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雄兵连新的圣战在线阅读第6章

作者:柳雨风声 来源: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当叶伏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因为灯没开,窗帘也拉上了,阳光根本照不进来,房间里一片黑暗,让人迷失正确的时间感。

当传来舍友之一的刑棠的敲门响起时,叶伏才被吵醒,好在是周日,没有课上,不然要被记一次旷课了,江都学院虽然只是二本院校,但对旷课的处罚却异常地重。

如今的叶伏虽然降临到了地球上,但他不会永远留在这里,迟早要回到万古天界,而且他有预感用不了多少时间,在这期间,为了不引人注目,他得学会入乡随俗,为此,连性格都收敛了许多,也不再使用诸如“本座”“本帝”之类的自称,最好能安安静静做个普通人。

“我去!我还想着是不是那两个家伙之中的谁没订到酒店带女朋友回来过夜,还一度为自己冲动的敲门行为懊恼呢,没想到是你小子啊,你昨天不是说要回家看看吗?“

刑棠是个剪着寸头的高大青年,上身黑色T恤,下身白色五分裤,脚踩拖鞋,一身邋遢样儿,真不知道他到底从那个旮旯出来的,进门就叨叨,他话中的那两个家伙就是他们6110寝室的另外两个室友,王明和方泽。

在寝室6110里,有两个派系之分,如果说,叶伏和刑棠这两个代表的是吃狗粮吃到吐的单身狗派,那么王明和方泽则是撒狗粮撒到吐的现充派。

每当猝不及防吃到狗粮时,刑棠总是一脸委屈跑来向叶伏诉苦,大声痛斥现充派的不仁行为,说什么同是单身狗派,一定要联合起来对抗嚣张且污染寝室环境的现充派,对此,以前的叶伏总是一脸傻呵呵地应付着,也不知道有没有真的理解刑棠的痛处。

虽说寝室里偶尔有人意见不合之外,但大多数时间大家都相安无事,相处愉快,室友有难的时候还会拔刀相助,一致对外。

大一那次造成叶伏名声大噪的内衣骚乱事件,是原本住隔壁宿舍其他班的一个学生怂恿叶伏做的,事后,得知真相的刑棠三人直接将始作俑者海扁了一顿,之后感觉不解气,还叫上了班里其他男生,差点引发班级大战。

在叶伏的记忆中,他对6110的室友印象是很好的。

“昨晚打工实在是太累了,下班就回来就直接睡了。”叶伏打着哈哈开门。

“真的假的?不会是发了工资就带了哪个妹子回来过夜了吧?我找找看,有没有妹子的长发和香味哈?妹子妹子快出来……”说着不待叶伏说话就爬到叶伏的床上去了,东闻闻西嗅嗅,一脸认真的表情。

叶伏不由得扶额,心想这货究竟在想什么呢。

“等等!”突然,刑棠一个纵身下床,来到叶伏面前,左右上下地看了叶伏一番,疑惑道:“叶子,我怎么感觉你变了,变的正常了,说话都不带嗯啊了,难道你的病突然好了?”

的确,刑棠认识杨帆也有差不多快两年了,这两年来,他自然见到叶伏说过话,但是从来就没有听叶伏说过一句正常话,而且大多是嗯啊之类的拟声词,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叶伏像正常人一样说话。

“哦哦?你说这个啊,我其实挺正常的呀,就是以前脑袋受过伤,治好之后发现有后遗症,有点迷糊,而说话也不利索。这些年来,一直在接受治疗,昨天晚上突然发现可以利索的说话了,而脑袋也没再犯迷糊,还想着今天要去医院看看情况呢。”

叶伏也没想到刑棠会突然问这个问题,赶忙撒了个谎,反正自己的真实情况其他室友也不知道,而且也不太可能会深究。

“真的假的?嘿,你的病治好了是好事啊,叶子,回头我把消息告诉王小明和方块那两个迟早扑街的现充,大家今晚聚个餐庆贺一下呗。”刑棠虽然不知道叶伏的情况,却也为他感到高兴。

“行,听你的吧,费用就由我来出吧。不过我今天还要去一趟东区的医院一趟,可能没什么时间,聚餐地点你来定吧,这附近你也比较熟。”叶伏略微思考一下就同意了,但说要去医院则是假信息,毕竟自己又没病。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哈哈,从今天开始,我看哪个渣滓还敢说我们宿舍的闲话,直接过去踩爆他的鸟头……”

又跟刑棠聊了一会儿后,叶伏戴着一顶帽子出门了。

而等他走之后,他恢复正常人的消息也在快速地传播。

叶伏看似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实则是以魂力感受着这个世界的运作方式,看着人来车往,熙熙攘攘的街道,想起了自己在万古天界的过往,那一段遥远而不可及的记忆,不禁有些唏嘘。

“呀!!!”

突然,一声惊叫声从前方不远处的十字路口传来,顿时吸引了附近所有人的注意。

原来,在车流不息的马路中央,竟然出现了一个四岁左右的小女孩,正在往对面走去,而在她右边,则是一辆疾驰而来的解放重卡,卡车司机显然没注意到前方有人,眼看那人一样高的巨大轮子就要碾到小女孩儿身上,而小女孩却浑然不觉。

“天哪!那个小女孩!”有人惊叫。

“快呀!谁去救救那个孩子”

“完了,要来不及了。”

“不!”

…………

叶伏自然也看到了,在他看来,如果没有奇迹发生,那个小女孩是绝对不可能活下来的,就算周围的人上去救,只怕也是来不及避开,到时候不仅救人不成,还白白丢掉自己的性命。

不过这小女孩也是命好,刚好遇到了自己,不救都不行。

虽然叶伏在万古天界凶名赫赫,甚至有“杀神”之称,但同时他也是为数不多的心怀天下苍生的天帝,他杀人但也救人,杀的都是祸乱天下的恶劣之辈,救的则是更多的天下生灵。

“这小丫头能遇到我,也是命不该绝,也好,就当结个善缘吧。”

就在众人要为小女孩的不幸命运忍痛默哀时,一道速度极快的鲜黄色身影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正是闻声赶来的年轻交警。

年轻交警一看,情况不妙,就要冲过去救人,他不确定自己能否救到人,但情势已经刻不容缓,容不得他多想。

可就在他行动的瞬间,他感到有人从他旁边越过,如一阵风一样以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瞬间窜到小女孩身前,然后抱起小女孩,又以同样的速度瞬间离开马路来到他的身旁,一气呵成,有惊无险完成了救援工作。

顿时不只是年轻交警,周围所有人都惊得瞪圆了双眼,直呼不可思议,纷纷拿出手机拍摄。

“我去,这人谁啊?”周围传来惊呼声。

“博尔特都没这么快吧!”有围观群众仔细擦了双眼,确定自己没有做梦。

“不可思议的速度,简直神迹!”

“呼,吓死我了,回去不用做法事了。”

…………

没理会周围人,就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叶伏将小女孩放到年轻交警身边,将帽檐拉低便打算离去,他可不想成为名人,更不想让人来打扰自己。

“小汐,小汐,太好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就在这时,两个容貌有点相似的美丽女子径直穿过人群,越过正转身离去的叶伏,来到小女孩面前,其中那个打扮较成熟的女子直接抱住小女孩,泣不成声。

“妈妈,小姨,你们去哪里了?”小女孩对着来人说道,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么多人看着她……

另一边。

叶伏走出人群,向周围看了一圈,发现竟然连个餐馆都没有,刚想用魂力去感知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正是那个被小女孩叫做小姨的年轻女子。

“恩人,等一等。”

女子年龄在二十岁上下,面容姣好,五官精致,肤如凝脂,长发及肩,香肩挎包,青春靓丽的打扮简直让人移不开目光,按地球人的标准,这是妥妥的女神级人物,只是在叶伏看来,这种程度的美女,在万古天界遍地都是,完全还达不到养眼的效果。

只是看着这女子,叶伏觉得莫名熟悉,好像在哪见过。

叶伏打开手机,点击相册一览,顿时知道怎么回事了。

“你就是林雨竹?”叶伏还是想确认一下。

“你认识我?”

林雨竹开始还不解,但想到自己的名声后便释然了,虽然校花之名并非自己所需,但自己的名声也确实因此传开的,叶伏看起来是个学生,知道自己的名字倒也不足为奇。

“认识但也不认识。”叶伏记得自己手机里的照片是孤儿院的院长亲自存进去的,还告诉叶伏说照片里的人是大恩人,要他千万要记住,且有机会一定要报答她。

“什么意思?”林雨竹懵了,作为女神,每天来撩自己的人多到能排进厕所下水道,各种撩妹手段层出不穷,合在一起都能出版一本撩妹大全了,但还没见过像叶伏这种的。

什么叫认识但又不认识,难道这是男生新的撩妹方式?

“没什么,我之前确实不认识你,但现在算是认识了,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叶伏毕竟昨天才筑基,还无法做到辟谷,而此时他确实有些饿了,说着就往一个感知到的餐馆走去。

“莫名其妙……哎哎!等等,你救了我外甥女,我还没向你道谢呢?”林雨竹眼看叶伏走入人流中,就要消失在人海里,不由地急忙大喊。

“没什么,就当是报恩了。”当叶伏人已经消失在人海里,声音却在耳边响起的时候,着实将林雨竹吓得直哆嗦,仿佛白日见鬼,还以为自己幻听了。

“报恩?报什么恩?什么莫名其妙的……”最后,林雨竹无奈摇了摇头,走向不远处的林雨晴和白汐。

延伸阅读

酒划算进口酒超市加盟  http://www.nannyinsider.com/buf7.shtml
厦门大迦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07月19日,主要从事进口葡萄酒、洋酒、啤酒的批

水动力全日霜加盟  http://www.nannyinsider.com/x0ko.shtml
水动力全日霜具有提取300多种植物精油及活性物的技术与能力。强而有力的研发系统,不断

源森源加盟  http://www.nannyinsider.com/bi8r.shtml
源森源加盟详情源森源装饰材料发展有限公司以江苏为主要生产基地,专业经营装饰材料、贴面

爱随行创意工坊加盟  http://www.nannyinsider.com/se9j.shtml
年轻人对个性潮流的追求非常炙热,五花八门的创意手机壳成了热需品,专为手机定制时装的爱

皮巧儿加盟  http://www.nannyinsider.com/pqc1.shtml
皮巧儿皮革专职护理——是南宁市温馨家园洗衣服务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之一。公司在国内率先

鸿标加盟  http://www.nannyinsider.com/ydsp.shtml
鸿标家具总部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售后等服务于一身的家具业内企业。本公司致力

张小泉加盟  http://www.nannyinsider.com/pfjx.shtml
企业历史:据上海现代商业中心黄浦区的刀剪档案记载,上海地区出现早的一家张小泉刀剪店是

方格子儿童摄影加盟  http://www.nannyinsider.com/ctx.shtml
方格子儿童摄影追求的是一种理念、一种品质,更是一种承诺,以诚信待人、注重细节为服务宗

PIADLICK品勒加盟  http://www.nannyinsider.com/g8h7.shtml

爱美加盟  http://www.nannyinsider.com/abf2.shtml
爱美手机壳是深圳市南很龙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产品,借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以自身的实干和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魔女逆天:双面帝尊靠边站在线阅读第9章

    “你们真是…”假哥哥阴沉地脸突然愤怒起来:“不自量力!!!”说着冲过去。幺幺看到假哥哥冲自己来了,吓得叫起来:“完了…”结果半晌没有动静,幺幺缓缓睁开眼睛,发现假哥哥在自己面前放了一个“战旗”。“哇!这是什么东西?”幺幺惊讶地大叫。“这是骑士常用的被动技能---战旗。”苍行不紧不慢地说。“被动技能是

  • 第一轻狂女帝第七章在线阅读

    经过了这件事,丁敏君和纪晓芙之间的气氛缓和了很多。丁敏君自知江湖经验浅薄,一路上总是要纪晓芙拿主意。原本纪晓芙还在担心,以丁敏君那种抓尖强上的个性,会为之后的路程平添许多麻烦。时间一长,纪晓芙也发现了,现在的丁师姐居然懒得可以,无论大事小事,纪晓芙询问丁敏君意见的时候,得到的永远是一句“晓芙你决定吧

  • 我能一眼超越在线阅读第七章

    寻机女大十八该当嫁,像白兄生了如此漂亮的女儿,真是三生有福啊,霜儿在这里可是数一数二的大美人。杨兄真是美言了,小女命苦,三岁逝母,只留她一人孤苦伶仃长大**,杨兄不知我心中的痛处。杨峰,脸上强装一丝难过。强忍道,是啊,霜儿真是命苦啊。谁不知道白林的事,八岁进青楼,十五岁专干欺淫妇女的勾当,白霜的母亲

  • 最后的飞船雷炎玄符

    张平宰了七星道人,动作很大,惊动了王家上下。王显生父子带人赶来,看着满地狼藉的厢房,又惊又怕,询问因果。张平把事情经过及七星道人阴谋告之王显生。王显生在他的尸体上狠狠踢了两脚,骂道:“臭牛鼻子,忘恩负义的东西,本老爷给你这么多金银,竟然还要图谋我的女儿,真的该死。”王家家奴愤恨的要把牛鼻子道士的尸体

  • 一场寂寞凭谁诉牛刀小试

    新成立的游击一团的团部,众人在那端详着日军五万比一的军事地图研究着下一步的行动方向原平城的激烈战斗即将开始,姜玉贞旅会在原平死守十日,然后在日军大部队立体攻势下,几乎全军覆没,少将旅长姜玉贞殉国,成为晋绥军第一个牺牲的将军。而虽然姜玉贞旅的牺牲为了卫立煌的第十四集团军的布防赢得了时间,但是仓促之间,

  • 公主难尚之看你们怎么装

    她说完话就想去敲门,可万万没想到手被父亲一把抓住。宣奕芸不解的看向卫远新。就听见他异常愤怒的声音,说着宣奕芸根本不敢相信的话。“你刚才跑哪里去了,不知道今天自己结婚?造型师都在等着你呢,要是耽误了吉时,你是想让所有人都看我们家的笑话吗!”“爸?你在说什么?”宣奕芸简直觉得自己听错了,不敢相信的看着卫

  • 万界之最强帝王之毁容和清白

    见她怔愣的样子,怕是真的被毁容这一变故给打击到了,锦枫很是满意地欣赏着她的六神无主,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问她:“你到底是什么人,何故落得如此下场,说出来,指不定我感兴趣,帮你一把也未尝不可。”“我叫楚芸怜,”她愣神了半晌又重归一片宁静,淡淡地说,“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你休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锦枫手

  • 落花风雨古人诗[穿书]第二章在线阅读

    雷音寺是百年老庙,禅院幽深,层层叠叠,错落有致。元焕长老的内寝在祖师殿的背后,与大雄宝殿毗邻。悟宁手持烛杖,紧随在师兄悟净的屁股后面,七拐八弯的向庭院深处走去,五六载的时光已悄然从身边流逝,藏身深山古寺,终日参禅习武,击鼓诵经,悟宁顿觉好奇,竟不知这小小雷音寺,弹丸之地,禅房、佛堂居然鳞次栉比,房中

  • 妾身:乃是一朵娇花在线阅读九州风云

    越州大青山脉大青山脉,是越州境内三大山脉之一。峰峦耸立,山坡陡峻,岩石LuoLou,地形十分峻峭。山岭间错纵地分布着面积不大的山谷和盆地,盆地中水源丰富,故此,山中猛兽众多。青山村,坐落在大青山脉附近,有两千多户人家,多靠山中打猎为生,因此民风彪悍,尚武。山脉外围,有那么一座像鲤鱼的山峰,被村民戏称

  • 论万人迷光环的可怕[穿书]之老宅(2)

    慕容轻原本是打算转天一早回慕容老宅的,想了想又改变了主意,陪慕容陆吃过晚饭就回去了。他的身份在慕容家颇有些尴尬,又赶着慕容老爷子卧病在床的节骨眼,还是事事小心为好。那么多年都忍下来了,慕容轻可不想临门一脚出什么差错。山里黑得早,上山的路又没有路灯,慕容轻拎着手电往山上走的时候听见远处的山谷里传来悠长