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网游玄幻之提前登陆第一只小团子8

作者:月下灯影 来源:飞卢小说网

腊月天跳进湖里把宇文皓拉上来的后果,便是宁婧在当天夜里发起了高热。[蜡烛]

睡前已经喝了姜汤驱寒,可冬泳不是谁都受得了的。睡到半夜,宁婧烧得迷迷糊糊的,却能听见许多走动的声音——

“快让让,热水来了。”

“药熬好了吗?”

“捂出那么多汗了,怎么还不退热?!”

骨子里发散出的热意蒸烤着宁婧,她缓缓地睁开了肿胀的眼。偏头看过去,半透明的屏风外,两条人影正在走动,似乎是宁婧身边的两个侍女。

“怎么办?若是一直不降下来,人肯定不能好了。”

“我想到了,须达大人现在不是在府中吗?不如我们去请殿下,把须达大人带过来,让他瞧瞧吧。”

“可是,须达大人现在正在为五殿下施治……”一个侍女迟疑道。

“请请看吧。这样的话,宁姑娘万一有什么好歹,事后殿下也怪不到我们头上,不然我们可就摘不清了。”

“说得也是。”

死狗一样躺在床上的宁婧缓慢地转了转眼珠:“……”

啧啧,这些NPC的智商真不咋地,这种撇清关系的话怎么也该等到出门再说嘛。她是发烧而已,又不是挂了,彼此直线距离不到两米,她耳朵可还在接收信号呢。噫,真•智硬啊智硬。在宫斗剧里,这种NPC应该就是那些祸从口出、连累主子的猪队友了吧。[蜡烛]

俩侍女似乎达成了一致,纷乱的脚步声远去,门吱呀一声关上了,室内安静了下来。

宁婧把手伸了出来,搭在了被子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找系统说话:“系统,你在吗?”

系统:“嗯。”

身边没人,一直支撑着宁婧的精神气转瞬消散。她颓然地陷在枕头里,脸颊潮红,喃喃道:“我好多年没生病了。记得刚工作的那一年,每天车轮似的转,睡觉也睡不踏实,就怕醒来后没有通告找我,没钱就完了。所以特别拼命,从不推工作,休息太少,身体也差,老是发烧。”她唏嘘道:“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白血病。”

系统:“……”它道:“有闲心这么想,应该是没什么大碍的。”

宁婧笑了笑,闭上眼睛回忆道:“每次发烧,我都在收工后一个人去打吊瓶,打吊瓶的时候眯一会儿,在医院凑合一晚,第二天七点多又去赶通告。好多年没生病了……好难受。这次的用户体验好真实,我要给你很多个好评……系统,古代没有退烧特效药,我不会挂掉吧?”

见宁婧说话慢慢开始前言不搭后语,系统便知道她烧糊涂了,沉默了一会儿,道:“你睡一会儿吧,醒来就退烧了。”

宁婧应了一声,裹紧了被子,蜷成一只蚕蛹。

这时,房门复又被吱呀一声推开了,有人轻轻地走了进来。

她们这么快就回来了么?

宁婧没有睁眼,只闭目养神,直到一只小手放在了她的额头上,才一个激灵,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谢玖跪坐在了床边,皱着一张细嫩的小脸,乌黑的眼眸看不出什么情绪。他的身旁放着一碗辛香的中药,碗口升腾着袅袅白烟,看来他刚才是被打发出去熬药了。

他的手心冰凉,触感粗糙,结着厚茧。贴在她烙得滚烫的额头上时,却恰好缓解了那股难熬的高热。比退热贴还好用。宁婧略略撑起眼皮,知道来人是谁,便又慢慢地闭上了眼睛,颦着的眉却缓缓松开了。

不知过了多久,室内再度喧闹了起来。宁婧略略睁开眼睛,谢玖竟然还坐在她床边。不过,他此时正背对着她拧干一条浸湿的手帕。铜盆中清波荡漾,结着碎冰。谢玖却视这能把人冻得发僵的水温为无物,涤了涤手帕后,拧干剩余的水。

水面有碎冰,就说明谢玖经常出去换水。现在都凌晨两三点了,谢玖还那么精神,是开启了超长待机模式么?

这情景无端端让宁婧想起了她小时候的一件事——她小学的时候养过一只小鸡。隆冬时节,小鸡体弱,病怏怏地缩在纸箱一角,眼看就要熬不过冬了。宁婧便一直蹲在纸箱前看着,她妈喊她去睡觉,也不肯挪一挪屁股,生怕自己错开了眼,心爱的宠物就死了,所以要一直在旁边盯着。

这是一种孩子式的重视。知道自己不能改变什么,便执拗地在一边陪着。

回忆在宁婧脑海里转了一圈。不知怎么的,她总觉得皱着小脸、寸步不离地守着自己的谢玖,和当年蹲在纸箱前盯小鸡的自己,有那么一点异曲同工之妙。(=_=)

宁婧:“……”

果然是烧糊涂了吧,这奇怪的联想是怎么来的?她又没有小鸡那么脆弱。

屏风外,一个老人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不成,宁姑娘这热来势汹汹,且不是寻常的外感,不能以捂汗的方法治。”

“须达大人,那应该怎么办才好?”

“准备好烈酒,把宁姑娘的衣服敞开,用烈酒沿着四肢的经络擦拭,天明便可退热。”

侍女们得令后,便纷纷开始清场干活。这一夜,宁婧宛如一块煎饼,被翻来翻去,四肢被烈酒搓得通红,几乎蜕掉一层皮,已经感觉不到冷意了。

这须达大人果然有两把刷子,天蒙蒙亮时,宁婧便退热了。

那边厢,和她成了苦命鸳鸯、一起落水的宇文皓,当晚也高热不止。同是病号,他的身体却比宁婧强健得多。即使从鬼门关绕了一圈回来,恢复速度却比宁婧更快——不过,这就是后话了。

宇文烁还算有良心,在宇文皓高热退下后,便把须达御医让了过去。第二天清早,他更是亲自来宁婧床榻边探望。

这时的宁婧才退热不久。由于汗水已经湿了一件衣裳,她刚换上舒适的衣裳躺下。

一晚上反反复复被人用烈酒刷肉,宁婧身上一股酒味,连牙关和头侧都疼着。她想洗澡洗掉酒味,可又怕着凉,只能干忍着了。

门外的宇文烁得知宁婧刚睡下,也很知趣地说择日再来,现在就不打扰宁婧休息了。

送走了金大腿,宁婧便屏退了所有辣眼睛的马赛克侍女,以免刺激得自己头更痛。捏着鼻子喝完了药,宁婧把空碗放下了,谢玖适时地递过去一颗蜜饯,宁婧连忙含进了嘴里。甜味在舌下化开,冲淡了中药的苦涩。

宁婧望了谢玖一眼。谢玖一双黑眸正关注地望着她。一个晚上没休息好,小孩子的皮肤又尤其娇嫩,谢玖的眼睛下已经浮现了淡淡的青色的血管。

陪床等同于熬夜,小孩子的睡眠时间又比成年人多,一到晚上特别容易犯困,昨晚,谢玖其实更应该去睡觉,反正她也有侍女负责看着——虽然她们的细致度远不及谢玖。

——理智上这么分析。可当人生了病,难受又无助地躺在床上时,才会知道有一个人守着自己,是多么窝心而可贵的事情。

不必担心难受的时候没人安慰,不必烦忧口干舌燥的时候没人递水。会有人为她换额头上的降温手帕。与病魔抗争的漫漫长夜,不论昏睡还是睁眼,都再也没有孤独的煎熬。恍惚间,宁婧还以为自己回到了当年——生病时有父母照顾,难受的时候就撒娇,什么也不用管的童年时代。

回忆中最柔软的一处被触碰到了,宁婧心中满溢着感动,只能轻叹一声——小白花时期的谢玖,怎么能这么贴心、这么招人喜欢呢?

她用慈爱的目光凝视了谢玖一会儿,想了想,便朝他神秘地招了招手:“小玖,你靠过来。”

谢玖小脸上浮现了一丝疑惑。但宁婧的话他向来都很听,便两只小手撑在软被上,上身稍微靠近了宁婧。

宁婧双手捧住了谢玖的下颌,低下头,在谢玖的发旋上响亮地“啪嗒”了一下,含笑道:“这是昨晚的谢礼。”发丝清香的味道扑鼻而来,谢玖比她接触过的很多童星都爱干净呢。

谢玖惊诧地睁大了水汪汪的眼睛,心脏似乎被什么击中了,酥酥麻麻的,扑通扑通直跳。他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白嫩的脸颊迅速涨红,连发旋处的软发都颤颤地飞扬了起来。

系统:“叮!故事完成度上升了,实时故事完成度:25%。”

系统:“叮!人品值+10,实时人品值:50点。还差20点就可以获得一次随机帮助锦囊了。”

宁婧心情颇好,没想到兴之所至的一个吻,竟能一下增加10点人品值。看来第一次戳到这个爽点,对谢玖的冲击力还是挺大的。只可惜呐,不能经常用这个方法刷人品值,须得见好就收。

她揉了揉谢玖头顶的软毛,微微一笑:“这件事要保密哦。小玖,我累了,想睡一会儿。你也去休息吧,小孩子不睡觉,就长不高的哟。”

闻言,还红着脸的谢玖惊讶地抬头“诶”了一声。

宁婧差点笑出声——小白花时期的谢玖真好懂啊,什么都写在脸上了。她一本正经地唬了他两句,谢玖对此深信不疑,连忙拍拍膝盖,起身离开了。

目送着他的身影轻快地消失在门扉后,宁婧摸了摸下巴,腹诽——她哄孩子的技能似乎越发熟练了呢。√

*

这一出突发事件,让宁婧的骑射课再度推迟。宁婧继续苦逼地被押在房内练字,如此过了半个月后,骑射课终于要开始了。

宁婧得知后,把笔一摔,喜极而泣:“这一天终于来了!”

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命运,学渣的噩梦到此结束了。

系统:“……”它的宿主宛如一个智障。

宁婧:“翻身农奴把歌唱,翻身农奴得解放!”

系统:“……”它一定是一组非洲血统的数据,不然怎么就抽到了这么一个没出息的宿主呢?╮( ̄▽ ̄"")╭

延伸阅读

大汉松骨足疗加盟  http://www.jabwt.com/np9.shtml
在日益注重养生的当今社会,足浴养生已成为社会大众热衷的养生方式。足道店更是如雨后春笋

美悦加盟  http://www.jabwt.com/n04r.shtml
美悦面膜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

美家美户加盟  http://www.jabwt.com/6qff.shtml
美家美户”移动客户端是北京博瑞景明科技有限公司研发上线的一款专业的家居O2O服务平台

善佛缘加盟  http://www.jabwt.com/yy4z.shtml
善佛缘工艺品总部是佛珠配件、手链配件、各类工艺品配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华冠海洋生物保健品加盟  http://www.jabwt.com/dhaa.shtml
华冠海洋生物保健品是集海洋生物产品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为一体的技术公司。华冠海洋生物

梅雅加盟  http://www.jabwt.com/nup9.shtml
梅雅酒是中国规模的梅雅MAYER国内外品牌。在中国烟台保税区设有各地营运总部,并拥有

奥赛加盟  http://www.jabwt.com/yczz.shtml
奥赛足浴器经销批发的中频治疗仪、制氧机、氧气袋、血压计、电针仪、日用百货、氧气袋、医

老凤祥加盟  http://www.jabwt.com/6x41.shtml
凤舞神州祥瑞全球跨越三个世纪的经典与时尚——老凤祥创始于1848年的民族品牌老凤祥,

蕾奇尔干洗加盟  http://www.jabwt.com/gsfh.shtml
蕾奇尔NEITHRE生态洗衣连锁引进欧美好的洗衣店经营管理模式。率先在国内倡导回归自

华中鑫农小龙虾加盟  http://www.jabwt.com/behx.shtml
湖北华中鑫农农业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是专业从事水产养殖研发、水质监控、营养调配、种苗提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九殿下请更衣第四章在线阅读

    是夜,我睡得不是很安稳。这不是因为白天跟爸妈的沟通,也不是因为睡觉前就围棋社事件跟佐为不短时间的解释和保证……我找不到具体的原因,只能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但是,半夜的时候,我猛然间惊醒,同时也悚然明白了不安稳的原因——明天就是爸妈三十岁的生日了,白天他们似乎是这样说过的!已经尘封了三生三世的某些记忆

  • 无敌的我只想追回前女友一石居

    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哥哥来京都,濛濛和若若都把带哥哥逛京都的计划翻改到第十五版了。就和现代网红打卡差不多吧!“哥,这就是一石居,算得上京都第一的酒楼了。今天这顿就算是范思辙的赔礼了!”若若笑着和范闲说。“什么?!”范思辙本以为今天出来,是蹭吃蹭喝来的,没想到还要自己掏腰包,一石居的价格可不便宜,范思

  • 我是十二维度之主第十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清晨,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传来。刘庆福将自己的酒楼卖了。卖给谁,没人知道。不过酒楼从那天开始,就在装修。而刘庆福据说给了宋行一万两银子,才和其他的商铺一家,加入到了永乐街的生意场上。大家知道,这是宋行对刘庆福当初不来赴宴的惩戒。不过现在大家都因为宋行和他手底下的人赚钱,自然也就没有人会同情刘庆福

  • 都市全能保镖第3章在线阅读

    这大学图书馆一到了考试的时候,就人数饱满,有的学霸甚至天刚刚亮就到图书馆门口排队了。钱小乐他们宿舍也是,赵世杰每天还不到六点钟就匆匆起chuang刷牙去了,目的就是为了能够在图书馆占个好位置。这次的期中考试比较重要,这关系到本学期奖学金的发放,钱小乐本来家里就是农村的,生活费不多,若是能够争取一些奖

  • 我的支配者超甜在线阅读风云大陆

    傍晚时分,池塘旁边坐着一位白衣少年,精致的脸庞被夕阳映照格外分明,只是不知这少年现在在想什么,一脸的疑惑,迷茫。少年正是东方卿尘。从这句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里得知,他所在的这个世界是个修真世界,这里以实力为尊,有帝国,有宗派,当然种族也有很多比如人,灵,神,魔,圣兽,神兽……。这里生活的人从生下来的那

  • 夜语志在线阅读第五节

    “然儿,你慢些!”“母皇,魅儿,你们有没有事啊,啊,魅儿快给哥哥看看!”冷月魅连忙上前扶住他,她这个宝贝孕夫哥哥,一着急就忘了自己是孕夫这件事,“哥,你小心点,都还怀着小宝宝还这么不注意!”“这不是担心你们吗!”自知理亏的冷意然小声辩解道。“那也不能这么着急呀,自个的身子重要点!”柳玉翰不满的瞪了他

  • 都市之五岁地产大亨之草原驾马奔腾(7)

    依据许纱的历史专业知识和她追剧经历,她可以肯定自己在刚才眨眼的零点零一妙内,穿越了时空,到了一个让她这位历史高材生说不出来的朝代。被逼着跪在许姑娘的父亲灵堂前。许姑娘也和她同名,是她在这个朝代灵魂附着的肉身,灵位后的棺椁是许半仙,许纱的父亲,死于非命。许纱被许家长老一致判决偷走了许家的宝物,于是被宣

  • 清冷师兄总对我心痒难耐在线阅读君侠相惜生祸事

    …………且说那王爷在河边对着手下那群高手大发雷霆后给了个任务,而谢清风与肖诗儿却在此时径直回到了热闹非常的城中。江陵客栈外,肖诗儿脸上尽是欢悦之态,辍足半刻才羞涩启齿道:“谢公子,那,之前说的救灾之事,你,同意了吗?”悠悠甩开折扇,谢清风笑道:“为百姓谋福,在下自然乐意。”肖诗儿欣喜,高兴中带着试探

  • 从今天开始当不良少年危机

    “这里……是哪里?”秦殇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正在一棵大树的底部,靠着树干坐着,四处打量开来秦殇发现自己正处在一处密林之中!“这转来转去我怎么又回到这种原始森林里了……”秦殇闭眼揉了揉脑袋喃喃道。“呆子,你醒了?”秦殇听到这个声音,双眼猛地睁开,一个娇俏的面容便出现自己的眼前,正是亚里娅。秦

  • 反派都是我的储备粮[快穿]威胁

    接着又有三个舞姬风摆杨柳地来到林二少爷和那两个少年身旁坐下。李山打渔出身,乡下孩子,哪见过这种阵仗,立时被弄得面红耳赤,浑身不自在,再看看那两个少年也跟自己情形差不多少。只是其中被测出中品玄水灵脉的厉天成眼中明显带着一丝不屑,在他看来自己将来可是要学习仙法的人,怎么能像凡人一样沉迷于酒色,即便自己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