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我只想做个好演员之第一章

作者:娱乐向往家 来源:飞卢小说网

《知你欢喜》文/乔虞

2020.01.20

“欢欢,跟我走,我给你一个家。”

——————

01.

沪城八月,夜风吹过海面,带起一阵黏人躁意。

宋知欢一身红色吊带小礼服,手臂支撑身子,懒懒靠在护栏边沿,白腻纤长双腿交叠。

她目光望向二楼宴会厅,那里正热闹。

亮如白昼的灯光交织,身穿燕尾服的侍应生穿梭在一众谈笑风生的的宾客间,偶尔两句音量拔高的谈话声,都被淹没在绽放的烟花声里。

宋知欢收回视线,看着手里震动连连的手机。

是仲夏发来语音消息:“欢欢,你跑哪去了?你知不知道,你错过了什么精彩好戏。”

宋知欢听完,按下语音键,回:“什么好戏?”

仲夏几条语音消息轰炸过来,点开先是一阵毫不留情的嘲笑声,接着道:“刚才陈知晴跟着她妈来给梁怀洲送生日礼物,就差眼珠子没黏上去,结果梁怀洲来了句:‘你眼抽风么’——笑死我…”

旋即又鄙弃道:“陈知晴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梁怀洲能看得上她?”

今晚宴会是梁怀洲**礼,梁家是沪城首富,他又是梁家独子。

想要借自家女儿得梁怀洲青睐,而想和梁家攀上关系的人,多如牛毫。

陈知晴不过是宋知欢父亲陈盛和二婚妻子秦滟领进门的女儿。

虽对外称是继女,可那眉毛鼻子与陈盛和有七分相似,又只比宋知欢小半岁。

除非是傻子,否则谁看不出这其中龃龉。

“欢欢,你在哪?”仲夏一条新语音发过来,“梁怀洲出来找你了——”

宋知欢拿上一边桌案上的白色珍珠手包,往甲板一侧洗手间走去,“喝多了,准备去解决人生大事。”

仲夏丢来一串问号,语气激动:“你就三杯倒的酒量,还喝多了?你人到底在哪?!”

宋知欢仰头,望眼头顶洗手间标志,笑:“洗手间。”

仲夏:“解决完了就快回来。”

“好嘞。”

宋知欢收起手机,走进洗手间。

-

宋知欢从洗手间出来,沿着露天楼梯往二楼宴会厅走,才到宴会厅门口,就被人拦住。

秦滟一身黑色刺绣旗袍,八月的天燥热难耐,她还披了一条白色貂毛坎肩。

宋知欢讥嘲的扯了扯唇角,真是不嫌热得慌。

她懒得理秦滟,绕开人就走。

秦滟仗着站位优势,伸手拦住宋知欢,“宋知欢,这就是你对长辈的态度?”

“你想要我对你什么态度?”宋知欢讥讽反问。

听这话,秦滟还来了劲,居高临下睨着宋知欢: “欢欢——虽然我不是你亲妈,但好歹也是你爸明媒正娶回家的,也算你半个妈,有些话我不得不说……”

“哦,你说。”宋知欢眼皮掀了掀,语气敷衍。

这三年,宋知欢和陈盛和之间的关系降至冰点。

可她和她哥各自手握着宋家名下顶奢品牌COH和宋氏财团的一部分股份,陈盛和又只是一个入赘的外姓人,明面上还会装装慈父样。

比如让秦滟母女或他亲自上场,演上一段苦口婆心劝她回家的戏。

正如此时,秦滟盯着她,眼底浮现几分责备:“欢欢,从我和你爸结婚后,你就待在梁家,整整三年不回家…你让外边的人怎么看你爸爸?听阿姨一句劝,今晚过后,你就搬回来,我们一家人哪有什么隔夜仇……”

类似的话,宋知欢这三年听过不下百遍,早就腻味。

宋知欢捂嘴打哈欠,看一眼秦滟,幽幽道:“你真想让我回去?”

“那是自然,”秦滟上前拉过宋知欢的手,拍了拍,一副慈母样,“都说后妈难当,我也想当一个好后妈,和你和平共处,不让你爸为难。”

“想要我回家也行…”宋知欢手从秦滟手里抽离,冷眼看她,“你和你那女儿什么时候收拾东西滚出我家,我就什么时候回去。”

态度嚣张到极点,气得秦滟瞪圆眼,也装不下去善良后妈。

秦滟双手环肩,一脸尖酸刻薄:“宋知欢,宋慧音就是这么教你和长辈说话的?真是有什么妈,就有什么女儿!”

母亲宋慧音是宋知欢的禁忌,听见秦滟出言侮辱,宋知欢脸色一变。

扬手,白色珍珠手包砸向秦滟。

“哎哟——宋知欢,你居然敢拿包砸我?”

秦滟捂着脑袋瞪宋知欢,眼神凶狠,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

“不仅要砸你,我还要…”宋知欢眉尖一挑,笑得嚣张:“打你——”

手臂抬起,朝秦滟保养得宜的脸上扇去。

“你、你敢!我可是你后妈!”

秦滟看着近在咫尺的巴掌,尖叫着躲开。

宋知欢手随着秦滟,变换方向。

眼瞧秦滟脸上就要挨上一巴掌,从宴会厅里冲出来个白色人影,使劲推开宋知欢。

“姐——你再讨厌我妈,也不能动手打人!”

宋知欢重心不稳,身子往后倒去。

正当她以为要摔个四仰八叉时,稳稳落在一个萦绕着烟草味的怀抱里。

头顶响起少年嗓音,低沉,带点嫌弃:“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

宋知欢睁眼,看着将她抱在怀里的少年。

头顶白光打下来,将他脸部轮廓描绘得流畅分明,五官深邃,眉眼青稚又带点不羁,喉结上下滚动,看起来又野又撩。

还挺耐看。

“赶紧起来,”

梁怀洲把宋知欢扶稳,余光不屑扫过边上的秦滟母女,而后落在宋知欢身上,皱眉:“就她俩,差点让你摔个四仰八叉,宋知欢,我怎么有你这么没出息的妹妹?”

宋知欢下颌一扬,理直气壮反驳道:“二比一,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哪能打得赢?”

手无缚鸡之力?

梁怀洲无语看她,瞟眼台阶上的白色珍珠手包,和秦滟脑袋上的红印。

满嘴胡扯,鬼信。

宋知欢看见梁怀洲无语目光,装没看见。

她抬手拽了拽梁怀洲的皮衣夹克衣角,望着他,眨眼,娇声道:“怀洲哥,你不能看着我这么被欺负,对不对?”

梁怀洲最受不了宋知欢装嗲撒娇的样,拨开她的手,低声警告:“能不能好好说话?”

宋知欢轻哼了声,指着秦滟母女,语气跋扈:“她俩合伙欺负我一个,你可得帮我出气。”

梁怀洲见宋知欢正常说话,顺眼多了,爽快同意:“行,都听你的。”

“不是这样的,”陈知晴见着梁怀洲略带凉意的目光扫过来,着急辩解,“怀洲哥,你不能信姐姐的一面之言,明明是她不对,我妈只是关心她。”

“我不信她,难不成信你的屁话?”梁怀洲对着陈知晴翻个白眼,下颌抬了抬,语气狂妄,“你俩谁先来?”

秦滟和陈知晴大气也不敢喘,白着一张脸。

梁怀洲这人说得好听点,是桀骜不驯,少年叛逆;说得不好听,就是一疯子,耍起横来,连他老子说话都不管用。

梁怀洲手来回交换揉捏腕骨,走到秦滟跟前,仗着身高优势,睨她:“你刚骂她没教养?”

秦滟白着脸,拉着陈知晴往后退,声音哆哆嗦嗦,不成调:“我、我没…是宋知欢先不尊重我…”

“是吗?”梁怀洲挑眉,笑得邪气,抬脚踹向秦滟膝盖骨,“老子养大的妹妹,有没有教养,能让你逼逼。”

秦滟痛得尖叫:“我的腿——”

“妈!”

陈知晴扶住秦滟,看着冷脸,朝她走来的梁怀洲,立刻大声求救:“来人啊,要打死人了。”

烟花早放完,陈知晴求救声引起宴会厅骚动:

“怎么回事?”

“有人在求救?”

“快去看看——”

一众宾客从宴会厅出来,看着哭闹求救的秦滟母女,又瞧一边梁怀洲两人。

立刻明白:梁家那位太子爷,又惹事了。

梁怀洲根本就不屑一众人看着他的异样目光,歪头,看着站在栏杆边的宋知欢,勾唇,问她:“还揍吗?”

他不在意他人目光,可宋知欢不能不在意。

宋知欢懂梁怀洲话里意思,唇角弯了弯,摇头:“不揍了。”

梁怀洲眉间戾气收敛,弯腰捡起地上的白色珍珠手包,走到宋知欢身边,拉起她的手:“我们走——”

“好。”宋知欢杏眼弯了弯,要跟梁怀洲离开。

身后传来男人中气十足地的怒吼声:“宋知欢,你给我站住!”

宋知欢听见这声音,不由翻了个白眼。

陈盛和原本在宴会厅里和人谈生意,听见陈知晴求救声,立马出来。

他一看是宋知欢和梁怀洲,怒上心头,也不顾场合,对着宋知欢背影就开骂:

“宋知欢,你给我转过身来,你看谁像你这么对自己妈妈和妹妹无礼的?”

秦滟母女看见陈盛和出来,想见着主心骨一样,立刻奔到陈盛和身边,一人拽着一边袖子,哭诉宋知欢怎样欺负她们母女。

秦滟更添把火:“老陈,欢欢不认我这个后妈就算了,她这样做,摆明是不认你这个亲爸啊?只把自己当宋家人!”

入赘宋家,是陈盛和心里一根刺,一碰就没理智。

听秦滟这么说,又不见宋知欢听他话转身。

陈盛和气得要死,拔腿走向宋知欢,伸手去抓她左肩:“宋知欢,你眼里有没有我这父亲?”

梁怀洲反手扣住陈盛和手腕,转头看着陈盛和,讥诮:“你先想想,你有没有把她当女儿!”

陈盛和声音哽住,目光环视一圈看戏的宾客,老脸一红。

为了面子,陈盛和挤出假笑:“怀洲,我肯定是把欢欢当女儿的——”

宋知欢红眼转身,打断陈盛和虚伪的声音:“你要把我当女儿,就不会在我妈尾七不到,尸骨未寒的时候,把秦滟母女领回来!”

“欢…”

陈盛和欢字才说一个,宋知欢就拽着梁怀洲跑远,留他面对一众人讥嘲目光。

在旁看完整场闹剧的梁父,出声止住宴会风波,宴会又热热闹闹进行,丝毫没因主角中途离开,而有变化。

-

游轮一路向前行驶,宴会厅的谈话声,回荡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虚假又聒噪。

宋知欢房间带个露天小阳台,她埋膝坐在地上,脚边滚落着几个空啤酒罐。

圆桌上的手机,铃声响了一个又一个,宋知欢都没抬头。

直到敲门声响起,传来梁怀洲略带愠怒的嗓音:“宋知欢,你在房间里做什么?立刻给我开门。”

半晌,没人理。

梁怀洲皱眉,继续敲门:“开门…”

宋知欢抱着膝盖的指尖动了动,抬头,脸颊一片红,眼睛红肿得像个核桃,使劲摇头,哑着嗓子回他:“我不开——”

又把自己缩成一团,极没安全感。

门外,梁怀洲低骂一声。

想到他给宋知欢打的几个电话,都没接,狠狠皱眉。

梁怀洲看着眼前碍事的门,一脚踹开,迈腿走进去。

门框上的灰刚好掉下来,落在梁怀洲脸上。

梁怀洲拿手摸了两把脸,呸一声,吐掉嘴里的灰。

目光环顾房间一圈,没人。

海风吹起落地窗前透明窗帘,梁怀洲立马看见把自己缩成一团的宋知欢。

他翻个白眼,走过去。

梁怀洲走近阳台,垂眸看着地上躺着的几个啤酒罐,知道宋知欢那三杯倒的酒量,已经醉得不省人事。

“三杯倒的量,还学人借酒消愁,真是个猪。”

梁怀洲踢开脚边碍事的易拉罐,把宋知欢打横抱起。

宋知欢醉得迷糊,只觉自己身子在半空中,双腿不安分的晃了晃,抬手朝梁怀洲脸上扇去,“走开——”

梁怀洲脸偏向一边,躲过宋知欢的巴掌。

走进房间,把人放到床上,拉过一边毛毯,给她盖上,转身要走。

手臂被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拉住。

梁怀洲回头,宋知欢正睁眼看着他。

少女眼尾上翘,带着一点潋滟的红,原本清纯型的五官,多丝妩媚。

梁怀洲少见这样的宋知欢,一瞬走神。

宋知欢认出他。

她伸出小指勾着梁怀洲食指,轻轻摇晃。杏眼望着他,泪珠在眼眶打转:“梁怀洲,我没家了。”

延伸阅读

昭武帝刘备在线阅读第一印象  http://www.zwzqlscs.cn/natq.shtml
苦逼啊,乡政府原来这副模样,还不如干出租自在!郝建百无聊赖地在院子里踱步,计生办的门

LV999级的我被魔法世界召唤了第九章  http://www.zwzqlscs.cn/x69p.shtml
沈幼戈这边疯狂脑补,忐忑不安地等待着一场审判时,林雾反而欣慰极了。养过太多儿子的他心

综英美:讲真,为啥系统爱作死之是我小瞧你了  http://www.zwzqlscs.cn/s2px.shtml
第十章是我小瞧你了“我的事情,还不用你赵刚来操心。”林炎眼中寒意闪过,直接看向了大树

以我之铭,宠你一生[重生]之第二章:迷离县城第六节:费尽心机图传音,新见故人犹陌生。  http://www.zwzqlscs.cn/b9hz.shtml
第二章:迷离县城第六节:费尽心机图传音,新见故人犹陌生。第二天,怡晴早早起来了,对着

我的英雄学院之不死剑皇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zwzqlscs.cn/stix.shtml
病房内的两人循声望去,只见门口站着一位长相英俊的高大男人,他漆黑的眸子里似是在聚集着

从孢子到洪荒宇宙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zwzqlscs.cn/nmf7.shtml
遗弃之地,灰黄、荒芜是这里永恒的主题色彩。当初升的太阳洒下第一缕阳光,酮山部落的族人

变成狗之后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zwzqlscs.cn/d8sn.shtml
褚横察觉到苏禹晨望着自己的奇怪的神情,这才略微收敛了自己的视线,手中翻着苏禹晨简洁到

木逐光熠熠之第一章(1)  http://www.zwzqlscs.cn/x17w.shtml
起风了!呜呜咽咽之声自四面八方袭来,前面那盏路灯也极应景地闪了几闪。提着满满两兜近二

[柯南]我与你次元“书”的距离之碰见道士(8)  http://www.zwzqlscs.cn/yiye.shtml
次日清晨。洪波和邢峰很早就起了床。“爸,别睡了,今天我和邢峰请个假,去医院看看,我最

小姐,请问你是男的吗?之赤色魂石(下)(8)  http://www.zwzqlscs.cn/nfm8.shtml
第八章——赤色魂石(下)焦灼的温度磨人心志,放眼望去,火山群附近的土地一片血红。著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武侠]御喵之浴火白凤

    天色极暗,张良披着深黑色的夜行衣在屋宇间飞快地穿梭着,淡薄的身形忽隐忽现。然而待行到小圣贤庄外的一片红墙前时,他却蓦地踮脚高高跃起,接着猛地一个坠地落到了檐下。下一瞬,他方才站立之处的青瓦瞬间碎作了齑粉。他见状顿时皱了皱眉,迅速侧过身正要朝天上望去,却猛地感到耳边忽然传来了一声清亮舒缓的耳语声。“张

  • 都市之超神飞刀之这活我不接(4)

    ...美队、斯塔克与雷神托尔正准备从万夫魔鬼老巢的三个方向包围进去,在确保人质安全的情况下,必要时,他们还会对万夫魔鬼的老巢给予一个重重的攻击。使得他暂时无力与他们相抗!“队长,看到目标人士,居然是一个小女生。”斯塔克似乎对他们所要找的人有些出乎意料的说着。“托尔,记着务必别伤了她。”美队再度向雷神

  • 慧剑传(捉虫)

    汤芷有很严重的初恋情结。她用了很久的包包水笔都不舍得扔,更何况是人。忘不掉。这辈子都不可能。她倒也不是放不下,看不见摸不着也就罢了,平常的事与她无关,就不会去想她。但一旦看见了熟识了,哪怕是对方只是联系方式躺在自己的列表里,心里的火就有了燎原的趋势,一股劲儿的燃烧。不是喜欢,只是有点想念。可能是想念

  • 修仙界的崽从不认输在线阅读第9节

    阮凝心真的是憋得急了,冲进了之后,迅速找了个地方解决生理问题。潘小花从墙角往前面抹黑走了几步,隐藏在黑暗处,一双眼睛盯着四周,耳畔还能听到“哗啦啦”的流水声。心下虽然火热,但潘小花的目标却是另外两个黑影。他们的本事没潘小花厉害,所以绕过了一段残桓断壁,才溜了进去,这时候在黑暗之中的阮凝心已经一身轻松

  • 摩合罗传卖剑风波

    那战士玩家也觉得有什么不对,转头向一众玩家看去,发现一众玩家满是玩味与嗤笑的盯着他,顿时一阵脸红,这可是老大说一定要弄到的:“小子,你不在想想?你之前说的话可以算了,但得罪我黑狼帮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杨风,目光一寒,这人是猪吗?真是好笑,明明前一句话已经将其所谓的黑狼帮给得罪了,现在开口威胁时提出来

  • 玄幻万界交流群锁定凶手 【求收藏!】

    秦风来回挪步,缓缓说道:“拥有这种大锤子的人是挺多的,但是大锤子无法用背包装下,而如果一个人拿着这么大的锤子在路上招摇过市,来回走动,肯定十分显眼,很容易被辨认出来。”“所以拿这种大锤子的人肯定不会让人觉得稀奇,反而认为是件稀松平常的事,大家早已习惯了。”“因此结论已经很明显了,凶手可能一名工人,而

  • 创世真的不孤独在线阅读第七节

    这声音出现的很是突兀,山壁内诸人闻声无不大惊!九阁建阁以来,历时数百春秋,除却在上代家主手上略微曝光之下,数十年来,就再也没有在江湖上出现过,如今,竟然让人在九阁门口公然出现!声音传荡,山动石摇,这种动静,若非是以猛烈火炮攻击,那便必定是合众高手之力,倾泄于山壁之上,山壁晃了晃,居然又恢复了平静。山

  • 末世刀神系统第八章在线阅读

    她没有立刻回答,像是在犹豫。我一看有希望,趁着那帮鬼学生不注意,赶紧从兜里摸出一只蓝牙耳机。我将她的的头发撩开,准备将蓝牙耳机戴在她的耳朵上,她很惊慌的把我推开了,那惊恐的眼神就像是纯洁小女孩见到色狼一样。那个时代的女孩果然都很重视自己的清白,与男生接触很慎重。我对她和善的一笑,示意她不要紧张。她虽

  • 她那么甜在线阅读第7节

    ”免了吧,我等兄弟从太古便已结识了,每次见面都跟我玩这套虚词,是你们不把我当大哥,还是我这个大哥没把你们当兄弟啊。”阎帝佯怒道。”兄弟们怎么会不把您当大哥呢,大哥你对兄弟们的好我们也都记在心里了,不过若是没点长幼尊卑的规矩,下面那些小鬼岂不是要有样学样,那不就乱套了嘛。”楚凉天子连忙出声道。闻言阎帝

  • [综武侠]非酋偷渡系统在线阅读第9节

    摊上大事了。这是当杨素莹信誓旦旦说出要报仇这种话时,陆醒醒心里的唯一想法。眨巴眨巴眼睛看向旁边的人,发现杨素莹的表情完全不像开玩笑。她本意只是把自己摘出去,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变成被卷入事件中心的趋势……幸好陆醒醒还算定得住。她语气好奇问杨素莹:“什么报仇?你想做什么?”“韩煦既然说我烦,我总得做点对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