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人妖大战之悲伤之城第二章

作者:陈伯刚先生 来源:纵横中文网

“小矮子,把手给我。”

一句话,把鹿时安牵进时光的洪流,一晃回到五年前。

同样的八月炎夏,同样抱着吉他,同样……有他。

*** ***

是个晴天,万里无云,热到知了都无力鸣叫。

少年宫里,Forever Girl的城市海选进行得如火如荼。

大厅里本就空调不足,塞得跟鱼罐头似的家长们挤在演播厅外,等着公布名次。

前三才有机会进华东赛,万里长征不过踏出第一步,已有千军万马阵亡脚下。

比赛现场不允许观众入内,所以这会儿心里都没谱,只能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小声议论。

和他们相比,角落里穿拿着蓝白校服裙的少女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没有父母同伴相陪,从头到尾都是她独自一个。

清汤挂面的及肩黑发,怀里的吉他比她半身都高,整个人看起来苍白羸弱,似乎是会被压在金字塔底的那种女孩。

没人过多地留意她。

直到广播里传出本场前三甲的名单,“鹿时安,柴贞,孔乐。”

等候的人群里立刻爆出欢呼,“柴贞,我他|妈就说有你吧!”

被称作柴贞的女孩被同伴簇拥着矜持地站起身,显然并不觉得意外,而且非常习惯于被艳羡的视线包围。

但很快的,人们的视线就从她身上挪开了——

那个一直安静坐在角落里的校服女孩也慢吞吞地背起她那把吉他,站起身来。

柴贞蹙起眉头。

这女孩儿她有点印象,也是为民高中的,第一年级,刚升高二,据说父母都是搞文艺的,品学兼优,所以年年学校评优都有她。

叫鹿时安。

不过,听说是个书呆子,怎么跑来唱歌了?

柴贞这么想着,头一个进了演播室,而鹿时安则慢慢地走在最后。

可是工作人员特意把鹿时安拉到最前面,弯下腰问她,“你父母呢?”

鹿时安攥着吉他带,小声说:“我一个人来的。”

工作人员有些意外,本以为会穿着校服来比赛的都是没长大的乖宝宝,没想到竟是个小独行侠。

“那好吧,一会要上台,你先准备一下发言,别紧张啊。”

“嗯,我不紧张的。”鹿时安说起话来声音软糯,特别乖,但也让人觉得仿佛冲她吼一吼,她都会抖三抖似的。

柴贞冷眼旁观,心里只想这么个毛丫头,怎么会排在她前头呢?

由于此前比赛是封闭的,所有人此刻都在琢磨前三到底胜出在哪儿?柴贞也就罢了,明艳夺目得在人群里一眼就会被看见。那第一名呢?怯生生的,像是会怯场忘词的小可怜。

因为有质疑,所以台下座无虚席。

作为主评审,出道三十年的老牌唱将缘姐一语道破众人心思,“现在台下都是被你们淘汰的选手,让你们直接拿了奖杯走人,显然难以服众。这样好了,现在即兴一首,唱什么歌你们自己定。”

话音刚落,柴贞就举起了手。

她事事争先惯了,不愿屈居人后。

柴贞唱的是时下最红的曲子,身姿曼妙,歌声清亮,得了满堂彩。

她笑吟吟地把话筒递给鹿时安,眼里带着三分的看好戏。

鹿时安小声说了句“谢谢”,指着别在领口的小麦克风说:“我用这个就好。”

那是用来接受采访的,哪能跟专业话筒比?真是外行!

柴贞敛去鄙夷,立在一边,心里又鄙视了小土包子一百遍。

其他人的想法也差不多。

谁也没指望这细声细气的小女孩一鸣惊人,直到她取下背后的吉他,扫着弦哼出第一句歌词。

万籁俱寂。

少女的声音空灵干净,从最普通的麦克风里传出来,却好似录音棚精心润色般纯粹。

像旷野的风,撩拨孤塔檐角的风铃。

像夏夜细雨,沥沥敲着天台的玻璃窗。

再多修饰都是多余,当她开口,身上是华丽礼服或朴素校服已不重要,就连寡淡柔和的小脸都明亮得让人心尖发软。

“这是……被神吻过的声音。”缘姐抚掌,“鹿同学,保护好你的嗓子。”

鹿时安抿着笑,笑容明亮,“嗯!”

柴贞侧目看她,只觉她此刻眼里仿佛有艳光,与在台下判若两人。

“你父母没来?”缘姐问。

鹿时安点头。

“那么,平时谁教你声乐?”

“……爸爸妈妈有很多书和录影带。”

台下一片哗然,就连缘姐露出意外之色。

璞玉尚且如此,何况精雕细琢之后呢?

未来可期!

之后的颁奖乏善可陈,站在舞台上的鹿时安有些无助。

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说错了话,否则身边的柴贞为什么眼神像要吃人?她越发局促,目光都不知该往哪儿投。

观众席在暗,唯一的光是出入口。

光从外面照进来,恰好勾勒出一个人的轮廓。

看身形,应该是个清瘦的男人,面朝舞台,因为逆光而看不见五官,但鹿时安就是觉得他正盯着自己。

“来合影。”缘姐招呼着众人。

鹿时安被她拉到身边,就听见这个强势的女歌手近乎慈爱地对她说:“加油吧,我看好你。”

“谢谢……”鹿时安腼腆地抱着吉他,而她们身后,柴贞的眼里尽是冷光。

闪光灯亮起的那一瞬,鹿时安无意地瞥向出入口,可刚才那人已经离开了。

*** ***

少年宫外,僻巷。

一路疾行的柴贞猛地蹲下脚步,倏然变了脸色,将奖杯往墙边一砸,“她算什么东西!”

“就是说啊,一个土包子,居然压我们贞贞一头。”

“问是跟谁学声乐,居然说自学?立个P的天才少女人设,假不假?”

柴贞听着七嘴八舌,脸色越发阴沉起来。

正说着,一辆自行车打着清脆的铃铛拐了过来。

骑车的鹿时安完全没料到这里窝着这么些人,被吓了一跳,连忙单脚支地稳住自行车。

先前骂得最凶的男孩朝柴贞使了个眼色。

柴贞淡淡地瞥了鹿时安一眼,领着几个女孩无声地退出了小巷。

鹿时安不明所以,默默扶正车头,正打算重新上车,冷不丁被人重重地推了一把。她本就瘦小,又没半点心理准备,被推得连人带车一起摔向墙边。

车篓里的奖杯摔了出去,撞在墙上,又滚远了。

“啊。”她短促地惊呼,顾不上擦破的胳膊就要去拾奖杯。

有人比她快一步,一脚踢开了奖杯。

直到这时候鹿时安才后知后觉地闹明白,这群人是冲自己来的,或者说是冲着这个第一名来的。

她撑着地面站起身,一双安静的眸子看向挡在面前的几个少年。

人高马大,满面狠色。

对方扫了眼她身上灰扑扑的校服,“土鳖。乖乖回学校念你的ABCD,不许参加复赛,敢出来污爷的眼,看我不整死你!听见没有?”

鹿时安掸了掸袖子上的灰,没有说话。

那人用力推了她一把,“说你发誓不参加复赛,说啊!”

小姑娘被推得直踉跄,好不容易站稳了,愣是没有开口。几个混混面面相觑,都没想到这毛丫头居然这么倔。

“不说别怪我不客气!我可没发过不打女人的誓。”说着话,手已经揪上鹿时安的衣襟,而后向同伴咧嘴一笑,“什么嘛,飞机场——”

话音未落,手就被狠狠地打开了。

女孩的瞳孔里满是恐惧和愤怒。

“擦,敢打老子!”

那人一掌甩了过来,鹿时安撞在墙上,又跌坐在地,几个混混立刻团团将她围住。

“敬酒不吃,信不信老子让你往后想唱也唱不出来——”

正发狠,突然一阵尖锐的刹车声从众人身后传来。

没等一群人反应过来,摩托车手已经弯下腰,拽起地上的书包晃了下,而后引擎一轰,瞬间冲出十米开外。

“艹!老子钱包手机都在包里!”

眨眼工夫,先前围着鹿时安的人就跑得一个不剩。

她慢慢站起身,手肘、肩膀都破了,疼得直抽气。可是她顾不上处理伤口,就急急忙忙跑去想把飞出去的奖杯捡回来。

才刚刚弯下腰,就听见刚刚的刹车声再度传来——

那辆摩托大约是绕了个圈,又回来了。

鹿时安眼睁睁看着对方捡起她的奖杯,丢进挂在车把上的双肩包里,一时间又疼又急,不自觉就带了哭腔,“那是我的。”

那人回头看她,双手解开系扣,摘下头盔来。

是个陌生少年,十七八岁年纪,寸头,有着常年在外晒出来的麦色肌肤和一双过分沉寂的桃花眼,那是鹿时安见过的最好看、但也最冷漠的眼睛。

“想要就上车。”他说。

鹿时安不认识他,甚至不确定他跟先前的那群是不是同一伙。

正当两人对峙,远远传来气急败坏的吼声,“在这!”

那群人追了一个圈,呼喝着从街对角冲过来,幸好,暂时被车流截住了。

鹿时安哆嗦了一下,却见身边少年倾身,朝她伸出右手。

“小矮子,”他的声音很特别,有些哑,“把手给我。”

延伸阅读

宝贝德全脑早教加盟  http://www.kadlock.com/ne0.shtml
宝贝德全脑早教循序渐进,从音乐的听力、音调、节秦、节拍、旋律、读谱、键盘到作曲,完整

鸣泉净水器加盟  http://www.kadlock.com/nts.shtml
公司专业技术人员有很强的项目策划、实施和协调能力,并长期从事水土保持和环境影响评价工

太川科技智能家居加盟  http://www.kadlock.com/dg6.shtml
智能家居控制控制是指以家庭住宅为平台,构建兼备建筑、网络通信、信息家电、设备自动化,

控车王加盟  http://www.kadlock.com/g6hg.shtml
很多人都觉着我下车就锁车,仔细一点,认真一点,一般不会出什么问题,但生活中纰漏是随处

康铭碳雕加盟  http://www.kadlock.com/arbm.shtml
[SIZE=5]企业介绍[/SIZE]装饰装饰装饰装饰工艺品饰品只要有好的建议和作品

蓝纳葡萄酒加盟  http://www.kadlock.com/ltj.shtml
红酒一直都是人们喜欢的饮品之一,很多场合也离不开红酒,市面上也有多种多样的红酒品牌,

聚丰加盟  http://www.kadlock.com/x6r3.shtml
聚丰轮胎加盟总店位于山东省高密市醴泉工业园,东临美丽的旅游城市青岛,西依风筝都潍坊,

四方传承加盟  http://www.kadlock.com/xabv.shtml
天沁生物秉承祖先医学植物宝库,运动现代生物技术,使用完全绿色的原料研发出品了多种植物

爱度钻石加盟  http://www.kadlock.com/ujwd.shtml
品牌介绍Doido首创钻石BLC模式,企业(Business)+情感(Love)+客

RF激光打标机加盟  http://www.kadlock.com/dss4.shtml
RF激光打标机主要从事于生产销售激光打标机激光刻字机激光打码机等激光设备RF激光打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JOJO之替身学院在线阅读第1章

    老娘不想再重生文/世容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浓冬腊月。郁都城东南角的陈府,丧钟长鸣,凛冽寒风吹拂而起素白的帷帐,漫天都是随风飘舞的残灰,将一腔悲情渲染得……让人窝火!!!苏小暖又死了。又他妈死了!雪花顺着狂风,席卷进灵堂的棺椁里,跌落在苏小暖死不瞑目的脸上。平躺在棺材里的苏小暖锦衣华服,浓妆艳抹,也丝

  • 我们的DLight之孔雀开屏

    叶家子孙取名,用的都是草药名。可是这个叶扶苏,并不是叶家的孩子,至少现在不是。他是叶青黛的继母和其他男人生的。叶青黛生母言亦欢去世,渣爹娶了继母白芷,白芷把叶扶苏带到了叶家,改名叶扶苏。这其中还有很多不堪入目的腌臜事,所以叶扶苏心怀怨恨也是应该的吧。一时间,她看着叶扶苏的目光染上了复杂。叶扶苏温润一

  • 问鼎在线阅读第四节

    两个时辰后,杨辰他们从旁边的山下迅速滑了下来,正好滑到一条直通那个村子的大路上。这条大路的北方再前进数百米就是他们要去的村子了,不过,这条路的南方一直远远伸展,不知道会到达什么地方,杨辰他们多想,而是直接向村子走去了。不一会儿,杨辰一行人已经来到之前他们看到的“村落”前。只是,这里有堵城墙,虽然不高

  • 学科攻略在线阅读第1节

    世间里的万物,变化无穷,谁都不能料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为什么活着?上天为什么要让我们生在这个世界上?为什么给我们聪明的大脑与强健的四肢?其实是为了让我们自己去创造自己的人生。有的人他代表正义,有的人代表邪恶。有的人说的对,有的人说的错。有的人就是有强大能力,有的人就是不行。有的人会登上人生的

  • 凉凉梦之楔子(修)

    万仙阵破了。一身狼狈的通天教主也被鸿钧道祖带上了紫霄宫。众人都为此庆祝,仿佛随着截教的覆灭,西周的胜利已是唾手可得。可不就是唾手可得,西周是天命所归,这谁也阻止不了,那想改变的如今已是阶下囚,再无法兴风作浪。十二金仙这般想着,同时却仍心悸不已。对那位敢于单挑四圣的小师叔,他们是畏惧的——没有人不会害

  • 快穿锦鲤:男神,上钩了!第2章在线阅读

    本人,王辰。身高可能是180,体重大概150斤上下,年龄.......大概20岁以上吧。看到这儿,各位看官一定直犯嘀咕,“这人怎么糊里糊涂的,什么都不知道?”实话实说,本人目前真的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就坐在一张旧木床上,啥也记不得了,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这是哪儿。我睡觉的地方压着一块雕有人面的玉

  • 系统想把我送走之奇怪少年

    转眼间九天过去了,林凡一直留在山洞修炼着天炎决。经过林凡的不断努力,林凡气海里面的灵气便是充实了很多。林凡双手收起,眼睛缓缓的睁开。修炼整整九天,不但没有感觉到半点的疲惫,反而感觉特备有精神。林凡开心的跳下床,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说:“明天就要升学考试了,我一定要好好的进入学院修炼,父亲母亲,儿子会变强

  • 名门娇女在线阅读第四节

    “冉冉,出事了,出大事了!”苏曦云着急的说。“发生什么事了?你慢点说。”林冉说道。“昨天我跟陆翎不是送你去医务室吗,结果被人拍下视频发到学校论坛去了,而且众人都怀疑你跟陆翎关系不一般了,咋办啊?要不叫人把帖子撤了?还是再发一个帖子澄清?毕竟是体育老师叫陆翎扶你去医务室的。”“不用,曦云,不用理他们。

  • 红楼之无法预料阴卦

    “呼......”我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身冷汗,原来是场梦,入眼处还是熟悉的出租房,床边的神龛里,三柱清香袅袅燃烧,只是上头的烟并不是笔直向上升腾的,而是一冒出来就向两边晕散开来。“烟曲不直,其必有妖。”神龛下束古曼童的布袋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打开了。“定是我被古曼童入梦了。”我心中暗自想到。我向窗

  • 勿天使在线阅读第7节

    刘老头脸皮彻底也厚了,左右下棋,可不能让对方真把鸡血石赢了。这面娄家洛边讲故事,边回答采采的好奇提问,看刘大爷不断悔棋,嘴上也不说什么,就是着急锅里玉米的事。见刘老头终于想了十几分钟后,确定不后悔了,娄家洛站起身,拉起采采,往家就跑,边跑还边说。“大爷,我先回去看下玉米,这棋啊,就下到这吧!”这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