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农家女的奋斗日常[科举]在线阅读、再相见

作者:绕骨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三)再相见

跌下山崖的那一刻,我是真的以为,我们,此生,再无相见之时。只是没想到,世事难料。经历生死,我又回到了这里。

我们,终是再次相见了。

我没有错过他眼中的欢喜和怜爱,毕竟那曾是我无数次于梦中幻想的情景。只是每每午夜梦回,我都会满目伤痛。因为梦的结局,总是平日里他看向庄妃娘娘欢喜、爱怜的场景。有时是在宫里,有时是在宫外,甚至还有他凯旋那日怀里拥着我却深情而又疼痛的看向城楼上的她。我从前的执着,希望,就连在梦中也从未实现。多么残忍的事实啊!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这段时间他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会让他这般望向我。

可我知道,我终究是回不去了。就像山崖下那映入我眼帘的一片殷红,那些流出身体的血液,再不能回去,我对他的爱,也是一样。好像那天,我不仅仅是失血过多,随之消失殆尽的,还有过去我对多尔衮执着而无望的爱。

虽然疲惫,可我却清晰无比地感受到,历经生死,再见到多尔衮,我已不会再为他而心生悸动。

我清楚地知道,我们都变了。

我听见他关切的声音:“小玉儿,你醒了?真是太好了!你感觉怎么样?太医呢?太医怎么说?”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一连串的太医就排着队过来诊脉了。我知道,他并不需要我的回答,他仅仅是想要把这份不安宣泄出来,然后让太医的肯定为他定定心。

我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出声。就那样躺在那里,接受一轮又一轮的诊脉。我知道,这是为了自己好,也是为了给他,和他们吃颗定心丸。

终于诊完了脉,太医们给出了令人欢喜的答案,我想,也许我这辈子,长生天给予的所有福气,都在这次用尽了。我冷眼看着奴才们散开,太医们告退,多尔衮终于安静地坐在了我的床前。可我的目光却凝聚在多铎悄然离去的背影上,久久不能移开。回眼望着身前的这个男人,熟悉而又陌生,我觉得很是讽刺。我曾深深地爱过他,愿折寿二十年也要他平安归来,愿自己心痛难忍也想他快乐。曾经我有许多话想要和他说,可他总是很忙:忙着打仗;忙着和皇太极周旋;忙着完成他父汗的遗愿,拓展大金疆域;忙着思念庄妃娘娘,为她祈福,替她遮风挡雨……

没有多余的时间,精力,心思,分给我。

如今,这个男人终于可以安静地坐在我的身边,甚至在他睿智的眼眸里我也能感觉到那曾经只为庄妃娘娘而出现过的温度,我第一次再清楚不过地知道:此刻,他的心,和人同在。

与以往每一次的匆匆别过不同,这一次,我不仅成功地留住了他的人,也留住了他的心。这是第一次,我不知道会不会是最后一次,可我知道,此刻,我的心,静如止水。

这要是放在以前,我一定会欣喜若狂地觉得:他也是有那么一点点爱我的,虽然少得可怜,却也足以让我欢欣不已。因为那像点心渣滓一样零落的爱,或是错觉,会温暖我那颗疲惫、疼痛的心,尤其是在一个又一个的雪夜里。

可如今,曾经我愿意用生命交换的他给的温柔,现在却让我觉得更像是沉重的负担。我甚至希望他能像以前每一次那样,伴随着金玉儿、金尔衮的出现,或是庄妃娘娘甚至苏玛的消息传来,匆匆离开。因为,我对他,终是无话可说了。

一片寂静中,他先开了口:“是累了吗,小玉儿?别担心,刚刚太医的话你也听到了,虽然几番艰险,可好在你福大命大,只要能平安醒来,咱们好好将养着就是了。”

我扯扯嘴角,望着他眼中的红丝和面上的憔悴,却不知要回答些什么来附和,又不想如以前每次一样揣度着他的心情说些什么,于是决定还是不开口好了。

就在我以为他会离去之际,我听见多尔衮的声音幽幽地传来:“小玉儿……你别胡思乱想,思虑过重伤身子,太医说咱们得好好养着,咱们就先把身体养好再说。至于那天,我和玉儿……你别误会,那天的事我可以解释的。等你好一点儿了,我慢慢说给你听。”

即便此刻我心如止水,他的话也不得不让我侧目。我决定打发他走,好一个人静一静。压下心头的繁杂,我面上不动地冲他笑笑:“你,不用解释的,我没有误会什么。折腾了这么久,我有些累了,你也去歇歇吧,身体要紧。”

我看见他诧异地看着我,想要再说些什么,却最终还是点点头,替我掖掖被角,站起身走了出去。

我听见他在门外叮嘱乌兰她们,心却一阵阵发冷。

延伸阅读

丰德启慧教育加盟  http://www.lugazette.com/gl0.shtml
丰德启慧教育是一家专注于儿童青少年全脑教育和好习惯养成教育的集团公司,核心品牌EMC

大骊加盟  http://www.lugazette.com/ytue.shtml
大骊食品机械总部经销批发的厨房设备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麦香锅魁加盟  http://www.lugazette.com/60id.shtml
麦香锅魁加盟品牌以“现做现卖”商业模式,集生产销售功能为一体,麦香锅魁通过透明生产、

星宝贝儿童摄影加盟  http://www.lugazette.com/6p9y.shtml
星宝贝儿童摄影儿在六年的时间里,员工从几个人到几十人,从年产值几万元到上百多万元,从

福泽人珠宝加盟  http://www.lugazette.com/oka.shtml
“福泽人珠宝”是具有“现代情史典范”特色的珠宝品牌,同时它还具有鲜明个人主义特色,随

安县佳宇食品包装机厂加盟  http://www.lugazette.com/phoj.shtml
安县佳宇食品包装机厂专门为食品.药品的厂家设计制造各种机械产品有;三边封\三角包\四

侬缘家纺加盟  http://www.lugazette.com/6qxe.shtml
我公司位于被誉为丝绸之府、杭菊之乡杭嘉湖平原.这里历来是蚕丝的主产区,有着户户栽桑、

贝伽莫加盟  http://www.lugazette.com/n4ys.shtml
贝伽莫从事普通铝合金门窗隔热断桥铝门窗铝木复合门窗以及阳光房设计制作安装销售为一体的

金之道珠宝加盟  http://www.lugazette.com/sw3w.shtml
深圳市金之道珠宝有限公司是一家集投资金银条、金银卡等贵金属礼品研发、生产、销售、运营

贝新迪皮革护理加盟  http://www.lugazette.com/s5qf.shtml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各类奢侈品皮具皮包走进人们的生活,世界奢侈品协会(w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陪你到世界之巅地狱无门

    突然间高大怨灵发出了几声嘶吼,那些怨灵慢慢的安静下来,再也没有相互吞噬。“嗯?这么快就成功了?楚孝廉你还真是让我感到惊喜啊。”屠千仇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下面就让我彻底收服你吧!九幽之主,吾以最忠诚暗黑魔王之民的名义,恳请沉睡中的地狱魔主,我将为您献上最为甘美的鲜血和最为纯净的灵魂,请您听从您仆人

  • 败家子的宠妻青云路(穿书)在线阅读第八章

    第8章菲斯克大厦。难得会一趟纽约的理查德觉得今天自己父亲威尔逊·菲斯克,也就是道上人称的金并有点心不在焉。理查德·菲斯克并不喜欢父亲的事业,所以平时一直呆在学校,并和母亲一起居住在哥伦比亚大学附近的别墅。很少见自己的儿子,一般金并都会好好带他找个安静且隐私的地方,度过一个不错的假期。然而今天,理查德

  • 双统大佬带你飞(快穿)在线阅读第2节

    晚间新闻的女主持人在屏幕里播报:“出现了本世纪最恶劣的无差别屠杀事件,地址是九鹿町,日本人口最少的町之一,全町人口不足二万,从下午二时开始爆发了无差别杀人事件,具体情况还在调查中…街道上到处是血痕,幸存的人们躲藏在家里……”画面一闪,出现幸存者的脸,“没看见凶手,武器在空中飘着、挥下来人就死了!”记

  • 我的儿子们是大佬女神再现

    1998年9月13日今天吃完早饭,我们几个人又去开水房打水。开水房离我们宿舍楼很远,在学校北边的操场附近。真不明白为什么把开水房建在距离宿舍这么远的地方。我和小八提着新发的暖瓶,信步而行。路上人来人往,女生众多,我的眼光溜过每一个女生,却始终没有发现夏雪的踪影。唉,我的梦中情人啊,你究竟藏到哪里去了

  • 网游之斩灭在线阅读第一节

    古城襄阳往西约20里,有一小山村,村中有一曾姓大户,大户主人名叫曾储道,人称曾员外,乃书香门第之家,据说自唐末便举家迁入此地,盖因此地距离隆中不远,想沾沾诸葛武侯的灵气,落入此地已有九代,村中大约百十来户,十有七八皆姓曾。曾员外有一独子,名叫曾凡,今年刚满十岁,打小便顽劣不堪,今天不是去偷李大婶的黄

  • 我在洪荒发展科技第9章在线阅读

    《符瑞志》:“帝颛顼高阳氏,母曰女枢,见瑶光之星,贯月如虹,感己於幽房之宫,生颛顼於若水。”这蛮山宗内弟子人数并不算多,每一处院落都是弟子不到百人的模样。其中还是杂役弟子居多,记名弟子则有二三十人的样子。除去那杂役弟子还有记名弟子。剩下的正式弟子不过八九人而已。冬至所在的摇光院便更是可怜,杂役弟子半

  • 梨花开遍天涯第2章在线阅读

    “徐文,起床没有!”他从床上站起身,走到梳妆台前坐下。房门外的催促随着‘没有’两个字落下帷幕。只睡了不到三个小时的他,一脸不耐烦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睡眼惺忪的双眼下,被厚重的黑眼圈包裹着。这个模样出门,怕是要给人当成吸毒犯抓起来严刑拷打。在仔细一看,脸上被日夜奔波晒成的小麦色肌肤,还有几天前让助理强

  • 长生永恒狂欢夜

    狂欢夜“皮皮,这道题怎么做?”“我看看。”看了还没五秒,忽的眼前一黑,恩——停电了!搞错没?每个寝室探出两三个脑袋东张西望。我那个郁闷啊,作业没做完,虽然明天上午没课,但是我最讨厌这种做到一半突然崩了的事。雷雷兴奋得上了天,本来我们三个都在写作业,把她晾在了一边,没人和她闲聊,正无聊得瞌睡,这会儿来

  • (素锦同人)当一切回到最初在线阅读第七节

    赵鸢几乎一夜都没睡着,昏昏沉沉迷糊到天亮,被闹钟吵醒了。她赶紧强撑着起身洗漱,然后到儿童房把豆豆拖起来洗漱吃早饭,昏昏沉沉开车送她上幼儿园。看着豆豆开开心心进了幼儿园大门,她松了口气,到车上看着外头的人流,只觉得脑袋胀痛得厉害。她在驾驶位上坐了一会儿闭目养神,然后先给幼儿园老师发了一条信息:【何老师

  • 嫡女心计在线阅读第8节

    现在的人儿啊,都特别喜欢压马路,特别是年轻的****,在压马路的时候牵牵手啊、碰碰肩啊、亲亲...胡说什么,你见过一边走路一边亲嘴的吗!?别说,似乎还真有这种癖好的人。而之所以喜欢压马路,不就是喜欢压马路的时候那股暧昧的气氛,以及由此产生的旖旎的幻想。但唐小悠觉得,和青衫客走在一起一点儿都没有什么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