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众妙守门人在线阅读第二章

作者:昂贵的寒风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东风乡,位于盛世王朝关中省,是关中省最富饶的一个乡镇,盛产西瓜和玉米,远近闻名。

秦家村,位于东风乡的东南面,是个富饶的村落,族长是五十多的老爷子秦丰良,膝下有两子一女,家庭和睦,而且各个都很有出息,并有两个孙子孙女一个外孙女,今年大孙子秦安高考,还考了关中省的文试状元,为秦氏族人争了光,全族的人都跟着添了喜气,这不一大早就来到秦家帮着准备明天祭祖的事情。

而状元秦安,此时则拿着手机,在完成今天的拍摄任务,他在网上开了个直播,还开了围脖,名字就叫做‘幸福安好’没事的时候就发些自己喜欢的事物,甚至有时候没什么可发的,就会做些好吃的发到上面炫耀,关注的人也很多,打赏的也很多,这些年他的学费也都是自己挣得,现在他的户头上还有不少,可以说在这个物价不是十分高的时代,他也是个万元户了,不过这么久以来他从来都没露过脸的,平时就是直播的时候镜头都是不对着自己的。

完成了今天的拍摄任务,他进行了修剪之后,就发了上去,每天定点等着他更新的人一见他的视频上传了,就开始嗷嗷叫了,说什么的都有,打赏什么的,他看了看只是笑笑,然后发了个笑脸算是回复大家了。

等到下了直播之后,他拿着手机去了自家的麦地,在里面玩了几张自拍,这是他的习惯,每天都会出来玩一会儿在回去,这是他减压的方式。

自打来了这个世界之后,算算已经有十四年了,上辈子他出身国文世家,一家几代都是国学大师,轮到他的时候,虽然年轻,但是他在国大当老师,而且受家庭熏陶,君子六艺他样样精通,就连西洋乐器也多有涉猎,唯一遗憾的是,在他三十岁的时候,只是睡了一觉,等他再有自觉的时候,已经魂穿在了一个三岁的孩子身体里。

当时这个孩子有个夜啼的毛病,而且是从小哭到三岁,还不怎么会说话,据他的观察这个孩子有自闭的倾向,家里人用了各种手段都没有办法治好,最后还是他来了之后,硬是给改了这个毛病,不过当时他记得他醒来的时候,正躺在一张大床上,一个老头正在给他瞧病,他就借着这个机会,‘好了’。

当年好像还有个孩子非要抱着他给他喂奶,当时他不愿意,他在心里年龄上也不是小孩,就不让,结果那孩子硬是按着自己给自己喂了奶,差点没呛着他,都把他给捏疼了,然后他就挤了几滴泪水才算是把自己救了下来了,现在想想那个孩子还叫自己哭包,气得直到自己离开皇宫都没在理那个孩子,就连大人让他们俩合影,他都用奶瓶挡着自己的脸,谁要和他合影啊,真是的,讨厌!

如今大了,再想想自己当时的幼稚行为,真的是有够可笑的,一个身心年龄三十多的人跟个小孩一般见识,也是没谁了,现在估计那孩子也大了,不过当时没记得清他叫什么,估计就是现在见面也不认识了,再说了那孩子也未必记得他就是了。

如今他很喜欢这个世界,这有疼爱自己的家人,还有他喜欢的清新空气和没有用过农药化肥的粮食,还有最让他感到自豪的是,这是个和平的世界,没有那么多的纷争,他所在的这个盛世王朝也是世界上最大,发展的最好的国家,经济繁荣,军事力量也是世界第一,就连现代国人一直忌惮的欧*美*在这个时代也没有发展的起来,仅仅是在西方算得上是个不错的国家。

再说这盛世王朝的发展史,也是很奇特的,这个国家出现在明朝的后期,当时明朝的经济,军事都衰落了,被四周的邻居虎视眈眈,不过好奇的是并没有出现吴姓三桂造*反引清兵入关,更没有出现,满清贵族得天下的事情,而是出现了贫民*造*反,沈家就是这个时候崛起的,当时他们只是一个地方的小小总兵,不过他们有见识,会审时度势,知人善用,用了几年时间推翻了大明朝,自立为王,国号盛世王朝,太*祖沈东玄建国初期,就把四周虎视眈眈的小国,部落都给收拾了,就连那满清贵族也被他们杀的落花流水,最后不得不含泪西迁,祸害别人去了。

对于来到这里秦安很满意,在这里他虽然重新上了学,不过家人对他管束的很轻松,他在高中的时候还是选择了自己喜欢的文科,为以后上大学做准备,期间他也没忘了,练习君子六艺,这些年也没扔下,这些家里人都知道。

还有不得不说的是,这个国家的发展状况和在现代的时候差不多,很多的科技都领先其他各国,是各国想要超越却永远也无法超越的存在,而且年年都派留学生过来学习,可是也只是学了个皮毛,毕竟核心是不会外传的。

*

七月的阳光,中午的时候也是很足的,秦安看到天热了,就转身往回走,说起来这个身体还是很有意思的,虽然是个男孩子,但是皮肤非常白皙,无论他怎么晒都晒不黑,羡慕的姑姑家的表妹林沐沐不要不要的,每次看到他都恨不得把他的脸皮给撕下来贴自己的脸上。

回到家发现人都走的差不多了,秦母郝文梅见到他进来就说:“小安啊,一会儿不热了去镇上你爸那边拉几箱子啤酒过来,明天要用,记得骑三轮车。”

“唉,我知道了妈?那明天你不上班啊?”秦安知道正常的情况下,郝文梅明天应该上班的,毕竟车站售票室就她和售票员两个人,她在售票室当主任。

郝文梅一边收拾院子,一边说:“啊,明天不去,我和小李说了,他说他一个人就忙的过来,毕竟也没几个人出门坐火车了,家家都有车,坐上去油门一踩就走了。”

秦安一想也是,他们家这个地方,别看不大,但是非常有钱,是在国内都数得上大镇子,人均年收入都有好几位数,家家有车,有地,有楼,让很多的人都眼红,曾经想要通过关系把他们的户口给迁到这边来,没想到愣是没被同意,自己都搭进去坐牢了,自打那以后在没有人敢打这地方的主意,而且还传出来,迁到哪边都行,就别打秦家村的主意,因为他这村里的人都姓秦,外人想要进来,那是别想了,除非你嫁进来。。。。。。

*

快中午的时候,秦安歇够了,就洗了把脸,戴上帽子,骑了家里的那辆电三轮就奔他爸杂货店那边去了,他爸秦伟明在乡里开了家杂货店,本来他是国营自行车厂的车间主任,不过厂子整合的时候他就自动退下来了,然后回家开了家百杂货店,离着车站也进,每天挣得流水,比他一个月的工资都多,还没人说没人管,他就更高兴了,最近还在想着办个大点的超市,毕竟乡里的人都喜欢来他们家买东西,小了东西放不下,也少挣不少。

秦安上了乡公路之后,就叹气,你说这么有钱的地方,怎么就不修路呢,就十字街南北交叉两条公路,就连人行横道也才左右各一条,当初他和爷爷说这事的时候,他爷爷告诉他是乡里的管事的开会举手表决的,就为了防止外地来拉粮食的大车进乡里,把路面给压坏了,还设了限高,这样虽然乡里人开车也不怎么方便,但是行人走路却安全了很多,再说了离着不远就是高速路口,也不差这一千米的小柏油马路了。

到了自家的‘小安’杂货店的时候,他爸正在和开饭馆的林叔叔说话,他过去打了个招呼,然后和他爸爸说:“爸,我妈说让我拉几箱子啤酒回去,明天家里要用。”

“这大热天的你怎么还来了,在中暑了,赶紧的屋里冰柜里有雪糕,吃一根去,打个电话我晚上回去的时候就拉回去了,还让你跑一趟。”

秦安说:“我妈心疼你,怕你累着呗。”

林叔叔一听,就哈哈大笑,“老秦啊,你这状元儿子就是会说话。”

“那是,也不看是谁的种啊!”秦伟明笑着吹牛。

秦安不管他爸,进去的时候,和店里雇的几个人说了几句话,就开始往车上装啤酒,员工小五这会儿没事也过来帮忙,一边帮着搬一边说:“以后家里缺什么,就和我说,我给你送去得了,别来回跑了。”

“我都这么大了,该锻炼锻炼了,你们都帮我干了,我就真的成了白吃饱了。”

剩下的人就都笑了,装完了啤酒,秦安就发动车,和大家伙打了个招呼,不过临走时秦伟明把一顶大草帽放到了他的头上,“你的那个棒球帽,挡不住多少阳光,戴这个。”

“行,您在给我来副眼镜就更好了。”秦安见了无奈的说,这样的爸爸真是太可爱了。

“说的对,等着我给你拿去。”说完就进去了,不一会儿就出来,一边走一边拆包装:“这是店里新近的货,不过是价格最贵的,质量也好,来戴上吧!”

“嗯,好,那我走了,您也回去吧,都出汗了。”秦安带好了墨镜,摆了摆手就走了。

延伸阅读

SUXUAN加盟  http://www.inspectatlantahome.com/xkem.shtml
SUXUAN家纺布艺是蚊帐、床幔、毛毯、被子、四件套、坐垫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

乐宝爱婴婴儿游泳馆加盟  http://www.inspectatlantahome.com/6p77.shtml
乐宝爱婴创立于2008年,是国内0-6岁婴幼儿水育早教机构之一,乐宝爱婴坚持“发于心

北辰粉体加盟  http://www.inspectatlantahome.com/psf1.shtml
北辰粉体设备本着打造产品、提供服务、营建企业的宗旨,致力于为木材加工企业提供高品质、

锦幻墙艺器加盟  http://www.inspectatlantahome.com/6wkd.shtml
合肥亿兆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经过多年努力发展成为一家装饰、装修、节能环

高跃加盟  http://www.inspectatlantahome.com/n6b7.shtml
高跃祈福饰品是义乌市高跃电子商务商行经销商品,商行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为一体的

名门闺秀化妆品加盟  http://www.inspectatlantahome.com/geo9.shtml
名门闺秀化妆品,清代慈禧太后身边的女官德龄在其所著的《御香飘渺录》中记载:清代宫廷对

升康加盟  http://www.inspectatlantahome.com/ytp9.shtml
升康玉镯成立于2008年3月份,以批发为主的经意模式。主要经营各种缅甸A货玉石,天然

宝丽圣加盟  http://www.inspectatlantahome.com/dlja.shtml
宝丽圣玻璃贴膜产品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

“天工锦合”、“木加盟  http://www.inspectatlantahome.com/pw9u.shtml
南京锦合艺术包装有限公司是一家将传统文化特色和当代设计趣味相结合的并且很具艺术性和创

普特加盟  http://www.inspectatlantahome.com/pewr.shtml
普特医疗器械座落于中国竹乡安吉孝丰。是一家从事齿科正畸材料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在捉鬼中收获老攻之第一卷:心有情深 010 暧昧(二)(10)

    他的手指轻轻的落在她的领口,独特的气息伴随着浅浅的说话声在空气中散落开来,“楚助理,以后请整理好妆容再来上班。”指腹捻起她垂落在领口的一缕发丝,眼神里的情绪浮浮沉沉,只片刻的时间即离开,仿佛刚才那一瞬间的接触是她一个人的错觉。楚韵只觉得自己被他碰到的那块肌肤火辣辣的发烫。一颗沉静已久的心不受控制的跳

  • 别哭,城堡里的女孩再次相见

    望着天空中飘飞的雪花以及院落里堆积的雪层,裹着厚厚衣服的莫杉,搓了搓双手哈了口热气。冬季就这样来了。这一个月的时间里,莫杉修为突破了淬体,到了百脉之境。然而到了百脉境,他的修为却止步不前,没有丝毫进步,按照《周天轮衍诀》的修法,百脉境才算是真正的开始。在百脉境,入定所吸纳的元气聚于丹田内,真元再从丹

  • 霖程时光在线阅读第一节

    “我成功应聘到一家公司,太好了,我决定留下来啦!”杜若涵点开微信,赶紧给好友“大森林”发出这样一条消息。大森林看到信息谢天谢地,从她毕业就一直听她在喊了,现在国内毕业生求职的现状并不乐观,他敲了几个字回过去:“哪家公司这么慈悲?”杜若涵:“拜托,我好歹也算是985毕业的,你不能吞了几年洋墨水就鄙视我

  • 多色时光[网王]第八章在线阅读

    “所以,还得麻烦先生了。”关羽转过头去,看着诸葛亮说到。“将军有如此心思,我自然全力而为”诸葛亮急忙行礼说着:“公子要治学文事,这件事自然是要包在我身上了。”刘禅看了看关羽,又看了看诸葛亮,心里不由得感到几分暗爽:“天朝历史上著名的一文一武超级大佬决定亲自教我,这个待遇是不是有点太隆重了些?”其实对

  • 柯南世界的日常直播在线阅读第6章

    亚当斯一家常年不与外界交流,自然不知道麻烦已经悄然找上了他们。这座位于高山上、迷雾笼罩的古堡在普通人眼中就是恶魔聚居之地,是一切恐怖之源。当家里的小孩不听话时,大人就会这么吓唬他们:“古堡里的魔鬼会收走不听话的小孩的。”这座古堡在常人眼中本就可怖,最近发生的几件事更让人提之色变:城镇里出现了几起怪病

  • 刺客真的难混在线阅读第6章

    “什么事?”张文走出来,目光扫过这些熟悉的面容。“张文,你无故旷工,以下犯上,打伤正式子弟,我代晨哥来教训教训你!”布衣少年面带玩味。与此同时,他旁边几个杂役子弟慢慢上前,摩拳擦掌。“以多欺少?”张文从容说道,以他煅武一重的实力,加上武者的身份,只要显露出来,就能让他们落荒而逃。不过张文不准备这么做

  • 最强逆天之路在线阅读第九节

    当奥姆什么都没有问就将我们——我跟皮特罗带回亚特兰蒂斯时,有点难以置信我真的是第一次产生了某种自己是特别的感觉——尤其是对于奥姆而言。他不是那种美队式小太阳的类型,尽管他们都有金灿灿的头发,但奥姆太孤独了,孤独又阴沉。我从没想过他会允许一个陆地种进入海底城。我悄悄瞄向奥姆——国王陛下一如往昔下巴微抬

  • 银河漂流迷航之第一章

    灯影幢幢,大红的喜被上正坐着一个眉目姣好的青年。身为快穿局炮灰部的优秀员工,池回早已习惯了睁眼就在小世界的狗血状况,伸手撑住身下触感柔软的布料,青年晃了晃头,很好奇自己这次会用什么死相脱离。【滴滴!恭喜宿主,这是您第三百零一次成功‘嫁人’。】活泼热情的机械音突兀地在脑中响起,其中还多少带了几分打趣,

  • 玄幻:我养的妖兽强无敌在线阅读第九节

    黑暗中塔迪斯根本看不清护住自己的人是谁,直到黑暗中亮起了一道蓝色的光芒。那道蓝色的光劈开了碎石,黑影趁此机会踩住半边碎石借力跳向一边。他的速度非常快,几乎在塔迪斯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找到了一个可以容身的地方,并且在塔迪斯即将接触地面之际猛地一翻身用自己的身体给她当了垫背。惯性让两人滑出了好几米,

  • [家教]一切从监狱开始(GIOTTO BG)我打狗从来不看主人!

    第七章我打狗从来不看主人!还没和天福扯皮多久,天福口中说的那帮助混混就拿着砍刀,棍子粗鲁的推开人群走了过来。领头的那个胖子,眯着眼睛四处搜索,最后把目光定格在我身后的天福身上,他挥挥手带着身后的四个混混朝着这边走来,一边走着一边嚣张的说道:“小兔崽子,我告诉你你没得逃了,我抓住你保证会把你的爪子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