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洪荒不朽第3章在线阅读

作者:小七泡泡 来源:纵横中文网

那一棵拦路的大树少说也有百年了,这一记倒在路中央,树干连着枝繁叶茂的树冠将那官道堵的严严实实不说,清风领着十来个侍卫们要挪开它,也非轻易之事,他们忙活了好一阵,也才将那大树挪得露出了一条小小的道儿,大约勉强容得油桐小车,他们的马车却是依旧过不去的。

清风抹了一把汗,转头对着正抱手倚马的锦衣男子喊道:“大爷,我等恐怕没法立时将这树挪开,不若你先回城吧?”

锦衣男子将游弋在那油桐小车上的视线转了回来,看着清风苦哈哈的模样,微微一勾嘴角,道:“不急,只管挪树就是。”

松涛拍了拍手里的泥水,对清风说:“不若这样,我们从马车上卸下两三匹挽马,寻些粗绳把那大树捆了,再加上咱们的力道,说不定就能把这老树给拖开些。”

清风想了想,这倒也是个好主意,便点头说:“那便试试吧!总不能让大爷候在那里,错过了时辰。”

两人与侍卫们商量了一下,便往后头的马车上卸下了挽马,将挽马与大树拿这粗绳绑了后,众人在树后蓄势待发,只听得马夫一记吆喝,马儿便往前冲了几步,借着马的力道,大家忙使力推着树,倒真将那沉重巨大的老树往官道一侧拖开了数米。

清风和松涛大喜,吩咐着车夫继续赶马朝那路边上去,他们则和侍卫们齐齐发力,一鼓作气地将那树成功地推到了路旁。

众人欢呼了一记,便返回到车马旁,清风和松涛脸上满是污迹,神情倒是十分愉快地对着锦衣男子拱手道:“大爷,幸不辱命,那树咱们挪开了!”话音刚落,却见那油桐小车上赶车的老汉,手里拎着一只粉蓝色的瓷壶,小心翼翼地朝着他们而来。

锦衣男子转头看去,微微挑眉,却不言语。

松涛抢上去,问:“这位大叔,可有什么事?”

宋叔将手里面提着的那一壶茶在他们面前露了露,道:“各位将这大树移开可真是受累了,倒便宜了我们,老汉我特来送这壶茶,以做答谢,还请各位笑纳,权作润润嗓子吧!”

锦衣男子颔首,说:“客气了!”说完,看了一眼松涛,示意他去接茶壶。

松涛双手去接茶壶,道:“多谢!”

“应该如此,应该如此。”宋叔呵呵地笑了笑,抬眼,飞快地看了一眼面前的这些人,双手搓了搓便朝自家的小车走去。

松涛拎着那茶壶,等宋叔走远了,才嘀咕道:“还真瞧不出,秦府夫人的丫鬟用的茶壶竟是这般……啧啧啧”他没有说下去,因那锦衣男子正眯眼瞧着他,松涛缩了缩脑袋,“我,我这就给弟兄们分一分茶水……”

“不用了!”锦衣男子摇头,道:“清风,去车上拿个茶碗来。”

清风与松涛对视了一眼,应了声转去打头的第一辆马车里取锦衣男子惯用的茶碗。

松涛缩了缩脑袋,有点不解地说:“大爷,瞧着这茶壶,我觉着就不定是什么粗叶子泡的水,恐怕……”

“恐怕什么?”松涛摇摇头,没敢说下去。

锦衣男子接过清风取来的茶碗,往松涛面前一伸,说:“倒茶!”

松涛有些不愿意,无奈自家主子那脸色有些不同寻常,他生恐若不倒茶要吃排头,只得不情不愿地往那茶碗里倒了茶。

那淡黄色的茶汤随着茶壶微倾,涓涓流入白色的茶碗里,间或有大片的褐色茶末顺水入了碗底,打了个转便沉了下去。

锦衣男子手指在茶碗外壁上轻轻摩挲了一阵,感觉到茶汤并不热乎,眼神一沉,缓缓地举起茶碗一饮而尽。

就在这时,他的眉头一皱,眼见这那油桐小车忽然动了,小黑驴慢吞吞地被那老汉赶着,朝建安城的方向而去。

“咦?我们还未还他们茶壶咧,怎么他们就走了?”松涛奇怪地说道。

锦衣男子沉默地看着悠悠然远去的油桐小车,蓦地将茶碗朝着清风处一抛,抓过了松涛手里那淡蓝色的瓷壶,翻身上马追了上去。

那油桐小车内,穆宁靠着车壁正闭目养神,小丫鬟翠喜在一旁满脸的惋惜之色,低低地说:“哎呀呀,那茶壶虽说不值钱,好歹也用了许久,我都有些舍不得来着,三姑娘,若是稍微等些许时候,他们说不定就还茶壶来了呢!”

穆宁没有动静,仿若未闻般,然而藏于袖内的双手却牢牢地绞在了一道。

“三姑娘?”翠喜小声地叫道,以为她睡去了,便只得怏怏地嘟着嘴在昏暗的车内摆弄手里的彩线。

小车才行了没多少路,就听得车后传来马蹄声,然后,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停车!”

穆宁蓦地睁开眼,眼中有一丝惊色,转头朝着那湿透了的花格木窗看去,那个杀神为何要追来?

宋叔闻言转头看去,就见那锦衣男子驾马赶了上来,手里还拎着那个淡蓝色的瓷壶,他微微一怔,旋即停下了马车。

锦衣男人将手里那个茶壶递了过去,冷声问:“里面是什么人?”

宋叔刚要伸手去接茶壶,听他这冷不丁一问,唬了一跳,抬头,问:“什么?”

锦衣男子皱着眉头道:“我问你,车内坐着什么人?”

宋叔扯了扯嘴角,露出一点笑来,谨慎地说:“这里头坐着的人,刚才您也问过了不是?是咱们府上的丫鬟,去庄上办事的。”

“既然如此,为何不等着茶壶送回就走了?”锦衣男子将手里的茶壶拎到了宋叔眼前,问道。

“这……”宋叔怎么说得上来缘故,有些无措地看了眼车门,对着那锦衣男子微弱地笑了笑,“这茶壶也不什么值钱。”

“你家老爷可是建安远近闻名的节俭之人,连圣上都赞誉有加,这么个茶壶再不值钱,放到百姓家里,也是件稀罕物,你说不值钱?”锦衣男子闻言冷笑了一声说:“瞧瞧你那心虚的样儿,恐怕里头坐着的可不是贵府的丫鬟吧?”

“这怎么可能!”宋叔抹了抹额上的汗,努力地笑了笑,然而,这位那脸色仿佛随时要拔剑杀人般,他面露沮丧之色,低低地说:“这里头坐着的……”

“啪……”竹帘被人从里一把推开了。

延伸阅读

革新舍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eugene-osadchy.com/6npd.shtml
革新舍·GreenBagHotel作为“奢侈品护理管家”,深谙各种奢侈皮革的特质,精

施洛嘉华/SLKW加盟  http://www.eugene-osadchy.com/yd3c.shtml
施洛嘉华饰品有限公司是“丰沃投资”下属企业,位于中国梧州市,“丰沃投资”一家从事水晶

小七北鼻加盟  http://www.eugene-osadchy.com/dfup.shtml
小七北鼻童鞋经销批发的皮鞋、布鞋、运动鞋、童靴、雪地靴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

吾裳美美加盟  http://www.eugene-osadchy.com/avc7.shtml
吾裳美美女装主要销往台湾、韩国、马来西亚和内地大型批发商(批发店、商场、专柜)等。我

爱伦可可加盟  http://www.eugene-osadchy.com/dc20.shtml
爱伦可可婴儿用品隶属英国爱伦可可国内外集团,总部坐落于伦敦,国内外英国皇家御用婴幼童

优尼洗衣加盟  http://www.eugene-osadchy.com/gpm1.shtml
北京优尼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成立于2003年,主要以企业管理,干洗服务,干洗技术培

依乐佳加盟  http://www.eugene-osadchy.com/n5qk.shtml
依乐佳干洗主要从事衣物干洗及护理、洗衣加盟及技术培训服务。淄博依乐佳洗衣公司总部设在

Convers加盟  http://www.eugene-osadchy.com/nb7n.shtml
Convers帆布鞋总部经销批发的鞋服、鞋服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

鑫方成玻璃钢格栅加盟  http://www.eugene-osadchy.com/n55v.shtml
武汉鑫方成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是一家专精于模塑玻璃钢格栅、拉挤格栅和拉挤型材生产制造及

明策工艺品加盟  http://www.eugene-osadchy.com/p98p.shtml
明策工艺品经销批发的陶瓷工艺品、饰品、陶瓷材料、颜料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吸血鬼骑士之夜曲第9章在线阅读

    韩菱纱一人跑到村外,越想越气:“讨厌~昨天明明翻过黄历,怎么大吉也会变大凶?(转身看向刚追上来的云天河)唔,……瞧你五官端正、眉清目秀,看不出晦气这么重,真是人不可貌相。”这话前面是夸赞,后面却是嘲讽。云天河还未明白刚才之事到底为何,问道:“菱纱,他们干吗要赶我们走?是因为我射死了那只胖鸟?”韩菱纱

  • 魂穿影视一路爽在线阅读第一章

    夜色正浓,躺在床上的少女脸色煞白,全身上下都冒着汗“啊!不要!”顾笙歌突然坐起来大叫。“一个星期了还不消停,哎~”顾笙歌喃喃自语。这一个星期她一直重复这做同一个梦“顾笙歌穿着一席嫁衣,静静地坐在床上,一阵风吹过,将所有灯光全部熄灭,顾笙歌拉下红盖头紧张的握住手绢,不敢出声。黑影在月光下掠过,径直朝顾

  • 风之鬼[综]之第三章

    一个月前,南风里与他们的老大封南绪一同参加《资源》的人都亲耳听到了那位预言师对自家老大说的话。预言师说的话依旧是那么晦涩难懂,也不知道是什么语言,反正没一个人听懂,他们只得到一个地名。这也是南风的众人为什么千里迢迢往青市跑的原因。出动的还是南风的顶层。等真到了青市,南风的人更是一头雾水。“老大,我们

  • 抱紧我的吸血鬼在线阅读第八节

    “你敢小瞧我?”刘龙见秦四无视自己的模样,瞬间大怒,将脚下的杨登虎一脚踢了出去,杨登虎起码一百多斤的体重,在他的脚下,却向沙包一样轻巧,带着巨大的惯性向秦四撞去、“呀”小杨雪一声惊呼,紧紧闭上了眼睛,两只小手用力伸了出去,等待着巨大的撞击到来,她不能退,一旦自己后撤,杨登虎落在地上,不残也得震出内伤

  • 梁夜第3章在线阅读

    “承瑜你能回来我是很开心啦,但你不是最讨厌亲戚的吗?”。“我这不也是被逼的吗,不过,有一件事,还想请你帮个忙”于是我把那整件事都给他说了一遍。“这么大的事情,现在才和我说,还是不是朋友了”他看起来很不满。“那你是……”。“当然答应喽,朋友有难,我肯定要鼎力相助啊,那什么时候去。”“好,那就今天晚上十

  • 我爹是王羲之 [参赛作品]离别之歌

    守缺峰巅,君七懒洋洋地靠在一块巨石上,眯着一对小眼睛,悠哉悠哉地欣赏着自己爱犬的精彩表演。但见殷天殇步法轻盈如燕,下盘却稳如磐石,手中究心肆意挥洒,或迎或送,或挑或刺,或劈或斩,或开或阖,远观如龙卷霹雳,近观似游龙出海,头顶偶有苍鹰飞过,衬着彤红的日轮,描摹成一幅动静皆宜的画景。“问天式·因何而生因

  • 逆风的旅程之痛吗(1)

    早上六点半,何诗宜是被闹钟叫醒的。一片安静的宿舍里骤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十分刺耳,何诗宜闭着眼睛,熟练的伸手握住手机,关了闹钟。北方的冬天很冷,即便是在室内,胳膊伸出去再缩回来,便都带上了冷意。冰冷的空气顺着进出时的缝隙钻进来,让何诗宜陡然清醒。她在温暖柔软的被窝里翻了个身,然后以绝大的意志力控制着自己

  • 我在异世古代嗨皮在线阅读第1章

    凡是在阎魔王殿管辖下的鬼民都知道,冥界有个小祖宗,开罪了谁都不能开罪他。两百年前,有个不长眼的妖物打上了他的主意,被阎魔王以及其他三殿的殿主联手给灭了,连地狱的门儿都没让进,直接从三界抹去了存在。从那开始,阴间的鬼民们都将这个小祖宗奉为了传说,甚至比对阎魔王还要敬畏三分。凡是在主殿有固定职位的鬼差都

  • 殓灵师第8章在线阅读

    第8章名声大噪两人是第一次见面,在这之前,院长不知道医院里还有这么一个了不得的年轻人,而张进自己也没想到有一天会走进院长办公室里,受到这位一医界前辈的款待。早在大学期间,他就在现场听过蒋文的医学理论,以及所著的医学书籍,现在回想起来实在太过唏嘘。“张进,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寒暄一阵过后,蒋文

  • 诡异复苏:我能无脑压制鬼第五章在线阅读

    等到沐凉离开,云深对院长说:“院长,我有点担心,”“担心什么,”“您今天看沐凉和林琦的比赛,难道没看出来吗,他的打法完全变了,虽然防守更可以打破林琦的心理防线,但是这根本不是明智的选择,以前的沐凉可能真的回不来了,而且就他现在的状态可能真的对付不了那个实体高手啊,”克里笑了笑,“你这个孩子平时嘴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