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专治邪魔外道[重生]第一章

作者:琉小歌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朽木刁也/文

春寒料峭,窗外大风大雪,风乎乎拍打窗户。

明明已经入春,却仿若严冬。

温暖的室内,闻离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一层不染的玻璃光面,照出他漂亮精致的脸。

只是这张脸,没有任何表情。

他耐着心,又听电话那头的人讲了几分钟话,终于忍无可忍,双眸跃起熊熊火焰。

“够了!穆离越,你仔细算算,因为这件事,我们吵了多少次!”

“我受够了你的掌控欲!”

“我们完了,分手!”

说完,他狠狠掐断电话,把头仰高,不让已经蔓延到眼底的湿意落下来。

攥在掌心的手机疯狂震动,闻离看一眼来电显示,眉头就狠狠皱起来,挂断之后,迅速把这个号码拉黑,又找到所有相关的联系方式,一条龙服务!

最后,他把手机静音,丢到床上。

做完一切,他忽然觉得身体的力气都被抽光,他顺势蹲下来,将脸深深埋进了膝盖里。

完了。

一切都完了。

闻离的肩膀微微抖动,始终维持着这个姿势,直到他蹲的双脚发麻,才把头抬起来,露出通红的眼眶。

落地窗外大雪纷飞,他直愣愣地看着,许久动了下眼睛,视线缓缓向下。

马路上,行人匆匆,车水马龙。

商场依旧灯火通明。

即便风雪再大,从来没影响过城市的灯火喧嚣。

他用手背狠狠抹了一把眼睛。

所以,没了谁,日子一样照过!

闻离不到八点就把自己丢到床上,裹着被子睡了个昏天暗地,黑暗里手机屏幕亮了又暗,暗了又亮,号码一个变着一个来,他一概没理。

直到门外传来震天的敲门声,他才不得不爬起来,免得被邻居告“噪音扰民”。

他顶一头睡得乱糟糟的头发,趿拉着拖鞋,睡眼惺忪去开门,门一开,寒风就争先恐后灌进来,他瞬间被吹了透心凉,彻底清醒了。

“杜哥,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嘴巴一张,就吃了一口寒风,他连忙把经纪人拉进来,“先进来。”

等人进来了,他迅速把门关上。

“试镜不是下午三点吗?现在才八点不到。”他揉着眼睛问。

眼睛又涩又疼,难受。

经纪人杜垚抖掉一身的寒意和风雪,被他的样子吓一跳,“你这是什么鬼造型?你昨晚熬夜练哭戏吗?

眼睛肿的跟核桃似的。”

闻离忍不住摸了下眼睛,怏怏地找了个借口,“没,睡觉前喝了一大杯牛奶,水肿。”

他又看杜垚,“你这么早来做什么?”

杜垚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上次说的那个恋爱真人秀,这是剧本,你先拿去看。”

说着就给闻离递了过去。

闻离一听,脸色立马不好,“我不是说过,我不接那档真人秀吗?”

“你是说过,但我答应了吗?你的咖位能被邀请参加这种大爆真人秀的第二季,你应该先去烧高香,而不是在这里跟我挑七选八。”杜垚胖胖的脸上是藏不住的喜色,语气更是得意又兴奋,“而且你知道你这次跟谁搭档吗?穆离越,流量话题榜第一人,最年轻的三金影帝!”

听到穆离越的名字,闻离觉得本来就干涩、酸痛的眼睛更难受了,心脏也不舒服,跟犯心脏病似的,疼得厉害。

他深呼吸了好几次,才用平静的语气开口。

“我真的不行,我不参加。”

杜垚两颊的肉抖了抖,“必须参加!”

闻离昨晚刚结束一段五年的恋情,心情本来就很差,现在又要跟前男友一起上恋爱综艺,心情更差,不由任性起来。

他面露气愤,“我并没有同意要参加,我说不就是不!”

“你——”杜垚被气得半死,“你知道多少人抢破头要上这个真人秀吗?你是要气死我!”

闻离现在不想说话。

杜垚看闻离一副油盐不进的漂亮脸,只好使出杀手锏,“反正合约我已经给你签了,你不愿意参加,就自己付违约金。”

他丢下这句,就不说话了,翘着二郎腿在沙发上坐下。

闻离板着脸,冷冰冰地开口,“违约金多少钱?”

杜垚比一个数,冷眼瞅他。

“5000万!”闻离惊得直接叫出来。

片刻后,又怀疑地盯住杜垚,“你说真的,没骗我?”

杜垚直接甩出合同,“自己看!”

闻离拿过合同,走到另外的单人沙发坐下,习惯地往怀里塞一个抱枕,翻开合同。

他前面都没看,直接跳到违约金那里,白底黑字,清清楚楚写着5000万。

“啪——”

合同从他手滑落,掉在了地上。

杜垚哼一声,“怎么样,你是付违约金,还是参加真人秀?”

他……他没钱。

闻离颓了,咬牙切齿,“我参加。”

小样,我还搞不定你。杜垚给自己倒了杯水,“这档真人秀你去参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你说你倔强个什么劲儿。”

把空杯放回桌上,他认认真真说,“闻离,这是你的机会,你终于要火了,你知道吗!”

闻离不知道。

也不想知道。

他只知道,天要亡他。

闻离抱住头,把脑袋埋进了抱枕里,尝试闷死自己。

“还有件事儿。”杜垚敲桌面,语带兴奋,“从今天开始,你跟穆离越组cp营业,现在就发条微博,再艾特穆离越。”

“!”

闻离猛地抬起头,“我不!”

“你又在作什么?现成流量第一人的热度给你蹭,你以为谁都有这个机会吗?”杜垚继续,“何况,不管你愿不愿意,等节目开播,你们组cp营业,也是板上钉钉的事。”

闻离愣了下,挺直的背忽然垮下来。

他垂下眼眸,藏住眼底浓浓的苦笑和伤感。

真讽刺。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没蹭过穆离越的热度,现在分开,反而蹭上了。

他还记得当初对穆离越经纪人义正言辞说绝对不依靠穆离越、不会蹭穆离越流量的场景。

幸好,他们已经分手了。

闻离的嗓音低哑,语气很平淡,“我知道了,不过要等节目组官宣了,我才会配合发微博。”

杜垚重重拍一下桌面,恨铁不成钢,“你怎么这么一根筋,热度现在就能蹭,何必等到后面!”

“我现在发,小心弄巧成拙,”闻离抬了下眼皮,“穆离越的粉丝是出了名的战斗力爆表,他们都非官宣不约。

官方还没宣布,我就先跳出去,你不是想让我火,是想让我凉凉。”

想起穆离越的粉丝,杜垚如同寒冬腊月被泼一盆冰水,迅速冷静下来,“你说得对。”

闻离站起来,趿拉着拖鞋往卧室走,背对着杜垚摆手,“行了,你回去吧,那剧本我会看的。”

杜垚见他一点没放在心上,气不打一处来,“你干嘛去?”

闻离声音闷着,从房间里传来,“补觉,为了下午试镜的时候,又是一个精致的美少年。”

大洋彼岸,美国。

一辆车停在机场入口,一个身穿黑色长棉服的高壮男人戴着大口罩、围巾几乎包住半张脸从车上下来。

即便是这样的打扮,也遮不住他浓浓的疲倦,露出的眼里满满的红血丝。

很快,另外一个男人跟下来。

“你疯了吗?这时候回去!哪怕是直达的飞机也要十几个小时,你根本赶不及明天的试镜!”

“那就算了。”

“穆离越!”压低声音吼了一声,江翰飞怒火中烧,又极力克制,“你说的轻松,你知道为了这个资源,我打通了多少关系吗?!”

穆离越脚步一顿,回头看了眼经纪人,单薄的眼皮抬了下,没有一点笑意,“如果不是看在你辛苦做这些的份上,我根本来都不会来。

江翰飞,你争取这个资源的时候,仔细看过本子吗?你知道他们要我塑造的是什么角色吗?”

江翰飞愣了愣。

穆离冷冷说道:“中国反派,人设扁平化,没有身世交代,没有背景介绍,纯粹一个极恶的坏人,杀小孩,拐女人,大毒°贩。”

江翰飞沉默了会,开口,“可这是好莱坞的本子,你能借这个机会,打开海外市场。”

“打开什么市场?专演纸片人化的恶人吗?角色毫无挑战性,随便一个人都能演,我为什么要大老远跑到国外来演它?”穆离越看他,“你太急于求成了。”

穆离越净身高一米八八,穿上鞋超过一米九,宽大的厚棉衣虽然遮住了他的好身材,却遮不住他独一无二的气场和气质,光是站着,就足够吸引目光。

已经陆陆续续有人认出他,机场有不少中国人,有人惊喜地喊出他的名字,迅速聚起一群人。

江翰飞眉头一皱,“不好,有粉丝认出你了。”

穆离越大步朝里走,“先进vip休息室。”

好在这里是美国,来来往往更多还是外国人,穆离越在国内虽然流量第一,但在美国,他的名字还引起不了多大轰动。

聚起来的一小批粉丝见他进了vip室,也只能遗憾散开。

Vip休息室里。

江翰飞发现劝不动穆离越,只好放弃了。

他颓丧地坐了会,见穆离越视线不离手机,一个接一个地拨打同一个号码,终于还是忍不住提醒他,“闻离已经拉黑你了。”

穆离越目光不动,“他生完气,会把我放出来的。”

想起什么,他又抬头,“我让你给杜垚打电话,打了吗?阿离在做什么?”

江翰飞眼神闪了下,两只手交握在一起,“我让人打了,杜垚说他在睡觉。”

穆离越笑了下,“是了,他心情不好,就会睡觉,然后睡一觉醒来,就把所有事藏进心里。”

从前他们吵架,闻离就这样。

而他就会从后面抱住他,亲吻他的脖颈,一点点开导他,不让他积郁。

穆离越回忆**的点滴,电话还在接着打。

过了会,他又问江翰飞:“那档恋爱真人秀,接下来了吗?”

“上午就打过电话了,已经替你接下来,也把你的要求跟他们提了,他们会让你跟闻离搭档,合同在拟,等你回去就能签。”他叹了口气,犹豫说:“值得吗?”

为了闻离,把综艺首秀贡献给一个***爱真人秀,值得吗?

即便现在环境开放了,***的题材能在电视上出现了,可还是有很多人,不能接受。

“值得。”穆离越说。

他换一支手机,再一次拨通烂熟于心的那个号码,“他这次真的生气了,我得把他哄回来。”

顿了顿,他的声音很轻,“我离不开他。”

他摘下口罩,露出后面倦容满满的脸,轻哂了声,“而且,阿离心软。”

延伸阅读

江山加盟  http://www.covenantsporthorses.com/prkd.shtml
江山保健米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是一家经营大米加工的企业。公司坐落在人文秀丽,

三安加盟  http://www.covenantsporthorses.com/d6bx.shtml
迪优食品生产出无农药残留、无化学残留、无兽药残留的符合《三安很有机食品中少农药化学品

银亿牌日用品加盟  http://www.covenantsporthorses.com/d0aw.shtml
银亿牌日用品是酒店宾馆一次性用品、一次性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

ecolifelatex伊可莱加盟  http://www.covenantsporthorses.com/gcy9.shtml

龙威洋加盟  http://www.covenantsporthorses.com/n998.shtml
龙威洋工艺品是厦门龙威洋工艺品有限公司旗下产品,公司地处厦门市湖里区五通店里工业区,

好时光幼儿园加盟  http://www.covenantsporthorses.com/s3dx.shtml
上海启行教育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是上海市首家以“教育管理”命名的教育类公司公司的主要业务

隆和加盟  http://www.covenantsporthorses.com/nbgy.shtml
一、〔CHAPTERS:行业〕1、产品剖析翡翠,自古以来就以它的艰深晶莹的质地,蕴涵

苏约克苏打水加盟  http://www.covenantsporthorses.com/skzd.shtml
苏约克纯天然益身水产于新疆乌恰县托云乡,地处帕米尔山东沿,天山南沿,喀喇昆仑山北麓,

华珀聚脲加盟  http://www.covenantsporthorses.com/dc7.shtml
广东华珀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华珀),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专业从事聚脲材料的研发、生

吉信达加盟  http://www.covenantsporthorses.com/djr5.shtml
吉信达地板于2011年入驻大陆。以集成开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以电工电器类如电线,电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今日兄台的高冷人设崩塌了吗第8章在线阅读

    第八章第二天一大早,傅云若从地里摘了几颗生菜拿了一个冬瓜,去猪肉档买了一斤排骨,带上昨晚去梅婶家买的二十个土鸡蛋,背着娃儿骑着小毛驴去上班。她已经认识路,就没让梅婶再送。今天她稍微骑得快了些,二十分钟就到达目的地。车子在铁门前停下,她直接掏出钥匙,看了看锁孔,觉得其中一把钥匙更符合,便用它开铁门。果

  • 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在线阅读第四节

    回到天门公司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辉红的太阳慢慢的升起,映照着整个大地。我现在想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让吴斌等人立即在海州城第二高中给我消失。妈的,真敢欺负到我的头上来了,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以为自己是大哥大呢。天门公司总部的办公室是建立在紫荆花园第一栋楼的第三层,刚走到第二层的时候就听到有人撕心

  • 小不忍则卖大萌在线阅读第一节

    第一章苏醒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文峰突然感到身上一片冰凉,后背上隐隐的还有些许疼痛。他想将双眼睁开,可是大脑一阵疼痛,只得无奈放弃。此时只能感受耳边不断传来的风声。“难道这里就是阴间?”迷糊之中,他乱想着。大脑的疼痛,没有将他打败,尝试几次后,终于成功将眼睁开。之后,看到的是一片美丽的夜空,圆月高悬,繁

  • 综漫之爱的狩猎在线阅读打断一下

    云山脸色有些阴沉不定,没有想到小小的九江剑派,连宗师都没有的门派,竟然有人敢和自己唱反调。不过他也知道,一旦自己一意孤行带走叶雪,那么苗云东等人必定合力反抗。单打独斗,他虽然有把握力压苗云东,但是不要忘了,旁边还有百里惊雷等人虎视眈眈。至于云嫣然不过后天七重,即便和纪无伦相比都略有不如,实在帮不上什

  • 君生天枢地钮四

    斗战胜佛携着张鸣风,去了瑶池赏花,又去了蟠桃园,自他大闹天空偷吃蟠桃后,王母命人锁了蟠桃园,猴子不得进入,急得只是跳脚,却也无可奈何。自成佛以来,早已收起了幼年时的习性。张鸣风却也懂得斗战胜佛的心性,好言道:“园里不过一些桃树,不看也罢。”猴子喜他懂事,叫道:“很是,很是,没什么看头,你还想去哪里,

  • [记录]谈个恋爱之第六章(6)

    迈巴赫驶入春景华庭A座下面的车库,华晏晏心有踌躇地跟着霍予安走进电梯间,看见他先按了35层。霍予安转头看华晏晏:“你住哪一层?”“……34。”华晏晏一时间说不准和霍予安当上下楼邻居是好是坏。她有点怕华清懿和霍予安在一起后知道这一层,愈发不肯饶过她这个假千金。谁知道男人在爱情里面会不会盲目,她就算和霍

  • 舌尖上的爱情第1章在线阅读

    天蒙蒙亮,太阳还没有升起,巨峡市便已笼罩在一片喧嚣之中。巨峡市一个小型公寓中,一个黑发黄皮肤的少年对着一个巨大的木桩不断的挥拳,不断地努力的锻炼。这是一个二十岁的青年,一脸坚毅,他双手缠着绷带,每一拳挥出,都在硬实的树干上打出一个凹坑。“嘭!”“嘭!”沉闷的声音响起,他挥汗如雨,拳头因疼痛而微微颤.

  • 当爱已成习惯,谁能将它改变在线阅读第1节

    凌晨两点,火车缓缓停靠在了秦川北站。只有一个穿着一身军绿色休闲装,背着双肩背包的女孩从火车上走了下来。沿着站台的指示标志,一路走出了检票口,站在站外,池桑深吸了一口气,秦川,这座让她无法割舍的城市,她又回来了。左右瞧了瞧,因为时间已经很晚了,街边没有什么人,打着呵欠的出租车司机冲她招了招手,询问她是

  • 来自彼岸的你之矛盾(4)

    转眼间离年会就剩下三天的时间.其他基本上都已经布置妥当.到了这个时候,徐佳音本来以为可以歇了一口气了,没想到下午上班的时候,酒店忽然打电话过来告诉徐佳音,宴会场有一副壁画受潮要立刻换下来.因为场地都已经布置得差不多了,徐佳音担心她们会弄乱,无奈之下只能和叶悠雪去酒店查看.也不知道孙梅是怎么知道这个消

  • 有狐逼供

    清早五点,市中豪宅外的一棵大树上。铭诺依靠着树身,单手搭载膝盖上,慵懒而又享受的看着豪宅内的一道身影。从身体的曲线来看是个女孩儿,虽不算婀娜多姿,但却有着闲雅超逸的气质与林下幽静的境界。迷得铭诺不要不要的,差点控记不巨他记几一个瞬闪扑到女孩,不过很快便中止了接下来的幻想,毕竟,条件不允许啊~他存在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