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快穿)总感觉自己被反攻略了之生死之间(9)

作者:JustTry00 来源:晋江文学城

虽然修和龙威已经结束了保镖的生涯,但是雅丽依然喜欢把修的头衔称呼为保镖,而修面对美女就只有挨的份,看来和龙一起生活最大的缺点就是不知道如何与美女相处了。由于亚斯帝国和赛帝斯帝国是接壤的,所以三个人等于一步就迈进了亚斯帝国的领地。

“雅丽,咱们快没有钱了哦!”在食店里,修一边吃着桌子上的美食,一边对雅丽说道。坐在这里的三个人都是从小无忧无虑的生活的,吃穿住用行根本就不用自己操心,修是根本用不到钱,而龙威和雅丽是从来不却钱用。但是现在三个人都等于脱离了家庭自己单独生活,所以当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就形成了一个超级花费团体,就桌上的菜估计就要花掉三枚金币,谁叫他们专门点贵的呢!

这里距离亚斯帝国首都安达城还有几天的时间,也就是说现在他们所在的雷蒙得市就等于是亚斯帝国首都的边防城市,直接防守首都周边的安全。雷蒙得市和伊盟镇一样,是有钱人和有权人的天堂。宽阔的大道,琳琅满目的商店。简直比首都还要繁华。到了这里就等于到了首都安达城一样。甚至比在安达城更方便的是,许多不能在皇帝身边办的事情大多都在这里找到了方便之门。

“谁叫你那么能吃,还光找最贵的吃。”雅丽指着修道。

“那有什么办法啊?好吃的东西都是很贵的啊!要不然对不起我的肚子啊!”修可怜惜惜的回答道。

“呵呵!大哥,看来咱们要找点活做了,要不然咱们口袋中的钱恐怕还应付不了每天吃饭的呢!”龙威笑着说道。

“好的好的,你们决定做什么好了,我一定同意的。”修无奈道。谁叫他是现在的罪魁祸首呢,有句话叫什么人家是刀案我是鱼ròu来着,现在修就是放在案板上待砍的鱼ròu。

“那咱们吃完午饭就一起出去找点活做,赚点旅费好了。”雅丽说道。

修赶快把自己面前的大牛排放进zui里,否则下一秒一定被雅丽和龙威瓜分。

“吃饱了,好舒服哦!要是再来一个午觉就更加的舒服了。”修满意的拍着肚皮说道。

“修,你都说了要干活的喽,不许耍赖啊!”雅丽揪着修的大耳朵道。

“轻点轻点,我这就起来还不行嘛!”修无奈的站了起来道,“走,咱们找活去。”修用力的揉着自己饱受雅丽摧残的耳朵道。

午后的阳光照射的每个人都昏昏欲睡,但这个时候也是每座城市最繁盛的时候,大街上到处都是叫卖的人,修虽然刚刚吃过了午饭,但还是禁不住大街上美食的YouHuo。这不,他手中又多了两个亚斯特产——食品桶。名字很不文雅,但是确实也是名如其物。用薄薄的面皮包裹着厚厚的各类食物,看起来就象一个饭桶,和修一样的饭桶。(修:猪哥,难道你就不是饭桶?你吃的比我还多呢!笨的象猪:靠,我现在在减肥,结果买错了减肥茶,一天拉十几次肚子,基本都是在躺着,那里还有时间吃饭啊!修:哈哈!那你就看着我吃好了。)

“来啊来啊!是输是赢全凭运气。”再繁华的大街也有种做欺骗生意的人渣,眼前的这些人就是,其实这只是种简单的**,规则很简单,在桌子上有十张牌,刚开始都是翻开的,然后将牌扣过来,洗牌,再排列,然后你就可以猜第一张是什么牌了,猜到赢猜不到就输。这qun靠诈骗为生的人为了显示他们的清白将十张牌的内容写在一张纸板上再挂在桌子上,以便叫大家好猜。但是十把最多有一两把是十张牌中的一张排在第一位,其他的时候都是将牌调换成里面没有的牌,这就是他们的骗法,而且猜对的人一般是他们自己人,也就是咱们世界中的拖儿。

“这位大哥,试试运气吧!压多赔多,赚的也多。”设摊的人招呼着看热闹的修,只不过他少说了一句话,就是压多损失也多。这个**要就不要玩,玩就一定输。否则人家吃什么?

在龙岛上这种**是修最经常和龙玩的**之一,而且修的记忆力非常的好,基本可以说是过目不忘,要不然他怎么能用那么短的时间学会那么多的魔法呢!但是龙岛上是不用金钱作为输赢的。所以修看到要用钱来玩**,就很不自在。

“我不会。”修这个时候只能用这种理由作为托词。

但是没有玩过这种**的雅丽却非常的想玩,没有带面纱的她无论走到那里都是众人眼光的焦点。“我要玩,”雅丽叫道。

摆摊的人一看生意来了,立刻热情起来,“这位小姐看好牌。”然后飞快的洗牌,再排列好。

“请压钱。”那人彬彬有礼的说道。

“我压1枚银币。”雅丽随手拿出一枚银币放在桌子上面,然后抬起头仔细的看着纸板上十张牌,“我猜是食品桶”雅丽看着修手中吃的就剩下半只的食品桶道。

摆摊的将第一张牌翻开,果然是食品桶,“恭喜这位小姐,给您,这是您压的一枚银币。”摆摊的将两枚银币放在雅丽的手中。

“喔!我赢喽!这也太简单了吧!”雅丽拿着两枚银币向修现道。

修则没有任何反应,依然吃着手中的半只食品桶,其实他早就知道那张不是食品桶了,究竟是什么他也不清楚,只知道当摆摊的人翻开牌的时候已经将手心中的牌换掉了第一张牌了。

“这次我压一枚金币。”雅丽兴奋道。

其实这就是摆摊的虾米钓大鱼的一种方法,给点小头小利以换取更多的钱。因为人的本性总是贪得无厌的。而且他更放心的是面前的美女根本就不会玩这个**,只是胡乱猜而已。

“喔!我又赢了。”雅丽这已经是第四次猜对牌了,而她高声的欢呼声引来一qun人看,当她第三次猜对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有人跟着**了。看着摆摊的人摇头的样子,修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明明猜错的却猜对了。和龙在一起的修根本就不知道尔愚我诈的道理,只知道也许是那个人迷上了雅丽的样貌,故意输给她的吧!

“这次我压我全部的钱,修,你把你和龙威的钱也拿来,我运气好好哦!今天咱们不用再找工作了。”雅丽将自己的钱和修的钱放到了一起,大约有二十个金币左右的金钱在桌子上堆起了一座小山,看得摆摊的人眼睛放光。而周围的人也都将自己的钱压在桌子上,和雅丽的钱摆在了一起。既然幸运女神垂青雅丽,那他们还想什么呢?结果桌子上一面倒的放了大约有五十多金币的金钱。

摆摊的麻利的将排洗好,然后问道:“小姐这次要猜什么呢?”

修看到摆摊的人手中已经暗藏了一张牌,只不过他并不知道这张是什么,也就是说这次雅丽输定了。雅丽努力的看着纸板上的十个图案,当她选定了一张刚要说出来,修打断了她,“这次我来猜吧!我的运气一直都是很好的。”

修从地上抓起一把土,又从边上的桶里弄了点水,和成了一手泥。

修走到摊子前,先指着最后一张说道:“这张是食品桶,”然后随手翻开,果然如他所说的一样,是食品桶图案的牌。修举起拿着泥的手,将纸板上画着食品桶的图案涂掉。众人都不知道修在做什么,只知道他所做的方法是从来没有人用过的。

“这张是鱼,”修翻开倒数第二张牌道。正确,修又涂掉了画着鱼的图案。

“这张是大西瓜,”修笑道,这个可是他来到陆地上吃的第一个东西,也因为这个东西才认识了龙威。

“这张是……”修一张一张的猜下去,只不过顺序都是倒着猜的,而且全都正确,他每猜对一张牌,摆摊的脸色就难看一分。

“这张是猪头,”修想到了笨的象猪兄。这张已经是正数第二张了,也就是说这张要是猜对了也就等于猜对了第一张牌。

“哦!”大家欢呼起来,因为谁猜没有关系,重要的是猜对就好,他们的钱现在就指望眼前的胖子了。

“剩下的很简单了吧!大家告诉他是什么。”修将挂着的纸板拿了下来,指着上面唯一没有涂过的最后一张画着长剑的图案问大家。

“长剑!”众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OHYEAH!”修也跟着众人欢呼道,“赔钱吧!”,修转身对摆摊的说道。

“小子,你是不是来找事的?”摆摊的先将桌子上所有的钱都放到自己放钱的袋子中,然后凶道。

“找事?找什么事?我猜对了啊!为什么不赔钱?”修挠着头问道,却忘记自己手上全是泥,结果那泥弄了一头。

“我告诉你,你猜错了。”摆摊的人将第一张翻开,上面竟然是纸板上画的十个图案以外的另一张牌。

“你耍赖,你作弊,你无耻,你下流。”被骗了的人们怒喊道。

“说你们是笨蛋吧!你们还真的很笨,赚你们的钱还真容易。”摆摊的说道,“我就是在骗你们的钱,那又怎么样啊?”

“忽”的一下,从他身边站出了几个拿着刀的人,凶狠的看着众人。

“怎么样?还有谁敢要钱?”摆摊的人指着众人道。

也不知道是谁先闪的,反正只那么一会,站在这里的就只剩下修雅丽龙威三人,他们根本就不用跑,面前这几个人实在太不自量力了,他们也就是能拿来做一下饭后运动而已。

“怎么的?小子?赶快滚,你的妞不错嘛!借兄弟玩玩。”摆摊的人shen.出手就要摸雅丽漂亮的脸,只不过却被横空出来的手紧紧的抓住。

“啊!放手放手,我的手要断了。”摆摊的人大叫着。

龙威本来不想动手的,但是看这个人毛手毛脚的令他非常不爽,加上他竟然想摸自己未来大嫂,是不是不想活了?龙威心中想着,手上的力量也就越来越大,结果,“咔”的一声,摆摊的那个人的手一定是断掉了,就算没有断掉也是错位了。

“兄弟们上,砍死他,有事我担着。”摆摊的大叫道。只可惜他看到了一幕他非常不原因看到的画面——美女竟然是个高手,没有等修从上去,美女就先忍不住了,左一拳右一脚的把后面那几个拿刀的人全踩在了脚下,还不甘心的跳了几下。美女是不重,但是那么几下跳也够躺在地上的人受的了。

修拿起了摆摊的钱袋,“既然没有人要了,那么我就收了,谢谢啊!”修还不忘调侃摆摊的一句。

忽然,本来被打架吓到寂静的大街喧闹了起来。原来是维持治安的巡逻骑队赶过来了。

“看来你要被他们抓起来了哦!”修对躺在地上握着被龙威抓断还不知道是抓错为的手道。

而摆摊的年轻人听到马蹄的声音竟然一点惊恐的神色都没有,反而站了起来兴奋的道:“这下你们死定了,我的人来了。”

“你的人?”修奇怪的道,难道这人和兵勾结吗?那亚斯帝国的治安岂不是坏到头了吗?

没有等修明白过来,那队骑兵就围了上来,带头的人看着断了手的年轻人焦急道:“摩根少爷,是谁把你打成这个样子啊?”没有想到这个骗钱的人竟然是个少爷。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少爷能和巡逻兵勾结上。

“就是他们。”叫摩根的人握着断掉的手说道。很明显,这个他们指的就是修三人了,因为除了他们就剩下他自己人了。

“小子,你打坏了摩根少爷,跟我走一趟。”巡逻队的小队长指着修道。

“好象错的不是我们而是他吧!”修指着摩根说道。

“哼!摩根少爷是我们城守卢塞尔大人的大公子,他能有什么错?”小队长不屑的道。看来他们和摩根原本就是一伙的。

“看来你是看中我们了?”修问道,想打架就奉陪。

“是又怎么样?”小队长一挥手,带领十几个人跳下马。“难道你们想反抗不成?”小队长傲然道。

“被你说对了。”修一说完就和龙威冲了过去,龙威根本就不用修叫,只要修有一点打人的念头,他一定是第一个冲上去的。

结果十几个巡逻队的人连佩剑都没有来得及拔出来就都被修和龙威打趴下了,顺带的给了叫摩根的少爷几脚,估计这次断的应该是腿吧!

“你们敢打官兵。”趴在地上的小队长狠狠的道,本来他们过来就是要抓修他们的,那应该说只是例行公事而已,修理他们一顿就放掉,但是现在被修理的竟然是他们,平日里作威作福的他怎么能忍受,而且现在就不是原来修理他们那么简单的事情了,而演化成暴民殴打官兵,这样就严重了。

只见小队长从怀中拿出一个烟花筒,就那么一挥,美丽的烟花在空中爆开。龙威在军队里呆了那么多年当然知道这个是什么意思。果然,烟花刚在空中消退。从街的那头就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支援的大部队来了。

雅丽的眼中显出了惊慌的神色,她本来就是偷偷跑出来的,而她也深知他的父亲一定将她的画像发给了亚斯帝国的国王手中,毕竟雅丽是两个国家政治联姻的重要一员。修看到雅丽惊慌的神色,也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惊慌,在路上雅丽将自己的身世和为什么逃出来都跟修和龙威说过了。修不忍的shen手握住了雅丽的纤手,“别害怕,这里有我呢!谁也不会从我身边把你带走的。”

雅丽没有拒绝修的带着泥的大胖手。在修握住雅丽手的时候,一种温暖安全的感觉涌上了雅丽心头。所以雅丽没有拒绝,反而回握着修的手。不过只那么一会,雅丽就发现,自己洁白的小手竟然被修弄的全是泥,赶快放开修的手道:“你看,全是泥,你也不洗手,你好脏啊!”

修看着自己满是泥的手笑道:“呵呵!忘记了忘记了。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雅丽白了修一眼,不过她惊恐的心情被修这么一弄,竟然平复了许多。

“大队长,这三个人是暴民,赶快抓住他们。”躺在地上的小队长指着修三人对赶来的军队的头喊道。

那个被称为大队长的人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自己人不屑的哼道:“废物,竟然连三个人都打不过,平时你们嚣张的很,怎么这个时候嚣张不起来了?”

修看着被称为大队长的人,心想:这个人一定能够主持公道。不过,他想错了。

“来人啊!”大队长喝道,修估计他要将自己这几个手下抓回去好好管教,“把这三个暴民全都抓起来,如有反抗,格杀勿论!”大队长喝道。原来他不是主持公道的,任何人看到修三个人就知道如果要抓他们就一定会受到抵抗的,而大队长的命令很明显是对他们三个动了杀机。

看着围上来的兵,修并没有束手就擒,而是说出了令众人不解的话:“小弟,如果这次你能不死,你就一定可以做亚斯帝国的将军。”

修看了龙威一眼,喝道:“目无法纪,杀!”

其实修并不是一个好杀的人,但是他从小在龙族中长大,清楚无论是龙族还是人类,最重要的必须有规则遵守,龙族要遵守族规,这也就是修为什么在伊盟森林对龙大打出手的原因。而面前的这些军队,一个个养尊处优的样子,一看就是平日里作威作福,欺民霸世,这样的人在国家中就是寄生虫,披着虎皮却不干自己应该干的事情,象这样的人活着也是浪费粮食。

龙威不理解修所说的什么活着就是大将军,只知道修已经发出了杀的命令。杀在战场上就是冲锋的意思,对于这个字的含义不用再想龙威解释了。龙威顺手从地上拣起一把摩根手下的刀,“杀!!”龙威冲了上去,后面跟着冲的就是修。雅丽站在那里,不是她不会武功,而是修不想让她洁白的双手沾染血迹,所以就嘱咐她站在那里看着就好了。

在这个人qun密集的大街上不适合使用魔法,其实魔法的使用是没有空间限制的,但是修不是残忍的人,他不会伤及无辜,他现在的敌人就是眼前的这三百多名士兵,所以他举着一把从地上躺着的巡逻兵身上拿下的剑就冲了过去。

如果是打架,龙威和修不会怕了谁的,反正对方一定打不到自己,进攻加躲闪就可以了,但是现在已经不是单纯的打架那么简单的事情,而是要拿自己的性命去搏杀。以两个人之力杀比他们多上百倍的训练有术的士兵时就没有不挨打的事情了,一招呼过来就是几十支长qiang,要不就是十几把长剑。要是想不受伤那是不可能的。或许这个时候不带伤的就只有修一个人吧!他使用土之铠,利用土系防御魔法将自己包围在土系魔法之下,遇到他的人都是惊讶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长剑或长qiang反弹回来然后自己就没有知觉了。修简直是在屠杀。龙威那边却没有修这么轻松了,龙威总要在一刀发出的同时躲避十几次甚至几十次的攻击,人的神经总比不上过的攻击,龙威也仅仅是在对方攻击到自己要害时及时的用伤害较小的身体部位去接,但是唯一令他放心的就是,只要是他边上的人就是他的敌人,他不会伤及无辜,所以他没有过多的顾忌,反正这条命是大哥修的,死在这里也对得起大哥修了。

雷蒙得市最高行政长官官邸

“陛下您在百忙之中亲自来视察雷蒙得市,真令臣钦佩万分。请先到府上休息,臣为您接风洗尘。”雷蒙得市最高行政长官不莱恩单膝下跪行了君臣之礼后道。他根本就没有想到皇帝竟然忽然来到雷蒙得市视察,他很害怕自己纵容下属贪赃枉法的事情被皇帝知道,毕竟在这个距离首都最近的城市,油水可是大的惊人,他在这里做最高行政长官的三年可是不少捞。

站在他面前的就是亚斯帝国的皇帝亚斯·哲,也就是修的孪生兄弟。他收到自己在雷蒙得的眼线的报告,知道雷蒙得的最高行政长官做了许多令皇室蒙羞的事情,所以就带着JinWei军不经通知的来到了雷蒙得,他要清查不莱恩,如果情况属实,他就要用自己手中的权利来维护皇室的尊严,毕竟这个人带有皇室的血统,自己就算是皇帝还要叫他一声皇叔呢!

“不用麻烦了,皇叔一年都回不去几次皇宫,父皇着我来探望您,顺道过来看看皇叔治理雷蒙得的情况。”亚斯·哲说道。

“陛下关心臣下就是臣下的万福了,只要陛下发旨,臣下就立刻回去晋见,何能劳您奔波呢!”不莱恩谦虚道,他呆在这里就是这里的土皇帝,回去皇宫又要看人家的脸色活,换做是谁都愿意呆在这里不愿意回去。

“而且臣府上已经备好了酒菜,一点也不麻烦。”不莱恩知道这个时候一定要先稳住皇帝,然后就可以通知手下去办妥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好给皇帝一个干净的城市的外表应付了事。

“既然这样,那就先去皇叔的府上坐坐吧!”亚斯·哲答应道,心想,量你也玩不出什么花样。

不莱恩陪着亚斯·哲往门口走去,刚到门口就见一个浑身带血的士兵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大人不好了,有暴民和巡逻队在中心街打起来了,咱们已经死了上百人了,请大人派兵支援。”巡逻队的报信的急声说道,却没有看到不莱恩和亚斯·哲的脸色已经变的非常的难看了。

不莱恩的脸色不好看是因为他每年上报都说雷蒙得市治安良好,居民安居乐业,而眼下竟然死了上百个负责治安的巡逻兵,而且皇帝耳中最忌讳的就是暴民的字眼,暴民就意味着统治者的统治不能够叫民众安居乐业的活着,这对于爱民如子的亚斯·哲哪里能不生气?

“走,咱们去看看。”亚斯·哲翻身上马,五百名随他来的JinWei军也拿好武器翻身上马,准备好随时投入战斗。

雷蒙得只好听令上马带路,就这样,一qun人浩浩荡荡的前往中心街。

中心街这边,修在杀了上百人以后已经忍不下心再去杀了,毕竟这和魔法不同,一个魔法球过去也许就可以杀光这里所有的人,但是不能使用魔法的修是用自己的双手夺取了上百人的性命,即使是再好杀的人这个时候也一定杀不下去了,修退到雅丽身边保护着雅丽。而龙威这边则是险象环生,全身上下流淌着不知道是自己还是敌人的血,龙威的身上已经找不到任何一块巴掌大完好的皮肤了,最重的伤在肋下以及肩膀,伤口深可见骨,不过造成这两处的敌人已经死在龙威的刀下了。

修见龙威已经没有更多的力气了,大叫一声:“我来帮你。”,就使用风之翼冲到了龙威的身旁,帮助龙威挡下了龙威无法挡下的一剑。修随手将那名偷袭的兵杀退,和龙威背靠背站在了一起。

两人这个时候力气都剩下不多了,而眼前包围他们的是一百多仍虎视耽耽准备杀上来的巡逻兵。“老弟,坚持住,实在不行我就使用攻击魔法,无论如何咱们都不能死,毕竟还是咱们的命重要!”修安慰道,“老大,我没有完成你交给我的任务,我没有杀死这里所有的敌人,”龙威埋怨自己道,他知道修不是一个能烂杀无辜的人,而他冲上来的时候修不是使用魔法而用砍杀就已经知道修的本意了,所以他也忠心的执行着杀人的任务,希望自己多杀一个人,修就可以降低使用魔法的几率,但是现在看来,自己还是没有做到让老大不使用魔法。

仅剩的几十个巡逻兵一步一步靠近过来,修已经开始聚集魔法力了,他现在还没有使用魔法的唯一一个理由就是他还没有找到能够在不伤及无辜的情况下格杀眼前的这些巡逻兵的攻击魔法,看来学习魔法种类多了也不是一件好事,要是只会单系的魔法,现在这些人早就已经死了。

仅剩的几十个巡逻兵只要再有几步就要开始进攻了,就在着千钧一发的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传了过来:“亚斯帝国皇帝陛下驾到。”

巡逻兵一听到这声音。立刻丢下手中的武器,跪接皇帝驾临。因为在亚斯帝国,和皇帝见面的人就只有将军级的人物或是JinWei军才可以拿着武器,否则一律视为有暗杀性质被抓起来甚至就地正法。

家族曾经显赫的龙威也知道现在应该做什么,他丢掉了手中的大刀,单膝跪了下来,而雅丽这个时候是不得不跪,因为她从亚斯·哲的眼中已经看出来对方已经认出她了,毕竟两国交情不错,她也曾随父王一起来过亚斯帝国,只不过那个时候亚斯·哲还没有登基成为皇帝。

惟独有一个人没有跪下,那个人就是:修。

“大胆暴民,见到陛下竟然敢不跪。”JinWei军的领队喝道,而JinWei军看到仅仅是两个没有穿铠甲的人就杀了上百个巡逻兵,而这个时候竟然敢站在那里打量陛下,这简直就是立斩的。所以五百JinWei举着武器就冲了上来。

修手中的冰系魔法是修好不容易才想出来的不会伤害太多无辜的人的魔法,而面前冲过来的JinWei所穿的铠甲正好是最好的导体,修开始犹豫了,使用魔法会伤害这qun无辜的JinWei,而不使用的话自己就要命丧当场,因为修在杀了上百个人以后已经没有更多的体力应付眼前的JinWei了。

修将如何选择呢?

※※※——

各位大哥,我打了一夜的字,累死了,

延伸阅读

重生复仇记之第三章(3)  http://www.wanglugang.cn/66w7.shtml
“小皇帝”有了弟弟,必然是要昭告天下的。只是目前“皇帝”领土堪忧,仅限于林家方寸之地

小试天下之初次试水  http://www.wanglugang.cn/gqzt.shtml
“导演需要吗?”韩亚菲认真看过剧本之后问道。“不需要,我们俩就可以搞定,没必要增加多

[银魂]忠犬少女的攻略史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wanglugang.cn/lqf.shtml
迷糊中感觉头有点痛,树明轩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赫然是由一根根木头构成的屋顶。“我

玄幻之问鼎天下之背回家  http://www.wanglugang.cn/pyng.shtml
这人一说话,马上又有几个人响应。柴刀锄头断树棍,一起朝李娇娘围了过来。李娇娘心中冷笑

怪诞童话镇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wanglugang.cn/ulgd.shtml
冬日清晨的眼光总是那么的温暖,它像一个跳脱的孩童拿着一根丝线,顽皮的拨弄每一个人的神

两界代理人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wanglugang.cn/xxck.shtml
浑身没有力气了,叶峰再奔走了几步,顿时倒在地上,身后十几道身影也是气喘吁吁的跟了上来

苏城未来炼药,不过如此!  http://www.wanglugang.cn/n4dj.shtml
心中的念,不停。行动的手,亦是如此。开炉,投药,熬煮,结丹,一气呵成。一切的一切,都

摔了豪门巨巨后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wanglugang.cn/n6g0.shtml
这孩子是个傻子?齐天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之下走向了那个孩子,在孩子的面前蹲了下来。这孩子

两世之孰真孰假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wanglugang.cn/901.shtml
“嗯”邱雨桐再次醒来只觉得浑身酸痛,本想抬手揉眼却只能换来一股锥心疼,惹得她闷哼一声

[综琼瑶]盈盈一夏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wanglugang.cn/bgx4.shtml
“全厂仅有我有的私人赠送?”凰央意味不明地重复了一遍。【对呀,宿主有没有觉得我超级棒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动物的末世行之黑火(6)

    许愿自是知晓,那火有多难灭。青云峰本是万物和谐生长之地,徐徐轻风带来的都是盈盈花香,入耳皆是群鸟悠长悦耳的鸣叫,且此处灵气极为充盈,是个修炼功法的绝佳去处,也是龙啸派多年的宝地。但五年前的一场黑色的滔天巨火,使这一切变得面目全非。就算许愿按照剧本及时出关快马加鞭赶去,那火还是将山上生灵烧了个干净,且

  • [文豪野犬]太宰她不想死第10章在线阅读

    且说姬寤生听得姬滑带领卫国军队攻入郑国,并且占领了廪延之后,他面有愠色,不悦的气息瞬间扩散开来。本来他只认为姬段是个大祸端,没想到姬段之子姬滑也是奸猾之辈。本来最初他听闻姬段逃到共国后,老实本分不生事端,也就放下了戒心。哪想到姬段是不敢生事了,他的儿子姬滑却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既然事已至此,多想也是

  • 零落成泥碾作尘第10章在线阅读

    现在网上有一段视频简直就在疯传,整整一夜,点击率突破了亿,可是到底是什么视频能在一夜有这么高的点击呢?轩艳芳坐在电脑前撇嘴皱眉,她打开度娘搜索了一些新闻,不料无意中却看到了一个点击破亿的视频,而且视频还是昨晚才被发到网上。由于好奇,她点开了,不过当即眉头皱的更加厉害,视频的开头就是一具怨尸攻击一个男

  • 重生八零小保姆宁王约见

    季辰璟翻了半天,找到了一套以往出宫时用的便服。随后在宫中吃了个午膳,就马不停蹄地出来了。跟着她的,依旧是清尘和池央。华清苑就在城内。……“不错。”季辰璟顺利的走进华清苑,只见其间各色士子来来往往,或择一亭煮茗小聚,或于溪边、桥上轻快谈笑。各亭间以竹林、假山相隔,其间溪流潺潺,美不胜收。“主子,诗会还

  • 火影:祖符降世舅子负伤归

    小龙和三女一起走到茶几跟前,一同举起酒杯,小龙说道:“我一个无父无母的山野小子,能够同时三位如此美貌,而又有这么高贵身份的妻子,不知是小龙几生修来的福分,我会用我所有的力量和时间来保护、爱护、陪伴她们,绝不让她们受到任何委屈和伤害,小萍、小雨还有小玲你们相信我吗?”(各位读者朋友!从现在开始,以下的

  • 独家逍遥系统之第八章

    听到“开始上课”,叶碎碎心潮澎湃,她已经准备好了,只等老师将毕生绝学传授于她,她必将苦心磨练画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青出于蓝胜于蓝――然而……“我们先来……削铅笔。”啊???????????这个转折来的猝不及防,叶碎碎懵懵地拿出刚发的六盒铅笔,准备每种型号削几根。“会削铅笔吗?”一听这问题大家都笑了

  • 一条土狗打通关在线阅读第七节

    独自奔走了数日,而且无时不紧绷着精神,今天又拼尽力气狂跑那么久,一时间好不容易停顿了下来的涂言是扔开了一切问题,睡得沉沉!这茫茫深林中可能危机暗藏,但是他已没有精力再去管了!很快的涂言就进入了梦乡,他梦到了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聊天的温馨场景,后来突然出现一群猴子不知怎么就把自己给抓到了一个云雾缭绕的山

  • 招摇第四章在线阅读

    过完假期,我的生活又开始回到了四点一线的状态,教室、图书馆、食堂以及宿舍,每每下课吃完饭,我就会来到图书馆,虽然大学的可以说基本上不用写作业的,但这不代表着完全没有。有些专业课的教授还是给学生留下一些练习。在图书馆做完教授留下教授布置的作业之后,我还是和往常一样,走到书架上找出小说来看,看小说,成了

  • 鸽子精记事夏瑶心思

    “我……”当即,夏林便想否认。但,他又想到对方的实力,又是不敢撒谎,改口道:“是,是我。”“好的,那么夏先生,贵宾卡能自动连接物联网,造价不菲,赔偿费二十万汉国币,三日之内,请到汉国第一银行汇款。”嘟!不等夏林回话,对方就挂断了电话。汉国第一银行,有着绝对的自信。夏林,绝不敢逃款。随着电话的挂断。走

  • 皇者之战第三章在线阅读

    最近几天秦凌辉对自己的态度明显比之前更冷淡了,不管自己一再放低姿态去讨好,还是发誓保证不破坏他的生活,都不能换回秦凌辉之前还略带一丝热情的冷漠,这一切都让本来就看不到希望的楚雪青更加迷茫不安,天天为这事发愁,连工作都没有了心思。今天下午是学院的教职工大会,楚雪青和与自己同一年入院的两个好同事好闺蜜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