都是香味在整个办公室里,

梁早一只手撑着头,靠着椅背,目送她走到了队长桌子前面,坐下去,当然大家的眼光都在顾晚的身上,看的顾晚特别不自在,回头看了眼大家

队长也敲了敲桌子,

“该干嘛干嘛”

队长看了眼顾晚,看了眼梁早,好像陌生人是的俩个人

“顾小姐有事?”

“佳佳是特种部队带回来的,我需要您的签字,帮她转院”

“转到哪里?”

“专业的心理医院”

“顾小姐还会负责吗?”

“我定期去辅导,不过通过一些回忆疗法,佳佳能想起当时发生的事情,状态并不是很好,毕竟军方医院没有针对情绪波动较大的病人一些防护措施,我们也要结束军队的心理治疗,所以和父母商量还是决定转院”

顾晚波澜不惊的说着佳佳的事情,一脸的专业,不掺杂任何情绪因素,

一个专业的心理咨询师,就是要这样,摆正位置,所以她才会对梁早说断就断,不让自己在一个摸棱俩可的位置。

队长快速在顾晚的申请转院的申请表上签了字,一式俩份,特种部队要留底,俩个人握手之后,顾晚快步离开特种部队,

梁早快步的跟了上去

顾晚偏头看了他一眼,一句话也不说

“我去看佳佳”

顾晚不回应

俩个人就一起走着

走到了军区医院,佳佳的病房门口

梁早从病房门上的窗口看了过去

佳佳申请还是呆滞的,母亲在一旁擦着眼泪

“没有好转?”

顾晚还是不说话

“你们打算怎么治啊”

顾晚还是不说话

“行,你永远都别和我说话”

顾晚深呼吸着,看着他都要烦死了

“那我做做心理辅导行不行,你不是还没把证件交回去吗?”

梁早说这话,就要去碰了碰,顾晚胸前的一个军区咨询师的临时证件,有这个证件才能开车进入军区,带上证件就是咨询师,可以看看官兵的档案。

可是这个证件在胸口,梁早碰的时候,手指也直接略过了顾晚的胸前...

俩人互相看着,一阵尴尬,梁早的手忽然停住,不知道该不该收回来...

顾晚轻轻往后退了一步,用自己的身体离开梁早的手,化解这个尴尬

梁早把顾晚拉到一边的座椅上

俩个人挨着坐

梁早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一根烟,正要点火

“禁止吸烟”顾晚说这话并给了梁早一个眼神,示意她医院墙上的标志。

“肯理我了?”

“我最后一天军队的心理咨询,你说吧,我听着”

“我复合了”

“嗯”

“还是心软了”

“嗯”

“你丫真不称职”

顾晚心里和眼睛里都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我的工作是倾听”

“你觉得复合怎么样”

“我和陆章说过,旧情复燃只会重蹈覆辙”

“人总会犯错不是吗?我这辈子出任务到感情上不知道犯过多少错,难道都不给一次机会?我以前也有脚踏俩只船的时候。”

顾晚露出一脸鄙夷的表情,但是专业精神让她不予置评。

“既然你心里有了决定就去做就好了”

“可是有点动容”

“为什么?不坚信你们的感情?”

“不知道”

梁早意识不到他对顾晚的感情,等到真的失去的时候,他真的痛苦到死。

俩个人就坐在佳佳病房门口,谁也不说话,很默契的

梁言霆这时候,坐着军绿色的防弹吉普车来到了军队,

他继续在找顾晚的资料

谁知道顾晚和自己的儿子早就打的火热了。

梁言霆午休的时候本身找梁早来吃饭,缓和那天踹他的那事,他是一万个不愿意拉下脸,但是陈姝一直不给他好脸色,和他闹脾气,

作为爱到深处自然怕的老婆大人的圣旨,他也不得不来找这个儿子...吃饭,和解。

在特种部队办公室门口,敲门,进去,

大家看到上将自然立刻战起,行军礼。

梁言霆走到队长面前,

“那小子呢”

“去看那个女孩了”

“最近没任务吗?”

“没有”

“嗯”梁言霆刚要出去,看到了转院申请,

“那女孩要转走?”

队长把转院申请递了上去

“嗯”

梁言霆看着转院申请单,看到最后,

咨询师签字:顾晚

这是哪个他找了半天的恩人的女儿吗?还是同名同姓?

他军人坚硬的眼神看着队长

队长被看的发毛

“怎么了?”

“这个咨询师在哪里?”

“今天是她最后一天,估计现在在佳佳病房那边”

“梁早也在....”这句话还没说完,梁言霆带着手下就立刻去了军区医院。

梁早和顾晚俩个人坐了一会,整个医院安静的可怕,

顾晚心里毛得亨,就提出来,我走了

然后下楼,回到了军队办公室,交上了自己的证件,走到了停车场,

梁早从医院出来直接去了停车场等顾晚

他总觉得自己有话要说,又不知道说什么

顾晚走到车旁边

“让一下?”

梁早不动,就靠着车门

顾晚忽然笑了下“舍不得我走? ”

“大白天做什么梦”

“那就起开”

梁早让出了车门的位置,

顾晚刚要开门

手被梁早立刻握住了

俩个人这么深情的眼神,这么亲密的动作,全都被另外一个女人看到了

苏灵本身在附近的影视棚拍了戏,然后顺便去看看梁早,毕竟还要依赖他,所以面子功夫要做好,她刚停好车,往办公室走过去,就看见在停车场上的俩个人。

苏灵看见俩个人确实吃醋,嫉妒,也羡慕,俩个人眼神里有着很纯粹的感情,是曾经她和梁早也有的,

可是现在被现实打倒的苏灵,绝对不是能失去梁早这颗大树。

她快步走上前,狠狠的给了顾晚一巴掌

打的顾晚眼睛都冒了金星,一个踉跄没有站稳,整个人趴在了车上,手撑住车顶。

等她反应过来,看着眼前这个人,想了想,确实不认识,就要立刻打回去

可是手抬起来,却被人抓住了。

梁早抓着顾晚的手,是因为,毕竟苏灵是他的女朋友,还是要保护她,苏灵冲上去打顾晚,是他所没料想到的,所以没有反应过来。

“你干什么”梁早问苏灵

苏灵整理了衣服,戴着一副墨镜,一脸大明星的样子,“打小三”

顾晚不知道谁是苏灵,也不知道梁早的复合女友叫苏灵,“我什么时候当小三了?”

苏灵用下巴指了下梁早“那是我男人,你俩在这拉拉扯扯的”

顾晚这是气不打一处来了,整个人火冒三丈,被打的脸还疼得厉害。

梁言霆从办公室出来要付副楼的军区医院的路上,一出大楼门口,正好看到这一幕,

自己儿子在俩个女人之间。

梁早看到自己老子的脸黑得不像话,

梁言霆现在虽然着急找顾晚,但是也得处理儿子的问题

“这位小姐,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就算有,也是他非要跟着我,你们之间的事,我一点都不想搀和”

“说的轻巧,谁不知道梁早的父亲是那坦星的上将,谁知道你是为了权利还是…..”苏灵这时候还没意识梁言霆就在身边。

“大姐了,我连上将叫什么我都不知道..”顾晚确实连上将是什么职位她都不懂,月球上的军棋都不会下...

“我叫梁言霆”梁言霆从后面走了出来,苏灵忽然意识到是不是被上将看到了自己趾高气昂的样子

“你怎么到处惹事?”

“我没有”梁早都不看梁言霆说着

梁言霆看着苏灵“你是他女朋友?”

苏灵点点头

梁言霆看向顾晚“那你是?”

顾晚听到梁言霆的名字,就想起自己的父亲,她看着梁言霆,心里说不出的感觉。

“被你儿子纠缠的人”

顾晚收拾起心态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我是军队的心理辅导师,我只是暂时出现在军队,并且处理意见您男朋友遗留的问题,您所幻想的小三是不存在,我也不屑和梁家人有任何的牵扯”

这话不止是对梁早和苏灵说,更是对梁言霆说的

四个人成了一个僵持的状态,

陆章远远的都看见黑压压的氛围,想过去,不敢过去

“走把,我带你去食堂吃饭”梁早拉起来苏灵的手

梁早对于现在的范围和状态,总觉得需要一个人找一个突破口,眼下只能先顾着自己的女朋友,然后再找机会和顾晚解释下,

梁言霆跟在梁早后面“一起,我也要问问你俩的情况,和你妈交代”

人家一家三口往食堂走去,顾晚还站在原地,咬着自己的内嘴唇,脸上还是火辣辣的疼。

陆章看着上将走了,才敢上前,远远的叫着“顾晚顾晚”

梁言霆和梁早听到有人叫这个名字,都回头看了下

陆章跑到顾晚跟前,

“没事吧”

梁言霆一把拉住梁早

“那丫头叫什么?”

“顾晚啊没听见陆章叫她啊”

梁言霆这才意识到,哪个被自己儿子女朋友打的人就是自己找了好久的顾晚,自己救命恩人的女儿,

难怪她刚才说了句“不想和梁家人有牵扯..”不是对着梁早说,是对着自己说的。

顾晚强忍住眼泪,坚决不哭出来,对陆章笑笑

“没事,被狗咬了,再见,警察蜀黍”

延伸阅读

百撩不亲[快穿]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dayantong.cn/gqyn.shtml
“这里也没点亮光,还真是个密道。”木晴打趣道。“木晴我知道你是为了缓解这恐怖的气氛才

世间若大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dayantong.cn/g0ob.shtml
70.波鲁那雷夫你是不是有毒。明示也好,暗示也罢,你倒是给我留点信息方便我和你汇合啊

殊命轻别  http://www.dayantong.cn/yl9m.shtml
第一卷子初第一章轻别一树梨花终落尽,却留长思系故人。威风度市中心医院“老爷,”一位虎

(穿书)穿成白莲花女配以后在线阅读狗血的被换人生  http://www.dayantong.cn/63ec.shtml
下课后。裴越正整理笔记时,裴森走到了她面前,低头,用仅仅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对裴越说

嫁给前妻死对头之兰馨出门(8)  http://www.dayantong.cn/6avr.shtml
过了几天,在谢安歌的安排下,云轩和兰轩就去了离家不远的族学里念书了。虽然谢安歌自己饱

[综漫+阴阳师]吾墨者准三星能量卡!  http://www.dayantong.cn/yc18.shtml
晶管中的材料顺着笔尖,按照祁君调好的数量流出。她的手稳稳地在卡片上一点点的刻画着,精

[猎人+火影]全职保姆之对不起别挡住我赚钱(9)  http://www.dayantong.cn/g99c.shtml
王胖胖说完后,泰勒接话:“没错,我是外国人。”“节目组没告诉我男嘉宾里还有外国人啊。

回归豪门生活以后实习前的准备  http://www.dayantong.cn/p8lk.shtml
通过面试,成为诸天事务所的实习工。叶白眉知道他已经走上了命运的另一条分支线上。虽然不

浦原商店的网店负责人[综]之重生  http://www.dayantong.cn/y0cv.shtml
嗯……呵!姜苏瑾身上的每一滴血液,每一个细胞都控诉着她的恨与不甘,她听见男人那不喜不

红楼之贾家小财神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dayantong.cn/6tjm.shtml
一个上午的时间勉强过去,涵意还津津有味的研究者自己最喜欢的实战流派,他已经把道德经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迷途在线阅读第6节

    狂虎见之徒手一档,便挡下了这张文海投来的斗气波,在众人包括张文海的惊讶之中。有些无奈的朝着张文再次释放了一次蓝螺旋逆反风元素。张文海见之望了望那股蓝色的螺旋,不敢正面接招,狼狈的朝着旁边前进,但是螺旋的余波却是落在了张文海的左臂之上,张文海痛苦的嘶叫了一声,很显然他的手臂此时此刻已经不能动弹,知晓自

  • 重生之微雨双飞在线阅读顾安杰

    “哎,这个主意可是你们想出来的。还后悔。”米拉坐在安多多的对面一脸的幸灾乐祸“切,我今天晚上回来就虐死他我!”安多多狠狠地咬了一口面包然后一脸的狰狞“噗。”米拉正在喝水看到安多多的表情她一口水喷了出来直接喷到了安多多的脸上,米拉咳嗽兼笑着,而对面的安多多脸上全都是水她闭上了眼一脸的淡然,她伸出手拿过

  • 竹马在身后一众老货卖世民(萌新求收藏)

    仅仅几个字就有力透纸背,遒劲有力之感,宛若一条条虬龙蛰伏在此,要呼之欲出。如此功底,饶是王羲之再世也写不出来啊。在场诸位都是行家,一眼就能看书孰好孰坏,自然能看出李长风的字,简直是字字珠玑,妙笔生花。一众国公们,纷纷瞪大了眼睛,仔细的观看了起来。原本还有些不服气之人,仅仅看过几个字就知道自己与李长风

  • 和宿敌一起拯救末世第1章在线阅读

    在很久很久以前,天地之间,孕育出了一块魂化石,它吸收了近万年的魂气,在一日烈日洋洋的正午,它突然自己动了起来,随后便在这山川河流之间不停的跳动着,依靠着体内吸收的魂气,感知着这世界的每一寸物体和每一道声音!万年的魂气让它拥有了十分强悍的力量和一丝灵智,靠着这些,这魂化石便在一处妖兽地带——称王称霸!

  • 动漫之我掌管了七大海洋之破晓(二)

    《第二章破晓(二)》“帮我找一下刀鞘。”白四处翻找着都没找到刀鞘,于是向苏薇儿寻求帮助说。“我在那里拔出这把刀的,你去那里看看。”苏薇儿指着那个坑说,那个坑泥土翻新了!难道白之前是躺在那个坑里?“谢谢啊!”白走到那个坑那里,用刀撩着泥土,突然撩出一根木头,是刀鞘。“原来埋到土里了。”白把刀鞘里的泥土

  • 红楼之林家宝树在线阅读第一章

    冬天的早晨还昏暗着,公寓三楼的灯光尤为明显。“柚柚,把牛奶喝了。”“嗯!”许柚乖巧地点头,端起玻璃杯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樱唇上染了一层白边,又被女孩的舌头舔掉。她整理好东西换了鞋,“噔噔噔”踩在楼梯上。外面好冷啊,连许柚呼出的气都变成了白色。许柚缩了缩肩膀,双手拉紧书包带走到停车场。她拿出钥匙打开了

  • 重生成为金手指这网吧有毒是吧 求鲜花求收藏

    张韬直接出了门来到了一个离小区最近的一个叫做“蓝天网吧”地方充钱开机一气呵成,开玩笑上一世张韬网吧这种地方不知去过多少次了,美其名曰网吧狂人实则是没钱买电脑电脑屏幕先是出现了熟悉的加载画面然后“兹”的一声主机直接冒出了黑烟,吓得张韬赶紧双手举起头顶“哎呀我擦哥可什么都没做啊这电脑质量这么差的吗”老板

  • [守护甜心]咏叹调在线阅读第七章

    未几,天色又开始昏暗,雷声阵阵,而卢阳也将再次变成大雨磅礴的战场......“快点!时间已经比计划的晚了。”张万安催促着仆人,仆人将马栓在薛府门前,拿出刀准备杀掉。张万安阻止仆人,道:“先不用杀掉它们了,快随我进来。”仆人收起刀,快速跟上张万安。薛蜉羽刚想喊住张万安,被身后的叶随风捂住了嘴。“你干嘛

  • 逆天反地三.生死(中)

    王月儿的双眸里早已充满了难以置信,泪光闪烁,她实在不敢想象平时对自己呵护无比的魏叔竟露出如此一番的丑恶嘴脸。“魏叔,月儿不信啊!”王月儿的嘴角流出血滴,声音颤抖而痛苦。平时里都是魏成安服侍着王月儿,魏成安是她爷爷所收养的孤儿,自从她出世以后,就尽心尽力地陪伴着她。“小月亮啊,没办法啊,家主实在是吝啬

  • 拽拽公主的霸道王子之可爱无敌小猫精

    未等那小太监张口把未尽之言说完,何公公当即就一个眼神扫过来,十分及时地让他闭嘴了。于是站在不远处的小太监,这下只好眼观鼻,鼻观心。而一旁的纳兰越,却是十分受不了这几乎令人窒息的安静。她晶亮的眼珠一转,当即就拽着何公公的衣袖,理直气壮地问道:“何公公,刚才他说得没错!”“朕!乃一国之主,何须听他一小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