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讼师科举日常之箱子女孩

作者:公子若风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个……人!”夜初打开木制箱子被惊了一跳,只见箱子里面有一个全身被捆着的金发少女恐慌盯着夜初,少女蹲在箱子里瑟瑟发抖,双手被绑在背后,嘴巴被一块黑色的封口胶堵住了,在看到夜初后,少女赶紧把身体往后面移,尽管后背已经紧紧的抵在了箱子的角落。

夜初倒吸一口凉气,这帮人就是这样把少女装在箱子里面的?见不到光线,活动不了身体,还说不了话,看这少女惨白的脸,夜初第一时间想到了鬼这个词,一时间居然愣住了,这是要受多大的罪,也不知道在里面呆了多久,难怪生命气息这么微弱。

“还不把她救出来!”夜初心里传来一道埋怨的声音,看着夜初毫无动静,茱莉亚忍不住提醒道,茱莉亚虽然是居住在夜初体内,但是对外界的感知能力还是有的。

夜初凑近少女的脸庞,少女像是受到惊吓了把头一缩,“别害怕,我帮你解开绳子”夜初见状安慰了一句,说完便伸手撕掉了少女嘴上的封口胶,却没有注意到少女脸上怨毒的神色,由于凑得太近,一股淡淡玫瑰香气夹杂着专属于女子身上的特别味道传来,夜初不由得很享受的闻了一下,少女看着夜初满脸嫌弃的把头扭到了一边,而夜初低下头开始解绳子。

“啪!”当夜初把少女身上的绳子全部解完时,少女起身不由分说就扇了夜初一大耳巴。

夜初愣住了,睁大了眼睛看着这满脸愤怒的少女,他救了她,为什么少女不说声谢谢,反而扇了他一巴掌?

“你这个混蛋!”少女愤怒的骂道。

当少女第二巴掌再次要扇过来的时候,夜初抓住了少女的右手。

“别碰我,登徒子,流氓”少女想要挣脱夜初的手,无奈发现自己根本就是无济于事。

“第一,我不是什么混蛋,第二我也不是什么登徒子,第三,我是把你救了的人,小姐,请自重!”夜初气不打一处来,平白无故的被打一巴掌还被骂登徒子,换做是谁都受不了。

纳尼?少女愣在原地,他救了自己?扇错了人?

“不知恩图报也就算了,还给我一巴掌,被关了这么久,没想到力气还不小,记住,你是第一个扇我巴掌的人”夜初冷冷的甩开了少女的手。

少女一脸懵逼,这下才仔细的看了一眼夜初,这是一个全身都穿得破破烂烂的人,银白色的头发,一张黑得不知道好久没洗的脸,当看到夜初左腰上的血后,少女才意识到自己打错了人。

“是你把我救了?对,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的伤有没有事?”少女声音变得柔和起来,一脸做了错事的表情。

看着夜初没说话,少女开始急了起来,“你骂我也好,打我也好,我都毫无怨言,都是我的错,对不起,要不,要不,要不你把我打回来吧,你给我一巴掌,我绝对不会还手的”少女双手紧紧的拉着自己的衣角,低着头咬着嘴唇,像是做了很大的决心一样。

“噗嗤~哈哈,笑死我了”茱莉亚毫无顾忌的大笑起来,反正这声音只有夜初听得见,“这女孩太可爱了,小夜初,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你下得了手吗?”

“你叫什么名字?”夜初叹了一口气,俗话说“张口莫骂赔礼者,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对方都知道错了,这事就算了吧,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女孩子。

“我叫上官婉儿,你可以叫我婉儿”上官婉儿抬头看着夜初那张黑得看不清的脸,如是回道。

“怎么被抓来的?知道回家的路吗?”

“我,我不知道,我当时在西溪公园散步来着,然后眼前一黑,醒来便到了这里,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你住在西宁市?”夜初一惊,西溪公园是西宁市排名前三的公园,是个著名的情侣公园,离夜初的住处不远。

“嗯,算是吧。那个,抓我来的人呢,被你打跑了?”上官婉儿好奇的问道。

“在那边呢。”夜初指了指自己身后,停顿了一下,夜初继续说道:“不过你还是不要看的好,反正抓你的人不会再来找你了,你放心”

“哦。”说完上官婉儿踮起脚尖望了一眼,看到了不远处的几具尸体和一滩血水,瞪大了眼睛,猛地用手捂住了嘴巴,不让自己叫出来,他杀了人!“啊!”当上官婉儿看到一具站着却没有脑袋的尸体,再也忍不住叫了出来,一翻白眼身体摇晃了几下当场晕了过去。

“这……都说了不要看”夜初一步拉住上官婉儿,搂着她的肩膀,确定上官婉儿是被吓晕了,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该怎么办?”夜初看着怀里的上官婉儿不知所措,把人丢在这里又不行,只有亲自把她送回去了。

巴士虽然也是开往西宁市,但是自己这身行头已经不能再回去了,现在是晚上,天又在下雨,累了一天必须先找个地方休息才行,夜初现在的心情已经坏到了极点,累了一晚上还得放弃巴士走回去!至于在巴士上对所有人施展的夜幕,夜初也没想着去解除,黎明一到,夜幕的控制效果自动就失效了,就让他们好好睡一觉好了,想到这里,夜初把上官婉儿的手搭在了肩上,顺势把她背了起来,确定了西宁市的方向之后,开始在雨林中狂奔……

当中午的一抹阳光落在窗台上,床上的人儿也醒了。

“这是哪儿?嗯!我的衣服?”上官婉儿睁开眼,却见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白色的被褥,红色的地毯,这是酒店!当她拉开被子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原来的衣服已经被换成了白色的连衣裙,刚下床感觉到不对。

“醒了!桌子上给你留了点吃的”夜初坐在离床不远的沙发上,正一脸笑意的看着上官婉儿,原本夜初睡醒就想走了的,又不忍心放她一个人在这里,就在这里等,想起上官婉儿奇怪的睡姿就想笑,开始大字型,后来还踢被子,中途夜初给她盖了好几次被子。至于昨晚,夜初把上官婉儿从幻月森林扛回来直接开了房,把人往床上一丢,洗了个澡倒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我的衣服你换的?”上官婉儿皱眉,“还有,你一晚上都在这儿?”

“不在这儿还能去哪儿,睡门口?身上的资金不够,只够开一间房”夜初打量着她,淡淡的说着。

“开房?我的衣服谁换的?”上官婉儿看到夜初脸上的笑意,内心突然感到不安。

“茱莉亚给你换的吧,裙子也是她找的,我可什么也没干,也没机会看,虽然你换身衣服确实很好看,不过我对你还没想法”夜初捏着下巴,作沉思状。

“茱莉亚是谁?”上官婉儿双手叉腰,一男一女在一个酒店,还能干什么,不相信夜初的话。

“这个,茱莉亚啊,她也是女孩子,就是她给你换的衣服,你暂且把她想成酒店的服务员,毕竟你衣服湿透了,不给你换衣服的话你可是要感冒的”夜初想了想,胡扯了一通,他可不想把茱莉亚的身份说出来,难不成和上官婉儿说:“我的身体里住着一个人,她从我身体里出来帮你把衣服换了”吧。

“真的?服务员换的?你什么都没看到?”

“真的,我啥也没看见,不信看看你可以检查你的身体”夜初双手摊开,作出一个我是老实人的表情。

“那这里是哪里?”上官婉儿脸色一红,对夜初的话半信半疑,赶紧转移话题。

“酒店”

“……”上官婉儿一脸你不是好人的样子。

“不去酒店还能去哪里,这周围也没什么旅社,就一家酒店可以住,谁知道你胆子那么小,一下子就晕了,我可是背了你整整一个晚上啊,不说声谢谢?”

“你把我从森林背到这里?”上官婉儿睁大眼睛,张大的嘴巴足以塞下一个鸡蛋。

“不远,也就二十多公里吧”夜初平静的说道,其实也没背这么远,毕竟这是二十多公里啊,在半路的时候运气好夜初拦了一张路过的小车,硬是逼着人载他们,当时那个司机看到夜初的样子彻底吓坏了,到了西宁市之后路费都没敢要。

“也就?……开玩笑吧”

“不管你信不信,我们现在在西宁市外围,你吃了东西赶紧回去”

“哦,那你叫什么名字啊?”

“就叫我夜初吧,云轩夜初”想了想,夜初没说自己的真名时雪夜初,毕竟时雪这个姓氏很容易被人知道,从小千姬阿姨就让他不要说自己的真名,夜初也一直用的这个名字。

“哦,我叫上官婉儿,你可以叫我婉儿,内个,你确定你没对我那啥?”

夜初:“……”

延伸阅读

晨友加盟  http://www.neo-sec.com/xfls.shtml
晨友牙刷是集研制、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化口腔护理用品生产企业,座落于珠江三角洲的

老马哥火锅鸡加盟  http://www.neo-sec.com/6g6v.shtml
老马哥:其名马泽旭,素有壮志,年轻十在大江南北多座城市从事餐饮经营,深谙中华餐饮文化

老桥头牛肉面加盟  http://www.neo-sec.com/3g0.shtml
老桥头牛肉面作为牛肉面行业的著名品牌,从创立到现在,就秉承着为消费者提供美味的牛肉面

清伦视力养护中心加盟  http://www.neo-sec.com/8n2.shtml
现在很多青少年儿童犹豫生活环境的问题和学习的压力,不少都出现了或轻或重的视力问题,近

伊呀呀饰品连锁专卖店加盟  http://www.neo-sec.com/swvw.shtml
伊呀呀饰品连锁专卖店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伊呀呀从2003年开展加盟连锁事业来。经过七年

瑞泉水处理加盟  http://www.neo-sec.com/pado.shtml
瑞泉水处理是一家水处理设备开发,设计,制造及安装调试的高科技企业。汇集了一批长期从事

萃仁堂加盟  http://www.neo-sec.com/nx24.shtml
我们是福建省澳科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现将我公司产代理招商产品介绍如下:我公司是一家集种

印象眸加盟  http://www.neo-sec.com/gbq4.shtml

汗斯顿净水器加盟  http://www.neo-sec.com/ui7p.shtml
深圳市汉斯顿净水设备有限公司源于德国技术,以时时创新,始终作为净水行业的为战略目标,

车无忧加盟  http://www.neo-sec.com/a5ll.shtml
车无忧汽车用品是一家专注于汽车用品研发,生产的汽车用品制造商。主产品牌“雅兰迪”空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伪装者王天风同人)明阁投资【求收藏】

    白愁飞的眼神扫到了刘怡菲身上,心念一动,往一旁走远了些,小声道:“我要给一个女人买楼,你要抱孙子就靠她了。”“女人?好!有我当年风范。”白愁飞的话音刚落,他爸就是立马同意了下来。这样的果断,让白愁飞都是微微一怔。他老爸挂掉了电话,很快就把钱打到了他的账上,白愁飞立刻就把钱付了。“叮咚!任务第一阶段以

  • 倾世明珠第三章在线阅读

    少年拼了命的奔跑着,双腿被周围废墟里延伸出来的钢筋刮破,鲜血淋漓,而这个时候,他却连顾及伤口的时间都没有,满脑子只想着应该如何才能逃离那被捉住的可怕命运。以至于,不知不觉间来到了漆黑巷弄的入口处,这个任何生物都不愿意来的地方。巷口还挂着锈迹斑斑的铁牌,在夜风中吱呀做响阵阵恶臭,堆积在这里的不仅是垃圾

  • 齐乐的新伊甸冒险在线阅读第十节

    昆仑群山上的一断崖边,杨过几个箭步冲上,踩在悬崖边的峭壁上往着上方飞去,好不潇洒。他并没有直接去抓枯藤的部分,而是继续往上握住有绳子的地方。毕竟过了这么久了,枯藤在经过寒冷的风雪侵蚀后早就变得僵硬了,若是稍有不慎,他一用力便会断开,即便他内力再深厚,轻功再好,没有着力点,难道还能飞不成。绳子入手一阵

  • 玄术天师之第二章

    为什么这次要说八戒是个呆子?因为八戒天生美腹,有吃有喝的时候忘情,只顾吭哧吭哧闷啃不思其余。比如这回,显然壮汉要搬救兵来收拾他了,他却捧起一个巨大的西瓜,蹲在散架的供桌边上大口地、非常惬意地吃了起来。看他哈喇子长流,吃得这么香,我问自己,饿是什么感觉?当时我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压根回答不上——我这样的

  • 树下喜事第5章 林纳斯的感谢【新书求收藏,鲜花】

    “这药剂还挺管用的”,叶青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空瓶子心里想着。看来自己以后还得多多的准备这些药剂才可以了。他看着赛丽亚询问:“你叫什么名字?”。虽然已经知道了,可是自己不能表露出来自己认识她。赛丽亚闻言露出了甜美的笑容来:“你好冒险家,我叫赛丽亚”。“赛丽亚嘛,好名字”,叶青点头。他说道:“我叫叶青,你

  • 也许某天之掌刑之刀(3)

    陈可欣并未否认,虽说燕荆这人浑身都透着不靠谱,甚至还有些猥琐,但不得不说,昨晚如果不是燕荆,她的后果不堪设想。“我有一件事不太明白。”知道陈可欣的痛点,燕荆反倒是不着急了:“私家侦探虽说不太光明,但终归是灰色地带,不犯法。陈老板惹上麻烦之后,为什么不报警?”“因为我自己理亏,不敢。”陈可欣苦笑,解释

  • 三界元尊之葫芦娃世界的老爷爷

    (新书上传,求支持!)“唔…”头疼欲裂,萧何的脑袋像是一团浆糊,各种各样的片段不断的涌动出来,大脑像是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战场,各种各样的士兵在其中厮杀,一片翻腾。“我是死了!!!”一道亮光从脑海深处划过,瞬间,还有些晕乎的脑袋变得清醒过来,萧何腾的一声坐了起来。记忆的最后,只留下那道横贯天际的流星。“

  • 城市猎人之不合格猎人第7章在线阅读

    苏阳将卡递给导购小姐。很快办理好手续,苏阳开车去了市里房地产公司。苏阳知道,零八年之后,全国的房价会大涨,现在海州的房价只有一千五到两千的样子,十年后最少会翻五倍!“先生,买房吗?”售楼小姐远远的看见一辆卡宴停在门口,早早的出门等候,只是没想到车上下来的人确实一个高中生模样。“嗯,有别墅吗?”苏阳问

  • 总裁的天价歌后之还是太年轻了啊(5)

    烈日当空,两人的灵气同时聚集在了头顶,两颗光头光芒绽放,竟将天空中的关辉掩盖,白光大盛之下,没人能看清两人的脸,自然也没人能看到两人脸上的表情。“你们说他们两个等下会不会头对头碰撞起来”想象一下西瓜裂开的画面,说话之人身子都颤抖了一下。“我觉得会,虽然有些残忍,但为什么感觉很期待呢?”光芒之中,柳开

  • 带着空间去修行(金莲篇)在线阅读机场相遇

    256号登机口前的候机厅内,木梓瞳坐在椅子上大喘气,此时是晚上七点一刻。我尼玛那么着急跑得那么快干嘛?把自己累个半死......我尼玛就是个制杖!等木梓瞳缓过来,才注意到自己左边坐着个人。这人也太没存在感了吧。木梓瞳这样想着.....“CanyouspeakMandarin?”旁边的青年突然问道。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