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三国之辅佐刘备在线阅读第3章

作者:邪圣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无聊地看着广场上的骷髅怪,思索对策。“小学生”个头最小,真真是一个小孩子模样,那只3级的比5级的矮半个头,我观察它们的步伐,5级的沉着稳重,3级的轻盈摇曳,“小学生”则轻快活泼,有时候甚至蹦跳几下!这……我早先什么没发觉呢?我猜想,这三只骷髅怪应该是一家三口,5级的是爸爸,3级的是妈妈,“小学生”应该就是它们的小孩了。不会吧?这世界的怪物,还有这样的?难以置信。

这脑洞开的……

我宁愿这是开玩笑!

因为有这个“一家三口”的念头在作祟,对于“小学生”,我反而不知道该怎样对付了,对一个小孩子,于心何忍!但是你也可以认为:它们是怪物!哪能跟人相提并论。我们平时杀鸡杀鸭,杀牛杀狗,杀猪,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因为它们和这三只骷髅怪一样,属于“它们”一类。

或许,它们之间的关系并非如你所想,它们只不过凑巧一起追上来的三只高矮不一的怪物罢了,瞎猜啥?

想想也是!

我苦笑,就是嘛,我干嘛自作多情!说不定你犹豫那一下,怪物就把你给秒了。

嘴上虽这么说,心里却有了一点变化,变得有些优柔寡断了,特别是对“小学生”。这个**世界作得太真实了,一时半会适应不过来。

说不定怪物真的有可能以家庭为单位袭击玩家呢,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个虚拟世界将会是怎样的一个世界?既然怪物能组成家庭,那它们也就可以组成更大的行动单位,如族群,村镇,城市,甚至是军队,国家,帝国……(这脑洞)

这也太荒谬了!如果这样,我直接登出,还玩个屁!这不是找死吗?现在也只是猜想,到时候情况明朗了就退出吧,不过嘛,先完成一个任务,完成了任务,就当作是来趟刺激旅游算了。

看看“小学生”,它在月光底下走着,把手中的木棒当成了玩具,走着走着,又蹦了几下,活像一个在操场上正在玩耍的五年级小朋友。

如果有技能,我想我很可能没法对这样的“小学生”动手。我感觉这些怪物不是一些程序或代码,而是……什么说呢,应该说是有点“人”的影子吧。

突然,广场上一道亮光,一个新玩家出现。(3号样本登场)

我内心惊叫,完蛋!那只5级的骷髅怪正好巡到玩家的正背后,还没等玩家反应过来,就帮的一记闷棍,将其打晕倒地,(我想,此时那玩家可能还在苏醒阶段,还不明白到底是啥回事)接着又一棍,这一记势大力沉,打到脖颈上,咔嚓一声,能听到骨头在断裂!傍边的两只也冲过去,一顿乱棍猛打,把玩家活活打死,玩家连喊都没得喊。

我震惊得瞪大眼睛,忘记了呼吸!刚要喊出声,立即用手紧捂嘴巴。

太疯狂了!这……

看着它们不停地朝着地上已经死掉了的尸体猛挥着棍棒,我捂住嘴巴,神经紧绷,不知是震动,恐惧,悲伤,愤怒,还是兼而有之。它们打死还不算,连尸体都打烂了!三只骷髅怪像三个挥棍的机器,不停地挥舞不停地挥舞,毫无怜悯,场面残暴血腥。

由此,我确定了:它们不是别的,是怪物!是怪物!是格杀勿论的怪物!什么“一家三口”,什么“小学生”,杀!杀!通通杀!

它们打完了,确认地上的那一滩烂血肉是否已经失去了“生命”,有条腿还在抖动,它们又一顿乱棍,将其砸烂,砸完了,确认其已经没有“生命”了,才各自回到自己的区域,接着巡逻。

我一下子全崩溃了。这世界……

是的,它——们——是——怪——物!

“小学生”回来,一身血污,蹦了几下,肋骨上挂着那个不知名的玩家的半边耳麦,耳麦来回荡悠着,是白色的……

感觉好可怕……

如果它们刚才追上我,我会变成啥样?不用想都知道……

看了刚才的场面,我初步了解了这些怪物的攻击力,它们的攻击力其实和常人的攻击力差不多,挺多就是大一点,但也不至于一棍把我秒了,明确这一点,我心里就有底了。我想先在这酒馆里除掉“小学生”,等两只大怪冲过来,再用二楼上的杂物砸它们!楼上杂物很多,有酒坛酒缸酒瓮,有醋瓶子,有烂桌椅,有算盘,有招财猫……这些足以将它们砸个稀巴烂。

问题是什么引诱它们进来?还有,它们的弹跳力如何?能跳到二楼不?这方面也要做好准备。

正当我思索着,又一道亮光,另一个玩家出现,是个老头子。咦,老人家也玩这**?(4号样本登场)

幸运的是,那只5级的怪正在里面巡逻,左右两边的这两只也正好寻到里边去了。我祈祷,老头,快点苏醒跑吧!跑了它们追不上你的,还没祈祷完,怪物就因为亮光的闪耀而注意到了广场中间,见猎物出现,它们齐齐扬着大棒冲了过来!

老头快醒快醒!我当时真想跳下去拉着老头跑起来,但是,不知为什么,我犹豫了两秒,就因为这两秒,我错失了机会,它们已经赶到老头身边,而此时老头也已经苏醒,正环顾周围的环境,见有三个骷髅扬着棍棒朝自己冲来,他蒙了一下,突然意识到危险,便惊恐地倒退两步,打个趔趄,摔倒地上,怪物举着大棒围上来,他惊慌地向后挪动着,恐惧的眼神盯着冲上来的怪物,嘴里啊啊啊的惨叫……

接下来不用我叙述了……无法直视,一阵阵的惨叫声,我的眼泪流下来了。

恨自己!为什么那两秒自己犹豫了!太懦弱!孬种!我哭着,捂住自己的耳朵,现在出去,自己也是死……

哦!对了!刚才老头出现的时候,我何不去引开怪物呢?反正它们追不上我。我击打自己的脑袋,真TM的蠢!那么现在出去了吗?杀了它们怎样?正当它们在集中注意力杀死玩家的时候!现在就出去吧,去吧!鼓起勇气!来吧!上!上!上!!!!

……然后,我懦弱了,内心鼓动向前,身体却不听使唤。

眼泪不停地流,请苍天原谅我……

这时,广场又一道亮光,另一位玩家出现!(2号样本登场)

亮光散开,出现的是一位女玩家,她定定地站在广场中央。

此时怪物正在蹂躏地上的那一堆血肉,还没注意到新玩家的出现。女玩家渐渐苏醒,睁开双眼,看看周围,忽然看到眼前血腥的一幕,也蒙了,一时半会转不过弯来,但是,眼前全是血,还有会动的骷髅……她先是惊愕,紧接着是恐惧的尖叫声,然后,眼睛翻白,晕了过去……

5级的骷髅怪听到尖叫声,注意到了新“猎物”的出现,抬起头来望望,见“猎物”躺在那里,它便直起身,脱离那两只骷髅怪,持着血淋淋木棒朝她走去……

不行了,你还懦弱到什么时候?你还胆小到什么时候?你还逃避到什么时候?已经有两个牺牲品,现在又将增加一个!你TM的装王八到什么时候?是男人吗?是男人吗?

我一脚踹开挡板,朝整个广场大吼:

“我——X——你——妈!”

抓起那根桌腿,跳下阳台,翻滚两下,然后连滚带爬爬起来,朝那只5级的冲过去,嘴里喊叫:我X你妈!我干SI你!我X你妈!同时眼泪不停地流。

奇怪,那只5级的怪物并没有注意到我存在,它扔直直地朝那位晕倒的玩家走去,仿佛她有特别的吸引力,另外两只仍在老头那里挥动着木棒,老头那里早已没有了叫声。

怪物已经站到晕倒的玩家面前,黑洞洞的两个骷髅眼,犹如死神,它缓缓地扬起了手中正在滴血的棍棒……

我跳过去,从背后朝着骷髅怪的骷髅头,尽平生所有力气,横扫桌腿,像击打一个高尔夫球,乓!直接将其击飞!这一击的力量,也把我惯性地往前带了个趔趄,差点没摔倒。

没有头骨的怪物扬着手中血淋淋的木棒,那个扬棒的姿势,永久地定格在了头骨飞出的瞬间。

附近的两只骷髅怪打得正欢,见自己的同伴被杀了,反应过来,扔下老头,朝我扬棍奔来。没有了大怪,就剩下一只中等的和一只小的,我无所畏惧,况且我正亢奋的时候,真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迎向它们,我怒气冲冲地抓着那根桌腿,首先把目标对准那只3级的,没等它们抡棒,我就野蛮地一个扔甩,把桌腿扔出去,打中那只3级的胸口,胸口的肋骨咯嘣断了几根,它倒了下去,但还能动,“小学生”冲上来,朝我的大腿打了一棍(幸好没打我胯下,谢谢啊!),哎哟!你还别说,还真TM的疼!它还想打第二棍,小样的!我抓起它的胳膊(骨头,好细的一根),一个风车旋转,像甩只瘦弱的小猫把它甩到广场的边上去!“小学生”被飞甩到广场边,卡啦一声撞到墙根上,不动弹了,还有那只断了肋骨的3级骷髅怪,还在地上爬动,想要爬起来,我过去一脚踩住木棒,它倒也执拗得可爱,愣是非要拔出我踩住的木棒不可,怪物就是怪物啊!思维挺简单的!(骷髅头里有思维吗?)

我牢牢踩住木棒,任它什么拔也拔不出,接着,我弯下腰,拾起了地上的桌腿,然后直起身,感觉自己身长万里,头高万丈,身躯伟岸犹如毁天灭地的阿修罗,接着,我缓缓扬起了手中的桌腿……

广场上一片狼藉,一片安静。

我扔掉桌腿,随着桌腿哐啷的一声落地,我也一下子松弛,像块软泥巴似的瘫坐在地。看看老头,不用看了,那样子肯定没救了,我长舒一口气,脑子里乱乱的,这是**吗?如果不是,那这些怪物是什么回事?这是现实吗?如果不是,那这些玩家的惨叫和血肉之躯又是什么回事?我不是干掉三只怪了吗?我现在不是精疲力尽吗?是**?是现实?是二者的混合?这可能吗?……

头脑好乱,一时理不出头绪来。

算了,现在好累,先不想了,去看看那个晕倒的家伙,不知道她是否还活着。

我从地上费劲爬起来,哎哟!大腿好疼!妈的,“小学生”的那一棍还真起效果,它也就平常的一个挥棍,竟然对我造成这样的伤害,怪物就是怪物!(没有血条,若有,我倒想看看这一棍打掉了我多少血!)如果是那只5级的,我想我的这条腿可能保不住,所幸,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抱歉的是,因为我的缘故,害死了两位玩家,他们可能连什么回事都还不知道就这样呜呼哀哉了……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复活?看那样子,什么复活?诶,这倒令我好奇,想知道在这世界,玩家死亡到底是什么一回事,等下我得观察观察。

女玩家还晕死着,她还是有心跳的,只是晕过去而已,傍边立着那只扬棒的无头骷髅怪,看起来恶心。我过去想把她抱起来,真沉!抱不动!也许是我虚脱的缘故,没办法,只好架着她的胳膊拖到一边去,拖到外边去吧,外边场地干净些,广场外面的小溪,不知道有没有水,刚才经过小桥时,溪床是干的,我想小溪的某处应该还有些水潭子水洼什么的,等下去看看,我身上溅了不少血,想去洗洗,同时也想搞点水来弄醒她。

我拖着她到许愿池那里,把她轻轻靠到那块“许愿石”上,她的头塔拉仰着,软绵绵地枕在石头上,还没有醒来,现在西天的月光照在石上,也照在她的脸上,我忽然发现得这个人长得真美……

如果有硬币,我现在立马许愿……

温润可爱的嘴唇微微张开着,精致的五官,还有她美好的头发,稍微凌乱地掠在脸上,我伸出一根指头,帮她撩开发丝,她脸上的月光更加明亮,也更加白皙。

那嘴唇,真想KISS它一下下……

(你也太会YY了吧哥????)

我跪在她的面前,双手合十,虽然没有硬币,许愿池里也没有许愿水,但我还是许了个愿,一个永远不为她所知的愿。

苍天啊,这是我平生许下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诚心实意,荒谬绝伦,愿您将之达成!

好了,不多废话,找水要紧!

这条小溪弯弯曲曲,绕着新手村,溪岸皆是树木,密不透风,溪的西端,是刚才经过的树林,那边可能延伸至大平原,因那边是坟地的方向,有怪物,我就不去了,去东端看看,沿着干涸的溪涧走了不多远,来到一片小树林,穿过树林,便是满地的鹅卵石河床,还有沙子,大大小小的鹅卵石,如远古时期的巨蛋,没有水,没有鱼,没有生命的迹象,我大失所望,想再往前走走,到了前边那两棵夹岸而立的树就打道回府。

溪涧里倒有不少贝壳,踩着啷啷响,月光中看不太清脚下贝壳的色彩,如果白天来这里瞧瞧,应该能捡到不少好东西。说不定有水苍玉,玛瑙,红宝石,蓝宝石……如果把这些宝石做成项链给她戴上……想的也太臭美了!不过既然是**,**里应该给玩家点惊喜吧?

走到两棵树那里,本以为溪涧拐弯,没想到遇到的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深渊!因是晚上,月光照下去更是黑乎乎的,噩梦一般,真像一个地狱的入口,我吓得不由往后一退!真的很莫名其妙,这地方啥会有这么个大洞?我脑洞大开——不会是“深渊副本”吧?我又探头瞧瞧,下面很黑,很黑!看看周围,四周都是树木,像原始森林般蛮荒,也没有传送点,也没有下去的路径,奇怪,可能是一个天然的洞窟罢了。深渊对面是莽莽苍苍的森林,也许是和新手村附近的树林连成一片,那么森林背后也应该是平原吧?

在回去之前,我捡了块鹅卵石扔下去听听声音。

许久,无声。

找块大的,把它推下去。

许久许久,无声。

吃惊!难道是无底深渊?

回去吧!那个女的自己躺在村里,多少有点不放心,或许她现在已经醒了。明天天亮了再过来看看。

(另一方面,新手村上空,A服打捞队抢先一步到盘古地图捞人)

艾尔:kou gang lo ni!yanli!mihunli!(我就说嘛!瞧!不是有“人”!)

杰克:ee!gou long la!mengduai mengduai!TT,lin senqing!(恩恩!知道啦!你对你对!TT,报告情况!)

(TT降下去扫描)

TT:玩家三,来源于C服,灵魂纯度为99.9999%。

艾尔:99.9999%??

TT:YES!Masta!

杰克:BINGO!TT,gendi hui sou! puean!(,中了!速度回收!撤!)

TT:YES!Masta!

(魔法光环,罩住新手村里的三位玩家,两秒后,三位玩家消失)

TT:OK!Masta!

在离开之前,

艾尔:TT。(右手拇指向下一指,作了个毁灭的动作)

杰克:gendi!yenhen song die guan lo!(速度!等下空间要关闭了!)

TT:YES!Masta! ( 发动技能)

大魔法:星陨!

延伸阅读

假白莲变身万人迷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400kj.cn/ywxn.shtml
沐风看到之前近乎透明的龙灵在吸收完幽冥泉之后的变化,指着另一份幽冥泉说道“这一份也给

天下缭缭之皇后篇(1)  http://www.400kj.cn/aq66.shtml
周饰与扶着孟相怡进去的时候,许意心似乎还没有察觉到。孟相怡翘着兰花指,轻轻从周饰与的

破案聊天群:从白夜开始第一章  http://www.400kj.cn/7mp.shtml
倾盆大雨瓢泼而下,沈妍跌坐在雨中有些茫然,她冻得发抖的手指此刻正扯着一个男人的西服袖

[安雷]归海[凹凸同人]之青渊谷内巧相遇  http://www.400kj.cn/gnso.shtml
林灿是一个驴友,最爱的就是攀岩爬山,这天林灿去长城外的荒郊探险。等我下到一个深谷时却

圣猿传之说好的出阵呢?(4)  http://www.400kj.cn/gbpi.shtml
如此仓促的出阵,很明显是遇到了突发情况。迅速调整好状态的苍狼切在庭院见到了审神者和正

家养型魔神柱[FGO]在线阅读古老时代壁画 求收藏第五更  http://www.400kj.cn/b3q5.shtml
古朴荒芜古老、犹如亿万年远古之前的建筑,“太阳神宫”停留在苏杭城市上空。宫殿好似是安

魔妻难追:我的师父很诡异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400kj.cn/snri.shtml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估么着是这个冬季的最后一场雪了吧,落剑城像是被草草扑

生了五四三二一在线阅读巫妖  http://www.400kj.cn/ud0i.shtml
冲进山洞,转过一道湾,眼前的景象吓了众人一跳,即使关飞也算见多识广,也忍不住眉头一挑

北极星的约会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400kj.cn/dmti.shtml
鹿泽羽和秦封殇都露出了吃惊的神色,这是怎么回事?刚刚才和他们的人发生了争斗,现在他不

夜神族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400kj.cn/ueqd.shtml
第十章:施针!(收藏收藏求收藏!)白羽麻利的打开包裹着金针的白布,轻轻取出金针中的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恶少,我可能爱上你了在线阅读儿子不对劲

    史瑶听到稳婆说道,“三皇孙出来了。”双眼一闭,丢头睡过去,实在没精力管她怎么会穿越到古代。再次睁开眼,史瑶没看到高高耸起的肚子,看到房里点着蜡烛,天黑了?史瑶试图起来,身体一动,痛得倒抽一口气。史瑶咬咬牙,深吸一口气,张嘴想喊人,突然意识到不对,她谁都不认识。史瑶以前看过穿越电视剧,也看过穿越小说,

  • 你怀里才是人间在线阅读第九章

    将军府里,一派平淡。婆婆躺在床上,几度想挣扎着坐起来,却被常离离按在了床上。“婆婆你躺好就行了,孟将军心善给你请了大夫,你就安心等大夫给你诊治吧。”常离离脸上洋溢着笑容。“我是劳累惯了的人,这么躺着不习惯。”婆婆嘴里说着,却拗不过常离离。这真是因祸得福啊,虽然没了傍身的银钱,还险些丢了小命,但是眼下

  • 托尼的电子宠物[综英美]在线阅读第十节

    夜已深,黑空遮幕。金城一片寂静,唯有屋瓦之上的一道黑色的倩影在飞速窜了出去,然后准确无误落在了高府之中。林百溪夜探高阳风的府邸,就是为了调查这个惩罚任务对象,他的底细到底有多深?即便高府防备甚严,她凭借一身的内力,没一会儿溜进了书房。然后她看到一男一女在书房,互相依偎着好似在说什么情话?她蹲在听墙角

  • 亲爱的客栈之全能男神在线阅读第2节

    伊丽莎白十八岁时,凭借前世的记忆,成功的开了外挂,虽然,她这个外挂开的不咋地。但是,她还是成功的从大学毕业,进入安布雷拉公司实习。也不知道奥兹威尔是不是有意的,在她十五岁时,就开始让她逐渐接触威斯克计划,了解威斯克计划。并且,在她十七岁时,让她真正的看到了那些实验品,其中包括十三号试验品:阿尔伯特·

  • 天才魔术师第4章在线阅读

    聆风回到家中,坐在地上的软垫上看着窗外的景色发呆。思索的不是先前的事情,而是中午要吃什么的事情。在他看来,那些熙熙攘攘的事情已经不适合他了。他要做的就是照顾好自己,然后让自己活的开心就好。至于所谓的能力、头衔等等,对于他而言都不过是过往云烟。当初如果不是看在那个降头师能够补充他匮乏的能量,他也不会出

  • 我帮爱豆逆天改命[重生]之第九章

    叶寅突然想跟着少年的剧本来演,他做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莫公子你怎么可以这样,阿羽这里本来就没什么东西,现在还被你们都砸光了。阿羽以后该怎么办啊?”“我管他怎么办,谁稀罕他这些破铜烂铁废纸片似的,我都给他砸干净了,看他今后拿什么告状!去过几年仙门世家很了不起?还不是一条丧家犬一样被人赶回来!你也赶紧

  • 太子涅槃传之谁小看了谁?(10)

    “哼,想阴我?”“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王炎将一直搭在金属墙壁上的手,缓缓地放了下来。眼神之中,却是充满了怒火。没错儿,他离开林副总的房间,跟李查德分别后,并没有走得太远。对于远航信息处理公司的双子星大厦的结构,王炎还是比较了解的。因此他很清楚,什么地方有接入整栋大厦的通信系统。现在的王炎,只需要借

  • 魔道祖师之瑾曦忘婴在线阅读第8节

    与魏无羡对阵?岂有活路?张良大声道。“大人,这不公平!一名丁字生员,如何与甲字七绝中位列第二之人对阵?”“公平?”徐长宁厉喝一声,俊雅的面容因勃怒而显得分外狰狞。“你是要在生院跟本掌册谈公平吗!”公平二字,仅界限于二者实力相当的前提之下而言!然而,弱者,是没有公平可言的!特别是在生院这种地方!公平!

  • 关爱太宰,人人有责剑法诛仙

    林府。回到家中已是傍晚,与母亲和韵儿简单的吃了口饭,林浪便回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心中一片窃喜。想起白天进入自己识海的那团金光,林浪翻起身端坐在床上,心神向识海中的那团金光碰去。“轰”!!识海中一声嗡鸣,林浪瞬间就感觉头像炸了一样,随后几个大字出现在识海中,一剑断沧海,一剑斩仙魔,一剑荡乾坤,一剑

  • 包租婆的爱情第二夜(首天第五更)

    克莱拉城,第二天。夏佐今天并没有去寻找工作,因为他和安德鲁刚刚合租的房子几乎快成了一座“废墟”。为了避免被房东扫地出门,夏佐昨晚只睡了三个小时就不得不苦逼地起床和安德鲁一起修补房子。虽然说实际上房东也早已经知道了,毕竟昨天那事情闹得那么大谁会不知道啊,都能听到枪声了,主要是因为不明情况再加上考虑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