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过路危桥第五章在线阅读

作者:烏夜啼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就在他晒得暖洋洋的差点又睡过去的时候,他爹娘来了,看来是已经定下了,眯着眼睛等他们靠近。

“要不等晚上再跟笙儿说吧?”这是他娘的声音。

“早说能让笙儿早点想通。”这是他爹。

“造孽哦,早知道就不在那天去天南寺了,怎么偏偏就遇到老夫人了呢,怪我多嘴。”这下不怕小儿子因为娶亲忽略娘了,这下直接连儿子都要不是自己家的了,心酸呐。

“夫人别自责了,谁能想到这事呢,当是笙儿的命了。”

“老爷。”声音哀怨得庄筱笙想干脆现在睁眼算了,你们到底是来说事的还是来虐待单身狗的?

“咳,夫人,笙儿最听你的话了,你去说吧。”

“你怎么不去!”

“夫人你去。”

算了算了,庄筱笙睁开眼,无奈道:“爹、娘,有什么事吗?”早上吃得很饱了,不需要狗粮加餐。

两老被他突然醒来吓了一跳,庄老爷不自在的笑了笑,“呵呵,笙儿啊,你娘有点事跟你说。”说完这话他爹小声惊呼了一声。“啊!”

“憋着。”一个眼刀飞过去。

目测他娘踩的这一脚有点疼。“爹、娘,坐下说吧。”

两人坐下,他爹默默不说话就看自己夫人,然后他娘揪了揪手帕,“笙儿啊,你也二十了,可曾有意中人啊?”

庄筱笙摇头,“未曾。”原主好像也没有,只有一个幻想中的梦中情人什么的不算。

庄夫人松了口,没有意中人的话这事说起来能减轻一点压力,“是这样的,今早将军府的老夫人带着个媒婆过来了,说是准备给将军再说门亲事。”说到这她小心看了下小儿子的脸色,没有变化,“对了生辰八字后和你的十分相配。”很好,儿子还没有变脸色,“老夫人说你要是没有意见就挑选日子过来下聘,笙儿你怎么看?”其实他们都知道,所谓的看看庄筱笙有没有意见也只是起到个打招呼的作用,决定权并不在他们手上。

虽然之前安康已经提醒过了,但是真正确定后庄筱笙还是挺无奈的,不管对方是不是传闻中的罗刹面孔克妻命,即使他再不想嫁也得嫁,这关系到他们一大家子。

庄夫人和老爷对视两眼,看到庄筱笙一直不说话也没表情的脸,心中一跳,庄夫人赶紧攥住他小儿子的手,还好没有犯凉,紧张地说,“笙儿,笙儿,你要是不愿意,娘再想办法,你别生气。”办法是想出来的,即使她再不相信那位将军的克妻命,但是要用她儿子去证实,她一万个不愿意。

庄筱笙被他娘晃得回过神来,听清她说什之后笑道,“没事,我没有不愿意。”他刚才只是在想把夜探这事提前,首先得把将军府的位置和布防弄清楚,看来这几天还是要再出去几趟。

庄老爷看着小儿子的笑容觉得有点心疼,怪他没出息,只是个小商户,没个一官半职的连一点反抗的权利都没有,拍拍儿子单薄的肩膀,这大病一场好不容易开朗些了,别为了这事又伤了身。

“儿子,别勉强,要是真的不愿意,拼尽我这条老命也帮你把这婚事给推了。”说着突然想起自己二儿子还在南边,“你二哥也是在将军旗下的,我让他帮忙打探下。”

庄筱笙哭笑不得,无奈的拍拍他爹搭在肩上的手,“爹,你多虑了,我没有勉强,二哥在军中好好的,也为了这事让他担心。”而且他怕他那个耿直的二哥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影响前途。

为了安抚两位的心,庄筱笙无奈而真诚地又带点小担心地对他们说,“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没有跟你们说。”表情特别为难。

庄夫人让他放心说,有什么事他们一起解决。

庄筱笙微微低头做出不敢看他们的样子,声音放低说,“其实我,我一直都不喜欢姑娘。”我喜欢蓝孩子,还是身高腿长特有料辣种蓝孩子。

虽然他的声音说到后面几乎听不见,但是因为两位靠得很近,而且还是集中精神地听小儿子的苦恼,这一句话他们都听得非常清晰,两位也愣住了,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不喜欢姑娘,是个不走大流的断袖?这......

庄夫人虽然非常想要个贴心的小女儿,但是从来没有想过把小儿子变成姑娘啊,还是嫁出去那种。

“你老实跟娘说,是不是因为今天这事才这么说的。”庄夫人坐直身子,严肃地问。

“没有,是真的。”硬生生把脸给憋红了,眼神躲闪不敢看他娘,“我是从16岁的时候发现这事的,一个意外。”说到意外的时候脸更红了,显然是什么不耻于口的意外。

原主:我不是,我没有,别胡说,你特喵给我闭嘴,死了都不让人安生!本公子喜欢仙女姐姐,袖子好得很,打死不断。

在旁边的两人不知道脑补了什么不好的事,脸色铁青,看到儿子还红着的脸,他们也不能说什么,自家玉白菜就要被别家猪给拱了,谁还能高兴得起来。

庄筱笙看到两位突然不好的脸色,自己脸上的红晕褪去瞬间苍白,攥住他们两的手,“爹娘你们别生气,我,我......”着急得说不出话了。

“笙儿别担心,爹娘没有怪你,深呼吸,别紧张。”庄夫人看到他这样连忙让自家相公给他抚胸口顺气,“我们只是太惊讶,没有怪你的意思,放松放松。”

庄老爷边给他顺气说,“就是,笙儿,我们只是突然听到这个消息有些没缓过来,你别多想,我和你娘都尊重你的意思,你喜欢就好。”

小儿子从小就拖着一副病恹恹的身体,小时候别的小孩子上房揭瓦的时候,他只能躺在床上忍受着身体的疼痛,长大后别人家的孩子开始外出闯荡结交知己红颜,自家儿子乖乖的在院子里喝药调养身体,通过杂记了解外界的精彩,他们每每过去看到笙儿在院子的椅子上靠着望向墙外都一阵心疼,恨不得把全世界的东西都捧到他眼前。

不喜欢姑娘没有什么,两位咬牙在心里想,即使不喜欢人他们都能接受,只要笙儿能开心就好。

要是庄筱笙知道他爹娘心里在想什么的话肯定得拍手惊讶,喜欢的不是人都能接受,不过他还没有那么重口。

两位陪着他又谈了一会,走之前还让见到安康让他去找他们一下。

安康从书房出来的时候,庄筱笙脸上的红晕还没有完全褪下去,躺在摇椅上一副在世界之外的模样,和红衣相映衬着格外迷人,但是安康的注意力明显不在这,他紧张的用手背贴上去,没发烧啊,“公子你怎么了,要不要叫个大夫来看看?”

庄筱笙端着茶杯慢悠悠的喝了一口,意味深长的望天,“我只是在想,国家欠我一座奥斯卡啊。”感慨够了对安康说,“爹娘刚才过来了,让你去找他们。”

安康顿时紧张起来,“公子知道是什么事吗?”

“不知道,过去就知道了,去吧,给你准备茶水等你回来。”摇椅嘎吱嘎吱地响着。

往外走的安康心里琢磨着不会是自己帮着公子翻墙出去的事被发现了吧,想到这腿就有点发软。

躺够了的庄筱笙看到院子里没有人在就起来打了一套拳,过去的几天适应了之后,睡眠质量大大上升了,不用再担心睡着的时候冒出那个仇家把他咔嚓了,然后尽是吃了睡睡了吃,都没有活动筋骨,全身都是懒筋。

一套拳耍下来,全身酸软,这几天他发现这个身体别的大毛病是没有,就是白斩鸡一样的身材要着手开始改变一下了。

一副苦脸回来的安康哀怨地望着他家还眯眼赖在摇椅上的公子,被这样的视线盯着,死人都要盯活了,懒洋洋地睁眼,“怎么了,昨天的事被发现了?”

安康摇摇头,仍然很哀怨地看他。

“有话就说,还是说你家公子我太迷人了,你有点情不自禁?来。”说着张开手臂,意思给你抱一下。

安康对于公子的玩笑有点羞恼,“公子!你从16岁开始发现自己不喜欢姑娘还让我找那些痴男怨女的书干嘛?”

“这不是看你挺喜欢的吗?”庄筱笙眼睛带笑地看他。

“我没有!”

“好好好,你没有。”说是这么说,但庄筱笙脸上的表情明显就是:我知道你喜欢但不好意思说,我懂。

恼羞成怒的安康一把把桌上倒给他的茶水喝了,“还有,我,我没有......”安康脸慢慢红了起来。

“你没有什么?”茶他已经喝够了,摩挲着茶杯玩着。

“我没有买过春、春、春宫图给您,还、还是那样的。”结结巴巴地说到春宫图地安康脸红得像是能滴血。

庄筱笙笑意更浓,“哦?我可没说你买了。”只能说他娘的想象力有点丰富,“哦对了,下次给我买几本来,我还真没有看过,记得,是那样的。”庄筱笙坏笑,这古代的春宫图和现代相比有什么区别他真有点感兴趣。

“公子你、你、你怎么这样!”

“我怎么样了,又不是小孩子,看看怎么了,你有想买的也可以买,钱我出。”可以说非常理直气壮了。

庄筱笙觉得今天这事对两老的刺激有点大,他们可能需要静静,今天应该不会再过来见他了。

同样的墙下。

“给你带好吃的,安康乖啊。”说完就窜了出去。

安康觉得自家公子翻墙的动作都利索多了,左右看看无人,赶紧回院子守着,自从知道公子准备晚上还要溜出去后,相比起来这白天出去还安心一些。

延伸阅读

航天养生酒业加盟  http://www.visionovervisibility.com/ngb1.shtml
航天养生酒业是一个集科研、生产、经营、咨询、服务为一体的高科技综合公司,同时拥有养生

鸿瑞堂筋骨养护加盟  http://www.visionovervisibility.com/g327.shtml
鸿瑞堂-筋骨养护根据中医“痛则不通,痛则不通”的思想,提炼出“通、补、调”的康复养生

草木年华加盟  http://www.visionovervisibility.com/br9a.shtml
草木年华加盟详情北京中盛佳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经销批发、招商代理的有限责任公司

长福珠宝加盟  http://www.visionovervisibility.com/bj6a.shtml
长福珠宝招商_长福珠宝连锁_长福珠宝加盟费_公司简介香港长福珠宝集研发、设计、生产、

博文智星加盟  http://www.visionovervisibility.com/gw1h.shtml
北京博文智星国内外全脑教育机构,位于北京都师范大学校内,是专职从事教育加盟幼儿加盟潜

衣绣千美加盟  http://www.visionovervisibility.com/x0wh.shtml
衣绣千美孕妇装总部是孕妇装、羽绒服、棉服夹克、连衣裙、T恤衫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

金祥毛绒玩具加盟  http://www.visionovervisibility.com/yhyg.shtml
金祥毛绒玩具积累了多年专门生产毛、布绒玩具的经验。并拥有一批高素质的技术人员和管理人

金至福珠宝加盟  http://www.visionovervisibility.com/shew.shtml
金至福珠宝始创于1988年,是一家集珠宝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品牌运营、连锁加盟、批发

第9星球VR体验店加盟  http://www.visionovervisibility.com/6rba.shtml
第9星球VR体验店的原理和我们的眼睛类似,两个透镜相当于眼睛,但远没有人眼“智能”。

讯拓科盛加盟  http://www.visionovervisibility.com/d4im.shtml
深圳市讯拓科盛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及销售为一体的高新科技GPS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烈火天绝第3章在线阅读

    咖啡的清香缭绕在鼻尖,独一无二的奶香味为咖啡冻锦上添花,轻轻地将一小勺咖啡冻送入口中,Q弹的触感从舌尖蔓延到心口,动人地挑拨着我的心弦。嗯,虽然对于我来说还没有至高美味那么夸张,但是的确很好吃。当我刚抬头正打算开口,就被齐木的幸福表情给惊到了。齐木眯着眼睛享受着,缓慢咀嚼品尝的嘴巴像猫咪一样,乍一看

  • 中师那些事儿在线阅读第三章

    “老?我才……”青弦蹙眉。正在此时,赵无延却掐指一算,狠狠的拍了下他自己的大腿,“糟了!出事了!那丫头要跳轮回井。”“倒是个烈性子!”青弦欣赏的呢喃了一句。方才没有看清那姑娘的样貌倒是可惜了,拦住赵无延,“你就别再去闹腾了,还是我去吧。”若是让他去,不知道又会闹腾成什么样,那群人应当也是偷偷来鬼界,

  • 枕上书之一世长安之第十章(10)

    孟甜甜:“谢…谢同学,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谢凉双手放在后脑勺上,整个人懒洋洋地往座椅上一躺,摆出了专有的“富人瘫”姿势。谢凉:“不用谢。”孟甜甜愣:“我又没同你道谢?”谢凉:“你刚才不是说谢谢同学吗?”孟甜甜:“额…好冷……”谢凉:“你瞧,这才叫开玩笑。”算是回答了孟甜甜一开始的问题。但孟甜甜总觉

  • 最强系统管理员在线阅读第六章

    第六章铁砂掌“小子,你也不必用激将法激我,老夫身为这天地之间最为强大的剑灵,身上的宝贝自然不少,不过那些东西都不是你一个淬体四重天的小子可以接触的。”剑灵也是苦笑着说道。“剑灵是什么?比之脱凡之境的强者如何?”叶惊天显然也是第一次听说剑灵这个称呼,连忙问道。“滚犊子,脱凡之境那种渣渣般的存在,你也拿

  • 给大佬递烟第九章在线阅读

    金刚不坏神功,被尊为最强防御。这个,可是少林的第一绝学啊。只不过锋芒,被易筋经和洗髓经给遮盖了而已。金刚不坏体大成之后,可以说是坚.硬无比,万毒不侵。尤其是像玄宗这样的大成,不仅仅是在防御上,连力量上都发生了蜕变。连续一个晚上的时间,玄宗都沉浸在变强的喜悦中。一直到了第二天。郭靖看见他顶着两个黑眼圈

  • 女主身为蛇精病在线阅读第五节

    “噢!”张佳敏微微张了张嘴,意思意思吃惊了一下,“那么,意思是我不用担心在解密的时候再被一个老女人背后捅刀子了?”说完,她不动声色的看了杨青一眼。优天看着杨青,他并没有因为这个消息而有任何过激反应,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这实在是太有趣了,不论是田雅雅在开始表现出的热情慈祥,还是杨青现在有

  • 第七赛季[全职高手]在线阅读第4章

    杨小晚家是农村的,家里有一个哥哥,也在北京上班,已经结婚了,还有一个小孩,爸妈为了哥哥结婚已经花光了老两口这些年的所有积蓄。为了不让爸妈再为自己操心,再为自己拿第一个月的房租钱,杨小晚毕业之后住到了她哥租的房子里,一个40多平的开间,住着她哥、她嫂子,她妈和她侄女,妈妈来北京帮忙带孩子,每天上下班就

  • 我从道界来在线阅读第2章

    从医院里出来,萧雨彤想着医生怪异的目光,神情也颇为无奈。她的身体非常健康,别说大病,连点小毛病都没有。既然解释不了她突然间的头痛症状,那就只有用身体还没有彻底融合来安慰自己。要不然谁来解释这个异状?叮叮叮!叮叮叮!电话响了。萧雨彤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名字——小心肝。噗!手里的奶茶就这样喷了出来。“艹。”

  • 十三皇子在线阅读第2节

    第三章兄弟太一修道无岁月、瞬间已万年。在这万载修炼中,帝俊终于是将修为提升到太乙金仙初期。但在帝俊突破没有多久,就看见天空劫云滚滚而来,却是帝俊三足金乌的化形天劫来了。天道之下,天劫分为三六九等,帝俊本体三足金乌的跟脚资质不凡,渡的劫乃是九九玄天天劫。天空之中的劫云蕴量了百年后,终于一道水桶粗的劫雷

  • 道君策第四章在线阅读

    “陆磊,我恨你!”柳雪紧紧攥住领口,俏容梨花带雨。“柳雪,我是被他陷害的,就像五年前一样!”陆磊的脸颊微微刺痛。比起脸上的痛,更痛的,是他的心。为什么会成了这样。他只是想来看看青梅竹马的女孩,为什么会又一次重蹈覆辙?“你够了!”柳雪崩溃般大喊道,“你当我是瞎子吗?你做了什么,别人不清楚,难道我也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