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与鞭挞者的邂逅在线阅读第七节

作者:爱的鞭策 来源:纵横中文网

老许对于我来说,其实一直是个神秘因子。我规规矩矩朝九晚五的生活中,认识的也大多是和我一样的人。而老许,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他一辈子没有结婚,如果这个事情放在别人身上我能理解,可老许真的让谁看也不应该。老许身高一米八几,肩宽腰窄,老了后虽说有点驼背,但依旧身形挺拔。长相英武,鼻梁挺拔,一双剑眉,年轻的时候肯定是一个大帅哥。单位里有新分配来的年轻姑娘,总有几个看上他的,不顾他是个看大门的也吵着要嫁给他。为人宽厚,心地善良,按道理不是个光棍苗子,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终身未娶。

“老许啊,这好几天没见你。怎么着,会相好的去了?”

“老田,我这老光棍一条,会什么相好的,你可别笑话我了。”

“哈哈哈哈,别急着解释啊。”

老许脸一红,真像是个毛头小子似的:“你还说对了,真的去见相好的了。只不过,她在土里,我在外面。”

“老……许,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这……”

“没事,也是个苦命人。她的坟就在安城,我常去看看她。”

看老许的表情,我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一个故事。于是,也是为了解开老许的不婚之谜,我厚着脸皮求他讲讲。

“这……这么些年了,没人提起来,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我给你讲。”

四十年前,老许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大小伙子,应该叫他小许。国家刚刚开始改革开放,西北落后,但是小许的觉得这是个机会。于是,他觉得在家干不出什么名堂,就跑到离家不远的安城来了。(这是我第一次知道,他很可能就是这安城附近哪个县的人。)

小许到了城市,举目无亲,也不会什么手艺,就想起来自己在家学过生产队的拖拉机,就找到当时运输公司的一个老师傅。磕头烧香端茶,认真学起了司机。要说那时候司机真的是个赚钱的行当,所谓“马达一响,黄金万两。”小许准备学好手艺,就求师傅在运输公司找个差事,跑跑运输,几年下来,少少算,也能成个万元户。

师傅是个好人,看这小伙子诚心肯学,手脚又麻利,还有开拖拉机的经验,教起来不难,也就收了这个徒弟。平时出车跑路,都带着他,一来做个伴,二来学车当年都是这么教,师傅带徒弟,看路况,讲原理,有个一年也就差不多了。

师傅是抗美援朝战场上的汽车兵,退伍后就一直在运输公司,有个战友姓顾,退伍后到了安城的**机关。这几年官是越做越大,已经是个副市级了。虽说是个副市长,但是和师傅关系极好,隔三差五来运输队找师傅聊天喝酒。看到经常来师傅家干活的小许,觉得这小伙子人又勤快,长的又帅气,技术也扎实。单位刚刚给自己配了车,正好缺个司机。再说,用自己老战友的徒弟,放心。

就这么的,小许就给顾市长开了车。

按照这个路线发展,老许混到现在,不说当个县级干部,随随便便混个处级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怎么就沦落到现在拾荒流浪的境地呢?

“唉,拾荒流浪算什么。她才可怜。”

老许叹了口气,眼角湿润,接着讲。

顾市长抗美援朝的时候因为长期爬在雪地里,双腿落下了风湿病。年龄越大,越严重。所以除了每天上下班,周末休息的时候,但凡是要出门,小许都去他家里接他。后来渐渐放心了,小许基本上是把他扶到家,拿了公文袋水杯,再送进去。接的时候也是一样。

顾市长有三个儿子,都出去工作或者当兵了,还有一个最小的女儿,叫顾怜,刚从高中毕业一年,说是高中,但是因为知识青年下乡,其实没念过几年书。78年第一次高考,没考上,又考了一年,还没考上。但是心气高,今年第三年,还在家复习考试。

小许在家里一来二去的,还常常来帮忙干活,两个人慢慢的情愫暗生,恋爱了。

顾市长和夫人并不知道这件事,他们一个是市长,一个也在妇联主持工作,平时本来就很忙,对顾怜的关注很少。倒是家里帮忙做饭的阿姨发现了端倪。

顾怜的家境很好,顾市长一心想将女儿嫁给一个机关里刚毕业来的高才生,或者机关里其他首长的公子。也算是门当户对,他们二老才能放心。所以当他们知道顾怜和小许在一起之后,勃然大怒,不仅把小许打发走让他回师傅那儿去,还把顾怜关了起来。

可是,当时的顾怜,已经有了身孕。她哭着求了父母多少次,希望能和小许在一起,但顾市长夫妇非常坚决,拉着顾怜就去了其他城市的医院,让她打掉孩子。

小许的师傅脸上也挂不住这事,打发小许回了老家。如果事情就这么结束了,两人或许会在心里留下一个伤疤,日子还会继续。可事情偏偏出了岔子。

小许在家里想着顾怜那毛茸茸的大眼睛上挂满泪水,心痛的不行。悄悄去了那个城市的医院,想见见顾怜。虽然娶不了她,但是想多看一眼自己心爱的姑娘。小许到的时候,就找到了单位里要好的一个小秘书,听说顾市长怕别人知道,拉着顾怜去了一家小医院,那家医院以前是日本人的一个医院,听说半夜经常闹鬼,病人很少。

小许趁半夜没人的时候,偷偷爬上了二楼顾怜的病房。两人见面,抱头痛哭。借着窗外路灯的光线,小许偶然看见顾怜流着眼泪的眼睛,眼球有些泛红。他以为是顾怜哭的太多,没做理会。

顾怜告诉小许,明天就要引产了。胎儿已经六个月了,她很害怕,想让小许今晚就带她离开这里。天涯海角,总能找到容身之地。等到父母慢慢转变了,再回安城吧。

小许和顾怜这就打算私奔,可是不知为什么,顾怜刚一离开医院大楼,肚子就疼的站不起来,走不动路。两人试了很多回,可就是一回到大楼肚子就不疼了,一出去就疼。顾怜的大眼睛流着眼泪,看来是这个孩子不想活了,不想让我们在一起。两人又是一阵痛苦,最后只得回到病房。

第二天一大早,顾市长夫妇就把顾怜送进了手术室,小许在手术室外的厕所隔间里,也等了一上午。

突然楼道里异常喧嚣,他听到顾市长和夫人的惨叫。赶紧冲出去一看,竟然也吓呆了。

只见医生都围着顾怜,顾怜浑身光溜溜的,全部是血,孩子被她抱在怀里,连脐带都没有剪断,就那样扯着脐带疯跑着。而她怀里抱着的那个不足月的孩子,竟然长了一双红眼睛!血红的眼睛,眼球从眼眶里突出来,并且不断的咯咯笑着!顾怜听到那个笑声,就像着了魔一样,浑身力气巨大,推开了朝她扑过来的医生,甚至手腕都骨折了也感觉不到疼,只是一个劲的保护着那个血婴。

小许心如刀绞,不断呼唤着顾怜的名字,顾怜听到小许的呼唤,有那么一瞬间的呆住。医生就趁着这个空当,抓住了顾怜。

后来,那个血婴剪断了脐带就死了。顾怜转了院,生了一场大病,下身始终血流不止。顾市长知道女儿活不了多久了,就让小许来陪她。眼看着顾怜日渐衰弱,小许找了所有的法子来救活她。可最终,顾怜还是死了。死了后,顾市长把女儿埋在了安城郊区,等到顾市长夫妇作古后,她的三个哥哥嫌顾怜败坏家族名声,再没去坟前祭拜。

“所以,老许你最后还是选择在安城留下来。”

“她死后,我太难过。走遍了全中国,可还是放不下她。有一天,我看街边卖房的广告上写着:遇一人白首,择一城终老。我忽然明白,不论顾怜活着还是死去,她都在安城。我们俩白首终老,土里土外又有什么区别呢?”

延伸阅读

一鸣加盟  http://www.der-reisebegleiter.com/abyi.shtml
一鸣饰品的主要产品有:手机硅胶保护套、平板电脑硅胶保护套、U盘硅胶外壳、硅胶杯垫、M

五粮液五湖液加盟  http://www.der-reisebegleiter.com/s1k1.shtml
五粮液五湖液是五粮液股份公司好小酒产品,是浓香型白酒的杰出代表,也是五粮液旗下的自销

校村炸鸡加盟  http://www.der-reisebegleiter.com/q6g.shtml
校村炸鸡(KyochonChicken)是韩国著名的连锁炸鸡店,韩国著名的老字号本土

馨语加盟  http://www.der-reisebegleiter.com/xyy1.shtml
馨语茶具是河间市馨语玻璃制品厂旗下产品,是耐热玻璃茶具、玻璃工艺品、玻璃家居用品、玻

手机生活手机壳加盟  http://www.der-reisebegleiter.com/s1ld.shtml
手机壳相信对人们而言肯定是熟悉不过的的生活用品之一,传统意义的手机壳仅仅作为保护手机

艺壶斋加盟  http://www.der-reisebegleiter.com/xqif.shtml
艺壶斋工艺品总部经销批发的鼻烟壶内画、刺绣、奖杯、挂历、商务广告、文化扇子、工艺品销

科丰加盟  http://www.der-reisebegleiter.com/ntf4.shtml
科丰灯饰是一家从事LED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企业。公司位于深圳市光明新区田寮

金百泰珠宝加盟  http://www.der-reisebegleiter.com/gk1p.shtml
公司简介深圳市百泰珠宝有限公司是集饰研发、生产加工、批发及售于一体的国内外较大的黄金

苏扬加盟  http://www.der-reisebegleiter.com/n718.shtml
苏扬机电设备贸易是销售扬力冲床,扬力剪板机,扬力折弯机,扬力四柱压机等扬力产品。本公

尊绰商贸加盟  http://www.der-reisebegleiter.com/xe1c.shtml
尊绰商贸在科技贸易的基础上,新近开发中原特色食品,技术资源丰富,产品即制即售味道口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假面骑士:最强继承者章命运的拐角

    天空灰蒙蒙的,下着豆大的雨点,一只小船如浮萍般孤寂的在海中荡漾。尹芯爱坐在小船上将父亲的骨灰慢慢的撒入海中,仿佛孤寂的小兽般紧咬下唇,难以抑制的呜咽着……从崔恩熙去世开始开始,家里仿佛中了怨灵的诅咒般尹俊熙、恩熙的养母尹妈妈、以及尹爸爸相继离世,英雄哥也在一次帮会的斗殴中重伤不治离世,恩熙的生母崔妈

  • 金光+霹雳 记忆是死是生

    耳中只有哗啦哗啦的水声,整个身体也感觉沉浸在水里,好似婴孩儿在母亲的腹中,没有多余的欲望和感觉,只觉得浑身暖洋洋,在温润中肆意的徜徉,而且还不用呼吸。呼吸?一想到呼吸,所有的暖意全部褪去,周身一片冰冷,陈恪下意识一吸气,一口水灌入口腔和鼻腔,使尽浑身的力气努力的向上游动,在他觉得马上就要力竭的时候,

  • 天才编辑之爆豪胜己:恕我直言(10)

    “接下来出场的就是你们很期待的那个以钢铁般的意志磨过敌人袭击的奇迹新星――英雄科一年A班!”两周的时间一下子就过去,转瞬即逝雄英体育祭就到来了。人山人海的观众、排山倒海的呼喊声还有正准备大显身手的参赛选手这便是雄英体育祭――一个取代了奥林匹克运动会得到全世界关注的舞台。“哇!人好多啊。简直是人山人海

  • 危险诱惑[星际ABO]之荣国府来人

    林昊随着崔家夫妇逛了半天又用过午饭方才回到林府,他先去给贾敏请安。他进去的时候贾敏在东侧间的美人榻上斜卧着,像是再想事前,听得林昊进来才回过神,笑着问他今天都去哪些地方,母子俩人又把玩了下林昊带回府的小玩意,听得这其中一大半是带给黛玉的,就打发他去看黛玉了,自己又回去歪着。林昊虽然疑惑,他知道必然跟

  • [综漫]戏精的诞生九君

    风悠若用完膳,便去给风丞相夫妇二人请安。风夫人见自己女儿完好的站在面前,心总算落下。正想上前拉着她的手说说知心话,却不想风悠若不着痕迹的将手一看,脸上满是淡漠的神情。风夫人一愣,感觉眼前的风悠若有些陌生。二老问过她身体状况后,风悠若欠身行了一个礼,语气平和:“爹娘,孩儿有些累了!”风丞相摆手,风悠若

  • 二次远征在线阅读第8节

    云霄自以为说的风流又不下流,简直是教科书级的撩妹典范,就等着安若瑶红着脸捶打他几下,说不定还会害羞地钻进他怀里。到时候他就可以握住安若瑶的拳头,揽她在怀里,再好好说一番情话。说不定今晚就可以洞房花烛夜了。可惜,这些都是云霄的想象,事实却是:“云霄,你脑子里一天天装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安若瑶一把推开

  • 一克帝国传在线阅读差点没完成任务

    “是,是,我这就去安排!”潘盼看刘毅认真的模样,不像是在开玩笑,赶紧去叫经理来安排,这么大的客户已经不是小服务员能介绍的了。刘毅穿过人群来到卡座前,ZOZ酒吧应该是上县最大的酒吧了,一楼的整体面积有数百平米,还有二楼包厢,深处酒吧最中心的位置,四周环绕着舞池和散台,可以说是最显眼的地方。坐在沙发上,

  • 前男友送我金手指在线阅读第四章

    晚上八点警局的同事都下班只剩下一些留值人员,警局的办公室只剩下欧阳夏一个人在苦思寻找破案的线索。虽然在方无虚这里没有得到什么证明凶手的线索,欧阳夏打算从一名叫赵世杰的富商入手,欧阳夏已得知这名富商案发前后曾到过方无虚的事务所,这人和方无虚到底又有什么关系?欧阳夏又拿出那份早已到手的死者分析报告,反复

  • 卡拉迪亚的那些年在线阅读第8节

    风起云涌,两人在擂台上的大战,看的下面的人,心里热血沸腾,一时间现场非常的安静。只有两人战斗的声音,飞沙走石,一道道真气不断的飞舞。真气不断的推动着空气,形成一股股的大风,吹向周围观看的人们,修为低的人,都有可能被吹翻的节奏。“断浪和步惊云真是厉害啊!居然能够造成这么大的声势,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

  • 猥琐天局之那个啥的暗恋对象

    某家咖啡店内,大中午的,人并不多。陶然胡乱搅着杯子里的咖啡,继而生无可恋的趴在桌子上。作为陶然的好闺蜜,于果表示,自己早已见怪不怪,洒洒水,小儿科啦。但当于果喝完第三杯咖啡而陶然还在搅着她的第一杯咖啡叹气时,于果气急:怕是真要受不了自己这闺蜜了!“到底怎么了?”于果无奈,只好主动戳了戳陶然的肩膀。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