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家族精神病史[综英美]之第一次的谈判(6)

作者:青蛙头弗兰 来源:晋江文学城

林家老两口气冲冲的直奔判官殿,刚到门口就看见四个判官都在里面,林国义也不啰嗦,迈过门坎儿就一句话“把我闺女林清送回去, 不然这事儿没完。”

听了他的话,判官们是嘴里发苦啊,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到底还是提了那个他们办不到的条件。

四位判官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吵翻了天。

“这两个老家伙,真是该死。明知道办不到的事儿,还让咱们去做,真想一刀劈了他们。”这是脾气爆躁的杨判官。

“你可打住,现在他们可是**,你真把他们的火给点着了,咱们都得死在这,要hold住了。王判官,李判官你们快想想办法啊。” 没了注意的赵判官。

“我是没办法, 别指我这儿了。”耍光棍儿的李判官。

“我知道了,杨判,赵判你们两个都给我稳着点儿,别事情还没完,你们就先乱了阵脚。

赵判你和他们熟,先去试试看能不能缓和一下他们的态度。”

“怎么又是我呀?” 赵判官不情愿的说。

“快去!!!”三个声音同时在他耳边响起。

赵判官只能无奈的抖了抖袖子,带上笑脸儿向俩人迎了上去。

赵判官几走来到老两口面前说“大叔大娘,关于林清的事,我们已经知道了,正想办法呢。

来,您二位先坐下,消消气儿,我们一起研究研究看怎么办。”边说边要过去扶林国义。

林国义是不吃他这套了,连碰都不让碰,带着老伴儿绕过他,到了大殿中央,恶狠狠的看着另外三个判官,说:“别给整这些虚头巴脑的,麻溜儿的把我闺女送回去,要是再忽悠我们,我就跟你们拼个鱼死网破,大家就都别活了。”

石芳在旁边也开腔了,“我真不知道,我们这一家子哪儿惹到你们了,个个死的这么冤枉。

我们俩老的,死也就死了,年纪大了也认了。

可我闺女林清她不行啊,她还年轻又刚当上妈妈,你们让她这么死,让她家里的崽子怎么办?

你们也知道我那女婿是个什么样儿,这不是等于要了她们娘俩的命吗?

今天我们俩老的也是豁出去了,你们要是不答应,我们就跟你们拼了,反正我们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们看着办吧。”

看见俩人越说越生气,赵判官是挡不住了。王判官出来,抬手打断他们的话,说:“二位,二位,先等等。咱们先把事捋明白了,再说这回去不回去的问题。”

林国义从小就怕官儿,赵判官一直都以小辈的姿态跟他来往,让他忘了他是官儿的这件事。可这王判官满身的官威,让林国义心里有些发憷。

他是想着闺女,才硬挺起来腰板儿,装着凶相说“有啥不明白的,我闺女就是不该死,就得把她送回去,想不认帐咋地?”

“林国义,这话你可就错了。你家小女儿林清的事,还真不是我们地府的原因。你忘了她是怎么死的了?

林清是被雷劈死的,我们地府只管鬼管不了神呐。那是雷神出的错,我们也没办法。

要不是我们及时把她的魂魄拉下来,时间一长,她就得魂飞魄散啦,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救她。”

老两口知道闺女是怎么死的,但在他们的印象中,这人无论是怎么死的,都该归地府管呐。

石芳可不管那些,她是认准了地府,无论你们说什么,也得把我闺女送回去,不然就给你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她感觉这王判官就是在推卸责任,于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哭闹起来。

“老天爷呀,你咋不睁眼呐,我们这一家子哪儿得罪你了?老的淹死的,淹死,撞死的,撞死。 这小的咋也不放过啊,这是要绝我们的根儿啊。

天理不公啊,还有这地府净不干人事儿啊,好好的人说抓就给抓呀。老天爷你评评理啊,你要是真有灵,就一个雷把那些糊涂官儿都劈了得啦。

老天爷呀,你行行好放我闺女回去吧,我给你当牛做马一辈子都行啊。。。。。 ”

石芳这一顿神操作,把四个判官都镇住了,也楞在了当场。

他们几个当了这么多年的判官,哪遇过这种事儿?

以前是谁见了他们都是害怕三分,有的那是连头都不敢抬。

虽然说时代变了,没有像以前那么敬畏他们了,但耍赖撒泼的,还是头一次见,这让他们一时有点儿反应不过来。

现在整个判官大厅中,只有石芳哭闹叫骂声。

王判官反应快,他先揉了揉太阳穴,感觉最近头疼次数,比前几百年加起来的都多。

看着还在卖力表演的石芳,只得加大音量让她停下。

“石芳,你先停下来,别闹了。 这可是判官大殿,你这么做可是在藐视地府律法,我们有权处罚你的。”

石芳一听更来劲了,梗着脖子冲着王判官喊“来呀,来呀,你都把我闺女都整下来了,我还怕个啥。

你不把我闺女送回去,我就一直在这儿闹,你们动我一下试试,给我整急眼了我就自爆,你们都得给我陪葬,不怕死你就来呀。”

石芳脾气也上来了,跟王判官杠上了。两人对峙了一会儿,还是王判官先认输了,他可没石芳有底气,也的确怕死。

王判官不自在的咳了一下,说起了软话。

“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你能尊重一下我们。我也没有说事情没有解决办法呀,你先听我说,然后再决定是否要继续闹下去。”

石芳一听有办法,麻溜的从地上起来了,“嗖”的一下窜到凳子上, 双腿并拢双手放在上面,一副和蔼温顺的样子,完全忘了刚才撒泼打滚儿的事儿。

要是凡间的人,看见了就会告诉判官大人们,“这女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有很多面孔的。”

石芳摆好微笑的表情,眼睛像1000瓦的灯泡一样看着王判官,意思是“你快开始啊,我等着呢。”

王判官被她的这一系列动作弄的有点发蒙,他头一次见到脸皮如此之厚的人。

他不自然的转过头,结果对上了林国义的眼睛,那一对小眼睛瞪得溜圆儿,不错眼珠的在盯着他,让王判官又打了个激灵,马上开口把雷神想的办法说了出来。

“我们的研究结果是给你们一部鬼修功法,让你们全家走修炼的路子。

你们两个在这里应该见过和知道什么是鬼修,他们最少都活了几百年了。

要知道他们都是散修,没有什么好功法,有的甚至是残缺的。现在我们给你们提供的可是完整了鬼修功法,这也是整个地府最宝贵的东西。

你们完全可以靠它修炼到鬼王级别以上,到那时,不仅能以另一种状态达到长生不老的目的,还可以到地府任职,想想看这是多么珍贵的宝贝啊。

而且你们一家都是功德鬼,在修炼一事上会比别人更加顺畅,有可能将来的职位比我们都高。

那不比回到凡间过那有生老病死的日子强吗?

这要是放在你们以前有皇帝的时候,那都是皇帝想求却求不到的事,你们可要想清楚了,不要错过这次机会了。”

林国义听明白了,地府还是不想把闺女送回去,但这次是有很大很重的补偿。

他比石芳待的时间长,明白鬼修的好处,知道他们有很长的寿命。以前他想过跟他们学学,在地府里留下来,多活个几百年的。

可鬼修听了他的想法,都避他如蛇蝎,后来也知道功法的稀有性,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没想到今天会突然梦想实现了,而且是更好更全的,说实话他真的有点动心了。

林国义有种冲动想直接答应下来。可想到家里的其他人,尤其是老闺女林清,她毕竟还有一个不满两岁的孩子,得问问她是什么想法,不能因为自己让闺女有遗憾啊。

石芳是听说过一些,但不是很了解,她就等着林国义做判断。

她看出老伴儿的犹豫,想到可能这个条件很好,老伴儿不知该如何决定。

同为母亲的石芳,清楚林清最大的愿望还是回到孩子身边,所以她又问的判官一遍“那功法我们两个老的炼,送我闺女回去行不行?”

王判官对着如此执着的老太太,只能无奈的对她说“真的不行。人死不能复生是谁也办不到的,你再逼我们也徒劳的。

就算你们要和地府同归于尽,你们就没想过你们的大女儿林虹,她将来怎么办?

毁了地府可是大罪,你们是死了,林虹还活着那,到时所有的罪孽都会落到她身上。

林虹生生世世都会遭到无数的苦难。她也是的你们的女儿,你们就忍心让她承受这些吗?”

一听王判官提起了大闺女,俩人心里咯噔一下,他们怎么可能不心疼大的,这做父母的当然希望所有的儿女都好。

可事事哪有那么如意,儿女中总有一个是过得差的,当爹妈的知道了总想多帮一下。

不是偏心,只是单纯的想让每个孩子都过好罢了。

现在林家老口子的心都乱了,想帮小闺女又怕害了大闺女。

最后林国义决定回去,一家人商量一下再告诉判官们结果,俩人是带着烦乱的心情回家去了。

延伸阅读

路易法家家具加盟  http://www.miramichitimberframe.com/x36x.shtml
路易法家家具总部依托强势品牌,努力拓宽市场渠道,并以其钻石般的质量,合理的价格,优良

哇啦哇啦英语加盟  http://www.miramichitimberframe.com/sf7k.shtml
哇啦哇啦英语加盟公司简介哇啦哇啦国际英语(WalawalaEnglish)致力于青少

天成洪坤加盟  http://www.miramichitimberframe.com/yz7b.shtml
北京天成洪坤科贸中心是集设计、开发、生产及销售于一体的科研企业,主要经营各种材质的新

迷人居加盟  http://www.miramichitimberframe.com/gnm2.shtml
公司开发的新型时尚风系列可折叠式蚊帐,品种繁多,款式新颖,做工精细、美观大方。绿色环

乐圃国际教育加盟  http://www.miramichitimberframe.com/bwg4.shtml
乐圃教育集团母公司成立于2008年,是一家专业从事K12领域一对一教学服务的知名机构

堂浤加盟  http://www.miramichitimberframe.com/aadn.shtml
堂浤胸针总部所经销批发的胸针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并且公

龙晖加盟  http://www.miramichitimberframe.com/njwm.shtml
龙晖钥匙扣集设计、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现代化工艺品制造企业。公司产品系列分别有:

FONE加盟  http://www.miramichitimberframe.com/d4hh.shtml
我司生产的手推核心婴儿车具有的外形亮点,另人意想不到的多重变形折叠功能,各省市的睡兰

四季新洗衣设备加盟  http://www.miramichitimberframe.com/b9kk.shtml
四季新洗衣设备加盟详情上海四季新二手干洗设备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二手洗涤设备的供应

香安儿产后修复加盟  http://www.miramichitimberframe.com/up2s.shtml
靖江香安儿健康管理有限公司,2014年初创于江苏,2017年正式注册商标,公司培训设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岛奇遇记在线阅读第6节

    西区域是帝都最外围的区域,这里常年不被恒星光照,土壤和水资源都非常贫瘠,百年来一直是帝都的难民窟,是帝都最贫穷的地方,与帝都核心区域的繁华奢靡呈现出了鲜明的对比。γ3区域是西区最贫穷的地方,这里的生活条件连偏远的边陲星球都不如,充斥着各种病毒和致癌辐射。大约在十年前,反政府军在γ3区域建立了一个小型

  • 盗墓血影在线阅读第五节

    “赫尔希长老,您已经很多天没有好好休息了,这里就交给我们吧。”一个老师关切地看着老人。“我还好,唉,你们不用担心我,当务之急是找到方法救救这两个孩子。”赫尔希叹气。齐恕开口:“长老,身体要紧,这次我们回来也带回来两个伤者,是学院外部的人,所以没有让我们带进来。将他们放在外院接受治疗,您要是有空就去看

  • 侍卫尘宁编号76433

    时幼崩溃的回到房间,翻出了售卖机器人交给她的那几个最新型机器人的资料,果然有一款正是那个**型机器人……说是**型机器人……但是,说得好听,其实不就是那种那种嘛!那种机器人,需要测试?!而且还签署了授权书……那授权的内容到底是什么?难不成……最终还有可能依据他们几个人来制作或者优化这款**型机器人?

  • 都市之逍遥人生在线阅读第七章

    托前任审神者挥霍无度的福,这座本丸集齐了所有可购买的景趣。此时正是秋季,天空格外湛蓝高远,如火的红叶从枝头飘落,在落入茶杯前被轻轻拂开。“果然还是秋天的景趣最好看,”审神者斯条慢理的咬下一口大福,在感觉到冰凉的内馅时眼前一亮,“好吃。”“今天似乎是抹茶红豆大福,”小狐丸靠在审神者膝上,惬意的享受着被

  • 都市最强门卫在线阅读第9章

    四月末的桐城,阴晴不定的天气像是古时喜怒无常的帝王一般。在短暂的一天里,表达了各种不同的情绪。凭空响起的一道闷雷惊动了红白跑道上的同学们。“这下子咱们是不是不用跑了?”夏意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满怀憧憬地对身边的徐宝鹿说道。女生们的友谊不仅体现在一起去洗手间上,在跑步的时候也可以看出一二。“贺老师还没喊

  • 都市之推理之王第一章在线阅读

    时斐宛第一次见到池穗时,那小孩蹲在自家院子里的狗屋处,跟一条金毛大眼瞪大眼。她今年下半年攻读研究生,这个毕业季暑假比往常都要轻松很多,被很久不联系的母亲要求过来做一个小孩汉语老师,她没想太多就答应下来,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在院子里阴凉处趴在大狗身上的小姑娘,有乌黑的长发,脸蛋上还有点婴儿肥,肉嘟嘟的小

  • 御守恋人在线阅读第10章

    “这是哪里?”青尺问老君。“天浣司!”老君回答完青尺,走下祥云,迎面走来一个髻插银凤簪,唇色较艳丽,身着雪白仙衣,褐色仙靴的女人。“天浣司银凤叩首洪元太极道祖仙尊,小仙奉天英大人命令在此迎接道祖等人。”银凤不卑不亢的行礼。“有劳仙子前面带路。”太上老君微微拱手道。“天浣司是做什么的?”青尺乘着银凤转

  • 世界之第二章(2)

    颜夕大学学的金融,毕业以后就进了现在的公司,在财务部门当助理。公司发展前景还不错,老板也有上市的打算,她准备好好学习两年,顺便考几个证下来,等经验攒够了再跳槽到大公司。财务部的同事大多都比她年长,但是职场上并不会因为年纪小就被人照顾,好在也没人欺负她。今天她们公司老板据说是请了瑞尔资本的某个高层吃饭

  • 都市之百倍变卖在线阅读第八章

    陈婉感激地点了点头,回想起抽在身上的那一鞭子,指甲便用力刺入了掌心。苏锦璃竟然醒了过来!她的命怎么就那么硬呢?落进结冰的水池子里,竟然也死不了。不是说秦王克妻吗?怎么到了苏锦璃这里,居然不灵了?陈婉恨得咬牙。刚刚将苏锦璃推进水池子的时候,她也是慌张的。可是当她看见苏锦璃在冰水里挣扎,模样狼狈,神情惊

  • 逆袭修真都市第4章在线阅读

    第四章动怒“师傅”一银铃般的甜细声从房门口处响起。纤巧的身影晃了晃,素罗裙摆长及曳地,衬的那身形更为纤细。再看双大眼却是滴溜溜的扑闪着,万千青丝用一飘带简单束起,在粉色纱衣外罩下,显得越发清秀可爱。见屋内毫无动静,那身影紧了紧,一颗小脑袋不时往里探了探,又试探的喊了几声,“师傅,师傅……”实在无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