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我和校草势不两立在线阅读第一章

作者:羲玥公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命像喜怒无常的孩子,这一刻和风细雨对人笑,下一刻雷电冰霜狠狠朝人脸上拍。

当嬷嬷的绣花瓷底鞋故意从阿兰手上踩过时,阿兰咬紧牙,低头深深抽了口气,默默受了。

就知道会这样。自她清早吃了顿有三滴菜油的饱饭,感受了命运一大早送她的和风细雨后,她就明白接下来一定会有雷电冰霜。

现下,被嬷嬷踩手这点雷电冰霜,恰巧和她早上吃的三滴菜油饱饭的和风细雨相抵。

阿兰形状漂亮的含水目闭了片刻,心中悄悄翻了个白眼,继续跪在金雀宫前擦拭玉阶。

命让她尝了甜头,就必会在不久后给她苦痛。

七年前,她和养母刚攒够开豆腐铺的钱,养母就撒手人寰,攒的那点钱换成了白纸币,漫天一洒就没了,她不得不再次拿起破碗讨饭。

五年前,她被牙婆拐骗,卖给相府小姐做丫鬟,虽然能吃口饱饭,但相府中伺候小姐的奶娘一肚子坏水,天天支使她做粗活。

半年前,她跟着受封贵人的相府小姐沈莺儿进宫,刚脱离恶奶娘,又落入恶嬷嬷手中,这嬷嬷比奶娘还要心毒手辣,除去踩手掐肉,每日还会撺掇沈莺儿打骂宫女。

阿兰在这种命运福祸一定相抵的公平下,日子过得挺苦。然适逢乱世,在这个达官显贵们都保不住脑袋的特殊时期,她一个孤女能活蹦乱跳长到十七岁已属幸运。

莺贵人满身绫罗珠宝,奉旨前去见驾,看到嬷嬷踩阿兰,她轻甩手中的丝帕,掩嘴娇滴滴道:“谁让她到殿前来的?大早上瞧见这张烂脸真晦气。”

嬷嬷搀扶着莺贵人悠悠走下台阶,笑道:“娘娘慢点。”这边又转头恶骂道:“不长眼也就算了,耳朵也是聋的吗?谁让你这时候到娘娘脸前碍眼的?哪哪都是你!莫不是也生了不该有的心,妄想踩着娘娘攀皇上的龙床?”

沈莺儿嗤笑一声,翻着白眼,娇声道:“她?别人也就算了,她脸上那么大一块烂胎记,又是个乞丐出身的下贱胚子,若不是我娘发善心买了她,给她碗饭吃,恐怕她这样的连卖身都没人稀罕要。还想爬龙床?也配!”

沈莺儿鞋头上的珠花颤着,踩着阿兰的手,说道:“阿兰,心高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命,你啊,生来就是下贱人,不是我带你进宫,你连金雀宫给我舔鞋的福分都轮不上。”

阿兰垂着头没有说话,只是眼神更加坚定。

沈莺儿收回脚,端出娘娘姿态上了辇,嬷嬷得意洋洋道:“皇上得了玄黄弓,龙颜大悦,只传了娘娘侍候,娘娘可要抓住机会莫让其他狐媚子得势。”

沈莺儿懒倚辇轿,轿笑道:“凭她们,论家世论样貌,哪一样比得上我?那些蠢货花样再多,皇上也只是一时兴起,皇上最离不开的人,是我。”

她又看了一眼阿兰,说道:“今日我心情好,饶你一命,下次再来碍眼,就拿你来喂我的白虎,还不快滚!”

车辇远去,金雀宫恢复平静,阿兰揉着手,看着自己映在玉阶上的影子,摸了摸脸上的一大块红色胎记,又抬头望了望蓝天。

没有下次了,今天她就离开,出了宫,才有活路!

她定下心,见四周无人注意,偷溜出金雀宫,狂奔到内监们休憩的掖庭宫,找到了负责采买的太监小乐子。

“我让你准备的衣裳牌子呢?”

小乐子惊:“你真要出宫?外面兵荒马乱,大爷爷也死了,之前一起讨饭还活着的可都在这宫里头,你要是出了宫能去哪?”

这些阿兰没想好,装硬气道:“你别管,大不了我去北朝。”

“北朝?!你是有多想不开?等到冬天,北朝天寒地冻,饿不死也要被冻死,待在南都不好吗?我们都在宫里,莺贵人也就稍微坏一点,又不是没活路了,为何要出去?”

阿兰斩钉截铁道:“再这般待着,她就要拿我喂老虎了。快拿衣服,我今天一定要走。”

从平日宫女们的闲聊中,她隐约琢磨出北朝比南朝好。南都的好多人已举家迁到北朝去了,包括乞丐。乞丐通常会待在温暖的南边,不会到有严冬的北边。所以,如果连乞丐都朝北边去的话,北朝一定比南朝的活路多。

她现在只要活路,一条能让她活得更容易些,不必挨打受骂的活路。

当初一同讨饭时,阿兰是小乞丐中最有主意的小老大。她如此坚决的要离宫,小乐子也不再多舌,把准备好的太监服给她,自觉背过身子,问道:“那……阿兰,你还回来吗?南都毕竟是你长大的地方,我们也都在这里……”

阿兰摩挲着脖子前挂着的一块刻着兰字和生辰年月的木牌,像是生气,沉声道:“不回。十七年了,仍旧没人寻我,我早不抱希望,还回来等什么?从现在起,我要为自己活。听说北朝开女风,活路多,我说不定能在北边闯出名堂。”

养母教她识过几个字,她还会算账,到了北朝,她或许真的能找出一条比乞丐和宫女好一些的活路。

阿兰换好衣服,拿起桌上的半片镜子。

镜中人两道弯眉,一双清澈含水眸,嘴角天生似笑微扬,白皙的脸被一大块红胎记覆盖。

这红胎记是她八岁时养母画给她的乱世保命胎记,蘸了醋才能擦掉。画上后,骚扰她的地痞流氓果然少了许多。现在这块红胎记的颜色已淡了许多,指不定哪天胎记就脱落了,到那时,她不是被莺贵人打死,也要被狗皇帝捉去糟蹋。

阿兰扣好镜子,戴上帽子,半滴泪没有,只拍了拍眼含泪花的小乐子肩膀:“后会有期,我不会忘了你和大家的。”

她走出掖庭宫,再次望向蓝天。命反复无常的折腾着,不停地回到起点,清零重来。

她又和从前一样,身上除了一块可能是爹娘留下的写着兰字和生辰年月的木牌外,再无其他。

要从龙泉宫北门出宫,必经之地是北边一片废弃的冷宫,阴气颇重,就算是正午,也无人来。

阿兰踏上荒芜的小径,一路走来,果真没遇上人,刚要松了口气,就听前方拐角处忽然传来她熟悉的娇嗔:“皇上,莺儿怕嘛……”

这娇滴滴的撒娇声近在咫尺,阿兰头皮一麻,冷汗直落。

沈莺儿?她不是去侍驾了吗!

娇声过后,便是一声狂笑:“有朕的龙气罩着,美人还怕什么?朕给美人开玄黄弓,让美人开开眼。得玄黄弓者得天下,朕得此弓,必将收复北朝,一统十三州!”

沈莺儿娇笑起来。

狗皇帝竟然也在!阿兰后悔不已,没想到狗皇帝如此变态,带着沈莺儿来此处‘侍驾’。

她轻手轻脚后退,打算悄悄溜走,不料,一阵嗡鸣声过后,老皇帝射出的羽箭软绵绵擦过她的帽子掉在地上,小风一吹,咕噜噜滚落回她脚边。

阿兰差点笑出声,没想到狗皇帝的箭法这么烂。

显然,皇帝也知道自己露了一手烂箭法,声音立刻阴沉下来:“贱人,去把箭拿回来。”

阿兰以为在叫自己,惊吓抬头,却见沈莺儿苍白着脸,提着裙角,慌张跑来拾箭。

高兴时是美人,不高兴时是贱人,阿兰深深同情起沈莺儿。

沈莺儿本就慌张,拐过弯见到这边立着一人,顿时尖叫起来。

皇帝大骂:“贱人,你叫唤什么!”

沈莺儿眼睛瞪的老大,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一身太监服的阿兰。

阿兰抬起手指刚要比个噤声,就见沈莺儿小跑着折返回去,扑到老皇帝怀抱中娇声道:“莺儿可不是故意失仪,是个太监鬼鬼祟祟在树后面偷看莺儿,吓坏莺儿了……”

来不及跑了!本阿兰气结,去你娘的沈莺儿!

“狗奴才呢?给朕死来!”

躲不过了,阿兰一边飞快地想着对策,一边垂首走去,乖顺地跪伏在地。

皇帝斜卧在石椅上,沈莺儿软在他怀中,从石桌上的厚底镶金琉璃果盘中摘了颗葡萄,娇唇咬开喂给皇帝。

“朕早说了让你们这些狗奴才都滚走不必伺候。扰了朕的雅兴,你想怎么死?!”

沈莺儿轿笑道:“皇上,砍了她脑袋,让她喂我的白虎。”

阿兰偷偷看向石桌上的琉璃果盘,手慢慢握了起来。

皇帝低头去吃沈莺儿喂来的葡萄,眼珠一转,忽然发现跪在他面前的这个小太监的身形极为曼妙,露出的半截颈子白皙光洁。他恍然大悟,□□两声,当下扔了玄黄弓,推开沈莺儿,一把拽过小太监。

手中的腕子又白又柔,一摸就知是女人的。

皇帝邪笑道:“这腕子喂老虎可就可惜了……”

小太监慌忙挣开他,退后几步,手撑在石桌上,紧紧抿着嘴低着头,下巴的弧线倔强的紧绷着,未发一语。

皇帝看着她白皙圆润的下巴,动了动喉头,当下伸手要去捏阿兰的下巴,他调笑道:“这般变着花样来投怀送抱,朕如何不成全?抬起头来,让朕看看。”

沈莺儿怔愣过后,先是气愤后想起阿兰的脸,又放下心来,娇哼一声:“皇上可别理她!她是个丑八怪!”

阿兰猛然抬起头,趁皇帝被她脸上狰狞的红胎记吓愣,高高举起手中的果盘,重重砸在了皇帝脑袋上。

“狗皇帝,去死!”

无防备的皇帝四仰八叉瘫软下去,沈莺儿刚要尖叫,阿兰抱着果盘橫扫,咣当一声,重重抡昏了沈莺儿:“谁稀罕当娘娘,呸!”

见皇帝和沈莺儿双双软倒,阿兰咧嘴一笑,露出一颗虎牙,笑的像个地痞无赖,她默念几个一起长大入宫的好姐妹名字,道:“众位姐妹好眠,阿兰今日也算替你们报仇除害了!”

阿兰刚放下果盘,就听到身后远远传来大太监的问安声:“皇上,时辰到了,传膳吗?”

完了,伺候皇帝的人一来,她就没办法全身而退了。阿兰一颗心狂跳不安,退后几步,被掉在地上的玄黄弓绊倒,结结实实摔了一跤。玄黄弓转了几转,停在她手边,她来不及多想,顾不上摔疼的膝盖,一把抓起玄黄弓,支撑着自己爬起来,朝冷宫深处玩命狂奔。

“我拿这玩意做什么?”阿兰看着手中的玄黄弓,一边跑,一边捶脑袋。

不一会儿,太监的尖叫声穿透了整个冷宫,阿兰捂着耳朵,拐入阴暗幽深的废宫殿,念念叨叨:“今天这霉大了点,砸死了狗皇帝,我这小命可能要死在今天了!老天奶奶,求您开个眼,最好别收了我,我就是一祸害,您还是让我逃过这劫,让我晚几年再升天去祸害您吧!”

远处传来侍卫们要搜查各处宫殿的传令,阿兰慌张中一头撞开旁边破旧荒凉的殿门,翻着跟头跌了进去。

太监帽摔了出去,落在几双黑靴子前,阿兰披头散发抬起头,一张脸惊得发白,几把明晃晃的刀驾上了她的脖子。

阿兰连忙举起手:“不是我!”回过神,却见眼前并不是宫中的侍卫,而是几个身穿夜行衣的人。

刺客?!惨了,才逃虎口,又入狼群,她会被灭口的!

正在阿兰手脚冰凉之时,包围圈外头忽然响起一个暖如春风的声音,带着疑惑,轻声道:“天命紫气?进来的是谁?”

“公子,是个太……女人?!”

黑衣人见到阿兰手中的弓,惊喜的眼角褶皱都撑平了:“公子,是玄黄弓!”

那个年轻男子沉吟片刻,脚步声缓缓走近:“收刀。”

几把刀齐齐收进刀鞘,黑衣人散开。

一位白绫蒙眼,身姿秀雅的男人缓缓走来,他亦是一身黑衣,领口和袖口却是一圈雪白的卷云边,衣摆下端还缀银丝繁星绣,乌发一丝不苟梳在脑后。

阿兰魂飞天外。

“姑娘是何人?”

这一声又把阿兰带了回来,她没有回答,而是低下头,慢慢摊开手,连受惊吓的她在看见手掌心的血后发出一声怪笑,昏了过去。

延伸阅读

星修世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jszkkj.cn/at7h.shtml
八白潇不想说话,并向女主扔出了渣男,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开。她明显感觉到几道热度火力不同

星空下的血战色迷心窍  http://www.jszkkj.cn/nr09.shtml
桌上的油灯燃尽了最后一滴油,而门外也响起了打更人的声音。虽然已经是深夜了,但是步云衡

韩娱之请从梦里叫醒我之第一章  http://www.jszkkj.cn/s8x1.shtml
一顾先安是一个HR。是的,就是专门帮忙公司找寻符合要求应届生的,HR。工作需要,这些

静后一生(甄嬛传同人)之死生契阔(4)  http://www.jszkkj.cn/dyql.shtml
“我可能真的饿了,都站不稳了”,静姝放开手,低着头,又抓了抓额前的刘海儿,“没关系的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jszkkj.cn/xn9h.shtml
“自然,这个铃铛不光朕有你有,实际上还有另外七个,天下共计九个。要说起铃铛的由来,那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阴阳师.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jszkkj.cn/6qcs.shtml
化野和妇人一人提着一盏灯走在村间的小路上,银古头上缠着一圈白色的绷带,在一旁淡淡地抽

剑三+斗罗 有一个万花在线阅读首领之争  http://www.jszkkj.cn/6n1f.shtml
云尘此刻在一个山寨中,据带领他们到来的士兵所诉,这个山寨乃是皇室狩猎是临时驻扎地,总

洪荒:神级选项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jszkkj.cn/bu7n.shtml
小月虽然也想再继续吃豆腐花,但是她也知道,今天大概是吃不到了。于是安慰貂蝉:“小姐,

和爱豆隐婚后我竟然红了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jszkkj.cn/n9un.shtml
“公子,这一大早的,我们出去干什么呀?”马涂跟在李祁身后,眨巴眨巴着眼,问道。“去书

名侦探之黑暗启示录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jszkkj.cn/yi0n.shtml
自后宫起火已过三日,华都中早已因此事流言遍地,本就不看好李侯为帝的人,更是借此事谣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她优秀了八百年在线阅读第七章

    从医务室回到宿舍楼下,门卫大叔早已把门锁上了,敲了敲窗户她才出来给我开了们,告别了杨兰准备回宿舍,看到楼外的杨兰不方便进男生宿舍楼,大叔就热心的过来扶着我送我到了宿舍门口才回了门卫室。开门进了宿舍,因为出去的时候就已经不早了,再耽误那么久才回来,这个时候已经很晚了,早已经过了学校规定的熄灯时间了,可

  • 废柴千万不要有异能第七章在线阅读

    掏出学生证,看到了自己的班级。小A回头,那辆车已经绝尘而去。他再次抬头看这辉煌的校门,配套的像模像样的保安室,抬起手咬了一口。痛……是真的。偌大的一个校园坐落在山下,因为是背山方向,所以他们向山上去的时候,他没有看到。小镇道路分开两路,一路朝着他们的住宅,一路蜿蜒到山后,就是这校园所在。只是……这么

  • 仙剑传说遇见新朋友

    他们睁开眼,发现有一把剑替他们挡住了攻击“是,烈火。烈火救了我们”“救你们,倒要看看它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一把小小的破剑还护其主了,看你能不能挡住我这一击”“星云水剑术”那个人手里不断结印,并喊出了这句话。“糟糕,烈火属火,水克火。烈火小心”有一道像云一样的水,在接近目标时变成了一点点小水珠就像星星一

  • 辰星划过的紫色薰衣草之章 找工作(3)

    这古代的集市,也是十分热闹的,跟现代比起来,也是别有一番风味,江婷这里摸摸,那里看看,忙得不亦乐乎,可惜没钱买!-_-看来得找份工作了,做什么比较好呢?“让开!让开!”“快点让开”闻声,便看见一大拨官兵冲了过来,也不管前面是否有人,很是霸道,还弄伤了人,这世道。“这是什么情况啊,他们没看到前面有人啊

  • 都市之神级鉴定术在线阅读第6章

    朗姆洛来找巴基的理由很简单。前东家九头蛇倒闭之后,不少痛恨复仇者联盟的原九头蛇佣兵们聚集在一起,决定给他们一些颜色瞧瞧,而朗姆洛作为之前优秀的作战队长,他理所当然地被这些佣兵着重邀请参加一起搞事。出于一个反派的职业素养,朗姆洛答应了。他仍然没忘记几年前因为美国队长的间接原因,导致他差点被神盾局航空母

  • 她不一样在线阅读第四章

    宋阮低下头,怔怔地看着那枚玉佩,上面雕工很精致,只是大概时间有些久了,所以棱角都有些模糊。宋阅像是看出了他脸上的疑惑一般,还算耐心地解释道,“这是大娘的嫁妆,你小时候贪玩儿,说喜欢这个,大娘就把这个给你了。”“那我为何会把它丢了?”宋阮珍惜地抚摸着那块温热的玉佩,轻声地问。宋阅不答反问,“你真的不记

  • 御兽修仙录辩白

    闭上眼睛休息的结果的就是睡了个安稳觉。江声最后是被一阵敲门声给吵醒的,没有赖床,几乎在听到敲门声的瞬间就条件反射地坐起来了。他翻身下床,穿着拖鞋挪到门口,透过门上的猫眼向外看。然后在发现门外站着的人是陆衍后才慢慢悠悠地开了门。“嗨。”陆衍笑着和他打招呼,露出两颗虎牙,看起来有些没心没肺。可惜江声一时

  • 末仙纪元第3章在线阅读

    在未知空间“x”的内部,失去意识的众人跟随着孤寂号往一个未知的方向漂流着,前方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伴随着“轰隆”的一声巨响,不远处传来了一丝光明,那似乎是“x”的一个破洞……眼前那耀眼的光芒不能使得他们醒来,转而一个个的钻进了那个破洞里去了;就连孤寂这大块头也轻松的挤了过

  • 致命娇妻:高冷穆少请小心第二章在线阅读

    张尽桉揉了把脸:“怎么了?”李强:“刚刚和小周了解了下,有个综艺邀请你去,你想去么?”张尽桉摇头:“不了,你知道我对综艺不感冒。”“我知道,我只是走个流程而已,”李强打开微信给小周发消息,“不过我还是想说一句,我觉得像你这样的,在综艺上应该挺吃得开。即使是真人秀,但也有秀字,所以大家都对真实一点的演

  • 玄幻之最强魔神第三章在线阅读

    额。怎么说好呢,刚刚还满怀期待地想拿来初始小精灵和图鉴,开始踏上冒险旅程的说。都怪博士你说了太多让我热血沸腾的话了,这种反差让现在的我很失落啊“那那我该这么办才好啊?”“这个你不用担心。其实,我把精灵和图鉴交给我靠谱的助手了。两年前,她曾经和现在的你一样,拿起精灵图鉴开始了冒险旅程。”“两年前的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