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四爷笑一个之鲜血与蜕变(3)

作者:兰朵朵 来源:红袖添香

徐姝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直到死后,她也仍旧没有这么想过。但无论如何,这件事已经变成了现实。

她,被裕国公府害死的徐姝变成了裕国公府的庶长女——闵幼株。

醒来前后的画面不断地在脑海里闪现,她猜了半天,除了那个能看到鬼的小姑娘外,便是那只奇怪的金色虫子了。

但无论是哪个帮她还了魂,助她重回世间,她都由衷地表示感谢。

鬼有太多的无力和绝望,但人能做的事还有很多,不是吗?辱她之仇不敢忘,夺母之恨更是犹记心间!

望着那辆带着裕国公府标记的马车缓缓驶来,闵幼株狠狠地将指甲刺进了手心!

今日随行来接闵幼株的只一个尚未留头的小丫鬟并一个车夫。对裕国公府来说,实在是寒酸得紧。

但闵幼株却不以为意,而是面无表情地上了马车。

闵氏幼株,一个洗脚丫鬟生的女儿。裕国公连通房的名义都未给她,便在她生产后直接将她打发去了庄子上。被破了身,又有了孩子,外加不得主子看重,这样的女人又如何能有好下场?

闵幼株的亲娘茯苓在庄子上苦熬了十年后,终于还是拖着病体去了。只留下一个瘦弱的女儿被庄子上的仆妇们欺负。

那女孩儿也是个心性高的主儿,连番受辱后,投了缳。却不想国公府在此时想起了这个女儿,于是才有了今日接人的这一幕。

车帘落下之际,闵幼株望着那几个卑躬屈膝的仆妇,闭上双目心里暗暗想道:

我既用了她的身子,这个仇总会帮她报的。不急……一切都不急。你们且等着吧!

旁边那个小丫鬟只在闵幼株上马车的时候,扶了她一把。其余的时候都是默不作声地待在一旁。闵幼株看见她,便想起了自己陪嫁的那几个丫鬟。

世人都道人走茶凉,果然不错。

那几个丫鬟听说她暴毙了,只伤心了一会儿,便找门路的找门路,回徐府的回徐府。顷刻间,裕国公府便再也没了徐府的人。

罢了,父亲如今都忘了她,又如何能苛责几个丫鬟呢?闵幼株想着便移开了目光,再也不看那丫鬟了。

两人一路相安无事地到了裕国公府。待行至正门,马车却一拐弯又行驶了一段。

闵幼株从那几个仆妇的嘴里了解到国公府对这个女儿的不待见,却也想不到如此轻慢。

庶女不是姨娘,也是正经主子,竟连正门都进不了。既然如此,又为何会急匆匆地把她接回来呢?

马车拐到偏门,车夫放下了脚踏,闵幼株在小丫鬟的搀扶下走了下来。她抬头望着裕国公府的偏门,眼珠一阵颤动,那夜的耻辱瞬间又回到了眼前。

粗糙的手指,尖锐的刺痛,猛烈的撞击!裕国公闵琨!杖毙了她的廖氏!还有那些冷血无情的嘴脸。

你们可想过就算下了地狱,恶鬼也是能爬出来的!

小丫鬟似感觉到了闵幼株的颤抖,她悄悄拉了拉她的衣袖。却不想闵幼株“唰”地一下回过了头!

四目相对,小丫鬟顿觉头皮一紧,慌忙错开了目光。

这是怎样一双怨毒的眼睛!这位小姐莫非恨着裕国公府?如此,接她来,究竟是对还是不对呢?

没等小丫鬟停下来细想,闵幼株敛下双目淡淡说道:“进去吧。”

“是,小姐……”

两人一路畅通无阻地到了裕国公府的后院,正打算去廖氏那里请安。却不想拐弯之际,听到了一阵吵闹之声。

待走近了,闵幼株才看清了前面的那一群人。

只见视线的前方,一个打扮富贵的四、五岁孩童,正骑在一个小厮身上,旁若无人地用柳枝抽打着他,四周则围着其他小厮拍掌叫好。

小厮爬得慢他要抽,爬得快他也要抽,最后索性什么都不管了,只拿着柳枝以抽打人为乐。

小厮的脸上、手上都已经划开了好几道口子,他呲着牙,满脸忍耐。那孩童却高举着柳枝在他背上哈哈大笑。

稚嫩的笑声,张狂的嘴脸,竟奇异地和裕国公闵琨那张恶心的脸重合在了一起,闵幼株当即握紧了双手。

不知是不是因为闵幼株的目光太过灼热,那个孩童似有所感地转过了头。当他注意到闵幼株的存在时,双眼一亮,仿佛找到了新玩具般!

“又来一个妖孽!速速受死!”说罢,竟下了小厮的身,朝她冲杀了过来。

闵幼株瞳孔一缩,抬手便接住那孩童的柳枝。却不想他的身手非常灵活,见闵幼株抓住了他的柳枝,竟直接拿头撞向了她的肚子!

闵幼株也不过是个十一岁的女孩儿,哪经得住这样一撞,当即便倒在了地上。

“嘶!”感觉到了手心的疼痛,闵幼株想着肯定是破皮了。

却不想抬起手时,有一只深褐色长着尖刺的虫子刺在了她的手心。血顺着虫身上的尖刺流入了它的躯体。闵幼株有些厌恶,刚打算甩开它,却不妨那孩童又要撞过来。

两人推拉之际,那只染着鲜血的虫子竟爬出了她的手心,粘到了孩童的肩上。

接着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那只虫子没爬几步,突然便停下开始褪壳。壳身下,原本的深褐色变成了红褐色,头上的尖刺也瞬间拔长,待褪去外壳。它“咻!”地一下便钻进了孩童的耳朵里!

那一瞬间,闵幼株的心口一震,一种奇怪的共鸣感弥漫在了心间。她喃喃说道:“放开我……”

原本正欲去掏耳朵的孩童突然神情一滞,接着目光空洞地放开了她。

闵幼株觉得怪异,又试探地说道:“离我远点儿……”孩童果真又退开了好几步。

刚刚被孩童抽打着的小厮见此,大着胆子上前问道:“孙少爷?”

孙少爷……原来他就是裕国公如今唯一的孙子,世子和世子夫人所出的嫡子——闵佑生。

闵幼株敛下双目,捂住了被刺破的手心。

虽不知他为何会听自己的话,但仇人之孙犹在眼前,不做些什么岂不是对不起这个机会?

稚子……稚子又如何!昔日那个温和柔顺的徐姝早就被杀死了,如今站在这里的不过是个披着活人外衣的恶鬼罢了。

既如此,又何必虚伪地还保留着所谓的人性呢?闵佑生,怪只怪你投胎在了裕国公府,且为你长辈们做下的恶生受着吧!

闵幼株借着小丫鬟的搀扶,勉强站了起来。而边上的闵佑生依旧目光呆滞地站在一旁。

闵幼株缓缓勾起嘴角,靠近他耳边说道:“用那柳枝抽自己一百下!然后跳到旁边的小湖里。”

说罢,也不等他的反应,便携着小丫鬟离去了。

身后,隐隐约约传来了“啪啪啪……”的抽打声。小丫鬟只以为是孙少爷又去抽打小厮了,却没想他是在自己抽打自己……

裕国公府非常大,主仆二人又走了一盏茶的工夫,才到了廖氏的院子——畅和园。

畅和园外正有几个穿戴得体的丫鬟在廊下待命,见她们来了,便上前询问。

小丫鬟忙把闵幼株的身份和她们的来意说了。丫鬟们互望了一眼,便让闵幼株在外面等着,她们中抽出一人进去通传。

闵幼株自始至终都低着头,脸上也分外平静。但如果有细心的人去看她的双手,便会发现她的指甲已经紧紧扣住了手背,直到红痕显现,依旧没有松开。

平静的外表下,闵幼株的心口在激烈地跳动着。

死前廖氏那冷漠嘲讽的视线她至今没有忘记。她看不起她!她凭什么?!是她的丈夫做下错事,她却仿佛在说错的是她!

当那名去通传的丫鬟出来时,闵幼株差点收不住脸上的恨意。

“大小姐,太太让您进去呢。”丫鬟虽叫着“大小姐”,但脸上却并没有多少敬意。闵幼株深吸了一口气,望着黑洞洞的门口,抬脚走了进去。

屋里,廖氏正慵懒地品着香茶。见闵幼株进来了,抬起散漫的目光,幽幽地望着她说道:“抬起头来……”

闵幼株闭了闭双目,缓缓抬起了头。

四目相对,一人嘴角微勾,一人面露惶恐。

廖氏满意地笑了笑,刚打算说什么,却不想屋外的丫鬟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

“太太……太太……不好了!孙少爷掉湖里了!”

廖氏嘴边的笑僵住了,接着神色慌乱地跑了出去。而她的身后,原本满脸慌张的闵幼株却眯起了双眼,缓缓地笑了起来……

延伸阅读

绮梦加盟  http://www.edenmedispa.com/d507.shtml
青岛亿佰隆昌商贸有限公司位于滨海城市---青岛,公司自成立以来,依托青岛得天独厚的自

诺笙加盟  http://www.edenmedispa.com/y6kq.shtml
诺笙童装是淮安经济技术开发区诺昇服装厂经销服饰,总部批发的童装、儿童服饰等大卖消费者

静唯爱加盟  http://www.edenmedispa.com/ap50.shtml
静唯爱毛绒公仔总部主营的是家居拖鞋、毛绒公仔、腰靠、颈枕、家具拖鞋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

青瓷加盟  http://www.edenmedispa.com/pakk.shtml
暂无

御木堂加盟  http://www.edenmedispa.com/dt0s.shtml
御木堂工艺品主营红木工艺品、佛珠手串、紫檀手串、花梨手串、红木礼品、时尚饰品、金刚菩

洛北商城+建站加盟  http://www.edenmedispa.com/gfk3.shtml
商城个人网店入驻、公司网店入驻;企业网站、公司网站、个人网站、商城、网店网站建设

福尔昌丝网制品加盟  http://www.edenmedispa.com/gh8d.shtml
福尔昌丝网制品位于中外闻名的丝网之乡——河北省安平县,交通十分便利。我公司生产各类护

蜀小匠牛排火锅加盟  http://www.edenmedispa.com/chq.shtml
蜀小匠牛排火锅品牌已有二十多年的经营史,是全国著名的品牌,中国名火锅、十佳名火锅,自

梵卡男装加盟  http://www.edenmedispa.com/xiuc.shtml
梵卡男装前身为海宁迪诺卡特服饰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二少一一年初更名为“梵卡服

果多果加盟  http://www.edenmedispa.com/ddb.shtml
水果店行业越来越火,很多人正是捉住果多果合作这样一个机遇,最终过上幸福美满的日子。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巨蟒到巨龙旭凤中招

    “哎姐,你帮忙也种一点吧,我觉得越多穷奇就有越大可能性出来。”锦觅几人来到穷奇所在山洞外,锦觅觉得以自身的灵力可能弄不了太多,一把拽住彼岸让她帮忙。“啧,你呀。”彼岸也知道锦觅灵力不够,自己用些灵力种灵芝还是够的。“想不到你们两个妞还会这个呀……”一位胖乎乎的世子刚刚开口,彼岸就幻化出了一把匕首放在

  • LOL:我是新英雄之[emoji同情]初显倪端(捉虫)(3)

    之后的路程非常顺利,顺利到近乎不可思议的地步。途中除了一期一振昙花一现般的出现,以及加州清光异常热情的介绍完毕就神隐后,便再也没有其他付丧神出现——亦或者是袭击。什么也没有,安安静静,平平淡淡,如果不是先前亲手驱逐了那恶心人的灵气,审神者估计也会错认这只是一个比其他本丸来说较为安静……好吧,普通本丸

  • 柯哀之等待的守护之入学(1)

    经过一晚上大雨的洗涤,S市摆脱了一往的炎热,细细的微风拂过树梢,带来了一点凉爽。天空湛蓝湛蓝的,缥缈的白云像一层纱,装饰着天空。与天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房间里暗沉沉的,只有紧闭的窗帘透进淡淡的微光。暗沉的房间里,女孩的皮肤白的发亮,齐腰的长发随意的被她绑在脑后,薄薄的的刘海下是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唇

  • 何必当初之脱衣服!

    顾宸寒握着顾潇潇的手微微一用力。顾潇潇疼的一下子松了手,手里的沙包就这样掉在了顾宸寒的手里。顾宸寒直接走到了江战心的面前,将湿淋淋的她从地上拽了起来。沙包直接塞到她手里。“她怎么打你的,你,打回去。”江战心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顾宸寒直接推了出去。“江战心……我警告你,你要是敢用沙包砸我,我一定会报复

  • 入世僵师在线阅读第6节

    冰冷又酥麻的触感,让洛青栀想到了毒蛇的芯子,她颤抖着身体,害怕地一句话说不出来。“洛青栀,只要我顾明轩想,随时可以要了你!谈那些条件,已经是我的让步,不要贪心,知道么?”顾明轩的手指停在洛青栀的下巴上,那张硬朗英俊的脸,正在一寸一寸地逼近她。“……”直到此时,洛青栀才知道,面前这个喜怒无常又危险无比

  • 一世之锋在线阅读第9章

    正文:一阵骚乱,他已经消失在了前台接待小姐姐的眼前。医院长廊很宽敞,乳白色的瓷砖铺满了地面,反射出微弱的白光,易倾凡跑在上面动静很大。毕竟是市中心医院,人多繁杂吵闹声,争吵声,即使长廊很宽敞也显得很拥挤。“你瞎啊!撞到我了。”“这人怎么这样,一点素质都没有。”“这里是医院啊,人那么多,也不怕把人撞个

  • 镇圭在线阅读第10章

    海边的小屋。“老头子,把青木刀藏哪了!快交出来。”一个打手手持刀子在老者脸上比划着,某大佬跟手下使了个眼色,“啊!杀了我,我也不会把青木刀给你!”老者说完,打手毫不客气地砍断老者一根手指,老者痛苦地叫着!“现在我不会杀你,但我会慢慢地折磨死你,对了,还有你那个漂亮的孙女,真是可惜了!”某大佬丢了他手

  • [刺客伍六七]今天成为首席了吗第7章在线阅读

    萧凡揉揉生疼的胳膊,对面的这几个家伙虽不认识,但是穿黄色道袍的那就是玄炎堂的弟子。萧凡虽心中有气,初来匝道也不想惹麻烦,懒得搭理他们,转身要走。没想到玄炎堂的几个弟子到不干了。撞人那个冲过来一把将萧凡的后领抓住了,叫嚣道:“撞了人连句话都不说,这就想走?”萧凡本就一肚子气,现在又被那道童把衣领子给拽

  • 无限之无上霸业在线阅读第十节

    许倾没想到她会向他提出这种要求。他把她的手放开,双手插在口袋里陷入沉思中。当她哥?以后一见面她就亲昵地喊他哥,想想就觉得一阵恶寒,他觉得不能接受这么大跳跃性——还不如她凶巴巴地指名道姓地喊他心里才痛快点。“我不想当你哥。”他不容置喙的口吻说:“你别想一有麻烦事就找我替你摆平。”“你以为我想利用你?”

  • 于天娇的异世生活[穿书]在线阅读第6章

    “你以前练过?”张华云随口问了一句。苏阳不好解释系统的事情,只好随口敷衍道:“算是吧。”张华云还想接着问,不过因为现场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也就没有再理会了。来到警局后,苏阳被单独安排在一个房间里。至于戚燕儿则是和张华云来到另一个房间。“小戚,你确定真的是他一个人打倒三个劫匪的?”张华云还是有些半信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