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僵尸:神级符师不期而遇

作者:婉曦 来源:飞卢小说网

等她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上午十点钟,她躺在床上看着空气中的微尘发了二十分钟的呆之后才僵硬地从床上坐起,从放在床边的包里摸出了手机,上头显示着她有六个未接来电与五封手机邮件。

其中两个未接来电是朝仓薰打的,分别在昨夜二十一点十八分与今日上午八点,还有一个来自于相叶莲介,剩下的两个则来自于柳生,大概是为了确认她是否起床而打来的吧?夏实在心里猜测着,因为其中一通正在二十五分钟之前。

于是她又点开邮箱,两封可以直接忽略的广告,一封同样来自于朝仓的简单问候,另一封则是相叶告诉她今天不用去工作室的消息,剩下的是柳生在二十五分钟前的那通电话之后发来的,提醒她早饭与药放在了客厅的桌上,同时让她醒来后给他回复一个电话。

她抓了抓头发,想了想还是拨通了柳生的电话,而电话接通的速度比她预想之中快出许多。

“你好些了么?”

电话那头除了柳生的声音在还参杂了许多吵杂的人声,应该是还在学校的体育馆。

“嗯,好多了。”

“早饭吃过了么?药呢?也吃了么?”

“还没,刚刚睡醒。”她从床上爬了起来走进了浴室。

那头的柳生沉默了一会,背景里的吵闹声小了许多,大概是找了个清静些的地方,夏实将手机用肩膀和耳朵夹着,一边挤着牙膏一边听着他从电波中传来的呼吸声,心情愉悦了不少。

“那你先吃点吧,记得把药也吃了,具体的用法看我留在桌上的字条,上头都写清楚了,然后在家里等我,中午我回去做饭。”

夏实忍不住偷偷地嗤笑起来,又干咳两声问道:“那真田也回来么?”

“不,他中午受到老师的邀请所以就不和我们一起了。”

她含糊不清地哦了一声,两人同时间沉默了起来,被电话拉远了的距离,因为见不到面就连尴尬都被压缩,反而有其他东西被无形中放大。夏实刷着牙,柳生则在体育馆看台下的角落里站着,两人都耐心地等待着对方先发话,直到夏实洗漱完毕她才试探性地喂了一声。

“啊,抱歉……”

“为什么道歉呀?”

“不,只是觉得……不,没什么。”

柳生及时遏制住自己差点脱口而出的话,略带狼狈地掩饰着。

只是觉得,突然好想见你。

而柳生的心情夏实并不知情,她在客厅里坐下,拿起桌上的字条扫了一眼,长长的药品用量以及注意事项都详尽而明了地写在了上面,想必他将所有的药品说明书都仔细地看了一遍,字条的末尾柳生干净有力地写着:务必好好吃药。

于是她又忍不住笑道:“好的‘柳生妈妈’,我会好好吃药的。”

“啊……嗯,那就先这样,大概再过一个小时我就会回去,你需要我给你带点什么东西么?”

她点着下巴抬头想着,然后把学校周围好吃的零食都说了个遍,她只当是玩笑话而已,却在一个小时之后看着柳生提着所有的东西出现在了家门口。

她保持着一只手撑着桌面看书的模样,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你、你竟然都买回来了?!”

“松本屋的松饼排队太长了所以只能等下次,还有老婆婆家的冰镇酸梅汁也已经卖完了,好在红宝石屋的奶油小方还有剩……”柳生走到厨房麻利地从袋子里拿出所有东西一一在冰箱里码好,“但是不能一次性吃完啊,否则你又要闹肚子。”

那是她减肥时留下的坏毛病,现在一旦吃得稍微过量就会引起严重的肠胃不适,有时贪嘴而明知故犯的她因为这个没少吃苦头。

夏实趴在厨房的玻璃门外看着他又卷起了袖子开始准备午餐。

“围裙在壁柜里。”她好心提醒了一下。

柳生熟稔地系上了围裙,夏实眼巴巴地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褐色的头发浸染在明亮的阳光里,鼻梁,嘴唇,包括他的整个身姿,都包裹在一层蜜糖色光晕之中,夏实看得出神,许久才找回自己,暗自吐舌。

真是犯规的男友力。

午饭结束之后,柳生简单地修整了一下,夏实决定下午和他一块去体育馆以此打发不用去工作室的时间。

颁奖礼的流程让人直想打瞌睡,当她撑着下巴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时,却察觉到一道审视的视线,她本不打算在意,但抬头时与那个观察着她的女生直打了个照面,与一般的窥视不同,女孩并不躲避她的目光,也不害怕被她发现,模样看起来娇小可爱,站在人群中辨识度却很高。看起来应该是她的校友,因为和她站在一起的是学校剑道部的其他成员。

颁奖礼结束后柳生与真田便回到看台与她汇合,此时那个女孩与她身边的水户将司低语了几句后共同向着他们靠近过来。

水户扬着笑脸冲着他们打着招呼,女孩则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

“真田桑,恭喜你获得个人赛的冠军。”

真田只是点点头:“客气,你们团体赛的成绩也很出色。”

水户将司笑着踌躇了一会,向侧边退了一步,将身后的女孩让了出来。

“这是我的表妹,水户真希。”

在水户说出那个名字前夏实还未想起这个女孩她到底在何处见过,女孩大方甜美地笑着,却直直地看着柳生。

“好久不见啊柳生哥哥,你不记得我了吗?”

这一声柳生哥哥让他俩同时一愣,脑海中也同时浮现出了同一个人的身影。

竟然是那个水户真希。

柳生也颇为意外,但还是保持着他良好的修养与风度。

“原来是真希啊,真的是好久不见了,自从小学毕业之后。”

她高兴地笑着,又转向夏实:“还有夏实姐姐,听哥哥说的时候我还吓了一跳呢,没想到夏实姐姐竟然变化这么大,和小时候的样子完全不同了呢。”

水户真希的声音听起来甜美而柔和,只是用平稳地语调说出一个事实,却让夏实脸上的笑容一僵。

她并没有任何恶意,但不知为何夏实却觉得自己听出了一点攻击性,也许只是因为她太过敏感,也许是因为她自己本身对水户真希是带着一点旧日的敌意与偏见——在她得知这个女孩名为水户真希之后。

如果说成她童年的噩梦还是稍显夸张,但她确实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生活在水户真希的阴影之下。

水户真希比他们都要小一岁,但是却是同年级,当她还在神奈川第四小学时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她的存在,就像几乎没有人不知道柳生的存在一样——优秀的人不论在哪里都总是耀眼的。两个这般的人被单纯的孩子们想象成般配的一对也是自然的事情,当大家都还在情感的懵懂期时,各种各样半真半假的玩笑话也从未停过,在教室的黑板上画上红伞将两人的名字写在其下这样的事情也是司空见惯,在众人的起哄下哪怕本没有任何事情的两人互相之间也会产生一些许微妙的好感。

或者可以说是暧昧?

这样暧昧的氛围虽然让夏实并不太好过,但是更让她感到难受的是其他孩子们并非真正带着恶意的玩笑话——将她们两置于同一位置进行比较。

外貌上不如意的孩子本就容易变成一个群体之中的弱势群体,尤其是由于其他生理原因而产生的不同,比如过分肥胖与高大。

以至于水户真希在小学毕业搬家离开神奈川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依然害怕别人在她面前提起这个名字,也曾经有过一段负能量爆棚的时期为了逃避现实而将所有的怨恨都转移到她的身上,不过这些都已经成为了过去时,现在的她早已经脱胎换骨。

但即便是这样她依然在见到水户真希时产生了一点动摇。

那柳生此刻的心情又是怎样的呢?她悄悄地观察着,却并未能后从他波澜不惊的脸上看出什么来。柳曾经说过,也许柳生才是网球部里最可怕的人,就算是幸村也不及他,正是因为他实在是太擅长掩饰自己,永远都是一副温和绅士的模样。

两人多年未见,交谈的话题自然带到了小学时共同经历的趣事,夏实只是沉默地在一旁听着,并没有过多的插话,欢快的笑声不断的从他们之中传出,旁人也忍不住向他们频频侧目,好奇的目光从未停止过,只因为这几个人都实在是过于耀眼。

柳生喜欢的人会是水户真希么?这似乎也变成了非常合理的解释,想起当时柳生对于他所喜欢的人的描述,一一都符合了水户的形象,于是她又再度在自己的胡思乱想中消沉了起来,感觉心中灌满了铅,正在无尽的洋流中缓缓下沉。

“……那么我们晚上一起去吃个晚饭吧?毕竟这么多年没见了,我有好多话想跟柳生哥哥聊呢。”

一旁的水户将司也忙点头赞成,语气里的欣喜与期待明显极了:“好的啊,诹访桑也来吧?”

“啊?我么……我就不用了,昨天中暑了今天还是不太舒服,所以还是回家休息吧。”她努力露出个笑脸,下意识地拒绝了水户将司的邀请。

“身体还是不舒服么?头疼还是什么?有感觉到发烧么?”听到她的话柳生立刻紧张了起来,说话间手便自然地抬了起来想要试一试她的体温,发觉到他手的动势夏实连忙倒退了一步,全身都在说着拒绝两个字。

“没事没事,只是有点昏沉而已,回去早点睡个觉就好了。”察觉自己刚刚的反应似乎有点过了头,她尴尬地笑了两声。

“这样啊,那夏实姐姐要好好休息,还是身体比较重要。”水户真希关心地道,夏实忙点了点头,借着她的话便匆匆道别离去,急急忙忙地仿佛逃跑一般,柳生神色肃然地跟随着夏实远去的身影。

“那柳生哥哥,我们……”

“今天很抱歉,吃饭的事情改天吧,我还有点事,就先行告辞了。”

“啊……嗯,好的。”

他点了点头算作示意,便抽身快步向门口追了出去。

水户将司注视了一会柳生的背影,转头向着真田问道:“真田桑,其实……他们两个是在交往么?”

真田抱着胸闭了闭眼。

“水户桑,问这种问题只能说明你还是太松懈了。”

“啊、哦,是、是,很抱歉!”

真田轻哼了一声,其实那两个家伙才是最松懈的吧,这样明显的事情互相之间竟然丝毫都看不出来,眼力实在是太差了!

水户真希则一瞬不瞬地看了体育馆人来人往的大门许久,再转身时依然如先前一般笑魇如花。

延伸阅读

乐翻天2—10元生活超市加盟  http://www.deekshafire.com/sg2b.shtml
乐翻天2—10元生活超市加盟_公司简介北京雅思世纪科技有限公司由一群年轻时尚的专业人

振戎润德珠宝加盟  http://www.deekshafire.com/g3ya.shtml
公司简介云南振戎润德集团成立于2010年,是振戎能源有限公司的控股公司,是中国先吃螃

文亮珠宝加盟  http://www.deekshafire.com/skka.shtml
文亮珠宝的logo·缘于文亮WENLING英文的简写。我们坚持定位时尚,典雅,吉祥,

刘立新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deekshafire.com/15b.shtml
刘立新皮具护理属于黑龙江省尚品国际奢侈品皮具护理有限公司,刘立新奢侈品皮具护理加盟品

安贤尔加盟  http://www.deekshafire.com/nsex.shtml
安贤尔钥匙扣的诚信、实力和产品质量获得业界的认可。欢迎各界朋友莅临参观、指导和业务洽

育尚宠物美容师培训学校加盟  http://www.deekshafire.com/uhfc.shtml
育尚宠物美容师培训学校隶属于北京华宇百纳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以来一直秉承以培养

爱得润加盟  http://www.deekshafire.com/gmwv.shtml
婴幼儿洗浴用品招商加盟,厦门大盛光明贸易有限公司主营婴童用品、家庭生活用品等业务。向

政法英杰教育加盟  http://www.deekshafire.com/gxk5.shtml
教育特色教育特色特色如果您对政法英杰教育感兴趣,请在下面留言!

华凯杰电动车加盟  http://www.deekshafire.com/g6ao.shtml
华凯杰电动车,更是凭借自身的多种优良性能和产品优势而获得大众的青睐和赞美。随着社会发

鼎盛千秋教育加盟  http://www.deekshafire.com/gar0.shtml
2010~2012定战略打江山两年内完成市场80%以上,通过并购加盟代理深埋毛细血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校花的战神保镖在线阅读第4章

    由于那天晚饭迟到而被五老星教育说不可以没有时间观念的紫凌表示自己很悲催。从那天之后她的身边开始专属执事24小时全天随行,并将她的一切时间都规划的满满的!对此紫凌的看法是:连什么时候上厕所这种事执事先生你都规划,你真的不是变态吗喂?!就这么过了一个月,紫凌也就慢慢习惯了。坐在餐桌旁悠闲的吃着早点的紫凌

  • 乾宇无锋第5章在线阅读

    “大皇姐,你要去做什么?”就在乐心公主准备私服出宫的时候,一旁有一个肉嘟嘟的幼童跑了过来,看上去,也就三五岁的样子,一身的华衣,再加上那红扑扑的脸蛋,甚是可爱。“小王弟,来……”乐心命人将抬起的轿子停下,探出头,伸出手,接过这个肉嘟嘟的小胖孩,“小王弟,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乐心将小王弟,也就是云妃所

  • 塔儿在线阅读第1节

    第一章2019年9月13日,中秋佳节。两辆黑色迈巴赫穿过枫叶层叠的半山大道,徐徐停在半山腰的一座疗养院前。身穿黑色西服的司机下车绕到另一边开门,一道修长的身影弯腰下车,深秋的夕阳映照在男人的脸上,玫金色的余晖将男人的轮廓勾勒的越发俊朗清逸。站在别墅门前的工作人员齐声喊道:“程总。”程绍微微颔首:“大

  • 重生之青云剑尊第十章在线阅读

    时间很快就到了下午五点半。海洋馆五点钟就闭馆了,游客早已经散尽。水池里的美人鱼全都浮上水面,开始显露修长的双腿,换上日常服装,准备下班。大部分照明灯都关闭了,只留下后台这几盏仍然亮着,给工作人员照明。没有了喧嚣的人群,海水也越发沉寂了,平静无波的水面下,孕育着无边的黝黑,如同一只张着嘴的巨兽,穿梭的

  • 重生八零小财妻在线阅读第3节

    一个新的邂逅发生时,我们一般不会马上认为那就是缘分,当我们追忆着承认它是一个缘分的时候,往往已是多年之后。如果说当初的邂逅是一个点,那么多年之后的彼时必然早已从那个点引出了一条线。那条线不一定很长,却已然深入骨髓。纳兰才子说:“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即使多年之后只能孑然一身悲画扇,可那初

  • 绣楼记在线阅读第10节

    道衍带着新收的宝贝徒弟,为罗睺这般一护法就是数十年过去。时间一长孔宣先坐不住了,功力毫无寸进,道衍隐约的知道些他的想法也不说破,他知道孔宣的福缘深厚,也不怕大劫中身殒,便只吩咐他可下山游历百年后,自去玄元山既可。送走了孔宣,又三年罗睺终于出关,这次出来的罗睺更显冷漠,浑身煞气缭绕,简直就是为魔而生,

  • 重生之王府生存日常在线阅读好,我跟你走

    看着舒天扬一脸的坚定,我知道他今天是打定主意决计不会让我再和李耀一住在一起,想到他要打电话给周珊,我不禁慌乱起来.舒天扬不知道我和周珊之间发生过矛盾,再加上那次周珊又那么维护我,他以为我们俩还像从前那样要好,认定周珊也不会赞同我和李耀一住在一起.我不能告诉舒天扬我和周珊的事,可又不能让舒天扬打电话给

  • (网王)平行线在线阅读火爆拍卖

    群里的人数最终固定在了478人,杨毅都没想到几条龙虾能有这么大的号召力,如果被那些做微商的看到,估计会羡慕的要死,人家想方设法的邀请人都没人加群,他睡个觉就让朋友圈炸了锅,可不人比人气死人嘛。信息不停的刷着屏,基本上都是让他提前开始的。他看了看时间,也就剩下不到十分钟了,就在群里发了几句开场词,不外

  • 景泰当歌之青梅

    第一个被抱上麦的粉丝很紧张的问出这个问题,连带周平乐在内的所有粉丝都跟着紧张起来,公屏疯狂的刷动。“没有呢。”此话一出,周平乐松了一口气,粉丝们也松了一口气,让周平乐无语的是张濛濛居然兴奋的唱起了歌。张濛濛这个女人哪里都好,她唯一的死穴就是唱歌,此时她那歌声难听的想让周平乐把她就地正法。“大大,你喜

  • 反派打脸日常[重生]希望

    这是吴曜麟昏迷后的第五天,实际上镇定剂的效果在第三天时就已经失效了,而吴曜麟在镇定剂失效的那一刻便清醒过来了,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而是谨慎的观察着四周。心中的那股恐惧早已消失,替代的是一种戒备的心态,但是吴曜麟只能闭上眼睛,可闭上眼那满脑子都是大家在一起的记忆,枕头又被泪水浸湿。虽然别看吴曜麟今年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