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制霸从上海滩开始在线阅读第十节

作者:旧城zzz 来源:飞卢小说网

明宸立刻感觉脑子轰了一声。

妈呀男神说我可爱。

他有点喘不过气,刚想问一句我与你的猫孰美之类的话,草丛里突然响起一阵音乐,是一段凄凉的二泉映月。

在这深山朗月,四周空无一人,蚊子还到处飞的环境里,这一声简直是鬼片开头的节奏。

明宸看到司延安愣住,自己也跟着一愣,半天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蹦开:“别怕是我的手机!”

他出来锻炼,手机当然是随身带的,但怕翻来翻去掉了,就搁在地上了。

放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怕丢,就挑了个大石头和后面一棵树的夹缝中,安全是安全了,就是有点难拿。

他不得不扒在石头上,伸长手往下够,一曲二泉映月都拉第二遍了,才拿到手机。

看了眼,竟然是平子。

“平哥?”他一边接通一边扫了男神一眼,人已经礼貌的远远退开。

但他还是下意识压低了声音。

“施雯给你打电话了吗?”平子连个开场白也没有,语气很硬。

他们团百分之九十九的时间都喊经纪人叫西施姐,只有在情况很紧急的时候才会喊大名,明宸一听施雯两个字就知道出事了,下意识收起笑容:“没有。”

平子:“你不方便接电话?”

明宸又看了远处的男神一眼:“也没有……”

“你方便了再给我打过来,微博密码改一下,你自己也别说话。”平子说:“挂了先。”

明宸心里紧了紧,先听话的上微博改密码,没敢点开提示消息和热搜。

西施姐以前是KC团的经纪人,单飞以后,陆芒和周三另有新的经纪人安排个人工作,他和平子仍然在西施姐手底下。

他们的微博都是自己注册的,但公司也有密码,有时候会上去转些官方营业,或者危机公关。

明宸以前被迫“发言”过一次,还跟西施姐闹了点不愉快,西施姐虽然保证了以后会先征求他的同意,但平子还是习惯通风报信。

不过有快两年没出过事,这套操作都不熟练了。明宸等短信验证码等得有点烦,信号三格但短信迟迟不来,他忍不住爬到大石头上,想把手机伸得高点儿。

“你干什么?”司延安惊讶的看着他。

明宸吓了一跳:“你没走啊!”

司延安:“……”

明宸定神说:“信号不好,我举高一点。”

说着他还又伸了伸胳膊,仿佛手里握着的不是手机,是全人类的希望的火种。

司延安衣服穿得不整齐,是件轻薄的浴袍,腰带松松系着。不知道蚊子会不会闻到他身上香香的味道。

明宸举了一会儿,把男神从头到脚看了个遍,脸悄悄红了。

“你要不要试试上房。”司延安突然说:“刚不是跳得挺轻松的,我以为你吊了威压呢。”

“哦!”明宸如梦初醒,刚从石头上跳下来,手机叮一声响了。

短信来了。

他一顿操作猛如虎,赶紧把密码改了。

再抬头时,司延安也低着头,正看着他自己的手机。

明宸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有些难堪。

他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让西施姐和平子这么紧张,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司延安说不定已经看到了。

再翻翻,还能看到更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影帝……”

“别这么叫,”司延安把手机锁屏,神色没有异样:“换一个。”

“那……男神?”明宸握紧拳头给自己打气。

司延安顿了好几秒,换了个话题:“有事你就先回去吧。”

“好的!”明宸一个转身,脸上笑容撤下,刚跑了两步又听司延安叫了他一声。

他忙摆出了笑脸,回头道:“嗯?”

司延安挥了挥手机:“加个微信吧。”

明宸微信里有很多很多人,大半都是场面话说到位了加上的。虽然成了列表里的“好友”,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创造一条聊天记录。

他很少有独处时加上的人,何况还是司延安。

他都不知道怎么说的再见,怎么回的屋子,坐到床上时已经在翻男神的朋友圈了,连微博都暂时抛在了一边。

朋友圈公开时间是一年,司延安差不多半个月到一个月才会发一条,翻到底也不过就划了几下。没有声色犬马,也没有搞笑视频养生大全,但光看朋友圈判断年龄,堂堂影帝宛如七十老叟。

除了两幅字,剩下的竟然都是花花草草。

明宸点开一条文字信息是“风信子”的朋友圈,愣是没看到风信子在哪儿,两张图,前一张是一个蒜头,第二张是长了个枯萎的棍子的蒜头。

这不能叫风信子,这应该叫风信子短暂的一生。

明宸笑了一会儿,关掉微信又叹了口气,笑不出来了。

盯着手机发了会儿呆,他拨给了平子。

“方便了?”平子很快接了:“你没看微博吧。”

“还没,到底什么事儿啊。”明宸黏黏糊糊地说。

“柳茶半个小时前发了个超长微博,讲述你们的兄弟情。”平子说。

明宸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愣:“什么情?”

“兄弟情。”平子冷静的重复一遍。

“……”

明宸想了想,肯定地说:“他好像比我大两岁呢,我有没有弟弟不知道,哥哥是肯定没有的。情就更没有了。”

平子在电话那头笑了笑。

“你一会儿还是上微博看看吧,其他你就别管了,西施姐刚发完火,怎么做得开会才能定下来。”

“谢谢平哥。”明宸说。

平子那头似乎还有别人,窸窸窣窣两声,他又道:“老幺,陆芒让你这次别服软。”

明宸笑了笑,说也谢谢队长,才挂掉电话。

他知道柳茶。

西施姐之所以老记不住他名字,是因为这人黑跟粉一样多,还爱给他起绰号,一会儿柳绿茶,一会儿柳白茶柳姜茶的,各自有各自的黑话暗号,明宸不太分得清。

这人两年前出道的,一出来就捆着他炒,发些“宸妹和茶茶谁甜过初恋”之类的通稿。光是嘴上说当然不能满足他,资源也要接差不多的。

就像第九神域那个配音工作,明宸配了本篇的大天使,他就要蹭个续作的小祭司,后传出来时他俩的角色还有互动了。

不过角色是角色,人是人,明宸记得很清楚,去录音棚那七八天里,他跟柳茶顶多打过两次照面,说点头之交都不符合实际。

可在柳茶长微博的叙述中,他们仿佛天定的知己,在共同工作的这几天里拉拉扯扯,好不暧昧。

一会儿他给明宸带自己做的可爱便当,一会儿明宸听他嗓子不舒服给他热牛奶,一起吃饭一起喝酒一起唱K的。

话里话外,除了没睡过一张床,他们的关系月老听了都要沉默,王母娘娘听了都要流泪。

看完三大段幻想文学,明宸快以为自己失忆了,终于是到了最后一段。

“快结束那天,小宸问我看有没有看过《飞吧》。我当然看过,并且很喜欢,他笑着对我说,那就好。我起初还不明白他的意思,他下一阶段的工作就是这档综艺的录制。直到工作结束,他在前厅面见了一位圈内著名影视制作人,我才知道他也许有了更好的机会。”

“我由衷地钦佩并祝愿他前程似锦,我真的非常非常替他高兴。”

“后来《飞吧》的导演组接触我的经纪人,我想起小宸和我说的话,欣然接受了。原以为喜欢我或者小宸的朋友会感到高兴,没想到收到了如此多的谩骂。”

“在这里我再次强调,我们关系非常好,我从没有使用过不光彩的手段获得……”

后面的话明宸不想看了,就觉得反胃。

这事儿其实真的挺难办的。

柳茶说他们关系好,机会是让给他的,他无非两种回应——是真的,或者是假的。

如果他说是真的,那之前柳茶被骂,他作为朋友却不站出来替他说话,很微妙。

如果他大骂柳茶胡编乱造,就会变成他无能,被后辈抢了资源只能在微博上跳,继而扯到之前的魔幻新闻。

后者再阴谋论一点,还能演变成他为了某个好机会放了《飞吧》节目组鸽子,回头事情黄了反过来咬“朋友”一口。

这条微博里的遣词造句也很微妙,处处透着一股一厢情愿的味道,明宸已经懒得分析了。

生气吗?也许吧。

他对外的人设一直是天真可**缘好,一旦出点□□,打击就是毁灭性的。

估计西施姐也是为这点烦恼。

要是这些烦恼能变成实体的敌人就好了,他可以上去来一套组合腿法,而不是躺在这儿,不知道该怎么使劲。

室内闷热,明宸爬到窗边桌子上,把头伸出去感受那点微不足道的凉意。

手机又响了,他看了眼联络人接起来。

“宝贝,”西施姐不但没吼他,声音还挺平静的:“跟你商量个事儿。”

“嗯嗯。”明宸应。

“柳茶的微博你应该看到了,你粉丝情绪有点激动,公司楼下和你家小区外边都堵了人,去年那批私生也来了。你看看,要不在山上再呆几天。”

明宸张了张嘴,又把话咽回去,轻轻叹了口气:“好的。”

西施姐非常愧疚:“是我不好,你实在想回来也行,给你另找个地方住。就是暂时没工作,闲着也会无聊,我觉得还不如山上,可以到处跑跑。”

“没事的西施姐,我挺好的。”明宸笑道:“我一向很好,还有一大箱零食,你放心吧。”

延伸阅读

穿越之始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henber.cn/aace.shtml
“说说吧,出了什么情况。”秦轩问道。“看信息报告,应该是牵扯到了燕京本地有钱的贵公子

轩辕传奇2镇灵石  http://www.henber.cn/b9ks.shtml
镇灵石,传闻乃毛家千年至宝,可以令魂体附体重生。千百年来,百鬼无不趋之若鹜用尽各种手

超电磁炮:绝对能力的一方通行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henber.cn/ark0.shtml
第二天下午。广告部经理马伟来找蓝艳。“什么事?”蓝艳问“顾凯经纪人刚刚来电话拒绝了我

[综]失业神使的再就业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henber.cn/ahlz.shtml
自然是处处都有些抵制她。逮到机会就咬住不撒口。“还敢抵赖,你看看你,身上哪里有一点千

[综]卯之女神不想被封印烤肉店里的再遇  http://www.henber.cn/a97h.shtml
Chapter03第二天,龙雅早早地起了床,无视那个猥琐老头看怪物的眼光,悠哉悠哉地

闭关一万年的我无敌了!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henber.cn/bk8p.shtml
“小姐,折腾了一天,您也累了,吃点小菜吧。”碧胧回身看到小桌上摆着一些精致的吃食,瑶

夺回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henber.cn/x5e3.shtml
第4章南天狱“啊,五声,诗诗居然把丘鼓,敲响了五声,这……这怎么可能?”“根据记载,

从广告大佬到世界首富黑影  http://www.henber.cn/nhdt.shtml
我喜欢写诡故事,或者听人讲诡故事。下面这个诡故事,就是我从我好朋友陆晓婉那听来的,记

绝地求生小小女神被发现了  http://www.henber.cn/gfek.shtml
斯诺醒来的很早,在天微微亮的时候便醒了。他又饿又晕,根本睡不下去。看到易涟休和小女孩

漫威之神级奥特曼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henber.cn/bvdb.shtml
尹强拎着自己那包行李蹲在监狱附近的一棵大树下面抽烟。上午的时候他就被从监狱里放了出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明恋十二年在线阅读第5章

    第五章晚饭倒是大家一起去的食堂,冯超回来了,在路上问了一句:“伍弋,昨天刘老瘸留你们,是要让你们去国家集训队,是不是?”“嗯。不过不是去国家集训队,男队只有两个名额,我们五个人争。”伍弋回答。“你、苏宇、徐嘉忆、张添、周月奇。”“对。”冯超欲言又止地看了苏宇一眼。倒是黄斌听见,惊讶地看向苏宇,“什么

  • 夜享千华在线阅读第二节

    少林堂堂名门大派,此时在裴展鹏眼中竟也已成为是非之地。回房后,裴展鹏依然辗转难眠,此次并非思索今日怪事,只想如何护镖周全,不受损失。几番考量后,裴展鹏起身决定亲自去看守镖银。此时西禅房南北两侧房内灯火已灭,想必都已熟睡,院内又重回昏暗,只有树下零零碎碎散些月光。裴展鹏只身在院内踱步,忽然感觉脚下有一

  • [综]亲爱的苏先生 寄存离火珠

    陆义顺着胡一卓指的方向望去,果然见到一个穿着一身淡绿色的裙装,脚上踏着一双黄色的锦绣鞋,左手上拿着一把像要随时都会出鞘的剑。而这个女孩的脸上,一副清秀的面庞,丝丝因为慌乱而娇喘的红润,加上一头乌黑娟秀的长发。“别过来,别过来,再过来我可就把这个石枕摔碎了啊。”女孩朝着人群大喊道,此时陆义才注意到女孩

  • 你来去时都像风在线阅读第一节

    第一章已经是正午,但是房间拉紧了窗帘,没有一丝光亮透进来。就算是空调开到24度也没有将夏天拦在窗外,蝉鸣声还是一阵一阵地传来。裹着空调被睡觉的穆梓筱皱着眉头翻了个身,把头闷进被子里。昏暗的房间里很是杂乱,梳妆台乱七八糟,地上散落着几件皱巴巴的衣服,还躺在一只巨大的兔子玩偶,窗边的小桌上放着电脑和一堆

  • 娘娘每天都懒得争宠在线阅读第5章

    李爱国从**回来。坐在车里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仿佛看到建造成功后核聚变电厂,那时国家彻底解决能源瓶颈。进入比改革开放还快速的科技大发展时代。车进入华夏大学里,快到李爱国家时。开车的周哥对李爱国突然道:“李叔,那不是曲婶的车吗?都凌晨一点多了,怎么才回家?”李爱国仔细一看确实是妻子曲向珊的车,忙让周哥追

  • 网游:我有十倍增伤在线阅读第4章

    阮姝心里还是有点发虚,她小时候被打的最惨的一次,就是因为撒谎。那时候她大概是小学二三年纪左右的年纪,性子还没收敛,喜欢玩,老师布置的作业要不是有许清川盯着,她是决计不会写的。那会儿许清川是跳级,早已经读到高中,平时都要上晚自习,老师念着他年纪小,又听话,允许他只在晚自习上课的时候才留校。那次是周末,

  • 让我留在你身边在线阅读第6节

    程乾显然对自己的儿子有这么大的能耐感倒不可置信,而李华也算是知道为什么今天儿子要嚷嚷着请客吃饭。原本被公司炒鱿鱼的事情瞬间就烟消云散了。当然,程宫也发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那就是他们的班群炸锅了。至于原因……“你们听说了吗,今天明珠塔出现了一条神龍,而且能口吐人言!”“我也听说了,而且还看了视频呢……

  • 大唐之我是大忽悠在线阅读第4节

    这个时候莫龙嘴角微微一笑。被动了这么久,是该主动了当下对对大家说到:“你们谁认识刚刚在聚会上拿DV的哪个人?”“我认识!”史蒂夫抬起头来说到。“我是他表哥!”迈特也紧跟着道。“哪太好了!你们去找到哪个人,他DV上应该有灯,我们可以用DV上面的灯继续探险。”莫龙开心的建议到。史蒂夫听了说道:“真是个不

  • 你是我遇见最美好的人在线阅读第8章

    上午上完课,秦羽回到家里的古董店,此时秦卫国正和杨说坐在茶几处聊着什么。“爸,杨叔。”秦羽打了声招呼。“哦,中午吃饭吗?”秦卫国问了句。“嗯,在学校吃过了,我回来拿点东西,下午还有课。”秦羽回答道。秦卫国点了下头,没多说什么。秦羽见状便直接上楼了。秦羽上楼便开始翻箱倒柜的找起东西来。不一会,秦羽找到

  • 洪荒:我是镇元子在线阅读第1节

    夏初的雷雨来得快去得也快,阳光透过残云照射下来,空气中虽然还弥漫着若有若无的水气,冷意却早已被温暖的夏阳驱散殆尽。鲁宁第一中学门口,等待许久的家长们已经停止了交谈,努力从鱼贯走出校门的学生里寻找自己熟悉的那张面孔。少年们大多结伴而行,脸色虽有喜有忧,但无一例外都带着掩饰不住的激动和释然,就像溺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