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剑未成名第四章

作者:晚来剑迟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看天后的脸色,颜陌心中了然:今日怕是难逃被斥责之苦了。定然又是那些“仙家女训千千条”“成何体统”“罚之,以儆效尤”之类。

天后一贯以来母仪天下,宅心仁厚,深得六界歌颂。

她虽明知颜陌是天帝与其他女子私生,但是对待众位子女从不偏颇,甚至更为偏爱颜陌。

颜陌这千把百年来,大过不曾有,小过三六九。但在天后的眼里,她不过是年少不谙事,调皮了一些而已。

像偷入凡间这种事儿,天后早就知道了,只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人提出异议,她也就由着颜陌去了。

有时,天帝这位老父亲反而看不下去了,气得想要责罚颜陌。

天后便在一旁规劝,替颜陌卖惨,诸如“从小生母未见”、“年纪轻轻却要独当一面”这类。一直说到天帝心软为止。

就是这么一位母神!所以,颜陌笃定她只要服个软,母神定不会把她怎么样。

但是,毕竟来了这么多仙家,不受点惩戒,那应该也说不过去吧!

意识到这一点,颜陌不禁紧张起来。五百年前的那次责罚仍令她记忆犹新。

她因私自将凡间一圆滚滚的雪球犬带回百花殿耍玩。暻瑶一时疏忽,竟叫它跑了出去。结果惊扰了广寒宫那位宫主的玉兔,被告到天帝天后那儿。

嫦娥不依不饶,最后害得颜陌被责令罚抄一千卷《天界戒律》,足足抄了她百十来年。

还连累暻瑶被关入了东耶波罗山的惩戒林,日夜与各种远古恶灵兽缠斗,足足七七四十九日。送回来时,只剩半丝游气。

颜陌渡了三百年灵力给她。再求了太乙天尊的灵池之水日日喂之,殿中的百花精灵给她采集来精气日日补之,才让她又活蹦乱跳起来。可是,法力却损耗大半,连凡间灵山上修炼的小道仙也比不过了!

颜陌寻思,这次母神亲自登门,定是又有谁借题发挥,告了她的状。

这千百年来,颜陌其他本领没见多大长进,但“识相”的功夫却是已然如火纯青。

想到过往种种,她赶紧迎上天后,乖巧作揖:“拜见母神!”

又与天后身后的一众仙家满脸堆笑地作了个揖。

天后一甩袖:“进中殿!”

颜陌内心一怔:母神今日果然较往日更为严肃啊!

她识相地低着头。待众仙家入了殿,才准备跟进去。

不想,余光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跟在一众仙家后面。

颜陌微微抬头,仔细一瞧,果然,是司命那个宇宙最大八卦。

跟这位司命星君是怎么熟络起来的?颜陌也说不清楚。反正有一段时间,天帝经常差遣他来百花殿,转达一些话或者转交一些物件。一来二去,两人便熟了起来。

颜陌性子冷,不善交际。司命却不一样,八面玲珑,而且见多识广,六界大小事统统晓得一二。

在天界,关于颜陌的口碑一直不是很好,有一些奇奇怪怪地传闻。譬如,行为乖张啦,为人高冷啦,取向异常啦……

司命原先也是这么认为的。后来一接触,发现她心思纯良、调皮可爱,完全不是坊间谣传的那般。司命分析了一番后,得出阁结论来——定是颜陌做事太过于低调,又不愿主动与人来往交好所以才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传言。

为此,司命常常告诫颜陌如何这般地与人相处。

但是,颜陌总是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这让司命真是操碎了心——哎呀!恨铁不成钢!扶不起的阿斗!

颜陌见司命在,内心一阵欣喜。

这么多仙神在场,传音诀是不好使了。他俩只好开始神交——眼神交流。

“你来干什么?”颜陌悄悄丢了个眼神过去,脚步不停。

“别说了!你可把我害惨了!”司命也丢回一个眼神。然后,他指了指怀里抱着的拳头厚的长卷,对着颜陌做了个举刀划脖的示意动作,头也不回地跟着天后一行进了中殿。

看司命星君这神色,颜陌不仅有些慌了,难不成自己真的闯了什么大祸?可她一点儿也想不起来自己做了什么呀!不会是把小暻瑶那个了吧……

呸呸呸,想啥哪!有这个心也没这个能力呀!

颜陌立刻否定了自己无知的想法。毕竟凡间的话本看多了,有些知识还是懂那么一点的。

等回过神来,一众已经入了中庭。

天后坐于殿中主椅,众仙神分立中殿左右两侧。

这百花殿与天界众神的宫殿比起来,算小。进入大门,就是四四方方一庭院。一道笔直的连廊直通中殿。连廊左侧筑有一口百花天地井,约莫十尺见方,是颜陌平时观测六界时令、物候,布施花景的法器。右侧是她和暻瑶一起开辟的一小块“良田”,从凡间搜罗来一些种子,也不知道是啥品种,就这么撒了种上。定期施以天河之水,注以灵力。当然大部分是长不出啥的,不过也有个例。譬如三千年前,结出个炼丹炉般大小的茄子;两千年前,结出一串西瓜般大小的葡萄;一千年前,长出了一棵差点撑爆百花殿的巨型白菜……它们到最后都会幻化成了精。颜陌就将送它们出了天界。如今,具体去了哪里,她也无从得知了。

中殿左侧是我的寝殿。寝殿一侧是个小偏殿,那是暻瑶的地盘。中殿右侧就是颜陌的书室和修习、提升灵力的地方。

中殿本就不大,今日又来了这么多位神仙,那叫一个挤呀!

这不,嫦娥仙子的披帛被一旁的悠悠仙子给踩到了。她正怒目圆睁,盯得一旁的悠悠仙子赶紧赔不是。

“跪下!”不知哪位仙子一声喝,将众仙家的视线拉回到天后身边。

天后神色严肃阴沉,正襟危坐!颜陌不由得啪嗒一声跪了下来。

“花神,你可知罪!”

颜陌一想,母神今日竟不唤自己的乳名了!糟了!

“我,我,我不知…犯了何罪?”母神毕竟贵为天后,气质不怒自威,更何况此时明显生气了。颜陌底气不足,又些许慌张,说话竟如暻瑶般口吃了起来。平白惹来一旁几个平时不与她交好的仙子耻笑。

可恶!定是和暻瑶这厮待得够久了,竟染上了这等毛病。待此次风波过后,自己定要施一道紧锁咒封了她的口,免得她将口吃的毛病传染给了自己。颜陌有些愤愤不平。

“冥顽不灵!”天后大怒。

“母神,女儿真的不知啊!”颜陌说的倒是一句大实话。

“唉,都是我平时将你惯出的毛病啊!”天后瞪了一眼颜陌,转向一旁的司命星君,“司命,好好念一念她的罪状!叫她知道知道自己究竟所犯何罪!”

“好!”司命施以灵力摊开卷宗。只见卷宗不断延长,一直延伸到了百花殿的大门外。

哼!自己有那么多罪状吗?颜陌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禀天后!此,都为花神入仙籍后的…劣迹记载,有点多。是都要念吗?”司命向天后请命。

颜陌低着头,脑子却转得飞快:好你个司命,敢情平时跟我称兄道弟,交好得不得了,原来是个伺机拉我下水的细作啊!我竟不知你在背后还记了我这么一大本!你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以前的,就一笔勾销了!就念这次的!”天后发话。

众仙家面面相觑:以前的就这么“一笔勾销”了?看来天后护犊子的本性还真是绝了。

“是!”司命得令,便将长卷收起一些,清了清嗓子,宣读起来,“天启二十万八千七百一十三年三月初四申时,时任花神于百花殿饮酒,大醉!轻薄贴身仙娥暻瑶,调戏路经百花殿的左司战白罗将军,此乃举止轻浮,行为不端之罪。

“天启二十万年八千七百一十三年三月初四酉时,时任花神……”

什么!什么?举止轻浮,行为不端?轻薄暻瑶?还调戏谁?白罗?

白罗又是从哪门子里冒出来的修罗大仙啊?!

颜陌完全是一头雾水啊!

“母神,我不服!绝对是有人诬陷!”

“颜陌,到这个时候了,你还不认罪?!”天后大怒,从座椅上一下子立起,对着司命命令到,“司命读,继续读!”

……天降异象,作乱人间之罪!

……战事连年,为祸苍生之罪!

司命每说一个字,都如一把大锤,敲击着颜陌的心门。

我一个“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小花神,怎么可能犯下如此滔天大罪?颜陌想着,额角竟渗出丝丝愧汗……

“嘀——嘀嘀……”

花于默又一次在黑夜里被闹钟叫醒。她擦了擦额上的汗液,默默地想:还好是个梦!

最近老是做着这个神奇的梦,既真实又虚妄。

子夜已到。

窗外雷雨交加。花于默迅速换上夜行衣。黑色斗篷遮住了自己大半的脸。

她凑近镜子照了照,仔细地端详了一下自己的这张脸——梦里的那张脸有多惊艳,那么镜子里的这张脸就有多平庸。

她回转头的同时,竟然有种错觉——镜子里的那个虚像好像并没有一起转过去,而是对着自己笑了笑。等她再看回去,一切都没有发生。

最近,因为睡眠不好,我是有些神经质了吗?花于默这样想。

她背上背囊,快步下楼,去了路口。

一分钟后,一辆黑色越野车停在跟前。

花于默打开副驾驶位的车门,坐了进去,说到:“今天,你迟到了一分钟。”

“准确地说,应该是五十六秒。”旁边传来阎峰磁性温柔的男低音。

花于默笑了笑,然后便默默地转向窗外,对着一闪而过的霓虹灯发呆。

阎峰觉察出了她的异样,问道:“怎么啦?想什么呢!”

“没什么!我只是在回味我的那个梦。”花于默转头看向阎峰,莞尔一笑。

汽车在雨夜的街道飞驰。整个城市似乎都已沉睡。

昏黄的街灯透过树丛,在车窗上投下斑斑驳驳的影子,形同鬼魅。车轮趟过积水发出的声音也显得格外刺耳,令人压抑!

“今夜的气氛……”他们两个几乎同时开了口。下一秒,阎峰早已笑得俊朗而又魅惑。

趁等红灯的光景,他侧过脸来,整张脸就如银河星辰般落入花于默的眼底。一双瑞凡眼笑得愈发细长,上挑的眼梢形成了迷人的弧度。眼波流转便是风情。嘴角上扬,露出一口大白牙。明明长相如此妖孽,一笑起来却又是那样了无公害的样子。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花于默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了这句词。

她一伸手,把他的脸推转了过去:“绿灯亮了。”

“哈哈…”他竟然笑得更大声了。

“你笑什么?”

“笑你啊!”

“我有什么好笑的!”

“笑你…脸蛋红红满眼星光的花痴模样这么多年未变…的可爱模样啊!”刚说完,他突然靠近,鼻息铺上了花于默的脸颊,“要不,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了你?”

“阎峰,你这个大妖孽!好好开你的车吧!”花于默又将眼睛望向车窗外。

阎峰的这句话如果早那么三五年对她说,她或许会欢欣雀跃好几天吧!只是,现在,她只想说——

这挨千刀的,又来撩人!留着,将来去祸祸别家姑娘吧!

车子急转了几个弯道,又上了一段小坡,终于到了今夜的目的地——几栋老旧的商品房成井字排开,没有围墙,四通八达。原来的绿化如今已经要么改了做停车位,要么让哪家给占了种了葱蒜。小区路灯已坏大半,外加这个点,几乎家家都熄了灯,所以比较黑。

车子停在了最西北角的一栋楼前。楼梯口有人早已候着——这是这次探灵的委托人。

车门一开,一股寒意扑面而来。今夜的气氛非常阴森诡异。不过是人是鬼,待会儿一探便知。

“于默,待会儿凡事小心!”阎峰一改一路那玩世不恭的模样,神情认真而严肃。

“嗯!”

带齐行头,他们便在委托人的带领下,来到了委托人的家——大门朝西,正对下楼楼梯;阳台卧室均朝北向;厕所位于整个房子的中间。花于默和阎峰对望了一眼:大煞!这房子的风水真是绝了!

灵堂就设在客厅一角。

花于默和阎峰进去后,先点香拜了三拜。然后看向遗像——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长相清朗,笑脸盈盈,显得那样阳光朝气。孩子的名字叫胡天天,很平常的一个名字!

离零点还有一刻钟时间,他们加快铺上草席,摆上方桌,沏壶好茶,再安放好古琴……一切准备妥当。

阎峰拿起一对信铃,帮花于默套了一个在手腕上,一如既往地郑重叮嘱:“有危险不要逞能,记得摇铃传信给我。”

“好!”花于默表面乖巧地点头说好,心里早就乐了!这阎峰并不知道,魂穿后的她可比现实中的花于默厉害多了。什么牛鬼神社,她有的是本事把它们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零点十秒倒计时。

开门!

阎峰的琴声起,清婉流畅,仿佛汨汨流水,又似清风拂过…

花于默双腿盘坐,屏气凝神。任神识在琴声中游离于现实与虚幻间。

零时三刻,风起,紧随其后,一白影飘了进来。她等的人来了!

花于默看着对面坐着的“人”,长吁一口气:还好,遗容端正!相处起来称心多了!

要是碰上个死相惨烈的,那叫一个悲催啊!

有一次,他们探灵就探了个跳楼的。你们能想象那种画面吗?就是你好好地沏了茶等着,结果对面坐下个一边说话一边还噗嗤噗嗤往外喷血的。喷得桌上、席子上、茶杯里……到处都是!

“你可是胡天天?”

“是的。姐姐你是谁?你为什么在我家?”

“胡天天,你已经死了!今天是你的头七还魂日,姐姐是来帮你的。你有什么心愿未了说出来。”

“什么?你说谁死了?我吗?你胡说!我怎么会死了!”说完,立刻跳了起来。

对面这小孩要暴走了!这种场面花于默见多了,通常能平静接受自己死讯的人(鬼)实在不多,特别是像胡天天这种死于非命的。

好吧!你尽情暴走吧!等你累了,消停了,咱们再谈!不过最好快一点!咱们的时间可不多!

延伸阅读

艾兰特仪器仪表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gpyh.shtml
艾兰特仪器仪表是美国ELT集团下属子公司,总部位于美国内华达州,是一家专门从事X-R

广超酒店布草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g98r.shtml
酒店台布桌布椅套口布等。

薇碧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dgvk.shtml
薇碧化妆品率先将无菌操作理念引入美容护理。个拥有无排异面部修复产品。个实现光学的护肤

蓝翼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n6x2.shtml
蓝翼海参是由河北省外贸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出资设立并在河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注册的国有

素魅化妆品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uwin.shtml
素魅护肤品凭借前列的研发团队,在产品的每一个细节上都苛求完美,为当代女性提供高品质、

雅新艺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ns3e.shtml
雅新艺银饰是海丰县梅陇雅新艺饰厂旗下产品,公司成立于1996年,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

丝蒂尔十字绣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b18q.shtml
丝蒂尔十字绣加盟_公司简介卓彩工艺品有限公司位于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浙江省义

婴王世家母婴用品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uqfi.shtml
婴王世家母婴用品属于上海梓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公司是一家专业的连锁投资管理机构,有着

“聚钱包”手机pos刷卡器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gmj5.shtml
“聚钱包”为海航集团旗下线下第三方支付品牌,国企背景,山东运营商——煜祥电子注册资本

家佳涮火锅烧烤超市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bg5h.shtml
家佳涮,成立于2019年。国内以火锅、烧烤食材为主,涵盖休闲零食、生鲜、净菜、饮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杀心未清之第六章

    傅欢颜她们到的时候,淮阳侯府外面陆续有马车离开。石榴拿着请帖下了马车,而傅欢颜依旧在和手中的九连环较劲,这时候对面的傅明珠突然低呼了一声,好像在说“怎么是他?”片刻过后,石榴带回了一个仆妇,对方看了眼车内,继而对着傅欢颜说:“傅三姑娘稍等一下,软轿马上到。”“呃……”傅欢颜有些意外,上辈子她先后来过

  • 重生后死对头看上我了之危机重重【重写版】(3)

    林昊看着颜如玉,这个女人跟萧晓楠那种女王气质不同,有些泼辣,更有些直接,不过能力还不错,长得也跟朵花似得,一对凶器虽有些不如柳嫣,气质也有些逊色于萧晓楠,但绝对比那两个妹子要撩.人的多了。换种说话就是有骚气,毕竟颜如玉经常穿的很性~感,更容易撩动男人的心。全公司惦记她的男人,比萧晓楠要多的多了。吐了

  • 玄幻之炼气炼了一万年在线阅读第五章

    台下坐的人都闻声纷纷回过头看向南独爵,这时台上的主持人开口道;“3,,,2,,,1...“说完后又看了看台下,看到刚才差点得到脚链的人脸绿的发青,最终主持人开口说道:“好,成交,恭喜我们的28号先生”最后用锤子一敲,重锤定音;虽然这次是a市最重要的拍卖会,但是对外是宣称小型的拍卖,为了防止出现差错,

  • 大唐之天兵阁主在线阅读第八章

    “小清霜~”“夫人……”赵清霜无奈的迎向伸开双手要给她个拥抱的长孙萍。她依旧清晰的记得十多年前长孙萍蹲下来问她的那句话。“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做你的姐姐怎么样。”非常值得庆幸的是,孤苦无依的赵清霜对这个像是从天而降的大姐姐产生了极强的认同感,她在长孙萍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温暖,正是这种温暖让她一口

  • 主角都想踩着我上位在线阅读无字书?

    叶乘天两人下了秘密山头便去了湘雅医馆,在一天没有叶乘天的情况下,依旧是火爆经营着,湘雅医馆的三名医师都向叶乘天请教过许多医疗手法。所以,现在医馆即便没有叶乘天,在一般情况下也是可以运行下去的,而叶乘天来的时候已经是快打烊了,叶乘天随便招呼了一下,便回到了叶家。当然,柳曼儿也是受到了叶战的邀请,在叶家

  • 我是宇智波斑在线阅读天降甘霖(2/5)(求评价票!求鲜花!)

    “长官,‘他’的高度不断上升,十千米,十二千米,已经快接**流层了!站在大会议室大屏幕前的通报员喉咙干涩,沙哑的指着屏幕上一身简单衣服的白夜说道。”他到底想干什么?又想去月球上活动一下手脚?“齐聚在会议室里的各国高官们双眼发直,紧紧的盯着屏幕。这些地球最强大势力的代表们面对着那个男人,却只能眼睁睁的

  • 世家联姻指南在线阅读第4节

    第五章这是!我的家?她真的是我妹吗......真的只有14岁吗?这也太成熟了点吧。南宫羽没有多考虑,就推开了陌生房屋的门。似乎是一个很普通的家庭,家居都很齐全,液晶电视的面前,还有一座茶几,上面摆着一些茶具,而另一旁的盒子里,则放满了棒棒糖。“果然还是小孩子啊。”南宫羽摇摇头,很随意的靠在了沙发上,

  • 我!幸运99999在线阅读第十章

    初二之前的金子陵其实是一个很喜欢笑的少年。因为他有两个酒窝,笑起来的时候冲散了那种略显成熟的帅气,少年感更加明显。别人爱看爱夸,他自然也乐得多笑笑。那个时候其实家里没有人,每天放学回去都是空荡荡的,自己一个人写作业,自己一个人做饭,就连觉都是自己一个人看着天花板慢慢入睡。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金

  • 我不是恶人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十章过河拆桥!张教官大惊失色。“你怎么知道的?林先生,你怎么什么事情都是料事如神呢?”林晨淡然一笑,已是做出迈步离开的动作。“无妨。区区二星武馆,还入不了我的法眼。我来这里,有很大原因是因为我女儿的老师。”这番话让张教官听得云里雾里,但他还是内疚说道:“林先生……我实在是太没用了!先是被那个女人摆

  • 都市之我创造了未来第2章在线阅读

    现在是早晨七点半,天已经亮了一个多时辰了。夏日的太阳是霸道的,早早的就爬起来,散发自己的热量,下午还要推脱着,霸占着月亮的时间,一天二十四小时,它得占十四个小时。可惜再霸道的太阳,在热烈的光芒,对于有些人来说,确实无用的!一间粉色系的屋子里,墙上贴着迪士尼乐园的公主们的画像,一个个身穿华丽服装,头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