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凤熙,别怕之*钱

作者:鸣凤清泉 来源:言情小说吧

确如黄忠所说,后院比前院大多了。

围绕院中的大榆树,依墙而建了十几间屋舍。

不但地方比前院大,而且房舍的建筑样式也与前院不同。

南边的都是单间,有五六间。

北边共有两套房,里边的一套和前院一样,一个堂屋、两个卧室;外边的这套则只有两间房。

大概建造的时间比较长了,屋舍的墙壁、木门都有些陈旧,屋外檐口下铺陈的方砖也坑坑洼洼。南边单间中,有几间的屋顶上还有杂草冒出。不过总体来说,尚且整洁干净。

“北边这些房,外边这套是供荀君居住的,里边那套留供官吏投宿。南边的这些是为官吏的随从、奴婢们准备的,若有百姓投宿,也是安排此处。”

介绍完整体布局,黄忠指了指南边墙角的一间小屋,补充说道:“那儿是犴狱。”犴狱,就是拘留所。辖区内若有作奸犯科之辈,重的送去县里,轻的就拘留在此。

榆树遮住了日头,阳光从枝叶的缝隙中投射下来,在地上形成一个个的光斑。恰有一阵凉风吹来,卷起地上的落叶,飘飞旋舞。

“如果需要用水,水井在北边墙角。”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作为颍阴县下数一数二的大亭,不但地方够大,各种生活设施也很完备。尽管看起来有些破旧,但荀贞已很满意了,说道:“很好,……。”

一阵欢呼打断了他的话。他循声看去,声音是从南边一间房门紧闭的屋中传出的。

黄忠忙迈步过去,推开门,叫道:“阿褒、阿偃,荀君已经到了,你们快点出来迎接!”

荀贞移步过去,看向屋内。

屋里总共有四个人,其中两个坐地上,正在玩“六博”,另外两个围在左右观战。

适才的欢呼声应该是靠墙而坐的那个年轻人发出的,荀贞看过去时,他正兴高采烈地起身,一手抓着博筹,一手去拿对方脚边的铜钱。

听见黄忠说话,又见荀贞近前,他忙不迭地收回手,丢掉博筹,跳跃起身,冲着荀贞拜下,口中说道:“小人陈褒,拜见荀君。”

其余三人也跪拜地上,参差不齐地说道:“拜见荀君。”

真是没有想到,第一天上任,就碰见了下属聚*。

按照律法,聚*是违法的,尤其在亭舍中,更是知法犯法。不过,荀贞只当没见,微微笑道:“芝麻粒大点的亭长,称得上甚么‘君’?诸位,快快请起。”走进屋内,将四人一一扶起。

黄忠跟在他后边,指了最先下拜的那人,说道:“他是陈褒,本亭的亭卒,……。”又指了原来在边上观战的一个壮卒,说道,“他是程偃,也是本亭亭卒。”

陈褒身材削瘦,看起来二十多岁,刚才跳跃起身时,动作十分敏捷轻灵。

程偃年约三旬,身高体壮,面色黝黑,左眼下有道挺长的疤痕,似是刀创,仿佛一条蜈蚣似的,直蜿蜒到左边嘴角,煞是狰狞。

前任亭长郑铎的介绍在荀贞的脑海中飞快掠过:“亭卒陈褒,轻剽好*;亭卒程偃,粗壮丑陋。”

他的视线从陈褒身上转过,在程偃脸上打了个转儿,心道:“单从第一印象来说,郑铎的介绍一点没错。”

亭中六人,已认识了三个,“亭父”黄忠,亭卒程偃、陈褒。还差一个“求盗”和两个亭卒。

荀贞将视线转到剩下的两人身上,温声问道:“不知两位,哪一位是求盗杜君?”

两个人只是满脸堆笑,却没一个应声的。

黄忠上前一步,说道:“启禀亭长,今儿一早,求盗杜买便和繁家兄弟出去巡查亭部了。”

巡查亭部,是亭里的日常工作之一,主要由专职治安的“求盗”负责。

既然“求盗”杜买和另外两个亭卒“繁家兄弟”都出去巡查亭部了,那屋中剩下的这两人又是谁?

不等荀贞发问,陈褒主动说道:“他两个都是本亭黔首,今日闲来无事,便相约一起博戏。”

说完了,他将地上的钱尽数捧起,交给其中一人,吩咐道:“荀君初来上任,俺们不能没有表示。你们两个快去买些酒肉过来!等晚上关了亭门,大家一起作乐。”

那两人大声应了,却不肯拿钱,一人按住腰边的短刀,笑道:“从郑君离任开始,小人们便日夜盼望荀君早来。今天总算等到了,怎敢叫亭中破费?些许酒肉,由俺们买了就是。”说着,告了罪,不给荀贞拒绝的机会,长揖而出。

荀贞追出门外时,他两人已经出了后院的门,呼之不应。看他们背影远去,荀贞想道:“观此二人面相,不似善良,且与陈褒、程偃在舍中白日聚*,必是乡中轻侠无疑。”

穿越以来,他耳闻目濡,加上“前任荀贞”的听闻记忆,对当世的游侠风气已很熟悉。知道这些轻侠少年们不惧法纪,若情投意合,便以性命相许,而一言不合,则就拔刀相向。最是“尚气轻生”。

既然拦不住,也就罢了。荀贞暗道:“正好趁此机会,见识一下本亭治下的游侠少年。”

在前汉时,“亭部”的主要职责是监察治安、追缉盗贼,虽说入东汉以来,渐渐地多了一些民事上的任务,但维持治安、逮捕不法仍然是重要的工作之一。也就是说,荀贞既然做了这个亭长,那么日后就免不了要与那些“浪荡轻侠”们打交道。且他来任亭长所图之“大计”,与这轻侠也有很深的关系。早熟悉,总比晚熟悉好。

“亭父”黄忠、“亭卒”陈褒、程偃三人,也出了屋子。

黄忠谨慎地说道:“郑君走前,曾有交代,说等荀君来后,可将本亭文牍尽数交付。荀君是等会儿接收,还是现在接收?”

听弦歌、知雅意。荀贞知道他的意思,笑了一笑,从怀中取出一片竹简,递了过去,说道:“这是县君给我的委任书。黄公先检查检查,看有无错漏,然后再办交接不迟。”

亭长,虽是微末小吏,也是官儿了。如果由本地人任职,倒还好说;若是外地人任职,该如何证明?任职文书就是唯一的证据。上边详细得写有该员之籍贯、相貌等等,以防有人冒充。——这并不是没有先例,最有名的当数光武皇帝,他在落难时就冒充过邯郸使者。

黄忠年少时家境尚可,入过乡学,读过《急就篇》、《凡将篇》之类的启蒙课本,认识字,认认真真看完,交还给荀贞,肃手相请,说道:“荀君,请这边走。”

……

黄忠把荀贞领到北边的房外,取出钥匙,打开了门,介绍说道:“郑君走后,俺等已将屋中重新收拾一遍。荀君如果有哪儿不满意的,俺们再打扫。……,侧边是卧室,正面为堂屋。”

诸人鱼贯步入。

地面上铺有大块的方砖,墙上涂了白垩。

正对着门,背临墙壁,摆放了一张案几,几后有“榻”。案几上的一侧堆放了不少竹简,另一侧是个笔架,放了几支毛笔。又有砚台、砚滴等物。

在案几的两侧,放了两列“木枰”,直到门口。“枰”和“榻”一样,都是坐具,不同之处是榻大一点,可以两人共坐;枰小一点,只能容一人坐。屋内的榻上与枰上,铺的都有席。

荀贞看到,在榻上所铺的苇席之四角,还放了四个石镇,俱为虎形,这是防止席子在使用时卷折。

案几的后边,墙角处,放了两个竹、苇编成的箱子。

黄忠先请荀贞入座,随后招呼陈褒、程偃,三人将两个箱子搬到案边,打开来,里边都是成卷的竹简,青翠莹润,每根竹简都有一尺长。

他从一个箱子中取出最上边的一卷,放在案上,展开来,说道:“这些就是本亭至今所有的文牍了。有些是以往办过的案子,有些是国家、郡县传达下来的诏书、公文。”

“十里一亭”,作为分布最广的基层单位,亭中不但张贴通缉要犯的画像,也张贴朝廷的重要公告。

荀贞扫了一眼竹简,展开的部分起头写道:“赦天下殊死以下……”。

有汉以来,为休养百姓,并显示仁德,天子常有大赦,特别每逢灾异过后,更是如此,去年疫病横行,死亡者甚多,这一份就是今年正月时朝廷大赦天下的诏书。

……

箱中竹简甚多,没有一天两天是看不完的,荀贞也不打算在这会儿细看,笑道:“眼下没有急务,这些文牍以后再看不迟。”

黄忠陪笑说道:“是,是。”将展开的竹简卷起,重放回箱中。

荀贞平易近人地上前帮手,和黄忠三人一块儿,两人合力搬一个,将两个箱子搬了回去。

等将箱子放好,荀贞说道:“才是下午,离关闭亭门尚早。我初来乍到,不熟悉地方,黄公,你若没事,给我做个向导,出去转转、走走?”

黄忠自无异议。

刚从后院出来,前脚才到前院,一人旋风似的从舍外奔进,叫道:“不好了!不好了!”

延伸阅读

阿宝加盟  http://www.criteradesign.com/xyzm.shtml
阿宝钢化膜总部是一家生产液晶屏幕保护膜的生产厂家。公司生产的产品质量上乘、品种齐全、

今晚佛跳墙火锅加盟  http://www.criteradesign.com/bd40.shtml
今晚佛跳墙是一个首创面包蟹佛跳墙火锅的餐饮品牌,主营产品:面包蟹佛跳墙,潮味牛肉丸,

思水宝加盟  http://www.criteradesign.com/gcqv.shtml
广东省思水宝精密陶瓷净水设备有限公司注册资金0万元,源于台湾乔隆集团。集团下设台湾水

宝米加盟  http://www.criteradesign.com/ykt7.shtml
宝米窗帘经销批发的家纺、窗帘、窗纱、纱发布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

金风车干洗加盟  http://www.criteradesign.com/tia.shtml
金风车是荷兰金风车洗涤(上海)有限公司旗下加盟干洗店品牌,与2012年品牌正式开展加

宝宝好加盟  http://www.criteradesign.com/g1ra.shtml
宝宝好婴儿用品是一家生产婴童用品的外商独资企业,从1994年开始生产婴儿手推车、学步

罗夫蒂皮革护理加盟  http://www.criteradesign.com/b3dt.shtml
罗夫蒂皮革护理加盟详情沈阳罗夫蒂皮革技术咨询有限公司是目前国内最权威、最专业的大型皮

建昌加盟  http://www.criteradesign.com/ntbk.shtml
建昌行李牌是广州市番禺区石壁建昌工艺品厂经销商品,总部批发的磁性飞镖、磁性留言板、磁

灵动卡通产品加盟  http://www.criteradesign.com/xs7j.shtml
灵动卡通产品在产品经营方面应用科学、审慎、很前、灵活的观念针对消费者的特点形成了一套

树派除甲醛加盟  http://www.criteradesign.com/dba9.shtml
树派除甲醛是杭州树派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是空气净化行业领跑者,是专注于室内污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是魔还是道在线阅读第四章

    战场上,宇智波和千手杀红了眼。就在这时,一个人突然从天而降。只见那人身穿深蓝色高领族服,一头黑发桀骜不驯的炸起。卧槽,这不是宇智波斑吗?看到宇智波斑宇智波泉奈下意识就要喊“哥哥”了,突然想起他哥哥不是正在和千手柱间打架吗?想到这里,他不禁戒备起来。另一边的柱间和斑也感受到了宇智波斑的查克拉,他们同时

  • 双生主命在线阅读第5节

    卢艳君说:“对!天涯何处无芳草。宇文哥哥,我们跳舞好吗?”东方宇文站起来说:“好啊!就跳一个舞,跳完了我送你回家。”没有音乐伴奏,没有霓虹闪烁。俩人在办公室里翩翩起舞了,卢艳君把脸轻轻地贴在了东方宇文的脸颊上,她多么的希望这个舞能够永远地跳下去,跳到海枯石烂。新闻培训班结束后不久,童峰被提拔为县委宣

  • 我家老爸10000岁在线阅读第五节

    “他竟然真的将这一招‘狂风斩’修炼成了?”看着面前崩碎一地的石子,邹蓉顿时惊愕的张大嘴巴,目光怔怔的注视着江文,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尽管她心中已经认定江文是少见的天才,能够在短短一个月内将狂风斩修炼至小成之境的人,即便内门弟子中也不多见。但是她怎么也想不到,江文的悟性竟然如此的非凡,如此的妖孽,

  • 豪门秘婚小新娘之第九章(9)

    顾愉一开始并未发现傅厉铭,直到他从自己面前经过。运动的时候头脑是放松的状态,最在意的事情会自动进入思考模式。刚才她就已经想好了,要是遇到他,就礼貌地给个微笑就好。其一,不搭理不礼貌,其二,太积极有傍大款嫌疑,毕竟他真的是大款。然而傅厉铭经过的时候一个眼神都没给她,这下连微笑都省了。在健身房呆了一个多

  • 帝国元帅的踩背猫在线阅读第10章

    第十章程远瞪圆了眼睛先倒退了几步,天翊一手拿过那棒槌手里的一封折子大致扫了一遍。“措辞不用这么客气,在我府里立威你还要顾着他王爷的身份?我倒不知你竟还如此识大局。”程远接过折子狗腿的答应了好几声,倒也没敢再问,一溜烟跑出去了。这个时辰天翊确实不该休息,不过是那小东西身上的病还没有大好……他抬头看看天

  • 赛尔号之零落星辰在线阅读第3节

    “库赞?”听到室友的介绍,杰恩表情愣了一下就恢复了平常。未来的海军本部最高战力之一,青雉,但不管未来的成就如何,现在也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屁孩。可能天气转凉的原因,库赞的鼻子上带着鼻涕,眼角上带着眼屎,一副没有睡醒的邋遢。怪不得,原来从小就开始继承了邋遢的习惯。杰恩笑着和库赞打了一个招呼,没有过分亲热

  • 从音痴开始当音乐教父第十章在线阅读

    闪电过后,那大坑中竟然爬出一人,只见此人浑身漆黑,身上皮肤裂开,更是有血液从裂开的肌肤中流出,瞧着似是被雷电劈黑的,身形也有些熟悉。身穿七星道袍的老者,高高在上,手握着一把桃木剑冲着那坑中人喊道“云老鬼快把玉简交出来。”云老鬼一身漆黑,肌肤开裂,鲜红的血液一直的往下淌,看着好不凄惨,佝偻着背嘶哑着喉

  • 金小乙传奇在线阅读第1章

    天空中劫云翻涌,华光频显,穿梭的电流横亘天际,不断的汇聚起来,似要倾泻而下。云岚峰巅,少年昂首而立,神情淡然,没有被这天空异象的威势所压。神念中犹在与千里之外的另一孤峰上所立老者神侃。“师尊,徒儿这边要去了,不能亲身前来拜别,望你老人家多多保重。”“哎,如今老夫的修为已当不得你的师尊,还是阶位相称吧

  • 福来运至[网游]在线阅读第三节

    ————苗头————未来被叫去拍MV了,据说是和一名人气很高的歌手合作;绘理因为可爱的面孔和羞涩的性格被选中了拍杂志封面。而绫音此刻,却在PIN的主公司,面对那个传闻中超级冷酷的新任社长——久保优辉。“秋野,我替你接了个剧本,你看看。”双手合十放在腹部,梳着大背头的男人眼睛微眯,慵懒的靠在转椅上。一

  • 大明星的小喵妻在线阅读高手过招

    温凯要升职的消息不过两天就传遍了公司上下,也不知道谁开始编造总经理和温凯关系不一般的谣言,说这次出差是总经理“钦点”的温凯。就连带队的林总也不明白这新来的顶头上司到底打的什么算盘。所以借着中午休息的空档,公司里头没什么人,见着总经理室的门还开着就敲门进去了。先是聊了几句关于这次出差的项目问题,然后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