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豪门女配不喜欢霸总在线阅读第六节

作者:卷耳鱼 来源:晋江文学城

时间过得虽慢,却实是不长,很快便入了夏,相熟的各家人家也皆发了初夏宴的请帖。不过今年却实有些不同,因着任家竟也收到了吕家的帖子。

吕家是平遥的三大家族之一,这其余两家分别是聂家和刁家,却只吕家子弟却是出了名的谦谦君子,平易近人。举个例,便是寻常联姻,聂氏和刁氏向来只会往门当户对的、或是高门第娶,而吕氏却隔几年偶尔也有两三个嫡出子弟娶了小家族的闺女。

故而在平遥那些个不出众的或是新贵家族看来,吕家却是一块进入上流社会最好的敲门砖,若是幸运的,直接结为亲家,从此深根,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今年任府也收到了吕家的请帖,任老爷自然喜不自胜,这自然是近两年他经营得当的原因,不然任家怎能这么快入了平遥世代扎根的大家族的眼?

原本任豪只打算带嫡妻嫡女去的,倒不是他对任想容的疼爱有所减少,只是到底门当户对的人家也就罢了,若是这种大家族的席面,何苦叫任想容也去遭这罪?

只明玉听了却是不依,任想容十岁不满,便长了一张花容月貌的脸蛋,若是真能给大家夫人瞧上,定了亲比甚么都强。况且想容会撒娇又识趣儿,便是没机会给人瞧上,同几个大家小姐做了手帕交也是好的。

明玉这辈子是没机会堂堂正正坐在宴席上当个优雅贵妇人了,可是她女儿想容可以,这样的机会也不多,怎么能让路氏和任丰年占了?她们便不能分一杯羹了?都是女儿,哪有这样偏心的道理!

见了任豪只娇滴滴的绞了绸帕子落泪,她瞧着多愁善感,哭起来也梨花带雨:“老爷何苦解释这许多?我便知道,我的容儿只是个庶出女儿,怎么也不配同大小姐一道的。只心里怕容儿多想了,往日里哪家席面她不去的?这下倒好,大小姐来了,反倒没挨上。妾身只害怕不利于她们姐妹和睦,又怕容儿难过……老爷……”

任豪被她哭的心里郁闷,他又不是个傻子!这左一个“庶出”右一个“不配”的,便知明玉是在吃味儿。她自己可能意识不到,只任豪自己也是庶出,他才是最讨厌别人议论嫡庶的!又怎么会因为庶出瞧不上小女儿?

任豪甩甩袖子,皱了浓黑的眉:“不带想容去是怕她应付不了!你没去过正经的宴,自然不晓得那些门道!”

他又想解释两句是为了想容好,可瞧着明玉那样儿便闭了口,同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妾室解释那许多有甚么用!

再不搭理哭啼啼的美娇娘,任豪心烦着便去了路氏那儿。

路氏拿了枸杞凉茶,知晓他爱喝稍稍甜口的,便又添上一勺槐花蜜。

她听了任豪的话便露了丝笑意:“想容年纪不如阿辞大,老爷多疼她些也是有的。这样的宴,咱们这样的新贵人家去了,除了低头老实,也做不了别的,叫孩子去受苦也是没法子。妾身以为,这宴席贵人多,去了最大的好处便是在旁人眼里升了地位,再多便是搭上几根线罢了。”

任豪感叹果然还是妻子知他意,甚么嫁娶之事也不瞧瞧多少年出一桩,指望这个?怎么不去指望天上掉馅饼?!任老爷满意的拍拍路氏的手,当晚又在正院里歇下了。

明玉在府里消息灵通,一早儿知道任豪横竖还是没有带上任想容的意思,心里便空落落的难受,见了女儿进门便拉了她流泪:“容儿啊,姨娘是帮不上你了!你爹的心思全给大房占了!现下竟连大家族的宴席也阻了不让你去!亏他给你打头面聘厨子,到底是不如去吕家宴席有用!你可小心着你那大姐姐!瞧着没心眼脾气怪,可不是最蔫坏的!”

她见任想容神情怨怒,泪花都在眼眶里打转了,还嫌不够嘴上不停:“你爹看着疼你,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也不好说!你可要抓紧些讨好他,莫要等出嫁了连体面的嫁妆也没有!全给大房那个给夺走了去!”

任想容给她讲的难过了半晌,连午膳都没用。明玉知道了也就呶呶嘴,女娃儿要吃那么多饭作甚?瘦些才好看,男人喜欢。

这头任丰年和路氏母女没那么多忧思,知晓要去吕家的宴席,路氏便给任丰年挑好了一整套的头面装扮,不张扬,不过于素净的,不过到底头面衣裳再好看也抵不住穿的人不会处事。

路氏拉了她细细交代:“到了宴上话不必太多,旁人问甚么不卑不亢就是了,咱们家虽不如大多数,可到底也不是没底气,自如就好。”

任丰年心里最烦这些,她知道自己不是说好话的苗子,就怕一个绷不住回头又给路氏抓去禁足,宴席就宴席,吃不好玩儿不好,出去纯受罪!

待到出行那日,任大小姐一身藕荷色缕金百蝶穿花云缎裙,外面罩上浓色暗纹绣芍药丝缎披风,头上简单反绾上一个发髻,戴上一副羊脂白玉头面,皮肤白腻里透着些艳丽,下巴秀丽端庄,杏眼似有灵性的墨玉,倒像是有些长开的样子。任豪瞧了十分满意,到底是路氏这官家女教养出的姑娘,这通身气派也能撑得住。

任想容病了,院子里烧的几味药材从南面借着北风吹到正院里来。任大小姐华服美饰在身,斜靠在榻上,冷笑两声:“出息!”

待出了小院门,带上锥帽。纱帘之后朦胧皎洁的脸庞,不期然对上了身着墨色小厮衣裳的成熟青年,他面容俊美,修长好看的双手正牵着缰绳,深黑的眸子瞧着她,简洁对她一礼。

李琨对上她藏在锥帽细纱后头的一双杏眼,漂亮圆润的眼睛眨了眨,好像会说话:哼!叫花子惯会钻营!

他顿了顿,心里生出一丝异样又压下,只别过脸垂眸修整,心里多了两分轻不可闻的叹息,这小姑娘太不聪明。

李琨认识的女人,不论是良娣、通房、还是宫妃,无一不有颗七窍玲珑心。那些女人生而懂得力气用在甚么地方才最好,其余地方若是无利可图,便不加关注,更无甚所谓。可是任丰年是例外,漂亮的外貌下装了一颗鲁直笨拙的心,总是爱把力气使在喜怒哀乐上,忽略了实际利益。

他面上微凉,收起百无聊赖的心态,不再区分女人们的区别。

有那叫花子在旁,任丰年不知不觉同路氏说的话也少了好些,倒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起来。她盯着车里绸布上的一圈圈水红色花纹,转着杏眼一圈又一圈数着。马车晃两下,她又不知数哪里去了,恼怒的睁大眼,又开始继续心不在焉的数数。

路氏看着闺女这般模样以为她是紧张的,心中柔意顿生,这孩子到底还小呢,从来都是这幅样子,也不见心性儿能长大些,只叫她放心不下,不由轻轻捏捏任丰年的手。

待到了宴上,人还没来太多,任家因着算是地位较低的,少不得要早些来以示尊敬。

进了府门,自有奴仆引了男女各自分开去不同席面上,而任丰年作为未婚小姐,自然与未婚姑娘们坐一桌。

她来得早,便与早早等候的主家姑娘坐在一块儿。吕家姑娘不多,稀稀拉拉两三个罢了,与她坐在一块儿的是个叫吕芙的,面白清秀,瞧着斯斯文文的,话也不多,对着任丰年也只前后说了两三句,便端坐着凝神,揉着绸帕子发呆。

任丰年本以为这姑娘是不善交际,可等过了两炷香,又来了个刁家姑娘,吕芙便奇异的热络起来,话也多了,脸上也多了许多笑意。

任丰年这才愣神觉出,人家这是瞧不上她呢。

任丰年虽然脾气不行,却也不是不看场面的,知道吕芙狗眼瞧人低呢,便也不同她说话,刁家小姐倒是温柔和善的紧,时常发了话头照顾她,叫她不至于太尴尬。

只任丰年没怎么遇见过这样众人皆是文绉绉的场面,心里多有些适应不良。

那吕芙难得偏头看她:“任姑娘是否有些不适呀,我瞧着你话都不多。”

任丰年在外头都是斯斯文文的:“没有的,只是吕姐姐你说的话都十分精彩,我听还来不及呢。”

任小姐的意思很明显,就你话多。

座上有两位年纪小些的都抿了嘴笑。

吕芙挑挑细眉不再多话,又开始同聂家大姑娘搭话了。

在座的几个姑娘都隐约有以聂家姑娘为首的趋势,不为别的,只听闻聂家姑娘在两年前的选秀上,便是皇后娘娘定下的太子良娣,等学好规矩,便要入宫的。

虽则民间隐隐有传闻太子身体虚弱,卧榻许久了怕是熬不过弱冠的,可也从未有被证实过。相反,说储君英明恭谨,励精图治的倒是不少,不好的传言也一再被压下。

任丰年端了花茶细细啜一口,瞧瞧打量聂姑娘的脸蛋。五官不是最精致漂亮,不过胜在长相大气,如金似玉一般金贵高傲,她话不多,可句句旁人皆是附和着的。

不过没多久,聂大小姐便只道自己乏了,叫丫鬟扶着去客房歇息会子。聂小姐过后,终于有零散的几个姑娘也告了乏,各自协了闺房里的朋友一道聚在一起说小话。

任丰年不敢挪动,毕竟她还算有自知之明,任家不是大家族,不敢做的太过了。不过叫她同旁边的吕芙眼对眼的,也是很反胃。

任丰年起身一礼:“小妹匀面净手,去去便会。”众人皆知大约是解手去了,便无人在意。

任丰年缓缓走在吕府的花园里头,席面热闹,这花园却是安静祥和,舒缓了些许焦躁的小情绪,迎着微风解解乏,正深呼吸一口,却听见不远处传来少女清甜柔和的声音。

她小心透过假山瞧两眼,却只瞧见紫衣的聂大小姐在同一个人说话。那人的身影因为有些远,又有假山挡着,瞧不见,只偶尔有低沉的声线传来,虽完全听不清,却叫她觉着有些耳熟,想想却压根儿不记得。

任丰年面无表情的想着,聂大小姐不是要做太子良娣的女人么?怎么同别的男人离得这么近?

算了算了,到底同她有什么关系呀在这儿参和,也不怕回府给路氏打死。

正要回身,便撞上一个高大的身影,顿时后退几步,迅速偏头瞧了来人一眼,赶忙提起裙摆快步走了。那青衣公子倒是啼笑皆非,不过面容却严肃起来。

等到假山后头的男女出来,聂大小姐面色上带着红晕,提着奢华的裙摆,整了整鬓边,小步离开了。吕家大公子倒是面色肃然,皱眉同男子说了几句话:“……是卑下失职……瞧见了,是个穿藕荷色衣裳的少女,戴了白玉头饰……肤色极白……”

那人微微蹙眉,淡淡道:“若是她,便不必多管。”

他想了想,低沉的嗓音又添上一句:“看住她,不要叫她乱跑。”任丰年乱跑的能力他不是没见过,丝毫没有闺秀作风,一路从正院啪嗒啪嗒能跑到北方荒院,现下这吕府,还是不能让她坏事儿。

吕大公子很懂的立马承诺下,在他看来,殿下很少有会在意的女人,今儿这是头一个。便是对之前的聂家小姐,殿下也十分冷淡,那这位叫他既信任又维护的姑娘,或许有些特殊。

要是殿下知道吕公子内心的一连串推测,只会寡淡说句:“想太多,多读书罢。”

延伸阅读

福美多便利店加盟  http://www.hcp-insurance.com/05n.shtml
福美多便利店始终围绕为消费者提供舒适休闲的购物环境,称心如意的商品质量和价格为服务宗

佰得盛茶叶包装加盟  http://www.hcp-insurance.com/gv74.shtml
佰得盛茶叶包装,自主研发,设计,打样,订制,打标,激光。佰得盛茶叶包装产品主要有精心

颖姿化妆品加盟  http://www.hcp-insurance.com/xli4.shtml
颖姿化妆品是化妆品、护肤品、酵素晶体、丰胸精油、瘦身精油、面膜等产品生产加工的私营独

嘉斯迪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hcp-insurance.com/db7n.shtml
饶平县嘉斯迪汽车用品商行位于中国广州市永福路45号利远广场3楼15档,饶平县嘉斯迪汽

宽居集成灶加盟  http://www.hcp-insurance.com/uptc.shtml
宽居依靠科技的发展,技术的创新,为用户提供设计新颖、功能强大、操作便捷、健康环保、节

思香手工皂加盟  http://www.hcp-insurance.com/a6lq.shtml
孟州市思香工艺品商行是沐浴套装、纸香皂、香皂花、洗化品、广告促销品、节庆赠品、沐浴盐

nuosu加盟  http://www.hcp-insurance.com/did5.shtml
nuosu手机支架总部是剪卡器、手机支架、手机小配件、剪卡器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

家乐福超市加盟  http://www.hcp-insurance.com/6b2k.shtml
家乐福(Carrefour)是法国家乐福集团旗下品牌,是大卖场业态的首创者,是欧洲第

三洋干洗加盟  http://www.hcp-insurance.com/jx8.shtml
三洋干洗是北京三洋干洗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是京城第一家“石油干洗公司”。公司拥有世界上

点点橙早教加盟  http://www.hcp-insurance.com/n4m.shtml
随着国民经济的不断发展、国民对早期教育认知程度的不断提高,也有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投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经诀传在线阅读第七章

    怎么没有?不应该呀。眼前光滑干净的地面让石雨落很是失望。难道被他捡了。一想到他,石雨落就浑身颤抖。妖孽。没办法,只有明天找他了。石雨落很快的回到客房,再次洗了澡换下睡裙躺在床上。第二日。“老爷,雨落小姐下来了。”“嗯!”石雨落从楼上走了下来,虽戴了副眼镜,但还是遮不住她脸上浓浓的黑眼圈。“落丫头,这

  • 我成了小说主角之老先生到访(2)

    几日后午时,太阳高照,火辣辣的烤着大地,不远处传来知了的声音。这老天爷才春季就这么炎热,要是到夏季还不热死人。正在田园里务农的百姓擦着汗水抱怨道。田园中间是一条能容两头耕牛并肩而过的小路。村民世代务农,守此田园过活。这时,小路上一位头戴四方巾,白袍袭身,有着一副灰白色胡须的花甲老叟;引得两旁耕种的百

  • 浅笑颜兮之光速qa!(求收藏、求鲜花)

    “还真用Q技能!”楚越冷冷的笑道,“还真是不知死活,学了一个Q技能就要上来找死,没有技能眩晕就赶向本喵挥刀,我看你是找死。”原本说的是本大爷,系统又自动给他换成本喵,楚越已经无力吐槽了。双方的补刀实力差距太大,一眼就能看出来,鳄鱼自然不能坐以待毙,所以等到自己怒气值上升到一定程度之后,就迫不及待的开

  • 毒后好心机讹·高岚

    妖不一定是邪恶的,但十之八九跟良民不沾边——君羽落“我还以为你会帮钱先生呢。”“他的麻烦是他自找,我才不趟这浑水呢。”我对赵哥刮目相看,我的淡定或许是出于我的心理,哪怕没了记忆,我潜意识里也知道自己不是人,可这位,彻头彻尾的人族啊。“很惊讶?”我点头。“特勤处必须摆正态度,人与妖,谁也不可能灭了谁,

  • 变形金刚之战火恋歌在线阅读第8章

    【晋江首发——作者:南绫】片刻,缓过神的杨柚叹息,“真是人不可貌相,白嘉看起来挺酷帅的一个人,没想到这么会撩!感觉你们两个的关系一日千里啊,那天出去你们都做了什么?”做了什么?那晚和他去清吧,因为怕被莫世偣查哨,她是掐着点的,前后加起来也不过两个小时。她还特意买了附近影院的电影票,请杨柚和她男友看电

  • 洪荒之活久见在线阅读第8节

    寒冰蛟龙的额头中缓缓飞出一滴带有巨大能量的血。那是寒冰蛟龙的精血!精血本就珍贵,就算是林天也只有不过几百滴罢了,损失一滴精血想要恢复的话得耗费数年时间,更何况还是龙的精血,虽然只是蛟龙,但也足以证明它的珍贵。这一滴精血如果风少羽全部炼化了,那他不仅身体痊愈,修为更会一举步入化境,至于具体是化境初期还

  • 洪荒:忘记开天怎么办?第三章在线阅读

    手指滑下右眼的瞬间,前一刻还面色沉敛的人的眼眸中多了一种不知是何意味的笑意,这笑意只将左侧的幽深映衬得深不见底,右侧的嫣红灼烧得更加绚烂而诡异。还不等饶天再度开口,对面的人已经用手里不知何时多出来的长戟横扫过来,戟身燃着蓝红混杂的火焰,让堪堪避过的饶天须发焦糊了一片。二人你攻我闪数招,对方势大力沉的

  • 奶茶多糖体礼物

    “喂,我可跟你说,你可要看紧咯我姐姐,今天你可是要遇到对手了喔”突然的穆雪幸灾乐祸的冲着秋白羽一笑。“什么?”秋白羽见状不解其意,看向穆雪问道。“看那”穆雪伸/出一根葱白玉指,指向了大厅的最前端,穆雨所在的位置“看到那一对夫妇没,看到他们中间那个高挑的帅哥没,那可是我爸妈,给我姐选的未来老公喔”说着

  • 香蜜沉沉烬如霜之不染在线阅读第5章

    皇甫家族不乏那些年纪比姜非小,可爱动人的少女,可她们最多叫声“哥哥”,从未有过“非哥哥”这样亲昵的称呼。姜非有些难以置信,不敢肯定道:“你是霏晴?”“猜对了。”慕容霏晴收起剑刃,拉下了遮在脸上的面纱,露出螓首蛾眉,容颜如画的俏脸,清婉的笑容淡雅迷人。顿时,皎洁的月光都暗淡不少。姜非还是有些迟疑,慕容

  • 女尊之童养夫在线阅读第8章

    苏晓桔生日那天,我带林月去参加派对。给寿星送上祝福和礼物之后,我陪着林月和几个朋友玩**,知道林月不爱喝酒,便不管是我还是她输了,都眉头不皱的干杯。应酬了这么几年,我的酒量很好,玩了一通之后,男生们都醉了,我还只是微醺。于是,我又带林月去玩其他**,也都是我喝酒,不知不觉的就醉了。但我并非醉得不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