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Joker老师我的学院在线阅读第6节

作者:Joker污羽 来源:纵横中文网

“顾漓笙!”门外传来唐漓潇着急的叫声。

顾漓笙想了想,从床上跳下去,轻手轻脚地按照老头的说法将东西全收到储物戒指里。

整理了一下衣服,搓了搓头发,便把门打开。

唐漓潇立刻扑进他怀里,两人倒在地上。

过往的护士见了,连忙避开,一脸害羞。

顾漓笙叫道:“痛,痛,啊。”说完还捂着自己的肩膀,实际上伤口早好了。

唐漓潇一听,从顾漓笙身上爬起来,一脸羞红。

顾漓笙从地上爬起来一手揉着自己的肩膀,一手拉着唐漓潇说:“跟我去看看墨宁。”

唐漓潇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顾漓笙,搞得顾漓笙莫名其妙:“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我昨晚刚洗过啊。”

“你...你怎么..长高了?”唐漓潇掐着顾漓笙的脸问道。

顾漓笙恍然大悟:“啊?哦哦,是高了,走吧。”他打量这自己和唐漓潇,以前都是仰视,而现在是平视了。

顾漓笙带着些许笑意,拉下唐漓潇在自己脸上的手,正要走向墨宁的病房,却被唐漓潇拉着。

“别去了,他刚刚出院了,还让我把这个给你。”唐漓潇嘟着嘴说道。

她今天特意打扮了一番,一袭漂亮的碎花裙,而顾漓笙却见而不闻不问。有些生气。

顾漓笙接过东西,这是一张邀请函,由墨氏集团举办的,关于HC市的LOL比赛,邀请顾漓笙作为首发队员。时间是明天上午11点到场。

顾漓笙嘴角微微上扬,唐漓潇此时已经拉着顾漓笙到了前台办了离院手续。

唐漓潇问道:“你接下来要去哪呀。”

顾漓笙看着唐漓潇,看了看表,上午九点,还早,便说道:“你决定咯。”

唐漓潇很高兴,但旋即问道:“不回学校了?”

顾漓笙轻轻叹了口气,他不打算告诉唐漓潇那些事情,说道:“我要退学了,去从军。”

唐漓潇一愣,一把抱紧了顾漓笙大哭:“你不要我了吗?”

顾漓笙无奈道:“从军又不是出家,瞎想什么呢。”

唐漓潇一把眼泪汪汪地看着顾漓笙:“那我不是见不到你了吗?我不要。”

顾漓笙搂住唐漓潇的腰:“等我三年,三年后我会回来。”

“那你什么时候走?”

“一周,这一周我是属于你的。”顾漓笙把手伸到唐漓潇手心里。

唐漓潇有些伤心,顾漓笙和唐漓潇是一起被孤儿院捡回来的,潇潇比顾漓笙还要大一岁,而唐漓潇之前真正的名字应该是顾漓潇。

这是院长起的名字,院长对他们就像自己的儿女一样。

唐漓潇很快压抑住心中的不快,拉着顾漓笙上了一辆宝马。

一路上唐漓潇带着顾漓笙买衣服,吃饭,参加舞会...顾漓笙并不想去参加什么LOL比赛。

很快最后一天已经到了,顾漓笙带着唐漓潇回到了孤儿院,向院长鞠躬,便两手递出一个箱子。

院长是个慈祥的老奶奶,躺在摇椅上笑着说:“回来了就好,还带什么东西啊。”

顾漓笙笑微微一笑,很阳光,看得唐漓潇迷了眼,她从未发觉顾漓笙长得这么阳光潇洒,难不成是因为他要离开了吗?唐漓潇越发失落。

只听见顾漓笙说道:“干妈,我要出一趟远门了,要很久才能回来,今天来是要和您道别的。”

顾漓笙放下手中的箱子,轻盈地走到院长身边,轻捏着院长的肩膀。

院长愣了愣,旋即说道:“出门好啊,年轻人就该出去磨炼磨炼。”

顾漓笙微微一笑,说道:“干妈,箱子里呢是我和潇潇一起筹的钱,准备捐给孤儿院呢!”

院长笑得很开心,说道:“好啊,好啊,孩子们都长大咯。”

顾漓笙很高兴,他生活在这孤儿院,知道这的条件不好,便把那两个玉瓶通过特殊的梁道换成了钱。

潇潇很信任他,并没有过问,这就是他们之间的默契。

他们聊了一会儿,顾漓笙带着告辞离去。院长一声叫住:“待会儿,小笙啊,你等会儿。”

说完,院长缓缓站起身,进了屋,拿出了一个破旧的木盒子,递给了顾漓笙。

说道:“小笙啊,这里面的东西是捡你的时候掉在你身边的,我帮你存着,如今你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思想,我便把它们物归原主吧。”

顾漓笙热泪盈眶,弯腰双手接过盒子,拉着唐漓潇一起跪了下去。

很久,顾漓笙才带着唐漓潇出了孤儿院。这时,最后一天已经过到了中午。

唐漓潇又带着顾漓笙去商场买了很多衣服,大多数都是顾漓笙的,唐漓潇说,要把顾漓笙穿过的衣服留下。

顾漓笙的心一紧,看向唐漓潇的眼神更加柔情。

唐漓潇带着顾漓笙去参加了最后一个舞会,由于身高的原因,他们极为亮眼。

唐漓潇给唐漓潇介绍了很多人,顾漓笙一一笑着回应,他虽然没来过这些地方,但对应起来行云流水。

唐漓潇喝了很多的酒,开始胡言乱语地对着顾漓笙说了很多话,大都是他们从小到大发生的事情。

点点滴滴,顾漓笙的酒量不差,但也故意装着有醉意,这是他爸说的。

为的就是看看唐漓潇周围有没有肮脏不入流的人,结果是没有。

顾漓笙满意地点点头,看了看表,快凌晨了,便起身告辞。

帮唐漓潇整理好衣服,便在唐漓潇的缠绕下移步向外。身后还有人说:“路上小心。”顾漓笙心想,这些人不错嘛。

顾漓笙将唐漓潇一把抱起,快步走到了一个酒店前,对着前台说:“开个房。”便放下唐漓潇,搂着。伸出了身份证。

前台小姐抬头一看,心想:“渣男!”

顾漓笙又补了一句话:“两张床。”前台小姐性情大转变,看向顾漓笙,心想:好帅,这怀里的人要是我多好啊。

前台小姐压抑住心中的想法,说道:“好的,您跟我来。”其实顾漓笙要比她小得太多了。

顾漓笙又一把抱起唐漓潇,她似乎醒了,对动静很不满,动了动,便用手围着顾漓笙的脖子,把头靠在顾漓笙的肩膀上。

所幸顾漓笙修炼了灵力,力气早已远超常人,轻轻松松就抱着唐漓潇跟着前台小姐到了房间里。

顾漓笙把唐漓潇轻轻放在了床上,便跟着前台小姐办了些手续。

回来时唐漓潇坐在地上低声哭泣,看到顾漓笙便跳起来抱住他。

“你别走...”唐漓潇迷迷糊糊地说道。

“好,不走。”顾漓笙低声地说,把唐漓潇抱在床上,安抚着。

很快唐漓潇便又睡去。顾漓笙叹了口气,坐到另一张床上,想了想,打开了那木盒子,里面安静地躺着两套衣服和两枚储物戒指,还有一面令牌,上面写着“顾”。

顾无心和老头此刻出现了,解释说这就是当年他们的东西,这两枚储物戒指就是他们的。

忽然,顾漓笙右手手心一痛,张开手一看,一股血气弥漫在上面,顾无心告诉他这是反噬。

顾漓笙忍着疼痛,他知道这样的疼痛有助于他更好的抵御以后的反噬。

顾漓笙在两人的指导下,盘膝而坐开始修炼了三种功法。功法分天、地、玄、黄,天是最高阶的功法了,反之,黄是最低级的。

第一种是黄阶功法《焚血咒》,是以炼化他人的精血来壮大自己的肉身,是当年顾无心的成名一大助力。

顾漓笙从顾无心的储物戒指中拿出了一瓶精血,听说这是妖兽的精血,极为狂暴,难以炼化,但也是对修炼有大大的好处。

顾漓笙把血滴在手心,瞬间燃烧了起来,激起了血色的火焰。

顾漓笙运转着功法将这精血快速地炼化,他承受着肆虐的能量,丹田处的金、蓝、血红色的灵力瞬间旋转,融合。

顾漓笙一口鲜血喷出,过了一会儿,丹田处出现了一股绿色的灵力,这是...

忽然,这股灵力也消失了...三人都是一愣。

顾漓笙并没有感到灵力枯竭的感觉,反而感到自己更强了。没错,他突破了炼体境二重。

顾无心似乎明白了什么,旋即大笑道:“这是自然之力!自然之力!”

顾无心解释着,原来灵力不是消失不见了,而是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随心所欲。

顾漓笙试了一下,心中默念,忽然他的丹田处又出现了一股血红色的灵力。没错,他双修成功了。

顾漓笙瞥了一眼刚刚吐在地上的鲜血,还在蠕动着,缠绕着血气。

顾漓笙看了一眼唐漓潇,还在熟睡,便收拾了一下,便继续修炼接下来的功法,这是一本没有名字的空间秘法,讲的是远古强者对空间的理解。

顾漓笙很奇怪,自己怎么能看懂这么隐晦的书。

他按照功法运转灵力,忽然他的灵力瞬间被抽空了,而他出现在唐漓潇的床上!

顾漓笙大口地喘着气,这就是空间秘法?顾漓笙越来越期待未来的日子了。

顾漓笙坐在唐漓潇的床上盘膝而坐,开始恢复灵力。他的灵力本就不多,很快就恢复得差不多了。

他正要起身离开,一只手抓住他,此刻唐漓潇正呢喃着:“不要走...”

顾漓笙一惊,转头一看还在熟睡的潇潇,松了一口气。他运转了一些灵力,这灵力融入了环境之中,根本无法被发现,也没有任何能量波动。

他把灵力注入令牌,使得灵令牌焕发光泽,这是顾无心告诉他的,这样对唐漓潇的身心都有好处。

顾漓笙巧妙地脱离开唐漓潇的手,把令牌放到她的手里。收拾了一下,便离开了。

第二天中午,唐漓潇猛的惊醒,她梦到顾漓笙死了,很惨很惨,血流不止。她看着手里的令牌,上面的“顾”字焕发着色彩,隐约间能看到顾漓笙的微笑。她知道,他离开了...

几天后,墨氏集团外出现了一辆车,车里坐着一个带着墨镜的人,此人就是顾漓笙。

顾漓笙掏出手机,手机上来了很多电话,全是唐漓潇打来的,足足有73个,还有一条信息:“等你。”

顾漓笙叹了口气,他经过顾无心和那老头的训练,心性已经坚强了很多,这并不能说是无情,这是一种对未知的恐惧,他不允许有这么多未知的威胁存在。

他拨通了一个电话,对电话说道:“墨宁,有空没,帮个忙······”

很快,一身西装的顾漓笙就出现在墨宁的身后,充当他的保镖。顾漓笙按照顾无心的指导,感应到了墨氏集团的空间波动。

顾漓笙早就跟墨宁解释了这一切,墨宁下定决心跟他走。

顾漓笙一边走,一边给墨宁暗示路线,走着走着,就走到一扇大门前,这扇门高大华丽,整体上下散发着古老的气息。

墨宁往前走,顾漓笙作为保镖就要推开门,旁边的守卫就制止住了:“少爷,不可,这是禁地,老爷吩咐过谁也不能进的。”

墨宁呵斥一声:“滚!老爷让我来拿东西的,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插手。”

顾漓笙见守卫犹豫不定,忽然几股强大的气息接近,顾漓笙知道不能再等了,便眼疾手快一掌拍晕了守卫。那守卫才摸到枪,就晕了过去。

顾漓笙使出全身力气,才推开了一条缝,不过足以他俩进去了。

顾漓笙首当其冲,飞快的跑了进去,墨宁一愣,这就是力量吗,根本不是正常人的速度。便也跟了上去。

顾漓笙进门一看,就看到了一座法阵,这法阵便是传送阵,他没向墨宁解释什么一把拉过他,走进法阵。

顾漓笙手中一闪,出现一块发着蓝光的石头,这便是那方世界的灵石。它充满了灵力,是修炼必备的东西。

顾漓笙捏碎灵石,一股能量一股脑地洒落在地上,被法阵疯狂地吸收着,这是最浪费的方法了。

但也无可奈何,他没有时间炼化灵石的能量。

传送阵很快启动了,门外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墨天首当其冲,见状,手中出现了一把墨绿色的长剑,挥出一道剑气,此刻顾漓笙和墨宁已经在虚空中穿梭。

他看到很多道空间裂缝,他知道那是其他世界,但他无法接近,那裂缝的能量能把他撕碎。

顾漓笙找到了那方世界的裂缝,带着墨宁就要进入,一股能量冲散了他们,就是墨天的剑气。

顾漓笙受到了重创,如断线的风筝倒飞进入裂缝,便没了意识。

墨宁却消失在虚空中,不知所踪,原地只剩下一只断手。

墨天踏入虚空,抓着断手,眼神狰狞,嘴里叫着:“好啊好啊,顾漓笙,我让你生不如死!”

不知过了多久,顾漓笙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胸膛上缠着一块布。

他坐了起来,打量着周围,这是一间瓦房,有些破旧,但屋子却被收拾得整整齐齐。

“公子,你醒了。”门外站着一位女子,粗布麻衣。刚想说话,耳边传来顾无心的声音:“小心,她不简单,我看不透她的修为。”

顾漓笙狐疑地看了那个女人,很是平凡,并没有什么不妥,但还是很小心地问道:“小...不,姑娘,我这是?”

顾漓笙差点脱口而出叫别人小姐了。

那女子迈着步伐到了一张桌子前,倒了一杯茶,递给顾漓笙说道:“小女子林清水,昨日在河边洗衣时碰见了公子在水上飘着,身上还带着伤。水儿便把公子带了回来,不知公子尊姓大名?”

“血漓。”顾漓笙想了想,回答道。他不想暴露他的名字。

实际上事情根本不是这样的!昨夜林清水在花水池中沐浴时,顾漓笙便从天上掉了下来,还砸破了房顶。要不是看着顾漓笙有点帅,早就把他吃了。

这种事情是个女孩子死都不会说的。

“血漓...血漓...真是个奇怪的名字呢。”林清水呢喃着,便向顾漓笙说:“公子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顾漓笙快速地酝酿着,便说道:“不瞒林姑娘所说,我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

林清水心中讶异了一下,她当然知道顾漓笙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一看这装束便知道,可她怎么也没想到顾漓笙就这么承认了,且他毫无灵力,顿时对顾漓笙的好奇心更大了。

她修炼了上百年,始终也无法找到其他世界的存在,而唯一的传送阵只有皇城才有,而顾漓笙一个普通人却可以过来。她是十分渴望到另一个世界去看看的。

顾漓笙不知道她的心思,只是碍于她的实力,不敢与之交恶。

“公子还真是为人坦荡呢,那么欢迎公子来到皇城。”林清水眨了眨眼睛,对着顾漓笙说道。

顾漓笙顿时鸡皮疙瘩,他似乎对她有着一种无法拒绝的爱意。

“小子,清醒点,这是魅惑术。”老头的声音使顾漓笙惊醒了过来,他心中呼了口气,差点着了道。

林清水笑意更浓了,顾漓笙能摆脱她的魅惑术,想必一定不简单。她能去其他世界看看的可能性更大了。

顾漓笙点点头说道:“感谢林姑娘的救命之恩,他日定做牛做马以相报答。”

“不用他日了,就现在吧。”充满魅惑的声音说道。

“啊...啊...”顾漓笙打了个激灵。

延伸阅读

Hoonu加盟  http://www.bedbreakfaststockholm.com/xncz.shtml
Hoonu手机壳是深圳市猫米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是数码配件、手机配件、手机电池

流星语首饰加盟  http://www.bedbreakfaststockholm.com/6mi9.shtml
公司简介深圳市采宝首饰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是集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拥有30

伊耐净洗涤设备加盟  http://www.bedbreakfaststockholm.com/sg9u.shtml
伊耐净洗涤设备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广州市伊耐净洗涤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专业经营洗衣服务,干

伟创加盟  http://www.bedbreakfaststockholm.com/pdhu.shtml
伟创茶具生产陶瓷茶具广告茶具功夫茶具高白茶具玉瓷茶具旅行茶具促销礼品餐具杯烟灰缸茶叶

鑫鸿涛加盟  http://www.bedbreakfaststockholm.com/yzi3.shtml
鑫鸿涛男装总部经销批发的服装、女装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银雪加盟  http://www.bedbreakfaststockholm.com/xe45.shtml
银雪家纺为广大高校、医院、社会团体(西南政法大学、西南师范大学、电子学院、四川农业大

膏药章膏药铺加盟  http://www.bedbreakfaststockholm.com/iqz.shtml
距今已有400多年历史的“膏药章”可谓历经沧桑岁月,其后世传人采用祖传秘方和独有的“

富丽真金加盟  http://www.bedbreakfaststockholm.com/6xne.shtml
富丽真金是湖南富丽真金家纺有限公司旗下品牌,品牌发源于台湾。富丽真金家纺以质量为本,

上福连锁便利店加盟  http://www.bedbreakfaststockholm.com/hgs.shtml
特许经营品牌于2008年9月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申请注册商标,于2010年8月

长乐镀锌方管加盟  http://www.bedbreakfaststockholm.com/gfx0.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武侠]厚颜无耻沈剑心第三章在线阅读

    一眨眼,六年了,离过去过了整整六年了。萧崖,也六岁了,再过三年,他也就可以恢复记忆了!“主人,今日,我们便要学习一种功法,名为〖血噬魔掳〗,这个功法有三个阶段:血墟界、废怒界和轮回界;第一阶段练成后,可以吸收百人以内的血;第二阶段练成后,可以吸收千人以内的血;第三阶段练成后,则可吸收万人以内的血。”

  • 创世路在线阅读第十章

    陆鸣的台词存在很大的问题,已经播出的电视剧是配音的,电影倒是他原音。电影用原音是守住了底线,也向观众展示了他的台词有多么糟糕。《太空漫步》这部烂片票房以4亿收官,作为一部对外号称投资3个亿的电影来说,这样的票房成绩毫无疑问是扑街了,投资方血亏。无论是导演,还是陆鸣,接下来的电影路都不好走,可以说是被

  • 剑落晓星沉在线阅读第七节

    一夜的功夫过去,第二天早上,易枫就已经踏入了修炼的第一层境界——练气了。虽然身体内法力微弱,但总算是完成了九叔定下的目标了。第二天,九叔掀开了地板,手里拿着些吃的,来到密室,给易枫送吃的来了。九叔也不是真打算让易枫修炼到练气以后再把他放出来,说这话,也只是为了让易枫全身心的投入进去。看到九叔来了,易

  • 炎月双剑第2章在线阅读

    夕阳余晖消失的那一瞬,黑暗包裹住了一切。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那是地底的尸体在爬出泥土,迎接新的黑夜狂欢。她的手上,多了一柄法杖。站在火堆边,她喃喃念起我听不懂咒语。在我们的周围,突然生出无数的荆棘,不断的生长,凭空攀爬,变成一堵墙围。外面,是无数散发着黑气的尸体,里面,是我们。“荼靡,别怕。”她轻笑

  • 域外继承人第一章在线阅读

    “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哇,这狮子狗有病吧,专门过来抓我!”“这鳄鱼也太肉了吧!”苏梦正在屋里睡觉,结果耳边不停传来自己那沙雕闺蜜的杀猪般声音让她无法再安睡下去。伸了个懒腰之后,苏梦从屋里走了出来。刚刚出屋,一阵喧嚣的声音再次传来。“啊,玩了,这个狮子狗怎么还在蹲啊,变态吧你!”“快取消tp!

  • 极点之境[西幻犹太神话]在线阅读第4章

    狄明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惊讶的嘴巴久久合不拢。这就是场碾压局吧,只一招,辰杰连少女的一招也挡不了,就这么死了,差距也太大了!少女看起来年纪比自己还小,怎么就这么强!不过以自己的修炼速度,如果不是卡在了第三重境界,或许现在的他比少女更强也说不定。只见少女对还躲在树后的店家说道:“你把他们都埋了吧,如

  • 梦谟说在线阅读第二章

    宁长安一直往城里的西南角走去。随着他走得越深,周围的行人也就越来越稀少,到最后,周围竟是些瘫坐在地上面黄肌瘦的乞丐。宁长安丝毫没有关心这些个乞丐,而是继续往里面走,再往里面,那些瘫坐在地上的人就变成了一些老弱病残的妇女儿童和老人了。这个时候宁长安才放慢了脚步,而在他的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装得鼓鼓的灰

  • 战神他要弯第7章在线阅读

    ~~~~~~街头拐角处,地上一滩鲜血。蜀锦少年背身而立,丰叔一手抚胸,一手拄地。“哼,你胆子不小!”“我都告诉过你,本次行事一定低调,你是不是觉得我在京城过得很好,日子很是安稳!你的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主子!”“哇!”丰叔又是一口鲜血吐出,他却并不在意,只是深深的低着自己的头颅,一言不语。蜀锦少年仍未

  • 追星斩月第7章在线阅读

    明楼看着晴儿没说话,神情也有些焦虑。晴儿心里一惊,这个从小无忧无虑少年怕是遇到了麻烦事了,便也不言语,低头跟在明楼身后,像以前一样。也不知是怎么就来到了酒楼,酒楼中只剩下了二黑与东方济。明楼抬头看着他二人,也不说话,因为不知道怎么说。这整的他二人一头雾水。许久,明楼才开口,“我们锦衣卫平时都怎么获得

  • 乱世灭在线阅读第2章

    凌家书房之内,几个黑衣人正站在书桌前,小心地擦着额头上的汗珠,书桌后的皮椅上坐着一位五十岁左右面相儒雅,流露出一股久居上位者威压的中年人,这正是在凌夜离家之时透过玻璃看着凌夜的那人,也就是凌家当代家主——凌哲,而这几个黑衣人也正是试图跟踪凌夜的那几人。从几个黑衣人进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将近五分钟了,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