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凤归九霄狂妃逆天下之乡间少年(1)

作者:九汐公子 来源:小说阅读网

“……前面有人,如果你福大命大遇到一个好心人那也是你的造化,如果……唉,我也只能做到如此了…”

深林中一黑影将手中的婴儿轻轻放到一块显眼的石块上,转身便一跃不知隐去了何方。本来还睡得很安详的婴儿突然惊醒,大声啼哭了起来。

“咦?这是谁家的孩子呀?怎么有这么狠心的父母把自家的孩子抛在这荒山上呢?这要不是我砍柴发现了,指不定等一下被什么野兽吃掉了……”砍柴人长相憨厚却心地纯良,一见这孩子就喜欢,虽然现在看着还很丑,但他听别人说过刚生下来不久的孩子都是这样,心里也就没什么多余的忧虑了,又想到自己没有孩子,这下正好捡了个宝。只是又怕是不是哪个心大的父母把孩子忘在这了,便傻傻地抱着孩子在石头上坐了好几个时辰,等到天快黑了都不见有人来,他这才既欢喜又有些可惜地把孩子抱回了家。

深林中,偶尔会传来几声野兽的嚎叫声,在山谷中久久回荡,惊得这林子也更加阴森恐怖。但砍柴人现在才不会在意这些,他腰间别着一把砍柴刀,手里小心抱着哭累又睡着的婴儿,大步地往回去的路上走,身后留下的除了一片黑暗就是那担孤零零的柴了。

林荫深处,青山环绕,绿水升腾之处就是他家了,他是白云方,住在山外水外却又在山内水内。虽是这乡间的少年,却生的俊逸不凡,明眸皓齿,自小他的父母就十分宠爱他,认定自家的孩子将来一定会出人头地、光耀门楣,所以不同于乡间一般的父母,他们从不让孩子干一点农活,只让他一心读着圣贤书。

村里村外的人见着他也是点头称赞这孩子长得如此不凡将来必有作为,云方听着心里虽是欢喜,但有时也会暗暗做出满脸嫌弃的表情,心里想着:“我靠的是才华,什么叫长得好就大有作为!”

那时他刚过韶年,正是到了该入学的年纪。他的父亲白孟和母亲许氏在外做着买卖生意,虽然总叫那些城里人看不起,但家道还算殷实,不愁吃不愁穿。况且父母都将希望寄托于白云方身上,相信为孩子付出的努力也都是值得的,将来靠着孩子也能光宗耀祖。不同于一般的乡间父母,这白云方的父亲思想觉悟算是相当地高了,给孩子取了个名叫“白云方”,就是希望他有朝一日能傲立云方,叫世人瞩目,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当然也不是说让他当皇帝,但最好是能做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在白云方还未入学之时,白孟就已经亲自教着孩子读四书五经,偶尔云方想去玩了,他就叫云方抬头看看天,一本正经地说道“云方孩儿,你看看那天上的云,它能俯瞰地上万物,而你的将来也会像它一样,你可知否?”

白云方第一次听到这话后百思不得其解,睁着他水灵灵的大眼睛,扑扇着他的长睫毛,歪着头问:“爹,我看不见云那!”

开始的时候,白孟还是心平气和地说道:“那你去屋外面看那!”

白云方果真屁颠屁颠地跑到了外面,抬着头望了望然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然后,在屋外朝里面喊道:“爹,你是说我死以后也会变成云在天上飘吗?”

白孟一听这话,马上火冒三丈,抽起脚底的鞋就往外追,“小兔崽子,爹对你的期望你都不能领悟吗?”

白云方看见爹动怒了,吓得连忙跑得远远的,他一看见他爹手里拿着鞋就立马跑到树林里去,因为那里地上会有杂刺,他料定他爹不敢光着一只脚来追他。

无奈之下,白孟也只得讲和,重新好声好气地把他哄回去,然后语重心长地跟他解释:“你太爷爷在朝廷为过官,曾经救过一位贵人,那贵人许过你太爷爷说如果太爷爷能放他一马,等将来他有所作为必定还太爷爷一个愿望,他只是给太爷爷留了一个信物,说见此信物不管是他还是他的后人将来都会遵从此诺言。只是可惜……”

“……可惜什么?”白云方好奇地眨着他的大眼睛问道。

“可惜后来太爷爷就再也没有找到那个人了,也不知道是死是活的,甚至连一个姓名都不知道,只是空留了一个信物当个宝传了下来。”

“所以爹说的这个和刚才那个有什么关系吗?”

“我想说的是,那人既是贵人身份肯定贵重,既能许下如此诺言也肯定是有能力之人,既能得到太爷爷的信任,肯定也有他的过人之处。你呢,是我和你娘的希望,如果不能凭一己之力出人头地,也希望你找到那位贵人的后人,让他来助你一臂之力!”

“哎呀爹,你就是想让我傍人家大腿一步登天呗!”人小鬼大的白云方噘着嘴说道。

白孟一听,暴脾气又上来了,抬起脚,抽出鞋就要往云方身上打,但幸好白云方身经百战早就练出及其敏锐的反应能力,一转身又跑了出去。不过跑得了一时也跑步了一世,白云方迟早还是要受到惩罚,自此白云方也不敢再拿他爹对他的期许开玩笑了。

“云方,快跟爹说说你以后长大了想当什么?”一日吃过晚饭,一家三口人坐在门口乘凉,白孟悠然摇着蒲扇道。

“我要继承爹的摊子,去街上卖东西!这样就能赚好多钱!”白云方抬起头望着满天繁星,憧憬道。

白孟压制住脾气,苦笑道:“你不是跟爹保证过以后要出人头地吗?”

白云方故作不懂他的意思,起身躲在他母亲的身后,伸出头道:“子承父业不好吗?”

一只蚊子嗡嗡地在白孟脸上飞来飞去,试图寻找好下嘴的地方,白孟一蒲扇重重拍了过去,道:“爹的生意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其实我们搬到这里不是真的来安安稳稳过日子的,我的上头有人!”

白云方趴在母亲背上,抬起头恍然大悟道:“果然,爹不是一般人,都能和天上的神仙做朋友!”

白孟猛吸了几口气,对着黑夜翻了个白眼,摇头道:“都说你聪明,怎么爹跟你说话你就老唱反调呢?算了,不跟你说了,反正你爹不简单,你爹上头的人更不简单,你小子还不争点气,以后你爹出事了,谁来撑起这个家?”

“孩子他爹胡说些什么呢?”白云方的母亲许氏重重地拍了一下白孟,不悦地说道。

“我要当大官!很大很大的官!以后只要有我在,不管爹娘遇到什么事了都不用怕!”白云方从许氏的背上跳着站起来,拍了拍瘦小的胸脯道。

“诶!这才是我白孟的儿子嘛!”白孟一高兴,脸上的褶子就如蚯蚓一般蠕动起来。

“我儿子,以后一定是个人才!”白孟双眸带光,充满期待地望着自己的儿子。

“孩子他爹,过几日学堂就开学了,把云儿送过去吧!”许氏说道。

“我不上学!他们学的那些东西我都懂,为什么还要去学?”白云方不开心地说道。

“对呀!我儿子比他们厉害多了,哪里还用得着去学堂学!”白孟还沉浸在以后当大官他爹的美梦当中。

许氏抢过白孟手里的蒲扇,生气地说道:“不是你前几天说要送云方去学堂的吗?还说以后参加科考一定要有什么……什么信来着!”

白孟的笑容僵硬在空中,忽地拍着头道:“对对对!”

“云方,就委屈你一下,为了以后参加科举的推荐信勉强去上上课?”白孟好言好语地对着云方说道。

白云方低头思索片刻后道:“上学堂了就有人一起玩了?”

“是啊!是啊!有好多小朋友一起玩!”白孟说道。

“前几日我可是听说上溪的刘大姐因为摔断腿了,本来要给儿子上学的钱只好拿去治腿,也不知道她那孩子还能不能上学?”许氏感叹道。

“哪个刘大姐?上溪那么多姓刘的!”白孟问道。

“她孩子是捡来的!这总知道了吧!”许氏拍着腿不耐烦道。

“你早这么说我就知道了!”

“那你还是怪我喽!”

“我可不敢有这个意思。”

“我可是听说她那孩子在上溪传得可不比我们云儿差!”许氏有些忧虑地说道。

“放心,他家没我家有钱,能不能上学还是一回事呢,着什么急!况且我相信我家云方孩儿。上溪村住的都是些种地的乡巴佬,哪里见过世面!见了个会跑的都说好!”白孟摸着云方的头道。

岭溪村是吴国的一个偏僻村落,村子与桃花村隔峡谷相望。在岭溪村分上溪和下溪,上溪都是在村里待了有些年头的老乡民,主要以种地为生。而下溪的多数都是后来搬过来的,有的为了躲避世仇,有的则是为了避世隐居,而村中也不乏一些外来经商者,只因早先对面桃花村因种植草药而闻名,吸引了一大帮经商的人,后来桃花村发了大火,烧掉了全村人引以为生的基业,有些商贩因为在这安了家才没有再搬走。

“话可不能这么说,别教坏孩子。”许氏将白云方拉到自己怀里说道。

“这有什么,那些文人不都是有那什么傲气的嘛。”白孟说道。

“你读过多少书,还敢说自己是文人。云儿,你说你爹脸皮是不是又黑又厚?”许氏拉着白云方的手道。

白云方挣开她的手,摇着头跑向屋子,到门口停住回头说道:“吾与浅薄之人共处日久,是亦日愚矣!”

许氏没有上过学,自然听不懂,但是白孟也是陪着白云方看过书的人,要听懂这句话也不难,他一听,又气又好笑地拿起脚下的鞋就来追白云方。

白云方笑着躲进了屋子,只留下许氏一人在屋外为这父子二人发愁,忧心碰坏了东西可不好。

深林中到处都飘着夏虫的奏曲,夏季里没有比这更寂静的时候。

延伸阅读

巴盾轮胎加盟  http://www.magical-eating.com/6dd4.shtml
巴盾轮胎隶属于上海研申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部坐落在上海紫竹国家高新区,是一家主要从事

智佳乐潜能培训加盟  http://www.magical-eating.com/s2f4.shtml
上海宏域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总部设在上海,新西兰知名投资公司BEKLAND控股,聘请多位

康宝婴儿用品加盟  http://www.magical-eating.com/saal.shtml
康宝婴儿用品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康宝婴儿用品有限公司是一间专业生产﹑销售婴儿系列用品的

德丰金属制品加盟  http://www.magical-eating.com/xqsv.shtml
我厂是一家自产自销和外加工型的冷冲压工艺厂创办于1998年随着时代的发展我厂积很对冲

都市丽人加盟  http://www.magical-eating.com/dq8p.shtml
都市丽人日用是卫生巾、尿裤、卫生纸、木桨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

田水湾酸辣粉加盟  http://www.magical-eating.com/rmv.shtml
酸辣粉是广为流传的传统小吃,由于口味独特,物美价廉,一直深受人们喜爱,酸辣粉在全国各

忠大忠亿塑模加盟  http://www.magical-eating.com/xx6h.shtml
台州忠大忠亿塑模科技有限公司坐落在美丽富饶的东海之滨,有着“中国模具之乡”和“中国蜜

奥科好视清加盟  http://www.magical-eating.com/695o.shtml
企业简介北京奥科视清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隶属于山西神州兴业,总资产过百亿元,神州兴业目前

乐幼园加盟  http://www.magical-eating.com/xzqr.shtml
乐幼园公司依托多年来从事幼儿园家具设计,品牌推广,市场营销的优势,秉持:“关注幼儿教

海伊加盟  http://www.magical-eating.com/dehp.shtml
海伊国内外干洗产品主要有米斯系列多溶剂干洗机、全封闭四氯乙烯干洗机、石油干洗机、水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黄人之横行爸道之情比金坚

    “可是我想看到你,好凤儿,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秦云荻握住她一只柔软无骨的小手,声音轻柔着急:“先前在集市上那么多人,我又带着军队,还要进宫面见圣上不能耽搁,所以才没有停下来,可我的心早随着那纸鹤飞走了”。“你啊,就是会说好听的话”,华凤兰嗔了他眼,脸上还挂着怒气,可眼底却忍不住扬起一丝甜蜜的笑意,

  • 尘风素雨在线阅读第10章

    岑柏鹤听着主持人用略显尖利与激动的声音,拖着长长的音调描述着见义勇为好心人的外貌,越听越觉得碗里的粥让人难以下咽,抬头看电视里,被救男孩的父母正对着镜头向好心人道谢。一个新闻播了五六分钟,但是连好心人的清晰照片也没有,更别提姓甚名谁了。最后这个新闻话题以主持人一句“好人一生平安”而结束,岑柏鹤的放下

  • 我与异性的自己在线阅读第5节

    圆球和竹竿,有些犹豫。毕竟不是真的人贩子,更不是真的绑架,说白了,就是做了一场戏!若是这小丫头真的在他们手上出了事,主子那边,怕是不好交代!既如此——楚衣自顾自的跳下车,往前走:“不许跟过来!你们看着楚清越,要是他也出来,就给本小姐打回去。”圆球皱了皱眉,给竹竿打了个眼色,立即跟了上去!要是这丫头跑

  • 论如何刷负秦始皇的好感度第8章在线阅读

    如果说以上的训练方式太疯狂了,那么加下来的训练,那简直就是地狱模式。当秦将一卷名为血骨祭的功法传授给他后,叶素影的噩梦开始了。碎骨提髓,磨皮削肉,煅筋筑脉,焚心淬血,这十六个字,已经从字面上完美地诠释了血骨祭有多么恐怖。镇杀万古,盖压星河,金刚不坏,万法不侵。这十六个字,也已经从字面上完美地诠释了血

  • 携运而生之第一章(1)

    风启今日心情不太好,他不过是闭了个关,谁知再出来这原本属于自己的魔尊之位就易主了。他现在只想快些赶回圣魔殿,看看如今这魔尊到底是个怎样的人物。回想着刚才在茶馆听到关于魔尊殷宸休的夸赞,风启冷哼一声,加快脚步,转眼间就来到了圣魔殿。圣魔殿作为魔尊居住之地,把守自然很严格,但是风启修为极高,又熟悉地形,

  • 洪荒之吾为魔祖罗睺在线阅读第10节

    “那你可曾想过做别的?”时鉴问他。“什么?”初元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问这个。“总不是一成不变的。除了当官,你可曾想过还要做什么吗?像是......仗剑走天涯的侠士,亦或是当个医师救死扶伤?”初元点头:“有有有!嗨,小孩子嘛,就什么都想做,三天变一个愿望。我以前还想过去那种青楼里当舞女,说出来被我娘打了一

  • 捡到豪门失忆大佬[穿书]在线阅读第10章

    乐云淮没有急着回答她的问题,反而看向了吴良的方向说道:“不知这位是?”“我是她男朋友。”没等楚小沫开口,吴良就抢先回答道。楚小沫的脸色有些不虞,但还是顺着吴良说道:“云淮,你的心意我一直都知道,可是抱歉,我的心里已经有了吴良了。我希望你能化小爱为大爱,祝福我,我们还可以像以前一样做好朋友啊。你对我那

  • 花渊记之姜太公钓鱼,坐等薰儿上钩

    顿老虎肉,吃得酒足饭饱,太阳还在头顶照着,唐七和肖炎懒洋洋的躺在茅草屋前,晒着太阳。算了算时间,才刚过中午,为时尚早,还来的人,还没有来呢,唐七笑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过了好一会儿,才幽幽的说到。“怎么这小子家里人,怎么还不来找他呢?”这么大个人了,丢了这么长时间咋都没人想起来呢?不会真的是因为天

  • 假男主的自我修养众人

    黑夜里,一群人围着一个火堆席地而坐,尽管地上的雪冰寒刺骨。保持体力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更重要的是他们眼前的处境。自除陆明外第一个人醒来后,就不断有人陆续苏醒。他们有人或平静,或叫嚣,或惶恐,或威胁眼前的陌生人。尤其是第一个醒来的人,顶着一个飞机头,态度甚为嚣张。看到陆明和大汉后,朝着陆明骂骂咧咧的走过

  • 洪荒:拍电影成圣在线阅读第9章

    端茶敬师,姒雪的表情没有丝毫的波动,宗炼明白她在怨自己用这种方式带她上琼华,她心里的牵挂不是修仙就能抹消的,反会随着日子的增长而加强。只是,姒雪你应该明白,有多少人是期盼着你活下去的,远比盼你死去的人多。“吾赐你道名:夙雪,从今以后,你便是宗炼的徒弟,随他学习铸剑技艺。”至于其他的东西,全由万书、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